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业/婾儿(马来西亚)


自小我没有很多梦想,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要嫁个有钱人,哈哈哈!虽然梦想没实现,但外子还是个不错的人。

很多日本人一生人都专注一件事,他们可以一生就只在一间公司上班;如果新马的老板们都遇到像日本人一样的员工,外籍人士就没机会赚外汇了。只不过现代的人应该很多选择,社会比从前稳定,现已成年的孩子大多不需为原生家庭付出许多,所以一直换工作影响也不大。

只做好一件事,是人生很不错的课题。

我的实际梦想就是置业,还记得十六年前购买第一间屋子,一定要新、够大。住了六年左右,因为那环境空气素质差,一年有几个月都在烧芭,环境局说是地质的问题,再加上很多是私人地段,难以解决。

就这样我们搬去二十公里距离外的另一个市区,新屋搬旧屋,大屋搬小屋,双层变单层,四房变三房,至今住了第十年头,看来我与外子都相当满意。

年龄渐长后,屋子越大,打理越困难,再加上我不擅长收拾,更加意识到大房子只是自找麻烦。其实只要干净,有电视空调,舒服的沙发和床,有抽油烟机和煮食的地方就很满意了。

希望有天我能成为极简主义的人,这样就不用买东西了,省点钱买好吃的吧!

摄影:婾儿(马来西亚)

原谅/婾儿(马来西亚)


犯错对我来说是不可以的。从小我给人的印象是个乖乖女,外表也没特别让人喜爱,我想为了维护我的乖乖形象,在家小心听话是我的生存之道,我非常少犯错。然而成长路上终究还是犯错了。

还记得母亲和我说过,她很少或没阻止让我一向直言(现在我认为是没经过大脑说话),是要让我勇于表达,不要让人欺负。我想70后的女人,发声权还是比50后的女人多些。

以前年少轻狂,我曾经说话没礼貌冒犯人,只是后知后觉,现在有时有先悟,会减少在话语中伤害人。二三十年,跌破头方知痛,领悟与学习是人一生都要做的事,可惜那个坏小孩至今都还住在我的心里。

伤害已造成,没有回头路,我需要原谅自己,才会走得更远更踏实。

摄影:李嘉永(台湾)

9月27号贴文二之一: 最后的智慧/婾儿(马来西亚)


在这十六年的婚姻岁月中,曾经多次与外子讨论住处,如果我们在城市不能生存,就搬到老家工作,至少花少些时间在塞车中。多年过去,在城市二十公里外扎了根。

生存以后才能谈生活,解决一餐可以用一碗清淡如麦片或上百元来填饱,当一个人的工资解决了基本生活需求,吃稍微有摆盘的一餐已不是上等人的权利,而是一种选择。

慢活对我而言,是一种智慧结合,如何让金钱运转,甚至心灵健康,在人生最终点带着基本尊严离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