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君再来——致七十/林高树(马来西亚)

ozedf_vivid


七十兄:

当年一别,匆匆三十载就这么过去了。甚念!别来无恙?

虽然经常思念,却不知该如何与你再续前缘?人海茫茫,兄在何方?请别误会,这其中绝对不存在着什么基情,纯粹怀念过去在一起的美好日子而已。虽然当时偶尔也会在你面前提起五十、六十他们,不过那只是白发宫女话天宝,随便说说,没什么其他意思。现在事过境迁再看回去,感觉还是老兄你和我才是最佳拍档,咱们双剑合璧,当真足以迷倒一片无知少女,谁与争锋?

只恨当时年少无知,不识打铁趁热的道理,错失了多少大好缘分!唉!不过,往好的一方面想,我俩合作,至少让广大女性朋友见识一下,并不是所有好男人都是人家老公或者同性恋。这世界还是有天理的,我们的存在就是证明!这种慰藉曾经带给多少人希望啊!我相信那时候一定有某位伤透心的女性,在见到我们后,重新振作起来,现在可能已经当上婆婆了也说不定。她会偶尔想起我们吗?或许吧?

其实我们既没吵架,也没打架,更没有暴饮暴食,至少印象中是没有。可是不知怎的,却渐行渐远,后来你更决定远走他方,音讯全无。再然后,我误入歧途,交上损友,老是跟八十、九十他们周旋,其实我真的没那么欣赏他们两位,可就是摔不掉。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心不够狠吧?赶走一个,另一个又找上门,没完没了,真讨厌!

真的,不管内服还是外敷,只要不出人命的方法大概都尝试过了,没一个见效。当然,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能动刀子会更釜底抽薪,去韩国找个专业的,三两下就解决问题,大家都这么说。但是,真的需要走到那一步吗?是我心太软?还是我太没种?你怎么看?

说到底,不管是想当年的五十、六十,曾经的你,还是现在的无赖八十、九十,毕竟你们都是一个家族的。我知道,背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一百,TMD只要这家伙敢出现在我面前,老子绝对跟他同归于尽,不信就试试看!虽然嘴上不说,我当然记得你们都姓kg。

我会怀念你的,希望哪一天你也会想起我,回来找我聚一聚。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老地方等,来找我。记得,我等着。

思念你的朋友 林高树敬上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在贼船上战斗/林高树(马来西亚)


一个二十岁的人说他没上过贼船,我会相信。一个三十岁的人说他没上过贼船,我半信半疑;他可能走运,也说不定人家是天性乐观,把吃亏当成长见识。一个四十岁以上的人说他没上过贼船,我则会和这个人保持距离,而且是很远很远的距离;个人觉得在生活上我们对虚伪、弱智、人精,或穴居人一律没必要太亲近。

曾经有好朋友以交情为诱饵,撒了个大谎,占了便宜还卖乖,说是为我好。见我没如计划般踏进陷阱,他转身又先下手为强,发动周边的人进行人身攻击。这时候已经看清楚对方的为人,过去再好的交情也不需再留恋了,当你不再在乎,人身攻击的伤害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很多年过去后,有次在无意间听到他在工作上耍手段攻击同事的故事,同样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出下三滥手段,看来人的本性真是不容易改变啊。

一旦发现自己身陷贼船,首先要保持脑袋瓜清醒;千万不能感情用事,自欺欺人地以为一切都只是误会,也不能被情绪牵着走,不论是试图拼个鱼死网破或同归于尽都诚属没必要。此刻最重要的是马上计划该如何全身而退,或者把伤害减到最低。找到机会还击的话,不用客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流弹不伤及无辜路人,再狠的招数你也只是让对方尝尝自己开的药方而已。退出台风眼之后,再不要有任何牵扯,一定要退得彻底,不存任何幻想。

这只是一个曾经被蛇咬过的人的经验谈,也许并不全面,但应该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能够理智一点的话,我们是犯不着“十年怕井绳”的,就算你真的倒霉到“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总不至于还有狮子、豺狼等轮着上场吧?

不管是谁也好,就像古龙说的,只有死人你才可以完全相信。既然如此,用95%的精力去交新朋友吧!保留个5%防人也就差不多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反败为胜有条件》/林高树(马来西亚)

警告:本文内容有《冰与火之歌》第八季第三集的剧透,慎入!

反败为胜总是特别振奋人心。不过,也有反败为胜得过于出乎意料,反而让人感觉有点儿戏,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的例子。

就像《冰与火之歌》(GOT)中活人联军明明输定了,不料艾莉雅却不知道是一早设计好的,还是纯粹瞎猫碰上死老鼠,左手握的刀一松手,右手一接住,刀子再往前一推就结果了夜王,然后战争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由于这种胜利来得过于突然、过于简单,结果连美国影片中高举双手大声欢呼的经典镜头也缺席了,恐怕实在是太不好意思吧?

虽然经历苦战后的胜利感觉会比较甜美,譬如乒乓赛从落后十分,追到平手,然后反超,最后打赢对手,这场赛事不论当事人还是旁观者肯定都会大呼过瘾。

可是,GOT中联军的胜利未免来得太过容易,以致戏里戏外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有点类似和棋王对弈时棋王突然瞎了,那赛事赢是赢了,不过实在难以让人心服口服,yeah不起来。

或许我们应该这么看,艾莉雅飞身杀夜王,这种胆量就不是阿猫阿狗具备的。而换手握刀的身手更是台下十年功的反映,不输以前乔丹凌空换手灌篮,不要不服气。而瞎猫碰上死老鼠的运气顶多只能应付一般情况,碰上夜王、棋王这类顶尖高手,没一点真材实料恐怕运气是帮不了你的。

人家取胜貌似不费吹灰之力,实际上我们只是没看见背后流的血、泪、汗而已。所以,反败为胜都是值得我们鼓掌的,不论那是否经历过苦战,都理应得到我们的敬佩。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超越画饼和画皮》/林高树(马来西亚)


大多数时候,生活总是让人感觉很无奈,大家都在指望着诗和远方。政客于是把诗和远方包装成一块饼,而政治家则除了画饼,也很努力尝试去把饼做出来给大家吃。

要区分政治家和政客不是那么简单,至少那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办到的事。读过《聊斋》的人都知道妖精画皮的故事,平时大家都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普通老百姓其实不具备条件去看穿哪件西装原来只是画的。不论是自己骗自己也好,或大家骗大家也罢,这情景实际上就是世界的真实写照。

本来就这样继续下去也就算了,不料我国前首相决心豁出去,理直气壮问大家:“有什么好羞耻的?”如果真心诚意的不要脸,你真的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让人再也分不清楚究竟你是不要脸,或者不要脸就是你。

这是继敦马哈迪以九十三岁的破纪录高龄再次拜相以来,我国又一道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奇景。

真是无言以对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投资未来》/林高树(马来西亚)


本人对投资这件事,说好听是颇有天分,说难听则是狗屎运比较好,且不管它好不好听,事实是至今已有累积六个零的回酬。这纯粹是乱拳打死老师父的经历,没什么大道理可言,就是低买高卖而已,大家都懂的招数。七位数的金钱对一般人来说可不算小数目,即使除以30年,也还是一笔可观的年终花红。然而,或许年纪渐渐大了,心态也随着转变,现在说实在考虑得比较多的已经不再是金钱游戏。

我并非刻意装清高,但金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现实,事到如今难道还看不破吗?虽然生活确实需要钱,但生活的目的不是钱。那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呢?工作吗?除了少数为兴趣而工作的幸运儿以外,多数人工作说到底还是为了钱。工作迟早有退休的一天,试问那些宣称工作就是生活目的的伪工作狂,从职场退下来意味着他们就准备自杀了吗?当然不是!我经常观察那些无所事事,在购物商场呆坐等太阳下山,或者在咖啡店点一杯饮料就坐上大半天观望路人的老人家,生活对他们来说究竟是什么呢?我恐怕无法代表他们表达什么意见,但我知道只要还有行动能力,那就无论如何不会是自己想要的退休生活。

对于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我是不会呆等的。太阳一定会下山,即使真的那么有闲情,也不需要什么都不做,就痴痴地干等吧?我一直觉得,等待本来就是一件既无聊又无趣的事,等待一件必定要发生的事更是无聊、无趣,再加无谓。譬如死亡,人类的宿命说穿就是“死定了”,这是毫无疑义的现实,该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来,有什么好等的?生怕会错过死亡之车吗?不必那么杞人忧天吧?

今后我的投资目标是,先衡量一下自己还有什么“成本”,可以做什么就做什么,总之退休生活绝对不是等太阳下山、等死神找上门。那么,我的投资策略是什么呢?第一,多结交孩子辈的年轻人。首先别去摆长辈的臭架子,老本身不算什么值得骄傲的成就。多花点心思,看看有什么更恰当的方法把自己的经验、知识传承给年轻一代,借自己的肩膀给他们踩上去看更遥远的风景,应该比带进坟墓有意思吧?苏格拉底身边总有一堆年轻人围着,说明这不是天方夜谭,需要把握的原则就是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以及别太不把别人当一回事。第二,和自己同辈的朋友多来往。年纪越大,同辈朋友就越少,物以稀为贵,而且到了那一把年纪,大概不会再有人来找你买保险、传销产品,或招募你去当下线了吧?

这样的退休生活不至于太无聊,而且还可以从年轻朋友处多了解一些当下的社会脉动,避免脱节。投资的最终目的不就是改善生活吗?如此退休生活,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看来,是时候开始布局作最后的投资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别跑!》/林高树(马来西亚)


小时候,大人总是叮咛我们:“别跑!慢慢走。”等自己成年后,不由自主也对下一代传递了同样的嘱咐:“别跑!”

我想,中华文化是不主张匆匆忙忙的,重点是最后能够到达目的地就好。所以,干嘛跑出满身汗?慢慢走,也不差那一点时间。

跑,除了出一身汗,还增加了不小心摔跤受伤的几率。然而,不管大人如何千吩咐万吩咐,相信大家小时候都摔过,膝盖的伤疤如今或许还隐约可见。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摔跤了不起就破皮,流血,也不是太惨烈的事。但如今回想,不得不承认那终究是不必要的冒险,所以我们也告诉孩子:别跑!

可是,有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们对孩子说的是一套,自己做的又是另一套?在今天的社会,大家都忙得没头苍蝇似的,经常东碰西撞,搞得伤痕累累,有谁还记得“慢慢走”的提醒?

忙,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但是“匆忙”则更像是在跑,甚至是狂奔、乱跑,那是小孩子精力过剩的发泄,或者没有计划、不经大脑的鲁莽。如果我们还记得小时候就该懂得的道理,凡事看远一点,多一点计划,少一点冲动,“别跑!慢慢走”,那么,即使生活再忙,日子也可以过得有素质一些,至少要比老是瞎忙的没头苍蝇强。你说是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做鬼也不会大!》/林高树(马来西亚)


外公和外婆的父亲都是清朝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中榜的举人。据说在考场上两人一见如故,然后就像小说情节那样,讲好以后两家若生下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妇,若生的是两男或两女则义结金兰。外公和外婆的婚事就这样在他们出生前被决定了。

对今天的人来说,举人意味着什么?恐怕真的没太大感觉。根据以前一位教授的说法,考上举人,按规定就允许在家门前升一面旗,大家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老爷”。外公的父亲后来经营生意,大概算是一名乡绅吧?外婆的父亲不知怎么一回事,后来竟当上了蒋介石在大陆时期的私人秘书。顺便提一下,他们都是浙江奉化溪口镇的人,而蒋介石最信任的就是他的这些同乡们。

外婆小时候没有上过新式学堂,但家里请了老师来教导读书识字。母亲很早去世,父亲多数时候跟着总统南征北战,并不常在家。虽然如此,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外婆看事情的眼光还是具有一定的高度。

大约二十年前,马来西亚流行过一首福建歌《假如我有一百万》,歌词中有包括坐飞机、去夏威夷晒太阳、到日本吃寿司、远赴意大利喝咖啡和吃意大利面等等梦想。母亲对这首歌颇不以为然,说外婆如果听了,肯定要批评:“做鬼也不会大!”

那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人的梦想就不过如此,外婆会认定此君生成不了大人物,死了做鬼也大不了,充其量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喽喽鬼。

周星驰电影的经典对白说:“做人如果没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诚然,梦想是我们生活的动力,奄奄一息地活着确实跟咸鱼没多大差别。可是,既然要做梦,何不把梦做大一点?为什么是“假如我有一百万”?为什么不是一千万?或者二十六亿?假如我们有一个二十六亿或者更大数目的梦想,一旦现实上只获得一百万,虽然不免失望,但处理“区区”一百万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如果只准备一个一百万的计划,万一“不好彩”得到二十六亿的意外捐款,那问题可就大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搞不好甚至可能会疯掉!

结论是,要做梦就做大梦,不然就接受自己和咸鱼没大分别的事实,安安分分过一生就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大人物、大鬼物,平凡,也可以很幸福。(针对这种论调,只怕外婆在九泉之下要说:‘希匹!真没出息!’)

注:蒋介石有口头禅“娘希匹”,翻译成普通话即“X你娘”。“希匹”乃“文雅”版,就是“X”的意思。可见外婆气度非凡,有土匪气质。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