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小便宜/山三(马来西亚)


上星期,欣欣在WhatApps妈妈群组分享了一则面书网站的宝宝纸尿片大抛售信息给我们。我们这群组内的宝宝都在使用纸尿片,所以这信息对大家而言的确很实用。于是,大家开始讨论各自使用情况、比较不同品牌的纸尿片质量(可以“装”多少杯水?会不会漏尿?会不会出红疹?)和价格,以及在不同超市售卖的价格等等。

讨论完毕,欣欣问大家要不要一起团购,听说会更便宜。斤斤计较的妈妈们,一听更划算,快快“举手”下单,以欣欣的名字团购五大箱纸尿片,合计马币约九百零吉,并同意把钱先汇进欣欣的银行户头,货到时大家去她家拿货。

三天后,早上,欣欣突然发了个哭丧的表情包给群组,说与那位抛售纸尿片的商家失联了,而且也看见有几个网友在面书上“提告”该商家为骗子的信息,这下该怎么办?说白了就是大家的钱向谁讨去?她深怕大家不相信她,赶紧截图她汇钱给商家的证据、她先前与他联系的对话等。

我们与欣欣相识多年,我们当然选择相信她多过那位“骗子”。因此,大家先是一轮乱骂那个无良商家一番,自知钱估计是拿不回了,但还是纷纷提出意见,如:各自在面书上广传这骗子消息,以免其他人上当、报警冻结那商家户头、向面书投报此网站的不当行为……虽然大家都是“讲”多过做,但总算把心中那口“怨气”消散些许。

总归一句,网络便捷,孰好孰坏,慎选之!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废除小学考试制?〉/山三(马来西亚)


大马去年新上任的教育部长马先生宣布2019年开始取消小学1至3年级的考试, 以更客观的评估方式取而代之。听其名堂感觉还真不错,正好今年上小一的儿子就赶上了这项新政策的列车。然而,我这被考试荼毒了十多年的妈妈却显得紧张兮兮,这啥玩意儿?不考试又怎么知道孩子的各学科的程度到哪个点?班上四十多个学生,一位老师怎么能够短时间内依据不同程度的学生进行指导及布置作业……?

种种的疑惑随着儿子上学回家的汇报似乎慢慢解开,加上学校在三月时特别召开了一个关于新政策的家长说明会,也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实际上,课堂内的小考还是存在,只是成绩单不再以分数列明,却是以级别式(ABCD)分类。至于师生比问题非一朝一夕能解决,校方只好依据学科程度高低把孩子(暂时)分班由不同老师教导。此外,老师也不再忙着叫学生回家“写”作业,而改为在课室内设置游戏、或把学生分组一起完成作业。

记得有一次,儿子按照道德教育老师的吩咐带了一件衣服去学校,回来后沾沾自喜地向家人展示老师教他们折衣服的“能力”,然后还说他明天还要再带衣服去学校折;还有一回,他再三提醒我要给他棉花、一些绿豆及小瓶子带去学校(一听就知道是要做科学实验),老师要在课室内种“菜”。只是我还蛮期待语文课老师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教学方法,目前尚未碰上!

总而言之,教育改革的方向说是要让孩子快乐学习、培养良好品格多于学术能力等等益处,我当然乐观其成,也希望此政策落实到位、持之以恒。与此同时,师资培训方面也必须跳脱死板、填鸭式教学的框框,让我们的新生代在没有太多考试的学习环境中可以快乐且茁壮成长!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要当网红!〉/山三(马来西亚)


每日必然动作——划手机八卦。今早微信一则题为〈抖音为何美女众多?〉的推文,点击一看,主要附上抖音美女图与真实在手机屏幕前录音视频且长相一般的平民(有可能是男或女)对比图片,原来他们都是借助手机应用程序(App)下载的“过滤器”或“修图”神器搞的鬼,披着这幅“漂亮”的面孔,有者成功当上了主播、美容师、某些产品的咨询师……

当智能手机成为我们身边不可缺的物件时,即便你在家敷个面膜、煮道菜、与小孩互动等等生活琐事,都可以录个视频与全世界“分享”自己的生活心得或秘诀,说得有理(或极具争议性)还真可以圈粉数万,立即成为“网络红人”(简称“网红”)!尽管如此,许多号称一夜爆红的视频,虽然短短几分钟,但若仔细搜索,你会发现同样的上载视频者(简称UP主)之前也许已经上载了无数个视频,一直持续到了第n+1个视频方获得大众的青睐,而且他必须继续上载创新、更有趣或吸引人的东西,不然健忘的网民很快即把他抛诸九霄云外!

由腾讯视频推出的音乐偶像养成节目《明日之子第二季》中,有次访问10强选手之一的孙泽源,他说妈妈总是数说他干嘛老是发明星梦,这茫茫人海中能够脱颖而出成为万人迷的也不会是他!他心想:为什么那个万人迷就不可能是自己?这疑惑要放在以前,若非本尊异常特出、适逢伯乐相中、或家境不错有点门路,否则,普通群众如你我要爬上位可说是难上加难。如今网络通行无阻,要成为“万人迷”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前提是你必须够努力,让遍布全世界的形形色色的网民经常“看见”你、“赞”你及顺带把你“分享”给他人。哪怕你只是引起百分之一的网民关注或评论,那已经算是成功的第一步。

由此可见,网络既加速了资讯的传播,也能轻易把个人隐私曝光、更拉近了名人与平民的“距离”,说白了,别小觑周遭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且等他一朝农奴翻身为主人,就有你好看!

摄影:李嘉永(台湾)

《我的二十仙去哪了?》/山三(马来西亚)


七岁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了,有一天回家后向我报告学校食堂有卖炒饭、粥、甘蔗水……之前在幼儿园时他向我“讨钱”花也是因为要买keropok(包装零食),所以听完他的汇报后,我也开始给点零用让他学习自己带钱去买东西。正好朋友送了个写有儿子名字的小钱包,我便让他拿去用。

据他的报价,一碗炒饭、炒面或粥六十仙,一杯甘蔗水一块,我第一次给他六十仙,第二次才加码一块,一星期一次,有时给一块六十仙(后来得知有清汤面或米粉加肉丸或鱼片是这个价),如此让他去买吃的。

有一回,我给他一块六十仙,上学前,我向他提议用钱买碗面或粥,若有余钱再买杯饮料,或带回家。那一天,他放学后一踏入家门即兴致勃勃向我汇报:“妈咪!今天我买了碗面及橙汁,那位食堂阿姨找回我二十仙哦!”“钱有收好吗?”我问。“有啊!”他语毕立马从书包拿出零钱袋“挖钱”。等了几分钟,只听儿子“咦!”一声让我“警觉”出问题了,我问:“怎么了?你的钱不见了?”他一副做错事的表情,喃喃自语:“我的二十仙去哪了?”

“你拿了钱没收好吗?”我继而问。“有啊!我明明收进钱包的……”儿子很快应答,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说:“我知道了!我在排队进电脑室时,听到有钱币掉进沟渠的声音,我那时没想到是我的二十仙……”听见这样的解释简直是让我哭笑不得。可想而知,在孩子的成长路上,为了要让他对钱、用钱、算钱、存钱等关于“理财”有一定的概念,估计还会闹不少的笑话。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人到中年》/山三(马来西亚)

dav


去年,也就是农历新年那几天,外子出席了个小学同学聚会。回来后第二天,竟然接到一个噩耗:同学阿豪在工作时突然心脏病爆发去世,遗下妻儿三人。当时,外子很感慨地在念:昨天看到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今天就突然走了……后来他们同学间在Whatapps群组里继续“探讨”这同学的死因,得出一个结论:大家都已步入四十大关,除了要有份完整的保单之外,平时必须注意饮食习惯、多运动、少量多餐,每年要做身体检查……

外子一直都是“重量级”人物,体重都是以0.1吨来测量,实属“超重”一类。现在因为这一位同学的离世,顿时“开窍”,下定决心要把体重拉下。首先,他买了双跑步鞋,依一位已有十多年马拉松跑步经验的朋友的意见,他先以慢走的速度运动,一星期一天、两天到三天,每天“走”一个小时。与此同时,他开始饭前喝杯高纤维麦片之类的饮料,据说可以增加饱足感,减少米饭量。

如此持续三个月,他再买了一只智能运动手表,尽量每天早上用至少一个小时时间,从走到慢慢跑步,运动完才去上班。到晚上,智能手表会显示自己今天走了多少公里路,有个参照提醒自己的运动量足够与否。半年后,他去做全身检查,除了体重减下十公斤,他的胆固醇及血糖也降低,虽然距离“正常”水平尚有点距离,但还是可喜可贺,值得一赞!

直到现在,外子已经有早起跑步的习惯,上星期去添购新年衣时,他喜滋滋地向我宣布:他的裤子可以减码了!所以他放眼今年继续减重十公斤,希望可以达到正常水平。人到中年,面对逐渐退化的身体,我们可以欣然接受不作任何改变,但为了能够健康地活着,运动减肥应当也是一条不错的选择吧?

摄影:黄艺畅(中国)

《忙与盲》/山三(马来西亚)


前一阵子,友人甲向我诉苦说她呆了将近十年的公司怎么地刻薄、经常让她加班、赶报告,忙得她吃不定时……我吞完她一肚子的苦水后,直接问了一句:何不换份工作?她这才支支吾吾,推说经济不景气、不容易找跟现有薪水一致的工作、自己也难以适应新工作等等,总之也是怨声载道,没有转换跑道的意思。

上星期回了一趟吉隆坡,约了友人乙一起吃饭叙旧。之前听说友人乙这几年做生意做得挺好,经常各国跑透透,是个大忙人,所以算是给足我面子前来赴约。然而,友人乙有一个坏习惯,就是经常迟到,说好的中午十二时正,结果迟了整一小时才到,一来就连说几次抱歉,然后解释他迟到的原因——老婆孩子顾客总是在他出门前有事要他解决等等,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听他迟到的种种理由,我也就笑着调侃他:做老板都很忙的呀!

前几天,在家庭聚餐时难得与一位二十岁的侄子聊天,提起他最近在忙的事,他刚学院毕业,是时候应该开始找工作,但他多数时间都在看YouTube学街舞,为什么?他想自学一段,然后自创并录制一段上载到网站分享,他一脸兴奋且自信的表情让我不敢泼他冷水。在e时代谁知道他的这一份热诚及视频真能博得大众的喜欢及点赞,搞不好因而就成为网红呢!

年关将至,有的人开始清点自己这一年的业绩,有的在做最后的冲刺以博得个好彩头,也有者依旧忙得团团转不知去向。对我这个有三个孩子的全职妈妈而言,我生活所有的重心几乎都在他们身上,除了一天三餐、做家务,有时还得腾出一些时间陪同孩子写作业、看一会儿电视节目或玩游戏。终于让他们都睡了,自己也累得只想趴下会周公去!有一次老公逮到机会问我:如果有一天孩子长大了在外工作生活,我会不会不习惯?我想了想,回答说我希望自己那时能够把重心慢慢转移至自己的兴趣上,去追逐自己未完成的梦想,也许生活依旧忙碌,但却为另一个目标而忙。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归路》/山三(马来西亚)


我在A公司当督工头已经有八年了,太太是全职家庭主妇,育有四个小孩,在公司附近与朋友合租了一个单位,日子还过得去。三年前,老板看我表现不错就让我升职加薪。记得告知太太这好消息后,那天她煮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我还把父母叫来,一家大小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团圆饭。

后来,有朋友介绍一间二手房出售,想到孩子也慢慢长大,是应该有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所以决定买房搬家。自此,每个月供房供车,以及孩子的教育费,反倒觉得钱越来越不够用,不巧又碰上家父中风急需一笔医药费,种种的负担,已让我失眠了一段时间。就在我疲惫不堪、精神恍惚,倍感压力之际,有天我在回家必经的小巷口遇见了阿布,他知道了我的状况,问我要不要试试那个,免费的。我看就那么小包东西,试试无碍,就跟着他吸了吸……

那东西呀,一吸进体内那一瞬间,凉快凉快,无比的舒爽,我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感觉自己长了翅膀,飞呀飞。飞到一处,我面前出现很多漂亮的花蝴蝶,我轻轻挥动双手,那些蝴蝶像在逗我玩似的,一忽儿停在我手上,一忽儿又飞走,我却觉得异常的开心,所有的烦恼都能抛至九霄云外!那晚回家难得一觉到天亮,第二天工作也事事顺心,这让我想再找阿布。起初我会控制自己,一个月一两次,后来觉得不过瘾,一个星期一次,慢慢两次……

虽然我一直很小心,但还是瞒不过我太太,她劝我戒毒,但我总是敷衍了事,我们因此吵了好几回,甚至要闹离婚了。如此过了半年,我的毒瘾越来越严重,有时一天不吸都觉得浑身没劲,再说,买那东西的费用也越来越高,阿布看我经常手头紧买不起,就提议我拿些来卖,然后留点自己用。于是,我像阿布那样,一开始免费让几个工友试吃,然后卖给他们,周而复始,直至被警察突袭查获我的货,被判刑一年。

我在牢里已经过了三个月,太太有带孩子来看过我,但我实在没脸见他们,我拜托我的前雇主帮我卖掉房子,把钱都留给太太和孩子,希望他们能好好过下去!别问我出狱后有什么打算,现在悔不当初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