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抗疫故事:宅家学习之妈妈应对篇/山三(沙巴,马来西亚)

听完了首相电视直播,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期限,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心里依旧有种很悲催的情绪存在,这日子何时到头呀呀呀!行动管制令前,我其实就是个宅家作业的半职业妇女,但现下不同的是,我那两位已上学的孩子不必上学——才八岁及才五岁,一整天呆在家与我大眼瞪小眼,或小眼瞪电视屏幕,想想也不是办法!所以,我这当妈的只能绞尽脑汁安排一些能让他们“忙碌”一阵的事儿。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挖出早前淘宝或书展买的生字练习本、专注力训练、找不同、填色本、贴纸故事等等益智游戏书籍,这些平时只是偶尔拿出来打发他俩的时间,现下却直接拉到每天时间表上的“活动”之一。接着,我把从网上下载的数学题、乐理或儿童数独之类的练习整理了下,正巧看完了图书馆借来有关“记忆力训练”的书,想着就拿来磨刀“训练”孩子。环顾一圈,家里一堆“囤积已久”的废纸箱、故事书、棋类游戏及玩具也一律可充当教材之一。

材料备齐,现在要制定时间表。每天,才八岁及才五岁吃过早餐后,第一项任务即朗读一篇短文或故事(中英巫文择一),然后画幅图画(根据所读文章而定)。画完图画,才八岁开始上谷歌课室,做学校老师指定的“作业”,才五岁则通过WhatApps上幼儿园老师的课,这一个小时的课,别以为我就得以脱身,我都得在旁“协助”或指导。附带学校吩咐的一些手工课或科学实验,学校“作业”总算完成了,他俩可以看一小时我指定的儿童节目(没办法啊,一人半小时,所以两位就坐在那一起看了),我也趁这空档去准备午餐,或处理一些工作上的文件或事务。午餐后,是他们的游戏时间——玩家家或乐高或积木或纸人娃娃或追来追去……“放生”一个小时半后,又到了学习时间,才八岁做课外练习(数学、科学或语文选其二),才五岁则做点简单数学题、写生字或比较轻松的益智游戏书。

下午三点是吃点心时间,有时我会在这段时间搞点烘培或准备食材(如包饺子或剥蒜米),叫上他俩“帮忙”或在旁观察。之后,拉着两人去练钢琴(之前是去校外音乐培训中心上课,现在只好由半桶水妈妈充当老师),音乐课后,一天的“课程”就算结束。当然,如此的安排也不是天天都顺利的,就像今天,才八岁睡到十一点才起床(我也难得‘清净’,不理他!),昨天两人因玩积木吵架后就不想坐在一起(同一张桌子)学习……凡遇到诸如此类,我都得弹性处理,把学习方案调整一下,反正生活也不仅仅学习书面上的东西。有时我也会心情欠佳或不想“教学”,就让他们轮流玩一会儿电脑游戏、陪他们玩一会儿棋类或纸牌游戏、让他们自由选择爱看的电视节目……如此看来,我也正在费尽心思学习当一名宅家非专业教师啊!

居家抗疫故事:宅家学习之学校应对篇/山三(马来西亚)

为期一个星期的学校假期结束,原定的3月23日开学日因为行动管制令被迫展期,而家中两位已上学的孩子——才八岁及才五岁突然不必上学了,成天呆在家自由自在,放飞自我!这怎么行!正当我左思右想,该“安排”什么节目让他俩“充实”些,学校总算有点动作了。

首先,学校的班主任把班上学生家长圈进一个WhatApps群组,说会在组内布置作业,促请家长在家督促指导孩子学习。于是,我的手机立即多了两组人马——才八岁的小学家长群组,及才五岁的幼儿园家长群组。与此同时,教育部也宣布将通过电视频道,在特定时段播放小学一年级至中学的教育性/阶段性课程节目。虽然其用意是好的,但对我而言,倒不如直接上谷歌搜索所要的教学内容来得直接兼有效率。

回到方才说的家长群组,先说说小学组,共有四十多位学生,情况比较复杂,班主任溜老师先做了个简单统计——每个孩子家中有无电脑、平板电脑或手机?虽说网络普及,但也不排除有小孩家里是没有多余的电子产品供作学习用途,当然,统计归统计,其结果也不影响校方“硬落实”的网络学习(Online learning)计划。接着,溜老师公布了每个学生的gmail账号,号召学生们加入已设置好的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oom),所谓的“网络学习”也就开始了。

每天早上,我将会收到小学溜老师或其他学科的老师发出的“作业通知”,只不过有些老师似乎高估了家长们的能耐,亦或纯粹为了交差随意上传的作业还真要人命!举一个例子,语文科马来文,作业上载到谷歌课室后,一段简单的笔记说明,附上五题的看图造句,我的妈呀,才八岁连动词前缀Me-是何方圣神都还不知道,怎么造句啊啊啊!纵使心里不住咒骂老师的考虑不周,但我也只能寻求谷歌大哥救命,搜了一圈,找到一个比较贴近现阶段课程的视频,然后让才八岁看了几篇,我在旁试图说明一番。此时,我的耐心也差不多磨尽,再帮他“写”了五个句子,叫他照打字输入电脑、呈上作业,呼!任务完成!

相对而言,才五岁的幼儿园班级不到二十人,幼儿园直接选用WhatApps应用程序上传教学视频,每天就上一门课。才五岁在我的陪同下看完老师的教学视频、即时回答问题、写作业、画图画,作业完成后拍照给老师检查,一小时就算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有时还有课后活动,如:前几天被“叫”在家种洋葱、学泡奶,毕竟五岁的课程也无需弄得艰深难懂,权当让她打发时间就得了。其实,幼儿园原本想使用现成的一个的应用程序Z进行在线教学,但后来因为该程序Z会盗取个人资料还是出了什么毛病,所以学校只好作罢!

总而言之,说是时势造英雄也好,被逼上梁山也罢,学校教师及学生家长即使多么地不愿意,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学生只能宅家学习,而传授知识的形式也就必须改变。借助网络,有的教师开始学习利用既有的应用程序进行在线教学,或上载预录好的教学视频,或借助其他网络教学视频,或以游戏方式拟定练习题。而家长们理应抽出时间陪同孩子一起“习惯”网络学习,比如删选网络视频、按什么键进入老师指定的画面、如何上传作业等。这过程肯定既艰辛又难过,而且还很考验家长们的毅力及耐心,所以大家只能多喝凉茶降降火气(据说还能让新冠肺炎病毒避而远之)。再请大家深呼吸一下,闭上眼睛,放眼疫情受控制后,孩子们回到学校上课,相信大马(政府)学校原本停滞不前的电子学习(E-learning)计划(网络学习只是其中一部分)估计会跨前一步,这也算是件好事!

祝你有个美梦/山三(马来西亚)


不知何时开始的一个习惯,两个孩子会在临睡前向我们道声:祝你有个美梦!起初,我的祝福语很简单,对八岁的儿子就说:祝你有个王子美梦!五岁的女儿则是:祝你有个公主美梦!他们就回应我:祝你有个皇后美梦,给爸爸:祝你有个国王美梦!(这下,我们全家在梦里都成了幸福快乐、不愁吃不愁穿的皇族,想想岂不美哉!)

后来,这美梦有加长版的迹象,比如:祝你有个驾着战斗机的王子美梦、或有个扮美美哒公主美梦!噢!王子公主不想当了,他俩会嚷叫着,所以就换成“超级无敌金刚侠”、“漂亮的花仙子”、“自由自在地游泳的美人鱼”、“变成KP-44(一部坦克代号,出现在组装坦克及打仗的手机/网络游戏)”美梦……

再后来,美梦还多了其他陪衬,或者是女儿会帮哥哥想他的美梦,儿子帮妹妹想她的美梦,如:“奥特曼打败怪兽的美梦”、“和李XX(哥哥的好朋友)玩很多很多坦克游戏”、“哥哥骑单车骑很快很快,赢了很多很多人(正好儿子学会了骑单车)”、“妈咪给我们吃很多很多的薯片”、“妹妹捉到很多很多大鱼(因为女儿爱吃鱼)”……可想而知,这“很多很多”真的要多到只能在梦里“实现”,所以“人因有梦(想)而伟大”这句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再在后来,梦里更多了一些故事,不过这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的事,目前也只有儿子会告知他昨晚发了什么美梦,就像这段:“我建了一座很高很高的酒店,酒店里有飞机场、很长很长的滑梯,还有旋转木马、碰碰车、过山车……(你会不会怀疑他其实是建了一座游乐场?)我邀请了很多很多人到酒店来住,还带你们去游泳池玩,游泳池旁有个很大很大的餐厅,阿公和爸爸在那里喝茶;妈咪、外婆、阿姨和妹妹在餐厅内大快朵颐,有很多很多你爱吃的……”听了感动吧!梦里还记得爹娘!

最后,我也祝你有个美梦!

摄影:李娉雯(马来西亚)

《隔离与恐慌》/山三(马来西亚)


2020年1月23日,农历新年的前两天,“武汉封城!”的消息一出,注定今年的春节不好过!先是上万人漏夜“逃离”武汉,紧接着全球对于这传染性极高的病毒顿时吊起十二万分的警戒,进出车站、机场、医院等人流多的地方都有专人进行检测体温,不过关者立马隔离观察不予通行。与此同时,官方、网民也纷纷发出许多“温馨提醒”民众如何防患未然,如:尽少聚集、出外戴口罩、勤劳洗手、消毒液必须含多少度的酒精、不吃野生动物……

提到“隔离”,首先浮现的一幕是:把所有患者集中在一个大棚内,医疗人员则戴着口罩面具小心翼翼地问诊检查,全部人吃喝拉撒也就只能在同一空间进行,不得自由外出。要说瘟疫若发生在古代,整个村子烧毁的事也有可能发生,但现代文明社会,在尚未找到有效治疗方案之前,对患者进行隔离、试药治疗,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被隔离的患者也只好认命,要嘛接受多种尝试,否则就只能祈求自身体质足够强壮得以打败病毒逐渐康复。

武汉之后,疫情持续扩散,接连温州、杭州、南京等也下令封城,而新加坡也发出“橙色警戒”(级别从黄-橙-红色),民众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太妙,立马赶往超市抢购干粮或日用品,大家怕的是病毒的传染率,慌的是“禁足在家”的日子要怎么过?会不会闷死?饿死?或“无故”病死?在疫情防控期间,中国大城市都开始“全面实施小区封闭式管理”,即住宅小区居民限制出入次数,或凭证出入,而学校、企业或办公地都让孩子及员工呆在家作业。

所幸,网络的存在让“隔离在家”的人们并不孤单,新闻资讯八卦简直就是信手拈来。许多科学家、流感病毒专家团队一方面努力不懈地对此病毒解码及分析,另一方面也派出权威级人马网络直播说明研究进展、病毒的特性、追踪病毒源头等最新消息。至于教师、学生及家长在家也没闲着,双方即时采用远程教学的方式——早上七点,杭州某所学校班主任通过微信群组“点名”、简单寒暄、开始上课、布置作业、下课…..相比之最初大伙儿落荒而逃的景象,疫区居民似乎在努力适应着足不出户的生活。

正当中国积极抗疫时,有些人不知是否恐慌过度,竟然把病毒“源头”直接标签为“武汉”、“中国人”、“生食野味的中国人”。他们在自家餐馆、零售店、幼儿园等等玻璃窗上大大地贴着“谢绝中国人!”、“不欢迎中国人”等字样,硬生生把所有黄皮肤、看上去是中国人的“隔离”到自己的视野外。有点历史知识的人,估计会怀疑自己是否回到19世纪的种族隔离政策的时代——白人与黑人不得乘坐同一车厢、学校、居住地等公共场合均以种族来划分,依现代术语就是种族歧视。以这种方式来防疫除了拉来一堆种族仇恨相信也无法隔绝病毒侵袭吧?

忘了在哪儿看过的小说或电影?未来的世界大战可怕的武器不只有核弹,还有无影无形(至少肉眼看不见)的病毒传染大战。换言之,若你依旧抱着侥幸态度把人种分类对待,或淡定泰然地静观其变只能说明你比较乐观,而那些赶往超市扫货的民众是过于敏感太紧张吗?不!谁也无法预测这疫情会延烧到什么程度?何时能研发出有效的药物抑制病情?未雨绸缪或许是首要的生存之道。要知道不识种族肤色国籍的病毒,只会乘“虚”而入,就看你不巧哪天被另一类新型病毒缠上身,到时别都怪罪于某某族群的错!

摄影:李娉雯(马来西亚)

搬新家这等大事/山三(马来西亚)


想起上一次的搬家过程至今记忆犹新,虽说搬得急匆匆,但也庆幸事先已准备得七七八八,还不至于沦落到有家“住”不得的凄惨局面。

那时在等待新家建竣期间,我们就在新家工地对面小区租了套房子暂时安家住下。两年后,终于等到新家钥匙到手了,外子忙喊来相熟的室内设计师对新家结构空间进行规划布局与油漆颜色搭配,还有找了工程承包商将屋子稍微装修一番。

与此同时,我们也抽空去多间家具店或家具展物色订购了大样家具、小件如灯饰、卧室、浴室装置等等。要说人的一生中若只能买到一套房子,当然希望新家能依自己要求精心的布置与设计,而我当时内心可是美滋滋地想象有着简约雅致又温馨舒适的居家风格。

一切差不多准备就绪,就等最后几个橱柜的安装(木匠师傅说原定的样式正巧缺货了,所以只好延工候着)。也就在那几天,天不作美,突然下了一场倾盆大雨,还是农历过年期间,我们的租房闹水灾了!因此,没有所谓的黄道吉日,也顾不上什么搬家禁忌,我和外子赶紧把所有的家当全部抛上车,分了几车依次把东西搬到对面的新家去。

虽然我们租房小区与新家就在两对面,但中间隔了条大马路,新家的发展商把自己的这一厢囤地高了一尺,所以免于水灾。而我们租房这一区地势偏低,加上后面正在发展的物业工地,导致排水沟堵塞,数小时的滂沱大雨最终积累成灾。

所幸,新家的床啊炉灶等基本家具都安装妥当,我们搬进去的第一晚还是过得去,只不过第二天就得打起精神,开始打扫、收拾、打扫、收拾……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业余翻译/山三(马来西亚)


第一次接触翻译应该是高二那年,我参与的学校社团——圣约翰救伤队(St. John Ambulance)主席翁同学,胸怀大志,对外想提高社团名声,对内则欲提升团员素质。于是,他捧着本Advanced First Aid(是在总部上高阶课程的资料本子)(注),征询队内理事同意一起把这本资料翻译成中文,让学弟学妹更容易明白个中内容。反正也不管我们同意与否,他都势在必行,我们就像分猪肉般,五个人各自分得要翻译的部分。而我,那时凭着还可以的中英文能力,除了翻译自己的那份,也负责进行最后的校对审核,从翻译至对稿成品费时将近两年,一本《高级急救》译本终于出炉,总算了却翁同学毕业前的“心愿”。

说到翻译的过程,先得把原文(这里指英文)的内容主旨搞懂弄明白,然后才把中英文组词句子及语法琢磨一遍,逐句逐段的翻译出来。当然,那时除了纸质的牛津英汉字典,我家正好买了本电子词典,对理解资料上算是(速度上)有点帮助。像我方才说的《高级急救》,除了人体运作(生物学)知识的说明,很多是急救的步骤程序,所以最重要把正确的知识传达出来即可,句子段落是否与原文一致尚列其次。

再次与翻译扛上,已经是在浙大学习,是个中文系学妹的作业,也不知她从谁的口中得知我马来文(应该)还行,她找我翻译一首马来诗歌,即从马来语翻成中文。忘了她给的什么理由,反正我是接下了她的“委托”。与我第一次翻译相隔十年,翻译工具已经相对方便些,但仅限于普通对话翻译,像这类需要优美词汇或专业术语的翻译,还真苦煞我这门外汉!再者,诗歌句句精短但喻义丰富极具内涵,短短十行诗歌,我花了整个星期勉强地、绞尽脑汁地翻了一遍。学妹交差的结果是咋样,我都不敢问,也没眼看!

后来,我的导师接获一个国际研讨会学者撰文论述的翻译项目,我们几个研究生的任务即把英文稿翻译成中文,一人负责翻译两篇,翻译完毕自行交换对稿,最后才交予导师审核定稿。这项目的难度在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们,他们的英文用语有时还真不容易搞懂,而且逐字逐句用词都必须谨慎选择,比如,某学者在文章开首用了一些“关键词”引述了自己对某一理论的解读,继而对该理论提出辩驳或论证,结尾部分又再把“关键词”带出总结一番。因此,倘若一开始把“关键词”翻错了,接下来的论述只会越弄越糊涂,不知所云!

综上所述,我这业余翻译说不上专业但尚算是尽责认真,每次做翻译权当多认识些词汇长点知识,只求别误人子弟就好!

注:那时只有《初级急救》(Basic First Aid)中文版,没有《高级急救》的中文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爱自由行/山三(马来西亚)


自从当妈以后,成天忙着照顾孩子之余,也没忘了四处走走看看的“嗜好”。所幸外子也会尽量抽出时间一家人出外旅行,但顾虑到孩子还小,我们尽可能不跟旅行团“赶场”,而是自助或包车自助游。自助与包车自助游有何区别?我的定义是:前者为住宿交通伙食自理时间也随意,后者则是有个司机(或司机兼导游)载着你到你想去(或你听他推荐)的地方,等到你逛完再载你去吃饭或酒店。我一家五口人,想像那一起挤公交追地铁东西东落西丢的画面,为了不让旅行变得太“刺激”,我当然都是选择后者。

已有一对儿女的闺蜜诗思每回一听我又要携家带小的去旅行,都双手一揖连说:佩服佩服,因为她每回出国旅行都把孩子寄放婆家或娘家,在她看来,带孩子出游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带孩子出门的确有许多不便之处,但也有它的乐趣存在,对我而言,自由行最重要抓住以下几个撇步:

第一行程不放太多,一天一个景点,举例:杭州灵隐寺就有很多个景点,我们只能一天逛两个点(视当季自己最想看的风景而定),每逛一处还得预算照相、吃喝拉撒、小孩闹脾气、大人走累了要坐下歇一会儿等的时间,这个事先必须与司机沟通好,预计几点来接送。此外,若不巧遇到天灾或突发事件,随时要有更换行程的心理准备。

第二出门在外用餐时间灵活一些,为免小孩累了饿了随时携带一些干粮如面包或糕点(若可以,购买当地小吃权当‘尝鲜’也不错)。有时也别太执着于一定要找到网上传说十分红火的XXX餐厅,捡家看起来还可以接受的餐厅用餐也许会有不同的体验!记得有一回在台北我们正好碰上午休高峰期(市区堵车也难找泊车位),司机建议我们去一家不错的便当餐店购买便当,后来我们就在路边一个公园享用热腾腾的午餐便当,是个不错的体验!

第三选择住宿地点不要太嘈杂(比如红灯区),而且尽可能同一个地方住至少两天,这样可以让出门与回酒店的时间比较松动,也免却行李搬动多次,遗漏什么。现在有许多手机应用如Agoda、Airbnb、booking.com等不但方便我们“酒店”比三家,也可以依据顾客评语预订符合自己心意的住宿,让自己出游前即可预先把住宿问题搞定!有次我们还在旅行中的两天安排入住有洗衣机的居家式酒店(做妈妈的肯定明白我的这要求是多么地重要!),我入住当天立刻把这几天全家大小的肮脏衣物拿去清洗及烘干一遍。

第四嘛,预留一点时间做自己旅行必做的事情。我呢,就是爱逛超市,去看看当地人都买些什么日用品吃什么之类,看到新奇的也“顺便”买回家;至于外子则是找一家咖啡厅喝杯咖啡放空啥事都不想,悠哉闲哉度过一个下午。

总之,放慢旅行节奏、试着慢镜头观察世界,感受异乡的人文气息,期待下一次的出游!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