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在赌场附近,发现一个落单的女郎,我走上前去搭讪。

“小姐,一个人吗?”

“是啊!”

“要找个朋友陪吗?”

“好啊!五百令吉!”

“哈哈哈!你真幽默!五十怎么样?”

“五十?滚开!你当我这么廉价?”

“不敢!不敢!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来买的,我是来卖的。”

“你?滚!”

我继续寻找猎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前一日文章链接:副业的难处/周嘉惠(马来西亚)

灾难期间的梦想/何奚(马来西亚)


我无来由的感到好奇,在灾难期间人还会不会有梦想?

冠状病毒引起的瘟疫,迄今全球已有超过四万五千人死亡,算得上是场不折不扣的灾难。马来西亚的死亡人数截至四月一号为四十五人,相对而言不是太严重。但任谁也明白这个数字不可能就此打住,而又有谁敢打包票自己不会成为未来数据的一部分呢?

夸张一点的说,在这种朝不保夕的时候,去计划人生梦想是不是稍嫌十三点?那么,如果只是计划安度瘟疫之后的事呢?不会过分吧?有目标才有动力嘛!

按目前的情况而言,相信许多人期盼的无非就是恢复正常生活而已。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再不需要去烦恼抢购卫生纸、白米、口罩之类的无聊事。但就算嘴上不说,这次即便大难不死,相信大家也知道过去的生活是无论如何再也回不去了。

等疫情过去后,可能有人工作没了,有人公司倒闭了,只怕世界秩序也得重新洗牌,国际关系也将因为患难见真情或看清真面目而重新整顿一番。不变的是,我们还是会继续见到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国产政客,宗教集会一如既往的是信徒最热衷的活动,乌鸦依然是黑的,狗照样吃屎。奈何!

如果用最典型的华人思维考虑未来,一定还是那句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以后该吃粥还是吃饭就全看运气了,无所谓喜欢不喜欢的,一切都是命运吧?总之,也许换了不同高度的出发点,不过需要坚定相信生活还是要继续,我们约好一起迈步向前走!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盈科而后进/何奚(马来西亚)


现代人普遍上既不任劳也不任怨,多做一点额外工作生怕折寿,被人说一句就像受了天大委屈,令人怀疑是否连吉隆坡这种热带城市也要为他飞霜?

这实际上既是工作态度,也是做人态度的问题。觉得委屈,往往是由于把自己的位置捧得过高之故,譬如在报章上发表过两篇文章就以作家自居,或者到嫲嫲档被“尊称”为老板就当真,而且还膨胀起来。名过其实容易被人放风泄气,也不需要觉得太委屈,人家只是没有义务按照你编的剧本演出而已;如果有镜子应该马上照一照,不然撒泡尿照一照也行,都有助于认清现实。

在比较少有的情况下,即使一个人果真才高八斗,也无法担保在生活中一帆风顺。一旦碰到困难就怨天尤人,除了让自己感到浮躁影响情绪之外,身旁的家人朋友恐怕也难免被流弹打中,十分伤感情。

对于这种情况,孟子有一个很好的建议:“原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孟子.离娄下》)翻译成白话即:“泉水滚滚涌出来,日夜不停,注满坑洞后继续前进,最后流入大海。”孟子说的“科”,或者路上的小坑洞,亦可视为生活中、工作上不顺利的地方。遇事不顺利就怨天尤人,丝毫无济于事,孟子建议不如把小洞填满吧!问题解决后再继续前进就是了。

事过境迁后,你会发现当时以为天都要塌下来的困难,如今回头看感觉实在也没什么大不了。在生活中难免会遇到困难,我们需要牢记于心的对策只有一个“盈科而后进”,也就足够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别跟莎士比亚学英文/何奚(马来西亚)


在以前,很多学生以听流行歌曲的方法来学英文,他们总是一边捧着歌词,一边听歌。在那个年代,该读书的时候听歌肯定要挨骂,因为不专心。但是听歌的时候读书则是允许的,因为你身在曹营心在汉,真好学!我从来没问过他们这种方法成效如何?但老实说我有点怀疑。

我比较相信书。书籍比起流行歌曲感觉上更正式,而且白纸黑字的,作者应该不至于太乱来吧?

当时美国、加拿大的中学英文文学课都会读莎士比亚的剧本。莎士比亚是英国首屈一指的大文豪,他的作品肯定错不了!那时候自己的英文水平实在不怎么样,《罗密欧与朱丽叶》虽然是中学读本,但一读之下还是大吃一惊!什么?英文竟然也有文言文?

可能那不叫文言文,但十六世纪莎翁的英文跟今天的英文确实差别蛮大。硬着头皮读下去,发现不少字句跟英文老师教的不是一回事。譬如第一幕里出现的mov’d、prepar’d、deny’d等,那都是些什么玩意?

拿着这些“生字”问大学的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英文老师,老师大笑后告诉班上同学,那几个字无非就是moved、prepared、denied的莎式写法。因为他老兄是莎士比亚,他爱怎么写都可以,但如果我们也这么写,那肯定要记一个错误。当时我读的那一所其实很一般的美国州立大学,校方对英文的要求是每一百字犯超过一个错误(任何错误,包括标点符号、文法、错字等)就算不及格,可不能随便浪费在这种地方啊!原来大文豪的作品也不能作为标准,真是开眼界。

回国后有一位刚毕业的本地大学生,很自豪地让我欣赏他的毕业论文。他自豪,主要因为论文是用英文写的,据说他班上不是太多人有这种勇气。论文的内容就不说了,单那英文之破就足够吓坏人,一段文字里面已经不止五个错误,一页少说也有二十个错误,未免太没有要求了吧?换着以前上的大学,绝不会有任何一位教授愿意接受这样的论文,更别说让你毕业去危害社会了。

我国许多大学生毕业即失业,还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慢活有原因/何奚(马来西亚)


慢活是一种态度,不是快不了,而是不想快。形色匆匆的现代生活,把我们本该拥有的完整生活碎片化、异化。大家都在忙,忙得不知所以,而且很多时候,根本忙得毫无意义,纯粹瞎忙。相对于盲目的生活,慢活也是一种提醒,想一想,生活真的需要这样忙吗?

有人认为,慢活是奢侈品,是居高临下的傲慢。如果你是处于朝不保夕的情况,那就别讲究什么慢活、快活了,填饱肚子最重要。但如果你是需要为下一顿饭烦恼的人,我也很怀疑你还有闲情来阅读《学文集》。马斯洛三角形告诉我们生活不是只有苟且,应该还要有更高的追求。这就是人文的意义所在:不甘原地踏步。诗和远方虽然不是垂手可得,却也不是存在于外太空的神话,所以慢活对像我们这种中产阶级来说,是个要不要的问题,而不是可不可能得到的问题。

此话怎讲?在解决了基本温饱的问题后,要如何维持一种慢活的态度?首要的,必须设法克制没有止境的欲望。欲望是一种推动力,但一旦失控则必然造成不良后果。假如意图维持和他人一样的现代生活“素质”,金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当不名一文时,你希望身上有张十块钱“防身”;当身上有十块钱时,你觉得如果有一百块钱也不错;当有一百、一千时,一万、十万不是更好吗?欲望是无止境的,支撑欲望的金钱同样是无止境的,套句庄子的话,那正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以我们有限的生命、精力去填满无穷的欲望,你的生活能够不忙吗?和影子赛跑非但忙,而且必然得为钞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现在不少人一年出国旅游几次,我们如果经济条件许可,要随之起舞亦无不可。但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们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获得酬劳。这个代价可能是时间,可能是尊严,可能是触犯法律而失去自由。如果我们不顾一切就是要做到人有我有,即使真的达到目标,蓬头污面是极有可能的代价,就像许多现代人的生活那样。更何况,纵然付出高昂代价,也不一定保证圆梦成功。

慢活就是要我们放慢脚步想一想,我们真的愿意为了生活付出全身心的代价吗?还有没有另一种可能的出路?当生命的节奏因病痛的干扰而停下来时,你会为曾经付出的代价后悔吗?

想一想。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偶遇/何奚(马来西亚)


苏格拉底当年在雅典法庭接受审判时,曾发表他个人对死亡的看法。他认为,人死后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了;二是能够去见过去的伟人、英雄,那可有多么美好啊?

苏老很明显是智者千虑了。若死后世界有伟人、英雄,怎么就忘了也会有小人、懦夫、变态等,包括那些判他死刑的人的一席之地呢?由此可见,不论生前还是死后,都别开心得太早。

且不说死后世界,还是关心一下我们活着的情况吧。人生路上我们可能遇过很可爱的人,当然也可能不幸碰上很恶心的家伙。可爱和恶心的可能组合有四种,即可爱-可爱、可爱-恶心、恶心-可爱(请别以为在他人眼中你也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爱)、恶心-恶心。四种可能,只有一种值得期盼。

心动不如行动,期盼什么?有空就约个时间见面嘛!其他三种情况,不是你觉得别人恶心,就是别人觉得你恶心,或者互相觉得恶心,那还真是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失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恶心的感觉也需要时间培养,一旦确认了对方就是劣马、烂人、恶心的人,试问你还有多大意愿去想象重逢的画面?但是,现实中岁月总会带走飘渺的幻想,除了留下实在的脂肪,还有几率极小但完全可能发生的偶遇。

三对一的比率,猜猜自己今天出门的运气如何?

为什么有些人走路总是低头在找零钱似的?我好像明白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下贼船〉/何奚(马来西亚)


我突发奇想,和贼船对立的会是一艘什么样子的船呢?估计应该是具备一点神圣味道的船吧?会是诺亚方舟吗?还是美国自认为在维护世界和平的航空母舰战斗群?又或者,韩国民谣里的小白船?理性告诉我,它们好像都还差一点点。那么,既然贼船没有一个对立面,岂非意味着我们不上船则已,一旦果真上了船,则一定就是贼船!?

随便问一问身边的人就好。在工作的,有几人是不认为自己怀才不遇、被埋没、被“卖猪仔”的?婚姻方面,钱钟书的小说《围城》说的很清楚:“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为什么要冲进去?一心以为里面就是桃花源。为什么要逃出来?还不就是因为发现自己误上了贼船?至于学生,如果不是呼天抢地,至少也要时不时表演一点怨天尤人的戏码;在学校自己的潜能没被发掘,自己熟读的范围偏不考,食堂的东西太难吃,厕所又不够香。如果这还不算误上贼船,什么才算误上贼船?

贼船自然会有,但是这世界还不至于败坏到只剩下贼船吧?大家都自认为误上贼船,仔细再想想,其实就只是不满现实而已。而不满现实,主要源自对外界的各种欲求得不到满足,却忘了问自己究竟付出了什么代价?或者准备付出什么代价?否则,凭什么去幻想那许多欲求呢?三十年前芙蓉中华中学有位老师诠释“天生我才必有用”时,认为有许多人的“才”就是吃饭和睡觉,而且每天都在彰显自己的才能。有本事不必担心怀才不遇,不遇,最大的可能在于你怀的是“柴”,而不是“才”。

或许,唯有到了知天命的岁数,才比较能够接受现实。自己就是这么一块料,在天地之间混成这样,往往是合情合理的,起码也是有迹可循的。无所谓贼船不贼船,随遇而安吧!上了船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太多废话。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跟别人玩,自己躲起来隐居。然而,你确定那就不是另一条贼船吗?

上船靠机会,下船靠智慧。切莫一辈子都花在哀叹误上贼船,如果希望自己下船后不被人在背后臭骂“终于送走瘟神”,那还是需要一点智慧的,劝君有空多思量。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