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怪事和解压》/耳东风(马来西亚)


为什么我们喜欢看恐怖小说或电影?可能是我们潜意识中对无法解释的大自然现象的一种寄托和释放。世间不也许多事无法解释?谁天生富裕,谁身家贫瘠,谁是王孙,谁是乞丐,不是很难解释的吗?读鬼故事,至少还有一个道理:冤有头,债有主。鬼怪不会无聊到没事做坏事来白开心,就算是害人(很奇怪,为什么只有害人,而非害牛、害狗、害马),也是为了完成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比如说修炼啦,果腹啦,等等。人贵为自己的世界的主角,自然要把害“人”的事情放大,然后加以击破,才不负历史/野史记录者的厚望。

此外,一些平凡的人类无法做到的,或是受到道德束缚的,于是寄之予鬼怪,动用文字和声音的魔力,震撼人心最深处的阴暗处,把藏于内心的恐惧呼叫出来。故事叙述原本了无痕,倒是我们难以压抑内心的澎湃感觉,久久难以自拔。

小时候很喜欢阅读的恐怖故事是《四人夜话》。读时常常想,四人之中,是否一人是鬼?还是代表“怪、力、乱、神”?故事有时奇幻华丽,有时恐怖怪诞,但是读起来有纹有路,津津有味。今时报章刊登的三人接力超短篇鬼怪故事,初读还蛮有兴味的,多几天就觉得太俗了。原因大概是我对“四人”的故事性的奢求。这种超短篇,已经到了走火入魔,舍本逐末的境界,一味求诡异,忘记了故事的轨迹,只求奇峰却无法铺排意境,成了下乘之作。

进入20世纪,人们承受的压力已经进入另一种境界,无形间偷窥人世的心态也愈发畸形变态。新的恐怖故事和电影的形态,已经不是“冤有头,债有主”可以解释。许多可怕的情节和剧情的发生,只为主角心里承受不住压力而做出的一种发泄,在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下,当然是要受到鞭挞和制裁,但是,为什么却引来这么多粉丝趋之如鹜?原来这些人心理也是有病很久了,所以美其名是借偷窥他人的变态行为来解压。

鬼怪,来自人心;害怕,来自将心比心;人性的对恐怖事情拒之还迎,来自本身无法抗拒的心理矛盾。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跟》/ 宫天闹(马来西亚)


十多年前我在台湾工作,当时公司安排了一间宿舍给我们几个外国员工住。公司在台湾北、中和南部都有工作室,而我是被安排在台中工作。宿舍住了三位员工,我和一位同事是马来西亚人,另外一位来自菲律宾。

我记得有一年的一月,天气特别冷。刚好有几位同事从高雄上来台中找我们玩,那天晚上我们去了大肚山,因为听说大肚山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夜景。可是,晚上大肚山很冷,而且那天晚上还下了点毛毛雨,也起了雾,就更冷了。因为起雾的关系,当晚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也因为太冷了,我们赶快离开大肚山回家。

回到家后,我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可是也说不上是什么。有一位高雄同事跟我同房,回到家后他就先去洗澡。我感到有点累,就躺在床上休息。忽然之间,我仿佛听到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朵大喊。我睁开眼睛,想起来看看有什么,却发现我突然弹动不得。我可以眨眼睛,可是我出尽全身之力都不能动,就连说话也不能。这时候,我的同事洗完澡了,回到房里,他並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他一直在说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很想叫他,可是不能够。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想要大声喊,结果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后来他终于发现我不对劲了,因为他说了那么多,我都没回嘴。他转过头来,看着在床上的我。我张开眼睛望着他,一眨一眨的,想告诉他我不能动。他有点害怕问我在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我大喊了一声,终于可以动了。我告诉他刚刚所发生的事。他很害怕,我说没关系啦,那东西应该不在了。晚上睡觉时,他说要开着灯,我说不要吧,因为本人睡觉是习惯要暗暗的,太亮我睡不着。可是他真的很怕,一定要开灯,那天晚上我们只好开着灯睡。由于太累了,所以我还是睡得着。

第二天跟一些台湾的同事说了这件事,才知道原来我们看夜景的大肚山的另一边有个公墓。我想,可能当晚招惹了一位“朋友”跟回家了。

这件怪事我现在想起还是历历在目。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注:作者只写出了故事的一部分,漏了两个精彩环节,在此代为补充:1. 作者有一晚在房里听到怪声,找来找去后来发现是字纸篓里一张废纸被人搓成一团时发出的声音。2.另一天晚上,作者在床上听到窗外有男女二人在对话,当时不以为意。第二天早上脑筋清醒后一想,不禁毛骨悚然,因为宿舍在七楼,窗外不可能有人。顺带一提,后来这位“朋友”还是自行离开了。(周嘉惠)

《念旧》/宫天闹(马来西亚)


有人说,一直在念着过去的人,现在一定过得不快乐。我有一个朋友,多年不见,最近约在一起吃饭。在聊天当中,他一直在说之前的工作有多好,之前的生活有多惬意,总之很多之前怎样,以前怎样的。我无心问了一句,“最近怎样?”他愣了一下,看着我说,他比较喜欢以前的日子。

曾经有一位上司告诉我,人一定要往前看,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我们的道路是在前方,不要一直想着以前的事情过日子。我觉得对了一半,“人一定要往前看,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这几句我觉得对了。“我们的道路是在前方的,不要一直想着以前的事情过日子”,我个人觉得,如果前方的道路是错的,该回头还是要回头,以前的事情可以是我们现在的借镜。

我觉得我是个念旧的人。有人说,念旧的人,往往惜物。我的确很惜物,尤其是我以前上学的作业。有一段时间我会常常拿以前的作业出来慢慢看,然后心里会很感叹,这些数学题怎么那么难?当初我怎么能算得出来?可见有许多在学校学的东西,已经还回给老师了。有时我又会拿以前中学时写的文章出来看,才发现原来我写得还不错(我自己觉得啦,哈哈),可是现在已经完全写不出当时的功力。曾经和一位顾客说过,我觉得我人生中文章写得最好的时候,应该就是中学时期,因为上大学后以及出社会后,接触到的中文没有像中学时期那么多,也几乎没什么机会在写文章,写文章的功力大大衰退。在这里,真的要感谢《学文集》给我那么多机会,再次开始写文章。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某个早晨》/宫天闹(马来西亚)


肥猫 :各位亲爱的同事们,早!
龙哥 :早安!
我 :Good morning!肥猫,今天那么早起啊?
龙哥 :当然啦,今天肥猫要向那个黑面报告太阳城计划的进展,哪里敢迟到?
慧慧 :惨了!!!我今天也有份要报告,可是我很紧张,肥猫哥,等下进去一定要看着我啊。
我 :慧慧,别担心,我们肥猫哥一向最照顾女的。
肥猫 :哈哈!慧慧,别听阿强乱说,我只照顾像你这种那么有气质的美女,其他女人我可没那么得空理会。
龙哥 :我听说黑面昨天被大老板骂了一顿,你们今天可要小心了。
我 :真不愧是能知天下事的龙哥,大老板那里的风都有本事收到。
肥猫 :阿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龙哥最近和大老板的秘书Mary打的火热呢。现在,他要收什么风,有什么风。
我 :真的啊?龙哥,请你务必以后要好好关照小弟,以后收到什么消息,一定要让我们知道。
慧慧 :我也是,龙哥!
龙哥 :哈哈!你这个死肥猫,早知道就不要告诉你我和Mary现在在一起的事。你们一个两个,这里知道就好了,不要乱乱传出去。你们也知道,黑面不允许办公室恋情,如果他发现后去告诉大老板,我和Mary就两个只能留一个了。
我 :放一百个心啦,你知道我的嘴巴最密的。
慧慧 :决不说出去。
龙哥 :真的不能说出去啊。肥猫,知道吗?
肥猫 :OK,我不会再和别人说了。但是,我刚查了一下,曽美丽好像还没看到我们的讯息。不会还没起床吧?她今天早上也要一起见黑面的。
慧慧 :不会吧?我现在打给她看看。
我 :如果她真的迟到了,她可以改名字了,叫曽耳聋,会被黑面训到耳聋。
慧慧 :还好她有接电话,真的刚起床,我叫她赶快飞车来公司。
肥猫 :我刚到公司,黑面还没到,你们也赶快到吧。
我 :OK,再多五分钟到。
龙哥 :在停车场了。
慧慧 :我也差不多了。
曽美丽 :各位,早!飞车中……
慧慧 :美丽,小心开车。
肥猫 :黑面到!!!我们午餐时间再聊。
我 :OK。
龙哥 :我也到了,黑面今天的脸真的黑过包公。
慧慧 :到了,午餐时再聊。
曽美丽 :飞车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以上是某个早上某家公司某个部门的某个Whatsapp 群组里的某些组员的聊天记录。谢谢网络,让我在上班途中还可以聊天(八卦)。网络真伟大!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故乡的味道》/宫天闹(马来西亚)

170217-ckh-dsc_0848
我的故乡是瓜拉庇劳(Kuala Pilah),位于森美兰州。它有个很好听的别名,叫燕子之乡。听说以前在这里有许多燕子,现在好像没看到那么多了。熟悉地理的人,会知道它是全马最干旱的地方,雨量比较少。

我不常回去,可是一旦回去,就必定回去吃几样美食。身为瓜拉庇劳人,我们都会很自豪地告诉其他人我们那里的炒粿条有多好吃。我们的炒粿条没有放虾子,也没有放腊肠,就连我们的友族同胞也都很爱吃。很多别的地方的人都觉得我们的炒粿条只是还好而已,可是我们就是喜欢,也许这就是我们从小吃到大的熟悉味道。

瓜拉庇劳还有一样美食,这也许比较出名,一般大家都知道,还有许多外地人特地开车过来吃,这美食就是鼎鼎大名的水鱼面(水鱼,鳖也)。可是,我其实没有很喜欢,通常我只会点水鱼汤粿条,只有汤没有水鱼。汤头是用药材和水鱼一起煲的,好喝。

在卖水鱼面的附近,有一档卖Rojak的档口,隔壁是卖Cendol。我们去吃Rojak的同时,一定会点隔壁的Cendol,完美无瑕的配搭。

晚上,我们有一家只开在晚上,大约傍晚7时到半夜卖完为止的Nasi Lemak(椰浆饭)。我们称之为全镇最好吃的椰浆饭。我比较喜欢吃他们卖的Pulut(糯米饭),香喷喷的糯米饭,再配上Rendang鸡,还有超级辣的Sambal,光想,我的口水已经快要流出来了。

味道是一种记忆,食物的味道会勾起我们小时候的一些场景。在外地人吃起来可能只是还好的食物,对我们本地人却是每次回去都不容错过的美食,这就是故乡的味道。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听音乐的路程》/宫天闹(马来西亚)

111116-nick-wu-31
我有一个很爱唱歌的妈妈,所以我知道很多老歌。从小耳濡目染之下,我对许多经典歌曲都哼得上几句。我妈妈最爱唱的歌有《往事只能回味》、《南屏晚钟》等,当然还少不了邓丽君的歌,《甜蜜蜜》、《我只在乎你》也是我常听到的。

小学时期,我常在外婆家,外婆家还有一个很爱香港乐坛的阿姨。当时流行租录影带,我的阿姨很喜欢去租TVB的《劲歌金曲》,所以80年代的香港歌手如张国荣、谭咏麟、陈百强、梅艳芳等等,我如数家珍。后来的四大天王,我当然也没有错过。

我中学时期,很爱听英文电台,当时我最爱的是HITZ FM,也爱买英文娱乐杂志,当时常买的是Galaxy,所以90年代流行的英文歌曲,我也知道许多。当时有很多男子组合,如Backstreet Boys、911、Five等等,也有许多女生组合,我当时就很喜欢Spice Girls。

大学时期,开始迷恋中文歌曲,最爱的有陈奕迅、王菲、郑秀文、张惠妹的歌。去唱K时,必点他们的歌来唱。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他们的歌很棒,可惜的是王菲现在比较少出专辑了。

在台湾工作时,开始接触闽南语歌曲,所以也懂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比较苦情的歌曲,而闽南语歌又大多都很苦情,所以大对我的胃口。江蕙的歌,听了真的会流泪。还有黄乙玲、翁立友、黄妃,这些都是我比较喜欢的歌手。

现在,我还在听我过去都在听的歌曲。现在流行的韩国歌曲,不是我不喜欢,就总觉得歌没有打中我的心,可以接受,但不一定喜欢。最近刚去唱K,就一直在唱一些N年前的歌,我想我可能有必要去学新歌了。

摄影:Nick Wu(台湾)

《小叮当(多啦A梦)》/宫天闹(马来西亚)

191016-doraemon
我在很小的时候,也忘了是几岁,就开始看《小叮当》了。小叮当,一个从未来世界来到过去帮助名为大雄的男孩的机器猫。为什么他要来帮助大雄呢?原来大雄虽然是围绕着父母、老师和同学长大的普通学生,但是他对运动和念书都不擅长,成绩非常差,考试常常得零分,所以也常常遭到同学欺负。就是因为这样的个性,影响了未来子孙的生活和表现;为了让情况有所改善,他的玄孙野比世修从未来的22世纪带来了小叮当,来帮助大雄改变命运。

小叮当的到来,也带来了许多未来世界的神奇道具,帮助大雄解决了许多问题,其中就有任意门、竹蜻蜓、放大灯、翻译面包等等。而我最喜欢的就是任意门。试想想,有了任意门,一开门就能到达你想要去的地方,多好啊!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小叮当的作者只有一位,即藤子不二雄,后来才知道藤子不二雄是两个人,一位叫藤本弘,另一位是安孙子素雄。藤本弘于1996年去世了,他去世之前的意愿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把小叮当以日本原文发音来称呼,所以后来小叮当到现在就被改成“哆啦A梦”了,可是我还是习惯以小叮当来称呼,比较有亲切感,所以不好意思了,藤本老师。

我之所以认为小叮当是非常经典和成功的漫画,因为他让我小时候在看的时候,产生无限的想象力,也很向往在未来世界里,真的有那些神奇道具能够成为现实中的帮手。

小叮当的读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幻想,那就是希望某一天书桌抽屉会钻出一个来自未来的机器猫。谁不希望自己也拥有一位小叮当呢?子孙后代啊,快快来孝敬阿公!

(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