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画饼和画皮》/林高树(马来西亚)


大多数时候,生活总是让人感觉很无奈,大家都在指望着诗和远方。政客于是把诗和远方包装成一块饼,而政治家则除了画饼,也很努力尝试去把饼做出来给大家吃。

要区分政治家和政客不是那么简单,至少那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办到的事。读过《聊斋》的人都知道妖精画皮的故事,平时大家都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普通老百姓其实不具备条件去看穿哪件西装原来只是画的。不论是自己骗自己也好,或大家骗大家也罢,这情景实际上就是世界的真实写照。

本来就这样继续下去也就算了,不料我国前首相决心豁出去,理直气壮问大家:“有什么好羞耻的?”如果真心诚意的不要脸,你真的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让人再也分不清楚究竟你是不要脸,或者不要脸就是你。

这是继敦马哈迪以九十三岁的破纪录高龄再次拜相以来,我国又一道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奇景。

真是无言以对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投资未来》/林高树(马来西亚)


本人对投资这件事,说好听是颇有天分,说难听则是狗屎运比较好,且不管它好不好听,事实是至今已有累积六个零的回酬。这纯粹是乱拳打死老师父的经历,没什么大道理可言,就是低买高卖而已,大家都懂的招数。七位数的金钱对一般人来说可不算小数目,即使除以30年,也还是一笔可观的年终花红。然而,或许年纪渐渐大了,心态也随着转变,现在说实在考虑得比较多的已经不再是金钱游戏。

我并非刻意装清高,但金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现实,事到如今难道还看不破吗?虽然生活确实需要钱,但生活的目的不是钱。那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呢?工作吗?除了少数为兴趣而工作的幸运儿以外,多数人工作说到底还是为了钱。工作迟早有退休的一天,试问那些宣称工作就是生活目的的伪工作狂,从职场退下来意味着他们就准备自杀了吗?当然不是!我经常观察那些无所事事,在购物商场呆坐等太阳下山,或者在咖啡店点一杯饮料就坐上大半天观望路人的老人家,生活对他们来说究竟是什么呢?我恐怕无法代表他们表达什么意见,但我知道只要还有行动能力,那就无论如何不会是自己想要的退休生活。

对于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我是不会呆等的。太阳一定会下山,即使真的那么有闲情,也不需要什么都不做,就痴痴地干等吧?我一直觉得,等待本来就是一件既无聊又无趣的事,等待一件必定要发生的事更是无聊、无趣,再加无谓。譬如死亡,人类的宿命说穿就是“死定了”,这是毫无疑义的现实,该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来,有什么好等的?生怕会错过死亡之车吗?不必那么杞人忧天吧?

今后我的投资目标是,先衡量一下自己还有什么“成本”,可以做什么就做什么,总之退休生活绝对不是等太阳下山、等死神找上门。那么,我的投资策略是什么呢?第一,多结交孩子辈的年轻人。首先别去摆长辈的臭架子,老本身不算什么值得骄傲的成就。多花点心思,看看有什么更恰当的方法把自己的经验、知识传承给年轻一代,借自己的肩膀给他们踩上去看更遥远的风景,应该比带进坟墓有意思吧?苏格拉底身边总有一堆年轻人围着,说明这不是天方夜谭,需要把握的原则就是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以及别太不把别人当一回事。第二,和自己同辈的朋友多来往。年纪越大,同辈朋友就越少,物以稀为贵,而且到了那一把年纪,大概不会再有人来找你买保险、传销产品,或招募你去当下线了吧?

这样的退休生活不至于太无聊,而且还可以从年轻朋友处多了解一些当下的社会脉动,避免脱节。投资的最终目的不就是改善生活吗?如此退休生活,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看来,是时候开始布局作最后的投资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别跑!》/林高树(马来西亚)


小时候,大人总是叮咛我们:“别跑!慢慢走。”等自己成年后,不由自主也对下一代传递了同样的嘱咐:“别跑!”

我想,中华文化是不主张匆匆忙忙的,重点是最后能够到达目的地就好。所以,干嘛跑出满身汗?慢慢走,也不差那一点时间。

跑,除了出一身汗,还增加了不小心摔跤受伤的几率。然而,不管大人如何千吩咐万吩咐,相信大家小时候都摔过,膝盖的伤疤如今或许还隐约可见。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摔跤了不起就破皮,流血,也不是太惨烈的事。但如今回想,不得不承认那终究是不必要的冒险,所以我们也告诉孩子:别跑!

可是,有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们对孩子说的是一套,自己做的又是另一套?在今天的社会,大家都忙得没头苍蝇似的,经常东碰西撞,搞得伤痕累累,有谁还记得“慢慢走”的提醒?

忙,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但是“匆忙”则更像是在跑,甚至是狂奔、乱跑,那是小孩子精力过剩的发泄,或者没有计划、不经大脑的鲁莽。如果我们还记得小时候就该懂得的道理,凡事看远一点,多一点计划,少一点冲动,“别跑!慢慢走”,那么,即使生活再忙,日子也可以过得有素质一些,至少要比老是瞎忙的没头苍蝇强。你说是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做鬼也不会大!》/林高树(马来西亚)


外公和外婆的父亲都是清朝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中榜的举人。据说在考场上两人一见如故,然后就像小说情节那样,讲好以后两家若生下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妇,若生的是两男或两女则义结金兰。外公和外婆的婚事就这样在他们出生前被决定了。

对今天的人来说,举人意味着什么?恐怕真的没太大感觉。根据以前一位教授的说法,考上举人,按规定就允许在家门前升一面旗,大家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老爷”。外公的父亲后来经营生意,大概算是一名乡绅吧?外婆的父亲不知怎么一回事,后来竟当上了蒋介石在大陆时期的私人秘书。顺便提一下,他们都是浙江奉化溪口镇的人,而蒋介石最信任的就是他的这些同乡们。

外婆小时候没有上过新式学堂,但家里请了老师来教导读书识字。母亲很早去世,父亲多数时候跟着总统南征北战,并不常在家。虽然如此,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外婆看事情的眼光还是具有一定的高度。

大约二十年前,马来西亚流行过一首福建歌《假如我有一百万》,歌词中有包括坐飞机、去夏威夷晒太阳、到日本吃寿司、远赴意大利喝咖啡和吃意大利面等等梦想。母亲对这首歌颇不以为然,说外婆如果听了,肯定要批评:“做鬼也不会大!”

那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人的梦想就不过如此,外婆会认定此君生成不了大人物,死了做鬼也大不了,充其量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喽喽鬼。

周星驰电影的经典对白说:“做人如果没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诚然,梦想是我们生活的动力,奄奄一息地活着确实跟咸鱼没多大差别。可是,既然要做梦,何不把梦做大一点?为什么是“假如我有一百万”?为什么不是一千万?或者二十六亿?假如我们有一个二十六亿或者更大数目的梦想,一旦现实上只获得一百万,虽然不免失望,但处理“区区”一百万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如果只准备一个一百万的计划,万一“不好彩”得到二十六亿的意外捐款,那问题可就大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搞不好甚至可能会疯掉!

结论是,要做梦就做大梦,不然就接受自己和咸鱼没大分别的事实,安安分分过一生就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大人物、大鬼物,平凡,也可以很幸福。(针对这种论调,只怕外婆在九泉之下要说:‘希匹!真没出息!’)

注:蒋介石有口头禅“娘希匹”,翻译成普通话即“X你娘”。“希匹”乃“文雅”版,就是“X”的意思。可见外婆气度非凡,有土匪气质。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时间与难题》/林高树(马来西亚)

rbsh


当我们面临一个难关,或者需要做出一个抉择时,由于前路的不明确,常常让人踌躇再三,难以爽快地下决心。在这种时候,如果摆一个钟在面前,不难发现不论你心中有多么焦虑都好,时间的步伐其实没有丝毫改变。一分一秒,一分一秒,然后,时间到!

也许,之前你还在犹豫这次考试要不要作弊,但是时间一到,考卷交上,问题已经不成问题。也许,之前你还在考虑出卖朋友是不是符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但是时间一到,人家已经远去,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也许,之前你还在怀疑就这样上了尼亚方舟,会不会显得不够义气,对不起没有船票的朋友?时间一到,洪水来了,船走了,而泡在水里的你已经没有权利选择了。

不能预知结局并不妨碍我们把握当下时机,尝试去解决问题,或者做出一个不违背自己心意的选择。如果不去尝试,时间自然也会代我们下决定,等于我们放弃选择权,任由问题来解决我们。

孰优孰劣,我不想妄下结论,还是请诸位按照自己的性格决定吧!

摄影:黄艺畅(中国)

《寂寞不是因为没有人》/林高树(马来西亚)


早年曾在一篇文章中读到这样一个句子:“寂寞不是因为没有人,而是内心的惆怅。”

确实,跟自己和平共处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天经地义。许多人照镜子时,看的只是头发、衣服、化妆品,自己的内心世界不敢、不愿,也不忍直视。或许是因为一个无法挽回的过失,或许是因为始终未能达到自己的目标,或许是和他人相比之下自己实在有点样样不如人,或许也说不出什么真正的原因,总之就是不喜欢自己。

如果不对自己的期望太高,不要求自己去做完人,事情有可能会简单一些。凡事尽人事,那些不在自己控制范围的事,譬如对无可挽回的过去耿耿于怀实际上是无补于事的,我们能够做的是汲取教训,力求以后不再重犯同样的错误,如此而已。勉为其难接受不完美的自己,以及不如想象美好的世界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要做到放宽心,不再继续钻牛角尖。

罗马帝国皇帝马可·奥勒留曾经说过:“不得不住皇宫,索性安住皇宫。”这“索性”的心态非常可取,无非就是劝人别想东想西,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而且要做得高兴一点、干脆一些。这又跟孔子所谓的“好之、乐之”想法一致。

与自己和平共处顶多只是“好之”的阶段,当自己的猪朋狗友才是达到了“乐之”的境界。没有人陪你喝酒吗?举杯邀明月吧!还嫌不够热闹的话,把影子也拉进来一起喝!这不也很好玩吗?

别再惆怅了,这年头不流行多愁善感。走出户外,和影子一道看云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受学生欢迎的老师》/林高树(马来西亚)


以前在大学选修过一门会计课。某天课上教授提及消费心理学,他开玩笑地表示,天底下所有的消费者都希望找到“便宜又大碗”的好东西,唯有“学生”是一个例外;老师提供的知识越少,学生这一种消费者会越高兴。教授的说法固然有漏洞,譬如把学生视为消费者就颇值得商榷,不过这个玩笑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在学校里,哪种老师最受学生欢迎?一般来说,人缘好、万事好商量、上课幽默、考试打分宽松、考题容易应付、功课少,这些条件绝对逃不掉。当然,男老师相貌堂堂,或女老师长得美后似的,更是要加分。上这种老师的课,让人如沐春风,绝对不会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缘好,那是天赋,没办法的事,我们不用去妒忌。不过,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就代表是好老师吗?恐怕未必。主要还关系到老师个人的原则是否依然存在。好比大学里某些知名的“大补丸”课,只要证明买了教授的著作就算过关,其他一切随缘,都没关系。这种行径像推销员多过像老师吧?

现代教师都承受着一定的“业绩压力”,学生成绩不好除了自己脸上不光彩,还得面对上头的质问。怎么办好呢?最皆大欢喜的办法就是“泄题”,甚至发生过老师去偷考卷以便在自己班上泄题的事。这种行径可以考虑是否称得上“侠盗”?但作为老师嘛……,那就算了吧!

曾经认识一位在职上大学的朋友,她的“御用枪手”是名成绩顶多只能说是“中上”的中学生。你的眼睛没看错,就是中学生当大学生的枪手,千真万确。有了家庭孩子,还当个在职学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们虽然应该体谅,但再怎么体谅总该有个底线吧?这位朋友靠着自己的毅力和枪手护航一路过关斩将,如今已是大学毕业生。在一些行业里,具备一纸文凭就能保证升职加薪,至于学到什么倒是其次。我没去打听,不过除了老师受欢迎,相信这一家大学极有可能也会被选为最受欢迎的大学吧?

我方认为,受欢迎的老师不一定就是一名好老师。受欢迎可能是因为天生人缘好,也可能是因为毫无原则地去迎合学生,但这些实在不是作为好老师的条件啊!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