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2020 就说几句话

3月31号是我国行动管制令实施的第14天,目前疫情只能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最起码情况还不至于失控。

前几天政府宣布行动管制将延长到4月14号。教育部随即要求学校展开网上教学,用意虽好,但知易行难,事倍功半,却又不得不进行,尤其城市地区的华文小学,感觉上老师、家长、学生都焦头烂额。从事中小型企业者也是血压指数普遍上升,公司可以在零收入的情况下撑多久呢?疫情又会再拖多久呢?这些都是没有答案的问题,有的只是焦虑……

《学文集》通常每个月都是以刘姥姥的孙女儿的文章压轴。这位作者是我在浙江大学读书时的老师,年纪七十有余了。上个月没收到文章,我不以为意,这个月也没收到文章,这就开始有点担心了。明天得打个电话到杭州去关心一下。瑞典政府应对新冠病毒至今还是很佛系,到今天为止他们仍然相信这病毒和感冒是同一回事,只要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有症状时自我隔离即可。我们能够做的唯有请作者林明辉照顾好自己。澳洲政府是另一个极端,根据作者周丽雯说,澳洲总理吁请国民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在家自学可能会长达六个月到一年半之久!

我家里近来最常听到的问题就是“今天几号?”,关在家里半个月大家都昏了头,不知今日是何日。

管制期间大家都在干什么呢?是否能够分享?请告诉我们你目前的故事,长短不拘,请发来邮箱:xuewenji.my@gmail.com。我们会另开一个专栏处理。

希望各位读者大家都能顺利度过这段时间,明天会更好!(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今天(3月18号)开始马来西亚将实施“行动管制令”以对抗冠状病毒,直到3月31号为止。3月31号疫情就会过去吗?我怀疑。那应该只是一个检验绩效的休息点,然后看看到时候的情况再决定后续行动。

“行动管制”是什么玩意?首相宣布后大家都一头雾水,不过经过一整天的沉淀后,大致算是明白了。行动管制虽然没封城的手段那么严厉,不过说穿了都是让大家没事待在家里的意思。行动管制保留了一部分考验人民自律的空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缺口,还不如直接采用法律硬性规定;如今真不是玩考验游戏的最佳时机,除非政府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我平时的工作是四处到工厂作定期安全检查,而其中就有许多工厂并不打算在这期间停工。理由也很简单,停工了没收入,这么多工人的薪水谁来付?商人何止重利轻别离?很多时候也轻人命,轻道德,轻道义。跟商人谈自律?还不如跟政客谈诚实呢!口罩缺货的问题也需要仔细调查,别把它视为“自然现象”似的;这中间不是厂家就是代理商在玩花样,企图趁机赚一笔灾难财,理应不会很难查出原因。

3月17号已经有两个确诊病人过世,可是还有人拿出数据来说明冠状病毒其实没什么,死亡率才介于2%到3%之间,比流感差远了,何足挂齿?我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把自己或家人朋友仅仅当成是一个冷冰冰的数据?以前看过一个忘了是欧洲什么国家的公益广告,广告中请了几位司机来问同一道问题:你能够接受的车祸死亡人数是多少?有人答X个,有人答Y个,不一而足。然后主持人把藏在一幅幕后面的司机家人一一请出,接着再重复同一个问题,结果司机们都感受到人命不仅仅是数字,给予的答案不约而同都改成了“零”。

在这里呼吁至今还拿着数据说话的朋友,千万别把自己、家人、朋友当成数据。数据是不幸得了病后自我安慰用的,不是让你把疫情不当一回事的挡箭牌啊!

导致此次瘟疫的冠状病毒是个新病毒,没人完全清楚它的路数。原本认为冠状病毒怕高温,所以不会在马来西亚这种热带国家蔓延。结果,大家都不当一回事,上千人上万人的各种宗教活动接二连三的举行,直接导致如今累积了绝大多数是在本土感染的673个确诊病人,死亡2人。这,还不足够证明病毒是完全可以适应马来西亚的天气吗?

疫情随后的发展会是怎么样我们不得而知,但如果不希望疫情继续恶化,政府、人民都该马上改变态度慎重看待问题。我们应该做,也做得到的事包括:(1)禁止口罩出口,(2)多洗手,(3)戴口罩(买得到的话),(4)不去人多的地方。

至于管制期间窝在家里该做什么?这就得自己动动脑筋来计划了。譬如我个人就准备跟几位朋友搞一个隔离读书会,然后做一些肥皂、洗手液送朋友,再来就是帮女儿准备考试,够忙的了。

末了,希望大家照顾好自己,也互相照顾。(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学文集》刚刚完满结束了我们第六年的贴文章活动。广东人的俗语“恨(羡慕)死隔壁,做死自己”极贴切地描述了我们的状况,其他的多言亦无益,就不多废话了。

新朋友也许不知道《学文集》每年正月都不发文章,这是让作者们休养生息的时候。我们也在此预告2020年的主题:2月 2020年,3月 原谅,4月 梦想, 5月 副业, 6月 衰老, 7月 温暖, 8月 家庭, 9月 潮流, 10月 玩具, 11月 网红, 12月 儿女经。

2020年对马来西亚人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年。政府在1991年提出在2020年晋升先进国的宏愿,现在时间到了,发现原来好像只是被诙谐了一场,所以特意提出2020年作为今年的第一个主题,好让大家回忆当年情。当然,2020也有“爱你爱你”的谐音,对年轻一辈大概是比较浪漫的一年吧?

精选集4拖了许久,还是同样一句话:好事多磨。但是今年保证出版,估计会在5、6月间成事。

就个人而言,今年由于家中老大开始上早上班,每天六点不到就得摸黑起床准备。生活方式起了极大的改变,目前还在调整中,希望不会影响到往后《学文集》的操作。

就这样吧!祝大家新年快乐!(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西方哲学萌芽于古希腊,苏格拉底是代表人物。苏格拉底述而不著,没有留下任何文字,后人对他的认识完全来自他的学生的作品。《申辩篇》是柏拉图的早期作品,记载了苏格拉底在法庭的自辩过程,十分精彩,可以由此得知苏格拉底的人格魅力。个人认为,这是最好的西方哲学入门读本。

我们的读书会将在11月23号晚上10点一刻(马来西亚时间)透过Skype开始读《申辩篇》,强力推荐读者参与。有意参与者,请发电邮至xuewenji.my@gmail.com报名。这是一项免费的公益活动。(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10082019

“大言希声”出自《道德经》,代表着一种华人的传统思想和美学观念:最大的声音是没有声音的。换句话说,只有废话才会喋喋不休,八九不离十。大家不妨留心观察,从生活中找答案。

8月9号的〈有此一说〉单元,受访者寥寥几句心里话,却极具震撼力,直击人心。这就是“大言希声”的一种表现。

最近教育部准备在明年四年级的华小课程中加入爪夷文的“鉴赏”内容一事闹得很大。我个人并不反对这个内容,但对教育部的处理方式则非常不认同。几位政治人物“护主”的言论,显得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更是让人倒胃口。

去年5月9号大选的选择是为了倒国阵政府,这一点从未后悔。但是我们选出的新代表,实在也不合心意。有没有实现选前的诺言是一回事,罔顾民意是另一回事,一意孤行加废话连篇又是一回事。希盟政府,祝你下一届大选好运了。

去年9月12号在《星洲日报》发表了〈炒熟的种子不开花〉一文,表达个人对华小课本(KSSR Semakan)的不满。不论满意与否,现在爪夷文的事已告一段落,是时候发表个人对华小课本意见的续篇了,敬请期待。这里先“剧透”一点内容,两个字:吐血。

〈有此一说〉贴文的附图是一张华文小学的募捐卡,马来西亚华人都很熟悉。华文小学是公立学校,但是政府的拨款从来就不足够,以致华人社会已经认命似的出钱出力,并美其名为缴交“第二份所得税”。这是其他地方没有的奇景,恐怕外国读者不了解,在此稍作说明。

(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老二在幼儿园里惹上手足口症。回家后照常给老爸“大大的拥抱”,也一如往常的胶布般粘着我。结果,原本一直以为属于小儿科的手足口症,居然真的可以传染给成人。不常生病的我,终于被病毒打倒。昨天病发后昏昏沉沉,原本想学香港电影那样贴上“东主有喜,休息两天”的字条暂且应付,可是昏得连这个都忘了做。这是今天开天窗的主要原因。

有一件事斟酌良久,现在觉得实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决心豁出去了。本人最后两个学位得自位于杭州的浙江大学。杭州在宋朝时叫临安,是个美丽的城市,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说法。南宋皇帝来了这个美丽城市,乐不思蜀,把临安当久安,日子过得美美的,最后断送了大宋皇朝。

本人在九月十二号到十六号间将到杭州和导师与同门“团聚”(1.同门即同一位导师的同学,2.“团聚”是他们的说法,他们当我是在海外流浪的同学,3.《论语》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里的“朋”,指的是同学,不是现在一般意义上的朋友。),如果读者中有谁想在这一个时间段去杭州看看的,不妨一道出门。我到杭州的目的是团聚,但也会有足够时间向同行者解说杭州的旅游攻略(旅游团一般不会带去的“秘密花园”)和历史典故。作为读者福利,不另收口水费。有兴趣者,可邮件联络详谈:xuewenji.my@gmail.com

草草如此。

(周嘉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