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贴文三之三)简单的生活不简单/琪琪莉子(台湾)


我要的爱很简单。

儿子上了一天的体育课
老公晚上喝了三杯啤酒
两人沾到床就昏迷
失去意识以前爸爸还要拉着儿子的手闻闻味道
然后我们三个人还是每天塞在这张床上
谁都不想离开彼此

后天就要离开他们两周
虽然已经是第六次到美国出差
还是悠悠的不舍
看着床上摊着我努力的理由
就有力气转头继续做着该做的事
这一路上曾经有许多不谅解
也这样靠着自己的坚持板回一城
最重要的人站在我这边其他的风言风语又算什么

看起来越简单的生活
其实要透过很多努力才能撑起来
炫富没什么
我炫的是自由

所谓的自由是
走开是个选择
留下来也一样是选择
不爱是选择
认真爱着也是一种选择

摄影:琪琪莉子(台湾)

(31号贴文三之二)恋爱和婚姻是不是“贼船”?/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ozedf_vivid


牛先生是北方人,牛太太是南方人。他俩已经有了儿子女儿,而且也都成了外婆外公。牛先生转业后,随着牛太太来到了南方。耿直但固执、自负又主观的性格使他在南方某单位办公室的人事关系中,受到了排挤、冷落。他很不顺心,内心很孤独。好在眼前有台电脑,可以四通八达。牛先生大小也是个办公室的副手领导,他说要学邮件编写、发送、收看,还是会有人教他。于是,他加入了QQ群。

一头埋入了QQ,牛先生在网上结交了一大批朋友。从此心无旁骛,再也不管办公室的明争暗斗,就是跟家里人也开始慢慢地疏远。牛先生夫妇,南北结合,一个在北方的部队卫国,一个在江南某个医院治病救人,几十年分居两地。转业后,夫妻俩团聚了,但是两种性格很难再磨合在一起,因为有孩子牵住的亲情,家庭一直紧紧松松地维系着。直到退休。

退休后,牛先生更离不开电脑。突然有一天,牛先生很让牛太太惊愕地提出了要与她离婚的要求。牛太太当然不同意,老伴老伴,不就是结个伴嘛,还谈什么感情不合的原因。不合都几十年了,到现在才提出。牛太太一定要她先生说出实情。

原来,牛先生花了大半年时间在网上认识、好感,接着就昏头昏脑地在网上恋了一个同乡,开始了黄昏恋。这个女同乡刚死了丈夫,心身耐不住寂寞,在网上碰到了思乡情切浓烈的同乡哥。听说同乡哥哥一个人在南方,无亲无眷,有话无处诉说,有事没人商量,非常同情。两人你安慰我,我安慰你。接着就你侬我侬,商量起怎么能在一起的事情来了。牛先生要求两人快点结束空中虚无缥缈的网恋,进入面对面的了解。女同乡则说只要他一结束没有感情的婚姻就与他见面。似乎已经到了“只欠东风”的时刻了。牛先生喜滋滋地纠结了一段时间,终于跟牛太太摊了牌。

牛太太呆了半天,牛先生竟然在她身边不动声色地与别人谈了半年多恋爱。牛太太是个爽快人,知道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觉得本来就是千钧一发的关系,没有必要再勉强挽留,就很干脆地起身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牛先生对刚离婚的杨女士说,因为没有别的去处,在你家还要待几天,然后我就回北方老家了。杨女士默许,让他暂时住在女儿没出嫁时的一个小房间。

牛先生手持离婚证书终于等来了北方的女同乡。牛先生为她也为自己在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出门时对家人说: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家里人只要杨女士不在意,儿子女儿对这个父亲基本上是没什么感觉的。因为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没有父亲的陪伴。只有小外孙脆脆地对外公说了声“再见!”

牛先生离家后的第三天早上,大家起床,正在洗漱时,突然瞥见牛先生脸色灰灰地回来了。大家就像木头人一样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他走进那间小屋,并立刻关上了门。

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孩子们都走了。而杨女士因身体不好在家休息。牛先生敲开杨女士的房门,垂头丧气地站在门口。杨女士问:有什么事情?什么时候走?牛先生蠕动着嘴唇却欲说还休,转身走了,没说一句话。这样沉默了几天,谁也不说什么。

有一天,牛先生又站在杨女士门口,终于开口说话:我不回北方了。为什么?

“她拒绝我了。我挣的钱没有她多,嫌我没有本事,没有能力。”

“我早就说过,你在天上没有任何障碍,随便你飞。到了地上,你会什么?连车都不会开。你只有自以为是”。

“她还庆幸自己差点踏上我这只贼船。我怎么成了贼船?”

“你就是只贼船。自从与你一起生活,你欺骗了我的感情,践踏了我的生活。我也庆幸,我终于离开了你这只贼船。”

“你不要这样说,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们能否复婚?”

“不可能。”

牛先生到底也没有能与杨女士复婚。杨女士不再让他进入自己的房间。不过他没有离开曾经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他仍在女儿住过的小房间过日子。

杨女士不想再成为牛太太。她与牛先生有过爱情,然而现在回忆,当时那种爱情太有欺骗性了,而自己又太容易被那种当时无可证实真假的爱情诱惑了。结婚,是那个时代青年男女恋爱的目的。于是大部分男女恋人的爱情渐渐演变成了亲情,而最后与丈夫的关系慢慢地只是由道义维持着,直到只是一个伴。

杨女士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庞,头发白了,眼斜了,嘴角上出现皱纹,脸上失去了光彩,两条从鼻翼生发的皱纹越来越粗,越来越深。想当年自己是多水灵的一张脸……杨女士有些后悔自己经历了恋爱结婚的经历。是不是恋爱婚姻本来就是一条“贼船”?

摄影:黄艺畅(中国)

(31号贴文三之一)我们是否上了希盟的贼船?/徐嘉亮(马来西亚)


去年的五月九号,马来西亚的人民似乎被打了一剂兴奋剂,以为换了新掌舵人(其实是二度新首相)以后,大马就会驶向光明的前程!怎知,大家很快地就被淋了一桶冷水,梦醒了?!

首先登场的仍是老调重弹:首相认为大部分的华人都很有钱,因此政府必须继续推行扶助马来人的经济政策。此时,经济部长则忙着搞土著经济大会,讨好马来人并不需对其他的族群感到抱歉。对于公器只用在某个族群,华社当然是一片哗然,谁知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针对此事回应时竟然说: “华人其实也是很种族化,因听闻政府办土著大会,部分华团则立即反对。”接着,教育部长为了维持预科班的90:10固打制比率,异想天开地增加了一万五千份学额。这完全不考虑师资、教育资源、大学配额的措施,大大地增加了不公平的社会现象,怎知他还沾沾自喜,希望大家都开心及满意?!正当大家议论纷纷,他突然杀出一句:“如果我们现在说要改变(大学预科班),如果我们说新马来西亚已经不需要固打制等,那我们也应该确保给予土著的工作机会不会只因为他们不会说华语就被否定了。” 更令人心寒的是马智礼这番谬论,竟然获得在场者报以热烈掌声回应。

另一方面,政治人物似乎都各有打算。马哈迪不断地想要壮大土团党,东渡沙巴后,还大施吸“蛙”大法,积极欢迎巫统和伊党的加入,以便实现马来人大团结。公正党呢?他们则被“男男性爱短片”搞得头昏脑胀,党内上下“团结二致”。当然,一淌浑水中,各种各样的奇端异论更是漫天飞。从制造第三国产车到飞行车,废除大道收费变成了打折扣,危险的放射性稀矿土废料严重性变得比不上高达1000亿令吉来自稀土下游工业投资的重要性,统考的“最后一里路”无限延长至“亿里路”,要求放宽的中国印度游客落地签证政策则变调成为需要透过第三国入境我国方可申请。这一切真的是令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如今,在大马来人主义横行的当儿,未来首相安华声明新政府不能再保留种族政策,必须把大马打造成一个种族平等的国家。这似乎让大马人民在昏暗的黑夜里看到了一线黎明的曙光。到底这道曙光能否迎来万丈阳光,或是会继续被乌云遮蔽呢?这有赖于政治人物不为私利,体现以国家光明未来与人民福祉为主的觉醒。为了不上这条贼船,大马人民必须时时观察及监督政府,确保国家走向一个公平、进步、和平及昌盛的未来。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姚滴珠/刘明星(马来西亚)


姚滴珠是谁?

没听说过。

《初刻拍案惊奇》卷二里的女一。故事走的是“无巧不成书”的套路。说的是姚氏自小娇生惯养,父母听信媒人的花言巧语,把她嫁给一家道中落的潘甲。潘甲虽疼爱她,但新婚两个月,就被父亲使唤出远门做生意。滴珠一日睡迟了,被数落了几句不中听的话,结果气愤不过,想到回娘家。

怎知在渡头遇到不怀好意的汪锡,把她连哄带骗的赚回自家。因为贪图安逸所在,竟也住下了。

这姚家挂念外嫁女,使人送礼闻讯,才得知女儿失踪一事。于是潘姚两家人都告上官府。

滴珠那边厢却被一公子哥儿金屋藏娇,过上一段快意的日子。

失踪案的进展,是滴珠的表哥在异地见到一个酷似她的妓女,把消息带回给姚家。滴珠的哥哥姚乙跑去认人,怎知得悉并不是亲妹,而和那位郑月娥做起夫妇来。

郑月娥献计顶包结案,结果是成功骗过姚家两老。把假滴珠还给潘甲。但潘甲一夜之后就知道不是滴珠本人,于是又到官府。他吃了三个板子,成功翻案。

后来衙役探访到真滴珠的所在。有了一场真假滴珠的官司。

因为各方都有过错,官府也酌情的下判了。

这里头的贼船,可以说是后来死在板下的汪锡那艘渡船,滴珠遇人不淑不说。倒是月娥如此胆大,竟然想出冒认之计,真可谓出人意表了。

要看故事细节的话,可以搜索这“姚滴珠避羞惹羞 郑月娥将错就错”的原文看看。要是不耐烦看字,也有连环画、相声,乃至电影。当然,那都是改编的。

凌蒙初写故事的能耐造就了这几百个字,愿看官笑纳。

摄影:Nick Wu(台湾)

生在贼船/江扬(中国)


最近中国社会较受关注的一条新闻是浙江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被一对陌生男女拐走,成为了这对男女自杀的殉葬品。这条新闻受到关注的原因与其说是公众对于无辜幼童命运的担忧,不如说是对于蹊跷案件的猎奇。毕竟在一切以利益为先的当下中国,拐而不卖的人贩子实在太稀罕了。儿童拐卖问题、留守儿童问题以及粗放的幼童教育问题,乃至社会的信任感问题,这些老大难问题虽然由于它们的老大难变得越来越难以挑动社会的神经,但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如果因为对于恶的见怪不怪而就此麻木不仁,那么这种“平庸之恶”就成了吃瓜者的原罪。

然而,更令人喟叹的不是这对男女的自杀动机或者自杀方式,而是他们生前最后的行为选择——他们不仅将自己所有的财产挥霍殆尽,还顺带残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虽然在现代多重利益作用的挤压下人文教化已经岌岌可危,但就算抛开现代的人文思想不提,仅仅是老话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者西方基督教强调的死亡救赎,都证明了东西方社会共同珍视的在临死前对于善的皈依。也就是说,人类固有千万种作恶的动机,但无论生前如何作恶多端,只要死前能重新忏悔向善,就能被谅解。而这对男女的人生路径向我们展示了“作恶到死”的活法,将作恶进行到底,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从无神论的角度说,这样的做法倒也合乎理性。既然没有什么来世投胎,恶报地狱,那么为何不能作恶到死呢?而且,恰恰因为在死前的作恶必将逃过所有现世的惩罚——无论是身体惩罚还是精神惩罚,都将无法作用到将死之我,那么这样犯的罪不是更加酣畅淋漓,更有作恶的快感么?当这个世界向我展示了它所有的丑陋与恶意,我为何仍要对它报之以歌?世人教我热爱生命,热爱这个世界,但生命待我如此不公,世界对我如此不善,我为何仍要以德报怨,坚持爱它?倒不如找个人同归于尽来得痛快!联想到在美国伊利诺伊被害的中国女生章莹颖,案犯直到审判的最后一刻都没有一丝道歉与悔意,这不是用精神疾病可以来开脱的。人们习惯于将不符合社会规范的做法归纳为精神病,但这恰恰是对坚持理性的粗暴归类。而那些听命于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世俗戒律,却更像缺乏独立思考的盲从。

这当然是一种盲从,只不过,它从的不是他人大众,它从的是人类自身的DNA。善的基因潜藏在众多人类的身体血液中,让我们大多数人不仅在生前就不断践行道德正义,更是力求在死前将一生所犯过的罪错洗刷忏悔。这不仅是社会的道德规范,这更是人类社会自身繁衍昌盛的需求。这种需求或以道德规范,或以宗教迷信,或以各种其他方式注入我们社会的DNA,让人类社会邪不压正,让人类共同体繁衍至今。每当有恶人出现,要将人类社会导向灭亡之际,总有更多善的力量站出来,与其抗争,与其搏斗,直到人类社会重新走向正轨。因为有些人生来就是免疫白细胞,注定了与那些生为癌细胞的人势不两立;他们都是同一母体所生,但他们不是同类,他们生来就是要相互斗争到死。人类生生不息,斗争绵延不止。这是你不幸上了人类社会这条贼船的宿命,这更是你生而为人的使命。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贪食/琳達芃(台湾)


每回听五月天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就想起黑妞与我坐在小院子里发楞数星星的小日子。曾在电话里听母亲聊起,2005年夏天你选择来我家long stay的缘故:那时瘦小黝黑的你,独自晃到我们家小区。隔壁邻居老张夫妇老见你在小区里游荡,尤其是挨家挨户飘出炒菜香,古灵精怪的你总垂著耳朵和尾巴露出饥饿的眼神,所以老夫妇总为你多备几道小菜。

然老张夫妇家中已有一只可爱的米克斯犬(混血狗),所以特别与母亲商量。耳根子软的母亲并没多想,只是接续老张夫妇的作法,每日在家门口按时准备餐点等候还是“小浪”(对无家可归的流浪犬昵称)的黑妞上门。待我打包行囊从学校搬回家时,黑妞已是我家的食客。俗语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死亡”,性格天真浪漫的黑妞哪知人类复杂的心态,已一步步踏上背离自由的道路。

“家”一字于《说文》解释:“居也,从宀,豭省声”。既然我家小院养不了猪,母亲就动了养狗的念头。可能是黑妞为享用母亲每日备好的饭菜,报到时都显出其最温顺的一面,让母亲误以为小浪与宠物犬相去不远。事实不然,被母亲圈养在小院的头一个月,黑妞愤怒地把小院里的珍贵花儿踩扁、美丽花盆踢破,气得下班返家的母亲不知所措。尤其是,才一岁多的黑妞还不习惯与人类共处一屋,每夜在小院低鸣,导致父亲夜里老下楼安抚而睡眠不足。

不擅与人相处的黑妞,尽管初来我家时有许多不安。为了让小宝贝有家的感觉,爸妈依你身型订制可防晒挡雨的小窝,为了你的健康安排餐点,让贪食走入人类家庭的黑妞,竟花了一辈子的时间陪伴我的家人。自私的我们为想让黑妞拥有自由进出小院的权利,安排节育手术导致拥有台湾犬血统的性感小妞失去当妈的机会;失去懒惰的机会,因每日有规律作息,晨昏让你代替外出工作的我们陪伴爸妈运动、用餐和看电视;当爸妈上班期间,你不但得负责看管我家的财务安全,还接受邻居的拜托与食物贿赂,额外肩负起小区保镖的任务,没事前打招呼的亲友来访都可能遭遇狗吠、突袭。

其实除邮差之外,邻里都特别喜欢黑妞。有时,我回家陪你散步时,会发现晨运的叔叔阿姨或家有爱犬的邻居全喊得出你的名,却不知我是谁。尤其是,每日接受来自各方的赞美和贿赂,导致浑身喜感又爱全身按摩的你竟不自觉地养成爱听馋言的习性。随着我们相处的时间越长,越来越习惯有你歌声、味道的屋子。尽管理智明白狗的寿命不比人,然随著你的年岁日渐增长,眼疾及体力退化加剧,我的心情却一直没预备你将离开的日子。

相处在一起的5400个日子里,我们家人因你的加入使情感更紧密,聊天话题离不开你,外出用餐也不忘为你外带;过年更不会少了你的大红包。当你越来越老,窝在自己房间的时间日渐拉长,可是随著家庭成员的增加,尽管不喜欢小小孩过度热情,但善解人意的你仍愿意耐著性子陪伴家中新成员。一直不太敢问黑妞,你可曾后悔因住进我们家而失去的自由,但每回离家前望着你不悦的表情,仍真诚地表达我内心最大的感谢。由衷感激你这些年不论刮风下雨陪伴爸妈散步出游,24小时坚守家里的安全,并为我们家带来无限欢乐。并因你,我们更了解狗的行为,以及认识更多爱狗的好友。

当年我们邂逅相逢在花季,惊讶你选择在东北季风飞扬的日子里在樱花树下离去。不舍与你道别,害羞的父亲哭得像孩子一样,连活泼的母亲都少了笑容,为感谢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家人,特别在你离开后的180几天留下文字纪念。若有來世,期待繁花盛开时,说定,我们相约再一块赏回樱花。

照片提供:琳达芃(台湾)

带你上贼船/吴颖慈(新加坡)

张晓明长得五官端正,中等身材,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中学毕业后就不务正业,打些散工过日子。房子是家里的,不需要付房租,三餐也不难解决,反正厨房的食物缺了自然会有人去填补。老实说,工作只是赚些零用钱花,没钱花,大不了就躲在家里上网打电动,反正水电费也不需要自己负责。晓明有驾照,但没车,想要用车的时候,就当几天自雇司机,车子是租来的,不必维修也不必保养,不想用了,就把车子还回去,一了百了,没有负担一身轻。没车没房,当然也没女人,二十七八,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还能期待有个女人愿意跟着自己么?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庞大的约会开销,真的让晓明吃不消,最后当然也就是落得分手的下场。

晓明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阿辉,常说物以类聚,能成为好朋友的当然就是同类型的人。阿辉跟晓明最大的差别,就是喜欢尝鲜,什么事情只要不犯法不危及性命,他都想要尝试一下,反正一辈子就那么长,什么都没试过,不觉得有遗憾吗?相对于阿辉的爱冒险,晓明就显得内敛和胆小,于是阿辉经常取笑晓明。好朋友始终是好朋友,笑过也就算了,晓明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妥,日子也就过一天是一天。

一个炎热的下午,晓明独自在家,百无聊赖,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脸书。脸书上的事情也千篇一律,不是晒幸福就是炫财富,这些事不但无聊,还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刷着刷着,眼皮都快掉下来了,突然眼前滑过一叠钞票,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一大叠的钞票,绿的红的蓝的紫的,粗略估计,这叠钞票超过马币一万元。原本爱炫富的人把现金拍照放上脸书,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拍名牌包名车豪宅的也不计其数,让晓明纳闷的是,这张钞票照片的上传者,竟然是同样不务正业的阿辉。照片上的贴文,是一则招聘广告,晓明对这些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但既然是自己的好友贴的文,就不得不关心一下。于是,晓明在照片底下留言,表示有兴趣加入。才不过两分钟,就收到阿辉的回复,想必对方也跟自己一样手持手机拼命滑。

跟阿辉了解了工作内容后,晓明毫不犹豫地付了两千大元的保证金,据说只要在一个月内找到两个人加入,就可以得到一千元佣金,到时候就可以连同保证金一起领回,只是滑手机分享招聘而已,这么简单轻松的工作,钱就会自动滚进口袋,反正平时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也是滑手机啊!现在又可以挣点收入,何乐而不为?而且,如果一个月后选择不领回保证金,金额就会翻倍增长,再一个月就变成四千,利滚利,这就是阿辉能在短短三个月里就赚了上万元的原因。现在有了晓明的加入,阿辉的投资金额又提升了一级。这工作也不是没风险,如果连续两个月没办法找到新人加入,投资金额就会化为乌有!可是一个月就只要两个新人而已啊!自己脸书上的朋友少说也有三百多人,要找两个人应该没什么难度。像晓明这种光棍,理因是拿不出这两千元,钱是从老人家的棺材本里挖一点出来用的,还承诺三个月内一定还回去。晓明自己心里有个底,见好就收,三个月后就连本带利全数领出来,足够还钱之余,自己还多了几千块,想着想着,嘴角就不自觉上扬。

接下来的日子,晓明也学着阿辉那样,贴上大把钞票的照片,几句简单的招聘文,期待着新留言,期待着现金汇入户头。就这样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工作,发文、回复留言、等待新人加入。转眼间六个星期过去了,经晓明的手加入的新会员只有一个,就是那年迈的老奶奶,又从棺材本里挖一点出来支持孙子创业。眼看四千大元的棺材本马上就要泡汤,晓明着急了,他不断的咨询上级,当然就是推荐人阿辉,此时阿辉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级金钻级会员,对于阿辉的询问只是敷衍几句,打发算了。一开始还能联络对方,毕竟十多年的好朋友,对方总是劝晓明多努力,多认识新朋友,扩大生活圈子,迈出人生重要的一步。可是,距离期限越来越近,电话进入语音信箱的次数就越来越多,最后,对方连电话号码都换了。不说也知道,钱没了,朋友也没了,想当初的赚钱大计,瞬间成为泡影,老奶奶也没生气,反而还安慰了晓明几句。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即使是身边最亲密的人,也会因为自身利益带你上船。至于那是豪华邮轮还是贼船,就请看官们自行判断了。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