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李淑娴(马来西亚)

如果母亲看到我在写遗产,她一定说:“大吉利是!”

上一代的老人家对遗嘱、遗产都有禁忌,好像是说到,或甚至看到了这两个字,厄运将会降临。

二十多前的一个情人节 (为什么是情人节? 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刚好,恰巧,在对的时间遇到应该做的事而已),我签了张死后捐赠器官卡。是的,不是白金卡 ,不是无上限 unlimited credit的黑卡,只是张器官捐献卡。当时除了我和姐姐外,身边的朋友都对这举动有恐惧,有意见。而对我们来说,这只不过是生前没有意义,死后有点意思的事情罢了。 (当然,如果到时候我的器官还有运作功能的话!)

再过了不久,这捐献器官好像开始“流行”了起来,很多人对这一举动都不再有恐惧感了。(对中国人来说,死无全尸是不吉祥的。相信我,人死后,看到的都是魂,很不容易才给你看到全身,所以是不是全尸是不重要的)

那时,我已经在写遗嘱了。工作需要,常要出国,写遗嘱只是不想有意外时会带给身边的人麻烦,有个“指示”会省事很多。有朋友说“你才几岁,写什么遗嘱?”“死亡是不分年龄的。”

有时在想,会不会是自己想得太多,想得太快? 性格使然,没有办法。

那是不是现在会想遗产的问题?没有,我还不知道有没有遗产留下呢!死后再来托梦吧!

退休之“灵感”/李淑娴(马来西亚)

第一次见到他们,应该是我3-5岁时。

那段时间,经常生病,一生病起来连续好几天都不会痊愈。一次发着高烧,整天躲在床底下。母亲要拉我出来吃药,无论怎样我都不肯出来。

“他们来捉我了!”每次我都恐惧的喊道。

“谁?”吓到母亲了。“他们!从窗口爬进来了!有波浪!”我语无伦次,有一句没一句的说。

那时,住的是组屋,谁可以从窗口爬进来?当时妈妈以为我发高烧,把脑子烧坏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这件事情,但是“他们”长什么样子,我已经没有印象了。

9-10岁时,也是发着高烧。家人都去夜市逛了,我一个人在家。不久,恍恍惚惚的看见有个人影“浮”在沙发上。是的,一个长得像弥勒佛的“人”浮在沙发上对着我笑。“浮”,是因为我看不到他的下半身。我害怕得拿起了身边的一把尺丢了过去。神奇的是,那把尺竟然很诡异的转了个90度,跌落在另一边,而他还是在那儿对着我笑。

家人回到时,只看见我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

“他们又来了!”这一次,我看得很清楚,也记得很清楚。

第二天,我的高烧竟然退了。

后来,陆陆续续的见到影子上下楼梯,有的蹲在路旁的油棕园/橡胶园里、停车场,我都视而不见,不那么害怕了。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都不靠近,尽量避开。

再后来,我嗅到花香了。独特的,难以形容,让人神往的花香。当然,嗅到香味,也不能避免的嗅到恶臭,腐臭味。对这些只有我,而身边的人都嗅不到的味道,我也都处之泰然,不露声色。(某一次的尸臭味,忍不住想吐,结果生病了3天)

再后来,我的“灵感”再升级了,他们入梦了。

他们有话要说时,都会在梦里告诉我。有时是一对幽怨的眼神,有时是无奈,有时是要我传达一些话。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帮不上忙,我没有法力啊!

我害怕吗?当我半夜惊醒,发觉床边站着个影子看着我睡,我还是怕得不敢睁开眼睛的,只能对他说:“你走吧,我帮不了你!”

下次应该说:“我退休了,你走吧!”

  • 摄影:李淑娴(马来西亚)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而不休/李黎(中国)

退休/李淑娴(马来西亚)

12岁时在想,等我18岁时我一定要自己搭车去旅行。从小妈妈管制很严,甚至别人家小孩在玩耍时,我们都被锁在屋里,只有看的份儿。

18岁时在想,30岁时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结果30岁时,还是跌跌撞撞的在拼生活。

30岁时在想,我50岁时会在那里呢? 50,仿佛是一个离我很远很远的数目……远得近乎眨一眨眼就到了。

50岁时有想过几时退休吗?没有,真的没有。

反而50岁时还在想着要开始好好锻炼身体,要work-out, 要减肥,要吃多点好吃的……这些都应该是30岁时想的吧?

发觉自己都不会活在当下,18岁时应该要多交几个男友,才不辜负青春,真蠢!(当然,只有在50岁时才敢这样想,这叫马后炮)

所以现在都不会去想什么时侯要退休,退休后要怎样,都不去想。喜欢现在的工作,感恩现在的生活,希望可以保持现有的魄力,吃想吃的,见想见的人,已足矣。

退休,希望那是很遥远的事……(可是,很多时候,遥远就在一瞬间)

(发梦ing……如果在英国生活,有能力的话,我会提早退休,天天泡在酒吧喝酒看书。为什么是英国?因为喜欢那里酒吧的装修佈置,而且人家的酒便宜很多呢!)

  • 摄影:李淑娴(马来西亚)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年生活不宅在家/驴子(马来西亚)

高材生/李淑娴(马来西亚)

有一段时间,我做过货仓促销(warehouse sale),那就是十多个商家连合起来合租一个大仓库或是体育馆,在短时间内,通常5-7天,做个促销活动。一般上,可以吸引不少的顾客,也可以清些旧货,一举两得。

有次,人手不够,我把补货送到后,就蹲在地上点货。正准备把打好价钱的货排好时,身后有把声音:“啊,尊孔的高材生呢!”

高材生,这在说谁呢?

我转过头一看,一张似曾相识,我曾经认为全校最漂亮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你不是理科班那个高材生吗?怎么在这里做part-time?”

一向毒舌的我竟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第一,我不是高材生;第二,已经N年不曾听说这“高材生”一词;第三,part-time?(后来想想,也算是,因为我只是周末或假日来帮忙,平时都有工作)(再后来,再想想,也不错嘛,原来我是高材生,而且N年过去了,我样子没变,她还认得我。以前我们连点头交都算不上)

当时人很多,也忙不过来,我只是笑了笑,继续忙我的。对于她那鄙视的语气和眼神,我真是无语,也不知道要给她怎样的反应。

过了两天,靓女又来了。这次,态度180度转变。“哎呀,你的货很漂亮,我很喜欢啊!我买有折扣吗?”

看,这才是高人,完全没有羞耻感!(同事小妹说:这人来打听过你了,原来她也在这里‘摆档’)看来,高人前两天的那一番话,他们都听见了。

“我不能给折扣啊,我只是part-tme,没话事权呢!”“你真会说笑。”(实在是高人)

促销结束后,我也帮忙打包收货装箱。她又来了,“怎么你也要动手 (帮忙装箱子)?我都给工人做呢。”我真是遇到高人,不知道她是单纯,幼稚,还是要炫耀,她说的差不多每一句话,我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再后来,也有遇过她几次。有一次,她又问”你怎么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如果她是男的,我真会怀疑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我一整天都没说过一句话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每一次我都会想到这句,和一个你不喜欢的人说话,是一种折磨。上天给了她很美丽的面孔和身材,可惜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回看到”高材生“这词,我都会想起这一段经历,想起这个人。那是我人生中很好的一段经历,虽然辛苦,但是值得。

  • 摄影:李淑娴(马来西亚)
  • 主题:刻板印象
  • 上一篇文章链接:刻板印象/耳东风(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