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光的心/何奚(马来西亚)

满足于现状的人很容易被戴上“不思进取”的帽子,而不满现实的人彷佛除了更符合社会标准,同时也占据社会多数。

为什么?

安于现状不见得就等同不思进取,只不过在谋求进取的过程中有更多更周全的考虑而已。好比一个儿童对现状很满意,那就说明他不会成长吗?不是的,从容的步伐和匆忙的步伐,区别只在情绪的波动、心跳的速度,后者只关注目的,前者还在过程中细细品尝其中的酸甜苦辣。而且,不论采取什么样的步伐,时间都一样自然而然地推动成长。

现实可以很不堪,但也不一定就只能很不堪。除了取决于心态,也看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应对。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难堪,十之八九无关原则,纯属意气之争。有位朋友开车技术不行,停个车搞得满头大汗也无法成功,被堵在后面的司机忍不住跑前来质问:“你到底会不会开车?”答案是:“不好意思啊!不会。”结果人家还帮忙把车停好,这算不算是化干戈为玉帛?勉强能算吧?

我的意思是,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老是抱着受害者心态看待世界,那就不至于感觉眼前生活过得太苟且了。当然,如果你处于一种伦理的选择之中,像吴三桂那般必须在汉奸和卖国贼之间二选一,或者被迫在忠和孝之间做一个选择,那又另当别论。伦理的选择不能用苟且来形容,因为结局只能是悲剧,没有其他出路。

那么,为什么大家还是在汲汲渴望着各自的“诗和远方”?我想,这是人性中一种天生的趋光性。现在不怎么样,希望以后变好;现在好,希望他日更好。一颗趋光的心并不说明人心不足,追求美好没什么不对。生活的过程固然重要,但也必须先有美好明确的目的地,然后才有过程可言啊!

如果用平常心对待,生活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苟且”。假设环境实在过于不友善,想办法换个环境吧!“山不转路转,境不转心转”,总有出路。过好每天的日常,记挂着更美好的未来,现实并没那么让人难受。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一切在心中/棋子(马来西亚)

嫦娥奔月新编/何奚(马来西亚)

嫦娥奔月的故事其实有很多版本。各版本之间的共同点是:一、嫦娥和后羿是夫妻关系。二、后羿得到一颗仙药。三、嫦娥吃了仙药。四、嫦娥去了月亮长住。

在不违背基本共识的情况下,现在来编一个新版本。

长生不老的仙药是后羿向神仙讨来的,神仙为什么送这么大礼不得而知;反正都开口讨了,后羿为什么不多讨一颗仙药给妻子嫦娥,神话故事也没交代。总之,现在家里多了一颗长生不老药,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该谁吃呢?

后羿要不脸皮薄,要不优柔寡断,没拿到药就当场独吞变神仙。当断不断的结果,就是仙药带回家里当祖宗般供着。怎么办好呢?假如一人一半,会不会两个人都成了半仙,下半辈子只能沦落到去夜市帮人算命?这好像又有点跟神仙制作仙药的初衷不符吧?

正当后羿还在那里三心二意,心大心小,盘算着各种可能的利弊。嫦娥倒是下了决心,偷偷在后羿的食物中直接下了蒙汗药加泻药。按江湖规矩,一般下三滥也不至于使出这么恶毒的手段。试想想,要昏倒也不是,要跑厕所也不是,你到底是想受害者怎么办?

看着后羿古怪的神情,嫦娥哈哈大笑,把仙药一口吞下。“再会了,笨蛋神射手!老娘成了神仙,以后还怕找不到小鲜肉来逗我开心吗?”嫦娥越想越开心,越想越飘飘然。咦?不对!是药效发挥作用,真的飘起来了。“升仙啦!老娘变神仙啦!”只见嫦娥像颗氢气球般越飞越高,还左手收在胸前,右手伸直,扮咸蛋超人Ultraman扶摇直上青天。后羿气不过这叛徒,拉弓一箭就射到院子的柳树下,可怜一代神射手毕竟不敌蒙汗药加泻药的威力,只好叹一口大气,悻悻然去检查裤子。

冒牌Ultraman在抵达月亮后,决定稍作歇息。作为第一位登陆月球的人类,嫦娥还是感觉很得意的,在一块大石上刻下“嫦娥到此一游”留念。不过这地方实在没什么看头,就一堆石头,别说小鲜肉,鬼影都不见一个。好吧!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嗯……,这该怎么起飞呢?嫦娥在月亮上跳来跳去也不见飞起来,幸好刚才没把仙药的包装纸丢掉,或许上面附有飞行说明书。嫦娥从口袋掏出揉成一团的包装纸,打开仔细看看有没有说明书。“去!”飞行说明书没见到,倒是很清楚看到一行产品的有效日期,这玩意过期了!

至此,我们知道神仙为什么那么大方送仙药给后羿了。估计过期产品飞行能力打折,到月亮后就再也飞不动。除了飞行能力,过期产品极可能也没能够发挥原本设计好的长生不老效果,可能这就是阿姆斯壮他们没见到嫦娥的原因。至于“嫦娥到此一游”的遗迹呢?不知道,现在还是个谜!

  • 图片摘自《维基百科》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的队友要吃猪/驴子(马来西亚)

偶像/何奚(马来西亚)

平时用一个自己喜欢的艺人肖像作为社交媒体账号的头像。有人因此一口咬定该艺人必是我的偶像无疑,我很坦白告诉他,自己没有偶像,他不相信。对只具备单线思维能力的人,多说无益,不相信就随你吧!

如果不是盲目崇拜,那还可以算得上是偶像吗?自己还是粉丝吗?就算是,恐怕也有失“虔诚”吧?我向来对待人的态度是99%信任,保留1%的清醒。如果不巧碰上小人,那不知道什么时候要从背后插下来的刀,因为有这1%的清醒,躲过被暗算的机会就大多了。实际上,我觉得你可以完全相信的,唯有死人,古龙以前也说过有一点类似的话。

那么对待我们踩上肩膀的巨人,“仅有”99%的信任是否稍嫌不足呢?首先,我觉得巨人才不会介意,他应该有更值得去关心的人与事。万一巨人非常在意没有被百分百信任而恼羞成怒,嗯……,这巨人的形象也在瞬间漏气,变得没那么高大了。那不就是时候去找下一个巨人的肩膀爬了吗?

  • 周星驰肖像摘自网络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海鸥》/周嘉惠(马来西亚)

人不知而不愠/何奚(马来西亚)

其实,我并不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知道自己?特别是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特长,那到底是希望人家知道自己的什么呢?

小时候,曾经听见长辈在电话上向对方提到一位姓郑的人,为了说清楚是哪个姓,长辈于是说:“郑成功的郑。”电话挂了之后,我问为何这么说?答案是:“有谁不认识郑成功?”好吧!那是很古早的年代,换着今天,我必会反问:“有谁认识郑成功?”不过这是题外话。重点是,当时幼小的心中暗暗期许:“大丈夫当如是也!”

直到今天也不曾忘记当年的自我期许。摸着良心自问,一直以来做人也还算得上没太偷懒,可是却在岁月中不知不觉丢失了对“一举成名天下知”的认同感。

做人做事无外乎对得起天地良心,天知地知自己知就够了,别人知道不知道不重要。这样的想法可能有点违反一般人性,否则孔子为什么会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不单不生气,其实我是不在乎。

写文章很多时候是用笔名发表,文章好坏看内容,跟名字有什么关系?或许因为我从来没打算靠写作维生,所以也不想去累积名气。此外,社交媒体的账号不放头像这件事,有人觉得很奇怪:“不放头像人家怎么记得你是谁?”我的态度是,记得也好,不记得就罢,随缘吧!何必强求?以至于,始终无法理解所谓刷存在感的行为,这种动作和“多余”该如何区分?就不怕惹人厌烦吗?

一位朋友学问很好,为人也算正派,他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一天转发几十个帖;一开始很认真去读,但很快就发现他顶多看个标题就随手转发,内容根本没看过!我如果继续关注那未免就显得太笨了吧?有人或许会说,在网络世界中,认真你就输了。又不是比赛怎么会关输赢的事呢?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去衬托别人的存在感而已。

我不是孤僻的怪人,好朋友有的是,而且数量足够。我只是做着自己觉得该去做的事,不在意别人知抑或不知。那么,按孔子的标准,我算是个君子吗?其实算不算都无所谓,在今天即使当真有了这个头衔,你认为买干捞面会便宜五毛钱吗?

结论就是,人家知不知都好,我一样活得好好的。生活中有一片让自己翱翔的天空就够了,虚名与我何有哉!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生命脆弱时/周嘉惠(马来西亚)

6月30号贴文二之二:陈校长的复课演讲讲稿/何奚(马来西亚)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今天是2023年3月18号,全国中小学正式复课的第一天。我是你们的新校长陈校长,相信大家已经知道原任的黄校长在去年受到病毒感染不幸过世的消息。(删以下文字:黄校长会死是因为笨,卫生部说疫情已经结束就当真,迫不及待去响应政府号召的‘拯救旅游业国内旅行团’,结果一团人死剩五个)来!我们大家一齐来为黄校长,以及我校在这四年期间失去的八位老师和三十六位同学默哀一分钟,以缅怀黄校长和各位老师和同学。一年级的新同学不认识他们没有关系,低下头保持安静一分钟就可以了。

好!知道为什么我们会选择今天复课吗?因为我国是在四年前的今天正式向新冠病毒宣战,新冠病毒因为最早是在2019年爆发,所以又叫covid-19。本来以为是很简单的事,不料后来又产生了变种病毒,和后来的变种的变种,就好比delta变种病毒,最后就变化出delta+2的版本,很厉害!除了传染力超强,致死率强,后遗症也强,人脑受到病毒感染后,判断力、记忆力都会减弱(删以下文字:不死都没有用)。在座各位都是这场大灾难、大惨剧的幸存者,可能多少都被病毒影响了大脑,不过不用担心,最新的P230系列教育电脑会把考试题目做出适当的调整,不会让考试程度影响大家的身心发展。

如果有谁的爸爸妈妈其中一人过世了,或两人都过世了,等下请通知班主任,政府有一些补助,学校的董事部也成立了一个孤儿基金帮助你们。所以,你们可以回家把家门口的白旗收起来了(删以下文字:到处都举着白旗,是很影响士气的),请大家克制自己的悲伤,化悲愤为力量(删以下文字:2020、2021、2022届政府都不喜欢白旗运动)!这四年大家断断续续回学校上课,全部加起来都还不足6个月,人气没了,课室门框都长了菌类。刚才陈校长检查过了,那些菇可以吃的,请值日生负责摘下来分给大家带回家吃。

现在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就像老祖宗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家好好读书,以后可以帮助修复国家这几年受到的种种破坏。

最后,根据AI机器人法令,必需告诉大家我是P235教育电脑真人版。虽然还在测试阶段,但是你们也可以看出来,如果我不说,谁猜得到陈校长不是人呢?栩栩如生、维肖维妙,对不对?(删以下文字:你们最好跟我好好合作,要等我死会有点难度)陈校长不论在模仿、自学、自我修正能力方面都达到8.5级,下一个小时结束之前就完全可以记下你们所有三千个人的名字、地址、家长职业(删以下文字:假如还有家长的话),不过大家也要当一个好榜样,不然陈校长会因为模仿而跟着你们学坏!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放纵者还想放纵?/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就是不服!/何奚(马来西亚)

不论是居住在哪里的华人,但凡遇到坏事,一番怨天尤人之后,多半也就草草认命了事。一句“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很好地诠释了这种心理。

古希腊人也很相信命运,他们的信仰里甚至有命运三女神,不论是神还是人,包括万神之王的宙斯,都受到命运的牵制。然而,相信归相信,希腊精神最精彩之处,就是相信命运并不妨碍他们反抗命运的行动。

所以,俄狄浦斯王才会企图逃离家园以躲避弑父娶母的命运,西西弗斯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巨石推上山,石头在山顶无可避免的滚下山,他大不了又下去继续把石头推上来。他们都相信命运,但他们都在跟命运喊话:“那又如何?我就是不服!”

这种反抗精神让人肃然起敬。别误会,中华文化里其实也有这种精神。譬如二战时上海四行仓库里的中国军队被日军团团包围,结果部分军人身上绑上炸药跳楼以进行自杀式袭击。他们对日军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你厉害又如何?我就是不服!”

即使相信命运,依然反抗命运,这种行为彰显了人类的意志。有了意志,也就有了个性,有了个性,性格不至于软趴趴。

面对困难时,我们需要展示多一点意志力,少一点认命。好比如今大家都被压在疫情的庞大阴影之下,就此认命吗?不必吧?做好准备,我们一起继续对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幸运的命运/宫天闹

你不能够只是怀孕一点点/何奚(马来西亚)

根据报道,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最近发表了一份标题为《受认证的破坏》(Destruction:Certified)的报告。报告中指出马来西亚的大马永续棕油认证(MSPO)没有配合国际社会与环境认可和标签联盟(ISEAL)的标准,只是依据本地法令而定。MPSO制定的申请条件没有包含“无砍伐森林”、“无征用泥炭地”和尊重原住民权益。

大马棕油认证理事会首席执行长莫哈末哈菲兹(Mohammad Hafezh Abdul Rahman)对此“不实”评价,以及无视该理事会的长期努力而感到遗憾。

我国棕油在欧美国家不受落,甚至被禁止进口。几年前在澳洲见到销售手工皂的摊贩特别注明他们的产品不含棕油,再三追问,摊主也只是笑而不语。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后来在一次马来西亚工程师协会举办的讲座中得知,我国棕油在欧美销售遇到障碍其实正是有关环保的要求不达标。今天衡量环保素质的国际标准之一为“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用以评估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而我国的棕油业者在之前根本就不把碳足迹当一回事,还以为照旧拍拍胸口就能够过关。碳足迹的计算需要从推土翻种就开始记录,然后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直到产品完成缺一环节不可地计算下去,最后才能够得到完整的数据。这是一个需要长时间搜集资料、计算的工程,大老板一时兴之所至是没法算出来的,付多少钱也算不出来。

如果我国棕油根本没有销售去欧美国家的意图,那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他们设定的标准。但是,看来我们实际上非常重视国际标准,照想无非也是希望开拓新兴市场而已。既然如此,那就乖乖按照国际标准去达到要求吧!这是一个及格或不及格的问题,并不存在灰色空间,自我感觉良好也不起任何作用。这好比怀孕就是怀孕,没怀孕就是没怀孕,别跟人说你已经怀孕了一点点,还强调从无到多少有一点还不是可喜可贺的事吗?怎么不来恭喜我,反而说风凉话呀?未免太令人遗憾了!

唉!误入歧途的长期努力不值一晒,不及格就是不及格,校正方向后继续努力吧!

附图摘自网络:棕油园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妈妈的压力锅/客家妹(马来西亚)

家不过三代/何奚(马来西亚)


传统儒家思想说的“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一套里的“家”,和今天我们观念里的家庭不是一回事。古代人所说的家指的是家族,一个可能涵盖几十口,甚至几百口人的大家庭,和今天小猫两三只的核心家庭概念非常不同。

这里不妨举宋儒陆九渊的家为例。陆九渊出身于一个九世同堂,全家数百口的大家族。据说,这一大家子人靠的主要是陆九渊一名从事药材贸易的弟弟赚钱来支撑日常开销。今天的我们恐怕不容易想象这样的大场面,或许曾经从小说、影视作品中有所窥见其形式,但这么一个家族现实中具体如何运作恐怕就超越今人的想象力了。

不过话说回来,古代人自有处理一家人大小事务的办法,我们不必为他们操心。我感到好奇的是,“齐家”的想法在今天还行得通吗?即使家齐了,又可以维持多久呢?

所谓“齐家”,按今天的标准,大概就是家长有家长的样子,孩子有孩子的样子;家长赚钱养家,孩子小时候努力读书,长大后学业有成,工作稳定,不危害社会。大概就这样吧?今天还有谁会奢望孩子对人类社会有所贡献?譬如做到古人追求的立功、立德、立言这三不朽标准?不会吧?不继续来跟我讨钱就谢天谢地了。

不知道是否因为马来西亚华人的祖辈普遍上都是以出卖劳力立足这一片土地的,我们今天还通行的一些流行对白如“找吃”、“够吃就好”,似乎都不反映任何高瞻远瞩的伟大愿望。

也罢。或许不及古人,但我们今天的家庭追求家中氛围和谐,孩子有出息,读书时多拿几个A,工作时多赚几个钱,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即便成功经营了这样的一个家庭,这个家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父母在时,兄弟姐妹之间一般来说还可以维持基本和谐。这是两代人。到了第三代,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还能为家族贡献什么?这已经十分值得怀疑。再多一代,即英文中所谓的second cousins,他们之间还互相认识吗?即使第一代还在,顶多就农历新年等大日子一年见几面,如果第一代不在了,他们还会再次相见吗?往理想一点的方向思考,可能清明扫墓会见到吧?现实一点考虑的话,没事还见什么面呢?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如果像我这样推测,过不了三代的何止是富裕而已,连家庭本身都过不了。陆九渊那种九世同堂的家庭,在今天早成了神话。想想,你不觉得这事还蛮悲哀的吗?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关我家屁事/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一定是真温暖/何奚(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华人圈很喜欢用“温水煮青蛙”这个比喻来形容那些对灾难逐渐靠近无感的人。我们不是青蛙,难以了解青蛙被温水慢慢煮熟的乐趣。大家都洗过热水澡,那感觉确实不坏,不过我们是恒温动物,青蛙是冷血动物,看来两者对水温变化的反应还是不太一样,即使是钟情温泉的古罗马人、今日本人,也不为温水而亡。

我们只能猜想,温水给青蛙提供的温暖感觉是很舒服的。青蛙没去多想的是,温水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还是人家提供的?人家为什么平白无故要为自己提供这种温暖?

从报上读到过无数次有人被爱情骗子把毕生积蓄骗光的报道,被骗者男女老少都有。一般相信受骗者肯定都是心灵空虚,骗子趁虚而入,真心或假意地嘘寒问暖一番,就足以让寂寞的人误以为重新找到人生温暖,然后心甘情愿把积蓄奉上以报知心。受骗者和青蛙一样,没去多想温暖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或者就算去想了却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终于遇上真命天子?

总觉得这种故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教训,就是肾脏在平时的保健很重要。如果肾脏健康,随时随地都可以撒泡尿照照,鉴定一下自己的面相比较像是要走运了,还是比较像是要倒霉了?自给自足即庄子主张的“无依无靠”,找不到镜子就不看自己的面相,那不是对自己不利吗?所以,我们做人不要依赖镜子来做自我检查,自己制造镜子不也很好吗?

想当年吴王夫差获得越国送来一位绝世美女间谍西施,一心以为自己中大奖,结局和现代的爱情骗局没什么两样,老本被骗光,甚至连老命也丢了。由此可见,做人可真的不能太过一厢情愿啊!

广东人有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显示的是看透人性的人生智慧。对人太好,如果不是另有居心,其实不是好事。同样的,别人对自己太好也需要警惕。这样考虑好了,遇上太好的事,不妨就问问自己:凭什么?

青蛙如果问了凭什么有这么舒服的温水等着自己泡澡?它可能不会死。寂寞的人如果自问凭什么突然有人找我谈恋爱?积蓄可能还是自己的。吴王夫差如果也自问了凭什么西施来到吴国,而不是留在越国?起码他还能留下老命跟勾践继续拼命。

温暖是舒服的感受,但不要就此昏了头。温暖可能只是假象,不一定就是真温暖。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服务的温度/山三(马来西亚)

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在赌场附近,发现一个落单的女郎,我走上前去搭讪。

“小姐,一个人吗?”

“是啊!”

“要找个朋友陪吗?”

“好啊!五百令吉!”

“哈哈哈!你真幽默!五十怎么样?”

“五十?滚开!你当我这么廉价?”

“不敢!不敢!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来买的,我是来卖的。”

“你?滚!”

我继续寻找猎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前一日文章链接:副业的难处/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