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潮流/山三(马来西亚)


我自认绝非潮妈,但偶尔或无意中亦会追随潮流,只要能力范围内,增添一些“谈资”,让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也不错的!对自己如此,对孩子也一样。

先说才八岁,小男生们的潮流多数来自于英雄大侠动画片,如Avengers、蜘蛛侠、奥特曼、变形金刚等。而这些“永不过时”的潮流也延伸出许多周边产品,我会迎合他的喜好,为他购置蜘蛛侠的睡衣、书包、帽子、有咸蛋超人的贴纸书……有一阵子,他喜欢“植物大战僵尸”这玩意儿,我在淘宝时“顺带”淘了一款僵尸人物的乐高,这就让他乐上了好久!

至于才五岁,上学后最先留意的就是朋友的发饰,有时,她会说甲同学戴了粉色皇冠的发箍,乙同学的发夹是独角兽(晶片)图样、丙同学用了什么式样的绳子绑了三个辫子……爱美是人的天性,好吧!我这当妈的仔细聆听并蒐集她的需求所在后,大致上掌握了现下小女生流行的是什么,所以挑些公主样式的裙子、《冰雪奇缘》的贴纸书、独角兽的发箍、还让她自己选了独角兽造型的生日蛋糕等。

与此同时,我们不一定是跟风那一伙,我们也可以是带动潮流的那一位。记得有一年生日,外子朋友送了才八岁一套《七龙珠》漫画,他难得很专心地追完整套书,然后很兴奋地复述书中的人物背景、有什么超能力、使用超能力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听他说得那么起劲,连带我和才五岁也跟着看这套漫画。待他向家中每一成员说了一遍后(那已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拎着袋书说要借给邻居看,令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带动能力!

潮流嘛,可以是大众化喜好的表示,也可以是小众“独特”偏好,最重要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朋友圈/亲友团里聊一块儿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知时务/刘明星(马来西亚)

“孤家寡人”的独白/山三(马来西亚)


今天下班回家,家门深锁,噢!我这才想起你和小瓜们去了外婆家,这个星期我都是孤身寡人!我难得安静地看完《新闻报报看》,舒服地洗了个澡,老早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一觉醒来,一屋子异常地宁静,静得我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流放在一个孤岛(虽然情况差不多)。像往常那样,我出去吃早餐,茶餐室老板问我是不是像平常打包炒面之类的,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直到结账时我才又想起你们都不在家,我打包这些给谁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是周末,要没什么事,我多数时间都是赖在家,划拉手机看时事八卦、和小瓜们嬉闹,或陪看一些儿童节目、YouTube视频、打打游戏、等吃饭……总觉得时间很快就过了。可是,今天我划拉手机、打完游戏、再看了YouTube视频,歇了一会儿,一看时钟,竟然还没到午餐时间。午餐嘛,懒惰出外食,就煮了个方便面加蛋,简单解决了一餐后,只好继续半躺在沙发打游戏、上网找了一部电影看,看着看着竟睡着了!

到了晚上,我竟然失眠了,都怪自己白天睡太多。静寂的夜晚,偶尔传来几声蛙鸣,我开始想念儿子的聒噪声、女儿的撒娇声,孩子们追来追去的欢快声,还有你的唠叨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连续五天三餐外食后,我突然觉得外面的食物怎么那么咸、那么重口味,我开始想念你的两菜一汤,虽然有时下盐少了点,但总算是健康“住家菜”。晚餐和老彭吃的,我一想到家里空荡荡的,又没什么节目,就答应和他续摊喝几杯。

几杯下肚后,原本以为有助于入睡,岂知酒醒后头晕,还差点儿撞破头,绊倒自己的原来是我的西裤,我这才“惊觉”已经五天没洗衣服了,家里乱糟糟的!噢!妈呀!我想到明天你们就回来了,脑袋立刻清醒过来。今天的首要任务:洗衣、打扫、收拾一下屋子,为免被你念足三天三夜,必须,马上行动!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库庐瓦歌/刘明星(马来西亚)

服务的温度/山三(马来西亚)


自从为家中才八岁及才五岁报了几项中国网课后,现在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评价课程及老师,每上完一节线上直播课(三十至六十分钟)后即鼓励家长做的评价,或提出意见,以改善下一节课的教学素质。为方便家长,每一项都有一至五颗星星让家长点选,一颗星是非常不满意,三颗星是满意,五颗则是非常满意。

最近出了个对辅导老师(相当于班主任的意思,处理学生课前课后的事务)的评价,其中一项是“服务温度”,这词儿特别有意思。此话怎么说呢?一般上,人与人接触,我们可以从他的外型装扮、肢体语言、应对方式、反应快慢等来判断此人的服务是热情的、暖心的、冷漠的、亦或是敷衍了事的。换言之,服务温度高就表示很积极、非常周到;反之,服务温度低就是冷漠、令人不满意之意。

至于线上的“服务温度”,少了面对面的接触(顶多是语音通话),那该评些什么呢?举个例子:我提出疑问给辅导老师(以文字输入方式),他能否及时回复,还是隔了半天才回复?要知道网络世界讲求的就是速度,所谓“及时回复”就是在一小时内,若能一拼解决问题就更好了!他的反应快,表示他重视我的问题,也让人感觉他的积极性、想尽快解决我的问题。若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那之后他会不会主动说出进度,亦或是干等着,这都要列在评价范围内。除此之外,信息传播的准确性及适时提醒也很重要,如:学生做练习得分数机制、暑假短期课程详情、上课时间调整、课程即将涨价等。

总而言之,服务温度冷热因人而异,过激也不好,最重要恰到好处、让人感觉温暖舒服,而非机械式的招待动作,或冷冰冰的(文字)对话。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仅仅是温暖/李黎(中国)

祝你有个美梦/山三(马来西亚)


不知何时开始的一个习惯,两个孩子会在临睡前向我们道声:祝你有个美梦!起初,我的祝福语很简单,对八岁的儿子就说:祝你有个王子美梦!五岁的女儿则是:祝你有个公主美梦!他们就回应我:祝你有个皇后美梦,给爸爸:祝你有个国王美梦!(这下,我们全家在梦里都成了幸福快乐、不愁吃不愁穿的皇族,想想岂不美哉!)

后来,这美梦有加长版的迹象,比如:祝你有个驾着战斗机的王子美梦、或有个扮美美哒公主美梦!噢!王子公主不想当了,他俩会嚷叫着,所以就换成“超级无敌金刚侠”、“漂亮的花仙子”、“自由自在地游泳的美人鱼”、“变成KP-44(一部坦克代号,出现在组装坦克及打仗的手机/网络游戏)”美梦……

再后来,美梦还多了其他陪衬,或者是女儿会帮哥哥想他的美梦,儿子帮妹妹想她的美梦,如:“奥特曼打败怪兽的美梦”、“和李XX(哥哥的好朋友)玩很多很多坦克游戏”、“哥哥骑单车骑很快很快,赢了很多很多人(正好儿子学会了骑单车)”、“妈咪给我们吃很多很多的薯片”、“妹妹捉到很多很多大鱼(因为女儿爱吃鱼)”……可想而知,这“很多很多”真的要多到只能在梦里“实现”,所以“人因有梦(想)而伟大”这句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再在后来,梦里更多了一些故事,不过这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的事,目前也只有儿子会告知他昨晚发了什么美梦,就像这段:“我建了一座很高很高的酒店,酒店里有飞机场、很长很长的滑梯,还有旋转木马、碰碰车、过山车……(你会不会怀疑他其实是建了一座游乐场?)我邀请了很多很多人到酒店来住,还带你们去游泳池玩,游泳池旁有个很大很大的餐厅,阿公和爸爸在那里喝茶;妈咪、外婆、阿姨和妹妹在餐厅内大快朵颐,有很多很多你爱吃的……”听了感动吧!梦里还记得爹娘!

最后,我也祝你有个美梦!

摄影:李娉雯(马来西亚)

《隔离与恐慌》/山三(马来西亚)


2020年1月23日,农历新年的前两天,“武汉封城!”的消息一出,注定今年的春节不好过!先是上万人漏夜“逃离”武汉,紧接着全球对于这传染性极高的病毒顿时吊起十二万分的警戒,进出车站、机场、医院等人流多的地方都有专人进行检测体温,不过关者立马隔离观察不予通行。与此同时,官方、网民也纷纷发出许多“温馨提醒”民众如何防患未然,如:尽少聚集、出外戴口罩、勤劳洗手、消毒液必须含多少度的酒精、不吃野生动物……

提到“隔离”,首先浮现的一幕是:把所有患者集中在一个大棚内,医疗人员则戴着口罩面具小心翼翼地问诊检查,全部人吃喝拉撒也就只能在同一空间进行,不得自由外出。要说瘟疫若发生在古代,整个村子烧毁的事也有可能发生,但现代文明社会,在尚未找到有效治疗方案之前,对患者进行隔离、试药治疗,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被隔离的患者也只好认命,要嘛接受多种尝试,否则就只能祈求自身体质足够强壮得以打败病毒逐渐康复。

武汉之后,疫情持续扩散,接连温州、杭州、南京等也下令封城,而新加坡也发出“橙色警戒”(级别从黄-橙-红色),民众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太妙,立马赶往超市抢购干粮或日用品,大家怕的是病毒的传染率,慌的是“禁足在家”的日子要怎么过?会不会闷死?饿死?或“无故”病死?在疫情防控期间,中国大城市都开始“全面实施小区封闭式管理”,即住宅小区居民限制出入次数,或凭证出入,而学校、企业或办公地都让孩子及员工呆在家作业。

所幸,网络的存在让“隔离在家”的人们并不孤单,新闻资讯八卦简直就是信手拈来。许多科学家、流感病毒专家团队一方面努力不懈地对此病毒解码及分析,另一方面也派出权威级人马网络直播说明研究进展、病毒的特性、追踪病毒源头等最新消息。至于教师、学生及家长在家也没闲着,双方即时采用远程教学的方式——早上七点,杭州某所学校班主任通过微信群组“点名”、简单寒暄、开始上课、布置作业、下课…..相比之最初大伙儿落荒而逃的景象,疫区居民似乎在努力适应着足不出户的生活。

正当中国积极抗疫时,有些人不知是否恐慌过度,竟然把病毒“源头”直接标签为“武汉”、“中国人”、“生食野味的中国人”。他们在自家餐馆、零售店、幼儿园等等玻璃窗上大大地贴着“谢绝中国人!”、“不欢迎中国人”等字样,硬生生把所有黄皮肤、看上去是中国人的“隔离”到自己的视野外。有点历史知识的人,估计会怀疑自己是否回到19世纪的种族隔离政策的时代——白人与黑人不得乘坐同一车厢、学校、居住地等公共场合均以种族来划分,依现代术语就是种族歧视。以这种方式来防疫除了拉来一堆种族仇恨相信也无法隔绝病毒侵袭吧?

忘了在哪儿看过的小说或电影?未来的世界大战可怕的武器不只有核弹,还有无影无形(至少肉眼看不见)的病毒传染大战。换言之,若你依旧抱着侥幸态度把人种分类对待,或淡定泰然地静观其变只能说明你比较乐观,而那些赶往超市扫货的民众是过于敏感太紧张吗?不!谁也无法预测这疫情会延烧到什么程度?何时能研发出有效的药物抑制病情?未雨绸缪或许是首要的生存之道。要知道不识种族肤色国籍的病毒,只会乘“虚”而入,就看你不巧哪天被另一类新型病毒缠上身,到时别都怪罪于某某族群的错!

摄影:李娉雯(马来西亚)

搬新家这等大事/山三(马来西亚)


想起上一次的搬家过程至今记忆犹新,虽说搬得急匆匆,但也庆幸事先已准备得七七八八,还不至于沦落到有家“住”不得的凄惨局面。

那时在等待新家建竣期间,我们就在新家工地对面小区租了套房子暂时安家住下。两年后,终于等到新家钥匙到手了,外子忙喊来相熟的室内设计师对新家结构空间进行规划布局与油漆颜色搭配,还有找了工程承包商将屋子稍微装修一番。

与此同时,我们也抽空去多间家具店或家具展物色订购了大样家具、小件如灯饰、卧室、浴室装置等等。要说人的一生中若只能买到一套房子,当然希望新家能依自己要求精心的布置与设计,而我当时内心可是美滋滋地想象有着简约雅致又温馨舒适的居家风格。

一切差不多准备就绪,就等最后几个橱柜的安装(木匠师傅说原定的样式正巧缺货了,所以只好延工候着)。也就在那几天,天不作美,突然下了一场倾盆大雨,还是农历过年期间,我们的租房闹水灾了!因此,没有所谓的黄道吉日,也顾不上什么搬家禁忌,我和外子赶紧把所有的家当全部抛上车,分了几车依次把东西搬到对面的新家去。

虽然我们租房小区与新家就在两对面,但中间隔了条大马路,新家的发展商把自己的这一厢囤地高了一尺,所以免于水灾。而我们租房这一区地势偏低,加上后面正在发展的物业工地,导致排水沟堵塞,数小时的滂沱大雨最终积累成灾。

所幸,新家的床啊炉灶等基本家具都安装妥当,我们搬进去的第一晚还是过得去,只不过第二天就得打起精神,开始打扫、收拾、打扫、收拾……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业余翻译/山三(马来西亚)


第一次接触翻译应该是高二那年,我参与的学校社团——圣约翰救伤队(St. John Ambulance)主席翁同学,胸怀大志,对外想提高社团名声,对内则欲提升团员素质。于是,他捧着本Advanced First Aid(是在总部上高阶课程的资料本子)(注),征询队内理事同意一起把这本资料翻译成中文,让学弟学妹更容易明白个中内容。反正也不管我们同意与否,他都势在必行,我们就像分猪肉般,五个人各自分得要翻译的部分。而我,那时凭着还可以的中英文能力,除了翻译自己的那份,也负责进行最后的校对审核,从翻译至对稿成品费时将近两年,一本《高级急救》译本终于出炉,总算了却翁同学毕业前的“心愿”。

说到翻译的过程,先得把原文(这里指英文)的内容主旨搞懂弄明白,然后才把中英文组词句子及语法琢磨一遍,逐句逐段的翻译出来。当然,那时除了纸质的牛津英汉字典,我家正好买了本电子词典,对理解资料上算是(速度上)有点帮助。像我方才说的《高级急救》,除了人体运作(生物学)知识的说明,很多是急救的步骤程序,所以最重要把正确的知识传达出来即可,句子段落是否与原文一致尚列其次。

再次与翻译扛上,已经是在浙大学习,是个中文系学妹的作业,也不知她从谁的口中得知我马来文(应该)还行,她找我翻译一首马来诗歌,即从马来语翻成中文。忘了她给的什么理由,反正我是接下了她的“委托”。与我第一次翻译相隔十年,翻译工具已经相对方便些,但仅限于普通对话翻译,像这类需要优美词汇或专业术语的翻译,还真苦煞我这门外汉!再者,诗歌句句精短但喻义丰富极具内涵,短短十行诗歌,我花了整个星期勉强地、绞尽脑汁地翻了一遍。学妹交差的结果是咋样,我都不敢问,也没眼看!

后来,我的导师接获一个国际研讨会学者撰文论述的翻译项目,我们几个研究生的任务即把英文稿翻译成中文,一人负责翻译两篇,翻译完毕自行交换对稿,最后才交予导师审核定稿。这项目的难度在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们,他们的英文用语有时还真不容易搞懂,而且逐字逐句用词都必须谨慎选择,比如,某学者在文章开首用了一些“关键词”引述了自己对某一理论的解读,继而对该理论提出辩驳或论证,结尾部分又再把“关键词”带出总结一番。因此,倘若一开始把“关键词”翻错了,接下来的论述只会越弄越糊涂,不知所云!

综上所述,我这业余翻译说不上专业但尚算是尽责认真,每次做翻译权当多认识些词汇长点知识,只求别误人子弟就好!

注:那时只有《初级急救》(Basic First Aid)中文版,没有《高级急救》的中文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爱自由行/山三(马来西亚)


自从当妈以后,成天忙着照顾孩子之余,也没忘了四处走走看看的“嗜好”。所幸外子也会尽量抽出时间一家人出外旅行,但顾虑到孩子还小,我们尽可能不跟旅行团“赶场”,而是自助或包车自助游。自助与包车自助游有何区别?我的定义是:前者为住宿交通伙食自理时间也随意,后者则是有个司机(或司机兼导游)载着你到你想去(或你听他推荐)的地方,等到你逛完再载你去吃饭或酒店。我一家五口人,想像那一起挤公交追地铁东西东落西丢的画面,为了不让旅行变得太“刺激”,我当然都是选择后者。

已有一对儿女的闺蜜诗思每回一听我又要携家带小的去旅行,都双手一揖连说:佩服佩服,因为她每回出国旅行都把孩子寄放婆家或娘家,在她看来,带孩子出游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带孩子出门的确有许多不便之处,但也有它的乐趣存在,对我而言,自由行最重要抓住以下几个撇步:

第一行程不放太多,一天一个景点,举例:杭州灵隐寺就有很多个景点,我们只能一天逛两个点(视当季自己最想看的风景而定),每逛一处还得预算照相、吃喝拉撒、小孩闹脾气、大人走累了要坐下歇一会儿等的时间,这个事先必须与司机沟通好,预计几点来接送。此外,若不巧遇到天灾或突发事件,随时要有更换行程的心理准备。

第二出门在外用餐时间灵活一些,为免小孩累了饿了随时携带一些干粮如面包或糕点(若可以,购买当地小吃权当‘尝鲜’也不错)。有时也别太执着于一定要找到网上传说十分红火的XXX餐厅,捡家看起来还可以接受的餐厅用餐也许会有不同的体验!记得有一回在台北我们正好碰上午休高峰期(市区堵车也难找泊车位),司机建议我们去一家不错的便当餐店购买便当,后来我们就在路边一个公园享用热腾腾的午餐便当,是个不错的体验!

第三选择住宿地点不要太嘈杂(比如红灯区),而且尽可能同一个地方住至少两天,这样可以让出门与回酒店的时间比较松动,也免却行李搬动多次,遗漏什么。现在有许多手机应用如Agoda、Airbnb、booking.com等不但方便我们“酒店”比三家,也可以依据顾客评语预订符合自己心意的住宿,让自己出游前即可预先把住宿问题搞定!有次我们还在旅行中的两天安排入住有洗衣机的居家式酒店(做妈妈的肯定明白我的这要求是多么地重要!),我入住当天立刻把这几天全家大小的肮脏衣物拿去清洗及烘干一遍。

第四嘛,预留一点时间做自己旅行必做的事情。我呢,就是爱逛超市,去看看当地人都买些什么日用品吃什么之类,看到新奇的也“顺便”买回家;至于外子则是找一家咖啡厅喝杯咖啡放空啥事都不想,悠哉闲哉度过一个下午。

总之,放慢旅行节奏、试着慢镜头观察世界,感受异乡的人文气息,期待下一次的出游!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乡愁/山三(马来西亚)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第一次读这首余光中的诗,虽然还只是懵懂女孩,也不曾离乡背井,只凭着对海峡两岸略知一二的历史知识,隐约“感觉”那至亲至爱分隔两地的思念及哀伤。想象当时通讯不发达,要知道彼方的消息还真不知要等上何年何月,想见面更是难上加难,重逢之日可说遥遥无期!

电视荧幕显示南韩与朝鲜在金刚山举行离散家属团聚活动情况。霎那间,有寒暄声、哀叹声、恸哭声等等交织当中。记者也抓紧时间访问几位家属,有说是来会六十多年不见的弟弟,有来见亲姐姐的,也有老父亲与已过中年的女儿相会……他们的团聚除了需要耐心等待、也要多次登记申请、经过(政府)多重筛选,所以来到此全都已年过半百,那重逢的场景——老人们或促膝而坐,或相拥而泣,或侧耳倾听……让人为之动容,唏嘘不已!

从报章上的专题报导获知有一种叫“归侨”的人——他们原在南洋落地生根成了“华侨”,1930至50年代的中国正处于动乱时期,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离开了生养自己的故乡(本文指过去的马来亚,现在的马来西亚)漂洋过海到中国生活成了“归侨”。当时回到中国的归侨们生活极为艰苦,也不太适应中国的天气,以至于他们想回家时却因马来西亚对其身份的“不认同”导致有“家”归不得,只能把对“故乡”难以割舍的情感深藏心底,每当夜深人静之际,独自回想、黯然落泪。如此,过了半个世纪,马中才签下协议开放让归侨“来”马探亲。

“飞机即将降落(马来西亚)时,我往下一瞄,一片绿林成荫、椰影婆娑,我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一位归侨受访时语带哽咽地说。由于历史/政治因素而分离,想见面却不得见的想思,但也正因为不容易所以非常期待,日月担心故乡的亲人身体是否安康、生活好不、顺心顺意与否?想念熟悉的味道、过往生活的一景一物、一起话痨拌嘴的日子……所以总会想方设法联系,哪怕只是一封简短的信件、一句问候语、一张照片,甚至只需知道对方还活着,似乎便已心满意足。重逢,也许只为了纾解那浓浓的乡愁、寻求片刻的慰籍、缅怀逝去的美好。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贪小便宜/山三(马来西亚)


上星期,欣欣在WhatApps妈妈群组分享了一则面书网站的宝宝纸尿片大抛售信息给我们。我们这群组内的宝宝都在使用纸尿片,所以这信息对大家而言的确很实用。于是,大家开始讨论各自使用情况、比较不同品牌的纸尿片质量(可以“装”多少杯水?会不会漏尿?会不会出红疹?)和价格,以及在不同超市售卖的价格等等。

讨论完毕,欣欣问大家要不要一起团购,听说会更便宜。斤斤计较的妈妈们,一听更划算,快快“举手”下单,以欣欣的名字团购五大箱纸尿片,合计马币约九百零吉,并同意把钱先汇进欣欣的银行户头,货到时大家去她家拿货。

三天后,早上,欣欣突然发了个哭丧的表情包给群组,说与那位抛售纸尿片的商家失联了,而且也看见有几个网友在面书上“提告”该商家为骗子的信息,这下该怎么办?说白了就是大家的钱向谁讨去?她深怕大家不相信她,赶紧截图她汇钱给商家的证据、她先前与他联系的对话等。

我们与欣欣相识多年,我们当然选择相信她多过那位“骗子”。因此,大家先是一轮乱骂那个无良商家一番,自知钱估计是拿不回了,但还是纷纷提出意见,如:各自在面书上广传这骗子消息,以免其他人上当、报警冻结那商家户头、向面书投报此网站的不当行为……虽然大家都是“讲”多过做,但总算把心中那口“怨气”消散些许。

总归一句,网络便捷,孰好孰坏,慎选之!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