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米鹿(马来西亚)


刚和同居男友结束了十多年马拉松恋情的小贞,生活顿时失去重心。从来都只报喜不报忧的她,这一次花了更大的力气把自己内心的伤痛隐藏起来。人前依旧一副乐天开朗的样子,一转身却常常泣不成声,而“回家”也变成了她最痛苦和难熬的事。那种一打开门空荡荡的气息,充斥着满满的窒息感,也常让她陷入莫名的焦虑和不安。

这一夜,小贞刚和朋友聚会喝了点酒回到家门口,她紧握着手上的钥匙,不停地让自己深深呼吸,却怎么也无法疏解这一天下来憋在心里几近崩溃的情绪,更无法平复那瞬间来袭的焦虑和不安。手机屏幕这时出现了一则简讯——“回到家了吗?”短短几个简单的字却让她眼泪瞬间奔涌而出。这是小贞前几天隐藏自己真实身份,在网上随机认识的网友传来的简讯。

哭过了后,情绪似乎平复了许多,小贞拿起手机回复“刚回到哦~”,加了个微笑符号,开始了让她暂时逃避现实,心情得以平静的时刻。

摄影:米鹿(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温暖·家暴/小猪(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米鹿(马来西亚)


有阵子心里头那个躁郁的叛逆小孩频频出现。每一次出现,自己都会使出人人挂在口中的正能量,把他给打压下去。可这种方法似乎斩草不除根,而且还加剧心里的无力感,有时候甚至抗拒,厌恶。

某天逛书局被这本书的封面给吸引住。翻阅的当儿,发现它似乎慰籍到了内在那个叛逆的小孩,不抗拒,也显得平静,所以就决定买下来看。

书中最喜欢的其中两句:
#务实,泰然地接受受苦乃人生常态,明白不管付出多少,人生就是存在挫败、失去、遗憾,甚至死亡。
#翼求正向思考、正向经验,本身就是一种负向的生活经验。说来吊诡,坦然接受自己负面思考与负面能量,反而是正向思维。

书名:F*CK 管他的
作者:(美国)Mark Manson马克·曼森
译者:钟玉珏
出版社:大块文化(台湾)
出版年份:2017

烟花/ 米鹿(马来西亚)


此刻,黑夜笼罩大地,零星的照明灯悄悄亮起,公园里的人群逐渐离去。公园一片寂静,仅有的是四面奏起那成千上万不知名虫虫组成的悦耳交响曲。还有那忽远忽近,无法确定从哪个方向传来隐隐约约唏唏唆唆的对话声。偶尔夜跑者经过,传来的一阵轻盈而有规律的跑步声。我独自盘坐在公园阶梯的高处,面向公园中央的湖泊,让慢跑了几圈的自己享受着这久违的片刻平静。2020年来得太匆匆,一个紧接着一个的节庆假日,让人忙得团团转; 连二接三爆发的天灾人祸让人惊慌失措,还有那来势汹汹的各种病毒,更是搞得人心惶惶。此刻的宁静,至少可以暂时抛开一切情绪。

微风轻轻地掠过,湖面泛起了粼粼的波纹,使得倒影在湖面上的照明灯,不停地摇曳闪烁着金黄色耀眼的灯光。我想像着把它颠倒过来,就变成了新年期间此起彼落的璀璨烟火,耀眼夺目,让人着迷。看着美丽的“烟花”,思绪却陷入一顿感慨。回想起大年初二在医院紧急室里看到的慌乱情况,各种病人和家属朋友哀愁的脸庞,对比社交媒体上一张张灿烂欢庆的笑容,感慨两者之间的落差。

什么时候开始,农历新年让人心感矛盾。既期待,却也担忧。每年劈里啪啦燃放的烟花爆竹,在人们兴奋大喊“兴!旺!发!”后,留下弥漫在空气中久久都挥之不去的浓烟还有尘埃,让我欢乐不起来。对于身体健康没病痛的我们来说,呼吸显然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空气和氧气也像是理所当然地存在。 但对于一些人,尤其是支气管和肺疾病的病人来说,他们是多么努力地在呼吸着,多么饥渴着氧气。可不管他们吸入多大量的空气,却可能始终都无法得到身体所需要的氧气。而这些浓烟和微尘,更是加重了他们的负担和病情。也许有人说,要燃放烟花爆竹才会有气氛啊!对啊,我以前是这么想的,现在也是。但,在选择所谓的气氛,和身边人的健康,我宁可选择不要气氛。

凝视着倒影在湖面上的“烟花”,脑海浮现日渐消瘦的他,走几步路就开始辛苦地喘气着。想到自己无法分担他的辛苦,想到还有许许多多那么努力地在呼吸的人,眼前绚丽的“烟花”突然一片模糊。

我站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2020年我的希望很简单,却也很奢侈。平安健康。

摄影:米鹿(马来西亚)
注:照片故意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