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以前的你 / 杨晓红 (台湾)


路走了有一大段,曾经遇到的人事物、亲朋好友、老师主管,甚至没什么亲缘关系却对你伸出援手的热心人士。竟管只是一句话也好,也许只是无心云,却是我的及时雨。让时光倒流,好好来感谢当时的你。

日前在脸书寻找一位大同华小时的画画启蒙老师——刘莱娇老师。发挥了福尔摩斯精神,找到老师的女儿,转而取得老师的联络电话。她是一位快80岁老奶奶了,但仍然不减其说话的快速度,充满正面能量又富有亲和力的一贯风格。和老师在电话中话当年,彼此快速复习这20多年来的成长奇遇,聊得开心投缘,还真舍不得挂上电话。

刘老师不曾当我的班导师,也不是课任老师,老师负责学校的辅导室兼美宣组。在一年级参加校内画画比赛时,老师刚好经过,对我提了一个小建议,当下我就开始喜欢这位老师。之后放学后总爱到老师的独立教室面前亮相,主动帮老师做事,听老师讲画画相关的事情。有机会跟着老师,到处去参加校外画画比赛,累积很多很好的经验。

后来虽没走画的路线,却没有离开画画。在童军团当志工妈妈,教小朋友画画,换得了许多崇拜及欢笑,乐事一桩。感谢老师当时不厌其烦的指导和鼓励,也在我迷失方向时,给予关心、支持及向善的信念。谢谢以前的妳,未来妳依然是笑口常开,幸福快乐。

绘画:作者与女儿合作作品。

Advertisements

不见不散/杨晓红(台湾)


小时,特别爱跟着婆婆,因为她有说不完的故事,历史的、她的、子 女的、周边的。大时,我也常常回来看她。她爱躺着彩色塑料绳编织的躺椅,看电视,我则躺在她柔软香香的床,和她聊天。看着,聊着,总会一起睡个午觉。

大四寒假,80 多岁的婆婆老到身体不能用,可头脑还清楚。白天主动在医院值班陪她,聊天,多看看她。婆婆说要上厕所,她双脚几乎无力撑起,整个人倒在我身上,还勉强够力气扶她,后来婆婆用双手扶着墙壁的手把,勉强完成动作。上厕所耗费约半个多小时时间,我帮忙不多。

某个晚上,叔叔家无人值班,我主动去陪婆婆过夜。婆婆患有大肠问题,无法自理大小便。凌晨,婆婆用拐扙敲打上铺的床底,把我叫醒。婆婆便便了,需要我帮她换尿布。我战战兢兢地,按照婆婆的指示,带上手套,用湿纸巾擦拭,翻身侧躺不断擦拭,到干净为止。味道是重的,量是有的。最后,完成所有工作,帮她换上干净的尿布,放下心。

婆婆不好意思地说:唔该晒啊。(编按:即“谢谢”,广东话。)
我笑着说:没什么啦。

房间弥漫着衰老的味道,未散。

我问婆婆:会不会害怕(离开 ) 呀?
她轻松回说:不会啦!(她知足 )

寒假结束,回台湾之后,我们再也没见面。

婆婆走了,不难过,我们道别过了 。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不及格的故事〉/杨晓红(台湾)


台湾小学三年级的社会课,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社会关怀,其中谈到弱势族群、弱势家庭。 担心小孩不懂,还特别解释何谓弱势家庭?比如说经济能力较差又单亲的家庭……。 儿子马上响应说:妈妈你也是来自弱势家庭啊。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儿子说的是我的原生家庭。我这才想起来,单亲家庭……爸爸缴不出房贷和学费,的确符合弱势家庭。原本我们是一个小康家庭,后来因为妈妈车祸意外走了,爸爸少了太太的看管,书读得少,没什么判断能力,不知道如何照顾三个小孩, 所以我们变弱势家庭。

我还说我妈妈当时等优惠的政府屋,等了7年,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房子,又花了毕生的储蓄装潢那间房子, 结果新家入厝,不到两个月妈妈就车祸意外走了。过了4年风风雨雨,付了4年的房贷,因为爸爸多次拖缴一个月只有马币两百多块的房贷 ,而被银行拍卖了,接手的屋主还请了三个壮硕的男人来殴打我爸至脸青鼻肿并警告我们搬家。最终,爸爸没有把妈妈的房子保住。更傻的是,爸爸还心甘情愿在附近租了只有一个房间,租金还要马币三百块的老旧房子。

听到这里,老大和老二都瞪大了眼睛并语带可惜的说:“你的妈妈好惨喔!你的爸爸好傻喔!”数学不错的老大还说,马币两万五这么便宜的房子,一个月才付两百多块房贷这么便宜怎么不要!? 后来租三百多块的老房子!?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好像不太相信世上怎么有人这么傻?

打铁趁热趁这个机会告诉小孩说为什么我们要上学读书,增长知识帮助自己有判断能力,千万不要像阿公一样傻傻的把一个家给毁了。

过了好几天,天气实在太热只好把三个小孩集中一起,大家挤在一房开冷气睡觉。老大老二兴奋又开心,灯关了后,他们还要求我先讲一个故事才睡,他们说我很会讲故事,非常好听。

我说什么故事啊? 他们说:你小时候的故事啊,我们很喜欢听。

有点惊讶他们对我的故事这么有兴趣,我只好把陈年老故事又讲一遍。这一次不讲恐怖的,讲了一些好人好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儿子的红包钱》/杨晓红(台湾)


9岁儿子问:妈妈我可以拿我的红包钱来买东西吗?

妈妈回:我帮你存起来买0056(基金股票代号),它可以帮你生股息,还可以做价差。

儿子问:0056是哪一家公司?

妈妈回:它是由30家很会赚钱的公司组成的基金,每年会配发约4%的利息,比如说你放1000块,1年以后它会给你1040块。

儿子问:那我的钱可以买几张?

妈妈回:嗯,你收的是马币,马币换成台币后,只能买三分之一张(1张股票:1000股),多存一点钱也是可以买到1张啦。

儿子问:现在买,很贵吗?

妈妈回:最近涨很高,等便宜一点再买好了。

(台湾定存利率只有1%多,台湾热钱太多,现金不值钱。所以投资股票成了全民运动,但这是有相当风险的投资方式。保守的股民可以选择证券公司推出一些基金组合,让大家来投资。其中最有名的0056是由30家高配息的公司所组成的,0050则是由台湾50家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所组成。

不想动脑筋的人,就可以考虑这两个基金,每一年除了有配息,稍微积极的人还可以做价差。)

孩子们,妈妈会帮你们投资0056,长大以后这笔钱你们就可以用来出国读书了。

儿子回:我要把我的钱用来买超大盒的乐高(Lego)。

妈妈回:喔,把你的钱拿去买乐高公司的股票好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L size人生》/杨晓红(台湾)


生完小孩,身体还保留过剩的厨余,胖朋友L来占地盘占挻久的。由于年纪大,新陈代谢变慢,所以不利厨余回收。如果平常又不爱运动,厨余只好堆肥披在身上。

拥有过剩脂肪不是一无是处,冬天时是身体的天然保暖层,与当瘦子时比较,这身上的脂肪让身体在冬天时非常温暖舒适。但如果脂肪太多,脚的负担是重的,所以会延伸出一些脚膝盖的问题,也不容小觑。

生病时胃口差,好处是顺便把过多脂肪花掉,每年一两个大病就会少个一两公斤重量,算是身体在排毒排油。病好了,提醒自己不吃回来。

虽然仍在L size旁边游走,不贪吃,少一点米饭淀粉,自自然然减重量,好朋友M就会来了。

摄影:Nick Wu(台湾)

《小孩,我慢养》/杨晓红(台湾)

dav


家有三宝以及平日在国外工作,只有周末在家的先生,全台湾只有我独自一人,不管有病无病都要带着三个小孩的情况之下,要让老大老二能多一点生活自理,作业自理,才能运作。于是,把当时国小一年级的老大外包给安亲学校看管功课。老大晚上7点多才从安亲班回家,吃饭洗澡和弟妹玩玩闹闹,又急忙地被赶去睡觉。一日复一日,两个大人三个小孩被匆忙催促之下地过活,大家心情是紧张,感觉不那么愉快。

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做大小家事、参与小孩的学校活动、处理小孩之间及各别情绪,就算有空档也累到只想在沙发发呆呼吸。长期身体存在的疲累以及来不及复原却不断被消磨的意志,无暇顾及之。这样还不是最糟,老三刚出生,老大可能长期没有得到妈妈的关爱,情绪常失控,每天几乎大发脾气,功课也乱写一通,自暴自弃,相当棘手。

继续这样庸庸碌碌地养大他们必有问题,为了抢救孩子,须放慢步调。外包的安亲课停掉吧,让孩子回家自行完成作业,自己练习安排作业和玩的时间,加上没有课后作业的课外运动以宣泄体力,以及多一些与孩子独处,聊运动、聊电影、聊宇宙、聊昆虫,甚至试着让他们了解爸妈的处境以及我非常爱他。渐渐地他回到轨道中,无论情绪管理、同理心、学习态度和功课都有起色,而且逐渐可以独自把功课做完整,以及搞懂考试前的复习是可以帮助考试得高分这件事。

父母必须暂停自己喜欢的活动和额外的工作,真心诚意陪伴孩子,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且很耗时的事。过来人说,趁他们在青春期以前,将亲子存折多存一点爱在𥚃面,日后才能提拨一些出来使用。

呼!好不容易把老大拉回来正常一些,现在轮到老二,她是玻璃做的女生,由于妈妈对她长期放牛般的教养,形成自我中心主义甚高。没有别的,就只有一招,耗时但有效的“陪伴”打天下,结果如何下次再分晓。前面提到身心俱疲的自己?算了吧,先打完这三只怪兽再说。

摄影:黄艺畅(中国)

10月31号贴文二之一:《你的爱丽斯往哪里走?》/杨晓红(台湾)


到兔子洞里去,是疯了吗?你也在这里,你当然也是疯子。事情大部分不黑白分明,是灰色、是浅灰、浅浅灰、比较白的灰、铁黑灰,百百种。

气势高的三寸毛虫迫问我是谁?这一题,我有时候知道,有时候不知道。忘了牠说要吃香菇的左边还是右边,能变大或变小,想要成为什么样子的谁,怎么拿捏调配大小颜色,自己看着办。

大嘴猫咪,我该走哪一条路?走那里有傻得可笑的兔子,而另一边是疯到不行的帽客。如果不知道怎么走,就一直走一直走,总是会走到目的地。只是路途中疯子多,要小心。

叩叩叩,门里的人怎么不开门,门外的人怎么不自己进去。梦想的门,请自己开门进去。注意,这里盛产牛鬼蛇神,感觉怪怪的时候,请夺门而出。

好奇带去喝下午茶,却忙到一口也没喝到,安慰说:这没什么比一无所有好了,你能拥有的更多。要拥有什么,各凭努力,留意贪心在虎视眈眈。

呵!我是谁?我该走哪一条路?我该做什么?非得要有个说法、下定义、给个理由、趋吉避凶,不累死才怪。不如不要什么大道理,就选择自己最舒适的方式往前走,享受单纯的路途风光。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