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宠物》/山三(马来西亚)


夜深人静,在屋前有棵木瓜树的小平房内,窗前挂着一个螺旋形风铃的卧室中,五六只玩偶整齐摆放在靠墙的床沿上。

“雪人,你在这个主人家呆了多久?”新进屋里的褐色大熊好奇地问。

“从主人在一次古晋市的二手市场上把我买回家算起,该也有……呃,二十年吧?”一个身穿绿色围巾的白绒绒玩偶从熟睡的主人怀里奔出来,认真地回答。

“那主人待你如何?”

“挺不错的,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第一时间与我分享,好玩的地方也带我一块儿去走走,制作特别的衣服让我穿,我受伤了还会帮我补补缝缝,不让我的伤口加剧……”雪人小眼珠咕噜咕噜地转着与新朋友侃侃而谈。

“听起来还真不赖,那为何我旁边躺着一个与你差不多样子的雪人?主人是否想把你扔掉换新的?”

“那是不可能的事!”雪人很是激动地说,继而道:“你旁边这叫‘大大’的雪人,因身形比我稍大而取的名字,是主人从网上买回来的宠物。说来话长,有一回主人带我出外旅游,我一时玩兴,躲在她行李箱的内袋衣物里,她回到家遍寻不着,郁闷了几个月。后来,她姐姐在网上买了个跟我差不多一模一样的雪人送她。就在这时,主人突然想起行李箱内袋的衣物,总算把我找出来了!”

“哈!听起来还真曲折的!那你是怎么笼络主人的心的?”

“她伤心时我安静地陪在她身边,她开心时我也跟着她开心,她生气时,我任她掐我……比起那些会奔走乱跳的动物,我可是相对好‘照顾’些,你说是不?”雪人得意洋洋地说,“还有一点,我小巧可爱,方便携带!你绝不会看见有禁止玩偶入内的区域吧?”语毕,雪人向大熊单眼眨了下小眼睛,快步回到主人的怀抱。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两性对话》/山三(马来西亚)


看着面前坐着的两组学生,年龄介于18至20岁,相较于最初的陌生与羞涩,这一班青少年在这第三次的团体辅导课(简称团辅)显得较为熟络并配合我的指示进行活动。

今天活动主题是探讨两性关系。首先,我将男、女生分开成两组(约三、四人一组)并围成两个圈,各自讨论并写一些关于约会或男女关系的问题在小字条上(一张字条一个问题),折叠,然后放在圈中的盒子内。接着,内圈为女生,外圈为男生的形式继续下一环节。

在第二环节中,女生们从男生的小盒子中拿出字条开始讨论男生的提问,然后一条一条唸出问题并回答。只要没有涉及人生攻击或离题,他们都必须逐个回答。女生回答完毕,就到男生转成内圈,女生围在外观察,男生则讨论女生的提问并回答。他们的问题中包括:男/女生要有什么样的特质会吸引异性想去认识?一个异性向你表白时,你若不喜欢他,你会作何反应?你应邀去赴会(异性约会),你希望对方的装扮如何?你希望第一次约会的情况是怎样?最后,我询问组员们对此次活动有什么新发现、或对两性关系有什么认识,进而我才做出总结。

记得当初参与这一项青少年自我成长团辅项目,纯粹只想学以致用(在浙大曾上过此类课程,且也参与了相关社团实践),另一方面,这项目也让我对青少年有深一层的了解,有助于以后教学用途。两性关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感觉是神秘却又不敢触碰,因为师长们总是告知中学生不可以谈恋爱、不可以发生性关系、不可以……为什么?因为年纪还小,这是我经常听到的解答。

如今,网络发达,青少年可以随时随地上网寻求解答,但却也可以被引导至误区,甚至对异性产生刻板印象和偏见。因此,许多中学开始设立适合青少年的团辅,通过小组游戏,让青少年得以抒发内心情绪、认识自我、学习人际沟通等。就像今天的团辅,其主旨是希望激发青少年去思考,刻板印象和偏见是怎样影响自己和异性在一起时的感觉、想法和行为方式。换言之,两性对话可以促进两性关系的理解及良好发展,或多或少对他们成长有着较为积极正面的帮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艺术无界》/山三(马来西亚)


闲来无事,总是很顺手地在滑手机,看看微信公众号分享更新,再滑一滑Instagram内人气最旺的照片或图片上传,你会发现许多新奇的事物。

在智能手机普遍存在的时代,顺应而至的摄影辅助器材、手机应用软件等产品也更便于照相。因此,许多摄影爱好者总会尝试多角度、多种花样来取材拍照。照片已经不再只是现实生活的写照,或是逝去岁月的记忆点滴,它更多在于视觉艺术的表现,也是发挥创意、想象力的空间,并借助互联网的散播,让更多人欣赏或点评自己的作品。

比如微观式的取材,用几棵西兰花菜组成的“树”,再配以用陶土雕塑制作的一个小人,坐在其中一棵“树”下沉思;以面包屑变作秋天步道的地方,白色方形面包为路边屋子及围栏,两个小人手牵手走在步道上;装有奶茶的圆形茶杯内竟然搁着几个小人在游泳……诸如此类将三维艺术品摄入平面镜头中让我看了总是不期然地发出会心一笑。

此外,依灯光色度、亮度及不同摄影角度拍出的照片——一个女子在结冰的湖面上跳舞;一个穿着校服的小男生一脸轻松地走在挂在高楼的钢线上;在多根柱子的影子间相依偎的一对情侣……这些照片予人一种唯美,或是幻妙的感觉,当然有者并非纯粹为了照片的效果,而是由此表达自己内心的一些情绪。也许你以为那一定是专业摄影师利用其专业器材所营造出的画面,其实不然,很多(业余)摄影爱好者的回答可能只有一句:没有别的,就用我的手机拍的呀!

前一阵子,可说非常红火的“天空之镜(sky mirror)”之旅,广告大大地写着“探索大自然奥秘”却也吸引了大批人去一探究竟。那日,大伙儿浩浩荡荡地从吉隆坡驱车约莫两小时到瓜拉雪兰莪县(Kuala Selangor)码头,然后乘快艇半小时到海中央一小块地,火伞高照之际,大家要抓紧时间摆好姿势,拍拍拍不断照相,与此同时,随船同行的旅行社员工也提供游客七彩雨伞、心形图案等道具供拍照用途。可见即使是出游留影,我们不再兴冲冲地随意拍照,而是要与众不同,来点艺术呗!

当然我们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地特地跑去一个地方只为拍照,或是搞个小人儿什么艺术品就只为博君一赞,最重要是自己照相照得高兴舒服那也就得了,至于是否触动人心那则另当别论。简单来说照片只是一瞬间的画面,不论美丑,艺术当前,人人平等。

照片提供:作者

《青春收在梦回中》/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的样子不英俊,读书时许多同学觉得很“老成”。老成,去了那个成,其实就是老的意思,或者方言说的:老水。这个称号经历了30年,许多英俊潇洒的同学掩不住年华失去,鱼尾纹渐增,头发渐减,闲时见面就算不说,也不得不认老。

而我呢,拜老成所赐,除了腰围大一些,白发多一些,很少同学对我现在和年轻有多大的改变都有独特的印象,一见面免不了寒暄一番,尽是说我变化不大;大概是我比他们先老了二、三十年吧?倒是近来许多年轻人或是中青见到我,一直“Uncle,Uncle”的叫不停,我,还是老了。

不过,年纪变化是外表,内心可以年轻很久。我十年前出来创业,一直有拼的心态,凡事亲力亲为,也做了很多不同的尝试。如今回首,不能说事业有成,但是却分得出何者利我,何者害我。岁末检讨,突然觉得自己不想再冲了,想放慢脚步,施施然走过下一个十年。如有问我,事业未大成,何以放下?我觉得,不是放下,而是不再年轻,走路不能再摔倒;以前摔倒,休息个几天就恢复生龙活虎,现在骨头弱了,一摔,可能要躺上几个月,或者永不能起身了。

年纪大了,就算面孔几十年不变,不得不认老,青春,已经收在梦回之中。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肯逸湖之旅》/山三(马来西亚)


框中湖光山色美景,我们脸露笑容面对镜头,“哒”一声,忘了是谁的傻瓜相机,这一幕即成了我们那段青葱岁月的代表照。先修班(类似大学预科班)毕业后,在等待大学录取成绩公布之际,我们相约同游位于西马东海岸登嘉楼州(Terengganu)西北部的肯逸湖(Tasik Kenyir)景区。

当时,我们一行十三人乘搭将近八小时的长途大巴,然后再坐快艇抵达目的地。从毕业、高考成绩放榜到入读大学这一段等待的时间长达六七个月之久,通常我们都会选择去打工挣点零用过日子。因此,这三天两日游可说是我们从学校离别后难得的再次聚在一块儿。说实在的,我已不太记得我们那时在肯逸湖具体有什么活动,估计也少不了玩玩牌、看VCD、聊天“吹水”…… 说各自在打工期间遇见的趣事或新鲜事,聊娱乐八卦,当然也有比较严肃的在谈论时事、政治,也有对大学生活的各种憧憬,以及其他各种如果的事……

记忆中,我们是住在湖边的度假屋,看那湖水荡漾,波光粼粼,总是予人一种安逸平静的感觉。虽然时而伴有大伙儿的谈笑声,但没有过分地喧闹,也不聒噪,毕竟我们都是“斯文人”(也可说我们那一班多数都不是很玩得开的人),自有规矩。现在回想起来,不知是否那时对湖景的美好感觉,一直延伸到后来下意识就选择有着著名西湖的杭州念书,此为后话,暂且打住!第二天晚上,旅社为我们准备了个烧烤会,大家边吃边嬉闹说笑,突然有人提议以抽签形式各自写张明信片给对方,然后到市区时投寄出去,虽然也有人抗议声称无聊,但最终大家也同意此“无聊之举”。

第三天早上,我们开始收拾行囊准备返程,不巧遇上雨天。只见细雨纷飞、湖面激起点点涟漪,远山迷蒙苍茫中透着一股寒意,正应合我们即将分道扬镳的心情。回程途中,刚好碰上大学录取成绩公布,在手机还不甚普遍的时代,我们心急地在休息站找了公共电话,轮流打电话查询被哪间大学录取?入读哪个科系(是自己填写的第几志愿)?相比之前几天的欢乐时光,有的人脸上依然喜滋滋,有者却开始脸忧忧,有的则有所犹豫,大抵是大学录取了自己,却不是自己所填的任何选项(马来语称“lelong”,意即被“丢”到一些冷门科系)。就这样,我们的青春之旅就在各自带着复杂的心情道别之下结束了。

明信片上是瓜拉登嘉楼水上回教堂的图片,另一面写着一段方方正正的字体,那是班上一个喜欢自行车运动的一个男生的字迹,正好他抽中写有我家住址的那张。里头写了他对我的印象,以及一些祝福语,我想起他那憨厚的笑容,说话温文有礼,听闻他现在已是英国某大学博士,算算,我们已经将近二十年没再见!十八岁那一年,我们因课业、考试压力而不得不压抑内心的冲动与蛮劲,同时,却对自我的不了解而感羞涩缺乏自信。青春,有其活力充沛、热情四射的一面;但也是一个对许多事情懵懂不清、充满疑惑的代名词。那一段时期虽然不尽然都美好,但我们一起经历过、感受过,现在,也许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也一起回忆着。

摄影:李明逐(中国)

《乱局》/山三(马来西亚)


十月中,大马华文教育(下简称华教)运动前辈叶氏博士X3因藐视法庭而被判入狱了。至于为何与司法扯上关系,其前由却与华教三机构(即董总、教总及独大有限公司)争权夺利而起,再问为何沦落至撕破脸继而闹上法庭,纷纷扰扰,相信诸位也不会太感兴趣知道个中细节。

虽然我不是走在前锋的华教斗士,但毕竟我是华文独中生,且也在华社半资助下得以完成中、大学及研究生学业,尔后在华校任职几年,因此,对大马华教的发展多少有点了解。而叶氏这名字当然也有点印象,知道他在1980年代曾积极参与一些华教运动,后晋升为董教总主席,虽也不算是大有作为,但还是对华教尽了不少绵力心血。

有关叶氏与挑战派明争暗斗这桩事其实已为时已久,有时我这“局外人”从报章、网络或电视新闻看着只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心底纳闷:好端端地,他们吵什么呢?虽知道,要全心全力地投身于障碍重重的华教事业简直是一件苦差事,因为必须面对政府的“无声欺压”(削减华教预算费用、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安插不谙华文教师进入华校高层……)、华社不同阶层的反映/反应。此外,有时还得承受社会舆论,譬如说捍卫华教为种族主义者、华教分化种族和谐等等。

话说回头,大马百多年的华教基业,要说能坐上三机构任一主席这位置,敢大声说只为华教不求名利还真让人有点难以置信,但也总要有点能耐(或手段?),不然谁愿意挺你/支持你?且不论谁胜谁负(虽然看起来已成定局),华教背后有一堆问题尚待解决,那么多事要去操办,各位“高官”还有心情一直吵吵嚷嚷?

我突然有点希望,甚至有点期待,华教未来领导的出现,能够像法国新任总理马克宏,或是奥地利新任总理库尔茨那样的新生代脱颖而出。这华教新星无需拥有如库尔茨那般男模的身形样貌,甚至不一定就是华裔,但至少必须对华教事业有莫大的魄力、个人能展现其独特领袖风采,引领华教构筑更为宽敞美好的愿景。套句网络上的口号:“华教”现在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这是一个领导力缺失的时代!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编按:因为叶氏有三个博士学位,因此江湖上有“叶博士X3”这一称号。

《卖梦者》/山三(马来西亚)


“年轻时,我想着三十岁前能够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然后有自己的事业、家庭,四十岁退休,环游世界……如今,我已是千万身家,我却不想停下,只要我活着,我的生意都会延续……”怎么办到?我急切想知道,却不自觉再三地咽口水。那时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的我,对择业对未来竟莫名地茫然,正好在第一份工作中的同事——小刘口中得知他的一位舅舅或许可以为我们这些职场菜鸟指点迷津,所以我就来了。

当天来的只有小刘、我及他的大学同学——婉婷,原本还约了一位同事,但临时他放鸽子说不来了。如此的见面形式有点像在上辅导课,虽然聊得较多的是小刘舅舅的“生意经”,与我们的工作搭不上边,但反而让我觉得新奇有趣,心想权当是来听听故事解解闷!

“年轻人多多历练是好的,不是有句老话吗?经验是最好的老师。但我说呀,这经验,最好是别人的经验,不一定非得自己亲身踩上一脚,浪费时间!” 听着面前这位西装笔挺的“成功人士”侃侃而谈,谈他过去创业的经验,经历了破产、亲朋戚友的排挤,幸而枕边人锲而不舍地默默支持,后来巧遇另一商机,两夫妻咬紧牙根,小心地经营,从小本生意终于“咸鱼翻身”,用两年的时间即晋升为千万富翁。

他今年约莫五十岁,头顶稀疏的头发、但脸色红润、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眼底却充满着他自信及坚定的目光,铿锵有力的语调,没有太多的花言巧语,句句听起来都很实在。我的脑海已经闪过一幕一幕的美好画面——经济自主、无须朝九晚五地工作、在挣钱的当儿还能周游列国、行善、资助贫困孩童……这都是我向往的生活呀!

无须巨额资金,一个人就是一个“店面”,一个走动的店面,且有团队地支援,每周三天晚上会有固定小组聚会,让“同道中人”得以分享经验。我还真没想过自己会有从商的机遇,况且只需五百令吉就可以开启“店面”,还有团队的支援。俗话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未来走的路就容易得多?回到家后,我的思绪一直停留在那位舅舅的话语中。无可否认,我开始有点心动,想到我银行户口里的三千令吉库存,这开店资金算是绰绰有余!如果五百令吉可以买到一个机会,而且达至自己的梦想,那还是物超所值的吧?且放手一搏,我暗下决定。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