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副业是老板/林明辉(瑞典)


来瑞典30多年了,从跳飞机到今天,我还是觉得“老板”是我的副业。

我干的是饮食行业,餐厅里所有的工作从洗厕所、招待客人、接电话、吸尘、拖地、订货、炒餐等等我都会。其实除了我,在瑞典其他小企业的老板都一样。工人工资高不说,一切保险、退休金、医疗费等加在一起请一个工人要不少钱的。

瑞典是世界上名列前茅税收高的国家。工人除了要每个月扣除工资的30%个人税收,聘请这个工人的公司老板也要另外再交30%的老板税。就是说譬如一个工人一个月工资10000克郎,那他每个月得到的只有7000克郎。老板呢,除了付10000克郎工资外,还要交3000克郎的老板税。

为了节省开支以及平衡公司的业绩,大部分小企业的老板都亲自下手和工人一起干活。上班时间不是在厨房炒餐,就是在招待客人。生意不忙或晚上下班回家后,才处理办公室的事情。

所以我说:“老板”真的其实就是我的一个副业,而且是可以死不可以病的那种副业。

摄影:林明辉(瑞典)

真想一剑刺死你!/林明辉(瑞典)


常听说“原谅你的敌人”、“原谅别人就是放过自己”、“大人不记小人过”等等站着说人不腰疼的话。放屁!

曾经被人骗过,我就想怎么样才能报复,想了很久结果还是不了了之。经常有人在背后嚼舌根,也有那么闲空的朋友转告我知道,也只好笑笑。在外国这么多年,看到过很多的不平事,老板欺负工人,工人欺负老板的也有。这个世界真的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如果我们现在是在武侠世界那多好呀!你得罪我,小事就打你一顿!严重的就嘿嘿……灭你全家!痛快!

看谁还敢骗我、欺负我、说我坏话!也不是那么野蛮动不动就出手。我会先警告,如果不听就吃老子一剑再说吧!

到时打抱不平肯定是我的长项了!偷老板东西?打!偷懒?打!老板欺负工人?打!老板坑工人?打!爽!

总而言之,我就想和坑过我、骗过我、忽悠过我、利用过我、说我坏话的人算账!不原谅你我很开心,才不会像那些“鸡汤”说的会弄到自己不开心!真的不想等到天来收你们!我想亲手杀了你们,灭了你们九族!

闹钟响了,唉!竟然是南柯一梦!

摄影:林明辉(瑞典)

我的2020年愿望/林明辉(瑞典)


我好像这么久以来都没有许过什么新年愿望,这应该是和我的性格有关吧?可是,嘿嘿!今年可不一样呢!怎么不一样呢?因为我的国家曾经宣布过今年要成为先进国呀!

我希望首相以及其他在朝在野的政治人物也能知道我的2020愿望:

1.马华公会,麻烦你们把名字换掉!你不代表我。

2.请不要让我到处都能看见老鼠,它们并没有米奇那么可爱!

3.请不要让我在餐厅、大排挡再用到世界上最便宜的塑胶餐具,但让我看到大排挡的工人们有洗手的地方。

4.请不要再让我看见政府只顾着玩弄政治,而没有为国家建设尽力。

5.请不要再将人民分类,把种族主义收起来吧!我不想再当二等公民了。

6.教育方面请不要再浪费时间去教导没有意义的材料,对国家的未来没有实际用途的东西就不要再拿出来了。

7.马来西亚餐饮业的同行们,请你们尊重我们的工作,不要随便找一个外劳当大厨吧!

唉!马来西亚,对你我有太多太多的期望,但是想起你我就心酸。你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我骄傲的地方可以让我大声告诉别人:我是马来西亚人!

摄影:林明辉(瑞典)

无家可搬/林明辉(瑞典)


“无家可搬”是我年轻时的感觉。当时说的好听就是浪子闯荡江湖;一个行李拿着就走,每次都潇洒地说一声再见后不带走一片云彩就离开了,好酷、好浪漫。

事实上,说白了就是换工作。跳飞机到瑞典后,第一次在瑞典换工作的原因是被人欺负。自己是非法的外劳,人家不欺负你还欺负谁呢?对吗?幸好还有好心工友介绍去别的地方继续当非法的廉价劳工。也算是继续闯荡我的江湖,虽然是去到一个冬天不见阳光和夏天不见天黑的地方。

听起来好像很浪漫、很好玩,是吗?想一想当你拿着全部身家,也就是包括你自己身上和行李箱内的东西,到处跑时,其实那是搬人不是搬家。

现在年纪大了,再流浪多几年就要告老还乡了。那是搬家?还是回家?

摄影:林明辉(瑞典)

浮躁肤浅的环保/林明辉(瑞典)





在吉隆坡餐厅点饮料时都没有吸管,我就很郁闷。问了一下,原来马来西亚政府提倡环保,不鼓励用塑料吸管!我知道马来西亚商人小贩肯定是101%支持,他们也许不知道环保,但他们知道自己可以省下开支!何乐而不为呢?

不久前政府也提倡减少塑料袋子的使用,开始要另外收费,商家们又是101%的支持,因为这次不但可以省钱,还可以收费。哈哈!当个爱国听话的商家又有何不好呢?至于环保或对下一代的好处,他们应该就不会多想了。

现在的首相可能果然相信了自己在上个世纪许下的承诺,或真的以为自己做到了,所以开始学习其他现进国搞还保,而且是连跳几步的去搞环保了!

也许希盟政府可以改名字为“希萌”了。他们好像不知道垃圾分类需要每个人配合才做得到的,餐厅、工厂的排污需要严格处理,而且不能允许有人再乱烧垃圾或废料,还有,认真做好垃圾回收吧!就单单以提出禁止塑料袋和吸管的使用来谈环保,未免有炒作的嫌疑。

走在吉隆坡的街道或漂亮豪华的商城内,不要说看不到可以扔废灯泡、电池类等高危险物品的回收处,就连易拉罐的回收器也没有!我就曾经把在吉隆坡用完的电池带回瑞典扔。

环保不单单是禁止使用塑料袋或吸管那么简单的!环保需要一步一步的走,走一段很长远的路。希萌政府也是人,所以不免犯上操之过急的浮躁人为错误,努力改进吧!

希望下次我回马来西亚就不必再把用过的电池带回瑞典处理了。

摄影:林明辉(瑞典)
图1:超市的易拉罐回收站。
图2:废电池回收箱。
图3:家庭分类垃圾桶。
图4:家庭分类垃圾桶外观。

瑞典文/林明辉(瑞典)


我住瑞典30多年了,我的瑞典语程度还过得去。阅读和对话都没有问题,至于书写嘛就差一点了,因为这个语文我都是从社会上学回来的。在完全没有受过正统训练而能够有这样的“成就”,我还挺骄傲的。

1988年刚到瑞典就托我哥朋友在一家中国餐厅找了一份洗碗的工作.平时除了洗碗做卫生,还要去厨房帮忙打打饭呀,切一下肉呀,也帮他们洗地等等等。由于大家年龄都差不多,天天一起嘻嘻哈哈的工作也挺好玩。

当时学到的第一个瑞典字是“黑”(hej),就是打招呼你好的意思。第二个字是好(bra),和英文的女性内衣同字。

在厨房帮打饭肯定要会数字,所以1、2、3、4……很快就学会。但是,2这数字就好玩了,2在瑞典文写成två,瑞典语发音则是舌头顶着上颚然后读four。跑堂的瑞典人同事英语马马虎虎,她经常英语说着说着,又说回瑞典语。笑话就在这里了,在高峰期鬼妹喊två ris,ris就是rice(米)我可以猜到,但每当她用瑞典话喊2 ris,我就打4个饭给她了,其实那也没有引起什么大误会或其他严重问题。

还有一个更加离谱的事是我学会瑞典语后当楼面招待时发生的。一个波兰女孩上早班,我比她晚一小时上班。早到的工作就是洗一下昨天泡了肥皂的抹布,补充一下酱油辣椒等事情。

那天我一到餐厅她就鬼叫了,她大声说:阿辉,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泡内裤!我靠,那时我想我为什么要泡她的内裤,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发什么波兰神经也就不理她,继续喝我的咖啡。她继续念继续唠叨,我就火了,问你发什么神经?波兰姐就用她那肥大的拇指和食指夹着我们擦桌子的布,在我面前晃说:这个呀,你昨天没有把全部的抹布泡肥皂水!

天呀,她的瑞典语应该也比我高明不到哪里去。瑞典语抹布是trasa,trosa才是女人内裤!她用错字了。哈哈!

还有一个到今天我都觉得搞笑的事,那是我在瑞典考驾照时的尴尬笑话。一天驾驶教练叫我拐进一个发音Shelestorp的路,我在路牌上看不到这个街名就直走了。这条街在瑞典文是Killestorp,他们的K有时候发音成S!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慢一点又怎么样?/林明辉(瑞典)


有没有觉得我们每天不知道是追着时间跑,还是时间追着我们?我们都一直在赶赶赶,赶上班、开会、送孩子上学、接孩子放学、买菜等等等好多事情。

想一想如果我们选择把事情放下,其实很多时候真的不是没有了我们不行,很多事情慢了点去办,天也不会塌下。晚上早点睡,早上早点起的话,好多事情都可以在一天内情轻轻松松地办妥。

再想清楚一点,不论你车开的多快,你到达目的地也不就快那么几分钟而已!如果你工作,所要办的事情并不是以秒来做单位的话,当你开车时油门踩得轻一点,不但自己和其他人的生命有保障,而且还环保呢!

其实每天这样赶死赶命的,急躁的心情真的是对我们身体不划算的。好多事情急不来,我们控制不了,再急也等于干着急而已。把我们的节奏放慢一些,也不是说什么都不理的顺其自然,而是不要太过强求,不要一直挑战自己的底线。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明天的太阳依然从东方升起。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