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青年(Slash)/郑嘉诚(新加坡)


为了这个月新的主题特地去读了想看很久的书,由Youtuber囧星人2年前强力推荐的Susan Kuang 所著的《斜杠青年》(Slash),书写得在接受范围,在书的前半部主要谈此概念和相关的迷思,而后半部大都是在介绍为了成为斜杠青年所需具备的各种能力和经验谈,像是意志力、自制力、自学能力和阅读能力等。类似的概念早在1996年就有美国学者提出,作者是结合个人经验再次宣传这个概念。斜杠青年指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同时间拥有几种不同职业的生活方式,一种最主要不是为了钱,而是体验多元人生,并发展自己各项才能的生活方式。

在1996年,美国学者Arthur (阿蒂尔) 和 Rousseau (卢梭) 已经提出了类似概念,他们称之为无边界职业生涯(Boundaryless Career)。无边界职业生涯强调个人能力的发展,使个人通过不同组织来获得更多元化的收入,同时享有更高的灵活性。然而,斜杠青年这个概念正式被确名是在2007年,由《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埃尔博尔(Marci Alboher)写的《多重职业:让工作和生活获得双重成功的新模式》(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 Life Success)里。 写此书的原因是因为她发现在纽约,很多人不能用一个完整的词来介绍自己的身份,而是选择用斜杠 “/” 这个符号来表达像是作家/导演/演员各种不同的身份,于是她为这些人创造了——“斜杠青年”(Slasher)这个词。

斜杠生活方式和普遍以为的身兼多职(找part time)的概念不同,身兼多职可能只是找part time/副业,而主要原因只是要多挣钱,但斜杠青年的核心不在多重收入,而是多元人生,并且发展自己想要的人生,对人生、家庭和社会负责,而多元人生带来的多重收入,只是果,不是因。

作者指出有一点很大的迷思是这种多元人生的发展,会让人以为会导致全面平庸。确实,如果说是像舞蹈、篮球和钢琴等技术确实需要大量时间专心练习,但是,也有很多专业不一定需要 “十年苦工” 或是 “一万小时定律” 才能掌握,除了时间的累积,反而是综合能力、性格特质和天赋占了很大的决定成分,像是公司管理、产品设计和创意行销等。此外,一些执照像是健身教练等专业也不需要到一万小时的操练。

因此,只要做出正确的配对,就能发挥斜杠青年的优势,根据玛希·埃尔博尔的总结,这些配对可分为以下5种:

1.稳定收入+兴趣爱好的组合

2.左脑+右脑组合(像是医生和作家)

3.大脑+身体组合(健身教练和艺术顾问)

4.写作+教学+演讲+顾问组合(黄金组合,身份之间完美交织,写作可以让你成为某个领域的意 见领袖,演讲的邀约也会随之出现,等到经验足够的时候又可以开展教学和顾问的身份。个人认为这也是最佳组合,因为以自己的能力圈慢慢开展相关联职业,能最大化效率值。

5.一项工作多项职能型(CEO这类涉及多个领域的人)

最后,斜杠青年最大的目标其实是自由,能选择自己人生的自由,相信很多人都听过,富人和渔翁在河边晒太阳休息的故事。富人看到在休息的渔翁,于是上前问他为什么不多做,然后再投资,利用工具增加生产效率,达到财富自由,然后过上想过的人生。然后渔夫反问,然后呢?富人答说那你就可以在海边休息了。渔夫笑说,我现在不是在海边休息了吗?

看到这里很多人就会开始笑富人的贪欲,可是大家没看到的另一面是自由,富人可以决定除了在海边休息,也可以下个月去埃及看金字塔,或是去日本看樱花,甚至可以尝试不一样的职业与生活方式。同样,可能一直努力在同一行业上专精可以达到很高的收入,可是可能这辈子就只过了一种人生,而斜杠青年的优势在于除了多元人生之外,在瞬息万变的这个时代,多重专业可以确保自己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作者说根据她的工作经验,已经发现在某些领域,“多年经验”可能在开始不那么重要了,像是一些网络行销,如果叫一位30-50年经验老道的经理来建议未来的电子平台营销规划,可能他过去的经验帮不上太大的忙。斜杠青年除了为了多元人生与自由,也是为了准备我们迎接未来越来越变换莫测的人生与职场。

作者是辞职后,开始专心拓展斜杠人生,但是我觉得若要拓展此类人生者,也得参看自身的环境和当地的制度,像是医保制度、退休金制度、孩童教育费、父母生活费等情况,毕竟也不能别人鼓励你做什么就马上傻乎乎地跟着做,毕竟遇到太励志的书之类的是很危险的事。在此,希望所有决定往此方向的人,都能有所收获,不只是钱,而是自己想过的多元人生。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我们的梦想不同,但不代表不重要/郑嘉诚(新加坡)


梦想是大家最常挂在嘴边的名词之一。一般情况下,马来西亚学校填表格时会问你未来的梦想或志愿是什么,但是在渐渐长大之后,使用次数渐少,若有提到,可能开始回答的是“曾经的梦想是什么。”

但是即使从小绝大数人都需要回答未来想做什么,但是每当在毕业季时,譬如高中,甚至是大学毕业时,还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因为,我们的教育体制要求的是在绝大部分的科系里都要平均发展,而不是去发展个人兴趣。这让我联想到另外个故事,教育家R.H.里夫斯博士写过的一则耐人寻味的寓言故事──《动物学校》。

故事内容讲述在此动物学校里,有各式各样的动物,像是老鹰、狮子、兔子和水獭等,在创办此学校前大家都是开开心心的,可是在学校创办后大家因为要应付爬、跳、游泳和飞行的项目,搞得大家都灰头土脸。期末,反而是最后什么都会一点点的奇特鳗鱼获得最高总分。这故事想宣传的是我们需要尊重个体差异,这能释放每个个体的潜能,而不是一味地鼓励工厂教育,因为在我身边就看到了许多痛苦深陷于自己不喜欢的学科和工作的人。我们一直被别人和社会体制有意识与无意识地决定你要什么,久而久之,我们都失去了找寻自己的人生想要什么的能力。

然而,马来西亚以目前的内阁名单看来,令人非常失望,能改革教育体制的路看来遥遥无期,如果不是立志要当政治家或改革现有体制的话,最可行的方案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和家庭。当然,每个人不一定要有像Elon Musk那样的伟大梦想,因为前不久的当红电影《小妇人》(Little Women)里就有段对话说到,“我们的梦想不同,但不代表不重要。”家庭和成长环境和出生国家是不能决定的,但是透过大胆计划、详细思考和努力执行,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要成为怎样的人。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最佳原谅奖得主是我女友/郑嘉诚(新加坡)


每个人都有脾气,只是看多寡。由于是家里排行最小的孩子,加上脾气不佳,有时会在一些事情上特钻牛角尖或发脾气,于是身边人就遭殃了,而在身边最多时间的就是女友。而且,我是一个长期处于压力状态的人,作为男友和儿子,总是觉得很多事情我需要承担,甚至有时半夜是睡不着觉的。

幸好,女朋友超会原谅我。她会看情况有时候冷处理,有时候会拍拍我说没关系,更多的时候是用食物解决,因为很多时候生气只是因为饿了。

她原谅我的方方面面,她让我能做我自己,在她面前展示我的疯狂舞蹈,在她面前展示我已经走样的身材。她有时大大咧咧,看起来毫不关心,可是当你需要陪伴时,她总是在,而且有时她不需要说话,她也能是我身旁最温柔的存在,她总是让我觉得不需要任何掩饰,也让我觉得有责任要为了对方而要变得更好,而我还在学习。

记得差不多在7年前准备上大学之前,在兜兜转转,不确定到底要不要选择哲学系的时候,发现了哈佛大学讲师Tal Ben-Shahar的正面心理学。Tal 通过研究发现,这些年来大量资源投入对负面情绪的研究,但忧郁症和自杀等情况还是持续增加,所以他开始研究如何从心理学的角度增加快乐,从他的课程我学了一二。

对我个人来说,结合正面心理学的知识,这些年有一些启发,但仍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正面心理学其中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学会原谅自己。因为现代社会,大家都在追求,“更好、更完美”、“现在就要及时行乐,享受更好”等观念,好像现在没有得到人生就不完整,不幸福。并且,在社交媒体上场看到不是负面新闻,就是很多广告不断宣传如何才能大富。可是,我们要学会原谅自己的不完美和局限性。毕竟每个不同家庭和社会环境出身都不一定会有一样的成果,而且很多事情需要时间来发展。要放下不切实际的幻想,然后找寻更准确,能一步步达成的目标。

我在学会接受和原谅自己的不完美,因为是慢慢走向学习快乐的第一步,而这也是一辈子的课程。幸好身旁有超会原谅我的女友,接受我的不完美。如果有最佳原谅奖的话,记得颁给我女朋友。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的2020/郑嘉诚(新加坡)

ozedf_vivid


眨眼间新的一年已在我面前,距离中学毕业已有七年,大学毕业也有三年多之隔,和《学文集》的缘分也进入第五个年头,多几年之后,将抵达三十而立的年纪。

以短期来看,回顾2019年,算是过得不错,和女友去了三个地方旅行,也即将迈入第五年,和家人关系良好,并且通过大姐十个月的努力,为我们家带来了新成员Emma,同时在等了三个月后,七月初就取得了新加坡永久居民的身份。

与此同时,通过各式各样的资产投资建立了自己的个人理财投资组合,在Excel中追踪各种投资及个人财务成长状况,从2018年尾正式担任财务顾问后,也圆满工作了一年,并且在最后一个月做得还不错。

然而,2020年出师不利,除了个人工作方面遇到一些外部情况,全球也遭遇武汉肺炎的蔓延。但是,人生总有高低起伏,真正决定接下来能否否极泰来的还是我们自身的信念,像是从不放弃的“曼巴精神”。

表姐说25-30岁左右就要确定要走的路了,放眼今年,除了希望个人事业上再有突破,2019的个人财务方面主题是投资,2020希望能完成自身的保险规划,并继续创造更多的被动收入。

以长远及宏观的角度来看,如果我能活到八十岁,那现在差不多过了人生的32.5%。如果以二十四小时来计算,则现在是早上八点。很快的接下来这几年就是成家生子的阶段,也需要决定如果有了孩子之后接下来的路到底要留在新加坡还是在新山往返。相信这也是很多在25-35岁,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的顾虑,毕竟孩子0-6岁是发展最重要的阶段,而且谁也不想错过孩子的青春,钱也换不回陪伴孩子的时光。作为永久公民,在新加坡成家的成本也挺高,像是房子、医疗和教育等的方方面面的开销都理所当然地比本地公民高。

人生就还处在一个不稳定的状态,但不稳定有时也是好事,毕竟不稳定代表还有变化的机会。根据埃里克森社会心理发展阶段理论,现在我正处在成人早期(20-39岁),是个亲密vs孤独的阶段,目前个人发展最重要的是能否有互相关心的朋友与配偶。所以说到底,只要家人和现在的女友还在身边,就能让我安心,希望彼此不管接下来的路通往何方,在一起就是彼此的避风港。

摄影:黄艺畅(中国)

寄居蟹/郑嘉诚(新加坡)


寄居蟹因为成长过程中不断变化的体型而不断找新家搬迁,终其一生不停搬家,只为了寻找最舒适的环境。现今社会,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工作机会都集中在都市,而越来越多人集中在此,导致房价高涨,一时半刻都无法买到栖身之处。尤其是搬去其他国度,因为各种法律条文等管制,更是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在法律上有资格买个容身之所。

像是新加坡,即使顺利拿了永久居留权,也需要等个三年,而刚成为永久居民的头三年只能白等,前两年的公积金也比公民少,然后三年过后要买家时,也只能购买别人转售的,而不是那些相对便宜15-20%以上的预购政府组屋,还有就是三年后想买的时候,口袋里也不一定有钱。于是,只好寄人篱下继续租房间,遇到住得不舒适的,就只好搬家。

目前正考虑再搬家。为什么说“再”呢?因为目前这次搬,就已经是人生中第8次搬家了。其中最后1-2次是出于无奈,但更多时候是充满仪式感的搬家。仪式是什么?梁文道说:“仪式是宣告一个变化的完成。”

第1次是小时候从爸爸小时候和婆婆住的“老家”搬来现在住了十几二十年的家。这是从大家族的老家搬到新家,家庭开始晋升小康时所作出的变化。

第2次则是在2013年,从现在的家暂时搬去了八打灵再也(Petaling Jaya)。为了上大学,在那里待了差不多4年。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在外一个人生活,算是自己的成人礼。

第3次是2016年中,毕业了,一个人默默收拾所有的行李,回到家乡。这是人生暂时结束在学校22年的学习生涯,准备进入职场,看是否能实践所学。

第4次是2017年头,从家乡搬去了新加坡,暂住表姐家,开始人生第一份全职工。

第5次是2017年中,结束暂住,搬去和堂哥同住一间房,但他当兵,一星期也只见到1-2天。

第6次是2018年头,女朋友终于来新加坡工作,结束前后断断续续2年半的远距离生活。这是这辈子第一次同居,算是对双方感情方面跨前了一步。

第7次是2018年尾,因为遇到恶房东,也因为新工作的缘故,再次搬家。

第8次相信是2020初左右,也因为房东及房子本身缘故,可能再搬。

最近这两次搬家都是因为房东,而且搬了这么多次家,也真心累,感觉就像漂泊在海上的小船,偶尔靠岸,不久后再次游荡。也像寄居蟹那样,以为找到了舒服的壳,想长期住下来,结果因为各种原因只好再搬。可是,搬家也非一无是处,毕竟搬家让我们能在不同的地方生活,相比这辈子只住过几个地方的人,搬家带来的生活变化让我们有更多的生活体验。

但,如果能够选择,还是希望不再漂泊。这也造就了我一直孜孜念念着买自己的一间家,也不为别的,只希望有个落脚处,然后和女友组建家庭,不再“流浪”。而时不时还能回趟家乡看看父母,愿暂时还是“寄居蟹”的我在不远的将来能有两个家,家乡的家和自己定居的家。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浮躁,零碎的生活/郑嘉诚(新加坡)

ozedf_vivid


现代生活把我们切得零零碎碎;根据苹果电话的Screen Time功能,统计出我这星期平均每天接收了351个通知(notifications)。生活被突然出现的信息、电话、电邮、新闻、工作突发情况等切成一块块。当在休息日时,安排好的行程也有不断分心的时刻,像是围绕着我们,无孔不入的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和生活中的各种琐事。

手机和Apps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地强化(reinforce)我们使用手机的行为。有时,把手机丢在一旁,以获得难能可贵的集中注意的时间,就会觉得心情特别舒爽。然而看看自身与大部分人,觉得这个时代特别浮躁。不断弹出的通知能让我们填补在地铁上通勤时和各种空闲时的空档,但因此养成看手机的习惯,这在侵蚀、切割我们完整的生活。原本应该一整晚休息,和亲人聊天或看书的时间,因为各种打扰变得零零散散,甚至睡前玩手机者依然比比皆是。

但是,不接起那通电话,或是那个信息,却又生怕错过了什么。大数据对我们生活习惯的方方面面成功解析,让我们能通过各种平台不断地看到类似的讯息,企图把这些资讯敲打进你的脑袋。

这种因小小切割,生活变得零零碎碎,无法集中注意力,而慢慢堆积起来的浮躁之感,渐渐会影响生活整体。从长远来看,零碎的生活无法累积成重大的进步与深沉的思考。我常觉得多看手机或各种电子产品会让身为人类的我们变笨,无法专心学习与创造,而许多心理学研究证实确实如此。零碎的生活,让人担心若维持几个时代,除了影响生活的质量与深度外,会带人类走向一个越来越缺乏注意力与创造力、越来越笨的未来吗?

摄影:黄艺畅(中国)

语言半残/郑嘉诚(新加坡)

ozedf_vivid


初学外语的阶段,像是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推大石上山的情景,每当感觉有点进度,转眼又打回原形。语言是个需要大量训练的能力,刚开始起步如果没有持续的练习,就会像西西弗斯那样,不断重来,而提供语言练习机会的,就是环境。

我从小长大在一个纯华文的家庭环境,虽然根据马来西亚政府教育部规定每个公民都需要自小学习三语,但有时觉得自己母语以外的语言掌握能力之烂,简直惨不忍睹。三语当中,华语当然是第一语言,英文是在上了大学之后硬练出来的,而马来文在整个人生阶段当中没有任何的环境允许我常练习,当然在Mamak档点菜还是没问题的。

身为马来西亚人,感觉怎样都应该掌握好马来文的沟通能力,因此在大学期间还特地找了马来同胞练习马来文,我则以教他华文作为交换。结果,因为毕业后时间难以配合,这短暂的学习旅程也就半途告吹。

除了以上学习马来文的无奈经历,方言也是一大痛脚。当去到外州读书,遇到会讲方言的华人时,他们通常都会闲聊问到“你是哪里人?”,这里的“你是哪里人”其实要问的是籍贯。我每次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福建咏春,然后如果对方再补问是否会讲方言,那我通常都只会用方言回话说 “一点点”。

谈到方言,其实是在到吉隆坡读书后,才发现原来其他州的年轻人多少都会说一些方言,普遍印象是槟城人讲福建话,雪兰莪人讲广东话,还有很多讲潮州话、客家话的友人。通常,广东话看似最流行,因为相当多朋友都是从小看港剧长大,从而潜移默化地学了些广东话。

然而,以前盛行潮州话的柔佛州,现下大部分年轻一代能掌握这种方言者属于少数,再加上1979年开始,新加坡已逝前总理李光耀推行的“讲华语运动”,让讲方言不再变得理所当然。当时那场“讲华语运动”是为了配合中国的崛起,加强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而实施的教育改革, 据说运用了很多不同的手段包括通过广告打压方言,有人说他或许是受到了以前台湾“国语运动”的启发。政府还因此更动了身份证的设计,据说以前新加坡华人身份证上有英文拼成的方言发音,之后全部都改为汉语拼音。

我们柔佛很多家庭以前都在看新加坡电视和听他们的电台,其播出的媒介语以华语居多,也在倡导华文好、华语好,加上现实考量,如果要去新加坡赚新币,当然要学习更赚钱的语言,因此这场运动的影响力波及柔佛州。据2012的一份报告显示,柔佛有高达85%左右的华人在家使用华语。因此,我的方言,暂时也停留在听得懂些许福建话,能用广东话做基本的交流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有时亲戚间在讲着方言,听不懂的部分只能干笑。

很少看到从小说几种不同语言的孩子,长大后会忘记小时候讲的语言,因为小孩子是海绵,吸收能力强大。以后,一定让我会说三种语言、两种方言的女朋友好好教育下一代,并设计能让孩子接触不同语言的环境。我突然想到如果我能娴熟掌握方言,是不是能更好地和我身边的长辈,像是高龄95岁的的外公多聊聊天?想来想去,好像掌握不好一个能常用到的语言,就成了那语言圈里的语言半残。

摄影:黄艺畅(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