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平不平凡,重要的是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耳东风(马来西亚)

老实说,当我觉得自己很平凡的时候,身边的人却觉得我在做不平凡的事。而当我立定志愿,想利用自己不平凡的本领造福社会时,一个个挫折不断的发生,像是嘲笑我这个平凡的人不自量力,想过不平凡的人生。

我很喜欢文学,小时候想过做个作家,有内涵的作家;所以我将学校刚进货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一本本捧回家,囫囵吞枣,天真的相信努力必有功,读了名作家的作品,必有所成。30年后回想起来,原来金庸和古龙,还有众位写武侠小说的师父,才是我文学的启蒙老师。读了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却是一本内容也记不起了。

做不成文学家,丝毫不减我对文学的兴趣。当时年少嘛,无病呻吟,不识愁滋味,饮茶作兴,是向往文学的人所为。我的同学,比我文采丰富的大有人在,我呀,被老师评论,一板一眼,考试尚可,文学嘛,始终欠了个天分,不如平凡一点,将你的聪明朝事业发展,或可成就个民间巨富。

可我从来不爱钱呐,即使现在坐五望六,经过无数个事业上的挫折,一贫如洗,我反躬自问,还是不那么爱钱呀。很多,确实很多,爱我惜我的亲朋戚友,或有意,或无意,总是提点我:你呀,人是很聪明,很本事,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钱万万不行。俗人对一个人的衡量标准还是在“钱”这个字上,所以,踏实一点,别想些不着边际的事,向往那清高又不平凡的生活。

我觉得,没有呀。我没有想过不平凡的生活,也不觉得贫穷就是清高。不过,钱呢,四十之前,衣食无忧,四十以后,它一直在躲避我,找也找不着。其他五花八门的学问,不是我刻意强求,而是我就这么一个求知欲高的人,看到了接触到了,总是不知不觉的学习了。

话说我想成为文学家,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连最新的花踪(2022年),我投机取巧。选了个以为比较容易的武侠小说奖项,向我的各位师父致敬,结果也十甲不入,被逐了出来(注:本届花踪武侠小说只设10个奖项,不分排名),看来我是和风花雪月无缘,刀光血影也欠奉。反倒是我的职场训练,多年以后,造成我一板一眼的性格,在社会评论方面敢怒敢言,颇有成就,受到江湖人士尊重。

平凡也罢,不平凡也罢,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对凡人和伟人,一样重要。不要一边过着自己舒适的生活,另一半又觉得对面的草比较绿。我很喜欢自己的学习精神,有钱固然很好,没钱,倒也过得去,即使穷困潦倒,也不要放弃自己的志气和骨气,更不需要为了阿堵物而出卖人生。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平凡
  • 上一篇文章链接:卖猪仔/山三(马来西亚)

路见不平/耳东风(马来西亚)

中学时期,我们都迷上武侠小说,梦想着那种快意恩仇,逐马江湖的生活。萍水相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每个热血男孩向往的生活。之后读完书了,进入社会工作,成家立业,养儿育女,被生活折弯了腰,也就不再有美梦,更别说行侠仗义。渐渐的,明哲保身成了生活的座右铭。

看到罪案发生,你是缩在一旁,希望有“侠客”挺身而出,还是视若无睹?人家抢钱包,你和一伙大众会追上去,还是堵住小偷的去路,将他抓住,好好的教训一番吗?小偷盗贼,打家劫舍,你会庆幸幸好那不是我家吗?如果有一天他找上你的家,你会懊悔当日的庆幸吗?

我们怎样应付这个社会,我们的子女将传承我们对社会的态度。不说路见不平,我们平日随手丢垃圾,孩子看在眼里,以后他们依样画葫芦,上梁不正,我们能够怪他们吗?我们对社会冷感,换回来我们的子女对社会无感,甚至不懂得敬老尊贤,这是我们要的结果吗?

是的,在生活的大洪炉之下,我们都是很卑微的。路见不平,必须纳入许多经验的考量,许多人生的历练,你怎么反应,不是一朝一夕的顿悟,而是千锤百炼的经历。不要怪社会冷感,摒弃了路见不平;要怪,怪你自己选择了怎样的社会,怎样的生活。

益友/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自问过去几十年,是许多朋友的益友,但是,如果讲到做生意,也是许多人的损友。我很不会做生意,和朋友合作的生意,如果是我负责,很可能亏到完。即使朋友口口声声说不怪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心中愧疚,也很郁闷。我是不是根本不适合做生意呢?

不过,讲到人生,讲到开导,我是绝对的肯定,自己在站在正面的。我生性坚韧,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相信有克服的一天,有雨过天晴的一天,所以,但凡朋友遇到困难或者难解的疑问,我总是不遗余力的开导或给予正面的答案,希望他不要因此倒下。很可惜,自己负责的项目却东歪西倒,或许是医者医人不自医吧?

不但如此,既为益友,当为良师。我自小在学习方面,总是喜欢教导比我落后的朋友,这对日后我发展为补习老师,很有影响。我总觉得,把自己会的教导身边的人,再努力学习自己不会的,社会才可以进步。分享是美德。但是,有些人却绝对秘技应该自珍,教了徒弟没师父。

现实中,很多人都相当自我,即使你要教他,他也未必要学,一句话太忙,就把你的善意婉拒了。不但如此,很多人其实分不清“重要”和“紧急”的事,学习,永远都是不紧急的,直到水浸眉头了才发现应该去学习。所以,就算你天生是个益友,也要小心,别让人家误会你别有用心。更何况有时候,你的资产和身份和他差得太远。

没钱就不是益友吗?那也未必。只是有钱人对没钱的益友特别警惕,因为这个社会,有钱代表优越,代表人家要来巴结,也代表许多人希望从中得到好处。而且,钱是衡量成功的工具,有钱,代表他比你成功,还要“不耻下问”,向你请教吗?

但是,有些人天生就是这样,即使钱不多,朋友还是觉得他很睿智,不能以金钱来衡量,有事没事还是要问问他。哈哈,有点无奈,我就是这种人,不晓得这是自夸?还是自贬呢?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红包包多少?/客家妹(马来西亚)

退一步/耳东风(马来西亚)

说到“退一步”,本来另有题材想写,但是看了上一篇(6月7日)的《退一步》,感觉如梗于喉,有话要说,不吐不快。故事是说一名富有的年轻女子不小心驾车,撞倒一位修理自行车的穷老板的自行车,后者要求赔偿不被理会不止,还投诉于其蛮横父母,父母赶来对之虐打,反要求赔偿。老板气不过,回头拿了水果刀将三人杀死,铸成惨剧。

作者本着息事宁人的心理,认为任何一方退一步,惨剧便不会发生。笔者不同意这一点。即使这是事实,相信看故事的人很多认为富女这方有错,欺人太甚,该死。但是,杀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老板即使有理在先,也难逃杀人之罪。

那是局外人的看法。所谓当局者迷,陷入局中,还来得及思考如何为自己牟取最大利益,穷老板就不是那种强扯富女不放的人了。

不过,还是先说富女一家。横蛮惯了的人,不可能知道什么叫做错,别说穷老板不会阿谀她,就算是会,她也不会赔钱,她自小到大被骄纵惯了,根本不可能退让。低声下气只会让她更理直气壮。

再说摊主,既然文中提他是贱民,一般上贱民被有钱人欺负惯了,就算被打,也不可能反抗。何况摊主是个生意人,应该知道和气生财这回事,如果富人是邻里,更晓得其不可招惹,只有自认倒霉。

但是,摊主之一时气怒,错手杀人,可能另有原因。或许他之前蒙受一些别的压力,比如债主逼债,或家里纠纷,已经接近临界点时,再遇到客户的自行车遭撞坏,还要被胁逼赔钱,一时想不开,左也是死,右也是死,就抱住大家一起死,这才醸下惨祸。

这是个人意见,全凭揣测。只想说,世人如果知道后果之严重,谁都会考虑退一步。不过,富人一家肯定不知道,知道的话,手段只会更激烈;穷人肯定知道,但是可能那一刻,诸事不顺,万念俱灰,他也活腻了。

现实生活中,有些事情确实不是退一步可以解决的,不让强权会得寸进尺,将我们逼到墙角,或者逼到跳楼。像摊主这样,您觉得他退一步,打躬作揖,会有好下场吗?从富人那家的态度看来,退让绝不会给摊主迎来好结局。抗拒强权,有时真要勇敢站起来,一步不让。至于说到杀人,我们作为局外人,常看影剧,以为自然有解决的办法,无需走到这一步,最后应该好人有好报;事实往往不跟剧情发展。所谓“官逼民反,富贵害良民”,要就忍气吞声,让富者得瑟,要就拼死一搏,反正左右都是死,唯有看上天如何大发慈悲来拯救。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一步……/奉化山人(中国)

自欺/耳东风(马来西亚)

只要问题没有烧到眼前,我们都喜欢自欺,安慰自己,事情没那么严重。所以,我们常常急着解决的,是紧急的事,而不是重要的事。当问题杀到面前来了,公司的企划明天一定要交了,执照明天不还就过期了,税务单今天不交就要过期被罚款了,所以必须马上解决,我们才紧张的一一做完。这就是我们的心态。

可是,55岁退休,如何计划退休?这可能还有10年、20年、30年,所以,慢慢计划,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我们真有时间,坐下来算一算,原来退休的完美数字那么大,即使从现在开始投资或储蓄,也要一大笔钱,还要改掉一大堆花钱的习惯,于是,“自欺”的想法又浮上来:反正日子还有那么远,不用担心啦,多几年收入增加了再打算吧。

如果一切已成不变,也许我们就这样忙忙碌碌,或者庸庸碌碌的过了一生。但是,一个冠病,敲响了人生的警钟。原来,日子不是日复一日的机械般过去的。未来,总是有一些不能预知的变化。生在大马,还算是幸运了;今年,乌克兰突然间遇到战事,很多家园被毁了,辛苦耕耘的事业突然变没了,房子一夜之间被炸掉了,炸弹不会长了眼睛不落在躲在被窝里的你身边。欺骗自己可以,欺骗老天不行。

笔者从去年开始对本国的国运逐渐由中立转为悲观。看到政局的败坏,看到贪污的横行,再看到被保护一族的无视一切,以及保守宗教的嚣张,原来,崩坏无需用上几十年,只要到了临界点,一切的突然崩溃,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容易。大多数人民也做不到什么改变,只能自欺,欺骗自己,离那希腊破产、斯里兰卡破产的状况,我国还远着呢!希国和斯国人民在国家濒临破产前,是不是也这么想呢?

笔者悲观的预测马币将贬到4、5新元;8-10美元,自然有人反驳,美国离破产的日子也很近了,何必舍近求远,将钱换去一个要破产的国度?笔者希望他不是自欺,而是有根有据的辩驳,毕竟我们大多数国人,99%的资产都在国内,走也走不掉,他若言中,我们大幸矣。

如果存有忧虑,又力能所及,那么,多做一些准备,无须日后后悔自己失算,又何过之有?

  • 摄影:牧芳萱(台湾)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哄和骗的哲学/李黎(中国)

代沟/耳东风(马来西亚)

看到自己的孩子有时和自己或老妈争执,一副你们就是不懂的样子,不免回忆起以前我和母亲争执的情形,这就是代沟。不管时代如何演进,上一代和下一代对事情观点不同,引发的私下鸿沟,就是代沟。

和以前一样,老一辈依然是家庭的权力中心,如果双方沟通不妥,后辈依然要臣服于父母的权威之下。这个不必用“我吃盐比你吃米多”来威吓,而是谁的手腕够硬,资金够厚,另一方只有乖乖听话。毕竟这只是意见上的不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从婚姻也可以看出时代的转变。以前由父母指腹为婚、媒妁之言,可说是盲婚;之后到相亲,订婚,父母不同意者为私订终身,翅膀长硬了叫私奔;时代再近一点,叫自由恋爱。如今还有单身更自由,或者出柜,更是一代代的代沟。友人有女初长成,竟然和线上认识的进行网恋,更是让我们这一代不了解恋曲如何进行。这年头,爱情是已经到了柏拉图进行式吗?

无论代沟如何,友人下了一道“圣旨”,网恋也罢,到谈婚论嫁时,聘金不能免,一律8万8千8百88,最好是一网流通的美金,不然,为了表示不落后时代,比特币老夫也收。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悲欢相通/李黎(中国)

责任/耳东风(马来西亚)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小时候的成绩好乖乖男,父母觉得他有责任照顾成绩差比较坏蛋的兄弟姐妹。长大了在某公司任个不错的职位,亲戚认为他应该介绍一份好工作给他的儿侄辈。如果是在进行大工程的公司,一些亲戚朋友觉得可以帮忙获得一些工程项目。如果在某个政府部门工作的高管,也有人认为可以疏通疏通,比如说,减少违规罚款、帮忙取得大学入门额或奖学金,等等。

能力越大,有时受托的责任并不合理,但托付者却认为理所当然。一句话:“你在那儿吃得开”,各种五花八门的委托蜂拥而来。一朋友身为上市公司高管,他常常感叹,每年向他募捐的慈善团体不晓得从哪里得到他的名字地址,求捐信挤满了信箱,而且有些还措辞不逊,视捐献为理所当然,忘了乐捐的前面那个“乐”字。不过,他虽然没有来自不拒,倒还算负起社会责任,年尾结算,都捐献一笔为数不小的数目给他选定的团体。

更不合理的是将陋习当为责任,比如说,贪污。国内官员腐败成习,官职越大,往往越有“责任”照顾一部门大小,希望人人找到“吃”,君可见有多少位官员或部长涉及贪污罪成坐牢的?官府恶习,久而久之,反成了习俗,高官有责任“教导”新晋者“规矩”,一旦遇到公正不阿的官员,不是被冷落一旁,就是贬到边疆,做那些鸟不拉屎或老硬难啃的事儿。

不管是官员或百姓,政府明里鼓励举报贪污舞弊,还设定吹哨人法令保护举报者,事实是吹哨者往往遭到有钱有权有势的贪官污吏,以天文数字的毁谤反起诉。正义噤声,腐败高歌,责任一词,谁敢乱扛?

眼见孩子渐渐长大,吾等渐渐老去,不敢扛起公义对抗强权之余,尚有余力,只留下来教导孩子或年轻学子,认清是非黑暗。做人的责任最重要是做好自己,给孩子和后辈一个好榜样。也许在职场上或官场上的不公不正,我们已经失去了仗义而言的气魄,唯对己务必择善固执,这才上无愧于晴天,下对得起高堂。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责任/李光柱(中国)

转机/耳东风(马来西亚)

年复一年,处于困境的人们希望新的一年有转机。成绩差的孩子,父母希望遇到良师,让成绩突飞猛进。毕业出来的,父母希望快快找到一份好工作,不要整天赋闲在家。有工作的,父母又希望快快找到伴侣,成家立业。成了家,父母希望快快抱孙,传宗接代。这些都是普通人的愿望,没有也不至于绝望。所以,父母或我们还可以接受“可遇不可求”,没有改变,也不至于绝望。

严重一点的,事业陷困的,希望未来有转机,业绩好转。患到顽疾的,希望病情有好转,不离开人世。被炒鱿鱼的,希望很快找到工,不致生活断炊。年纪老迈的,如有心愿未了,希望活久一些,完成心愿。

我们相信,凡事尽力,遇到问题不放弃,事情必有转机。事实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了力也成不了事,至少心中无愧。事实上有很多事情是随机发生,不是努力就可以改变。不管怎样,有尽力,总算对自己可以交待。例如,每天都有几千个冠病确诊,到底是自己何其幸运,还是对方何其不幸,又抑或是谁更小心地防范?到今天,这还是不解之谜。不过,尽量遵循SOP,减少人身近距离接触,等于尽了自己的责任,病毒真要找上门,也无可奈何。

世界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比如换上严重疾病,比如出门撞车等。有时,不得不怀疑这是否命运使然。遭到命运玩弄的人们,唯有希望有一天否极泰来,幸运之神眷顾,事情有了“转机”。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转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时来运转/刘明星(马来西亚)

当时年纪小/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其实不是那么喜欢《鱿鱼游戏》,因为玩游戏毕竟是为了开心,世界上我们知道的最有钱的人,“表面上”都没有那么变态,以杀人为乐。不过怀疑论总是有它的市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他”内心有多么坏?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本来就是一个千古难以定论的问题。

《鱿鱼游戏》不因为我不喜欢而票房惨败,反而它席卷全球,成了2021年的火热戏剧,显而易见,我的眼光好不到哪儿去。如果是我不媚俗,那也未必。虽然剧情发展已在意料之中,整套戏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犯驳之处不去说它,倒也看了一场爆米花戏剧。要说警世惕民,它没那么大格局;要说雅俗共赏,文雅之士可定反对;要说老少咸宜,这确实是儿童不宜。

回来题目。《鱿鱼游戏》带出来的是韩国儿时的游戏。当时年纪小的我们,玩什么游戏?还记得吗?我印象中有的是“跳飞机”,那很容易,拿粉笔在地上画个十字架的方格,就可以跳跳跳了,免费又环保。再来是七粒子,用七粒小石子在手上翻来翻去,不玩了就丢回地上,免费也不浪费。还有就是捉迷藏,大家躲躲猫,一人做“鬼”来捉大家,喔,还又是免费且容易。玩累了就回家冲凉睡个觉。最后是斗豹虎(一种喜欢藏在叶底下的蜘蛛)、斗树胶果(现在的小孩应该没看过吧?)。虽然豹虎相斗难免有死伤,比较残忍,不过没有《鱿鱼游戏》那么残暴,小孩子玩游戏,不是存心破坏,纯粹是贪玩而已。

如今资源充足,倒少了儿时那种不用钱(也没有钱)大家一起玩的乐趣。大人的“乐趣”更转向自己做不到,幻想窥视另一种层次的生活,所以才有《鱿鱼游戏》这种戏剧的大卖。说到一些人用此戏为醒世教材,那是东施效颦,穷极思变的低俗模仿手法。

  •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爸爸的避风港/客家妹(马来西亚)

遗憾/耳东风(马来西亚)

遗憾是年过半百,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生活水平。我一直以为自己到了50岁,可以财务自立,心想事成。结果事与愿违,50岁的生活好像比40岁的时候还糟糕,怎么办呢?记得在35岁的时候还和一位挚友说,真希望多十几二十年以后,我想到要和你喝茶,可以早上订机票,下午就和你见面,谈天说地。结果,我们还各在一方,为家庭和工作忙。

和家人也是一样,因为MCO的关系,大家窝在家里很久了,渐渐的各自都在网络忙,没有机会一起远游。还好,很多时候大家还是在一起吃饭,饭后在一起看戏啦,或忙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心底下大家还是有点遗憾,冠病击我们不倒,但是,无情地夺去了我们的宝贵时间。

和一个在沙巴的好友谈天,他很诚恳的说,如果人生有一百岁,如今已走了一半,未来一半要怎样走下去,必须认真想想。我们的首个50年,其中大约20-25年在无忧无虑的学习中度过。如今,正是第二个50年的开始,如果遗憾首个50年过得不够好,那么,是不是更应该期待这第二个50年好好的表现一下?一些同年龄的友人,还过不完人生的第一个50年呢?!

冠病期间,我们得以放慢脚步,好好思考人生要怎么过,要怎样才不留遗憾。朋友,人生不要想想就算了,任何事情全力以赴,遗憾不遗憾,都是你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