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途中/吴颖慈(新加坡)


送孩子上幼稚园有一小段距离,步行的话至少要花上二十分钟,在电动代步工具盛行的年代,我毅然决定购买一台普通的两轮脚踏车,除了价钱相差十倍,还可以籍此机会运动减肥,何乐而不为?殊不知在毫无体力训练的基础下,我善待了荷包,却为难了自己。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我并没有维持任何运动习惯,流汗最多的家务大概就是抹地而已。犹记得第一天骑脚踏车送孩子上学,几乎丢了半条老命,面对那个大汗淋漓陌生的自己,只能选择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吸气。第二天开始,我改变了原有的生活方式,晚上早点睡,早上早点起床,时间充裕就不再气喘吁吁,渐渐地,体力慢慢跟上,送孩子上学反而成了我一天最美好的开始……

学校和我家之间,有一个公园,中心有一个湖,不清楚是人工开凿还是多年以前采矿留下的坑洞,湖不大,可以轻易看见湖对面的人长什么模样。围绕周围是一条长达一公里的跑道,随着地形的起伏,公园划分出儿童游乐场和乐龄运动区,几乎每隔两百米就有一个提供桌椅等设施的凉亭,再来就是砌上砖块的空地,剩下的地方全是草皮。说大不算大的公园,却是大树林立,一应俱全的休闲好去处。

原本去学校的路线很简单,直走等一个红绿灯就可以到达,但是我却宁愿绕远一点的路程,拐个弯进入公园范围。除了不必骑在车水马龙的大路旁担惊受怕,公园内的大树,也为炎热的天气添一丝凉意。早晨的公园非常热闹,处处是惊喜,常让我们母子仨人目不暇给。

空地上,每一天都有来自各类团体的乐龄人士,聚集成群,左边一群耍太极,右边一群舞刀剑,后面还有一群可爱逗趣的跳着广场舞,不但孩子看得目不转睛,我也经常忍不住停下来观看,叔叔阿姨们个个精壮,动作利落,总是让我自叹不如。

除了爱运动的人们,公园也经常出现许多不速之客。说它们是客也许不妥,这里原本就是它们的家,反而是我们硬闯入它们的家园!偶尔,我们会被正准备横跨跑道的巨型蜥蜴拦住去路,为了不想遭受无法预知的惊吓,我老远就会停下来静静等待,看它慢条斯理的前进,或是伫立和我们对望半响,再意兴阑珊的漫步离去。不管哪一种状况,孩子都特别安静,毕竟蜥蜴对他们来说,不是宠物猫狗那个等级。如果是松鼠的话就不一样了,它的动作非常矫捷,常一晃便失去了踪影。每一次看见松鼠,我都会压低声音叫孩子不要乱动,免得惊扰它,一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看得见的当然吸引人,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就更神秘了!我们经常会被不知名的鸟叫虫鸣,逼得不得不停下来,三母子对着天空左顾右盼,似乎非得要找到声音的来源,看看这么美妙的歌声,是发自色彩斑斓的小鸟儿?还是外表平庸的金嗓子?孩子常要我停下来,或说:“妈咪,你听!”或说:“妈咪,你看!”上学迟到有什么关系呢?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是学校没有的东西。

最让孩子高兴的,莫过于遇见一家三口的野生水獭,两大一小和乐融融,不时在水中嬉戏,或在湖边的草地翻滚,还会配合观众做些即兴演出,看着人群围拢,一台台手机纷纷发出咔嚓声,它们就会突然来个华丽转身,扑通往水里一跳,以最优雅的泳姿,迅速的离开现场。我从来没见过水獭,如今它们活生生的出现眼前,让我比孩子还要兴奋。

很多人都说,有了孩子的生活会变得不一样。我对孩子的纯真充满了感激,是他们的到来,让我学会放慢脚步,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重遇最美好的自己/吴颖慈(新加坡)


虽说那是自己的身体,没有镜子的话,看不见的部位多的是,而且还有“到不了”的地方。

跟父亲最亲密的接触,莫过于在他的要求下帮他修剪脚指甲。父亲天赋异禀,三十出头就挺着一个大肚皮,程度跟怀胎八个月的妇女不相上下,可是孩子怀了二十年,始终没有生下来。肚子圆圆滚滚,摸起来结实坚硬,成了他和脚趾之间最遥远的距离,站着的时候看不见,坐着的时候勾不着。

当时美甲行业还没有兴起,否则他一定宁愿花钱也不会请我帮忙,因为我经常笨手笨脚,害他的脚趾千疮百孔。父亲的指甲长得有点怪,指甲的弧度非常大。一般人的指甲只是稍微隆起,但父亲的指甲几乎呈半月形,如果没有仔细修剪,当指甲往前生长的时候,左右两侧不规则的指甲就会像两把小刀那样刺进肉里,会造成红肿受伤,走起路来异常疼痛。也因为如此,当指甲修剪短了之后,必须把两侧的硬皮也仔细剪除,腾出空间让指甲生长,否则就会酿成悲剧。为什么我那么清楚?因为除了被钦点帮父亲修剪指甲之外,他也把半月形指甲遗传了给我。在为父亲剪指甲的时候,他经常要引导我把两侧的指甲和硬皮修剪好,不时艰难的用手指去感觉平整的程度(因为他的视线完全接触不到脚趾)。偶尔下手太重,父亲脚一收,轻声哎哟,却从来没有责备过我半句,那是回忆里父亲最慈祥的模样。虽然当时面对着父亲的十根脚趾头总是战战兢兢,既怕剪出血,又怕剪得不够仔细,但现在回想起来,甚是享受那段时光。

怀孕的时候,我终于感受到父亲的心情,挺着个大肚子无法自行修剪脚指甲,必须求助他人的那种无奈。我怀着孩子,总有生下来的时候,而他,睡着了就再也没有醒来。

生完孩子之后,我的体型日益横向发展,虽然还不至于勾不着自己的脚趾,却发现“到不了”的部位开始增加。有一次背后某个角落被虫子叮咬,奇痒无比,但无论我怎么调整姿势都无法搔到痒处,那种感觉非常煎熬。脑海突然浮现父亲走两层楼就气喘吁吁的样子,现在的我不就是那时候的他?明明三十多岁的年纪,体力却不如八十岁的老阿嬷。我也不奢望自己能恢复巅峰时期的曼妙身材,但至少能够拥有一个中年妇女的活力,而不是蹲下去之后,还要靠搀扶才能站起来!

肥胖的身体,不止影响了外观,更甚的是,它让健康一点一点的从我身上流失……首当其冲的是脚踝,它承受不了身体的重量,经常对我喊救命;接着膝盖也嚷着要停工;最惨的是腰,每隔一个礼拜就吵着看医生;还有荷尔蒙这一群小朋友,原本个个活蹦乱跳,现在却计划集体离家出走。肌肉整天都惨兮兮的提不起劲,脂肪却很兴奋天天在玩叠叠乐,身体除了不想动,还是不想动!父亲的样子越来越清晰,我没忘记他用生命来告诉我健康的重要性!

经过五百多天的努力,我终于和健康重逢,重遇那个最美好的自己。甩掉多余脂肪,日子变得额外轻松,我不再满头大汗气喘如牛,身体也不再三不五时敲响警钟,生活过得愉快惬意。跟父亲分别了二十余年,每当修剪脚指甲,我仍会想起他,不知道他在另一个世界,找谁帮他剪指甲?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带你上贼船/吴颖慈(新加坡)

张晓明长得五官端正,中等身材,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中学毕业后就不务正业,打些散工过日子。房子是家里的,不需要付房租,三餐也不难解决,反正厨房的食物缺了自然会有人去填补。老实说,工作只是赚些零用钱花,没钱花,大不了就躲在家里上网打电动,反正水电费也不需要自己负责。晓明有驾照,但没车,想要用车的时候,就当几天自雇司机,车子是租来的,不必维修也不必保养,不想用了,就把车子还回去,一了百了,没有负担一身轻。没车没房,当然也没女人,二十七八,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还能期待有个女人愿意跟着自己么?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庞大的约会开销,真的让晓明吃不消,最后当然也就是落得分手的下场。

晓明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阿辉,常说物以类聚,能成为好朋友的当然就是同类型的人。阿辉跟晓明最大的差别,就是喜欢尝鲜,什么事情只要不犯法不危及性命,他都想要尝试一下,反正一辈子就那么长,什么都没试过,不觉得有遗憾吗?相对于阿辉的爱冒险,晓明就显得内敛和胆小,于是阿辉经常取笑晓明。好朋友始终是好朋友,笑过也就算了,晓明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妥,日子也就过一天是一天。

一个炎热的下午,晓明独自在家,百无聊赖,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脸书。脸书上的事情也千篇一律,不是晒幸福就是炫财富,这些事不但无聊,还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刷着刷着,眼皮都快掉下来了,突然眼前滑过一叠钞票,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一大叠的钞票,绿的红的蓝的紫的,粗略估计,这叠钞票超过马币一万元。原本爱炫富的人把现金拍照放上脸书,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拍名牌包名车豪宅的也不计其数,让晓明纳闷的是,这张钞票照片的上传者,竟然是同样不务正业的阿辉。照片上的贴文,是一则招聘广告,晓明对这些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但既然是自己的好友贴的文,就不得不关心一下。于是,晓明在照片底下留言,表示有兴趣加入。才不过两分钟,就收到阿辉的回复,想必对方也跟自己一样手持手机拼命滑。

跟阿辉了解了工作内容后,晓明毫不犹豫地付了两千大元的保证金,据说只要在一个月内找到两个人加入,就可以得到一千元佣金,到时候就可以连同保证金一起领回,只是滑手机分享招聘而已,这么简单轻松的工作,钱就会自动滚进口袋,反正平时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也是滑手机啊!现在又可以挣点收入,何乐而不为?而且,如果一个月后选择不领回保证金,金额就会翻倍增长,再一个月就变成四千,利滚利,这就是阿辉能在短短三个月里就赚了上万元的原因。现在有了晓明的加入,阿辉的投资金额又提升了一级。这工作也不是没风险,如果连续两个月没办法找到新人加入,投资金额就会化为乌有!可是一个月就只要两个新人而已啊!自己脸书上的朋友少说也有三百多人,要找两个人应该没什么难度。像晓明这种光棍,理因是拿不出这两千元,钱是从老人家的棺材本里挖一点出来用的,还承诺三个月内一定还回去。晓明自己心里有个底,见好就收,三个月后就连本带利全数领出来,足够还钱之余,自己还多了几千块,想着想着,嘴角就不自觉上扬。

接下来的日子,晓明也学着阿辉那样,贴上大把钞票的照片,几句简单的招聘文,期待着新留言,期待着现金汇入户头。就这样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工作,发文、回复留言、等待新人加入。转眼间六个星期过去了,经晓明的手加入的新会员只有一个,就是那年迈的老奶奶,又从棺材本里挖一点出来支持孙子创业。眼看四千大元的棺材本马上就要泡汤,晓明着急了,他不断的咨询上级,当然就是推荐人阿辉,此时阿辉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级金钻级会员,对于阿辉的询问只是敷衍几句,打发算了。一开始还能联络对方,毕竟十多年的好朋友,对方总是劝晓明多努力,多认识新朋友,扩大生活圈子,迈出人生重要的一步。可是,距离期限越来越近,电话进入语音信箱的次数就越来越多,最后,对方连电话号码都换了。不说也知道,钱没了,朋友也没了,想当初的赚钱大计,瞬间成为泡影,老奶奶也没生气,反而还安慰了晓明几句。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即使是身边最亲密的人,也会因为自身利益带你上船。至于那是豪华邮轮还是贼船,就请看官们自行判断了。

摄影:李嘉永(台湾)

〈非一般月考〉/吴颖慈(新加坡)


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经历,何尝不是一场接一场的考试?我的人生当然也跟大部分人一样,有大考、小考、期中考、期末考……在众多的考试当中,我最在乎的莫过于“月考”!这个月考连续十次,历时十个月,是生命与生命共同成长的血肉记忆!

当清晰的第二条线渐渐在眼前浮现,我便注定了要参加这个每月一次的考试。腹中孕育小生命的喜悦,是我此生最美好的经历,殊不知那接下来的考试,竟让人度日如年。在确认怀孕之后,第一次月考主要检查胚胎是否在正确的位置着床,如果被判断为宫外孕,必须马上手术终止怀孕,否则会导致大出血危及生命,是孕早期造成孕妇死亡的主要原因。顺利通过后,医生通常会叮咛几句,开一些维他命,然后确定下一次考试日期。

怀孕七周之后,荧幕上就会开始出现一个闪烁的亮点,那是宝宝刚成形的心脏,一闪一闪的充满了生命力,一瞬间就把我融化了!即使到了现在,只要闭上眼睛,我仍能看见那小亮点仿佛在对我说话。如果第二次月考没有发现小亮点,孕期也就宣告结束。

到了第三个月,除了更仔细的超声波检查,确认宝宝外形的发育情况,妈妈还要进行抽血检验。主要是唐氏综合症筛选、先天性疾病、唇腭裂等的确认。等报告结果的日子非常漫长,虽然从没想过要放弃,却也担心自己没有能力照顾有缺陷的小孩。肚子还没隆起,却已开始忧虑。

为人母的愿望其实很卑微,从没想过要生下王子公主,或是总统候选人,更没有想过要生出伟大的发明家或登陆火星的太空人。每一次抚摸着肚皮,我只希望他是个五官端正、四肢健全、正常健康的宝宝。我知道,对于很多父母来说,这是多么奢侈的愿望,我也能想象,在小小的荧幕里发现宝宝与生俱来的缺陷,是多么痛苦与难以承受的结果。

第四次月考,是我最期待的一次,因为到了这个周数,宝宝性别就要揭晓了!我并不传统,也不相信养儿防老,但生个儿子的想法却很强烈。也许只是单纯的希望孩子将来不要像妈妈一样,承受许多只有女人才需要承受的痛苦!

妊娠20周是一个重要的大考,这时候宝宝的脏器已经发育完全,透过仔细的超声波检查,可以确定各个重要器官是否功能异常。看到这里,你应该也能发现,每一次的产检,其实很有可能就是一次生离死别。即使怀抱着忐忑的心情,只要能透过荧幕确定宝宝一切安好,对于每一个月的产检还是充满了期待!

好不容易进入孕晚期,宝宝相对稳定,但是妈妈的风险却提高了!尿液常规检查,是为了及早发现妊娠高血压和妊娠糖尿病,前者死亡风险高,后者会造成巨婴症。孕32周,胎位不正、脐带绕颈、阴道细菌感染,都直接影响分娩方式。这个时候,不管是控制宝宝的体重还是自己的体重,都让人惶恐不安。即使到了第九个月,依然要面对羊水不足、胎盘钙化等的风险。这一次又一次的考试,都需要强大的决心和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安全过关。

虽然我不是个一百分的妈妈,但作为一名孕妇还算及格。能用我的身体孕育出一个独立的生命,是我目前为止做过最值得骄傲的事!

摄影:李嘉永(台湾)

《反转人生》/吴颖慈(新加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小珠来自一个不完整的家庭,妈妈十八岁就生了她,与其说遇人不淑,不如说自己当初太天真太傻,以为那个男人真的会离婚然后娶自己回家。小珠的名字叫陈月梅,没有人在乎这个名字,她从小就被唤作小珠,不是因为父母期待她长得珠圆玉润,而是因为她的名字跟她的身份一样见不得光。

小珠的妈妈等了一年又一年,被扶正的愿望始终没有实现。小珠从小就很少见到爸爸,每一次见到他,他都在跟妈妈吵架,那种被父亲摸摸头,笑着跟她说话的画面,永远都是一个梦,既遥远又虚幻。小珠从来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模样,她只知道自己好像有爸爸,又好像没有爸爸。有爸爸的日子里,妈妈会烧好一桌美味佳肴,爸爸若出现,小珠就可以大快朵颐一番,如果爸爸没有出现,再美味的食物,都会瞬间变成厨余扔进垃圾桶,小珠不但要挨饿,还要帮妈妈擦眼泪。

这样若有似无的日子一共过了十五年,直到那个有名无实的爸爸死去为止。爸爸死后,妈妈似乎解脱了一般,展开了她全新的人生。小珠一直冷眼旁观妈妈的转变,妈妈变得积极乐观,经常打扮漂亮跟朋友聚会,甚至开始上课学习经营管理,在社交媒体变得极度活跃。家里开始囤积一些货品,妈妈突然忙碌起来,早出晚归,那个阴郁的妈妈仿佛随着死去的爸爸一起消失不见了!小珠则没什么改变,不管有爸爸没爸爸,或是有妈妈没妈妈,她的生活似乎都差不多,经常独自一个人,经常挨饿,经常无所事事。

像小珠这种成长经历的小孩,大概永远都学不会怎么去爱,她的心里有一个填不满的黑洞,深不见底。没人能够与岁月背道而驰,就算没有爱的灌溉,小珠还是茁壮成长,从少女渐渐蜕变成一个熟龄女性。她外表平庸,没有学历,最重要是她的心,如一潭死水,毫无奋斗上进的想法,没有目标没有梦想,对未来没有憧憬。身边几个感情比较好的朋友,纷纷派送红炸弹红鸡蛋,小珠依然单身一个人,她没有能力去爱,也不敢去爱。

就在三十岁那一年,在朋友孩子的周岁生日派对上,小珠遇上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他是个专业人士,五官端正,身材挺拔,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小珠第一眼看见他,周围就冒出了许多泡泡,把整个会场都染成让人晕眩的粉红色。像电影剧情一样,男人轻易掳获了女主角的芳心,在一起不久就把小珠娶回家。

婚后生活比想象中美好,小珠本来就没有太多自己的想法,对公婆不敢忤逆,对丈夫恭敬顺从,对一切逆来顺受,她安守本分、乖巧不多话,深得新家庭的宠爱。这种感觉太陌生了,就象那些粉红色泡泡一样,恐怕只要伸手一戳,就只剩下泡影。小珠老老实实的为人媳为人妻,生怕眼前的一切就像妈妈烧的一桌好菜那样,瞬间就变成厨余被扔进垃圾桶。她总是诚惶诚恐地过日子,担心美好稍纵即逝。

新婚第三年,在众人期盼中,终于迎来小生命,公婆喜上眉梢,小珠仿佛中了大奖,人生被粉刷上一层层缤纷的色彩,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公主那样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一索得男,公婆如获至宝,主动分担育儿工作,小珠乐得清闲,面对那个哭得声嘶力竭的小不点,她除了无助,更多的是恐慌。

当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的时候,家翁不幸中风,小珠顿时失去了一双手臂,面对还不懂得表达自己的幼儿,小珠一整天都焦躁不安。她完全搞不懂孩子发出的讯号,到底是痛了?冷了?饿了?还是累了?一个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的人,要怎么给出母爱?是谁说过,孩子生下来就自然懂得如何当妈妈?又是谁大声的说出“为母则强”这样的话?小珠就是学不会,她学不会当别人口中那种伟大的妈妈,她连当一个普通的妈妈都学不会!面对大哭的孩子,小珠最常做的事情,就是隔离,她把自己关进房间,裹上厚厚的被单,不看不听,就像妈妈小时候把她关进衣橱那样,仿佛黑暗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小珠怎么对待孩子,先生也不多问,孩子身上又没伤,日子好像就这样蒙混过关。

好不容易熬到孩子上学,小珠总算松了一口气。孩子不在家的时候,她一个人倒也轻松自在,忙着家事,张罗一家三口柴米油盐,偶尔探望公婆。她没有自己的兴趣,先生的事业也不需要她帮忙,不爱运动也不爱看书,养鱼种花更是不在行。生活像行走在火车轨道上,虽平淡无奇,也算顺畅无阻。就在日子多一天不嫌多,少一天不嫌少的时候,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在悄悄发芽,小珠没有太多挣扎,就私底下决定把孩子打掉,是滴下了泪水说了声抱歉,但只要一想起独自照顾婴儿的凄凉,她就马上擦干眼泪转身离开。先生甚至不曾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可是夫妻关系却也刚好在这个时间点凿开了一条缝隙。后来缝隙更是越来越大,碍于公婆爱面子,这段婚姻一直维持着表面上的和谐。小珠过着平淡的日子,看着孩子慢慢长大,和自己越来越疏离,就像那熟悉的枕边人,原本是至亲,却越来越陌生。

家翁过世不久,婆婆也哀伤过度离世。小珠只拎了几件私人物品,就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孩子已经长大,她什么也不牵挂。兜兜转转,她又一个人生活,被遗弃过,也被爱过,她本来就别无所求,现在更是云淡风轻。

不管转了多少个弯,那到底还是自己的人生。起起伏伏、高高低低,从好变坏,又从坏变好,没有人能够预料下一个挑战什么时候来临,现在的幸福也许就演变成下一刻的不幸。此刻的艰苦,也许就是为了迎接美好的降临。小珠的故事还没有落幕,那也许正是你我的人生!

摄影:Max(台湾)

《甜蜜的谎言》/吴颖慈(新加坡)


橱窗里那些五彩缤纷、闪烁着淡淡光泽的蛋糕甜点,曾经是让我垂涎三尺、流连忘返的地方。我爱甜食的程度,跟大部分的女性朋友一样,拥有第二个专门收纳甜品的胃。三年前,因为实在眷恋味蕾上那甜滋滋的美味,我开始自学烘焙,而烘焙,是一条不归路……

我的第一个蛋糕,是美碌蒸蛋糕,印象中只有简单的几种材料,随意混合便可以放到瓦斯炉上隔水蒸熟。新鲜出炉的蛋糕,自有一番美味,那是橱窗里不知道摆放了多久的蛋糕无法媲美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入坑后不久,我就购入了第一台烤箱,各种尺寸与形状的蛋糕模型、饼干模具、电子秤、各式烘焙材料,最后甚至买了一台面包机。于是,秉持着爱尝鲜的个性,各式各样的蛋糕点心、蛋挞布丁、慕斯乳酪、面包披萨、馒头包子、酥饼曲奇……陆陆续续以排山倒海的姿态出现在我家的厨房。从烤箱飘出来那一阵又一阵的香气,是最靠近天堂的云端。

烘培路上跌跌撞撞,每一次的失败,都给了我再挑战的勇气。制作过无数次惨不忍睹的作品后,我渐渐地发现,不管我再怎么努力改变食谱、调整制作方法、控制时间与温度,我就是无法做出和外面卖的一样的作品!在努力探索美好滋味的过程中,我终于发现,在那些我无法抵御的甜蜜里,尽是欺骗感官的谎言。

新鲜出炉的面包冒着热烟,松软有嚼劲,当然美味无比。经过一两天,随着水分一点一点地流失,面包的组织会逐渐变得干硬,口感也欠佳。如果你在市面上买了一个面包,放在室温保存三天后,吃起来依然松软可口,还夹着阵阵牛油香气,那就是一场骗局!天晓得里面添加了什么?自家制作纯天然的面包,第三天就开始发霉,吃不完只能狠心丢弃。

蛋糕的主要成分是面粉、鸡蛋和糖,有经验的老手单凭这三种材料就可以做出蛋香十足的蛋糕。然而,市售的蛋糕可没那么单纯,为了帮助蛋白打发,要添加塔塔粉;为了不让蛋白消泡,要添加蛋糕稳定剂;为了让蛋糕顺利膨胀,要添加发粉;为了色彩鲜艳,要添加人造色素;为了增添香气,要添加人造香精;为了降低成本,要添加人造牛油;为了固定造型,要添加人造鲜奶油。人造牛油(俗称菜油)和人造鲜奶油的主要成分是棕榈油,要把棕榈油变得跟黄澄澄的牛油或雪白的鲜奶油一样,当中要加入的色素香精添加剂凝固剂稳定剂有多少,就不赘述了。我还听过一种蛋糕预拌粉,只要加入牛油和鸡蛋随意搅拌,就可以烤出美轮美奂、不开裂、不失败的蛋糕。天晓得要添加多少粉末才做得出橱窗里那些精致的蛋糕甜品?为了追求色香味俱全,是否值得赔上健康?

我制作的蛋糕,失败率极高,坚持不使用粉末色素香精添加剂,即使烤出来的作品面目全非,至少吃得安心,是纯朴而简单的甜蜜。

跟西式甜点的精致与细腻比较起来,中式甜点相对朴素得多。虽然制作工序繁琐又耗时,但却非常容易成功。尤其是酥饼类,不管里头包裹任何馅料,饼皮的制作都大同小异,对新手来说绝对是强心针。中式甜点关键在于所使用的油,在植物油萃取技术没那么高明的年代,人们偏好使用动物油脂,所以小时候的酥饼总是泛着淡淡的油光与猪油香。后来,动物脂肪因含有大量饱和脂肪,跟心血管疾病脱离不了关系,渐渐被白油取而代之。白油并没有比较健康,它是用植物油或动物油混合油进行调配,经过氢化成白色固体油脂。至于氢化过程中,为了除臭除味所使用的化学物质,到底有没有危害健康,就让食品安全人员去监管吧!我只能说,吃了用白油制作的酥饼,会对你的心肝脾肺肾造成想象不到的负担。

标榜着天然不一定就是取自天然,说好无添加也不一定就真的没有添加。现在的我,再也不会趴在橱窗前两眼发光了,外出逛街瞥见那些精致的蛋糕甜点,脑海里会暗自盘算,下一次就来挑战这个好了!要吃得安心,还是自家制作最放心。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敢多拿!》/吴颖慈(新加坡)

oznor


从小并没有太多跟金钱挂钩的回忆,那个年代的红包钱,最少的是二十仙,最多的是一块钱,对于那些钱的去向,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也许花了?也许被妈妈拿去投资0056或0050?还有谁会记得呢?连我自己都忘了的事情。

最早对金钱管理的记忆,只能追溯到初中时期。初一那年,我选了个周六必须上课到下午四点的课外活动,老爸接送了两次之后,决定让我尝试自己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回家。以当时的治安状况,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搭一趟三十五分钟的巴士回家,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了应付我这额外的“花费”,妈妈用大支装汽水的塑料瓶,简单地制作了一个装零钱的罐子,提供我每个周末的车费。

随着年龄的增长,放学后错过乘搭校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从罐子里“提取”零钱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印象中,罐子里头的币值,从一分到五十仙不等,后来有了一块钱“金趸”,罐子里偶尔也会闪着微弱的金光。不知道是老实还是笨,我竟从未在罐子里拿超过一天的车资!在那时候的认知里,总是以为妈妈有计算好一周的车资才把零钱放进罐子里,如果我多拿花掉了,可能到了周末就要走路回家了!于是,这个“不敢多拿”的想法一直陪伴着我长大,直到升上高中后的某一天午后,亲眼目睹妈妈从自己的零钱包里随手抓了一把零钱扔进罐子为止。只是“不敢多拿”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就算知道了妈妈压根儿就没有计算罐子里的零钱,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不曾多拿超过一天的车资。

这个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习惯,让我长大以后对金钱的运用有点不符合年龄的节制,即使出来社会工作,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对于银行存款的概念,依然跟对待当年的零钱塑料罐一样,秉持着“不敢多拿”的想法!

妈妈这个往罐子里撒一把零钱的动作,一直维持到我拥有个人交通工具为止,算一算,竟然长达十五年。十五年来,那个装零钱的塑料罐子一直坚守着它的岗位,一步也没有离开过,仿佛只要我需要零钱,它就会提供永远拿不完的零钱。当然,必须是要在“不敢多拿”的前提下!直到现在,我家那一尊偌大的雕像背后,依然躺着那个装有零钱的塑料罐子!而我,却是再也没有伸手去那个位置拿零钱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