诗和远方/耳东风(马来西亚)

自从世上有了谷哥哥,我们就多了一位和蔼可亲,博学多才的兄长。虽然谷歌所搜寻出来的不一定全对,但是总比一无所知好。从某个字,某些项目,某件事或某个年代,谷歌为我们从暗黑的世界带来一线曙光,之后如何寻找出路,开拓视野,则看各人的造化了。

刚刚正在为一则信息感到很烦。话说我最近一直有教补习,教的是我得心应手的数学。刚好网上有份应征,其中一个要求是写一篇关于某个数学定律,另一个则是要求我写一篇关于一个客人和餐馆待应的对话。

诠释数学定律是件相当容易的事情,写篇对话也不难。没想到过了两天,该网站寄来拒绝聘请我的回复,原因是“Plagiarism”。各位知道什么是“Plagiarism”吗?

“抄袭”!这是我在谷歌找到的答案。

这下我火可大了。须知文人最憎别人说自己抄袭!要我诠释一个中学的数学定律,而且要用自己的语言写出来,本来就是强人所难,我可还用了一个小时,用自己的语言将定律和用途写出来,这是自己的真心制作,怎么可以说我抄袭?我可没说这是我的发明,但也没有从课文或网络中“Copy and Paste”呀!

再说到餐厅的对话。那也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对话,虽说是凭空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但确实是自己的创意写作,我想不通到底哪里犯了抄袭的弊病?

我当下写了封回邮,强烈地反映自己的不满。事后想来,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压下来,还真是无处喊冤。先说数学定律,这个定律,早已写入教科书,不管我们怎样原汁原味,总离不开相同的数学解释,相同的例子(可况我是教数学的,当然会用上耳熟能详的例子)。再说餐厅对话,本来就是招待、菜单、介绍等情节,就算我文字再新奇,剧情定了这么走,就这么走。要说我抄袭吗,当然心有不甘,但是招聘者的先入为主,又抱着生杀大权,我如何能够申辩?

打个比方,“诗和远方”,这四个字,谁没用过?高晓松只是把它联合起来,就变成创自高先生了。但是,如果换成一个没有看过高晓松诗歌的中学生,写作文时用上这四个字,到底是不是抄袭?老师没教过他什么是“诗”,什么是“远方”吗?为什么他不能(或不应该)一时兴起,写出“诗和远方”呢(坦白来说,这之前,我确实不知道‘诗和远方’的出处。)?

之后我收到聘方另一封回函,语气稍微软些,告知拒绝聘请的原因其实还有ABCDE等,总而言之,拒绝聘请原意不改。其实,收到时我也已经气消了,反正自己的数学和文学造诣并非造假,“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哗!这样写也能构成‘抄袭’!),不识货者说我抄袭,知我者当珍惜我的才华。

发了一股牢骚,说回来,“诗和远方”,刚开始时我想要写的是,我少年学诗不成,要跨足海外不就。如今年过半百,诗,始终在我前方,而远方(海外),也在我的前方,依然还是我追寻的目标(以下省略五百字)。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活在如诗远方/林明辉(瑞典)

猪队友/耳东风(马来西亚)

近来多做政治评论,每每谈到政党结盟的情形,一句“猪队友”常常在脑里跳出来,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写在文章里;原因是懂得借喻的人知道这词的含义,但是许多爱搞事端的人可能刻意将之种族化,惹出许多事端来。话说回来,猪的智商排名很高,只在人类、猩猩、海豚等之后,硬把它说成蠢动物,颇有指鹿为马的道理。

不但如此,说到我们“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只怕猪一样队友”,似乎也是以偏概全,因为故事或寓言里常将猪喻为愚蠢,所有当遇到拖累自己的盟友时,自然而然说他像猪。比起来,英文收敛得当了,“猪队友”他们不说,也没有刻意找只动物诬赖于它。如果是那个连累大家的人,最多说他是“incompetent”,或“jerk”。

不过,对我们这家人来说,猪不可能把我们当队友,我们太喜欢—吃猪肉了!每个星期,几乎无猪肉不欢。比起来,鸡肉稍嫌味淡,鸭肉则太燥,许多人封为至高美味的牛肉我们又不吃,所以,猪肉成了我们的最佳选择,煎炒焖煮烤,样样皆好,烧肉更是不可缺少。所以,吃得猪多,猪大概也嗅得出我们口中的罪过,怎敢做我们的队友?

于是,只有生肖中的“猪”,才不拒绝做我们的伙伴、朋友、盟友。

最后,假设我们默认“猪队友”的隐喻,工作上如果遇到猪队友,有什么后果?想想一众部长如何在MCO期间胡作非为,我国前首相如何下台,大概可以知道吧?那么,遭到命运的戏弄,来了个猪队友,又该怎么办?以下虽供玩笑,当真参考也行。

  1. 认真的撇开他;
  2. 如果撇不开;认真的考虑换工;
  3. 如果不能换工,可有以下选择:
  4. 找到最少一个神队友,补猪不足;
  5. 做个比猪队友更烂的队友;
  6. 上帝说,要爱所有人,不管他是不是猪化身。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国民团结猪队友/飞天猪(马来西亚)

巨人肩膀上/耳东风(马来西亚)

朋友的朋友算是事业有成,去年年尾机缘巧合之下和顶级手套的老板丹斯里林伟才见了一面,折服于这位企业家的理想和远景,于是决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得高看得远。希望顶级手套晋世界500大之时,他也与有荣焉。据悉,他买入了大约百万股顶级手套股票,并决心放在一旁不看其股价动态,安心等世界500大来临的一天。

不说不知,“站在巨人肩膀上”这句名言,原来出自牛顿。那是他和另一位英国科学奇才胡克的口舌之争。世人日后只关注于他用此话来表示谦虚和感谢前人的巨大贡献,大多数却不明白牛顿此句话背后的讽刺意义。

如果从谷歌上追溯,可以发现到牛顿并不是第一个采用这个比喻的人。根据考查,牛顿在1676年说出此话,可能是引用英国诗人赫伯特(George Herbert)在1651年写的:“侏儒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比两人都远。”而赫伯特的灵感来自作家波顿(Robert Burton)在1622年写的同义字眼。那么,波顿的话可能来自西班牙艾斯特拉(Diego de Estella)的启发,再推前到1159年英国哲学家约翰(John of Salisbury)所说的话。约翰关于“巨人”的话,原来是沿自法国哲学家伯奈德(Bernard of Chartres)1130年的言语。至于第一个说此话的人是不是他,则不可考。

无论如何,“站在巨人的肩膀”这句话从12世纪有记录开始,直到牛顿将它发扬光大,可见它受欢迎的程度。虽然有人酸道天下佳句/文章一大抄,不过至今许多文人墨客也还忍不住诵上几句,背背书包,以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的谦逊。

且说该位达人站在林伟才的肩膀上,希望能够秉承林氏的企业贡献。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林氏开拓手套王国,他见猎心喜,献议同行,想分一杯羹,本无不当。不过巨人偶尔弯腰,站在其肩膀的小矮人可要小心扎稳马步,千万不要被前冲力量摔出去,跌个眼青鼻肿。有一点我是非常佩服他的,即买了百万股顶级手套可以置于一旁,等待果实成熟。按当时购入价9令吉和现价4令吉,纸上财富蒸发了五十巴仙不止,短视的我们单单听闻也要心惊肉跳,他可以不当一回事!此人定力果然极佳,难怪敢站上跑起路来摇晃不定的巨人肩膀上。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为政链接:At least I tried/客家妹(马来西亚)

一句格言: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耳东风(马来西亚)

7月到来,2021年已经过了一半。冠病大流行也纠缠了人类的世界一年多。6月,大多数大马人民蜷居于家中,等待疫情下降。有人说,可以打包的也差不多尝完,可以看的戏也差不多看完,游戏打来打去,该通关的早通完了,不能通关的再努力也白费。窝在家中的活动来到了瓶颈,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多读书吧。主编大概料到大家已经很烦闷了,改一改格局,让我们玩文字游戏,各自找一个心中喜爱的的格言来分享。三人行,必有我师,读书人总是能在书中找到黄金屋,找到颜如玉,找到一些别人忽略的宝藏,一乐乐不如众乐乐,万盼不吝于分享,大家一起开心。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出自《论语》。我是个很喜欢学习的人,常常觉得这个世上活到老学到老,很多学问越研究越有趣。不过,很多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天赋不高,学习一门学问要花很多时间,非常羡慕那些稍加用心就上手,学习某种技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学霸。不过,人要懂得知足,既然知道自己天赋不高,难以自学成功,那就勇于求高师指导。有时,高人的一秒简单示范,胜于自己钻研多日。

日子久了,发觉自己虽然天分不高,很多问题想破头脑也无法寸进,但是自己却有另一种能力,即努力学习,一天不会就学上十天,十天不会就学上一月,深信“熟能生巧,铁杵磨成针”的毅力。所以,自己常常在履历表的“优点”栏里写上:“学习能力很强”这一句,倒不是吹嘘,而是相信有人肯教,我一定学得会的道理。由于深感自己学习一门技能之困难,所以平时也喜欢研究如何因才施教,将自己懂的知识更好的传承下去。

这一年来,虽然减少与外界接触,但是通过网络,却也学会不少新的技术。举例来说,最近学会的是网上教学。自己是相信传统教学方法的人,认为要教会一个人,面授机宜是最好的。别的不说,我敢自夸,中学的数学科,只要让我面对面教导一段日子,学生的程度能到哪里去,以及如何对症下药,心里马上有个底。

但是,如今全城封锁,移动艰难,如何做到面对面授课呢?

权宜之计,唯有通过网上教学。虽然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等待全城开放的话,也许还要多两个月,到时即使可以用最好的方法(面对面),但也流失了最宝贵的时间(浪费了两个月,或者更久)。至少,掌握了网上授课的方式,让学习可以持续。

所以,“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我对学习从来不抗拒,对教诲别人也尽心尽力,不知疲为何物。也希望大家礼尚往来,并且不要受到“一句”格言的局限(可考虑改为‘一句又一句的格言’),多赠送几句格言,让在下醍醐灌顶。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一句格言: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郑嘉诚(新加坡)

克制和放纵/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们从小就学习克制自己,养成好的习惯,不好的东西不要学不要做,不要染上。不过,往往越想克制的欲望越有它的吸引力,或者说,“致命”的吸引力。尤其是一些我们觉得无伤大雅,或者是可以有选择性的决定,旁人(或者是我们的上头、更有权力者)的劝说往往变成一种压迫,潜意识中可能致使我们走向相反的道路。

在冠病大流行中,这种情形尤其多见。有些人的行动受到限制时,更想走相反的路向,什么“不自由毋宁死”、“那些人”更不守规矩的说法只是一个借口,不喜欢别人教(或限制)我们怎样做,偏要反方向而行才是主要的原因。“我偏要”这个潜藏在心里的想法,常常这样不经意的溜出来,强调对自己人生的自主权。

强调自主权没什么不对,不要害了别人即可。克制自己,除了希望自己不会出问题,另一个更大的原因是不要让别人(或社会)因为你而受罪。但是,看来许多人想不通这个道理,往往为了自己的自私危害到别人,以为那是别人不好运,愚笨,活该。是非曲直不是不报,而是时候不到,今世不来,来时也逃不过。

不克制,是不是叫做“放纵”?个人觉得,放纵比不克制的层次更糟。克制,是我们知道自爱,不要害己、害人、害社会或者害这个世界。不克制,有时未必害到别人,但是肯定对己有害,比如说,抽烟喝酒赌博,不懂得克制的话,有时只伤害到自己;但是,如果放纵的话,很容易星火燎原,最后欲火焚身。所以,放纵自己,恣意行事,更加要不得。

不过最近看了一些美剧说明,才发现原来“放纵”的定义,因人而异。一些崇尚自由的国家(如欧美等),在放纵的定义是非常松散的。这种思想一旦来到比较保守或封闭的东方国家,将引起很大的冲击。西方认为是自由的事项,东方也许就是放纵!不相信的话,在谷歌搜索一下“重口味”的剧集,就可以知道西方国家尺度之宽,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网上制造炸弹、毒药,或者色情暴力等等的现身说法,据说也是到了一点即通,一看即懂的地步,如果不加以管制,任其放纵胡为的话,很容易让没有自我克制能力的人陷入难以自拔的地步。科技的好和坏,一体两面,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如何应对未来的越来越功利,越来越假借“自由”之名来诱使人们走向“放纵”的火坑?个人觉得,唯有从道德教育,唯善主义做起。这在功利社会,利字当头的环境下几乎是缘木求鱼。许多吃过“穷”的苦头的父母,宁愿拜“钱”为师。向“钱”看齐,也不愿“伪”善。但这也是克制自己为善唯善历久不衰的原因。坏人心肠再坏,也不得不羡慕好人有好心肠,因为他缺乏的就是这个。当好人克制不到自己,或者被引诱到放纵了,堕落了,坏人会有一种“埋堆了”的释然。可是,当好人或善德得到推广,愈发显得坏人的阴暗呀!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有需要克制之处代表了世事的不完美,与其埋怨世界的不完美,不如向世人显示完美才是世界美好的理想?与其埋怨其他不懂得克制而连累了自己,不如自己修身积德化解过去的业障?—扯远了,就此打住。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她怎么仍留在这里?/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性格和命运/耳东风(马来西亚)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是生下来就注定的,运是可以变化的(所谓命好不如运好),但是师法自然。命如舟,运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注定了的命不能改变,而运气对着既定的命,可能起一定的弥补作用。如果当时没有运行,加上命不好了,那么,肯定举步艰难,不死也一身散。至于风水也是自然事物,让外在的影响帮助我们的运气。最后人们给了自己一个希望,通过积善累积阴德,让福报来改变命运。至于读书,则更加后天了。读书或者受到的教育,往往塑造一个人未来的性格,改变他先天的上的不足。

不过,性格一旦自小塑造了以后,要改变并不容易,除非遇到很大的变故,或者很大的启示。这就是“三岁定八十”的说法。老人家在小孩子几岁的时候,因各种事情而做出反应,即可知道他长大以后是如何处事待人。一些父母甚至为了要造就还孩子的好性格,不惜从小就将他拜入名师,希望在名家熏陶之下,未来能够成才。

命运天生注定,固然无可奈何,但是性格以及学习乃后天行为,可以努力弥补前者之缺陷。所以,好的老师在教导和解惑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不过,这还须父母的配合,毕竟,孩子和父母相处的时间,依然比老师更多,所以,切莫以工作太忙而忽略了孩子后天的教育与性格塑造。

话说回来,现今的父母,不少对自家的孩子自信爆棚,深信孩子必然不是凡夫,而老师只是俗子(说到不好听是‘竖子’!),所以在教育方面遇到难题时,必然是老师不对,护短之心,昭然若揭。这类父母,奉劝教师遇到,必须敬而远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总之,命是天生的,比如谁是我们的父母,我们在什么环境中成长,我们改变不到;运也是玄幻的,我们只知道做好事积阴德,到底是今世报还是来世报却也不知晓;至于性格,启蒙的父母或老师扮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他们是孩子性格的工程师;但是,一旦长大以后,如果发现性格上的缺陷或不足,个人要改变的话,却也不是无能为力,只看个人的毅力和决心。

原来“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之后,还有“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有兴趣的可以找谷哥问一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健康计划的开始与价值/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计划和变化/耳东风(马来西亚)

有人说,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到了半百之年,这句话似乎蛮对的。五十岁的人呐,行动开始变缓,思想也没有那么灵活,很多时候想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不是因为自己里外不一,而是渐渐力不从心。

在二三十岁的时候,许多事情一想到就付诸行动,也不怕做错,因为错了,还有时间改。但是一个不小心,错了二三十年,突然发现,好像没什么时间改正错误了。一切行动,突然小心起来(其实是行动和反应缓慢下来),左思右想,很多时间还没决定要怎么做,局势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对我来说,一切良好的习惯,似乎都是在年轻时间开始的,过了几十年,良好感觉依旧,没必要改变。但是,不良习惯,这几年改了许多次,拟就许多计划书,就是改变不了,也许至死方休吧。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们有计划性的将坏习惯剔除,好习惯持之有恒,那么经过了几十年,我们或生活富裕,或心灵富有,或开心喜满,总而言之,不会留下太多遗憾,也不担心计划追不上变化。原来,一切的遗憾,源于自己无法改掉坏习惯。

看了这篇文章,从现在开始计划和行动吧。20年后,您或许会记得,冠病一年之后,您不知哪里(告诉您:《学文集》)读到一篇劝人长期持有好习惯的闷文章,但是却启发了您,决定开始做好事,持有好习惯,就这样安然度过冠病危机,安然度过20年,高兴的度过了这一生。这个变化,许是作者和您都想到的。

摄影:Clement Poh(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铜臭味/米奇(马来西亚)

渐入佳境/耳东风(马来西亚)

今年2021年开头第一个主题是“突围”,之后是“渐入佳境”,四月是“计划”,三个月的题目可以连接起来,作为某个人处于危机,如何反危为安的故事。也许这是大家在2021年伊始所希望看到/做到的吧?2月已过,我们在冠病包围之下还没有突围,也无法感受到“渐入佳境”,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乐观的想法总比悲观的想法好。也是(华人)新年新希望吧,我希望自己、身边的亲友、读者,还有大家都好事渐入佳境,坏事告别身边。

其实,如果要突围,是应该有个计划,然后执行,然后才看看是不是渐入佳境。不过,许多活得一天是一天,不晓得明天自己还是不是存在的人,什么计划、突围,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济于事。活着,他们认为是最重要的,这完全符合马斯洛的人类需求层次理论里最低的基本要求“生理需要”。连安全需要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的,“渐入佳境”,等安顿好自己的衣食以后才打算吧。

那么,马斯洛是怎么讲的?满足了生理需要以后是安全需要,然后是社会需要,尊重需要,最高层次是自我实现。如果一个人要渐入佳境,可以将以上需要作为个人进步的标准,一步一步实现。当我们生活渐渐稳定,三餐温饱,我吗开始需要保障自己的身体和资产安全,然后,想要满足自己的感情需要(友爱/社区和爱情/归属)。再下来,是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最后,是将自己的能力发挥的最高境界,实现个人理想和抱负,得到人生最大的快乐。

人最迫切的需求是激励人们行动和进步的主要原因和动力。但是,当每个需求得到满足以后,它的激烈作用就会降低,因此更高层次的需要将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个推动力。所以,当我们可以渐入佳境时,相信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刻,因为当我们已经成功以后,快乐或者满足的感觉会相对减少(但这不是说成功以后我们就不快乐,虽然有些人的确有这种想法)。这一点,可以从我们在进行工作时和完成工作后、追求伴侣时和结婚以后、正在减肥时和减肥以后的心情体现出来。

如果要活得开心,那么,切记“吃饭只吃七分饱”,做事探讨如何做到更好,永远维持“渐入佳境”(明天会更好)的积极心态。

摄影:Clement Poh(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突围/Xiaomei JIA(中国)

突围/耳东风(马来西亚)

2021年开头第一篇,栏主取了“突围”这个主题,确实很有意境。冠病没有在2021年逐渐式微,反而张牙舞爪,越来越凶狠,这段期间,要如何突围,果然费煞思量。对于2020年抗疫失败而逝去的人们,我们非常惋惜,不过,旋即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在2021年生存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突围,突破病毒的围剿,勇敢的面对明天。

和病毒周旋了一年,大家也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公平的是,病毒不会因为你的种族、宗教,还是肤色而选择性攻击你。换句话说,这个第三次世界大战,全民被迫参与,没有人可以幸免,对手是无所不在的病毒。爱好和平的人也好,杀人如麻的人也好,手持重兵的总司令和一文不值的乞丐,不因为其权势轻重而更轻易避过病毒的侵犯。甚至在你身边的亲友,也许一个喷嚏,就成了传送病毒的帮凶。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要突围,别怪那些不合作的鸟人。打战的时候,总有出卖别人求存的人。来自敌方,潜入我们阵营伤害我们的叫做“间谍”。本来出自和自己同一阵线却出卖我们的,我们叫“叛徒”;为了利益而选择和敌方合作,让我们利益受损的人,我们叫他们“亲敌”、“奸细”,或骑墙一方。还有“落井下石”或“趁火打劫”之流。当然,也有一些人,就是喜欢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儿,我们无法诠释他们的这些行为。

要像防御敌人那样防疫,还要常常预防己方的“背叛”和“变节”,更要隔离那些不遵守SOP的损人不利己行为,有如要在战役的重重包围中突围,这场大战,现在拖长来打,“善良”兵团如我们一介平民,当然是越打越伤,牺牲的越来越多。

但是,当大家都被卷入战争时,大家也就越了解如何打赢这一场战。还好这不是兵力悬殊的战争。如果靠的是军事力量,那么,别说核子弹,只是实枪荷弹的军警就已经足够横扫我们平民了。这是一场自律的战争。我个人觉得,疫苗研发并不能完全打败病毒,因为疫苗不能防止病毒继续传染;最重要的反而是研发出一种探测器,一种能够有效发现病毒潜伏在何处、何人体内的探测器——这才是帮助我们安全突围,成功将病毒隔离在我们接触得到的空间的绝对配方。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突围

教孩子/耳东风(马来西亚)

刚刚拜读了《易子》,勾起一些往事,心里颇有些感触。以前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为了赚点钱来花费,曾经当过补习老师。算算那段当补习老师的日子,也有10-12年之久,之后工作忙了,才放弃。说到教孩子,好多家长是很放心的把孩子交给我,因为我自问教数理有一套,虽不至于成龙成风,倒也让他们多理解一下内容,多掌握一些学术知识。这一晃,就过了几十年。如今MCO期间,静极思变,想要重新教回补习,才发现这门学问日久弥新,同时收费会跟着市价/通膨自我调整,以前一小时收20-30令吉,现在可以叫价到100令吉以上,难怪我一开口60令吉,就有两位家长急急聘我就教。

本文不是讲补习,而是讲儿女经。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古时候,父亲是一家之主,肩负教养孩子的重任。那时,也许不是那么多人可以受教育,所以,教的意思,可能是教导孩子父亲所会的手艺,让他长大后有一技防身。

如今每个孩子都要接受教育,不让孩子接受正规教育的父母,是一种罪过。不但如此,孩子学不好,父母尤其担心。但是,教师太严,可能也面对溺爱孩子的父母的施压;教不严,未必代表老师懒惰了。

上文说到孩子自己教,除了个人修养到家,也可能作者深懂和孩子相处之道,不然,很多父母一来可能自己太忙,二来爱之深,责之切,一教就发脾气,气孩子不成材,所以情愿把孩子交给别人教。近来和小弟聊天,才发现原来我教补习那时,也曾教他数学,让他会考得以过关。但是,他说,我曾说过,自己人(即他,我弟弟)比较难教,看来,我教他时,可能也有那种一教就要发脾气的感觉。

既然要开始教补习,一时兴起,对两个小瓜说,明年我教你们补习好吗?小的女儿倒是了解父亲“学问渊博”,兴趣勃勃的说:好呀!之后又好奇的问道你去哪里找书来教?然后喃喃自语:要好像现在的(补习)老师这样的哦。那个还没开窍的儿子,则不是很喜欢。老妈也不理,反正他现在补习也不是很上心,或者不气老师,反而来气气老爸,也是好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假如我有超能力/山三(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