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树应考的女孩/山三(马来西亚)

为了取得更强的网络连线而爬树应考的YouTube视频——《在树上24小时挑战(“24 Hours On Tree”Challenge)》经传开后,曾一度引起高度关注,甚至是大马内阁两位部长级人物站出来批评该网红——来自沙巴山区的薇薇奥娜(Veveonah M.),指责她为博点击率而造假。尔后,这“造假”消息经其大学及同学证实,薇薇奥娜当天确实有线上考试,立即打脸部长不明由来的“批评”。

薇薇奥娜的《在树上》除了把大马网络普及率问题拱上台面之外,也道出学校要推行线上学习的难度及挑战。换言之,大马大多数(政府)学校及家庭并无法操作线上学习,更别说线上考试!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当儿,大马学校被迫停课,但又不能耽搁课程进度,所以只得“硬”落实线上学习,让学生宅家学习。问题是,不是每一位学生家中都可以连线,也不是每一位老师能很快适应线上学习的形式,这包括录制视频、制作电子课件/练习题,同时,老师还得天天通过手机WhatApps/社交网站追踪及上报学生们的学习进度!

另一方面,对家中有网络连线的孩子而言,线上教育资源多不胜数,尤其是外国上载/制作许多与“在家自学”课程相关的教学视频,唯缺少本地色彩,需谨慎筛选。所幸,大马有一些教师在学校停课期间自主(也可能是学校安排)“组队”、以及一些(私人)学校或补习中心及时制作了与教科书对应的教学视频并上载YouTube,惠及大家。其中一些视频还挺专业及创意,如“学到”、Teacher Kon、Cikgu Tan……说实在的,这些教学视频还真是及时雨,“帮助”家长教导孩子写作业的同时,也提高宅家学习的趣味性。

相比之那些拥有上千万粉丝的网红,这些大马教师们的视频也许只是小巫见大巫,但确也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教师们发挥创意、尝试录制教学视频,以及修整自己专属的教学部落格/面子书,搞不好很快就能冒出几位大马教师网红。我挺期待的!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红/耳东风(马来西亚)

政治这玩意儿/山三(马来西亚)

      大马人估计都知晓刚刚落幕的沙巴州选举,虽不一定关注,但确实是一件国家大事。先说说这州选举因由:沙巴州前前首长阿曼(天秤阵营)因涉嫌贪污案获无罪释放后,他回家越想越不甘心。因此,他极力拉拢了几位执政党议员,总算凑足多数议席,准备来个重新洗牌。岂知前首长阿益(帆船阵营)没等他进门,抢先解散州议会,所以才有了这“迫不得已”的州选举。

      州选举结果,天秤加大红花阵营取得简单多数,勉强取代帆船阵营成为了执政政府。事因朋友的朋友(下简称阿有)与圈内一些人关系匪浅,才有了以下独家访谈:

阿有:恭喜1号YB,获选为州议员!

青蛙1号:哈哈,好咧!

阿有:令我好奇的是,您当初为何要跳槽到天秤队呢?

青蛙1号:有钱拿咧,两千万!

阿有:你不怕选民唾弃你吗?

青蛙1号:怎么会呢?我从阿曼手上拿到钱,再把百分之十的钱分给我那区的选民,你看,结果我还不是胜选!

阿有:哦!也是!那阿益说您们就像很容易被收买的“手工艺品”,您怎么看?

青蛙2号:别跟我提起那个阿益!明明说好了让我家阿忠来做那个项目T,他却再三展期,最后却让他的人拿掉项目T,你说气不气人?

青蛙1号:什么TMD的手工艺品?手工艺品能吃吗?要我说呀,阿益的帆船只不过是我们的一个玩具,这玩具若能生财,既喂饱大家,也能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当然会留住它。反之,帆船破洞了,我当然另找一个有价值的玩具来玩啦。

阿有:这个嘛…天秤之所以比较有价值,那也是来自人民的钱,你这么做良心过意的去吗?像2号先生您以独立人士的身份竞选,现在却败选,不后悔吗?

青蛙2号:政治没所谓忠诚与否,当初我支持阿益,因为他答应会帮助我那区发展,结果等来等去却不见发展,发展需要钱呀!正好阿曼找上我,所提出的条件正合我意,我当然接受!至于最后败选,那就等下一届再卷土重来吧!

青蛙1号:年轻人,这你就别傻了!廉洁的政治纯粹是理想国的说辞,像前财长阿英哥虽自称在位时没吃钱,还帮政府省下许多工程项目的钱,但一旦被拉下台还不是被种种贪污罪捉去。你说他后悔吗?

阿有:啊?您是说政治与廉洁无法划清界限吗?

青蛙2号:依我看,政商勾结才是硬道理,一起捞钱,再挪一部分钱发展基础建设,或派点毛头小利给人民,只要有利益挂钩,人民才不管什么鸡什么曼贪污的事!最重要钱入口袋,袋袋平安,生活和和美美呀!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女儿的大玩偶/周嘉惠(马来西亚)

孩子的潮流/山三(马来西亚)


我自认绝非潮妈,但偶尔或无意中亦会追随潮流,只要能力范围内,增添一些“谈资”,让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也不错的!对自己如此,对孩子也一样。

先说才八岁,小男生们的潮流多数来自于英雄大侠动画片,如Avengers、蜘蛛侠、奥特曼、变形金刚等。而这些“永不过时”的潮流也延伸出许多周边产品,我会迎合他的喜好,为他购置蜘蛛侠的睡衣、书包、帽子、有咸蛋超人的贴纸书……有一阵子,他喜欢“植物大战僵尸”这玩意儿,我在淘宝时“顺带”淘了一款僵尸人物的乐高,这就让他乐上了好久!

至于才五岁,上学后最先留意的就是朋友的发饰,有时,她会说甲同学戴了粉色皇冠的发箍,乙同学的发夹是独角兽(晶片)图样、丙同学用了什么式样的绳子绑了三个辫子……爱美是人的天性,好吧!我这当妈的仔细聆听并蒐集她的需求所在后,大致上掌握了现下小女生流行的是什么,所以挑些公主样式的裙子、《冰雪奇缘》的贴纸书、独角兽的发箍、还让她自己选了独角兽造型的生日蛋糕等。

与此同时,我们不一定是跟风那一伙,我们也可以是带动潮流的那一位。记得有一年生日,外子朋友送了才八岁一套《七龙珠》漫画,他难得很专心地追完整套书,然后很兴奋地复述书中的人物背景、有什么超能力、使用超能力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听他说得那么起劲,连带我和才五岁也跟着看这套漫画。待他向家中每一成员说了一遍后(那已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拎着袋书说要借给邻居看,令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带动能力!

潮流嘛,可以是大众化喜好的表示,也可以是小众“独特”偏好,最重要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朋友圈/亲友团里聊一块儿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知时务/刘明星(马来西亚)

“孤家寡人”的独白/山三(马来西亚)


今天下班回家,家门深锁,噢!我这才想起你和小瓜们去了外婆家,这个星期我都是孤身寡人!我难得安静地看完《新闻报报看》,舒服地洗了个澡,老早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一觉醒来,一屋子异常地宁静,静得我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流放在一个孤岛(虽然情况差不多)。像往常那样,我出去吃早餐,茶餐室老板问我是不是像平常打包炒面之类的,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直到结账时我才又想起你们都不在家,我打包这些给谁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是周末,要没什么事,我多数时间都是赖在家,划拉手机看时事八卦、和小瓜们嬉闹,或陪看一些儿童节目、YouTube视频、打打游戏、等吃饭……总觉得时间很快就过了。可是,今天我划拉手机、打完游戏、再看了YouTube视频,歇了一会儿,一看时钟,竟然还没到午餐时间。午餐嘛,懒惰出外食,就煮了个方便面加蛋,简单解决了一餐后,只好继续半躺在沙发打游戏、上网找了一部电影看,看着看着竟睡着了!

到了晚上,我竟然失眠了,都怪自己白天睡太多。静寂的夜晚,偶尔传来几声蛙鸣,我开始想念儿子的聒噪声、女儿的撒娇声,孩子们追来追去的欢快声,还有你的唠叨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连续五天三餐外食后,我突然觉得外面的食物怎么那么咸、那么重口味,我开始想念你的两菜一汤,虽然有时下盐少了点,但总算是健康“住家菜”。晚餐和老彭吃的,我一想到家里空荡荡的,又没什么节目,就答应和他续摊喝几杯。

几杯下肚后,原本以为有助于入睡,岂知酒醒后头晕,还差点儿撞破头,绊倒自己的原来是我的西裤,我这才“惊觉”已经五天没洗衣服了,家里乱糟糟的!噢!妈呀!我想到明天你们就回来了,脑袋立刻清醒过来。今天的首要任务:洗衣、打扫、收拾一下屋子,为免被你念足三天三夜,必须,马上行动!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库庐瓦歌/刘明星(马来西亚)

服务的温度/山三(马来西亚)


自从为家中才八岁及才五岁报了几项中国网课后,现在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评价课程及老师,每上完一节线上直播课(三十至六十分钟)后即鼓励家长做的评价,或提出意见,以改善下一节课的教学素质。为方便家长,每一项都有一至五颗星星让家长点选,一颗星是非常不满意,三颗星是满意,五颗则是非常满意。

最近出了个对辅导老师(相当于班主任的意思,处理学生课前课后的事务)的评价,其中一项是“服务温度”,这词儿特别有意思。此话怎么说呢?一般上,人与人接触,我们可以从他的外型装扮、肢体语言、应对方式、反应快慢等来判断此人的服务是热情的、暖心的、冷漠的、亦或是敷衍了事的。换言之,服务温度高就表示很积极、非常周到;反之,服务温度低就是冷漠、令人不满意之意。

至于线上的“服务温度”,少了面对面的接触(顶多是语音通话),那该评些什么呢?举个例子:我提出疑问给辅导老师(以文字输入方式),他能否及时回复,还是隔了半天才回复?要知道网络世界讲求的就是速度,所谓“及时回复”就是在一小时内,若能一拼解决问题就更好了!他的反应快,表示他重视我的问题,也让人感觉他的积极性、想尽快解决我的问题。若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那之后他会不会主动说出进度,亦或是干等着,这都要列在评价范围内。除此之外,信息传播的准确性及适时提醒也很重要,如:学生做练习得分数机制、暑假短期课程详情、上课时间调整、课程即将涨价等。

总而言之,服务温度冷热因人而异,过激也不好,最重要恰到好处、让人感觉温暖舒服,而非机械式的招待动作,或冷冰冰的(文字)对话。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仅仅是温暖/李黎(中国)

我看的书/山三(马来西亚)


记得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我在朋友圈上po了一张儿子在看漫画《七龙珠》的画面,有位友人立马留言说:漫画不算是书!

这个嘛,我也就不予置评,谁叫我也是爱看漫画之人,就说说最近我看的这本书——《半小时 漫画唐诗》。看书名别以为里头就是罗列唐诗三百首附图就完事了,它其实是以比较有趣的说事方式把唐诗形成的源头、主要人物/比较有影响力的诗人、诗意等一一道来,诙谐但不失真!

书名:半小时漫画唐诗
作者:陈磊及“半小时漫画团队”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中国)
年份:2019年

居家抗疫故事:宅家学习之妈妈应对篇/山三(沙巴,马来西亚)

听完了首相电视直播,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期限,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心里依旧有种很悲催的情绪存在,这日子何时到头呀呀呀!行动管制令前,我其实就是个宅家作业的半职业妇女,但现下不同的是,我那两位已上学的孩子不必上学——才八岁及才五岁,一整天呆在家与我大眼瞪小眼,或小眼瞪电视屏幕,想想也不是办法!所以,我这当妈的只能绞尽脑汁安排一些能让他们“忙碌”一阵的事儿。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挖出早前淘宝或书展买的生字练习本、专注力训练、找不同、填色本、贴纸故事等等益智游戏书籍,这些平时只是偶尔拿出来打发他俩的时间,现下却直接拉到每天时间表上的“活动”之一。接着,我把从网上下载的数学题、乐理或儿童数独之类的练习整理了下,正巧看完了图书馆借来有关“记忆力训练”的书,想着就拿来磨刀“训练”孩子。环顾一圈,家里一堆“囤积已久”的废纸箱、故事书、棋类游戏及玩具也一律可充当教材之一。

材料备齐,现在要制定时间表。每天,才八岁及才五岁吃过早餐后,第一项任务即朗读一篇短文或故事(中英巫文择一),然后画幅图画(根据所读文章而定)。画完图画,才八岁开始上谷歌课室,做学校老师指定的“作业”,才五岁则通过WhatApps上幼儿园老师的课,这一个小时的课,别以为我就得以脱身,我都得在旁“协助”或指导。附带学校吩咐的一些手工课或科学实验,学校“作业”总算完成了,他俩可以看一小时我指定的儿童节目(没办法啊,一人半小时,所以两位就坐在那一起看了),我也趁这空档去准备午餐,或处理一些工作上的文件或事务。午餐后,是他们的游戏时间——玩家家或乐高或积木或纸人娃娃或追来追去……“放生”一个小时半后,又到了学习时间,才八岁做课外练习(数学、科学或语文选其二),才五岁则做点简单数学题、写生字或比较轻松的益智游戏书。

下午三点是吃点心时间,有时我会在这段时间搞点烘培或准备食材(如包饺子或剥蒜米),叫上他俩“帮忙”或在旁观察。之后,拉着两人去练钢琴(之前是去校外音乐培训中心上课,现在只好由半桶水妈妈充当老师),音乐课后,一天的“课程”就算结束。当然,如此的安排也不是天天都顺利的,就像今天,才八岁睡到十一点才起床(我也难得‘清净’,不理他!),昨天两人因玩积木吵架后就不想坐在一起(同一张桌子)学习……凡遇到诸如此类,我都得弹性处理,把学习方案调整一下,反正生活也不仅仅学习书面上的东西。有时我也会心情欠佳或不想“教学”,就让他们轮流玩一会儿电脑游戏、陪他们玩一会儿棋类或纸牌游戏、让他们自由选择爱看的电视节目……如此看来,我也正在费尽心思学习当一名宅家非专业教师啊!

居家抗疫故事:宅家学习之学校应对篇/山三(马来西亚)

为期一个星期的学校假期结束,原定的3月23日开学日因为行动管制令被迫展期,而家中两位已上学的孩子——才八岁及才五岁突然不必上学了,成天呆在家自由自在,放飞自我!这怎么行!正当我左思右想,该“安排”什么节目让他俩“充实”些,学校总算有点动作了。

首先,学校的班主任把班上学生家长圈进一个WhatApps群组,说会在组内布置作业,促请家长在家督促指导孩子学习。于是,我的手机立即多了两组人马——才八岁的小学家长群组,及才五岁的幼儿园家长群组。与此同时,教育部也宣布将通过电视频道,在特定时段播放小学一年级至中学的教育性/阶段性课程节目。虽然其用意是好的,但对我而言,倒不如直接上谷歌搜索所要的教学内容来得直接兼有效率。

回到方才说的家长群组,先说说小学组,共有四十多位学生,情况比较复杂,班主任溜老师先做了个简单统计——每个孩子家中有无电脑、平板电脑或手机?虽说网络普及,但也不排除有小孩家里是没有多余的电子产品供作学习用途,当然,统计归统计,其结果也不影响校方“硬落实”的网络学习(Online learning)计划。接着,溜老师公布了每个学生的gmail账号,号召学生们加入已设置好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所谓的“网络学习”也就开始了。

每天早上,我将会收到小学溜老师或其他学科的老师发出的“作业通知”,只不过有些老师似乎高估了家长们的能耐,亦或纯粹为了交差随意上传的作业还真要人命!举一个例子,语文科马来文,作业上载到谷歌课室后,一段简单的笔记说明,附上五题的看图造句,我的妈呀,才八岁连动词前缀Me-是何方圣神都还不知道,怎么造句啊啊啊!纵使心里不住咒骂老师的考虑不周,但我也只能寻求谷歌大哥救命,搜了一圈,找到一个比较贴近现阶段课程的视频,然后让才八岁看了几篇,我在旁试图说明一番。此时,我的耐心也差不多磨尽,再帮他“写”了五个句子,叫他照打字输入电脑、呈上作业,呼!任务完成!

相对而言,才五岁的幼儿园班级不到二十人,幼儿园直接选用WhatApps应用程序上传教学视频,每天就上一门课。才五岁在我的陪同下看完老师的教学视频、即时回答问题、写作业、画图画,作业完成后拍照给老师检查,一小时就算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有时还有课后活动,如:前几天被“叫”在家种洋葱、学泡奶,毕竟五岁的课程也无需弄得艰深难懂,权当让她打发时间就得了。其实,幼儿园原本想使用现成的一个的应用程序Z进行在线教学,但后来因为该程序Z会盗取个人资料还是出了什么毛病,所以学校只好作罢!

总而言之,说是时势造英雄也好,被逼上梁山也罢,学校教师及学生家长即使多么地不愿意,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学生只能宅家学习,而传授知识的形式也就必须改变。借助网络,有的教师开始学习利用既有的应用程序进行在线教学,或上载预录好的教学视频,或借助其他网络教学视频,或以游戏方式拟定练习题。而家长们理应抽出时间陪同孩子一起“习惯”网络学习,比如删选网络视频、按什么键进入老师指定的画面、如何上传作业等。这过程肯定既艰辛又难过,而且还很考验家长们的毅力及耐心,所以大家只能多喝凉茶降降火气(据说还能让新冠肺炎病毒避而远之)。再请大家深呼吸一下,闭上眼睛,放眼疫情受控制后,孩子们回到学校上课,相信大马(政府)学校原本停滞不前的电子学习(E-learning)计划(网络学习只是其中一部分)估计会跨前一步,这也算是件好事!

祝你有个美梦/山三(马来西亚)


不知何时开始的一个习惯,两个孩子会在临睡前向我们道声:祝你有个美梦!起初,我的祝福语很简单,对八岁的儿子就说:祝你有个王子美梦!五岁的女儿则是:祝你有个公主美梦!他们就回应我:祝你有个皇后美梦,给爸爸:祝你有个国王美梦!(这下,我们全家在梦里都成了幸福快乐、不愁吃不愁穿的皇族,想想岂不美哉!)

后来,这美梦有加长版的迹象,比如:祝你有个驾着战斗机的王子美梦、或有个扮美美哒公主美梦!噢!王子公主不想当了,他俩会嚷叫着,所以就换成“超级无敌金刚侠”、“漂亮的花仙子”、“自由自在地游泳的美人鱼”、“变成KP-44(一部坦克代号,出现在组装坦克及打仗的手机/网络游戏)”美梦……

再后来,美梦还多了其他陪衬,或者是女儿会帮哥哥想他的美梦,儿子帮妹妹想她的美梦,如:“奥特曼打败怪兽的美梦”、“和李XX(哥哥的好朋友)玩很多很多坦克游戏”、“哥哥骑单车骑很快很快,赢了很多很多人(正好儿子学会了骑单车)”、“妈咪给我们吃很多很多的薯片”、“妹妹捉到很多很多大鱼(因为女儿爱吃鱼)”……可想而知,这“很多很多”真的要多到只能在梦里“实现”,所以“人因有梦(想)而伟大”这句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再在后来,梦里更多了一些故事,不过这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的事,目前也只有儿子会告知他昨晚发了什么美梦,就像这段:“我建了一座很高很高的酒店,酒店里有飞机场、很长很长的滑梯,还有旋转木马、碰碰车、过山车……(你会不会怀疑他其实是建了一座游乐场?)我邀请了很多很多人到酒店来住,还带你们去游泳池玩,游泳池旁有个很大很大的餐厅,阿公和爸爸在那里喝茶;妈咪、外婆、阿姨和妹妹在餐厅内大快朵颐,有很多很多你爱吃的……”听了感动吧!梦里还记得爹娘!

最后,我也祝你有个美梦!

摄影:李娉雯(马来西亚)

《隔离与恐慌》/山三(马来西亚)


2020年1月23日,农历新年的前两天,“武汉封城!”的消息一出,注定今年的春节不好过!先是上万人漏夜“逃离”武汉,紧接着全球对于这传染性极高的病毒顿时吊起十二万分的警戒,进出车站、机场、医院等人流多的地方都有专人进行检测体温,不过关者立马隔离观察不予通行。与此同时,官方、网民也纷纷发出许多“温馨提醒”民众如何防患未然,如:尽少聚集、出外戴口罩、勤劳洗手、消毒液必须含多少度的酒精、不吃野生动物……

提到“隔离”,首先浮现的一幕是:把所有患者集中在一个大棚内,医疗人员则戴着口罩面具小心翼翼地问诊检查,全部人吃喝拉撒也就只能在同一空间进行,不得自由外出。要说瘟疫若发生在古代,整个村子烧毁的事也有可能发生,但现代文明社会,在尚未找到有效治疗方案之前,对患者进行隔离、试药治疗,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被隔离的患者也只好认命,要嘛接受多种尝试,否则就只能祈求自身体质足够强壮得以打败病毒逐渐康复。

武汉之后,疫情持续扩散,接连温州、杭州、南京等也下令封城,而新加坡也发出“橙色警戒”(级别从黄-橙-红色),民众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太妙,立马赶往超市抢购干粮或日用品,大家怕的是病毒的传染率,慌的是“禁足在家”的日子要怎么过?会不会闷死?饿死?或“无故”病死?在疫情防控期间,中国大城市都开始“全面实施小区封闭式管理”,即住宅小区居民限制出入次数,或凭证出入,而学校、企业或办公地都让孩子及员工呆在家作业。

所幸,网络的存在让“隔离在家”的人们并不孤单,新闻资讯八卦简直就是信手拈来。许多科学家、流感病毒专家团队一方面努力不懈地对此病毒解码及分析,另一方面也派出权威级人马网络直播说明研究进展、病毒的特性、追踪病毒源头等最新消息。至于教师、学生及家长在家也没闲着,双方即时采用远程教学的方式——早上七点,杭州某所学校班主任通过微信群组“点名”、简单寒暄、开始上课、布置作业、下课…..相比之最初大伙儿落荒而逃的景象,疫区居民似乎在努力适应着足不出户的生活。

正当中国积极抗疫时,有些人不知是否恐慌过度,竟然把病毒“源头”直接标签为“武汉”、“中国人”、“生食野味的中国人”。他们在自家餐馆、零售店、幼儿园等等玻璃窗上大大地贴着“谢绝中国人!”、“不欢迎中国人”等字样,硬生生把所有黄皮肤、看上去是中国人的“隔离”到自己的视野外。有点历史知识的人,估计会怀疑自己是否回到19世纪的种族隔离政策的时代——白人与黑人不得乘坐同一车厢、学校、居住地等公共场合均以种族来划分,依现代术语就是种族歧视。以这种方式来防疫除了拉来一堆种族仇恨相信也无法隔绝病毒侵袭吧?

忘了在哪儿看过的小说或电影?未来的世界大战可怕的武器不只有核弹,还有无影无形(至少肉眼看不见)的病毒传染大战。换言之,若你依旧抱着侥幸态度把人种分类对待,或淡定泰然地静观其变只能说明你比较乐观,而那些赶往超市扫货的民众是过于敏感太紧张吗?不!谁也无法预测这疫情会延烧到什么程度?何时能研发出有效的药物抑制病情?未雨绸缪或许是首要的生存之道。要知道不识种族肤色国籍的病毒,只会乘“虚”而入,就看你不巧哪天被另一类新型病毒缠上身,到时别都怪罪于某某族群的错!

摄影:李娉雯(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