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知识之如何辨别性别》/宫天闹(马来西亚)


【之一】
最近认识了一位非常爱猫的朋友,她的家里有多达十多只猫咪。前几天和她一起吃午餐,在餐厅里来了一只流浪猫。朋友看到了,马上从包包里拿了些猫粮出来喂猫咪。原来在她的包包里无时无刻都有准备猫粮来喂流浪猫,果然是爱猫之人。忽然之间,她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这只猫是公的还是母的吗?”我当然不知道啊,她说是九成是公的。我问她:“你怎么知道?你只是用看的,也没看你抓起来看啊。”她说:“你没注意到吗?刚才我拿猫粮出来的时候,这只猫是先伸出左爪。公猫有九成是左撇子。”我恍然大悟,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果然没错。有研究发现,95%的公猫是左撇子,而95%的母猫是右撇子,主要是跟荷尔蒙有关系。不过,如果猫咪已经绝育了,男左女右的判断方法就没那么准了。

【之二】
几个月前,岳母带来了一颗小木瓜树苗,种在我家外面的土地。由于土地还蛮肥沃,木瓜树越长越高,现在已经高过我了。两个星期前,我发现木瓜树开始开花了,非常兴奋,想说很快开花结果,就要有木瓜可以吃了。前几天遇见了一位喜欢园艺的朋友,很高兴跟他分享了我家木瓜树开花的好消息,他问我家的木瓜树是雄的还是雌的。我心想,木瓜树还有分雄的或雌的?我当然不知道我家那颗是雄还是雌。有手机还是挺方便的,马上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木瓜树不止有雄树和雌树,还有两性树。雄树的话只有雄蕊,是不会结果的。雌树的花是一朵一朵的,直接从茎上长出来后,在经由雄花授粉后才会结果。而两性树同时会有雄蕊和雌蕊的存在,所以可以自己授粉和结果。我回家看了看我的木瓜树,感觉像是雌树,至于会不会结果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就多等几个星期再看看吧。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忆外公》/宫天闹(马来西亚)


看到《照片》这个主题,我首先会想到我的外公。我的外公很喜欢摄影,再加上他也是一名记者,所以常常都会带着照相机。他还有一点让我非常佩服,就是他有一间暗房,会自己冲洗照片。

我小时候非常顽皮,记得有一次,我趁他不在家时,去书房拿他的相机玩,然后找我妹妹充当模特儿,在家里各个角落胡乱拍一顿。要知道那年代还没有数码相机,当时的相机是需要菲林的,拍一张,就少一格。我想大概有拍了十张照片。其实过后我的心里是很害怕的,我怕他洗出来后,发现有些照片不是他拍的,会很生气,然后我可能就要挨打了。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过了几天,他把我所拍的照片拿给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说我拍的不错,当时真的吓死宝宝了。不过,经过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拿他的相机到处乱拍了。

当我渐渐长大,他当然也渐渐老了。可是,他每一年的农历新年,都会要我们去他的家,拍一张全家福。去年的农历新年前夕,他老人家百年归老,可是每年拍一张全家福的传统,我们会好好遵守。前几天是他的忌日,我写此文章献给他老人家,以纪念我对他的思念。永远怀念你,我敬爱的外公!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双十一》/ 宫天闹(马来西亚)


双十一,即十一月十一日,除了是大家所知道光棍节,也是一年一度淘宝网上购物节,几乎所有产品都在减价优惠。往年,我都没有参与,所以今年我和太太带着即兴奋又踊跃的心情,一早就开始预备了。

在双十一的前两天,我们就开始上网逛淘宝。有什么之前想买的,都先给它放进购物车里,从衣服裤子,电子产品到清洁用品,都在我们的购物车里。

双十一凌晨,我们开始清空购物车,刷卡付钱。没想到买了那么多,竟然买了两千多块人民币。然后我们开始自我安慰,没关系啦,一年一次。由于很兴奋,睡不着觉,于是我们又开始逛,一边逛一边又开始放想要的东西进购物车,想说只是先放,未必要买。

早上起床后,还是继续逛,继续加东西进购物车。到了晚上,在12点前,终于还是买了。唉,又买了两千多人民币。哎哟喂啊,怎么那么没有自制能力?!

第二天开始,我们就一直等我们买的货品几时发货,几时到货仓。就这样等了十天,由于双十一,所有物流公司送货的时间都会比平常久,所以我们的东西也都还没全部到仓。也不知道何时我们的东西能够送到家?

开始看回我们在双十一所买的产品,之后的价格有些好像也没差多少,当时怎么就好像着了迷一样,看到想买就买呢?真是鬼迷心窍!

摄影:Nick Wu(台湾)

《恐怖怪事和解压》/耳东风(马来西亚)


为什么我们喜欢看恐怖小说或电影?可能是我们潜意识中对无法解释的大自然现象的一种寄托和释放。世间不也许多事无法解释?谁天生富裕,谁身家贫瘠,谁是王孙,谁是乞丐,不是很难解释的吗?读鬼故事,至少还有一个道理:冤有头,债有主。鬼怪不会无聊到没事做坏事来白开心,就算是害人(很奇怪,为什么只有害人,而非害牛、害狗、害马),也是为了完成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比如说修炼啦,果腹啦,等等。人贵为自己的世界的主角,自然要把害“人”的事情放大,然后加以击破,才不负历史/野史记录者的厚望。

此外,一些平凡的人类无法做到的,或是受到道德束缚的,于是寄之予鬼怪,动用文字和声音的魔力,震撼人心最深处的阴暗处,把藏于内心的恐惧呼叫出来。故事叙述原本了无痕,倒是我们难以压抑内心的澎湃感觉,久久难以自拔。

小时候很喜欢阅读的恐怖故事是《四人夜话》。读时常常想,四人之中,是否一人是鬼?还是代表“怪、力、乱、神”?故事有时奇幻华丽,有时恐怖怪诞,但是读起来有纹有路,津津有味。今时报章刊登的三人接力超短篇鬼怪故事,初读还蛮有兴味的,多几天就觉得太俗了。原因大概是我对“四人”的故事性的奢求。这种超短篇,已经到了走火入魔,舍本逐末的境界,一味求诡异,忘记了故事的轨迹,只求奇峰却无法铺排意境,成了下乘之作。

进入20世纪,人们承受的压力已经进入另一种境界,无形间偷窥人世的心态也愈发畸形变态。新的恐怖故事和电影的形态,已经不是“冤有头,债有主”可以解释。许多可怕的情节和剧情的发生,只为主角心里承受不住压力而做出的一种发泄,在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下,当然是要受到鞭挞和制裁,但是,为什么却引来这么多粉丝趋之如鹜?原来这些人心理也是有病很久了,所以美其名是借偷窥他人的变态行为来解压。

鬼怪,来自人心;害怕,来自将心比心;人性的对恐怖事情拒之还迎,来自本身无法抗拒的心理矛盾。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跟》/ 宫天闹(马来西亚)


十多年前我在台湾工作,当时公司安排了一间宿舍给我们几个外国员工住。公司在台湾北、中和南部都有工作室,而我是被安排在台中工作。宿舍住了三位员工,我和一位同事是马来西亚人,另外一位来自菲律宾。

我记得有一年的一月,天气特别冷。刚好有几位同事从高雄上来台中找我们玩,那天晚上我们去了大肚山,因为听说大肚山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夜景。可是,晚上大肚山很冷,而且那天晚上还下了点毛毛雨,也起了雾,就更冷了。因为起雾的关系,当晚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也因为太冷了,我们赶快离开大肚山回家。

回到家后,我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可是也说不上是什么。有一位高雄同事跟我同房,回到家后他就先去洗澡。我感到有点累,就躺在床上休息。忽然之间,我仿佛听到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朵大喊。我睁开眼睛,想起来看看有什么,却发现我突然弹动不得。我可以眨眼睛,可是我出尽全身之力都不能动,就连说话也不能。这时候,我的同事洗完澡了,回到房里,他並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他一直在说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很想叫他,可是不能够。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想要大声喊,结果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后来他终于发现我不对劲了,因为他说了那么多,我都没回嘴。他转过头来,看着在床上的我。我张开眼睛望着他,一眨一眨的,想告诉他我不能动。他有点害怕问我在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我大喊了一声,终于可以动了。我告诉他刚刚所发生的事。他很害怕,我说没关系啦,那东西应该不在了。晚上睡觉时,他说要开着灯,我说不要吧,因为本人睡觉是习惯要暗暗的,太亮我睡不着。可是他真的很怕,一定要开灯,那天晚上我们只好开着灯睡。由于太累了,所以我还是睡得着。

第二天跟一些台湾的同事说了这件事,才知道原来我们看夜景的大肚山的另一边有个公墓。我想,可能当晚招惹了一位“朋友”跟回家了。

这件怪事我现在想起还是历历在目。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注:作者只写出了故事的一部分,漏了两个精彩环节,在此代为补充:1. 作者有一晚在房里听到怪声,找来找去后来发现是字纸篓里一张废纸被人搓成一团时发出的声音。2.另一天晚上,作者在床上听到窗外有男女二人在对话,当时不以为意。第二天早上脑筋清醒后一想,不禁毛骨悚然,因为宿舍在七楼,窗外不可能有人。顺带一提,后来这位“朋友”还是自行离开了。(周嘉惠)

《念旧》/宫天闹(马来西亚)


有人说,一直在念着过去的人,现在一定过得不快乐。我有一个朋友,多年不见,最近约在一起吃饭。在聊天当中,他一直在说之前的工作有多好,之前的生活有多惬意,总之很多之前怎样,以前怎样的。我无心问了一句,“最近怎样?”他愣了一下,看着我说,他比较喜欢以前的日子。

曾经有一位上司告诉我,人一定要往前看,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我们的道路是在前方,不要一直想着以前的事情过日子。我觉得对了一半,“人一定要往前看,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这几句我觉得对了。“我们的道路是在前方的,不要一直想着以前的事情过日子”,我个人觉得,如果前方的道路是错的,该回头还是要回头,以前的事情可以是我们现在的借镜。

我觉得我是个念旧的人。有人说,念旧的人,往往惜物。我的确很惜物,尤其是我以前上学的作业。有一段时间我会常常拿以前的作业出来慢慢看,然后心里会很感叹,这些数学题怎么那么难?当初我怎么能算得出来?可见有许多在学校学的东西,已经还回给老师了。有时我又会拿以前中学时写的文章出来看,才发现原来我写得还不错(我自己觉得啦,哈哈),可是现在已经完全写不出当时的功力。曾经和一位顾客说过,我觉得我人生中文章写得最好的时候,应该就是中学时期,因为上大学后以及出社会后,接触到的中文没有像中学时期那么多,也几乎没什么机会在写文章,写文章的功力大大衰退。在这里,真的要感谢《学文集》给我那么多机会,再次开始写文章。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某个早晨》/宫天闹(马来西亚)


肥猫 :各位亲爱的同事们,早!
龙哥 :早安!
我 :Good morning!肥猫,今天那么早起啊?
龙哥 :当然啦,今天肥猫要向那个黑面报告太阳城计划的进展,哪里敢迟到?
慧慧 :惨了!!!我今天也有份要报告,可是我很紧张,肥猫哥,等下进去一定要看着我啊。
我 :慧慧,别担心,我们肥猫哥一向最照顾女的。
肥猫 :哈哈!慧慧,别听阿强乱说,我只照顾像你这种那么有气质的美女,其他女人我可没那么得空理会。
龙哥 :我听说黑面昨天被大老板骂了一顿,你们今天可要小心了。
我 :真不愧是能知天下事的龙哥,大老板那里的风都有本事收到。
肥猫 :阿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龙哥最近和大老板的秘书Mary打的火热呢。现在,他要收什么风,有什么风。
我 :真的啊?龙哥,请你务必以后要好好关照小弟,以后收到什么消息,一定要让我们知道。
慧慧 :我也是,龙哥!
龙哥 :哈哈!你这个死肥猫,早知道就不要告诉你我和Mary现在在一起的事。你们一个两个,这里知道就好了,不要乱乱传出去。你们也知道,黑面不允许办公室恋情,如果他发现后去告诉大老板,我和Mary就两个只能留一个了。
我 :放一百个心啦,你知道我的嘴巴最密的。
慧慧 :决不说出去。
龙哥 :真的不能说出去啊。肥猫,知道吗?
肥猫 :OK,我不会再和别人说了。但是,我刚查了一下,曽美丽好像还没看到我们的讯息。不会还没起床吧?她今天早上也要一起见黑面的。
慧慧 :不会吧?我现在打给她看看。
我 :如果她真的迟到了,她可以改名字了,叫曽耳聋,会被黑面训到耳聋。
慧慧 :还好她有接电话,真的刚起床,我叫她赶快飞车来公司。
肥猫 :我刚到公司,黑面还没到,你们也赶快到吧。
我 :OK,再多五分钟到。
龙哥 :在停车场了。
慧慧 :我也差不多了。
曽美丽 :各位,早!飞车中……
慧慧 :美丽,小心开车。
肥猫 :黑面到!!!我们午餐时间再聊。
我 :OK。
龙哥 :我也到了,黑面今天的脸真的黑过包公。
慧慧 :到了,午餐时再聊。
曽美丽 :飞车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以上是某个早上某家公司某个部门的某个Whatsapp 群组里的某些组员的聊天记录。谢谢网络,让我在上班途中还可以聊天(八卦)。网络真伟大!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