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其实很多人的一生都在和“减肥”这两个字战斗着,尤其是女性。

基本上年轻的女孩子,不敢说全部,但是十之八九明明已经算很苗条了,还是会嫌自己胖,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通病,好像很少会听到有女孩子说“我觉得我很瘦”这六个字。

这是否一种另类的自我要求呢?

现在的社会,减肥已经不单是个人的事情,减肥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产业。市面上林林种种的减肥中心、减肥产品,实在是琳琅满目。减肥中心已经有分成男女专用的减肥中心,减肥方法更是有千万种,有抽脂的、运动的、吃产品的,什么办法都有,只要你舍得出钱,根本不怕没有办法减肥。至于减肥产品更加是日新月异,从减肥药开始,到减肥奶粉、饮品、减肥套餐,甚至有那些贴几片东西在肚腩上帮你减肚腩的仪器,真是成千上万。

很明显的,减肥行业的确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只是竞争实在是非常的大,而且效果真的是因人而异,不是吗?

个人觉得,真正有心减肥的,从运动和控制饮食开始吧。笔者曾经学习过一位台湾YouTuber的减肥法,称之为十八六断食法,很简单,一天二十四小时只选其中六个小时来进食,吃的话就少饭多菜,一天两餐,小编曾经试过两个月减了大概六公斤,但新年过后没有继续下去体重又上升了。

减肥最重要还是意志力,其他的都是废话吧?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匆忙》/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人生是很匆忙的,每一个阶段都来得很快。

我们从婴孩时期,“匆忙”地学会了走路,然后“匆忙”地上了小学,再“匆忙”地完成了中学生涯,然后踏进了社会大学。

到了社会大学,我们“匆忙”地从一个社会的新鲜人,经历了生活的磨练后变成了一个历经磨难的成熟人士,过了三四十年,我们就“匆忙”地到了退休年龄。

退休的时候,原来我们已经“匆忙”地过了半个世纪;我们已经到了一个脚踏入阴,一个脚留在阳的阶段。简单的来说,已经过了人生三分之二的阶段,开始所谓的黄金年华。

其实真正享受的日子是属于退休后的日子,但过得好还是坏就完全取决于你年轻时那段“匆忙”的日子是如何的度过了。

有些人退休时银行户口里有好几百万,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他的退休生活,每年还有钱有闲去旅行、购物,但是有些人到了退休的时候可能生活得浑浑噩噩,依然停留在手停口停的阶段,那就会活得很辛苦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那段年轻“匆忙”的日子里,尽量地努力,让将来退休的黄金日子,可以休闲,“不再匆忙”地过。

摄影:Nick Wu(台湾)

《人生岔口》/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其实一辈子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经历的岔口还真的是不少。

中学或大学毕业后,面对的是第一个岔口。你会经历踏入社会大学的第一步,摆在自己面前的,往往有几个选择,学有所成的,可能会继续深造,在国内?还是在国外?还是选择工作?学业成绩马马虎虎的,可能就要工作?做哪一行呢?是做自己有兴趣的?还是工钱高的?要学一份由学徒做起的手艺?还是收入比较高的销售业务员?

到了三十岁,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龄,又是另一个人生岔口。你已经不再年轻,有伴侣的,是否考虑成家立业呢?结婚后计划要有多少个小孩?每个月的开支会有多少呢?

我觉得对于男人来说,人生的岔口往往和事业息息相关;你事业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岔口,有人步步高升,也有人一事无成。你出来社会工作是第一个岔口,然后可能过一个三四年之后,你跳槽去别一家公司,是另外一个岔口,因为你的收入会增加,生活素质会改善,如果你一直没有跳槽,你在这家公司升职了,地位提升了,也算一个岔口。再一个五年,可能你想自己创业了,要尝试当老板的滋味,无论最后成功或失败,也算是一个岔口。

其实我本身也一直在几个岔口前徘徊着,一直在找寻着适合自己的路,这个过程已经用了四五年的时间,但是我至少已经尝试过。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要往哪一条路走。

人生必定有岔口,有走过,就不会后悔,但是一定要找到出口。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猪朋狗友》/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猪朋狗友”这句话是出自于一名已故中国文豪欧阳山,意思大概就是指一群不务正业的损友。

我个人觉得其实交朋友真的不用分得太细腻,只要那位朋友没有害你,没有在你的背后耍手段,无论这位朋友是什么出身、什么身份,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区别只是这位朋友会成为我们的生死之交还是点头之交而已。如果一个和你深交数年的好朋友在你落难时对你袖手旁观,但是一个普通的点头之交却在这个时刻对你伸出援手,那么谁才算是真正的朋友呢?

但是在现代社会,所谓的猪朋狗友的定义也很广,有时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聚集在一起也可以归类成猪朋狗友,比如妻子会说:“我的老公整天和一班猪朋狗友喝酒。”妈妈会说:“我儿子整天和一班猪朋狗友打球。”而你自己也可能会说:“我去和一班猪朋狗友聚会。”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通常猪朋狗友这句话只会用于形容一大群的男性朋友,鲜少有女人会形容自己的女性朋友群为猪朋狗友,不是吗?通常女性形容自己的朋友是“好姐妹”、“闺蜜” 。

这就是文字的可爱之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编按:毫无疑问,这是《学文集》创办以来最精彩的笔名!感谢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