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厨师/公羽(马来西亚)

在写这⽂章前我刚看了很多有关烹饪的视频。我不是什么吃货,纯粹享受他们制作⻝物的过程。⽽由于本⾝是家庭煮夫,当晚上要煮什么变成⼀道难题后,这些视频可就是⼀道救命符。

那么多个烹饪节⽬之中我最喜欢的是来⾃英国的厨师Jamie Oliver。在⽹络发达前Jamie 在电视上已经很出名。记得⼏年前Astro还有播他的烹饪节⽬。偏偏Astro把播出时间放在傍晚六点半,那正是家⼈准备晚餐的时候。每当看了他煮的⼀道道美⻝,但家里晚餐却还没煮好,那滋味可难受。

Jamie现在把事业重心移到网上,要看他的视频相对容易很多。他的烹饪方式随⼼所欲,没有对与错,整个过程也非常轻松,让⼈觉得烹饪就是那么简单。冰箱有什么,厨房有什么,拿出来,摆在⼀起,煮了就是。对于菜⻦来说,容易上⼿。当然有些时候我会觉得他⽤的⻝材和组合有点莫名其妙,但也让我渐渐认识了很多我不曾⽤过的⻝材,在晚餐上作出⼀些改变和尝试,烹饪也变得相对有趣。

Jamie偶尔也会在他的视频中介绍他出版的⻝谱,我看了很是喜欢。本想买⼀两本摆在厨房架⼦上充充场⾯,但上⽹查了价钱,感谢⾛势疲弱的⻢币,价钱还真可观,确实下不了⼿。还是继续乖乖看他的视频吧!

除了Jamie,我偶尔也会看看名厨Gordon Ramsay的视频。但由于Gordon制作的⻝物太过精致和华丽,对于我这个菜⻦就有点鸡⼿鸭脚了。

这两位由电视红到⽹上的厨师确实影响了我。为了尝试烹饪他们的⻝物我慢慢也添置了新烤

箱、搅拌器,甚⾄连做梦也不曾想过会⽤的胡椒磨研器也收纳其中,祈求煮不出他们的味道,也要有他们洒胡椒的神韵。之后再看看⾃⼰越来越⼤的肚⽪,还真是他们害的。

照片摘自网络:Jamie Oliver洒胡椒粉英姿

上一篇文章链接:苏古巴薇黛拉的不虞之誉/廖天才(马来西亚)

苏古巴薇黛拉的不虞之誉/廖天才(马来西亚)

疫情之下,管制行动让人民行动受困,许多家庭的经济也因而受到顿挫。

穷则变,变则通。霹雳州有个小地方叫和丰,一对年轻的印度裔夫妇,想到一个可以增加收入的办法。他们利用现有的资源,手机和简单的厨房用具,把日常所煮的菜肴拍摄下来,做一点剪接功夫,用各民族都能明白的马来语做解说对白,将之上载网站。

没想到这么一个尝试,竟然成功。上载的视频受到网友热棒,订阅率不断提高。两个月后,上载的视频所累积的粉丝数量之高,也引起首相的“关注”。

在马来西亚,华裔和印裔向来都被主流执政党标榜为“外来移民”。这两个族群小市民的丁点工作成就,要被国家马来领导人看到,向来少有。这对年轻且贫穷的印裔夫妇,身份如你我之卑微,政治上可被利用的价值极低,居然被国家领导人注意到,真是一个大意外。刚以不民主方式来获得权位的慕尤丁首相,还送了他俩厨房用具作为礼物,国内媒体也广泛采访报道他俩,他们上载的视频订阅率进一步推高。

为何这对年轻印裔的视频会受到热棒?猜想的可能性是:

1. 介绍的都是各民族,尤其中下层阶级喜爱的菜肴与烹饪方式。马来西亚人多爱吃辣味,视频介绍的独特的辣味叁巴(sambal),是很多人的最爱。这叁巴如何做?新鲜红辣椒切碎,大葱头切碎,以热油将这两样材料一起煮,放适量的盐、糖,再加些江鱼仔就是了。叁巴煮虾一个视频,叁巴煎蛋一个视频,叁巴鱼一个视频,叁巴虾臭豆一个视频,每一道都是人人看之口水大流的视频,难怪视频大受欢迎。

2. 食材简单、价格廉宜。视频里许多菜肴,都是平民百姓平时喜爱的家常菜。比如,空心菜炒马来煎(belacan)虾米, 一小碟的煎咸鱼,年轻印裔夫妇及幼小的孩子三人一同上桌的吃相,平实的幸福感。没有什么造作、夸张表情,让人看了,对这些菜肴轻易产生喜爱之情。

3. 平实的语言。太太巴薇黛拉(Pavithra)先以带有印度口音的马来语做开场白,一一介绍菜式与菜名,配料及所需的分量。这种印度口音的马来语,听起来非常的熟悉亲切,它是马来西亚文化的特征。非马来人说马来话,不要强硬自我要求非要与道地的马来音一样不可。一个非马来人能说一口极似马来口音而又流利的马来语,当然难能可贵,但是,听起来就觉得不是那么的亲切。如果能说出流利但有着他本族口音的马来语,反而能流露这个国家实际的多元族群生存环境与文化多元存在。丈夫苏古偶尔也会在视频中说话,同样的,他的流利马来话也带有一点南印度口音。这种“印度口音”,却又是我们生活在西马这片国土的人所熟悉的,听起来就亲切无比。

4.平实的生活方式。视频里没有高端的科技产品作为烹饪器材,没有华丽的布置,锅子是便宜的铝制品,饭桌看来像是三夹板台,但是,呈现出来的画面,夫妇两拥抱着两个孩子,以两片大张的香蕉叶碗碟,盛了满满的饭,淋上咖喱汁,黄色的马铃薯和咖喱鸡肉,以手捉饭,四人的家庭生活情景,反映的是普罗大众中下层的生活文化与习惯。

看到苏古巴薇黛拉两夫妇合作下拍出的视频,激发我小小的冲动。若有他们那么灵光的马来话,我也想制作几个视频,介绍独特的广西菜肴;芋头扣肉、酿豆腐、白斩鸡炒味恁,韭菜煎蛋。或,将我多年在巴南内陆拍摄的录影,剪接成一个个小视屏。问题是,我不是一个有创意的人。

照片摘自网络:Sugu Pavithra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志愿是要做YouTuber/宝棋(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0/11/16/

我的志愿是要做YouTuber/宝棋(马来西亚)

某日在上班的路上听到个广播访问小朋友有什么志愿,其中一个答案让我印象深刻:“我的志愿是要做YouTuber。”主持人好奇问为什么?小朋友说:“因为可以赚很多钱。”

当时听了觉得好笑的成分很少,更多的是觉得孩子年纪小小就把职业和金钱扣在一起,我有点难过。这位小朋友怎么那么快失去了童真?

我记得以前老师每半年要我们在学生报告里写上三个志愿。那时年纪小,不了解什么是志愿。老师说志愿可以是和自己爱好有关的职业。我那么爱演爱唱歌,明星歌星很自然就被写在表里。

老师也说志愿可以是你尊敬又成为你榜样的职业。警察、老师、护士和医生很伟大,我也应该做得来,因此也曾经被我写进簿子里。写得最牛的是银行家……。别以为我说的银行家是罗斯柴尔德家族那种,十岁的我还不懂这些。我指的是在银行里工作的人,因为这些OL穿着美美的,长大当个OL一定没错。

虽然我小时候的志愿没有很伟大或特别,但当我写这些志愿的时候,脑里出现的画面没有一大堆金钱飘撒在身边。我写的是自己的兴趣和小小的梦想。我希望广播录音的小朋友要成为YouTuber的这个梦想和快乐不是以金钱为最终目标,况且它赚不赚钱也不是绝对的。

我认为YouTuber(或其他类似平台制作者)这新职业的范围很大,他可以是艺人,类似演员和歌手带着要给大众欢乐的使命而存在;KOL(关键意见领袖)横跨各种领域传播知识,让更多人增广见闻学以致用;专业人士甚至老师、牧师、科学家等也可以参与。它不仅仅是个职业,也是个可以辅助各个专业的平台。传播正能量和知识以造福人群应该是他们的使命。

听说YouTuber很赚钱,但少了热情和专业也不容易成事。而热情正好与你的兴趣和梦想紧紧相扣。钱很重要,有钱是很快乐。但当你达到某一点的时候,金钱填补不了梦想缺席的遗憾和空虚。希望更多人不管从事任何行业,赚钱之余也能懂得如何快乐和幸福。

在我念大学的时候才真正懂得利用互联网,随后至今才认识和了解更多小时候不知道的行业。我们的教育制度确实也缺乏多元化,限制了想象和梦想。现今这资讯自由和爆炸的时代打开了世界的窗户,真的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不限于现有的框框,发现自己所热爱的方向勇敢追梦。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影像创作民主了吗?/张雷(中国)

影像创作民主了吗?/张雷(中国)

今天看到“网红”这个主题,我不禁想起大概十五年前,导演贾樟柯曾在《南方周末》上写了一篇文章,对影像创作的民主化趋势大加赞扬。他认为过去的影像制作,硬件与软件设备的费用和技术门槛都非常高,所以电影创作过度依赖权力和资本的介入;而今天不一样了,老百姓手持DV甚至手机,在网上下载一个剪辑软件,就可以自己创作各种视频。当年他对这种民主化的影像创作非常乐观,认为这会打破影像创作的精英垄断,会在民间涌现出大批优秀作品。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回头看这番乐观言论,不禁唏嘘。

的确,影像创作的便捷与网络传播的发达,打破了少数人的创作垄断。我非常喜闻乐见的是网络世界诞生了一批又一批能传授实用技能又能让人心情愉悦的“技术流网红”:他们教人烹饪,教人缝补,展示木工泥瓦工本领,或是进行技术含量很高的各种视频教学,等等。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无保留地奉献给大家各种技术本领,且这些本领往往和我们日常生活直接相关。我们如今能够轻松地找到各种生活小技巧,最大限度降低生活成本,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影像创作的民主大潮。这些网红火了自己,也惠及了全国甚至全世界人民。

但是——接下来就是一切唠叨文章中最重要的“但是”——我国的影像创作真的民主了吗?现在有很多让我们莫名其妙浪费时间的网红。他们的短视频毫无营养:或是提炼出某些网络热门事件的情绪点进行演绎,或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塞入密度极大、质量极其低劣的各种笑点包袱,或干脆连故事也不要了、直接用最能挑动网民情绪的措辞对着镜头“喊话”……这些网红不断刺激我们的多巴胺分泌,让我们毫无抵抗地消磨自己的宝贵时间,以致成为传播学和社会学的研究对象。而且,政治和商业资本怎会放过这些能挑动情绪、让人沉沦其中无法自拔的网红群体呢!只要有点击量,权力和资本自会找上门,新的“垄断”又会形成。贾樟柯的预想在这个流量与舆论引导同飞、点赞共商业投资一色的“中国特色”网络环境中,还是太幼稚了,简直幼稚的不得了。你看连杨超越都上“学习强国”了,什么网红能红过五星红旗呢?

所以,有毛病的不是网红,而是我们国家的网络生存环境。那个“翻越高墙、连接世界”的因特网初心,至今对我们还是奢望。既然如此,“网红”的背后就必然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引导。言尽于此。成熟的创作民主化,需要的网络环境不是清朗,而是自由。

P/s:知道多一点

  1. 关于杨超越
  2. 关于学习强国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分享两个我喜欢的“网红”/李黎(中国)

分享两个我喜欢的“网红”/李黎(中国)

前些年的时候,“初始网红”们一般都是红黑红黑的,意思是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但出名的方式不够有品,被大家当作笑料,丑角出场,比如凤姐、芙蓉姐姐。这仅限于我成长过程中关注过的网红。

后来逐渐的,网红变了,大家对网红的看法也变了。最早的网红很少,又以博人眼球的方式出现,现在的网红,肯定也是要吸引流量的,但从规模上可谓是遍地开花。各行各业,只要有特长,都可以变成网红。我们以前对网红是“围观”,现在网红完全进入我们的生活了。谁家没买过网红推销的商品,谁家没有看过网红的视频/直播?很少吧?

这两年行情又变了,网红的号召力更强了,甚至超过很多公众人物和明星,明星们也纷纷“屈尊降贵”做客网红的直播间,甚至依靠着直播,帮自己带来流量。真是个流量为王的时代,流量的大数据代替了背后的一个个人。

言归正传,今天晚上大半夜的睡不着,特别想吃烤串,就从床上爬起来点了一份烤串的外卖,顺便写这篇文章。所以今天分享两个我喜欢的网红,都是和吃相关的。

一个是美食作家王刚,另外一个是李子柒。一个大俗一个大雅,一个大老爷们一个古典女子,一个家长里短一个世外桃源。

美食作家王刚的美食视频,每一集3-5分钟,教一道菜,有家常菜,有“大菜”,拍摄地点就是饭店的后厨,锃亮的不锈钢盆子,大锅铲,大号炒锅,时不时来个宽油,还有每一步的做菜心得总结。简单清晰易学,没有古怪的调料,没有冷门的菜品,大部分是家常菜,于是被网友亲切的称为“是教你开饭店的”。确实,很多人跟着他学习做菜,真的就去开饭店了。每当我饿了的时候,就想点开他的视频看两集,仿佛闻到了菜香味,就是自家厨房里散发的味道,很亲切。

李子柒,镜头里的生活,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里仙女的生活。每集视频10-20分钟,有一个主题,比如弹棉花、刺绣、玫瑰花、西红柿等。视频里加了很多自然风景的空镜头,四川盆地的湿润气候,茁壮成长的花木,四季分明的景色,山林里的雾气,流转的星辰,有出现在这个应有尽有的小院里。这里生活着李子柒和她的奶奶,自给自足,把食物做成艺术,把生活过成诗。看着她的视频,就会有一种抽离出现有生活的错觉,完全沉浸在童话世界里。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他们两个的视频,建议搜索看下奥。很治愈,一个治愈你的胃,一个治愈你的坏心情。

照片说明:李子柒

照片摘自网络

上一篇文章链接:小心网红/郑嘉诚(新加坡)

小心网红/郑嘉诚(新加坡)

由于各大社交媒体和电商平台的兴起,催生了一种新的职业——网红。他们是因为本身的专业、权威、知识、形象包装或地位等因素,主要通过网络平台获得知名度,而能够影响观众行为或购物决定的人。网红包括像是博主、影片内容创作者(像是Youtuber)、名人或是行业专家或思想领袖。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安迪·沃霍尔曾說過:“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似乎预见了未来很多人除了能通过网络成名,和很多人想要成名这个现象。

而现代这么多人想要红,或多或少都离不开钱的关系,毕竟套现流量卖广告卖产品一直都是大家在讨论的课题。可是在这些网红不断更替和流量爆炸式增长的时代,我们可以试图了解网红和观众之间的心理和互相如何影响。

很多研究其实都表明越长时间花费在社交媒体上,人越感到焦虑和压抑。我们人天生就会不断地和别人比较,来看看我们本身过得如何,而网上大量只宣传美好一面的行为不只让我们会有错误印象,也会让网红本身陷入一种循环,需要不停制造总是在最完美的状态的帖文。

很多网红也因为这个身份加上手机与社交媒体本身就非常让人成瘾的原因,造成无法和网络断开连接,大量时间都在线上,并且坦诚自己感觉创造了一个不那么真实的一面。

一份《网络心理学、行为与社交网络》(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的研究显示,如果要对抗社交媒体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选择让自己看到的内容保持真实,减少关注(follow)那些名人的不真实的帖文。

但是,名人之所以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也是因为那个生态系统和一些专家巧妙利用了人类的心理。首先,人们天生更倾向于相信拥有大量追随者的人,尤其是那些能推出高质量内容的网红。如果第一步的信任建立之后,网红还可利用光环效益(The Halo Effect)来输出其他内容,因为根据光环效应,只要我们对一个人有了正面情感和认可后,他们接下来说出关于其他相关的内容我们也比较容易一起相信,对于要带货圈钱和变现流量的网红绝对是个利好。

除此之外,现代资讯爆炸的时代,大家不可能有时间收集完所有的资讯才来做决定,而且我们的脑随着演化,发展出了可以过滤重要信息的本性,像是这些资料的可信度和权威度,或是资料的源头,而网红能巧妙利用这点,来通过我们大脑信息过滤的机制,影响我们的购买决定和行为。

此外, 若这些网红是在某方面是我们想要成为的人,像是运动健将、文化媒体人、思想领袖等等 ,我们可能会把他们当成楷模(modelling),进而增加心中对他们的好感,所以会尝试模仿和学习他们的思想和行为,也让网红能有效让受众接受他们的信息,像是我想成为Captain America那样的人。

当一些事情、想法或是潮流被大家在社交媒体转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社会从众性(Social Conformity)也让我们自然而然地一起认同。重点是,我们的大脑也喜欢我们这么做,因为从众让我们感到安全,这也是长时间演化而来的习性。为什么网红通常都是帅哥美女?因为魅力偏见(Attractiveness Bias)使我们觉得他们更和蔼可亲和有趣,我们也会因此更相信他们在相关领域的权威和专业。

最后,重复曝光效应(Mere-Exposure Effect)证明长期一直出现的人事物通常会让我们对他们更熟悉和喜欢,能随着潮流长期的曝光出现的网红,能享有这样的优势。

那现在我们大致上了解了各种网红与受众之间的一些心理现象,虽然不一定完全避开影响,但是只要了解了,至少能通过删除相关软件、取消关注某些人等行为让自己避开网红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毕竟这些影响的前提都是接触,靠意志力抗拒这么多本能反应是很困难的,可以的话选择断开接触,像是删除相关的Apps,就没有影响。但,在这工作社交大量仰赖于网络的我们,又能断开得多彻底呢?

摄影:周丽雯(澳洲)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络爆红料理,你们试了吗?/陈保伶(马来西亚)

网络爆红料理,你们试了吗?/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喜欢把时间花在厨房,闲来做些小菜或者来个烘焙对我而言是件很疗愈的事。当然除了煮一些母亲传下的食谱,自己闲时也会上网寻找一些没试过的食谱。近几年都有一些火爆网红食谱,挑战网民一起下厨然后展示他们的杰作。有几个非凡料理让我印象深刻,但至今还未亲自尝试。

1. 抖臀奶茶冻
做法简单,只需两杯中杯珍珠奶茶和70克白凉粉就行。首先将珍珠奶茶倒入不粘锅,开火煮再加入白凉粉。搅拌均衡至白凉粉完全溶化了,静置放凉,然后倒入杯中放进冰厨冷藏一小时。取出冷冻奶茶,倒扣回来,这时如果轻拍打它的小翘臀,冷冻奶茶会摇弹晃荡所以被称为抖臀奶茶冻。

2. KFC炸鸡焖饭
这个首在日本网络疯传的食谱一夜成名,导致许多本地网友纷纷尝试和分享,也有很多网红把烹饪的过程拍成视频来分享心得。这个奇葩的配搭也成了网民的最爱,因为简单的烹饪过程也被称为懒人料理,而且听说越吃越会上瘾。做法超简单,在电饭锅里加入洗好的白米、鸡汤或高汤、适量酱油,然后把KFC炸鸡铺在上面,开电煲熟。这样就完成了,完全是100%懒人料理!

3. 美禄Dalgona
这个高颜值饮料也是网民最爱之一。材料只需要2汤匙美禄、2汤匙白糖、2汤匙热水、一个蛋白、一杯牛奶和少许冰块。将美禄、白糖和热水搅拌均匀摆置一边。在一个干净的碗把蛋白打至泡沫状,然后把它和美禄混合一起。空杯子里加入冰块和牛奶,再加入蛋白美禄,最后洒一点美禄粉在饮料表层,一杯网络爆红的饮料就完成了!

网络还有很多奇葩配搭的食谱,有兴趣的话可以上网找一找。我本人就比较少吃甜和油炸食物,对烹饪料理也比较固执,材料必须健康和新鲜,但不一定要贵,料理必须五味俱全,所以至今还未突破自己的障碍去尝试以上的新料理。如果你已尝试了以上的料理,或者还有其他更有趣的网红食谱,不妨留言分享!先谢啦!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爬树应考的女孩/山三(马来西亚)

爬树应考的女孩/山三(马来西亚)

为了取得更强的网络连线而爬树应考的YouTube视频——《在树上24小时挑战(“24 Hours On Tree”Challenge)》经传开后,曾一度引起高度关注,甚至是大马内阁两位部长级人物站出来批评该网红——来自沙巴山区的薇薇奥娜(Veveonah M.),指责她为博点击率而造假。尔后,这“造假”消息经其大学及同学证实,薇薇奥娜当天确实有线上考试,立即打脸部长不明由来的“批评”。

薇薇奥娜的《在树上》除了把大马网络普及率问题拱上台面之外,也道出学校要推行线上学习的难度及挑战。换言之,大马大多数(政府)学校及家庭并无法操作线上学习,更别说线上考试!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当儿,大马学校被迫停课,但又不能耽搁课程进度,所以只得“硬”落实线上学习,让学生宅家学习。问题是,不是每一位学生家中都可以连线,也不是每一位老师能很快适应线上学习的形式,这包括录制视频、制作电子课件/练习题,同时,老师还得天天通过手机WhatApps/社交网站追踪及上报学生们的学习进度!

另一方面,对家中有网络连线的孩子而言,线上教育资源多不胜数,尤其是外国上载/制作许多与“在家自学”课程相关的教学视频,唯缺少本地色彩,需谨慎筛选。所幸,大马有一些教师在学校停课期间自主(也可能是学校安排)“组队”、以及一些(私人)学校或补习中心及时制作了与教科书对应的教学视频并上载YouTube,惠及大家。其中一些视频还挺专业及创意,如“学到”、Teacher Kon、Cikgu Tan……说实在的,这些教学视频还真是及时雨,“帮助”家长教导孩子写作业的同时,也提高宅家学习的趣味性。

相比之那些拥有上千万粉丝的网红,这些大马教师们的视频也许只是小巫见大巫,但确也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教师们发挥创意、尝试录制教学视频,以及修整自己专属的教学部落格/面子书,搞不好很快就能冒出几位大马教师网红。我挺期待的!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红/耳东风(马来西亚)

网红/耳东风(马来西亚)

网络这十年来发展迅速,已经到了神奇的地步。我们从打电话到SMS到Whatsapp,从用相机到用电话拍照,也不过这十年的时间。网红的出世,应该也是这十年的演变吧?我们这些年过五十的“中年人”,老实说,还不很清楚网络的运作,对网红也没有那么了解。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偶像是距离很远,但是肖像又近在眼前的。资讯和交通的不发达,让我们很少机会和偶像真人见面,所以,一旦有机会,粉丝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慢慢的,资讯和交通发达起来,费用也廉宜起来,偶像不是那么难以接触了。大家对偶像的要求也更高,很多是希望和他/她更近距离的互动。

现在许多人不出门,一样可以知天下事,一样可以参与天下事,网络的互动和运作,比以前更加活跃。所以,出现了网红,和喜欢待在家的宅人互动。某些网红甚至红到和明星没什么两样。一些网红,以跟随者的流量赚取广告收入,或者向“网丝”卖一些东西来增加收入。

疫情之下,大家留在家里,为了不与世隔绝,更加依赖网络。于是,更多网红出现,这还包括了一些补习老师,转身成为学霸网红。其实,有时我也想做做视频,让大家赏析一下。但是,我的一张脸确实不是很好看,又没有那种表现的内涵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浏览下去的感觉,也没有一个很好的产品销售(销售技巧也不怎么样),所以到最后,在网上和人交流也就只有想想而已,更不用说什么朝“网红”出发。

友人曾经建议,不如开台说说自己是如何失败吧?以很多人喜欢偷窥他人私隐的想法,把自己的失败史娓娓道来,可以引起观众对自己人生的满足感,也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呢?不是有一个作家出了一本书叫《败者为王》吗?(哗,明明是拿督李宗伟的成功史,还拍成电影,你未免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行了行了,自己还不是那么想出名,也没本事,别瞎说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逼上梁山/周嘉惠(马来西亚)

YouTube中的网红和网丑/林明辉(瑞典)

我是被儿子传染到爱看Youtube。在那里我可以看到很多东西,诸如新、旧、奇等等的视频,当然也包括电影、电视剧。

爱旅游和美食的我更加喜欢网上的旅游美食视频。很多个人也爱分享这类视频,非常的谢谢他们我才能得到那么多的旅游资讯。视频的质量嘛就参差不齐。有些水准很高,做足功夫,稿子对白有纹有路,录像和剪辑的水准也挺高,其中一部分人背后应该是有个团队的。

其实拍这些视频不容易,稿子要先准备,剪辑也要花时间,一切资料图片都要下不少功夫。所以,我很佩服和点赞那些虽然不是专业但又做得很好的视频播主。

也很佩服那些拍小动物的视频,主打就是猫猫狗狗,这类网红很多都有过百万的追随者,我也是其中之一。这些视频通常没有旁白,只有一些字幕说动物们正在干什么。我看到这些猫猫狗狗的视频觉得很放松,自己脑袋很轻松。

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那些叨叨不停又没有什么内容的说白!更加讨厌的就是那些用大镜头拍自己人头的,姐呀如果你漂亮,牙又白,说话还能讨人喜悦,那就不防多拍几个近照。但“万一”你不是呢?想一想!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拜托!已经有很多女神了!/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