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有时光机/山三(马来西亚)

一说“遗憾”,总让人陷入过去的种种回忆,然后后悔自己以前所做的决定或选择,蓦然回首,不禁有一丝丝的惆怅及伤感……对比上个月的主题——“诗与远方”,却是对未来的美好的向往与期待,两者相互对应,却又有着紧密联系的关系。而“时光机”的设想犹如一架桥梁,你要对现况不甘心,那你可以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历史,或是迈向未来探寻最优化的解决方案。

如果你有部时光机,你会希望回到过去哪一个时段?你是希望纠正些什么?为了不让现在的自己觉得遗憾?曾听过这么个故事:有位年过花甲的女士,病危床上,她回想起年轻时的自己,为了谋取更优渥的生活,她决定抛家弃子……她现在最希望她唯一的孩子能过来看望她最后一眼,若能得到他的原谅,则死而无憾!相对而言,假如她可以回到过去,选择留下来相夫教子,若干年后,生活依旧平平庸庸,她是否又会后悔当初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呢?

忘了哪一部日剧或韩剧,来自另一世界的“使者”对现代的男主提出条件,若给他回到过去的一个时间点,在有限时间打动他心心念念的一位女生,那么他就可以选择继续生活在那个“过去式”时空,否则他就必须回到现在的这个时段,怨声载道地生活着。也有一些悬疑片,男或女主无意中走过一个“时光隧道”,回到当初发生命案的那一天,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进而阻止悲剧的发生。然而,悲剧是否因此就终止了呢?还是把一个人的命运转移至另一人,悲剧依旧。

无论是时光机、“使者”或“时光隧道”,它们都是可以让时光倒流的载体。现实中,我们没有时光机,也无法回到过去或未来。面对无法扳回的局面,也许我们会感到愧疚、遗憾或悔恨,放不放下也唯有把这念想带到下一世去了;下一世,倘若我们有交集。

9月30日贴文二之一:多事的猪队友/山三(马来西亚)

电视剧或电影中,总会有这么一段情节:当男女主人公即将冰释前嫌,或牵手成功,突然其中一方的好友或家人被骗/被要挟/被追债/突然生病……反正一堆破事,一个烂摊子,逼得男女主人公必须马上去处理,因而错过了良辰时机,导致主人公两人的误会加深。

可能大家会有一个疑问:男女主干嘛去理会他们呀,先处理自己的事才是正事嘛!此言差矣,猪队友的出现除了丰富剧情,当然也凸显了男女主与猪队友的“革命情感”。他/她与猪队友肯定曾经有过艰辛与共的日子,或是难以割舍的关系(如父女、兄弟),所以一旦猪队友碰上麻烦,必将两肋插刀,挺身而出!

还有一种情况:正当胜利在望,猪队友的角色一般就是拉远目标距离,拖慢队伍的节奏,最后结局估计大家也猜得着。正如网络流行的一句话:“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只怕猪一般的队友”就数这般情况最叫人抓狂吧!那是不是踢掉猪队友就万事大吉?那也未必,猪队友虽然办事不利,但总会有其存在价值吧?比如:猪队友个性乐观,大咧咧的,平时是队里的“调剂品”;或是猪队友爱打抱不平,深得人心,只是鲁莽冲动了些……

现实中,被称“猪队友”就不是件好事,而他惹的祸或麻烦事却总要我们其他队友帮忙摊平“补锅”。看在他平日尚有一丝丝的贡献,大家唯有容忍他一时的失误。换言之,“猪队友”就像生活中的一些小插曲,有时的确让整个队伍出糗了,有时却会取得出乎意料的结果,简直就是令人又爱又恨的一个角色!

  • 摄影:Lynne Oliver(澳洲)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像屈原这样的队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学校没空教的一些事/山三(马来西亚)

“为什么他们要挤在大船上坐几个星期下南洋?”才九岁指着电视荧幕的黑白照问道。“那时(晚清时期)中国战乱,平民百姓生活贫苦,没吃的,与其等死,就只好下南洋谋生。”我简单地回答。“阿公阿嫲就是这样坐船来马来亚的吗?”才九岁再问,我继续答:“正确来说是,阿公阿嫲的阿公阿嫲,就是我们的祖先……”

“为什么历史课本不要把叶亚来的名字写上去?他不是吉隆坡的开埠功臣吗?”才九岁在听新闻评论时问道。“他要让你忘记,不告诉你这件事,你不知道,你孩子、孙子、曾孙……都不知道,慢慢就没人知道了!”这次是外子回答问题。“怎么能忘记他呢?如果不是他,吉隆坡现在还是一个烂泥巴地!”才九岁愤愤不平地说。

“林连玉是谁?为什么这些人要去‘拜祭’他?”才九岁问,新闻正在播放“林连玉先生公祭礼”的一些画面。“现在你是马来西亚的华人、会说华语、有华文源流学校上课等等,林连玉先生功不可没!林连玉先生本是一位老师,在马来亚致力于维护华文母语教育和积极争取把华文列为马来西亚官方语文之一……”我立马变身为“讲古婆”跟儿子说起历史来。

在浙大学习期间,曾遇见几位朋友难以理解马来西亚华人为何那么“执着于”捍卫华文教育?嗯,这的确是一段充满辛酸血泪的长篇故事,有兴趣者可在网上搜一搜缘由。但,我们得从“语言和文字承载着一个民族的特征及文化”来理解其意义与价值。

最后,借林连玉先生的一段话回应一些总有意无意地拿种族课题大作文章的政客:“马来亚原是处女地,由各民族共同致力开发,才有今日的繁荣。各地义山,埋在地下数百万具华人的枯骨,都是开发马来亚的功臣。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 “卖猪仔”老照片摘自网络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巨人肩膀已倒/零会穷(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山三(马来西亚)

 喜欢看怪兽僵尸类书籍的才九岁,有天问我:“中国的神兽是什么?”我想了半天,只说了个“可能是龙?”的回答。

《山海经》是一部想象力非凡的上古百科全书,全书共十八卷,记载了四十多个邦国、五百五十座山、三百条水道、一百多个历史人物、四百多个神怪异兽等丰富内容。如果只是一堆古文,我估计兴趣乏乏,买了这本《彩图全解——山海经》就因为图文并茂,还有注释、译文,所以还是比较容易消化。至于才九岁,花了三天时间“翻”完整本书,你说他读懂没懂,他还真能跟我说几个他觉得很奇特的故事!

在此,载一段予大家共赏:

原文: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译文:再往东二百里有座山,名叫太山,山上有很多金和玉,还长有许多女桢树。山中有一种兽,形状似牛,脑袋是白色的,长着一只眼睛,蛇一样的尾巴,它的名字叫作蜚,他在水中行走,河水就会干涸,它在草丛中行走,草就会枯死,只要它一出现,天下就会有大的瘟疫。

书名:《彩图全解——山海经》

编者:(汉)刘向 刘歆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年份:   2019年第2次印刷

上一篇文章链接:都是我的错/宫天闹(马来西亚)

一夜暴富的非常幸运儿/山三(马来西亚)

五年前的一个星期五,我像往常那样先搭618号公交车去地铁站,然后搭地铁经五个站,再走五分钟路程上班。记得那天我负责处理的文件出了点问题,被上司训了一顿,心中正感到怄火。午休时间,独自到楼下的一个杂饭档吃饭,吃着饭时,接到了方芳的电话,说我走好运了,中了超级大彩!

直到我看见银行账号里出现的八位数进账,我才确确实实地相信,自己就是中了奖金上亿的那位非常幸运儿!而这消息也神速地传遍大江南北,说我一名私人公司普通书记,一夜之间暴富,也一夜圈粉数百万!通过猛涨的粉丝,开始有人找我拍广告、品牌代言,甚至有人要我的签名,说可以沾点好运!我简直是乐坏了,可以预见的是:流量会给我带来额外收益,那我现在干嘛还傻愣愣地去上班?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就是呈辞,炒老板的鱿鱼!

之后,我决定去环游世界——去爬万里长城、赏樱花、大堡礁浮潜、看北极光、坐豪华邮轮旅行……为了撑流量,我买了一套摄影器材,并学着拍视频、写点游记见闻之类的东西,奈何墨水有限,写的内容似乎不太吸引人,没有溅出什么火花。至于广告商、各家品牌也随流量而去,不续约了!就这样,两年下来,不知不觉中,我才发现我的奖金所剩无几,而且还刷卡刷了几十万!我只得匆匆结束旅程,灰溜溜地回老家避难。

我这一趟呀,犹如从天堂落回凡间,在尽情放纵欢乐的日子中,我逐渐忘了自己,忘了现实的柴米油盐,忘了克勤克俭,结果倒欠了一屁股的债。怎么还?只能奢望再次中奖了!

编按:每个人都有一个中超级大奖的梦,但是这种梦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让你忍无可忍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星座与运势/山三(马来西亚)

记得小时候,大约十岁左右的年龄,知道一年十二个月由十二个星座代表不同性格的“特质”后,每当看学校订阅的周刊或报纸时,必会留意自己和姐姐星座的该周运势。有时,甚至“帮”同座好友看,然后提醒他要注意些什么。

提到十二星座,估计是许多青春期少年(尤其是女生)必然讨论的话题之一。根据其星座类型又分为水象、火象、土象及风象星座。举个例子,风象星座包括了水瓶座、双子座及天秤座,其性格特征是:爱创新,知变通,聪明伶俐,交际能力强悍,都有较好的人缘。也许看准大家会有想多了解自己的心理上,有些出版商每一年亦会出版各个星座的一年运势的小本子。与此同时,现在很多也转为线上查询星座运势的网站或应用程式。

除了运势,还有一个是星座配对,比如:巨蟹座男配射手座女,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像一个居家暖男与外向乐天女生交往,契合之处是射手女经常逗乐巨蟹男,而巨蟹男也很乐意照顾“神经大条”的女生;至于两人起矛盾之处,可能出现在巨蟹男受不了射手女经常“流连(外面的花花世界)忘返”,射手女也对巨蟹男得诸多约束烦不胜烦……友情方面,比如:金牛座最佳朋友是谁?排名前三名就有:巨蟹座、双鱼座和摩羯座。至于是为何,大家不妨谷歌搜寻答案吧!

由此可见,性格的确会影响我们待人处事的方式,进而影响我们的事业、学业、财运、桃花运等。虽然也不能断然说:你这样那样的性格注定会怎样怎样,但作为一个参考,提醒自己做事别那么冲动、想法别太悲观、或是用什么方式应对这个星座的朋友,有时还是挺管用的!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试试再说/谢国权(马来西亚)

可持续发展教育——你做了多少?/山三(马来西亚)

前天看了何溪的<你不能够只是怀孕一点点>,令我想起多年以前在泰国曼谷出席一个关于可持续发展教育(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ESD)的案例讨论/进展会议,那是个只有十来人的讨论会,其中一位报告者是来自马来西亚的中学教师(且称关老师),其他有泰国教师、菲律宾教师、日本学者、欧美研究员等。

ESD这词从何而起?包含了什么?有兴趣者可浏览联合教科文组织(UNESCO)的相关网页介绍及报告(请见文章下方链接),在此简单说一句:就为了下一代(过得比我们好或跟我们一样好),今天的我们可以或应该用什么方式生活?与此同时,ESD强调尊重多样性与差异性,因地而设的教育形式需要的是更多的包容与理解,以及就地取材的资源整合与合作关系。

回到第一段提及的讨论会中,大马关老师是一位有长达十多年教学经验的中学教师,那时她正在一所渔村的中学执教。她在其初中地理课中布置了一项活动作业——学生分五组合作画/制作一副渔村的“地图”。在此之前,他们必须先观察及记录村子里的地势、天气变化、垃圾处理问题、采访渔夫(多数就是他们的父母或亲戚)等。活动为期三个月,关老师会不定期在课后辅助各小组,并从中引导学生关注社会、经济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关老师在报告中也展示了该渔村的风景、学生采访、渔民捕鱼等生活写照,可是,在谈到学生们对未来的展望时,关老师却很无奈地说他们还是比较想到城市工作,都不想呆在渔村或当渔夫。说着说着,关老师语带哽咽地道出在进行这一系列活动的难处——学校资源有限(那时网络尚未普及)、其他学科老师也不愿意配合、他也花了许多时间跟当地渔民沟通……听得在场的各位都莫名地感到心酸。

自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全球暖化问题继续恶化,ESD要求我们重新评估我们的学习内容、学习环境和方式,也让我们反思自问:为了未来,我们做了多少?

https://en.unesco.org/themes/education-sustainable-development

https://zh.unesco.org/themes/education-sustainable-development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你还能活几年?/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疫”样的班级照/山三(马来西亚)

一张张小学班级照——学生们个别呆在已备好的纸箱,纸箱内的班主任与孩子均做出不同的表情及动作。这是大马吉打州某华小的创意班级照,除了其创意让大众盛赞不已,我还看到校方的用心及积极性。纵使疫情严峻,我们也不应该任由“它”来主宰我们的既定仪式,让我们想点不一样的方式来纪念这一刻吧(前提是我们还是要严格遵守SOP)!

行管令期间,孩子宅家学习,让我有更多时间去了解学校的课程及课本的内容,思考应该如何教?孩子怎么有效学习?举个例子,学习马来文(或者任何外语),理论上先听、说,再读、写。这原理看似很简单,但往往我们就忽略了,一味地喊孩子写生字、“抄书”、做语法习题等。而许多学校老师似乎只“认”纸质版的作业,所以就交待学生看视频写作业,写完后拍照上传就完事。

要知道,教育绝非一蹴而就的事,需要教育者不断地寻求突破口,依据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尝试不同的方式让孩子学习。说到网课(不论直播或录播),大马有些老师在上网课时也开始做出改变,如某校科学老师在上有关“牙齿”这门课时,头“套”着个巨大牙齿卡片上课,就为了吸引学生上课;有者要求学生朗读课文录音再以WhatApps发送给老师,然后老师即时语音评价(学生‘听见’老师的声音跟‘看见’老师的评语感觉是不一样的!);来自各地学校各科/级别教师也自主组群商讨课件呈现方式、分享各自网课资源/经验……

换言之,“大环境”逼迫教学方式改变,把学校集体上课转化成在家“单独”上课,所以家长必须转换思维,不能推说学习是孩子的事,不予理睬。反之,家长要将“协助/督促孩子完成作业”列入每日“日程”中,甚至一起学习/参与其中。与此同时,学校应该把现有的评估形式更为多样化,除了考试以外,其他如:唱歌、学生录像展示并说明自己的作品(编小故事、思维导图、数学解题思路等)也是评估学习技能的一种,而“创意”理应在加分一列。与期盼着疫情快快过去却无所为,不如做出改变让我们的教育不一样。

附图摘自网络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丛林漫记/山人(中国)

假如我有超能力/山三(马来西亚)

随着第三波疫情肆虐大马,才八岁及才五岁的学校再次宣布停课,而我也被迫重启“抓狂教学”的模式。虽然有了第一次长达近六个月的的宅家学习经验,这一回相对没那么抓狂,但偶尔还是会火冒三丈,尤其是千呼万唤都不见人影现身(写作业)。

为了“逃避”写作业,才八岁可是想尽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子——有时他会趴在地上看书,有时会跑到院子玩滑板或挖土,有时会躺在沙发上发白日梦……总之就是不想写作业的架势。某天,他说他有个新发明,那是一条白色卷轴,轴的一端套着一个“L”形塑料水管(天知道他从哪儿‘挖出’这些东西!),另一端则是对着他的嘴。“只要我往白色卷轴吹,就会有白烟出来,烟雾可以迷惑你的视线,那么你就看不见我!”他兴奋地说。“嗯……很可惜,我还是看见你,看来你这发明还得再三琢磨琢磨!”我说。

又某天,才八岁看完了某动画片后,有感而发:要是我能有超能力该多么好呀!你想要有什么超能力?我好奇地问。“第一,隐身术。”呃,不必问,这都是为了让我看不见他而设的,只是这第二又是什么?

 “第二,爬墙!像蜘蛛侠那样可以爬上天花板!最厉害的还可以射网吊着或挂着飞檐走壁!”才八岁高呼道。那又是为何?“那你就找不到我了哈!”顿时,我感觉额头布满了黑线,看来我这当娘的还挺吓人的!

正当我以为他的超能力奇想结束时,他继续说:“我还希望能有‘伪装术’!”这又是何方神圣?“就是像变色龙那样,身体贴在什么颜色的墙壁或地面或平面上就会跟着那颜色变化……”嗯,是挺酷的!但我忘了告诉他,我有像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不论他变什么都能让我一眼看穿,谁叫他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易子/周嘉惠(马来西亚)

爬树应考的女孩/山三(马来西亚)

为了取得更强的网络连线而爬树应考的YouTube视频——《在树上24小时挑战(“24 Hours On Tree”Challenge)》经传开后,曾一度引起高度关注,甚至是大马内阁两位部长级人物站出来批评该网红——来自沙巴山区的薇薇奥娜(Veveonah M.),指责她为博点击率而造假。尔后,这“造假”消息经其大学及同学证实,薇薇奥娜当天确实有线上考试,立即打脸部长不明由来的“批评”。

薇薇奥娜的《在树上》除了把大马网络普及率问题拱上台面之外,也道出学校要推行线上学习的难度及挑战。换言之,大马大多数(政府)学校及家庭并无法操作线上学习,更别说线上考试!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当儿,大马学校被迫停课,但又不能耽搁课程进度,所以只得“硬”落实线上学习,让学生宅家学习。问题是,不是每一位学生家中都可以连线,也不是每一位老师能很快适应线上学习的形式,这包括录制视频、制作电子课件/练习题,同时,老师还得天天通过手机WhatApps/社交网站追踪及上报学生们的学习进度!

另一方面,对家中有网络连线的孩子而言,线上教育资源多不胜数,尤其是外国上载/制作许多与“在家自学”课程相关的教学视频,唯缺少本地色彩,需谨慎筛选。所幸,大马有一些教师在学校停课期间自主(也可能是学校安排)“组队”、以及一些(私人)学校或补习中心及时制作了与教科书对应的教学视频并上载YouTube,惠及大家。其中一些视频还挺专业及创意,如“学到”、Teacher Kon、Cikgu Tan……说实在的,这些教学视频还真是及时雨,“帮助”家长教导孩子写作业的同时,也提高宅家学习的趣味性。

相比之那些拥有上千万粉丝的网红,这些大马教师们的视频也许只是小巫见大巫,但确也提供了一个平台让教师们发挥创意、尝试录制教学视频,以及修整自己专属的教学部落格/面子书,搞不好很快就能冒出几位大马教师网红。我挺期待的!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红/耳东风(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