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和命运/耳东风(马来西亚)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是生下来就注定的,运是可以变化的(所谓命好不如运好),但是师法自然。命如舟,运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注定了的命不能改变,而运气对着既定的命,可能起一定的弥补作用。如果当时没有运行,加上命不好了,那么,肯定举步艰难,不死也一身散。至于风水也是自然事物,让外在的影响帮助我们的运气。最后人们给了自己一个希望,通过积善累积阴德,让福报来改变命运。至于读书,则更加后天了。读书或者受到的教育,往往塑造一个人未来的性格,改变他先天的上的不足。

不过,性格一旦自小塑造了以后,要改变并不容易,除非遇到很大的变故,或者很大的启示。这就是“三岁定八十”的说法。老人家在小孩子几岁的时候,因各种事情而做出反应,即可知道他长大以后是如何处事待人。一些父母甚至为了要造就还孩子的好性格,不惜从小就将他拜入名师,希望在名家熏陶之下,未来能够成才。

命运天生注定,固然无可奈何,但是性格以及学习乃后天行为,可以努力弥补前者之缺陷。所以,好的老师在教导和解惑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不过,这还须父母的配合,毕竟,孩子和父母相处的时间,依然比老师更多,所以,切莫以工作太忙而忽略了孩子后天的教育与性格塑造。

话说回来,现今的父母,不少对自家的孩子自信爆棚,深信孩子必然不是凡夫,而老师只是俗子(说到不好听是‘竖子’!),所以在教育方面遇到难题时,必然是老师不对,护短之心,昭然若揭。这类父母,奉劝教师遇到,必须敬而远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总之,命是天生的,比如谁是我们的父母,我们在什么环境中成长,我们改变不到;运也是玄幻的,我们只知道做好事积阴德,到底是今世报还是来世报却也不知晓;至于性格,启蒙的父母或老师扮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他们是孩子性格的工程师;但是,一旦长大以后,如果发现性格上的缺陷或不足,个人要改变的话,却也不是无能为力,只看个人的毅力和决心。

原来“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之后,还有“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有兴趣的可以找谷哥问一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健康计划的开始与价值/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计划和变化/耳东风(马来西亚)

有人说,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到了半百之年,这句话似乎蛮对的。五十岁的人呐,行动开始变缓,思想也没有那么灵活,很多时候想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不是因为自己里外不一,而是渐渐力不从心。

在二三十岁的时候,许多事情一想到就付诸行动,也不怕做错,因为错了,还有时间改。但是一个不小心,错了二三十年,突然发现,好像没什么时间改正错误了。一切行动,突然小心起来(其实是行动和反应缓慢下来),左思右想,很多时间还没决定要怎么做,局势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对我来说,一切良好的习惯,似乎都是在年轻时间开始的,过了几十年,良好感觉依旧,没必要改变。但是,不良习惯,这几年改了许多次,拟就许多计划书,就是改变不了,也许至死方休吧。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们有计划性的将坏习惯剔除,好习惯持之有恒,那么经过了几十年,我们或生活富裕,或心灵富有,或开心喜满,总而言之,不会留下太多遗憾,也不担心计划追不上变化。原来,一切的遗憾,源于自己无法改掉坏习惯。

看了这篇文章,从现在开始计划和行动吧。20年后,您或许会记得,冠病一年之后,您不知哪里(告诉您:《学文集》)读到一篇劝人长期持有好习惯的闷文章,但是却启发了您,决定开始做好事,持有好习惯,就这样安然度过冠病危机,安然度过20年,高兴的度过了这一生。这个变化,许是作者和您都想到的。

摄影:Clement Poh(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铜臭味/米奇(马来西亚)

渐入佳境/耳东风(马来西亚)

今年2021年开头第一个主题是“突围”,之后是“渐入佳境”,四月是“计划”,三个月的题目可以连接起来,作为某个人处于危机,如何反危为安的故事。也许这是大家在2021年伊始所希望看到/做到的吧?2月已过,我们在冠病包围之下还没有突围,也无法感受到“渐入佳境”,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乐观的想法总比悲观的想法好。也是(华人)新年新希望吧,我希望自己、身边的亲友、读者,还有大家都好事渐入佳境,坏事告别身边。

其实,如果要突围,是应该有个计划,然后执行,然后才看看是不是渐入佳境。不过,许多活得一天是一天,不晓得明天自己还是不是存在的人,什么计划、突围,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济于事。活着,他们认为是最重要的,这完全符合马斯洛的人类需求层次理论里最低的基本要求“生理需要”。连安全需要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的,“渐入佳境”,等安顿好自己的衣食以后才打算吧。

那么,马斯洛是怎么讲的?满足了生理需要以后是安全需要,然后是社会需要,尊重需要,最高层次是自我实现。如果一个人要渐入佳境,可以将以上需要作为个人进步的标准,一步一步实现。当我们生活渐渐稳定,三餐温饱,我吗开始需要保障自己的身体和资产安全,然后,想要满足自己的感情需要(友爱/社区和爱情/归属)。再下来,是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最后,是将自己的能力发挥的最高境界,实现个人理想和抱负,得到人生最大的快乐。

人最迫切的需求是激励人们行动和进步的主要原因和动力。但是,当每个需求得到满足以后,它的激烈作用就会降低,因此更高层次的需要将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个推动力。所以,当我们可以渐入佳境时,相信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刻,因为当我们已经成功以后,快乐或者满足的感觉会相对减少(但这不是说成功以后我们就不快乐,虽然有些人的确有这种想法)。这一点,可以从我们在进行工作时和完成工作后、追求伴侣时和结婚以后、正在减肥时和减肥以后的心情体现出来。

如果要活得开心,那么,切记“吃饭只吃七分饱”,做事探讨如何做到更好,永远维持“渐入佳境”(明天会更好)的积极心态。

摄影:Clement Poh(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突围/Xiaomei JIA(中国)

突围/耳东风(马来西亚)

2021年开头第一篇,栏主取了“突围”这个主题,确实很有意境。冠病没有在2021年逐渐式微,反而张牙舞爪,越来越凶狠,这段期间,要如何突围,果然费煞思量。对于2020年抗疫失败而逝去的人们,我们非常惋惜,不过,旋即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在2021年生存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突围,突破病毒的围剿,勇敢的面对明天。

和病毒周旋了一年,大家也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公平的是,病毒不会因为你的种族、宗教,还是肤色而选择性攻击你。换句话说,这个第三次世界大战,全民被迫参与,没有人可以幸免,对手是无所不在的病毒。爱好和平的人也好,杀人如麻的人也好,手持重兵的总司令和一文不值的乞丐,不因为其权势轻重而更轻易避过病毒的侵犯。甚至在你身边的亲友,也许一个喷嚏,就成了传送病毒的帮凶。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要突围,别怪那些不合作的鸟人。打战的时候,总有出卖别人求存的人。来自敌方,潜入我们阵营伤害我们的叫做“间谍”。本来出自和自己同一阵线却出卖我们的,我们叫“叛徒”;为了利益而选择和敌方合作,让我们利益受损的人,我们叫他们“亲敌”、“奸细”,或骑墙一方。还有“落井下石”或“趁火打劫”之流。当然,也有一些人,就是喜欢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儿,我们无法诠释他们的这些行为。

要像防御敌人那样防疫,还要常常预防己方的“背叛”和“变节”,更要隔离那些不遵守SOP的损人不利己行为,有如要在战役的重重包围中突围,这场大战,现在拖长来打,“善良”兵团如我们一介平民,当然是越打越伤,牺牲的越来越多。

但是,当大家都被卷入战争时,大家也就越了解如何打赢这一场战。还好这不是兵力悬殊的战争。如果靠的是军事力量,那么,别说核子弹,只是实枪荷弹的军警就已经足够横扫我们平民了。这是一场自律的战争。我个人觉得,疫苗研发并不能完全打败病毒,因为疫苗不能防止病毒继续传染;最重要的反而是研发出一种探测器,一种能够有效发现病毒潜伏在何处、何人体内的探测器——这才是帮助我们安全突围,成功将病毒隔离在我们接触得到的空间的绝对配方。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突围

教孩子/耳东风(马来西亚)

刚刚拜读了《易子》,勾起一些往事,心里颇有些感触。以前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为了赚点钱来花费,曾经当过补习老师。算算那段当补习老师的日子,也有10-12年之久,之后工作忙了,才放弃。说到教孩子,好多家长是很放心的把孩子交给我,因为我自问教数理有一套,虽不至于成龙成风,倒也让他们多理解一下内容,多掌握一些学术知识。这一晃,就过了几十年。如今MCO期间,静极思变,想要重新教回补习,才发现这门学问日久弥新,同时收费会跟着市价/通膨自我调整,以前一小时收20-30令吉,现在可以叫价到100令吉以上,难怪我一开口60令吉,就有两位家长急急聘我就教。

本文不是讲补习,而是讲儿女经。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古时候,父亲是一家之主,肩负教养孩子的重任。那时,也许不是那么多人可以受教育,所以,教的意思,可能是教导孩子父亲所会的手艺,让他长大后有一技防身。

如今每个孩子都要接受教育,不让孩子接受正规教育的父母,是一种罪过。不但如此,孩子学不好,父母尤其担心。但是,教师太严,可能也面对溺爱孩子的父母的施压;教不严,未必代表老师懒惰了。

上文说到孩子自己教,除了个人修养到家,也可能作者深懂和孩子相处之道,不然,很多父母一来可能自己太忙,二来爱之深,责之切,一教就发脾气,气孩子不成材,所以情愿把孩子交给别人教。近来和小弟聊天,才发现原来我教补习那时,也曾教他数学,让他会考得以过关。但是,他说,我曾说过,自己人(即他,我弟弟)比较难教,看来,我教他时,可能也有那种一教就要发脾气的感觉。

既然要开始教补习,一时兴起,对两个小瓜说,明年我教你们补习好吗?小的女儿倒是了解父亲“学问渊博”,兴趣勃勃的说:好呀!之后又好奇的问道你去哪里找书来教?然后喃喃自语:要好像现在的(补习)老师这样的哦。那个还没开窍的儿子,则不是很喜欢。老妈也不理,反正他现在补习也不是很上心,或者不气老师,反而来气气老爸,也是好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假如我有超能力/山三(马来西亚)

网红/耳东风(马来西亚)

网络这十年来发展迅速,已经到了神奇的地步。我们从打电话到SMS到Whatsapp,从用相机到用电话拍照,也不过这十年的时间。网红的出世,应该也是这十年的演变吧?我们这些年过五十的“中年人”,老实说,还不很清楚网络的运作,对网红也没有那么了解。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偶像是距离很远,但是肖像又近在眼前的。资讯和交通的不发达,让我们很少机会和偶像真人见面,所以,一旦有机会,粉丝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慢慢的,资讯和交通发达起来,费用也廉宜起来,偶像不是那么难以接触了。大家对偶像的要求也更高,很多是希望和他/她更近距离的互动。

现在许多人不出门,一样可以知天下事,一样可以参与天下事,网络的互动和运作,比以前更加活跃。所以,出现了网红,和喜欢待在家的宅人互动。某些网红甚至红到和明星没什么两样。一些网红,以跟随者的流量赚取广告收入,或者向“网丝”卖一些东西来增加收入。

疫情之下,大家留在家里,为了不与世隔绝,更加依赖网络。于是,更多网红出现,这还包括了一些补习老师,转身成为学霸网红。其实,有时我也想做做视频,让大家赏析一下。但是,我的一张脸确实不是很好看,又没有那种表现的内涵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浏览下去的感觉,也没有一个很好的产品销售(销售技巧也不怎么样),所以到最后,在网上和人交流也就只有想想而已,更不用说什么朝“网红”出发。

友人曾经建议,不如开台说说自己是如何失败吧?以很多人喜欢偷窥他人私隐的想法,把自己的失败史娓娓道来,可以引起观众对自己人生的满足感,也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呢?不是有一个作家出了一本书叫《败者为王》吗?(哗,明明是拿督李宗伟的成功史,还拍成电影,你未免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行了行了,自己还不是那么想出名,也没本事,别瞎说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逼上梁山/周嘉惠(马来西亚)

玩具/耳东风(马来西亚)

电影《反斗奇兵》(又名《玩具总动员》,Toy Story)里,玩具都是有生命的,它们要尽量不让主人或人类发现它们可以移动或沟通/讲话。这本来是写剧本者的异想,不过却触发了观众的兴趣,一拍就拍了几集。

现实里,玩具始终归类为非生物,只能默默的任我们摆布,不会回应,不会反抗。不过,随着人工智慧的发展,产生有反应的玩具,已经不是梦了。一些虚拟实境(VR)游戏,我们只要发出指示,可以任意转换场景或角色,其逼真之处,令人震叹。而家里新买的“天猫精灵”,可以和主人沟通,她不但能够和主人谈话聊天,还有智慧回答主人刁钻的问题,也可以执行主人安排的一些任务如闹钟设定,播放音乐或歌曲,让你猜谜语等等。如果把她归纳成一种玩具,她已经是一种能够沟通的玩具;更先进一些的人工智慧机械人还可以帮我们做家务,或者提供一些服务,谁说玩具永远是沉默的?只是,到目前为止,遵从指令还是设计这些“玩具”的首要条件,人类不喜欢能会反抗的玩具,或许我们不能想象如果产生有独立思想且能抗拒指令的“玩具”,最后是不是会发生电影《终结者》(The Terminator)的那种结果?

我们另一个无奈是至今为止,我们依然不能肯定自己是不是上天发明的玩具。如果有神,祂们的智慧肯定不是我们想象得到,肯定不是我们能够在小说或电影看到的那种“神明”。感觉上,希腊神话的神或东方传说的玉帝诸神,只是人类将自己拟神化的一种动作,他们一样有七情六欲(一些传说规定他们要为神,必须斩断七情六欲,不然可能受贬‘下凡’),或许可以无须进食(但是我们还是看/读到他们都有吃东西),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有神通,而这许多神通,都是人类没有,却幻想拥有的。

所以,神明,或许和我们所讲的“命运”和“运气”更接近。如果命运或运气是一种玩具的设定,那么,我们几时成功,几时失败,都掌握在这个设定之中(就好像游戏设定那样)。能够改变这个设定的,只有游戏设计者;能够突破这个设定的,只有游戏操纵者。我们所谓的人定胜天,不屈服于命运,想起来很无奈,只不过是那位游戏操纵者有多么精于改变游戏结果。

我们手上的玩具的结局,是不是由我们决定?它们以没有回应来面对所有结果,啊!不,或许它们有回应,只是我们感觉(听)不到罢了。和我们的人生是不是一样?我们向神明祈祷,“神明”有听到吗?“命运”永远不会回答我们,运气几时会转好几时会转坏?

当然,这样一来,人生其实没什么意思,对吗?所以,我还是情愿相信这只是我的妄想,真实的情况是:“玩具”是我们设计出来的一种娱乐工具,而我们的人生我们自己努力,不是一种来自未知的游戏设计。

摄影:黄艺畅(中国)

上一篇文章链接:智能手机/咯特佩(马来西亚)

潮流岁月/耳东风(马来西亚)


潮流一直在变,旧的一去不复返,只能回味。

我们小时候,生活的小地方电视机还不大流行,收音机和唱机大行其道。没有很多娱乐的我们,唯有通过听电台的一些节目,或(刚好有机会)从电视的节目中了解到一些“最新”的潮流走向,别奢望有什么网络、谷歌让你搜寻,“网络”这个字眼,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的字典里。

既然没什么电视节目,先说说歌乐节目吧。那时最兴奋人心的是香港劲歌金曲,每次劲歌金曲宣布时,电视播放的往往是上一届劲歌金曲,不然就是延时或延期转播,听说那时版权费太贵,电视台付不起之故。要快,租录像带吧,不过,也要有放映机和电视才行。

至于美国歌乐,第一个让我有印象的是格兰美(GRAMMY)音乐颁奖典礼,印象尤其深刻的是那年麦克杰逊的Thriller大方异彩的一年,两首Beat It和Billy Jean红到大街小巷都在播放,比新年歌还红。有时候有幸在电视上看到他的MTV,更是惊为天人,竟有这么厉害跳舞的人!

这就是美国潮流。可是之后的格兰美似乎没有麦克杰逊那年那么出色了,电视好像也不播了。而香港劲歌金曲由谭咏麟和张国荣垄断一阵之后,四大天王崛起,想想看十首金曲中至少4-6首已经有“主”,再加上天后如梅艳芳或叶倩文等,新手要冒出头的机会相当困难。不像台湾,许多歌星/歌手涌现,但是,音乐颁奖典礼或仪式就是引不起大马注意,当时我觉得,也许大马广东人多,广东话流行之故吧。

从中学到大学,我收集了不少港台歌星的唱带,就靠这些歌曲伴我度过每晚读书的时间。后来工作了,少去逛街买带,发现这些唱带也慢慢绝迹,听众纷纷转去CD了,我的收藏也变成了珍藏古玩。CD兴旺的时代,因为有了辆车,我也少听歌买带,大多数只是扭开收音机,随那电台怎么播,我就随意而听了。

那个时代,大概也是日剧最流行的时候了吧。再下来,就是韩剧的时代了。对了,香港剧集在大马还是很流行,50年不变,只是由录像带或电视延播变成了现在的Astro同步播放或网络免费追看。免费电视台的播放依然是隔了一年的戏剧,没有Astro的人,看起来依然那么吸引,虽然时间上比一些人慢了一年,估计潮流不会在一年间突然消失。

和日剧不同的是,韩剧一开始时是华文配音,之后才慢慢流行成韩语配(中文)字幕(网络上的情形不一样,大多数是韩语原音+中文/英文字幕),而日剧在我印象执政一向是日语原音播放的。由于孩子喜欢K-POP(韩国歌乐),连带的我有时也听听看看。

这个时候,有了网络,要欣赏许多歌曲或MTV,已经非常容易。个人发现韩风果然和港台或美国风不大一样。韩国很流行团队,不像港台美,大多数是靠个人魅力而红。在韩国,红遍全球的往往是一个5-20人的歌团(如 Super Junior,EXO,Big Bang,BTS等),而在其他国家,5-6个人的团队已经是最多的了。不过,韩国的歌星替换频率非常快,所以不会出现像香港那种歌星独霸奖项许多年的情形。

话虽如此,领导潮流的毕竟还是美国,作为全球经济中心,其他国家想要超越它,并不是那么容易。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平淡,开心就好!/林明辉(瑞典)

家庭/耳东风(马来西亚)


老实说,我从来不去想象自己这一家五口的家庭,将来孩子大了,夫妻老了,是怎样的一个家庭。我当然有我自己的理想家庭模范,只不过理想常常和现实有所出入。尤其是当我看不过孩子们的过失,却又觉得自己也时时免不了犯下同样的错,就没有兴头教训他们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自己也一天一天的老去,三十年前对组织家庭的希望,对自己成家立业的理想,却似乎越走越远。如今,大女儿也亭亭玉立,就要进大学就读了,自己的事业却还没有成就,无法拍胸口让她安心就读到就业。反而老婆就果断得多,三个儿女的学业她都胸有成竹,只求我不要拖累她,破坏她的计划就好了。

在教导他们的学业方面,我还算是个好父亲。我个人强记,以前校里学到的知识,过了几十年,还是没有完全忘记,常常成为他们“解惑”的对象。书果然没有白读。不过,当他们一个个进入大学之后,或许我也无法成为解答疑难的万事通了。

我们这对夫妻,生肖为狗和猪,是肉食和杂食之类,却生下三个草食小动物(马、牛、兔),而那个牛魔王,却是比较喜欢吃肉,和生肖属性格格不入。说来一家不算有钱,确也过得其乐融融。和妻生活了几十年,大家倒也深知各自脾气,懂得迎合和避讳。至于三个小的,之前我还定制了一套毛笔(用他们幼儿时的毛发制成),希望仿古人那样留给他们“三人同心,其利断金”的家训,不过之后“观其言行”,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还好,三人中,二弟敬畏大姐,三妹疼爱二哥,而大姐也较宠爱小妹,这一个循环,各有所钟,将来我们不在了,他们应该依然可以好好相处的。

人生在世,一些事情是没法选择的,其中一个就是家庭。贫困之家,小康之家,富贵之家或者是将相帝皇之家,一生下来就已经定格,从小到大,家庭的各种习性都影响了我们的未来人生。如果很不喜欢自己的家庭习俗,大了有自立能力之后,必将尽量避免重复类似的生活;如果被这些习俗同化了,自然会习以为常,无须改变。我们不敢说自己持家之道乃是完美的,但是,我们(每一个父母)当然希望能够带给孩子最好的选择或生活。这一点,他们是感受到的。家庭的圆融,是个大学问呐。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亮亮(马来西亚)

温暖/耳东风(马来西亚)


本期写温暖,温暖不是三温暖。

所以温暖的定义是一、温,二、暖。不是三温暖。

温和暖,都是中性文字,换句话说,走中庸路线,深受大众喜欢。

过度,则为热。清早起来,太阳还不太热的时候,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享受温温的日光浴,是一大享受也。待得日头渐热,就不得不起床,不然也被那热汗薰得忍不住了。

过少,则为寒。少年时,有回和友人在公园相遇,一阵畅谈,不觉天色已晚。可是,身体倒还真听话,夜色如水,本来凉快得很,但是四周乌黑,感觉上冷意不断袭来,一看竟已凌晨,深怕抵不住寒意,生起病来麻烦家人,所以快快道别,回家沐浴更衣,躲进暖暖的被窝,做个好梦。

在下性格有些冷,不善交际。但是做起朋友来,友人倒是觉得我话题滔滔不绝,是个热心男子汉。我倒希望孩子不要像我,外表让人退避三舍,输在起跑点。希望儿女们不热不冷,做个暖男/女,让大家如沐春风,见到都喜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37℃的温暖/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