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十仙去哪了?》/山三(马来西亚)


七岁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了,有一天回家后向我报告学校食堂有卖炒饭、粥、甘蔗水……之前在幼儿园时他向我“讨钱”花也是因为要买keropok(包装零食),所以听完他的汇报后,我也开始给点零用让他学习自己带钱去买东西。正好朋友送了个写有儿子名字的小钱包,我便让他拿去用。

据他的报价,一碗炒饭、炒面或粥六十仙,一杯甘蔗水一块,我第一次给他六十仙,第二次才加码一块,一星期一次,有时给一块六十仙(后来得知有清汤面或米粉加肉丸或鱼片是这个价),如此让他去买吃的。

有一回,我给他一块六十仙,上学前,我向他提议用钱买碗面或粥,若有余钱再买杯饮料,或带回家。那一天,他放学后一踏入家门即兴致勃勃向我汇报:“妈咪!今天我买了碗面及橙汁,那位食堂阿姨找回我二十仙哦!”“钱有收好吗?”我问。“有啊!”他语毕立马从书包拿出零钱袋“挖钱”。等了几分钟,只听儿子“咦!”一声让我“警觉”出问题了,我问:“怎么了?你的钱不见了?”他一副做错事的表情,喃喃自语:“我的二十仙去哪了?”

“你拿了钱没收好吗?”我继而问。“有啊!我明明收进钱包的……”儿子很快应答,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说:“我知道了!我在排队进电脑室时,听到有钱币掉进沟渠的声音,我那时没想到是我的二十仙……”听见这样的解释简直是让我哭笑不得。可想而知,在孩子的成长路上,为了要让他对钱、用钱、算钱、存钱等关于“理财”有一定的概念,估计还会闹不少的笑话。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人到中年》/山三(马来西亚)

dav


去年,也就是农历新年那几天,外子出席了个小学同学聚会。回来后第二天,竟然接到一个噩耗:同学阿豪在工作时突然心脏病爆发去世,遗下妻儿三人。当时,外子很感慨地在念:昨天看到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今天就突然走了……后来他们同学间在Whatapps群组里继续“探讨”这同学的死因,得出一个结论:大家都已步入四十大关,除了要有份完整的保单之外,平时必须注意饮食习惯、多运动、少量多餐,每年要做身体检查……

外子一直都是“重量级”人物,体重都是以0.1吨来测量,实属“超重”一类。现在因为这一位同学的离世,顿时“开窍”,下定决心要把体重拉下。首先,他买了双跑步鞋,依一位已有十多年马拉松跑步经验的朋友的意见,他先以慢走的速度运动,一星期一天、两天到三天,每天“走”一个小时。与此同时,他开始饭前喝杯高纤维麦片之类的饮料,据说可以增加饱足感,减少米饭量。

如此持续三个月,他再买了一只智能运动手表,尽量每天早上用至少一个小时时间,从走到慢慢跑步,运动完才去上班。到晚上,智能手表会显示自己今天走了多少公里路,有个参照提醒自己的运动量足够与否。半年后,他去做全身检查,除了体重减下十公斤,他的胆固醇及血糖也降低,虽然距离“正常”水平尚有点距离,但还是可喜可贺,值得一赞!

直到现在,外子已经有早起跑步的习惯,上星期去添购新年衣时,他喜滋滋地向我宣布:他的裤子可以减码了!所以他放眼今年继续减重十公斤,希望可以达到正常水平。人到中年,面对逐渐退化的身体,我们可以欣然接受不作任何改变,但为了能够健康地活着,运动减肥应当也是一条不错的选择吧?

摄影:黄艺畅(中国)

《忙与盲》/山三(马来西亚)


前一阵子,友人甲向我诉苦说她呆了将近十年的公司怎么地刻薄、经常让她加班、赶报告,忙得她吃不定时……我吞完她一肚子的苦水后,直接问了一句:何不换份工作?她这才支支吾吾,推说经济不景气、不容易找跟现有薪水一致的工作、自己也难以适应新工作等等,总之也是怨声载道,没有转换跑道的意思。

上星期回了一趟吉隆坡,约了友人乙一起吃饭叙旧。之前听说友人乙这几年做生意做得挺好,经常各国跑透透,是个大忙人,所以算是给足我面子前来赴约。然而,友人乙有一个坏习惯,就是经常迟到,说好的中午十二时正,结果迟了整一小时才到,一来就连说几次抱歉,然后解释他迟到的原因——老婆孩子顾客总是在他出门前有事要他解决等等,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听他迟到的种种理由,我也就笑着调侃他:做老板都很忙的呀!

前几天,在家庭聚餐时难得与一位二十岁的侄子聊天,提起他最近在忙的事,他刚学院毕业,是时候应该开始找工作,但他多数时间都在看YouTube学街舞,为什么?他想自学一段,然后自创并录制一段上载到网站分享,他一脸兴奋且自信的表情让我不敢泼他冷水。在e时代谁知道他的这一份热诚及视频真能博得大众的喜欢及点赞,搞不好因而就成为网红呢!

年关将至,有的人开始清点自己这一年的业绩,有的在做最后的冲刺以博得个好彩头,也有者依旧忙得团团转不知去向。对我这个有三个孩子的全职妈妈而言,我生活所有的重心几乎都在他们身上,除了一天三餐、做家务,有时还得腾出一些时间陪同孩子写作业、看一会儿电视节目或玩游戏。终于让他们都睡了,自己也累得只想趴下会周公去!有一次老公逮到机会问我:如果有一天孩子长大了在外工作生活,我会不会不习惯?我想了想,回答说我希望自己那时能够把重心慢慢转移至自己的兴趣上,去追逐自己未完成的梦想,也许生活依旧忙碌,但却为另一个目标而忙。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归路》/山三(马来西亚)


我在A公司当督工头已经有八年了,太太是全职家庭主妇,育有四个小孩,在公司附近与朋友合租了一个单位,日子还过得去。三年前,老板看我表现不错就让我升职加薪。记得告知太太这好消息后,那天她煮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我还把父母叫来,一家大小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团圆饭。

后来,有朋友介绍一间二手房出售,想到孩子也慢慢长大,是应该有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所以决定买房搬家。自此,每个月供房供车,以及孩子的教育费,反倒觉得钱越来越不够用,不巧又碰上家父中风急需一笔医药费,种种的负担,已让我失眠了一段时间。就在我疲惫不堪、精神恍惚,倍感压力之际,有天我在回家必经的小巷口遇见了阿布,他知道了我的状况,问我要不要试试那个,免费的。我看就那么小包东西,试试无碍,就跟着他吸了吸……

那东西呀,一吸进体内那一瞬间,凉快凉快,无比的舒爽,我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感觉自己长了翅膀,飞呀飞。飞到一处,我面前出现很多漂亮的花蝴蝶,我轻轻挥动双手,那些蝴蝶像在逗我玩似的,一忽儿停在我手上,一忽儿又飞走,我却觉得异常的开心,所有的烦恼都能抛至九霄云外!那晚回家难得一觉到天亮,第二天工作也事事顺心,这让我想再找阿布。起初我会控制自己,一个月一两次,后来觉得不过瘾,一个星期一次,慢慢两次……

虽然我一直很小心,但还是瞒不过我太太,她劝我戒毒,但我总是敷衍了事,我们因此吵了好几回,甚至要闹离婚了。如此过了半年,我的毒瘾越来越严重,有时一天不吸都觉得浑身没劲,再说,买那东西的费用也越来越高,阿布看我经常手头紧买不起,就提议我拿些来卖,然后留点自己用。于是,我像阿布那样,一开始免费让几个工友试吃,然后卖给他们,周而复始,直至被警察突袭查获我的货,被判刑一年。

我在牢里已经过了三个月,太太有带孩子来看过我,但我实在没脸见他们,我拜托我的前雇主帮我卖掉房子,把钱都留给太太和孩子,希望他们能好好过下去!别问我出狱后有什么打算,现在悔不当初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谁是你最喜欢的老师?》/山三(马来西亚)


《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一次演讲中,有一位9年级学生向他提问:“弗里德曼先生,如果学习如何学习有那么重要,那您怎么学会如何学习呢?我应该上哪些课呢?”这是一个很有逻辑性的问题,在那之前,弗里德曼并没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于是他即兴发挥做出了解答:“去找你的朋友并向他们提一个问题:‘谁是你最喜欢的老师?’列出这些老师的名字,然后去选他们的课——不管他们教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作为文章开始的铺垫,再与本月主题联系在一块儿,我回想了一下自己所遇过的老师中,我所喜欢的老师又可列为“良师”这一行列的,他们让我学会了什么?而他们又具备哪些特质?

其一、热爱自己执教的学科,只有热爱自己学科的老师才会有冲劲及热忱去感染学生。犹记得,初中有个华文老师陈老师教学非常认真且生动有趣,她在讲述岳飞时教我们唱一段《满江红》: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至今我仍旧记得那旋律。她还将我们分小组在班上饰演一些古代故事如《窦娥冤》、《芋老人》等。另一方面,我曾遇见一名物理系毕业的老师却对物理兴趣泛泛,甚至有时我都不明白她在教什么。

其二,直击重点,有一套学习技巧。要知道我那时独中课程学科既繁多,又分为中文及马来文的课本,且还得应付两类大考(政府及独中统考),所以要学生专注于“重要”内容可谓很考功夫。记得初中的地理老师杨老师所教的,分析一个地区最主要的分类法:地形、经济、政治、文化……。她不强求我们死记烂背,却告诉我们以此分类来延伸分析内容,让我觉得地理并非如此的枯燥乏味。

三、鼓励与耐心,不是每一个学生都具有慧根,而身为灵魂的工程师当然也必须有耐心教导学生,适时鼓励及表扬。高中时期,有个数学张老师就亲点几名数学成绩特别差的学生课后补课,我即是其中一个。张老师非常有耐心,他理解我们这几个无法“想象”抽象的数学题的学生,所以他用尽“形象”的词汇来让我们“稍微”明白,比如:函数是一个带着不同颜色的匣子,匣子里装什么你就用颜色跟着框起来,以此把它们演示完成。尔后,我的数学成绩也有所起色,但最重要的是,他的耐心与费心却感化了我,推动我努力练习解题。

话说回头,弗里德曼之所以要求学生去上自己喜欢的老师的课,也非强调该老师把知识传授到点,而是因为他引发了学生学会那些内容的激动心情,从而热爱学习。换言之,良师在我们生命中,必定有某种程度的正向意义,正如电影中《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的基廷先生。对学校而言,他算不上什么良师(因为反传统、反教条式教育),但对他的学生而言,他却“拯救”了他们的灵魂,把握当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现实中,我还真没遇到像基廷先生那么独树一帜的老师,但我确信“良师”所给予我们的不只是知识上的东西,而是他们潜在的教学精神,这犹如我们遇到问题时的一盏明灯,让我们有勇气及力量继续向前走。

摄影:李嘉永(台湾)

《重温〈读者文摘〉》/山三(马来西亚)

Jpeg


一看到“读者”这两个字,我第一个想到就是《读者文摘》(Reader Digest)这本小册子式的杂志月刊。印象中,我和姐姐开始接触的是家里不知哪来的70年代中文版《读》,A6开本,里头的小说或文章精简篇幅不大,而且有的内容挺有趣,所以我们都蛮喜欢翻阅。

《读》的文章多数是外国的一些奇闻轶事,比如:报导一个以嗅觉为工作的人——从他平时的嗅觉灵敏度、如何通过面试、到他成功获得工作(忘了那份工作的名称),为香水、香精等品牌公司服务的经历。犹记得另一例,是关于一个身处美国(墨西哥籍)单亲妈妈虽患绝症、生活艰苦,却坚持不分散其八名孩子给不同家庭领养,终获得一对善心夫妇答应领养全部孩子(加上他们本身的四名亲身孩子),并叙述了与领养孩子的相处过程(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

此外,《读》也有一些资讯报告,如乳癌最新医疗研究、某国经济濒临破产的“内幕”消息、恐怖分子的“黑暗”行动等等,有时只是三四页,看起来也不会太冗长或沉闷。在文摘末若还有些版位则加插一小段笑话、名人小故事或警世名语,因此,《读》可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一本读物。再者,中文版《读》最后均有一篇英汉对照的文章(即有原文英文及翻译汉语之意),可充当我学习一些英语词汇的材料。

除了文章较合我们口味,另一个原因也是它的书本不厚也便于携带,有时出外等公交车或无聊时,可随时翻阅。最初,我们总是在书店或书展购买旧版(其实就前一、两年的版本,因为比较便宜)的《读》来看看。尔后,在一次书展柜台碰上有其优惠配套——订购一年有半价折扣,所以就选择长期订购。如此般的订阅持续至我们大学毕业后长达约十年之久。可是,后来却发现其内容越来越乏味,有些报导还是重复性的,慢慢就没有继续订阅。尽管如此,《读》已做到其创办者所秉持的“一本既包含资讯、且轻松而富娱乐性的小品读物”,曾以二十多种语言出版并发行至多国。

后记:写完文章后“谷歌”一下《读》的最新状况,始发现美国《读》公司在网络兴起后,出版业的传统经营模式受到冲击,经历了销售量下滑、负债累累甚至破产等窘境。至于之后的发展或存亡与否在此也不多加赘述。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陪儿子追剧》/山三(马来西亚)


自为人母后,鲜少有追剧的时间,一来忙着照顾孩子,二则觉得追剧追得紧张刺激时被打扰是很没劲的事儿。曾经试过趁孩子睡觉时通宵追剧,换来的结果是连续几天的精神恍惚,呵欠连连,毕竟年纪不轻,还是别犯傻去做年轻时期常做的事。

就此过了几年,到了六岁的儿子开始懂得打开电视机,选择特定的频道看他爱看的动画集(或卡通)的年龄,时而总会听他兴致勃勃地向我描绘动画里面的故事与人物种种。为了避免不明所以,我也就抽空陪儿子看看他口中所说的动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比如:《复仇者》(The Avengers)里的格鲁特(Groot)是一个树人,被剧毒侵入的蜘蛛侠是黑衣造型、超级英雄里还有沙人、蚂蚁侠、女蜘蛛侠等;至于《京剧猫》的“白糖”是一只贪吃但正努力修炼的普通白猫,“武松”是源自于武术家族、总是戴着帽子的棕色京剧猫;以及Gravity Fall是关于双胞胎迪宝与梅宝到一个镇上度假时所发生的故事……

也许不知情者觉得奇怪,动画怎么去“追”呢?其实,许多新编动画集的故事情节都有连贯性,而非像以前我看的卡通《小叮当》、《米奇老鼠》等可以分开单集慢慢看。只要时间不要太长(每天半小时至一小时内),我也不会特意帮儿子筛选动画类型,任他随意看。毕竟卡通对孩子来说也是他与同学交流的共同话题之一,有时他还会自行角色分配,说他是“武松”、妹妹是“小青”、他好朋友李某某是“白糖”……然后开始故事复述。

由于儿子与班上的几个友族同学玩在一块儿,有时聊的是动画的马来文或英文名字(或词汇),回家问我也无从回答。因此,他在看动画时学会自行转去不同语种的对白,学习不同的语言,可能出于好奇心,有一回我竟然听见他转去淡米尔语(Tamil)频道,而且持续了好几天!

想起小时候每日总会跟着爸爸逢下午六点就坐在电视机前追看粤语剧,每日一小时(国家电视台剪接后加上广告时间),播放一至两集。若该剧有四十集,那就可能要花上一个多月的时间看完。反正那时也没租借录影带的闲钱,电视频道播映什么就看什么。

像这样的追剧方式,既不会太疯狂,也不影响生活作息,我觉得挺好的!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