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愿望是当医生!》/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在马来西亚,成绩稍微好一点的学生,十之八九会把医生作为第一志愿。说实在,我一直很怀疑那真的是学生本身的愿望吗?还是长期被家长、社会洗脑的结果?

为什么选医生?如果不是想当然地认为这个职业的收入高,难道会是因为真心想救人?真心或假意其实很容易检测,如果愿意去穷乡僻壤行医,那有可能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否则不是自欺,就是欺人。

今天医生的收入很高吗?或许,但也不必然如此。那些月收入高达六位数的医生,赚的是黑心钱的可能性极高。所谓黑心钱,主要建立在罔顾病人的需要,不必用的药豪爽地开给病人,可以再观察的病情,却第一时间把病人送上手术台。这类丧失医德的医生时有所闻。如果高收入就是一个人当医生的“初心”,即使把病人当猪宰也在所不惜,只能说那种扭曲心理是很可怕的。这和一个从小立志当强盗的人没什么两样。

曾经有学生问我什么工作最赚钱?我按当时自己所知建议他去贩毒。不行吗?赚钱还必须兼顾道德,以及法律?那立志当医生,最起码也应该是以“收入高且又不忘医德的医生”为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了高收入。纯粹考虑收入而已的话,相信贩毒应该比行医赚更多。

我不是说当医生不好,只是希望学生在设定自己的愿望时,以及家长煽动/鼓励孩子去当医生时,能够更周全地去考虑其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考虑收入而已。没有医德的医生连一个也嫌太多,大家都有义务去杜绝这种社会败类的继续出现。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孔子的同行》/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站在学生面前,我不会自认为是在宣读圣旨,学生大可以放心质疑、提问、讨论。自己只是一名先行者,距离孔子的道行还差得远,可能得在佛前再诚心修炼个五百年,才勉强够格往路过的学子身上撒下一把知识的花朵。可是,我并没有五百年的生命期,我只能战战兢兢稍尽一名先行者引路的责任。

站在老师面前,不论对方是谁,我都尝试牢记他们是孔子的同行,不看僧面看佛面,“老师”的职位是一定要尊重的。过去在学校混了这么多年,我也不能昧着良心向所有老师膜拜,那也未免太虚伪。可恨在学生时代没有学好文字的驾驭能力,以致对于某些优秀不足,生锈颇有余的老师,我发现今天自己其实是无法用脏话以外的文字来描述双方过去的互动的。说不出好话,不说话总可以吧?如果冤家路窄,笑笑带过就好,我真的无话可说。尊重教师这一门职业,不代表每一位从事这一门职业的人都值得尊重。

过去曾经一度既天真又傻,总想找机会向老师们交流阅读经验,人家毕竟都是知识分子嘛!岂料有不少于百分之八十的老师完全愿意坦然相告:“我是不看书的。”也许,获得教师证的那一天大家就同时打通了任督二脉,天下无敌了还看什么书?知识的有效期有三、四十年那么长吗?我怀疑。孔子也很怀疑。人家说他老人家“子不语,怪力乱神”,相信背后原因是他也不喜欢说脏话。知识有那么持久的神奇力量,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不信的。

尊师重道的时代是不是真的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不知道。而且,只怕也不是每一位教师都会过于看重孔子这位同行,人各有志也无可厚非。不过,至少站在讲台上时,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也别太不把学生当一回事,估计能够做到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喜爱听故事》/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我们生活在一个基本上已失去说故事能力的环境里,身边的人即便口齿伶俐,也不见得能够编得出一个好听的故事。更何况,如今社会上的人个个忙得没头苍蝇似的,有谁还那么好兴致说故事给你听?

而我,与生俱来就是喜爱听故事。这好像有点生不逢时,怎么办?

后来发现写书的人不乏说故事高手,于是我开始学习阅读。

本人天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很难成为“粉丝”。以前在纪录片中见过粉丝狂追披头四(Beatles),还尖叫、流泪,我不是很理解,粉丝们到底是想干嘛?想把偶像杀了吃掉吗?有一次买了王菲演唱会的票去看表演,进场后最大的发现是,喜欢听王菲的歌是一回事,但是要表演狂追、尖叫、流泪却完全是另一回事;我既叫不出来,也哭不出来,而且我不觉得自己有足够气魄去追一个人。我这人向来很有自知之明,所以这辈子从来就没打算过要去考警察。

同样无法理解的就是所谓的“忠实读者”了。什么才算是忠实读者呢?去庙里发誓只看某一个作者的作品?或者对作者的意见绝不反对?曾经有一阵子很喜欢看卫斯理的科幻小说,可是看着看着就开始渐渐觉得无趣了。后来遇见一位学生家长自称是卫斯理的忠实读者,当时只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我中学后就不干的事你居然还乐此不疲?还据实相告?在对该家长的情商、智商产生混淆之际,突然没来由地冒起一股排斥感,结果把人家明显想把大女儿当筹码招安我的好意也一并排斥掉了。如今回想起来,人家女儿长得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其实不是销不出去的破铜烂铁,当年自己如此反应,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中学时因为上的是上午班,早上五点多就得起床,晚上自然得早点睡。可是,才十点钟,睡不着啊!那时候,书就是不用医生配方的安眠药。每天晚上一到上床时间,其实等于就是阅读时间。原本嘛,一本物理书应该马上就可以打倒了,不过还是明智地选择了历史故事、小说之类药性不压趣味性的书种。几年下来,渐渐看成了习惯,看出了近视,以及满坑满谷泛滥成灾的书,不过至今还是无法养成早睡的习惯。

追根究底,我看书的唯一动力就是因为喜欢听故事,没什么别的原因。

摄影:猜猜这棵树在台北街头什么地方? 周嘉惠(马来西亚)

《青春无敌》/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我有一位年轻时参加过选美还得了冠军的中国同学,不过那是人家青春未艾时的经历,可能年代有点久远。

最近看她在微信的帖子,总担心她是不是性格在闹分裂?一会为了抢到一碗好吃的面而恨不得敲锣打鼓让全世界知道似的,一会却又为自己的体重增加呼天抢地。

前不久同学放了一张看似饥民的照片,说自己以前也曾经如此象个纸板人,如今不堪回首,身材厚实,惨不忍睹。印象中同学并不像纸板人,从来都不像,于是忍不住多口问一句:“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如果大家当时是面对面,只怕美后会不顾形象飞扑过来直接把我的腿折断!

这位同学在大学是舞蹈系的老师,曾经在网上看过她年轻时参加比赛,表演“孔雀舞”的英姿,照理烂船也有三斤钉吧?再怎么走形,孔雀舞顶多就变成母鸡跳舞,都是鸟类应该相差不太远,不至于太离谱。

人会不会纯粹因梦想而伟大我不知道,不过看来很多人倒是真的会因年纪而肿大许多。青春无敌,但是青春终究不敌岁月啊!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心动之后》/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有一种在我们那个年代相当流行的说法,“激情之后,还有柔情”。所有童话都在王子与公主的婚礼后嘎然而止,之后呢?他们的爱情在婚后还能保温多久?他们会互殴吗?或者,健壮的王子会出手打老婆吗?漂亮的公主会送顶绿帽给王子吗?各种可能性眼看就要导致一整个童话世界彻底坍塌,幸好有识者适时出手相救;“激情之后,还有柔情”成了及时雨,大家顿时松了一口气,觉得生活继续幸福下去还是可能的。

心动和激情具备了同样的非理性或感性元素。如果心动之后虎头蛇尾,不了了之,那倒也罢了。万一心动之后,马上采取行动,最后还得其所愿,接着重点问题来了:然后呢?

感性出发,如果要以理性来结尾,恐怕煞风景的几率会相当高。一把琴好不容易得手了,一只白鹤千方百计抓到了,可是老子我既不会弹琴,又不会养鹤,那么最“理性”的方案即使不是焚琴煮鹤,相信也差不了多远。这无疑又是另一种让人绝望的结局。

参考“激情之后,还有柔情”的出路,我大胆提出“心动之后,还有欣赏”的建议。欣赏可以是感性的,也可以是理性的,两者兼而有之亦无不可。只要还懂得抱着欣赏的态度,起码琴不会被毁,鹤不至于被煮,最初为之心动的初衷也没有违背,一抹淡淡幽情,却清楚地把人兽区分开来。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提醒,不过还不是我个人最关心的。我更关心的是,如何在这丛林社会中,维持人文最后的底线,不论是采用感性或是理性的办法,重点还是在于突出“人性”的光辉。现代社会最教人受不了的就是那种人不人,兽不兽,妖不妖的灰色暧昧,以为个人就是宇宙中心,任何事物都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心动之后怎么办?凡事都尝试换位思考一下,再回想一下当初心动的原因是什么?即使如今连欣赏也做不到了,但只要把握好人文的底线,相当于说明我们的后续行为将上不愧祖宗,下无愧子孙。余者,就随它去吧!

摄影:李嘉永(台湾)

《你看到啦?没有啦!》/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吧?马来西亚曾经有一个让人记忆深刻的饼干广告。广告中出现一个大约三、五岁模样的可爱小女孩表演魔术。她举起手中的一块饼干说:“你看到啦?”下一个镜头显然是把饼干吃掉之后,小女孩藏不住满脸笑意地打开双手,又说:“没有啦!”坦白说,我并没有因为广告而去买饼干,但小女生的天真无邪很是可爱,到今天还记忆犹新。

一般人没事不会无缘无故想起二、三十年前的广告,事出自然有因。现在国人感受最深刻的事莫过于当下的物价如脱缰野马般飞涨,政府公布的通货膨胀率谁也不知道是怎么计算出来的,若单凭感觉来判断的话,再乘个二或三似乎才比较符合实情。“2020年宏愿”早已不算数,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所有记忆都一把抹掉,彻底忘记它吧!现任首相喊的是什么口号我已无心应酬,只记得那“高收入国”的概念还蛮吸引人。

不过,现实情况是收入还来不及提高,物价却学了轻功似的不知道跳到哪里去了。这“高收入国”的幻象,是不是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你看到啦?没有啦?”的广告词?差别只是当年的广告由一名可爱的小女生表演,现在的口号则由一批让人反胃的政客喊出。

对于“高收入国”的口号,虽然心向往之,但心底实在并不寄予厚望。需知吹牛不用本钱,人家随便说说,我们就随便听听得了,别那么扫兴追问基础在哪里?计划是什么?

今年我国将迎来独立六十周年。记得林伯伯说过,1957年马来亚的经济在亚洲排第二。今天排第几?反正绝对不是第一,也肯定不会是第二。为什么当家作主后还不如当殖民地的时候?怎么回事?谁该负责?别人要怎么想我可管不着,不过我还是很坚决认为政府原本就是负责表演魔术的。六十年前取得独立时,大家应该都觉得前途是充满希望的吧?希望啊!你看到啦?

今天呢?“高收入国”的希望你看到啦?来!大家一起喊:“没……有……啦!”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纯纯的情歌,蠢蠢的情人》/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091116-ckh-129-dsc_0291
1985年的电影Witness对我有两层意义,一是认识了美国与世隔绝的少数民族阿米什人(Amish),二是首次听到美国歌手Sam Cooke在1960年写的情歌Wonderful World(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4GLAKEjU4w)。

上世纪六十年代是美国流行乐坛的黄金时代,有无数好歌涌现,Wonderful World只是其中一首曲风轻快的好听情歌。当时自己的英文程度实在很抱歉,但是听这首歌却毫不困难,好感顿生。如果用今天的话来形容,第一段歌词就显得十分的“萌”:“Don’t know much about history, don’t know much about biology, don’t know much about a science book, don’t know much about the French I took. ”什么科目都迷迷糊糊的学生,老师可能认为直接拖去填海比较适合,但对年轻人却很容易产生“共鸣”、“理解的同情”。

原本应该为学业努力奋斗的时刻,岂料“匈奴未灭”,却又迫不及待拉开另一条战线,那也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呢!虽然在学业上什么都“don’t know much”,若是来提一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的题目,对那个年纪的人来说,简单!情不就是全世界吗?“But I do know that I love you, and I know that if you love me too, 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两情相悦,这世界如何还可能不美妙,是不是?

一般情况而言,初恋都难得善终,结果大多草草落幕、无疾而终。然后,随着大队完成学业,出社会打拼,也许组织家庭,然后天天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烦;从这个大方向来看生命的话,大家其实都差不多。事过境迁之后,如今再回头看过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血泪成长史,真是无言以对。此时此刻再来提“问世间情为何物”?无非就是苦笑一声,然后挥挥手,不说了。如果你就是那初恋既成正果,还自认为幸福得要命的极少数,相信你不是在自欺欺人,就是不识人间疾苦,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光荣的。

纯纯的情歌,注定就是要配上蠢蠢的情人,大家才能自得其乐地沉浸在爱情的美妙世界中。精明的人适合做生意,清醒的人适合谈哲学,但都不适合当完美情人。苏格拉底说:“结婚或不结婚,你都将后悔!”有这种想法的也能叫情人?请滚远一点,谈你的鬼哲学去!

对了,电影Witness其实还有第三层意义的,男主角是Harrison Ford呀!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