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抗疫故事:这次真的无药可救/困傻了的客家妹(无拉港,马来西亚)

一个月里,我跑了四次诊所,都是喉咙痛。这个非常时期,你给我出喉咙痛和干咳的症状。真是的……

我也不知道我这喉咙感染了什么超级细菌,第一次痊愈了又复发。第二次看医生也一样,第三次被老医生像是忽悠一样,随便开药被打发走了。

老医生听不出我很无奈吗?我强调了,我这症状已经三个星期了!但他老人家只说我是普通感冒……。

几天过去,果真药没效。

第四次看医生是行动管制日当天,我心不甘情不愿去本月首次光顾的诊所。医生给了比上次更强的抗生素,还有其他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药和漱口水。问医生什么时候会好转,他说三天。

三天过后,我药吃完了,喉咙也没怎么好,咳嗽也比较厉害。决定再看医生,回去同一间诊所。

结果医生叫我试home remedy(居家治疗),因为诊所已经给我开了他们最强的药了。

我傻了。

我现在的状况是要“熬”到它好吗?

真的第一次正真感受到什么叫无药可救!

隔天没药的日子,体温第一次达到37.6°C,这下惨了。几个小时里量了三次,接近37°C。不要自己吓自己,要稳定,不要乱!今天我就准时放工(work from home 还很勤力),提早休息。

第二天,精神不错,体温正常,喉咙还可以……虽然还在咳。但感觉好像有好转……果真可以把病“熬”好的喔!神奇!

(事记两星期前发生,客家妹没有新冠肺炎的症状。)

居家抗疫故事:补货/困傻了的客家妹(乌拉港,马来西亚)


自前两次失望的补货经验,我这次一打开眼睛就不贪睡。立刻起床梳洗,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巴刹(编按:菜市场)看看。

巴刹档口不多,我被杂货店的白面包吸引了。买了两条Massimo, 自封城以来第一次买到白面包。脸书说,白面包难求啊!果然早出门是好的。

我绕去主要通道,露天摊子没开,猪肉档不知搬去哪里了,后来发现有一档在茶室里。他们包好一袋一袋的,像预购的货一样,只等主人来拿的样子。三十多零吉的,八十多零吉的……。我买了袋四十多零吉的煲汤骨和肉眼,真不知道妈妈平时是怎么买的,这分量够吃多久?

边上我只看到一摊菜档,预想Aeon选择有限。在菜档买了茄子和豆。路经杂货店再排队买了绿豆、红豆、姜、江鱼仔等小杂货。因为病毒,我第一次看到杂货店限制人流,连安娣也排队了。虽然场面还是有点混乱,但店员还能维持次序。

八点多,该去Aeon了。到了目的地,看到那长长的队伍,我有点傻眼。想到车里还有肉,还是先把东西放回家里再来好了。

回到家里,赶紧去房间拿了本书,交代妈妈好好处理和消毒刚买回来的东西再出去。回到Aeon,顿时佩服自己,看到如此的长龙也不气馁。我从整座大楼最尾段开始排队,离门口感觉是十万八千里。在这里大家保持很宽的距离,有些中间隔着购物车,这就是和巴刹的分别。

排了大概35分钟终于到大门口了,好像没想象中的辛苦。虽然早晨的太阳也很猛……,哪知道被探热器检测后,过了大门口,里面还有长长的队伍。

我太天真了。

到Aeon开始排队的时候是9.13am,真正通过购物大门的时间是10.35am。

这次货架终于不空了,我买到不同的菜,虽然还是没有比平时多样化。基本上shopping list里的东西都买到,除了小葱头仔。

这个时期,罐头、冷冻肉丸、鸡蛋、面很重要。我看看购物车,估计可以撑两个礼拜。够了,我不要再来了。排队一小时半太浪费时间了。

推着购物车到停车场,把物件一样一样地装进环保袋里。又一次地佩服自己,一个女生竟能买了那么那么多。

回到家了,已经是12.30pm。我有点虚脱的感觉,很累。把战利品交给他们,我去洗澡。

吃午饭以后,我爬回我的窝里。睡死了……

这场病疫,真的是段非一般回忆。

照片提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