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半残/郑嘉诚(新加坡)

ozedf_vivid


初学外语的阶段,像是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推大石上山的情景,每当感觉有点进度,转眼又打回原形。语言是个需要大量训练的能力,刚开始起步如果没有持续的练习,就会像西西弗斯那样,不断重来,而提供语言练习机会的,就是环境。

我从小长大在一个纯华文的家庭环境,虽然根据马来西亚政府教育部规定每个公民都需要自小学习三语,但有时觉得自己母语以外的语言掌握能力之烂,简直惨不忍睹。三语当中,华语当然是第一语言,英文是在上了大学之后硬练出来的,而马来文在整个人生阶段当中没有任何的环境允许我常练习,当然在Mamak档点菜还是没问题的。

身为马来西亚人,感觉怎样都应该掌握好马来文的沟通能力,因此在大学期间还特地找了马来同胞练习马来文,我则以教他华文作为交换。结果,因为毕业后时间难以配合,这短暂的学习旅程也就半途告吹。

除了以上学习马来文的无奈经历,方言也是一大痛脚。当去到外州读书,遇到会讲方言的华人时,他们通常都会闲聊问到“你是哪里人?”,这里的“你是哪里人”其实要问的是籍贯。我每次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福建咏春,然后如果对方再补问是否会讲方言,那我通常都只会用方言回话说 “一点点”。

谈到方言,其实是在到吉隆坡读书后,才发现原来其他州的年轻人多少都会说一些方言,普遍印象是槟城人讲福建话,雪兰莪人讲广东话,还有很多讲潮州话、客家话的友人。通常,广东话看似最流行,因为相当多朋友都是从小看港剧长大,从而潜移默化地学了些广东话。

然而,以前盛行潮州话的柔佛州,现下大部分年轻一代能掌握这种方言者属于少数,再加上1979年开始,新加坡已逝前总理李光耀推行的“讲华语运动”,让讲方言不再变得理所当然。当时那场“讲华语运动”是为了配合中国的崛起,加强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而实施的教育改革, 据说运用了很多不同的手段包括通过广告打压方言,有人说他或许是受到了以前台湾“国语运动”的启发。政府还因此更动了身份证的设计,据说以前新加坡华人身份证上有英文拼成的方言发音,之后全部都改为汉语拼音。

我们柔佛很多家庭以前都在看新加坡电视和听他们的电台,其播出的媒介语以华语居多,也在倡导华文好、华语好,加上现实考量,如果要去新加坡赚新币,当然要学习更赚钱的语言,因此这场运动的影响力波及柔佛州。据2012的一份报告显示,柔佛有高达85%左右的华人在家使用华语。因此,我的方言,暂时也停留在听得懂些许福建话,能用广东话做基本的交流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有时亲戚间在讲着方言,听不懂的部分只能干笑。

很少看到从小说几种不同语言的孩子,长大后会忘记小时候讲的语言,因为小孩子是海绵,吸收能力强大。以后,一定让我会说三种语言、两种方言的女朋友好好教育下一代,并设计能让孩子接触不同语言的环境。我突然想到如果我能娴熟掌握方言,是不是能更好地和我身边的长辈,像是高龄95岁的的外公多聊聊天?想来想去,好像掌握不好一个能常用到的语言,就成了那语言圈里的语言半残。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慢活,还很遥远的概念/郑嘉诚(新加坡)


每当提到慢活,脑中就会出现很美好与浪漫的画面,像是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绿油油的怡人风景,然后喝着下午茶或是咖啡,感受生活的美好,然后画面就会被一张张而来的账单、为人儿子、为人男友等责任一顿顿的打醒,然后发现梦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为了这次的文章简单搜了搜,发现原来慢活除了强调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之外,还强调减少被消费主义的影响等方方面面,那么算起来,我也有几个方面硬扯的话,也算是慢活的一员吧?

在工作方面, 要跳脱漫无止境的竞争、Rat Race就得找到自己喜爱的工作、投资,或者是跳出框框创业,然而要做感兴趣的工不代表别人要你,投资需要时间来换取回报,创业也不能说不干就不干地来创业,毕竟不是所有人家财万贯。所以,在职业方面,目前也只能更努力来部署,和累积资源。

然而消费习惯就简单的多了,慢活主义者觉得不满和压力是来自社会中消费主义的影响,强调减少支出,只买必需品。如果是我家人或女友,应该都知道我是秉持不乱开销的宗旨,有时他们要我买新年衣或新鞋之类的,都几乎是要“跪求拜托”的姿态。但其实我并没有啦里邋遢,反而是因为现在大部分的衣服和鞋子都还能穿,因此完全不需要花更多的钱买新东西,毕竟只要质量好的话,穿多一阵子是没事的。这也联系到第一个主题,这些省下来的钱,都可以是为未来更好生活准备的资源。毕竟辛苦一阵子,好过辛苦一辈子。

慢活也鼓励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像是减少碳排放的生活,拒绝以化石燃料供给的快节奏的生活而崇尚更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我个人就不喜欢开车,大爱公共交通工具,毕竟当不需要驾车的时候,就多了很多时间能看新闻等等了。

综上所述,硬扯的话,我勉强能算上是慢活的一员了吧?毕竟要在全世界最贵的城市之一新加坡减少工作时间过慢活,不觉得很勉强吗?

摄影:Nick Wu(台湾)

在交通枢纽重逢/郑嘉诚(新加坡)

ozedf_vivid


和女友在一起4年多了,我们在吉隆坡读书时认识,前面2年半的大部分时段都算是中或远距离恋爱。她来自槟城,我来自柔佛,还在读大学时为了省钱,就搭8-9个小时的巴士上槟城找她,有时一两个月见一次,最久的那次是300天,那时她出国留学。

她留学的国家是英国,因此除了距离上远了,我们也有了时差,有时是7个小时,有时是8小时。不管你是否有经历过任何中或远距离的恋爱,单单想象相伴的那个人从你的生活中离开300天,也就是10个月,并不好受。

而这300天,也是我们在一起两个月后的第一个,也是最远、最久的远距离。其实远距离是反人性的,心理学中的爱情三因论里提到的“亲密” (Passion)、“激情” (Intimacy)和“承诺” (Commitment),距离上的远,就让所有的爱人没了空间上的亲近,没有牵手、拥抱等的肢体接触,也就少了“激情”,因此我们需要靠意志力、打电话、视讯等方式分享生活来联系感情。
这2年半间每次分离都是在巴士站或是机场, 每次离开都充满悲伤,每次重逢都迫不及待,未见面前嘴角就上扬。还记得上次,用了一整年储蓄下来大半的钱,买下阿联酋航空公司A380的机票,横跨接近半个地球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飞行超过半天的时间,就在机长报告我们即将抵达英国首都伦敦的当下,忍不住开始窃喜。然而在超长的通关排队等待后,见面的瞬间我们竟然都有不熟悉的感觉!当时在想是否要干脆见面后也继续拨打视讯算了,但幸好这样的不习惯感也只是维持了几个小时。

接下来毕业后,她开始在槟城上班,而我在找工期间,每隔1-2个月就从柔佛去槟城看她;每隔1-2个月的重逢,让分离变得比较容易,毕竟知道短时间内就能再团聚。而从2018年头开始她便搬来了新加坡,开始在这里工作,从当时的超远,到现在的同居,这是很有层次感的爱情。

我也相信现代因为全球化、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人均收入的增长等的影响,情侣和家人有越来越多在机场和巴士站分离和重逢的经验,每次的分离都让我们感觉到失去,而重逢则允许我们有机会实践我们的珍惜,把握重逢后的分分秒秒。

摄影:黄艺畅(中国)

旅途中所见到的贼船/郑嘉诚(马来西亚)


“上贼船”对我来说,就是中了圈套,让他人从你身上获得不公平的利益。目前主流的旅行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助,另一种是跟团。跟团的旅途不确定性较少,也相对安全。而近些年随着人口平均收入增长、中产阶级兴起与廉价航空的流行,自助游开始流行。也因为自助游是没有旅行社提供的“保护伞”,因此旅途本身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从大学开始,因为当时同系学长的影响下,开始在东南亚尝试自助旅行,主要与友人同行,2至5人不等,预算目标是穷游。 结果是只去过台湾、日本或是新加坡等安全稳定的国家旅游,东南亚之旅则将容易产生文化冲击。因为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上了贼船 。

在相对发达的国家, 大部分旅游区的商品或者是服务,通常都会有标价,但以相对落后的柬埔寨与缅甸为例,很多时候旅游区的服务看的是你讨价还价的能力,像是在当地招Tuk Tuk和买手信时就要全力以赴地谈,也要注意-ty(几十)和-teen(十几)的差别等等。

由于这些国家里,很多旅游区并没有完整的介绍,在缅甸刚对外开放的前几年,有些介绍牌甚至只放了当地的文字。因此,想要深入了解当地文化,又不想被旅行团绑死,那么找只负责当地一两个景点的向导就成了折中方案,而所有的收费都需要至少先砍个50%再来调整。最常需要乘坐的tuk tuk更是让人砍得心累,然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卖手信的小孩。

相信大家应该还记得前几个月有传出一位槟城女生在柬埔寨遇见一位能够说8-10种语言的小男孩,这些卖东西的孩子在我们的柬埔寨之旅也屡见不鲜,多少都能掌握至少2-3种语言。当我们探访吴哥窟的时候,秉持着不买不问的理念,一路打发了不少来兜售的孩子,但有对姐妹却让我们有点不舍。

一开始这对姐妹对我们穷追不舍地兜售,到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她们又再次追了上来,一开始以为是还要卖东西,结果发现原来当时是淡季,所以并没有人买她们的东西,她们只是想送其中一个小手信给我们。友人在她们交谈时问道, “今天是星期二,你们怎么没在学校?”换来的是沉默。我们从短暂的对话中得知,她们没钱上学甚至没有像样的鞋子。

对待这些孩子,心中是十分矛盾的,因为如果给了钱,那就意味着我们可能在助长背后的家长或组织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机会,毕竟每个纪念品都值1-2美元的交易,对有大约5,600,000生活在贫穷线下的当地人来说,是个巨大的吸引力。

那可不可以说,当旅客在担心当地旅行遇到的贼船时,其实那些孩童已经上了一艘艘父母或集团所设下的贼船呢?政府与制度的缺陷让有些人一辈子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同个恶性循环。愿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各种组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努力改善当地的情况,让这些贼船消失殆尽,发展正常的旅游体验,不必日日担心在旅游途中上了贼船,也消除穷人身上一环又一环的枷锁。

摄影:李嘉永(台湾)

〈人生,这场考试〉/郑嘉诚(新加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不论我们生活在何时何地,人生难免都会经历种种选择,最常见的像是感情中的对象,旁观者百般劝说,心中知道不适合, 却还是继续在一起,这算是在人生这场考试答错一道题了。可是这和我们传统上的考卷不同,每道题都没有写明分数。

传统的考卷上,除了列明分数,也会一次过让你看到整张考卷大致上会有多少的试题,但是人生这场考试只会让你模模糊糊大概看到生老病死、分离、感情、亲情、友情、理财等项目,然后随着年龄增长,一题一题地丢给你回答,完成这场考试的作答时间是一辈子。

中间也似乎没有交白卷的机会,因为像是生老病死,会来的事情还是会来的,只是可能形式不同。性格谨慎的人,就会作答得小心翼翼,试卷作答时间和再三思考,而天赋异禀或含着金汤匙出生之人,在某些部分则会做得飞快,尤其是在财富积累这一块,想象下有些人刚坐下准备答题就发现原来坐在隔壁的那位同学的答卷上已写满答案。这是人生考题被动之处。

曾有人说过如果从学校毕业后的十年,没有遇到贵人或好书,那十年之后你只是老了十岁,因此有些人一直活着,可是以20多岁的智商与智慧生活着。遇见贵人,除了靠机遇,也还得看是否有抓紧机会的能力和态度。因此,不抓紧好书和贵人,就像是有人尝试泄题,如果你不珍惜,那么就让别人考得好成绩。用努力和对的方法,我们可以尝试改进答题的速度与成功率。

时间考场是线性的,如果把这线性考场转换成个空间,里面能看到一堆边考边哭,边考边笑的人。人生这场考试,没有标准答案,边答题边交卷,希望大家不要很多年之后,才发现自己答错了。因为只考一次,所以人生不只要及格,还需名列前茅。谁能保证通往另外个世界的标准不是看你种种表现与成果的人生成绩单呢?

摄影:Max(台湾)

《电影的反转,我们注意的世界》/郑嘉诚(新加坡)


从大学时期受室友影响,开始慢慢爱上经典的电影,幸好之后遇到也爱看电影的女友,即使开始工作后也定时每星期看一部电影。电影,尤其是剧情片的峰回路转让我们向往,我最爱的几部电影像是《禁闭岛》(Shutter Island)、《致命魔术》(The Prestige)、《灵异第六感》(The Sixth Sense)、《斗阵俱乐部》(The Fight Club)都属有剧情的反转。剧情的反转指的是在开头让观众以为剧情就是会朝着A主线发展,中间却不断铺下一点点线索的种子,最后在中后端种子慢慢成熟,开始揭示真相,一切需要做到合情合理,不突兀,但又让人恍然大悟。

通常成功的反转,需要导演在间中种下合理的线索,以便在结尾成功解释前面的线索,同时也需要精彩的主线来牵制与吸引观众的注意。为什么引人入胜的主线这么重要呢?我们可以拿“看不见的大猩猩”这项世界著名(至少是心理学界著名)的心理学实验来做个比方。

“看不见的大猩猩”这实验要求受试者观察房内六位对象互相丢球的情况,有三位身穿白衣,另外三位身穿黑衣,受试者需要观察六位走动对象中,三位白衣受试者到底传了多少次球,期间会有大猩猩走过,是种注意力选择测试(Selective Attention Test)(链接在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G698U2Mvo)。但是,由于这个实验已经相当著名,现在很多人都能看到其中的大猩猩,想要挑战的朋友可以去http://www.theinvisiblegorilla.com/videos.html#tryit看看其他实验。

这类心理学实验讲的是非注意视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和变化盲视(Change Blindness),也就是因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造成“没看到”其中不寻常的变化和出现过的物体。其实,这也是我们人类随着年龄增长而有的习性,因为我们习惯了只去注意对我们来说有利或有用途的事物,以便更有效率地存活,反之还没经过社会洗礼的婴儿进入某个会场时,除了看多少人和台上的人,也会看有多少个台阶、灯泡、椅子数量等对成人来说无关紧要的事物,因为他们不会选择看什么,不看什么。

正是电影工作者利用了人类这种选择性的注意力,才让我们有了如此多反转性的电影,好的电影不一定需要反转,但是好的电影中的反转,能将剧情深刻在我们脑海中,是电影的升华。

摄影:李嘉永(台湾)

《心理学毕业不读身体语言,但别对我撒谎》/郑嘉诚(新加坡)


提到身体语言,就想到能一眼看穿谎言的神秘技巧。作为心理学毕业的本科生,我们最常被问到的就是“心理学毕业哦,那你不是会看得懂别人在想什么?!”这种猜测的背后其实暗示着两个既定印象,亦即我们心理学就是“读心术”,而且是一看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读心术。第二个既定印象则是,心理学本科生都主修身体语言。为了不让大家失望,和“再三逼问”之下,也只好自己开始阅读些相关书籍。

近些年身体语言相当盛行,相信是拜《读心神探》等电视剧影响,加上肢体动作、眼神和微表情就能猜透人心的这种神秘感和其实际的功能,让这项知识非常火红。若你还能以此来判断对方是说真话或假话,因而把人情世故、商场职业搞好,让这知识变得超实用,也难怪市面上一大堆身体语言或是“36招教你看穿谎言”等的工具书。

身体语言和我们说话用的语言有同样的信息交换模式,一边是发送者,一边是接收者。不同的身体语言,表达各种不同的心思, 打个比方,发送者抹脖子和后脑勺,可能是对方的安慰行为,可是如果不熟练的接收者,可能就会忽略这个身体语言,而继续让人不舒服的话题。

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准确抓着对方不经意间传达的信息,能有效判断对方是否表里不一,或是另有所想。打个比方,今天若是在做销售工作,对方和你说他的顾虑是没有钱,然后不经意间摸摸鼻子,那么很有可能是你还没获得信任,还没问到足够的资讯前就进入推销的阶段了。抑或是,今天若是顾客嘴上说产品还行,但一直交叉手臂挡在胸前,那么可以考虑让顾客的手改变行为,像是拿水给他喝之类的,因为改变动作,也能改变情绪。若能掌握这些小技巧,能帮助业绩的提升。

学会些基础技巧也可用在平常交友上,但是若要用测谎的方式来观察朋友也太可怕了吧,那是些怎样的有毒关系啊!所以与其拿来测谎,不如运用这些知识来增进关系,打个比方,如果想要主动释放善意, 可以尽量将躯干和脚指向想要交流的人,不经意间加点微妙的肢体接触,主要集中在肩膀、手臂等非敏感位置,然后可考虑将躯干开放,不要交叉手臂挡在胸前。

学懂身体语言让我们避免被骗的同时,也知道如何准确地发出想表达的信息,也准确地接收别人的心理感受。撒谎无可厚非,有研究指出每个人一天平均撒谎25次,但不是恶意的谎言即无伤大雅。我是心理学毕业,专业不是学身体语言,但别对我撒谎,因为我还在学习,我可能看不出来。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