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喜欢这些新东西!》/不是那个无名(马来西亚)


“喜新”最容易让人联想到成语“喜新厌旧”,然后再转向联想到另一则成语“始乱终弃”。这种联想的直接后果就是没人敢承认自己“喜新”,免得不吃鱼倒惹得一身腥,这个负心汉可当得太冤枉!

如果不是那么心虚,这世界上当然有许多新东西是值得我们喜欢的。譬如每年出的新茶,除了普洱茶,所有茶都是越新鲜越好喝!越嫩的芽越好喝!咖啡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尝鲜期”流行之前的情形已经记不清了,但如今咖啡粉、咖啡豆都有注明尝鲜期,意思自然就是请趁新鲜用吧!不知道有人喜欢喝陈年咖啡的吗?反正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种类型的“喜新厌旧”跟“始乱终弃”完全扯不上关系。

葡萄酒和啤酒刚好具有相反的品尝标准,葡萄酒越陈越好,啤酒则越新鲜越顺喉。如果有人反其道而行,偏偏喜好刚酿的葡萄酒或尘封的啤酒,我们尊重他选择的权利之余,难道就不怀疑他喜好的品味,乃至智商?不过,品味和智商都跟始乱终弃没关系。

赏花一般也是赏含苞欲放的,赏残花败柳当属特殊嗜好。欣赏新知识开启的一道新的大门,至少也不应该会妨碍我们对固有知识的追求。譬如新儒家和先秦儒家是大异其趣的,但新儒家可不是负心汉。再举一例,一个人对热恋中的新情人牵肠挂肚,可绝对要比对分手已久的旧情人念念不忘正常得多!

这里例子虽然举得不多,但应该已经足以说明,喜新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大方承认无妨。须知负心汉固然多是喜新厌旧,但喜新厌旧的不见得都是负心汉呀!对吗?

摄影:林明辉(瑞典)

Advertisements

《费丝书的挽歌》/不是那个无名(马来西亚)


臀书对费丝书的威胁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今天就是为了这个问题总裁在集团总部召开紧急高层会议。这势头在六个月前还真一点苗头都看不出来,但费丝书的用户近来排山倒海似的流向臀书,再这样下去不止是要动摇费丝书的江湖地位,大家简直都可以准备拎包袱回家耕田了。

到底臀书是什么来头呢?说穿了其实也没什么。臀书嘛!英文叫Buttbook,简称BB,原本目的就是让人上载、分享屁事,可谁也没想到星星之火两下子就攻克了全世界网民的心理障碍,纷纷露股和世人分享!有一些人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也偏偏就有人想知道;这一种供求关系,即社交网络平台玩家的乐趣,简单地说,不就是建立于曝露狂和偷窥狂之间的交流而已嘛?Buttbook看准玩家因为害怕一不小心在网络上得罪人或说错话,而被人肉搜索,却又难耐曝露和偷窥的心理,于是推出这个新的平台,让大家以各自屁股为“头像”分享个人屁事,安全又有趣。特朗普就曾经公开承认自己是Buttbook用户,而且头像是素颜,还一度引起网民的好奇心去猜测网上哪个老屁股是他的?

屁股通常不见天日,现在既然有机会出来透气,同时也因为之前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屁股数据库,再厉害的高手也无从指证屁股的主人,于是大家都得以放大胆分享,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臀书的成功激励了其他山寨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现,什么老二book、咪咪簿都是这类产物,不过到底不及屁股般普及人人有,而且感觉上没那么伤风化,以致这些东施效颦的平台终究都不能形成气候。

Buttbook老板到今天为止还是个神秘人物,长相尚未曝光,大家只知道他的Butt name是Butt No.1,一开始的头像是一盆设计巧妙的秋菊图,最近刚换了头像,有网民指出是《清明上河图》的局部,估计是一位中华文化的推崇者。臀书的口号是:屁股发声Butt speaks!用户一登录就有一声响亮的“噗”,收到新讯息时则是“噗噗”两声,十分搞笑。近来在公众场合总是听见四处“噗”、“噗噗”声不断,由此可见臀书受欢迎的程度。

费丝书公司高层在会议里纷纷骂臀书不要脸、下流,可是谁也提不出什么具体的对策。屁股面积这么大很好发挥,一旦大家接受了把屁股当脸用的风气,那就极端难以逆转了。正当会场还一片闹哄哄的情境,集团副总裁的裤袋里清楚传来“噗噗”的响声,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都静了下来。那两声“噗噗”等于宣示了费丝书的丧钟已经响起,总裁没好气地对副手说:“还不快看看有什么新的屁事吗?”

摄影:李嘉永(台湾)

《忙碌是八卦终结者》/不是那个无名(马来西亚)

040816 ckh 124 DSC_0145
八卦的发生有一个必要的前提,那就是无聊。不论是制作八卦、传播八卦、倾听八卦、分析八卦,或其他相关活动,其实都逃不出这个规律。

大忙人应该是与八卦绝缘的,不可想象这种人会有闲情去关心,譬如某位明星今早吃了一碗馄饨这种八卦消息。实际上,如果忙碌不是装出来的,那即使是盛传这位明星被馄饨吃了,大忙人也不见得就会很在意。虽然关心身边的人与事在一定程度上可说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道义,但越来越忙碌的生活压力,必然导致越来越薄弱的道义感,更何况八卦实在也唤不醒我们对道义的过多联想。

我们对忙碌的定义自然不是指瞎忙,而是处理正经事的那类忙碌,譬如像战国时代吴起这种四处去经营事业之类的忙。因为忙碌而忘了道义很容易会被认为五行欠骂,白居易在《慈乌夜啼》就有大骂吴起的这么一段:“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实际上吴起当时正忙着上位,而且他离家时也曾对母亲立誓,不当上卿相绝不回国。我觉得,吴起在这一件事情上犯的最大错误,在于他在孝道先于一切的儒家社会,无视我们把誓言当吃生菜的传统,居然胆敢把上位列在奔丧之前,所以白居易才会骂他连鸟也不如。在这里且不去深究吴起是不是鸟人一名,我们要指出的是,这种人才绝对是八卦终结者,即使宋仲基和宋慧乔被生擒合吃一碗馄饨也决不会引起他的关注。

作为八卦活动重要成员之一的“谣言”,止于智者是因为不敌其慎密的逻辑推理思维,止于忙人却有如碰上黑洞,或被装进金角大王的葫芦里,根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用再废话。这是一种对八卦更为彻底的制止。

如果你还关心八卦,还觉得八卦消息很有趣,说明你其实并没想象中那般忙碌。闲暇是创造文化的契机,但八卦却是对闲暇的一种亵渎。少无聊了!稍微安排一下,应该还有余力做些更有点意义的事。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一个最终必然不能解决的方程式》/不是那个无名(马来西亚)

220616 ckh 99 DSC_0035
大家还记得多少中学时代学过的数学知识呢?这里且来重温一下过去的磨难。

最简单的斜截式y=ax+b,可以在哲学家笛卡尔(没错,就是“我思故我在”的那位)发明的坐标系画出一条直线。y=ax2+bx+c则可以画出一条抛物线,这已经开始比较麻烦、不太好玩了。没关系,我们就此打住。

斜截式中的a和b是常数,x和y是变数,在数学也叫“元”。如果给x一个数字,就可以直接从坐标系或方程式找到一个相应的y的值,或者说“答案”。给y一个数字,同样可以直接找到一个相应的x,不太难。这样的数学,也许有人要问,学来在现实中有鬼用吗?有的,我从其中看透了生死。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为了各种原因而需要去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譬如肚子饿了,吃个面包,饱了。在这情况下,“面包”这个y就是提供给“饿”x的“答案”。

再看看另外一个例子,头痛了(x),止痛药(y)是答案。不过,现实世界总是比理论世界更复杂,y也许解决了x的问题,但是一旁往往还有令人讨厌的“副作用”等待处理。所谓副作用,等于是又生成了另一个需要解决的方程式。随着年岁的增长,环环相扣,需要解决的方程式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也许已经不是斜截式可以表达的了,而是多个二次、三次,甚至多次方程式的综合体,或曰高次方程组。医学的进步帮我们解决了许多问题,但最后总有这么一天,站在一个极其复杂的多次方程组面前,医生也只好叹口气,举手投降。

说简单也蛮简单,死亡就是如此一个注定无法解开的宿命。

数学课可能很伤脑筋,但是,请问还有谁以为数学与人文无关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人家烧钱我见鬼》/不是那个无名

160216 PL Tan 44
福建人在年初八晚上要拜拜,可是我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没弄清楚是在拜什么?反正不是拜“天公”,就是拜“天宫”,对我来说差别也实在不大。

在小时候的印象中,拜天gong是很麻烦的事。除了张罗当天拜拜用的食物,大人从早几天前就开始折纸钱,纸钱形状是棺材的样子,我猜可能因为“材”与“财”同音,图个吉利吧?集数人之力,折几天之后,那几大袋的纸钱在初八晚上、初九凌晨全都付之一炬。整个拜拜的过程,我个人最感兴趣的其实是那只烧猪,在那个年代烧肉可不是天天有得吃的。其他方面的印象就不深了,法律向来严禁燃烧鞭炮,但应该还是有人烧鞭炮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小时候拜天gong是从来没听说有人会请舞狮团来助兴的。

所以,今晚邻居在初八晚上十一点半找来舞狮团,又烧鞭炮,又哐哐哐的敲锣打鼓,虽然明天一早得上班,我还是忍不住好奇跑去看热闹。只见舞狮在那八尺长的鞭炮声中一步步从院子移进客厅,邻居还请来了少林寺十八铜人在大门左右列队壮声势,这真是少见的大场面!

咦?记得在电影上看过,少林寺十八铜人身上不是应该发出金光的吗?他们怎么发的是淡淡的青光?仔细一看,他们不是光头,身上穿的衣服也跟电影不一样,这十八位到底是何方神圣?人家虽然无法无天地在拜天gong,毕竟没有发帖邀请我去观赏,所以自己只是在人家院子外观望。距离毕竟没那么远,这十八位列队迎接舞狮的人认真观察下立刻就会发现脸色都不太好看,而浮上脑海的第一个形容词竟是“大便脸”。心中突然猛地一颤,这TMD不是十八铜人,这些是他家十八代祖宗!Kanasai!

年轻朋友告诉过我,kanasai的意思是“像大便一样”,似乎是福建方言。我心中才骂完这句不是那么文雅的话,只见十八代祖宗脸上、头上真的就多了一块大便。那么,刚才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是正确的喽?十八代祖宗真的是一头一脸大便!

突然想起孔子说要“敬鬼神而远之”,十八代祖宗虽然没有对我扮鬼脸,但能够见到他们老人家表示自己时运有点偏低,还是快点闪为妙。我轻轻地一步步退回自己的家,在锣鼓喧闹声中应该是没人,包括十八代祖宗,有空理会我是否仍然在场。拜天gong为什么要祖宗在大门前列队呢?是不是其他明早要上班、上学的邻居热烈邀请他们过来接受问候呢?

当我望向十八代祖宗最后一眼时,他们还是一脸无奈地站在这位子孙的家门前,显然其他邻居还在继续问候,不让他们走。不知道拜了天gong是不是会旺足一年?也不知道半夜舞狮,十八代祖宗被问候是不是会影响运程?这真是有趣的问题呀!我们就等着瞧吧!

(摄影:PL Tan)

《真爱就像鬼》/ 不是那个无名

051215 ckh 57 (1024x683)
年轻人的爱情,就像出水痘,一个不小心会把身心都弄得千疮百孔。但是,每个人总有那么一次。曾经拥有,留下美好记忆已经不错,抹掉悲伤更是最好不过,不过智慧或贵人不是人人都有份的。

过了年轻阶段的人,如果内分泌系统已经冷静下来并且头脑开始醒悟,那就再也不会轻言永恒。狗屎大家都知道长什么样子,但是永恒到底是什么呢?七世夫妻的后六世应该都有一方是撞墙自尽的吧?总不至于一起撞墙这么浪漫。挣不脱的轮回,那是多么可怕!

人家说,激情之后,还有柔情。我看到的现实却是在激情之后,有的是一身儿女债,半世老婆奴。那是柔情?算你看得开。

真爱就像鬼,大家都听过,但不常见。天长地久可能吗?飞天遁地都做到了,这年头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万一自己碰上天长地久的真爱,不妨又惊又喜地套句台湾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口头禅:“见鬼啦!”恭喜!恭喜!

(摄影:周嘉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