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流行小故事/宫天闹(马来西亚)


打架鱼篇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我四或五年级的时候,曾经流行过养打架鱼。朋友们之间会把自己的打架鱼放进一个盆里打斗,就只有两位朋友,一人一只。打架鱼非常凶猛,还没打架之前,它们的鳃会打开来,气势也就跟着上来了,然后就会开始打架。打输的那一只,以后就不太敢打架了。当然现在回想起,也觉得好像有点残忍。

郭富城篇
在我六年级的时候,郭富城非常的红。坐在我隔壁的那位女同学,基本上每一天都会跟我说郭富城如何如何,也每一天在唱郭富城的歌,所以我被逼对郭富城开始有点熟悉。当时去理发也会剪成郭富城头,也就是冬菇头。我还记得当年中秋节,我们学校有主办灯笼制作比赛,我跟几位同学,当然包括那位女同学,竟然制作了一个郭富城人形的灯笼,还拿到名次,第几名已经忘了。

X X X X X

我发现好像年龄越大时,我对流行的敏感度也大大降低了。如果要说我发现最近流行什么的话,那应该是从昨天开始在我的面子书被洗版的个人AVATAR。几乎大家都为自己做一个跟自己很像的AVATAR。我有点懒得去跟,所以我没做。我想这应该是我老了,没有很想去跟大家做同样的事情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未来新时尚?/林高树(马来西亚)

是蜜糖,是苦涩,是港湾,是爱/李黎(中国)


小时候不觉得自己的家庭很完美,并且时常盼望着长大,可以早点脱离家,奔向遥远的远方,不再听爸妈的唠叨,不再见奶奶和妈妈的婆媳矛盾。甚至在高中时候,动笔写过一个小说,忘记名字了,只记得那时候自己打算用现实主义的写作方法,以奶奶和妈妈,以及家里的亲戚为样本,写一写他们的生活,困局,甜蜜的时刻,和难以挣脱的苦难。但时间太久远,不记得名字和具体内容了。

那时候爸爸,对我来说,是最爱我的人。在念大学之前,爸爸出远门回家之前会先去学校看我,从来没让我发愁钱的事情,即使他有时候很困难。小时候教我写字,大一点就反复教导,努力学习考上大学脱离农村。因为他小时候成绩很好,但爷爷没钱给他念书。那时候,只觉得爸爸既爱我,又唠叨,天天就那一套话,翻来覆去说。

妈妈整天沉浸在家里的鸡毛蒜皮上。弟弟小时候晚上白天睡颠倒,半夜经常不睡觉,白天又呼呼大睡,把妈妈煎熬的严重睡眠不足,所以有段时间脾气就很大。她的脾气并不让我害怕,只觉得烦。

爸妈还有一点让我想逃离,是小事上的控制欲。他们自己没感觉到,但我的体验并不算很棒。生活中的小事情,爸妈都要做约束,这不许吃,那不许去。可以理解为他们担心孩子,也可以理解为以他们的角度来约束孩子的行为。但在大的事情上,他们还是比较尊重我们意见的,可能这个事情超出他们能力范围。

长大了,真的去了很远的外地。却又无比的眷恋起家乡和父母。

因为发现,当我碰到困难时,总会想起,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的家乡,就不算难处。家里有爸妈有很多亲人,能帮你解决这些问题。偏偏一个人在外地,在陌生人社会,显得格外的艰难。比如我有了孩子,需要人帮忙带大。如果在老家,爸妈可以帮忙,奶奶可以帮忙,他们都没时间时,叔叔阿姨姑姑姨姨姐姐哥哥们都可以短暂帮忙,但在外地,没有人可以。

是的,我在现在居住的城市很久了,哪怕已经迁移户口到这里,我还是会觉得这是外地。因为我的大家庭还在老家,我的父母还在老家。这里的家庭只有我的老公和女儿。

从小到大,当我碰到困难时,爸妈宁愿自己吃苦,也不愿我为难,到现在也是。他们总觉得自己的时间主要是儿女的,其次才是自己的。一个大家庭一代代的走到现在,除了个别父母,大部分父母都是这样过来的。

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会怎么样,可能不至于像我父母那样,只为子女,没有自己。但目测,在任何时候,我女儿有需要,我都会第一时间支持。我希望女儿会像是我对父母的感情一样,在不开心和碰到难处时,会选择回家寻求帮助,回家寻求安慰,想到家,就觉得温暖,会立马满血复活,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期待。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平淡的一天/宫天闹(马来西亚)

平淡的一天/宫天闹(马来西亚)


早上5点,妈妈已经从被窝中起来,洗刷完毕后,就开始为孩子和丈夫准备爱心早餐。

早上6点,是时候把赖床的孩子叫醒,爸爸也应该醒了,开始洗刷。

早上6点半,爸爸换好了工作服,孩子也换好了校服,大家都聚在餐桌前,享用妈妈准备的早餐。妈妈唠唠叨叨的吩咐着爸爸和孩子等下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们也就随口应了声。

早上7点,校车到了,孩子要去上学了,爸爸也要赶着去上班了。

早上7点半,妈妈也换好衣服,要出门去上班了。

中午12点,妈妈跟同事吃午餐时,聊到附近的超市今天的海鲜有大减价,她想下班后去那里看看。

中午12点半,爸爸跟同事吃饭时,刚好聊到其中一位同事最近去了槟城旅游,很是开心,他想回家后跟妈妈商量,再过两个星期孩子学校假期可以去槟城走走。

下午2点,孩子放学后,没有回家,校车司机把他载到他家附近的一间日托中心,他要在那里做功课,等妈妈下班后来接他回家。

下午5点半,妈妈下班了,她心中有点小窃喜,因为今天不用加班,她赶快到附近的超市看看,果然今天海鲜大减价,她买了一些老虎虾,因为价格比平常便宜了30%,孩子和爸爸也都爱吃虾。当然她也买了一些青菜和鸡蛋,她都在不加班时回家煮晚餐,平常加班的话很多时候只能打包。

傍晚6点半,妈妈塞了一小时的车,终于到了日托中心,把孩子接回家后,就手忙加乱地在厨房大展身手。

傍晚7点半,终于晚餐煮好了。今晚可丰富了,有大家都喜欢的白灼虾,还有清炒菜心和芙蓉蛋。妈妈突然发现忘了煮饭,幸好爸爸还没到家,她赶快去煮。

晚上8点,爸爸由于要见客户的关系,8点才回到家,发现今晚的晚餐很合他的口味,他迫不及待地坐下来,和妈妈跟孩子吃晚餐,也在这时把要去槟城的计划跟大家说了,大家都异口同声赞成了,尤其孩子特别兴奋。

晚上9点,大家都聚在客厅,妈妈看着她的韩剧,爸爸刷着手机,孩子看着平板电脑。

晚上10点,妈妈催促孩子孩子去刷牙,到时间去睡觉了,孩子要求多看一会平板电脑,当然妈妈不允许。爸爸继续刷他的手机。

晚上11点,妈妈要睡了,爸爸还在拿着手机打游戏。妈妈忍不住唠叨了一下,爸爸说,“我平常工作都没什么机会动手机,现在玩一下不可以吗?”妈妈想发脾气,还是忍了下来。

凌晨12点,爸爸也困了,检查完家里的门窗是否有关好,也去睡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就是地球上某一天某一个家庭平淡的一天。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天下有不是的父母/林高树(马来西亚)

温暖/宫天闹(马来西亚)


多年前,我曾经在孟加拉工作过半年。在那半年年里,我常常要去孟加拉各个地方出差,包括一些比较落后的地方。有一次,公司又派我去出差。没出差的日子,我住在首都达卡,那次的出差是要跟几位孟加拉人一起去,而且是坐同一台车去。忘了出差的地点,只记得要去的地方开车需要五到六个小时,所以一大早就要出发,因为要赶在同一天回到达卡。

工作完毕后,我当然希望可以早一点回到达卡的酒店。可是,在回程的路上,其中一位孟加拉的伙伴就一直告诉我说,在我们回程中,会经过一个村庄,而他有一位亲戚就住在那里,他问我可不可以到他亲戚家吃晚餐。我当然一口拒绝了,因为我工作再加上坐了很久的车,已经非常累了,而且我也不认识他的亲戚,也非常担心他们是不是要把我骗去那里,然后可能敲诈啦,或绑架啦。当时,心中非常的担心,所以一直拒绝。可是因为我不是开车的那位,所以拒绝无效,他们还是硬硬把我载到了那个村庄,而且真的不夸张,是一个很偏僻的村庄。

到了那位亲戚家,我发现附近都没有其他的房子,只有亲戚的一间家。我更担心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好见步行步。好啦,见过那位亲戚和他的家人后,我也不好意思臭脸,因为他们也还蛮热情的,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外国人吧?不久后,就开始吃饭了,说真的,那个鸡肉还有点硬。我一心只想赶快吃完,就赶快闪了吧。吃着吃着,忽然眼前一暗,把我吓了一大跳,原来停电了。后来才了解到,在一些比较落后的地方,常常会停电,好像是每个村庄会轮流有一段时间的电,过后就没了。他们开始点油灯,我们又重见光明了。

好,继续吃,然后继续回答他们非常多关于马来西亚的问题。总算吃饱了,我想应该可以走了吧。当然没有,吃饱后,继续聊天,我继续回答问题。差不多一个小时后,终于我们要走了。可是,我必须说,他们真的很热情,对我也非常好。

当车子再次开往达卡的时候,那位孟加拉的伙伴才跟我说,其实他的那位亲戚家里平时不是大日子是没有肉吃的,今天因为我的到来,他们特地宰了一只鸡来煮给我吃。我听了后,万分感动,也感到一股暖流流到了我的心里,当然也非常后悔一开始的非常小人之心,总觉得别人要对我怎样,还觉得人家煮的鸡有点硬,真是不该!

这件事经过了那么多年,起码有十年以上,我还是记忆犹新,也从这件事后,我都不会戴有色眼镜去看每个人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心中的炉灶/廖天才(马来西亚)

养儿防老?/宫天闹(马来西亚)


由于我在做的工作跟财务规划有关,我最常问顾客或朋友的问题是:“您觉得养儿可以防老吗?”我觉得大家心中的答案一定跟我大多数的顾客一样:“不能。”说不能已经还好了,有的还会跟我说:“不跟我拿钱就已经很好了。”这时我总会开玩笑的说:“养儿当然不能防老啦,保养才会。”说笑归说笑,事实上,现在养儿真的比较难防老,要好好地做好退休计划比较重要。

我今天不是要说怎么规划,我其实比较想帮年轻的朋友来评评理。我觉得,我们现在年轻的一代,並不是不想好好的把父母亲侍奉好,而是现在的年轻人所面对的挑战实在比起我年轻的时候来得大。

首先,先说大学生起薪吧。我记得大约十五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程师的工作,是月薪RM2200。我当时觉得这个薪金还不错,生活都还可过得去,而且还有多余的钱可以储蓄起来。最近我跟一位主管级的朋友聊天,我问他现在请一位工程师月薪多少呢?他说大约RM3000。是有比我当时多,可是大家不要忽略了通货膨胀的力量。我大学毕业时,一盘一肉二菜的杂菜饭大约RM3.50,现在可能要RM6到RM7。试算算,RM3.50到RM7都起了一倍,薪水有起一倍吗?

再来,现在的年轻人所面对的竞争並不是跟人比而已,他们还要跟机器或人工智能比。我们现今的社会里已经有许多的工作已经不需要人力了,甚至也不需要人的脑力了。就好比我的行业吧,已经有很多人工智能的理财APP出来帮助我们来做理财的部分。那未来的话,机器或人工智能会不会代替我们更多的工作呢?

说完了以上几点后,希望有为年轻的朋友们平反了一些罪名。但这並不表示就不用努力了,而是要努力到对的地方,那么还是很有希望让父母过上好的退休生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日文章链接:魔镜啊!魔镜!/近乎妖精(马来西亚)

副业/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今年四十岁,如果有八十岁的命的话,我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半。曾经听过一句话:人生有分上半场跟下半场。不管我们的上半场精不精彩,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下半场更加精彩。我的上半场我自己觉得还可以,酸甜苦辣都尝尽了。在我人生二十几岁开始工作到三十四岁时,发现了一种收入叫做“被动式收入”,于是我就开始了累计我的被动式收入,直到今天。不敢说有很多,可是在这次的疫情加上行动管制令的情况下,我的主动收入减少了,但我和太太至少靠着被动收入,还是有口饭吃的。所以我特别感恩我的被动收入。

可是我的行业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那就是AI(人工智能)。很多人告诉我现在AI还不能替代我的行业,因为我的行业是需要我去见客户以及让客户了解理财的观念,而人与人之间是需要温度的。我不能确保十年或二十年后,AI会不会开始有温度了,而且新一代的年轻人也似乎都比较喜欢呆在家,上网去了解理财的问题,或者已经有很多APP来帮助他们去理财。我有了危机感,于是我就想看看有什么副业,可以让我拥有第二份被动收入。

很多人告诉我他们现在过得很好,並不需要任何副业。我想说的事,就是因为你现在很好,所以你才需要创造第二份收入。第二份收入是什么时间开始最好呢?我的答案是我们最完美的时候,而不是我遇到问题了,我被炒鱿鱼了,我老了,才发觉我需要,那就可能太迟了。

我的上半场刚过完,期待我的下半场会更精彩!

摄影:Nick Wu(台湾)
照片说明:紫藤花

实现梦想/宫天闹(马来西亚)


说到梦想,我们会想到什么呢?我觉得,梦想就是现在我们还没得到的东西,却又很想得到,比如说一台豪车,一间豪宅,做老板,变漂亮等等。大家都说有梦最美。梦想,梦想,我觉得如果只有梦跟想,没有实际的行动计划,一切都是空谈,有时间没行动不如多睡觉,说不定还可以梦到你想要的东西。

人,必须要有梦想,这个我同意,要不然就如周星驰说的,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没什么两样。我认为,有了梦想之后,应该要有目标与目标设定。最近我有个朋友说他的梦想是想变瘦,那我问他的目标是瘦多少,他说20公斤。好了,有了目标,现在就要做目标设定了,目标设定就要遵守SMART原则。所谓的SMART,就是S-SPECIFIC(具体的),M-MEASURABLE (可衡量的),A-ACHIEVABLE(可实现的),R-RELEVANT (相关的)和T-TIMELY (有时限的)。以减肥为例,S是具体的目标,说明做什么及怎么做,例如每天下午茶时段我的这位朋友都吃零食,现在目标就是以两份水果代替零食。M是可衡量或测量的数字,例如每天的体重或每天吃了多少水果,並以饮食日记作记录。A是可实现的,瘦20公斤不可能是一两天的事,所以目标不能说要一天瘦20 公斤,这是不可能会实现的,可以改成例如半年瘦20公斤,这样比较合理。R是一定要跟减肥相关的,总不能说每天看两本书是目标,看书跟减肥根本是两码事。最后,T是有时限的,而且时限越精细越好,比如,要在2020年9月30号瘦20公斤,这样就很好。

拿破仑·希尔有一句名言:“凡人心所能想象并且相信,终究能够实现。”有了梦想,并且相信,一定要加上执行力,梦想实现的那一天就不远矣。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2020/宫天闹(马来西亚)


2020年对许多马来西亚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一年。事关在1991年,我们当时的首相(也是现在那位)于第六大马计划会议上提出一个政治方针,以“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作为国家的奋斗目标。当时11岁的我,常常在想,2020年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们的国家会不会成为先进国呢?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到2020年了。我们当然没有变成先进国,可是我也好像没有很失望,难道是哀莫大于心死?

好,不谈2020年宏愿了。2020年的我也到了不惑之年,来谈谈我到不惑之年,心境和心态方面有什么不同。年轻时的我,好胜心比较强,做事比较鲁莽。现在的我,好胜心还是有的,毕竟我觉得人没有好胜心,就不会有什么斗志,可是现在我比较沉得住气,做事也比较有规划。财务规划方面也大有进步,十年前的我,对钱没概念,有一点钱就会拼命花,幸好我母亲当时帮我存了一些钱,才不至于现在两手空空。

最重要的是心态上,看开了许多事情,心境上也跟着开朗许多。我希望未来十年可以把事业拼起来,把被动收入也拼起来,把身体养好,接下来在还有体力时和太太到处去旅行,完成我们的梦想。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手机搬家/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相信大家一定有换手机的经验。换手机很多时候是愉快的事,因为手机功能越来越好。我也和大家一样,隔一段日子就快乐的换手机,可是我常常有一个烦恼,就是手机要搬家。

我很笨,以前我换手机,会把旧手机电话簿里的名字一个一个重新输入新的手机里。笨吧?后来有人告诉我其实可以不用那么麻烦,有很多方法可以把旧手机的电话簿快速搬去新手机。

我最近一次换手机,真的就遇到麻烦了。我这次是华为换苹果。众所周知,苹果有属于自己的IOS,电话簿没问题,可是我要把我WHATAPPS的信息全部传给新手机就非常的不容易了。WHATAPPS的信息可以放去GOOGLE DRIVE,可是苹果里的WHATAPPS只能接收I CLOUD里的信息。因为WHATAPPS里的信息对我太重要了,我只好请对IT非常厉害的表弟帮忙。他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要买一个APP才可以把信息传到新手机,而那个APP要卖差不多一百令吉。我真的也没辙了,就买吧。果然,信息终于可以搬过去了。

我真的希望以后各个手机品牌就不要那么为难我们了,让我们的手机资料快快乐乐搬家吧!

摄影:Nick Wu(台湾)

学外语/宫天闹(马来西亚)


由于之前工作的关系,我有机会去不同的国家,学习到一些简单的外语。在这儿和大家分享一些学外语的过程。

刚开始工作没多久,公司就派我到孟加拉出差半年。可是,我在这里并非分享孟加拉语,因为没有很常用,和客户都用英语交谈,印象中只记得“talatali”是快一点的意思,是在坐三轮车时,需要车夫快一点才用到。我在孟加拉其实学到最多的是泰语。我的同事几乎都是泰国人。在办公室里,最常听到的是泰语,最常听的也是泰语歌。由于我对语言蛮有兴趣,就开始请教同事们如何说泰语,由最简单的数字开始学,到开始说一些简单的句子,发现其实泰语跟中文或一些方言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对我来说好像也没那么难。比如说“鸡”在泰语是读“改”,“牛”是读“纽”。当然也有很多是跟中文没什么关系,如“猪”是读“moo(二声)”,“鱼”是读“pla(四声)”。大家有没有发现,都是吃的。对,吃饭的时候是最好学习语言的时候。虽然学了一阵子的泰语,可是当公司派我到台湾的时候,因为没人可以和我练习,我的泰语学习就到此为止了。

到台湾上班的时候,当然中文对我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台湾人有时会说台语,我会说福建话,听是几乎可以完全听懂,可是台语毕竟和我们这里的福建话有一点的不同。之前有说到,我对语言有点兴趣,所以我也想学台语。于是,我开始看台语八点档,电视的演员在讲台语,我就看字幕开始学,也学到了一些有趣的说法,比如“说谎”台语要说“讲白贼”,“乱说”台语要说“黑白讲”。过后,因为很常去唱K的关系,同事们都很会唱台语歌,所以我也开始学唱台语歌,台语也突飞猛进。

回国后,不管泰或台语,我都还只记得一些,只是比较不常用,尤其是泰语,我觉得蛮可惜的。最近一直有在想学泰语的念头,也上网查了家里附近有哪间语言中心在教,我想我会去报名,好好把这个语言学好。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