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之后》/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有一种在我们那个年代相当流行的说法,“激情之后,还有柔情”。所有童话都在王子与公主的婚礼后嘎然而止,之后呢?他们的爱情在婚后还能保温多久?他们会互殴吗?或者,健壮的王子会出手打老婆吗?漂亮的公主会送顶绿帽给王子吗?各种可能性眼看就要导致一整个童话世界彻底坍塌,幸好有识者适时出手相救;“激情之后,还有柔情”成了及时雨,大家顿时松了一口气,觉得生活继续幸福下去还是可能的。

心动和激情具备了同样的非理性或感性元素。如果心动之后虎头蛇尾,不了了之,那倒也罢了。万一心动之后,马上采取行动,最后还得其所愿,接着重点问题来了:然后呢?

感性出发,如果要以理性来结尾,恐怕煞风景的几率会相当高。一把琴好不容易得手了,一只白鹤千方百计抓到了,可是老子我既不会弹琴,又不会养鹤,那么最“理性”的方案即使不是焚琴煮鹤,相信也差不了多远。这无疑又是另一种让人绝望的结局。

参考“激情之后,还有柔情”的出路,我大胆提出“心动之后,还有欣赏”的建议。欣赏可以是感性的,也可以是理性的,两者兼而有之亦无不可。只要还懂得抱着欣赏的态度,起码琴不会被毁,鹤不至于被煮,最初为之心动的初衷也没有违背,一抹淡淡幽情,却清楚地把人兽区分开来。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提醒,不过还不是我个人最关心的。我更关心的是,如何在这丛林社会中,维持人文最后的底线,不论是采用感性或是理性的办法,重点还是在于突出“人性”的光辉。现代社会最教人受不了的就是那种人不人,兽不兽,妖不妖的灰色暧昧,以为个人就是宇宙中心,任何事物都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心动之后怎么办?凡事都尝试换位思考一下,再回想一下当初心动的原因是什么?即使如今连欣赏也做不到了,但只要把握好人文的底线,相当于说明我们的后续行为将上不愧祖宗,下无愧子孙。余者,就随它去吧!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因为心动,所以消费?》/郑嘉诚(新加坡)


根据汉语词典,心动的其中一个意思是“产生想做某事的念头”。若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或许我们可以理解为动机/动力/诱因 (Motivation)。虽然说从经济学角度看,不管是个人或是政府,都会有无可避免的自发性消费 (Autonomous Expenditures);即使完全没有收入,像是衣食住行等一些基本消费,是无法避免的。

因此,在商业世界里面,如何让消费者心动,进而选择购买其服务或商品,是一个商业模式或企业是否成功的关键。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却处在一个很尴尬的情况,大家和正常人一样,都希望和喜欢消费,但平均RM2500 的大学生起薪,却让很多人成了月光族,勉强才能少有积蓄。

根据2012年马来西亚申请破产部(MdI, Malaysia Department of Insolvency)报告指出,车贷(25%)和房贷(13%)是马来西亚最多人被申请破产的原因。 35到44岁是最多人破产的年龄层,25 到34岁则为第三名。虽然背后有政府无能、无力控制房价飙涨,和实行夸张的汽车进口税导致的种种原因,但是了解为何我们会心动,或许至少能加强我们个人财务管理的能力。当我们还无法换下无能的政府之前,财务方面能做的也只有好自为之了。

根据经济心理学的分析,介于20 – 40 岁的青壮年(Young Adult), 他们消费的动机有以下三种:
一、 归属需要。 企业创造的各种服务与产品, 让消费本身提供个人有机会能与亲朋戚友接触,像是去某个咖啡馆和朋友喝下午茶,到电影院看电影。与朋友购买相似的事物和进行类似的消费行为也能让个人附属于一个群体。

二、 独特身份的需要。企业的广告总是告诉个人,购买和拥有了某某产品,你就会有了某特质。例如,如果你买了苹果手机,好像就特别高级、独特、简约风,你就好像和买了其他手机的人有所不同,但其实很多功能其他手机也能办得到。法国著名哲学家与社会学大师让·波德里亚 (Jean Baudrillard)在1970年代时,提出我们现代社会里各种“需要”是被建构与虚构出来的,有些东西我们其实并不需要。

三、 独立需要。消费让我们感到经济上的独立。例如,我们可能会开始买自己想要的车、房子、包包、鞋子等等,象征我们已经有能力不用再完全依靠家里了。

个人觉得对于“独特身份的需要”对财务规划来说是最致命的,因为我们常常为了要感觉与众不同,因而买了很多奢侈品。我们被各种广告与宣传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驱使而心动,相信这些购买行为真的能达到广告中所说的境界。

在波德里亚的《消费社会》里,有讨论到一个小故事,是说有一个岛上的土著常看到白人在空中开的飞机,觉得很迷惑,很想拥有,可是怎么做呢?他们的方法就是用树枝与藤条制造了一个假的飞机,模拟了一个飞机场,期待有一天真的会有一架飞机降临。这个比喻是想说明,在消费的个体,就像是岛上的土著,以为虚构了一个飞机场,就会有幸福降临。

虽然换上有能力的政府更可能在国家经济政策上有重大改变,进而惠及小市民,但在还无法改朝换代的情况下,也只能做好财务规划,分析与了解自己的购买行为,好好控制冲动。毕竟,若不幸继续生活在差强人意的政府统治底下,就现实些,别虚构机场,以及期待幸福降临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心动》/耳东风(马来西亚)


想问老编经营这个人文网站,是一时的心动,还是考虑了许久才行动?

喜欢一个人,进而追求,是一时的心动,还是问了自己千百遍后的行动?

一时的心动,过后不经一番深思熟虑的行动,往往事后反省得到的结论是,原来那是不该有的一时冲动。

是心动或冲动,是无悔或后悔,有时是看事情的时间长久,以及后果的严重性而定。如果不影响我们以后的生活(或者,生计/生命),那么,心动还是冲动所导致的后果即使是负面的,也不致于让我们后悔,甚至会有“如果我不这样这样,以后会更后悔”的自圆其说的美好感觉。但是,如果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伤害,伤亡惨重,心动之后冲动的行动,肯定最后是不停的后悔、忏悔。

历史上多少君王为了美人断送江山,就算他口硬对着群众说不后悔,夜阑人静时,也免不了对自己的冲动自责。所以,心动或冲动加上行动,字眼上的差别,已经带出了日后的结论。

自己投资股票,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一时冲动,买了就跌,或者卖了就大起,好像不小心犯了一夜情的错误。日后很想做的投资,其实是买了就不卖,跟它结婚了,日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过,像老编办此文汇一样,厮守3-50年,再回头,它还是像初时一样美丽,我还是一样心动。

 

 

摄影:Nick Wu(台湾)

附:为什么有《学文集》?以下三篇文章有提及缘由:
https://goo.gl/mAEkqu,https://goo.gl/EzkHxN,https://goo.gl/ScH7bG

《繁衍冲动》/江扬(丹麦)


我们今天时常感叹爱情已失去了它原本的纯粹性。闻名遐迩的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里,每逢周末成百上千的年迈父母来此蹲点,替子女物色合适的结婚对象——一把把撑开的阳伞上贴着一则则精心打印的个人宣传页,赤裸直白地标注上学历、职位、收入、资产等若干属性。更有细致得如同发达国家的移民政策一样引入打分制,通过各项指标的比照,每个人都能在这条等级分明的鄙视链中掂清自己的位置。在交配市场上,每一个拥有繁殖能力的人都被包装成待价而沽的商品,接受着当下最世俗、最势利、最挑剔的眼光的检视。令人心动的爱情,不过是交配欲望的最外层包装纸。

这当然太不纯情了。对文学家来说,爱情是某一瞬间的内心悸动;是卑微到尘埃里开出的花;是交汇时绽放的光亮;是“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编按:沈从文在追求张兆和时写的情书中的狗血文句,当时张兆和完全不理这位怪叔叔)。古往今来的颂歌使我们深信爱情理应纯洁不含杂质,神圣不可亵渎。相爱的人要冲破阶级门楣,扫清一切障碍,甚至不惜为之献祭,方能捍卫他们心中光芒万丈的理想主义。人在年轻时总怀着一腔热望,急于嘲讽、批判他人的世故和现实,及至躯壳渐衰,才发现自己的立场也不那么有底气,因为生活终将教人认清:爱情转瞬灰飞烟灭,如电光石火。

童话的结局定格在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旧式的才子佳人小说的爱情套路永远是,落难公子中状元,奉旨完婚大团圆。他们的抗争以阶段性目标的达成而告终,但在此之后,没有人深究他们是否会因地域、阶级的巨大差距而三观不合,是否会出现婆媳矛盾,带娃纷争,是否因朝夕的相对而审美疲劳,心生厌倦。故事可以在最美好的时刻嘎然而止,生活却没有休止符。人们期望人生若只如初见,而真实的世界往往是一地鸡毛狗血。《围城》里说,无论和谁结婚,你总会发现你娶的不是原来那个,而是换了一个人。《梁祝》如果不化蝶恐怕也要日复一日为了五斗米而奔波,为了烦冗家事而操劳。在沉闷的生活里,心口的朱砂痣已悄悄沦为墙上的蚊子血。

但我们与其将这一切归咎于生活的泥沙俱下,倒不如说爱情的消磨殆尽是人生必然。人性贪婪又自私,复杂而易变。热恋时说着连自己都要感动涕零的情话,到头来却什么都没能兑现。当初的誓言未必不发自内心,只是时过境迁,当被多巴胺冲昏的头脑逐渐清醒,爱情便走下了神坛,人终究要重回理性,或者说是重拾喜新厌旧、趋利避害的生物性。况且在漫长的一生中,人的感情将有不计其数的机会去面临贫病、灾祸、意外以及诱惑的考验。尤其在放飞自我、追求自由的现代社会,与其一同承担命运的捉弄,不如一拍两散另寻新欢。

对上一次爱情的怅惘无法阻止下一次的心动;即便对爱情失望,人生仍然充满各式冲动。本质上说,爱情也好,婚姻也罢,都是对于人类最根本的繁殖欲望的心理体现。甚至于人生的所有生命冲动,都可以归纳为对于自身的生理DNA或者文化DNA的繁衍需求。死亡,是人类的永恒宿命;繁殖,则是死亡之前的神谕使命。造物主将这样的使命编码储存在我们的潜意识深处,使得我们每一次心动,都是一次嗷嗷啼叫的交配讯息。只不过比起一般生物来说,被形而上启蒙过的人类拥有比传播生理DNA更加“崇高”的冲动——对于文化DNA的繁衍。这是教育家为何广收门徒有教无类、艺术家为何呕心沥血求取受众、企业家又为何衣食无忧仍然疯狂扩张的原因。这都是他们的文化繁衍冲动。人人皆有这样的心动与冲动,人人都碰的头破血流。这与在现实中易逝的爱情相似,能成功存活的总是少数。王小波警示到,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无能。这一方面肯定了人生最大的心动就是“有能”去大量繁衍,另一方面也揭示了“有能”只属于少数的幸运者。总而言之,欲望导致心动,但成功的名额从来有限;如果心动无法满足,就只能习惯心痛。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熬鹰》/李光柱(中国)


不要吓小孩子。小孩子总是把吓人的事梦得十分真实,以至于人们相信小孩子能够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小时候在电视故事里听说了熬鹰之事。很长时间都睡不着觉。一睡着就梦到自己化作了鹰,被猎人熬着不让睡觉。想赶紧醒来。

《老友记》(Friends)里的Rachel进入了Ralph Lauren工作,为了讨老板欢心,开始学吸烟,被Chandler和Monica发现。
Richal:‘All right fine!But I had to. I had to do it for my career!’
Chandler(曾经的老烟枪):‘I wish I had to smoke for my career…’
Monica:‘But it’s so gross!’
Richal:‘It’s not that bad, you know? Yeah my tongue feels a little fuzzy and my fingers sorts of smell… I actually feel like I could throw up…’
Monica:‘Can you hear yourself?’
Richal:‘I know. I’m sorry, I’m sorry… I’m not myself. I smoked like half a pack. I feel a little shaky and a little weird…’
Chandler:‘But you gotta push past this,okay? Because it’s about to get so good~’
是的,熬过一开始的不适应,接下来就是快乐无比了。

好久没有读一本真正的书了。自进入岗位以来,每月得到一定剂量的薪水。曾以书为食的我,几乎忘记了读书是什么感觉。有的人能活到100岁,有的人只能活到30岁。生命,完全是一种精神力量。而我的精神在枯萎。也许,做每件事,做每份工,一开始的时候,都像熬鹰。都像吸烟。都像吸毒。要经过一个漫长的不良反应阶段。熬掉你所有的性子。熬掉你过去所有的良好感觉。熬掉你的格调,熬掉你的灵魂。接下来,就是快乐无比了。

在下班之前,我决定读一本曾经深爱的书。刚翻了两页便喜极而泣。我嗅到油墨书香,抚摸着丰满的字迹,听到笔划的呻吟,舌尖渗出水来。这是恋爱的感觉。我的“小和尚”又抬起了头,睁开了眼。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关于熬鹰:https://goo.gl/zD6J6T

《凉风信幡》/刘明星(马来西亚)


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非是禅房无热到,为人心静身即凉。
——苦热题恒寂师禅室

荷雅金(Hyacinth)与阿波罗的掷铁饼嬉戏为西风(Zephyr)所妒嫉,用力吹拂阿波罗掷出的铁饼,不偏不倚击毙荷雅金。他的血沁入泥地长出风信子。
——希腊神话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六祖坛经》

据说心静自然凉出自雍正辑录康熙的《庭训格言》,这话用物质主义的科学观解释也并非全无凭据,但是把你丢进阿鼻地狱,那时心脏不跳动了,凉吗?所谓的心动心静,大概不是指心脏是不是在有规律的膨胀收缩。譬如一听到亲人出了意外,心就凉了半截;或者获悉仇人被祸害,顿觉心都凉了,这两者的温凉并不是温度计的刻度。

梁启超自号“饮冰室主人”,文章集合作《饮冰室文集》,想必他的书斋就是饮冰室。为什么饮冰?《庄子·人间世》:“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那是要消除内心的焦躁时刻提醒,可不是我们的可乐加冰啊。

当你信心动摇的时候,那是不是坏事呢?如果是错误的信条是好事,反之亦然。信心动摇是不是心动或者动心呢?似乎不。依我看,心动在广东俚语有“起痰”一说,庶几近之。

说到广府人,不如听听地水南音,才子佳人的故事,瞽者弹唱的《客途秋恨》:涼風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生存还是毁灭,是不是个问题?》/野子(马来西亚)


生存还是毁灭,在绝大多数时候,对绝大数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一般人更关心的问题是今晚吃饭还是吃面?开伙还是外食?点中餐还是西餐?诸如此类,虽然关心的层面明显不够高大上,但问题十分切身。

因为切身,所以这些选择终归都是一个心动不心动的问题而已。选择西餐不会是由于《黄历》指明今日“宜吃西餐”,而只是自己在刹那的心动,然后就这么顺水推舟地解决了。日常生活中多的是这种例子,依照“心之所欲”来作抉择,生活显得随兴、写意;生存还是毁灭的严苛选择,一辈子也不一定碰得上一次,我们凡夫俗子需要那么认真对待吗?谁想当伟人就交给谁负责去思考好了,我们继续过我们马照跑,舞照跳的日子。

日子一久,随心所欲已不见得还会触及心动,生活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淡然,甚至漠然,仿佛是隔壁邻居家的事。再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天觉得活得有点腻了。这个时候,生存还是毁灭,遂成了一个合理又适时的切身问题。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维持心动的能力是必要的。不时对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投入一点关切,凡事心如止水实在产生不了心动感觉,有心动的生活才算活着,而非仅仅还没死。随心所欲或漫不经心的生活方式可以用在一时,却不宜用在一世,它容易导致我们在生活中迷失自己。生活还是得多少花点心思,才容易看得见它的美好,才不至于腻得要去思考毁灭自己的问题。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