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外语/宫天闹(马来西亚)


由于之前工作的关系,我有机会去不同的国家,学习到一些简单的外语。在这儿和大家分享一些学外语的过程。

刚开始工作没多久,公司就派我到孟加拉出差半年。可是,我在这里并非分享孟加拉语,因为没有很常用,和客户都用英语交谈,印象中只记得“talatali”是快一点的意思,是在坐三轮车时,需要车夫快一点才用到。我在孟加拉其实学到最多的是泰语。我的同事几乎都是泰国人。在办公室里,最常听到的是泰语,最常听的也是泰语歌。由于我对语言蛮有兴趣,就开始请教同事们如何说泰语,由最简单的数字开始学,到开始说一些简单的句子,发现其实泰语跟中文或一些方言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对我来说好像也没那么难。比如说“鸡”在泰语是读“改”,“牛”是读“纽”。当然也有很多是跟中文没什么关系,如“猪”是读“moo(二声)”,“鱼”是读“pla(四声)”。大家有没有发现,都是吃的。对,吃饭的时候是最好学习语言的时候。虽然学了一阵子的泰语,可是当公司派我到台湾的时候,因为没人可以和我练习,我的泰语学习就到此为止了。

到台湾上班的时候,当然中文对我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台湾人有时会说台语,我会说福建话,听是几乎可以完全听懂,可是台语毕竟和我们这里的福建话有一点的不同。之前有说到,我对语言有点兴趣,所以我也想学台语。于是,我开始看台语八点档,电视的演员在讲台语,我就看字幕开始学,也学到了一些有趣的说法,比如“说谎”台语要说“讲白贼”,“乱说”台语要说“黑白讲”。过后,因为很常去唱K的关系,同事们都很会唱台语歌,所以我也开始学唱台语歌,台语也突飞猛进。

回国后,不管泰或台语,我都还只记得一些,只是比较不常用,尤其是泰语,我觉得蛮可惜的。最近一直有在想学泰语的念头,也上网查了家里附近有哪间语言中心在教,我想我会去报名,好好把这个语言学好。

摄影:Nick Wu(台湾)

重逢/宫天闹(马来西亚)


小明七岁时,母亲问他你长大要当什么?他说我要当警察,因为警察叔叔可以拿枪。

小明十四岁时,母亲问他长大要当什么?他说我要当律师,因为律师可以帮人打抱不平。

小明二十一岁时,朋友递给他一支香烟,他犹豫了一下,朋友笑他什么都不敢试。他赌气点起香烟狠狠抽了几口,然后从那时候开始就越抽越狠了。

小明二十四岁时,香烟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开始吸白粉。为了购买白粉,家里所有的钱都被他偷了,还开始借大耳窿(编按:即高利贷)。

小明二十八岁时,几乎家里所有的人都和他断绝关系,除了他那年迈的母亲。为了帮他还债,快六十岁的母亲一天要打三份工,爸爸和兄弟姐妹们都劝母亲死心,可是母亲就是不放弃他。

小明三十二岁时,母亲终于挨不下去,疲劳过度而去世了。瘦骨如柴的他走回家要见母亲最后一面,父亲拿着木棍把他赶出去。他站在家门外,伤心得大哭。从此以后,仿佛这世界在也没有亲人了。他跑到天台,想到他连累母亲那么多,那么的对不起母亲和家人,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就在他要往前踏的时候,一只手把他给拉回来了。他转头一看,看着父亲哭着臭骂他,他也听不清父亲在骂什么,他也抱着父亲大哭,说对不起,我一定会改过。第二天,父亲为他找了一家戒毒所。

小明三十六岁时,他已经快四年没有碰毒品了,也努力工作把所有的债慢慢还完。父亲和兄弟姐妹也和他和好如初了。父亲问他现在有什么打算?他想起他小时候的愿望,当警察的话可能有点有心无力,他决定要开始读书,当律师去。

小明四十三岁时,八十岁的父亲在看着他带四方帽时,激动得流下眼泪。

小明四十四岁的时候,病重的父亲躺在床上,摸着他的脸对他说,我下去有脸见你的母亲了。他哭着说,爸,您安心的走吧,跟妈说,他的宝贝儿子回来了,等到以后我们重逢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跟她道歉。父亲缓缓的点头,走了。

小明七十岁时,他那晚还在办公室忙着明天的上庭的文件,突然胸口一阵痛,还好只是一下就不痛了。他抬头一看,他笑了,今晚他要和父亲和母亲重逢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印象中的一次考试 〉/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考试,并不是什么大考试,而是发生在我中四的其中一次小考。在这里容我娓娓道来。

中三升中四后,我们开始要上多一门数学课,除了普通数学之外,要多上一门高级数学。所谓人如其名,科也如其名,高级数学真的很高级。我刚上的时候觉得有点世界末日的感觉,怎么那么难啊?!

第一次考试,晴天霹雳啊!!高级数学刚刚及格,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十几分(编按:马来西亚公立中小学的及格标准为四十分,台湾海峡两岸的学渣们还请看开点。)。我自认数学是不错的,这个分数对我来说有点惨不忍睹。好,没关系,第一次考嘛,这是可以原谅的。于是,我开始找补习老师,也真的让我找到一个非常好的高级数学老师。她的教导也让我开始可以掌握高级数学了。

然后,第二次考试到了。还好,比之前进步,考了个七十五分。我有一个同学,由于他生病的缘故,并没有参加那次的考试。他总觉得如果他有考的话,应该会比我好很多,当然我也觉得当时的我年少气盛,就告诉他,那么下次考试看谁考得比较好(当时真的好幼稚)。他不甘示弱,竟然说要让我两分(哈哈,更幼稚)。年少气盛的我怎么可能咽下那口气,当然就答应了啦(不可能那么笨有人让分还不比)。

光阴似箭,转眼间第三次考试到了。成绩出来后,他竟然考了个九十三分,我想,完蛋了。当我拿到成绩时,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各位乡亲好友,不好意思啦,小弟考了个九十四点五分。请不要问我那个点五分是怎么来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关键的是,我险胜了。我承认,当时的我真的好臭屁,感觉一股怨气终于吐出来了。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小激动,也觉得当时的我们都好幼稚,好可笑!

摄影:李嘉永(台湾)

《电子钱包》/宫天闹(马来西亚)


去年我和太太去云南旅行,发现现在的中国人其实都不太用现钱,几乎大家都在用电子钱包。由于我们没有中国银行的户口,我们没办法用微信或支付宝付费,只能用现金。平常在马来西亚用现金付费感觉没什么,习惯了,可是在中国没有电子钱包的话会忽然感觉非常不方便。举个例子吧,在中国我们会打滴(搭德士),如果费用是8元的话,有些师傅是没有零钱找的,所以我们也只能付10元了。

回国后,我开始研究我们的电子钱包,发现我们的电子钱包真的五花八门,真的有很多,如BOOST,GRAB PAY,TOUCH N GO E-WALLET等等,当然也有WECHAT PAY(微信支付)。我也去注册了几个电子钱包APP来试用。以下是我用了几个APP后的感想,当然,事先声明,这只是我个人用后感,如果大家有什么更好的提议,不妨让我知道,在此先谢过了。

我第一个注册的BOOST,之所以会去注册是因为我家附近的夜市里有许多档口都可以用BOOST来付费,然后我也看到有很多商家都接受用BOOST来付费,所以就去注册来用用看。用了大约半年,我本人是很满意。BOOST有一个让我很开心的优惠,就是每一次我用来付费后,只要摇一摇电话,BOOST会回馈你几毛钱到几令吉甚至更多的钱。这让我感觉好像赚到了。虽然不多钱,可是想想如果用现金付费,那是没有回馈的。还有一项是,我会用BOOST来还吉隆坡的停车费,费用会是用现金的一半,非常划算。

我最近也注册了TOUCH N GO E-WALLET。会去注册的原因是我发现如果用这个电子钱包去买电影票的话,会有5令吉的折扣。我喜欢看电影,所以这对我而言是一大好消息。

其他的电子钱包我暂时还没用过,所以就不给任何评语了。总而言之,我觉得电子钱包在马来西亚有点太多了,不同的公司会给不同的优惠,我本人就会选一些比较多商家参与的公司来注册。

电子钱包的优惠,虽然能回馈的钱可能不多,可是在现在的社会里,我们能省则省,也是理财的一种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匆匆忙忙》/宫天闹(马来西亚)


小强刚起床,就匆匆忙忙洗刷了一番,再匆匆忙忙吃了个早餐,就匆匆忙忙出门上班了。小丽刚叫完小孩起床,想去和丈夫吃早餐,丈夫已经上班去了。小丽叹了叹口气,心里的埋怨,随着口中的牛奶,吞进了肚子里。她发了个短讯给小强,“今天是小明的生日,晚上一定要回家吃饭,我们会等你一起切蛋糕。”“OK。”

刚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坐下,秘书陈小姐就进来了。“经理,这些资料是等下和董事们开会需要用到的,你先看看吧。我先去泡一杯咖啡给你。”说完就把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离开了。小强打开手提电脑,看着过千的邮件,再看看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他心里嘀咕着,这是要做到何时啊?叹了口气,他匆匆忙忙地先看了待会开会需要的文件,喝了口陈秘书刚泡好的咖啡,看着墙上的时钟,九点五十五分,马上起身,拿着文件匆匆忙忙赶到会议室去了。

再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下午四点。小强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回想刚才的会议,公司又接了几单大生意,今年的花红应该不错,但也意味着接下来会更忙了。“经理”陈秘书敲了敲门,“不好了,东京的项目出了些技术的问题。董事长要马上开视像会议,要和东京的工程师们讨论新方案。”“好的。”小强马上开电脑,打起十二分精神,投入在视像会议中。

“呼……终于把问题给解决了,好累啊。”小强喃喃自语地说着。他看了看手表,“哦!惨了……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他想起今天是儿子的生日。他看了看手机,有无数次未接来电,有无数个来自小丽的短讯。他才想起因为今天早上的会议,他把手机调成静音了。

他匆匆忙忙赶回家,心里嘀咕着自己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事忘了呢?他坐上他的宝马,飞快离开公司的停车场。他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小丽。“嘟嘟……嘟嘟……”小丽没接。“嘟嘟……嘟嘟……嘟嘟……”碰!!!“嘟嘟……嘟嘟……”“喂,跟你说了今天是小明的生日,你知道他有多期待你回家一起切蛋糕吗?喂?你为什么不说话?”

这是小强匆匆忙忙的一生。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猪朋狗友即景》/宫天闹(马来西亚)

dav


“死仔包,又跟你那班猪朋狗友去河边玩,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里很危险的,不要再去了,再去,下次就给你藤条焖猪肉!”
“知道了,妈。”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喝茶喝茶,一天到晚只知道跟你那班猪朋狗友去喝茶,读书不见你这样勤力,下次再这样晚回家,我把门给锁了,看你要睡哪里?!”
“知道了,爸。以后不敢了。”

“宝贝,你说过今天要陪我的,我衣服都换好了,你临时却说没办法陪。你那班猪朋狗友都比我重要,他们一说有事,你就马上过去。”
“对不起,宝贝。他们真的有急事,要不然不会叫我叫到那么急。我过去一下看看,很快就回来。”

“老公,你明天还要上班,怎么喝到那么晚才回来?你那班猪朋狗友都不用上班的吗?可以喝酒喝到这样晚。”
“老婆,不用担心啦,我明早可以起身的。阿强的老婆有了,今晚开心,就喝得比较晚了。”

“爸,那么早起,又去跟你那班猪朋狗友去吃肉骨茶啊?不要吃那么多肉啦,对身体不好。”
“唉,现在这班老朋友,可以见,就多点见,我们这般年纪了,还不知道可以再见几次。下个月你的Uncle Jimmy从加拿大回来,我们又有的聚了。”

猪朋狗友,一生一世的好朋友!

摄影:黄艺畅(中国)

《感恩一路有你》/宫天闹(马来西亚)

oznor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常常会见到不同年龄层和领域的顾客。也因为如此,我常常有机会学习到不同的东西,所以这些人都是我的良师。在这里,我想分享两则顾客教会我的事。

之一

大约两年前,我开始需要增员,可是我並不想很随便的找人来加入我们的团队。其中一项我所设定的条件是不要低于30岁,因为我觉得太年轻的话会比较没有责任心,抗压能力也比较差。就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大约26岁。我其实第一次见到他时,并没有告诉他我在找人加入我的团队,我当时只是希望他可以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开始储蓄。然后,他开始问我一些关于我的行业的事,最后他告诉我,他要加入我的团队。我犹豫了一阵子,然后就让他加入了。可是,我心里其实对他没有那么大的期望。当然,我错了,他颠覆了我对年轻人的看法。他让我知道年龄真的不能拿来衡量责任心和抗压能力,他也非常的勤劳。他让我对我的增员条件重新洗牌,我现在会比较注重个人的心态,而不是年龄。

之二

刚开始成为基金顾问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很棒的顾客。第一次见他,他问了我很多关于基金投资的问题。由于我刚加入这个行业,我如果真的不清楚,我就很老实的告诉他。他也不怪我,也向我投资了。我非常感谢他给了我一个宝贵的机会。我每次见到他,我都会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是位生意人,他会告诉我现在市场上有什么变化,生意应该怎么经营。非常感恩有这一位顾客兼良师,让我在他的身上学习到许多人生的道理。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这一路走来,遇上了非常多的贵人良师,最后还成了益友。在这里就借此机会向他们说声感恩一路有你!

摄影:黄艺畅(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