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滴珠/刘明星(马来西亚)


姚滴珠是谁?

没听说过。

《初刻拍案惊奇》卷二里的女一。故事走的是“无巧不成书”的套路。说的是姚氏自小娇生惯养,父母听信媒人的花言巧语,把她嫁给一家道中落的潘甲。潘甲虽疼爱她,但新婚两个月,就被父亲使唤出远门做生意。滴珠一日睡迟了,被数落了几句不中听的话,结果气愤不过,想到回娘家。

怎知在渡头遇到不怀好意的汪锡,把她连哄带骗的赚回自家。因为贪图安逸所在,竟也住下了。

这姚家挂念外嫁女,使人送礼闻讯,才得知女儿失踪一事。于是潘姚两家人都告上官府。

滴珠那边厢却被一公子哥儿金屋藏娇,过上一段快意的日子。

失踪案的进展,是滴珠的表哥在异地见到一个酷似她的妓女,把消息带回给姚家。滴珠的哥哥姚乙跑去认人,怎知得悉并不是亲妹,而和那位郑月娥做起夫妇来。

郑月娥献计顶包结案,结果是成功骗过姚家两老。把假滴珠还给潘甲。但潘甲一夜之后就知道不是滴珠本人,于是又到官府。他吃了三个板子,成功翻案。

后来衙役探访到真滴珠的所在。有了一场真假滴珠的官司。

因为各方都有过错,官府也酌情的下判了。

这里头的贼船,可以说是后来死在板下的汪锡那艘渡船,滴珠遇人不淑不说。倒是月娥如此胆大,竟然想出冒认之计,真可谓出人意表了。

要看故事细节的话,可以搜索这“姚滴珠避羞惹羞 郑月娥将错就错”的原文看看。要是不耐烦看字,也有连环画、相声,乃至电影。当然,那都是改编的。

凌蒙初写故事的能耐造就了这几百个字,愿看官笑纳。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烤式批判〉/刘明星(马来西亚)

oznor_vivid


如题。拷问的不是烤红薯或者烤肉串,铐着的是各生员半世人的试炼。不是做生不如做熟吗?那么,是不是也考生不如考熟呢?

据老师说,科举制度是考试的滥觞。那是对于举荐的凭据过于轻率,单单是官员的一面之词不足以担保另一个人可以负起管理公家工作的责任,科举似乎起于千余年前华夏的魏晋时期。科举的终结就比较明朗,是百余年前的晚清。

有那么多年的历史,里面的演变当然并不单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事就不勉强去硬硬用一两句话概括了。那些乡试殿试里的种种戏剧渲染,也不必在一篇小品文里较真。

就说说大马今年始废除了小学低年级考试好了。我个人支持结束这种过早训练分数主义的做法,半年过去,访问一两个家长,似乎也不见得有很大的反对声浪。话说是为了快乐学习。能寓快乐于学习,当然也不见得是坏事。但,今天在社交媒体却看到有以平成废物批判了降低学习要求,说以快乐作为目标并不可取。那么,用课堂评估,不分名次,取消从小就竞争的注重快乐学习是不是制造废物的温床?

让我另外提问:小学教游泳可不可行?要求大酒店腾出泳池是馊主意不在话下,但每间学校挖一个泳池不用说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为什么不借助大自然呢?毕竟游泳不是课室里的活动,而且,夺命的往往是对自然的敬畏不足,我国没有半个州是没有海岸线的,即使没有湖,也有河流或池塘。不用说,出于安全考量,以及划一课程的难度,这样的提议也只能被归类为馊主意的。何况,这对旱鸭子是不合理的要求嘛。但是,据知有北欧国家已经实行了,只我不知道如何评估这求生的技能之一。

其实,我觉得以考核来决定未必能确保学习能够成功,但至少提供了一条人人可以参加的评估途径。只是,不一定是学习数理化或者德智体群美的分门别类。为了激发人生的可能创作性,何不鼓励从小学习自我评估,让学生学习如何决定人生的大方向,而不是一味的读写算?

这些惊世骇俗的意见当然是抛砖引玉的企图,看官不必过度诠释,只要能有一丁点的启发,最好是互相有所讨论,那么我的假批判就达标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

〈反转再反转〉/刘明星(马来西亚)


物极必反。不知道是不是史上策反谋反的事情吓坏了不少皇帝老儿,对反贼很是感冒,所以民间杯弓蛇影,对反对这种自然反应也硬是很难扭转成正面的态度来看待。

我对反转一词的认识并不能吃得很准,印象里除了粤语比较常用外,也想不出有什么古书有此词语。于是在网络搜索关键词一栏输入反转二字。看了看词典的词条,引的也是近现代的文学作品。反而,在科学论文里,有一篇“无源时间反转聚焦方法”引起我的好奇。时间反转?这是应该如何理解的物理现象呢?要是望文生义,难免会有时间倒流的想法。再看下去,居然有种时间反转镜,难道照了此镜,则能回到过去?可是,维基百科的相应条文,是写作时间反演信号处理。好像是在对于波的属性作出的试验,镜也并不是日常照镜子的那种镜,至于实际操作是如何的,我花了些时间看看,一知半解的,就不好胡诌了。反正是有利于超声波仪器,或者与电磁波等等现象优化相关的。和时间的关系,似乎是有还原波动源头之义,是耶非耶,不知看官可有高见?

好吧,时间反转我说不清楚,那么粤语俚语的反转猪肚,如何?似乎也嫌感官不太好。不懂得这话意思的,不妨想想猪大肠里装的是什么。

不如说说方向?反转是不是一定是180度的U转?还是如顺时针方向,逆时针方向的转动来正转反转?不去细分固然不成问题,但后者的顺逆,和正反的关系似乎也只是相对的。

巴黎铁塔最近似乎有什么周年纪念,那句一直挥之不去的香港电影台词,巴黎铁塔反转再反转就浮现了。这期的题目在头晕的情形下完成,也算是逆袭的一类,至于有没有带出什么趣味,只怕是见仁见智的吧?

摄影:李嘉永(台湾)

《说谎者悖论》/刘明星(马来西亚)


“我说谎。”

“嗯。”

“我说我在说谎。”

“哦?”

“这是句谎话。”

“你是在说真的?”

“我在说谎。”

以上的对话不知道是不是有不以为意的读者。里头有一个无法消弭的自相矛盾,也就是所谓的说谎者悖论。如果真的在说谎,那么说的是假的吧?可是,如果说的是假的,那么怎么可能“真的”是假的呢?这违反了逻辑上一般法则,即发生矛盾了。A=!A

可见,有些描写,在逻辑上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就像在解二次方时间t得到t是负数,因为不可能回到过去,于是就把负数的t忽略。但,问题其实没有解决。

这就比如真的有能刺穿所有盾的矛,和真的有能挡住所有矛的盾,它们真的相遇了,结果会是如何?

类似的悖论还有把集合论陷入危机的罗素悖论,但这里不展开了。读者或者会嫌到喉不到颈,但笔者认为是过度描写了。

连一句话都有解决不了的矛盾,何况纷陈的世界?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声诺哄》/刘明星(马来西亚)


马来文里其中一独特的文学形式——班顿(pantun),有四句式的,也有两句式的,其共同点是上半阙的起头主要是起着顺从后半阙韵脚的“影体”(pembayang)。影(bayang)在马来文还有另一层想象的意思,比如动词membayangkan就一般作为想象用,这和闽南话的“有影无”或客家话的“冇影冇迹”有没有什么关系并不好说,反正就是用皮影戏的映照来考虑也未尝不可。

班顿有许多是无从稽考起源的,这与其丰富的口头文学传统脱不了关系。比如这两句:
Siakap senohong ikan gelama berduri,
Cakap bohong lama-lama mencuri.

其中siakap, senohong 及gelama是三种带刺(berduri)鱼类(ikan)。Siakap俗称石甲鱼,也就是金目鲈,英文或称为barramundi或sea bass,这里是和说(cakap)押韵的。Senohong俗称午鱼,与马友鱼同为马鲅科,也叫做印度马鲅,Indian threadfin,题目的声诺哄就是笔者生造的音译,可以看到是和谎话(bohong)押韵。至于gelama 俗称白姑鱼或牛那妈,英文是croaker,和日久(lama-lama)押韵。带刺(berduri)和偷窃(mencuri)押韵,顺道一提,果王榴莲(durian)也与刺相关。

这首班顿很明显是在描述用嘴巴说谎会升级到用计谋手法去偷窃,起首用了三种鱼作为“影体”来押韵,影体一般上是和要表达的意思关系不大,但也有例外。民间流行“卖班顿”(jual pantun),一般宴席都可能听到一些即兴的应酬班顿。这首班顿是民间较为常听到的劝谕诗。可是,哄哄骗骗,最终倒不一定是偷东西,而说不定更加是偷心呢!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道义》/刘明星(马来西亚)


本来想在题目前加“江湖”二字,一转念,怕戾气稍重,被人误以为是在说些打打杀杀的蛊惑故事,于是遂不把相濡以沫鱼两相忘的海洋世界给牵扯进来。

说到理学,似乎总先想到宋明理学的程朱等人,那么之前的“理”是否就按其本义玉石纹路来看呢?像伦理、道理之前是不是和玉石无关?近代的生理心理、数理物理,更加有其科学翻译的背景。另一方面,像总理、经理、襄理、助理等职务又是应该如何打理?至于理发理毛理顺我们的美感当然也都不在话下。

近日获赠一本小小的复印《周易》,翻到《系辞下》第一章有这么一段:“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从这句话的头尾,读者可以看到题目的意趣。传说是孔子作的《系辞》所说的理财,读着并不像是叫我们玩金钱游戏,或者储蓄投资,而是像对圣人宝位的阐述。聚仁曰财,还像是把财货当成集聚人性的现象。

庄子外篇《胠箧》就针对窃国为侯的骑劫仁义诠释作出很形象的比喻。回首看看马国的鲸吞案的偷龙转凤,不免概叹小刘一人居然有推倒一甲子政权的能耐,他“理财”的功夫不可谓不惊人。国人的道义观也从此改变。

因为新加坡友人在脸书上载了一张斯宾诺莎读书会的照片,我也翻开了贺麟翻译的《知性改进论》,书里第一章就对财富应当视作手段而不是目的做了一番解释。

我也不去再翻什么亚当斯密《国富论》还是荀况《富国》篇了,在短短几百字里说那么多人物思想,连自己都沉重起来。

不如去看看去年财长颁布的预算案,今年会不会有什么追加的项目?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化身——纤体现象学》/刘明星(马来西亚)


故弄玄虚的标题是从诸内容农场得来的想法,这样的伪学术命题能不能发展成十万字的论文当然不在本文的讨论框架里。刘小枫在《沉重的肉身》写道,小品文比学术论文要更费神。

过大年期间,与旧同学聚餐,提到了《学文集》精选里的文章,有这么一说:有的文章像下了过多芫荽的面,颇叫人吃不消。这个比喻很形象,但是比喻毕竟是比喻,不同的读者不同的作者当然会有不同的体会。

为了写这篇纤体现象学,我参考了梅洛庞蒂的身体现象学。一提“现象”,大概就有受过科学熏陶的读者会和本质对举起来,——其实现象和现象学虽有关联,其实不是同一概念,加上翻译的紊乱,更加的显得格外臃肿——这样说不免就会陷入玄谈理论的脑满肠肥,自当打住不提。

那么,说说题目里的化身如何?瘦身纤体无疑是与使身体变化达到美观健康的目的。减肥字义上意味着减去脂肪,当然也属于纤瘦的方法。但一般上,化身是指如孙悟空拔了毫毛一吹那种分身现象,好像只能在神话里出现。又或者说如毘斯奴有各种化身(avatara)的那层意思,把神仙的法力拉扯上凡间的身体在一段时间起变化相提并论好像不伦不类。

在各种兜售健康产品的广告用词充斥之时,市场制造出的需求其实归根究底,是另类的神话,只是有些人有意无意贬低神话一词之下,披着科学外衣的万灵药才得以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大众的耳目下。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读到过减肥一词有人说“肥”只能用在动物上,颇不能叫人接受。但现今经过会令身体健康的咒语加持下,脂肪成了过街老鼠,什么反式脂肪,低密度云云,会令坏胆固醇偏高造成血管堵塞,引发富贵病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等。这些不精致的用语,相信许多人奉为圭臬,只要广告用语用上一两句,不断重复,总会让人上瘾相信的。

这里面当然也有严谨的科学论证,比如吸烟危害健康的统计,标准体格的计算。那些什么断食法、低糖餐、高蛋白餐等等都有人去身体力行。有些人还时刻计算卡路里的摄入,这也算是现代科学给了人们一种新的生活依据。

行文至此,似乎也没说出化身和纤体与现象学有什么关联。现象学有一句名言,曰:回到事物本身去!是为区区在下勉强地抽出联系的纤维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