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 小 猪

081015 Li Jia Yong 41
我的童年是支离破碎的。

父母亲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在我的那个年代,离婚是相当严重的一件事情,并不像现在的“离婚当吃生菜”这种态度。

离婚本来已经会对小孩造成很大的伤害,但是更糟糕的是,他们离离合合数次。短短的数年,我和弟弟分别住过六个不同的地方。原因无他,只因为父母亲感情上的纠缠,造成特别痛苦的童年。甚至于他们宣布复合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没有一丝快乐的,反之会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分开。快点分开吧!因为你们肯定很快又会再吵架,很伤人的…”

记忆中,母亲曾经离开我们两年吧?我记得她离开的那一天,计程车载着她离开家,那是一个下雨天。而我呢,就好像电影情节里,追着计程车,跑啊跑…但是一个小孩能跑多远呢?我在转角处,停下追逐,哭了出来…

母亲偶尔会从国外打电话回来。在那个年代,国际电话是要通过接线生转接的,而且费用比现在高多了。有一次母亲打来,刚好是我接电话。接线生问,请问这通电话是不是你们这里付费?那时候父亲不在家。我问遍了家里的其他长辈,没有一位愿意回答我。我那时候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勇气,就说是的,结果电话那头终于传来母亲的声音。我只记得,我们俩很快就哭成了泪人…

家暴也曾经发生过。曾经有一次,母亲用手敲打玻璃,结果割伤了手腕,流了满地的血。父亲匆匆忙忙把母亲送院。而我呢?对于一个小学都还没毕业的小孩,我到现在还很讶异自己当时的冷静—-我拿起拖把,把地上那一滩母亲的血抹干净。用手扭转着拖把,把血压挤出来,流进水桶里,再把水桶拿到洗手间里冲洗干净。那鲜血,就像某牌子的饮料一样,鲜红,但不浓稠…印象中,没有任何其他大人帮忙…或许他们去了医院?或许他们对父母亲不断的争吵,甚至暴力对待对方已经习惯至冷漠了?

父亲呢,也有软弱的一面。记得有好几次,他三更半夜抱着我哭了起来。像一个小孩一样,失了控的嚎啕大哭…而我,当然也跟着哭了…按父亲现在的说法,那时候因为伤心,只想喝醉麻痹自己,所以他一个人,一个晚上就可以把一支色酒给喝完…早上呢,则因为喝醉睡迟了,结果开着电单车,操捷径,把我和弟弟飞快送去上学…

就像很多剧情,孩子们通常都是比较偏向母亲的。母亲回来后,我和弟弟就跟回母亲。周末的时候,父亲会来带我们去玩。那时候我很讨厌父亲,常常找藉口,不要跟他走…父亲大概也知道,所以他也只带弟弟出去。周末带不出来,父亲就来学校找我见面。结果我特地躲起来,不想和他见面,甚至绕道走后门离开学校,躲避他。

成年之后,我也曾经和父亲断绝来往好几年。在受过生活的磨练后,加上朋友的鼓励,近几年终于和父亲和好,大家都在努力修补父女的关系。

弟弟呢,在早期和父亲蛮好的。但是后来,选择和父亲断绝来往,到现在已经超过十年了。甚至公公去世时,他因为不想和父亲碰面,而拒绝现身上香给公公。

弟弟如今已经为人父,很尽力的为孩子们付出,打造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对父亲这么绝情…用暴力固然不对,但是真的不能原谅?父亲固然有错,但是谁又不曾犯错呢?我始终认为,每一段感情的结束,双方都有责任。

写这些,只希望弟弟如果有机会读到这篇文章,可不可以,尝试去原谅父亲?

最后想说的是,大人,成人,请不要在小孩面前争执。你不会知道,这将会对你的小孩造成什么样程度的伤害。如果真的不合,也请尽量把伤害减到最低…到现在,我已经原谅父母亲。毕竟他们结婚时都太年轻,想当然的也不会想要对孩子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半夜里的一丁点敲击声,都足以把已经熟睡了的我惊醒—-那是一辈子都不能磨灭的阴影吧?

(摄影:李嘉永)

《现代健身中心》/小 猪

190515 Li Jia Yong 14
相隔几年以后,最近终于又下定决心,报名参加健身中心。

原因无他–年纪大了,体能渐渐下降,很容易疲倦,感觉累。从前可以泡嬷嬷档到三更半夜,现在呢,还不到半夜十二点就已经迫不及待要去会周公了 。再者,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和一个体质弱的人,一样的8个小时工作时间,出来的效果可差别大了。

而且,体质差就常常会生病。伤风感冒频频来袭,看一次医生和民间偏方,花费可不少!加上一生病,就等于两三个工作天浪费掉,间接损失更大!最要命的是,因为怕传染给别人,还得把自己关在家门内,简直闷透了! 看见可爱的侄儿们,却不能来个爱的拥抱,那种痛苦啊,超难受!运动是保持健康和提高体能的最好的方法,所以,痛定思痛,运动去!

健身中心的收费是每月马币216。会员可以任选所有的中心上课,随意使用中心内的各种运动器材,以及无限量上课。课程包括瑜伽、舞蹈、脚踏车、泰拳,及各式各样为训练体能,燃烧脂肪而设的课程。为了让会员保持对运动的热诚和新鲜感,多样化的运动器材让人眼花缭乱!还有无限量免费提供茶、咖啡和汽水任君享用。中心也细心为现代人提供各语文报章,无线上网,甚至电脑!精打细算的女士们,会在运动后再来个桑拿或蒸汽浴,同时为头发或脸庞做个修护,一边排汗、一边美容(不知道男士们会不会这么做?)。

虽说可以无限量上课,但是一两堂课下来,一般人都已经喊救命了!再加上工作和其他责任,一般人都很难天天都运动。为了确保“物有所值”,个人目标是一个星期最少上3堂课。不敢奢望运动员们的身材(今生今世都无望了),只要体能恢复应有的状态,肚皮不再扩张,伤风感冒远离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朋友问,钱多吗?为什么不去户外运动呢?拜托,我已经完全被劫财劫色劫命的新闻(其实应该是“日记”而不是新闻了)彻底打败了。不希望跑着跑着的时候,突然间闪一把巴冷刀,然后就得和这个世界说再见。而且我确实很喜欢瑜伽,也想顺便学一学舞蹈,研究一下各色各样的运动器材!看着自己慢慢进步,再看看比自己更糟糕的会员,那种满足感无法言喻!

(摄影:李嘉永)

《回忆308 BERSIH事件》 / 小 猪

210415 Lin Yun Yun 49
对政治开始比较关心,是三十岁以后的事情。仔细想起来,应该是308的BERSIH事件所引起的。

308 之前,顶多是在大选时投票,履行自己身为选民的责任。其他的时候,对政治都以“随便啦”,“无所谓啊”的态度对待。308 BERSIH,则挑起了我的愤怒。是的,是愤怒。笔者本来没打算要参与游行(我可是很懒惰运动的人啊),可是局势的演变,让笔者气难消。因为随着日子越接近308,有关当局对社运人士或反对阵营人士的打压日渐严重,甚至到了连穿戴黄色衣物也被禁止的程度(黄色乃308游行的代表颜色)。有关当局通过各种管道严厉警告大众切莫参与游行,否则后果自负。笔者觉得当局太独裁、专制、不可理喻。亦自认,双亲不靠我奉养,又没有家室,所以就豁出去,不管了,上街吧!

308当天的亲身经历,真有点像港片《无间道》。笔者和朋友约好,一起身穿黑衣,再把黄色衣服藏在包包里。包包里还准备了防备催泪弹的潜水镜、盐和食用水。当时很多轻快铁站都被当局关闭了,但是火车还通行。所以我们就乘搭火车,到最接近308当局主办单位指定的地点之一。一路上,火车里的乘客,绝大多数都是穿着黑色衣物。大家的眼神都充满猜疑—你是我营的呢,还是敌营的呢? 是不是有关当局派出来的“卧底”呢? 是要来检查我们的包包吗? 忐忑不安的心情,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接下来的事情,报章、网络都报导了,我就不再多说。只是,催泪弹从那么短的距离向你发射过来, 被警队/镇暴队重重包围,被水炮逼得翻小墙,爬篱笆,这种种经验,确实毕生难忘。更难忘的是,有关当局竟然向医院方向发射催泪弹,且在事后极力否认。这些事情,如果笔者不是亲身经历过,实在不敢相信。

我记得游行时,有一位友族女同胞,因为和她的朋友失散了,很紧张。我就叫她跟着我和我的朋友们。她的鞋子丢了,整整三个多小时的游行,超过几公里的步行,她都赤着脚,跟着大队或慢走,或翻墙快跑以躲避追捕,让我好生佩服。

事发后,向朋友提起曾经参与这游行。结果,所有的朋友竟然当我像一个英雄似的,说我很勇敢,很佩服我。我当下的感觉是,有关当局给人的印象,是多么的残暴,独裁啊!否则区区一个小人物,参与一个游行,怎能被那么多人(默默的)嘉许?

308 BERSIH开启我对政治的反思。套一位朋友说的,不要相信政治人物,要“利用”他们,以达到我们选民所要!

(后话:被追捕时,我和朋友们,以及那位友族同胞,恰好赶得及躲进双峰塔避难。我们进去时,保安正关掉出入口,不让任何人进入。真要感谢老马举债兴建这两栋建筑物!否则我可能真的得叫律师朋友们来担保我了,哈!)

(摄影:Lin Yun Yun)

附:如果愿意share《学文集》的文章,请到http://xuewenji-my.net,找到文章后,在文章最后按leave a reply,找到Facebook或其他平台的标志,再按一下即可。我们需要多一些人知道这个新网址。谢谢!

《消费随想》/小猪

220315 Clement 140
想到“消费”这两个字,就直接联想到花钱。花钱嘛,第一为了解决基本的衣食住行,接下来是寻求安全感,然后就是为了满足欲望的奢侈品了。

是谁说的呢?人生就像个钟摆,一边是欲望,另一边是寂寞。人生就是在欲望与寂寞之间不断挣扎。简单的说,当你开着笨蛋傻瓜(大马国产汽车)的时候,你会想开日本车。当你有能力开日本车的时候,满足欲望了吧?且慢,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感到寂寞了。然后新的欲望又来了—-开德国制造的汽车!接着呢,一辆还不够,还要有几款不同的才够光彩!车子如此,房子如此,食物也如此。慢慢的,衣食住行都从基本需求变成奢侈品了。

这追逐的过程,开始时充满了满足感。可满足感越大,则寂寞越难耐。开始满足了第一个欲望的时候,心理无比开心。更上一层楼的时候,简直是振奋人心,仿佛连走起路来都带风!可是这么追逐下去,渐渐的,你会感觉累了—- 难道就穷这一生,不断的在追逐物质上的欲望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是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们,可以怎样避免过分卷入这个钟摆呢?这或许是很难的。我看着有钱的人家,花钱买名牌,丝毫不手软。这我并无异议。比方几千块钱的一个包包,对有钱人来说,算什么呢?但是没钱的人家,也一样要买名牌,花的是未来的钱– 用信用卡付费– 同样一个包包,同样的几千块钱,对有钱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一般打工一族,可是几个月的薪水呀!怎么能那么“豪爽”,那么干脆利落呢?

当然每个人都有他的选择权利,自家赚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结果是商家得益,自己就人前风光,人后钱包裤袋银行都光光!自己“被消费”了!

(摄影:Cl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