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业/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今年四十岁,如果有八十岁的命的话,我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半。曾经听过一句话:人生有分上半场跟下半场。不管我们的上半场精不精彩,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下半场更加精彩。我的上半场我自己觉得还可以,酸甜苦辣都尝尽了。在我人生二十几岁开始工作到三十四岁时,发现了一种收入叫做“被动式收入”,于是我就开始了累计我的被动式收入,直到今天。不敢说有很多,可是在这次的疫情加上行动管制令的情况下,我的主动收入减少了,但我和太太至少靠着被动收入,还是有口饭吃的。所以我特别感恩我的被动收入。

可是我的行业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那就是AI(人工智能)。很多人告诉我现在AI还不能替代我的行业,因为我的行业是需要我去见客户以及让客户了解理财的观念,而人与人之间是需要温度的。我不能确保十年或二十年后,AI会不会开始有温度了,而且新一代的年轻人也似乎都比较喜欢呆在家,上网去了解理财的问题,或者已经有很多APP来帮助他们去理财。我有了危机感,于是我就想看看有什么副业,可以让我拥有第二份被动收入。

很多人告诉我他们现在过得很好,並不需要任何副业。我想说的事,就是因为你现在很好,所以你才需要创造第二份收入。第二份收入是什么时间开始最好呢?我的答案是我们最完美的时候,而不是我遇到问题了,我被炒鱿鱼了,我老了,才发觉我需要,那就可能太迟了。

我的上半场刚过完,期待我的下半场会更精彩!

摄影:Nick Wu(台湾)
照片说明:紫藤花

实现梦想/宫天闹(马来西亚)


说到梦想,我们会想到什么呢?我觉得,梦想就是现在我们还没得到的东西,却又很想得到,比如说一台豪车,一间豪宅,做老板,变漂亮等等。大家都说有梦最美。梦想,梦想,我觉得如果只有梦跟想,没有实际的行动计划,一切都是空谈,有时间没行动不如多睡觉,说不定还可以梦到你想要的东西。

人,必须要有梦想,这个我同意,要不然就如周星驰说的,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没什么两样。我认为,有了梦想之后,应该要有目标与目标设定。最近我有个朋友说他的梦想是想变瘦,那我问他的目标是瘦多少,他说20公斤。好了,有了目标,现在就要做目标设定了,目标设定就要遵守SMART原则。所谓的SMART,就是S-SPECIFIC(具体的),M-MEASURABLE (可衡量的),A-ACHIEVABLE(可实现的),R-RELEVANT (相关的)和T-TIMELY (有时限的)。以减肥为例,S是具体的目标,说明做什么及怎么做,例如每天下午茶时段我的这位朋友都吃零食,现在目标就是以两份水果代替零食。M是可衡量或测量的数字,例如每天的体重或每天吃了多少水果,並以饮食日记作记录。A是可实现的,瘦20公斤不可能是一两天的事,所以目标不能说要一天瘦20 公斤,这是不可能会实现的,可以改成例如半年瘦20公斤,这样比较合理。R是一定要跟减肥相关的,总不能说每天看两本书是目标,看书跟减肥根本是两码事。最后,T是有时限的,而且时限越精细越好,比如,要在2020年9月30号瘦20公斤,这样就很好。

拿破仑·希尔有一句名言:“凡人心所能想象并且相信,终究能够实现。”有了梦想,并且相信,一定要加上执行力,梦想实现的那一天就不远矣。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2020/宫天闹(马来西亚)


2020年对许多马来西亚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一年。事关在1991年,我们当时的首相(也是现在那位)于第六大马计划会议上提出一个政治方针,以“在2020年成为先进国”作为国家的奋斗目标。当时11岁的我,常常在想,2020年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们的国家会不会成为先进国呢?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到2020年了。我们当然没有变成先进国,可是我也好像没有很失望,难道是哀莫大于心死?

好,不谈2020年宏愿了。2020年的我也到了不惑之年,来谈谈我到不惑之年,心境和心态方面有什么不同。年轻时的我,好胜心比较强,做事比较鲁莽。现在的我,好胜心还是有的,毕竟我觉得人没有好胜心,就不会有什么斗志,可是现在我比较沉得住气,做事也比较有规划。财务规划方面也大有进步,十年前的我,对钱没概念,有一点钱就会拼命花,幸好我母亲当时帮我存了一些钱,才不至于现在两手空空。

最重要的是心态上,看开了许多事情,心境上也跟着开朗许多。我希望未来十年可以把事业拼起来,把被动收入也拼起来,把身体养好,接下来在还有体力时和太太到处去旅行,完成我们的梦想。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手机搬家/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相信大家一定有换手机的经验。换手机很多时候是愉快的事,因为手机功能越来越好。我也和大家一样,隔一段日子就快乐的换手机,可是我常常有一个烦恼,就是手机要搬家。

我很笨,以前我换手机,会把旧手机电话簿里的名字一个一个重新输入新的手机里。笨吧?后来有人告诉我其实可以不用那么麻烦,有很多方法可以把旧手机的电话簿快速搬去新手机。

我最近一次换手机,真的就遇到麻烦了。我这次是华为换苹果。众所周知,苹果有属于自己的IOS,电话簿没问题,可是我要把我WHATAPPS的信息全部传给新手机就非常的不容易了。WHATAPPS的信息可以放去GOOGLE DRIVE,可是苹果里的WHATAPPS只能接收I CLOUD里的信息。因为WHATAPPS里的信息对我太重要了,我只好请对IT非常厉害的表弟帮忙。他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要买一个APP才可以把信息传到新手机,而那个APP要卖差不多一百令吉。我真的也没辙了,就买吧。果然,信息终于可以搬过去了。

我真的希望以后各个手机品牌就不要那么为难我们了,让我们的手机资料快快乐乐搬家吧!

摄影:Nick Wu(台湾)

学外语/宫天闹(马来西亚)


由于之前工作的关系,我有机会去不同的国家,学习到一些简单的外语。在这儿和大家分享一些学外语的过程。

刚开始工作没多久,公司就派我到孟加拉出差半年。可是,我在这里并非分享孟加拉语,因为没有很常用,和客户都用英语交谈,印象中只记得“talatali”是快一点的意思,是在坐三轮车时,需要车夫快一点才用到。我在孟加拉其实学到最多的是泰语。我的同事几乎都是泰国人。在办公室里,最常听到的是泰语,最常听的也是泰语歌。由于我对语言蛮有兴趣,就开始请教同事们如何说泰语,由最简单的数字开始学,到开始说一些简单的句子,发现其实泰语跟中文或一些方言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对我来说好像也没那么难。比如说“鸡”在泰语是读“改”,“牛”是读“纽”。当然也有很多是跟中文没什么关系,如“猪”是读“moo(二声)”,“鱼”是读“pla(四声)”。大家有没有发现,都是吃的。对,吃饭的时候是最好学习语言的时候。虽然学了一阵子的泰语,可是当公司派我到台湾的时候,因为没人可以和我练习,我的泰语学习就到此为止了。

到台湾上班的时候,当然中文对我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台湾人有时会说台语,我会说福建话,听是几乎可以完全听懂,可是台语毕竟和我们这里的福建话有一点的不同。之前有说到,我对语言有点兴趣,所以我也想学台语。于是,我开始看台语八点档,电视的演员在讲台语,我就看字幕开始学,也学到了一些有趣的说法,比如“说谎”台语要说“讲白贼”,“乱说”台语要说“黑白讲”。过后,因为很常去唱K的关系,同事们都很会唱台语歌,所以我也开始学唱台语歌,台语也突飞猛进。

回国后,不管泰或台语,我都还只记得一些,只是比较不常用,尤其是泰语,我觉得蛮可惜的。最近一直有在想学泰语的念头,也上网查了家里附近有哪间语言中心在教,我想我会去报名,好好把这个语言学好。

摄影:Nick Wu(台湾)

重逢/宫天闹(马来西亚)


小明七岁时,母亲问他你长大要当什么?他说我要当警察,因为警察叔叔可以拿枪。

小明十四岁时,母亲问他长大要当什么?他说我要当律师,因为律师可以帮人打抱不平。

小明二十一岁时,朋友递给他一支香烟,他犹豫了一下,朋友笑他什么都不敢试。他赌气点起香烟狠狠抽了几口,然后从那时候开始就越抽越狠了。

小明二十四岁时,香烟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开始吸白粉。为了购买白粉,家里所有的钱都被他偷了,还开始借大耳窿(编按:即高利贷)。

小明二十八岁时,几乎家里所有的人都和他断绝关系,除了他那年迈的母亲。为了帮他还债,快六十岁的母亲一天要打三份工,爸爸和兄弟姐妹们都劝母亲死心,可是母亲就是不放弃他。

小明三十二岁时,母亲终于挨不下去,疲劳过度而去世了。瘦骨如柴的他走回家要见母亲最后一面,父亲拿着木棍把他赶出去。他站在家门外,伤心得大哭。从此以后,仿佛这世界在也没有亲人了。他跑到天台,想到他连累母亲那么多,那么的对不起母亲和家人,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就在他要往前踏的时候,一只手把他给拉回来了。他转头一看,看着父亲哭着臭骂他,他也听不清父亲在骂什么,他也抱着父亲大哭,说对不起,我一定会改过。第二天,父亲为他找了一家戒毒所。

小明三十六岁时,他已经快四年没有碰毒品了,也努力工作把所有的债慢慢还完。父亲和兄弟姐妹也和他和好如初了。父亲问他现在有什么打算?他想起他小时候的愿望,当警察的话可能有点有心无力,他决定要开始读书,当律师去。

小明四十三岁时,八十岁的父亲在看着他带四方帽时,激动得流下眼泪。

小明四十四岁的时候,病重的父亲躺在床上,摸着他的脸对他说,我下去有脸见你的母亲了。他哭着说,爸,您安心的走吧,跟妈说,他的宝贝儿子回来了,等到以后我们重逢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跟她道歉。父亲缓缓的点头,走了。

小明七十岁时,他那晚还在办公室忙着明天的上庭的文件,突然胸口一阵痛,还好只是一下就不痛了。他抬头一看,他笑了,今晚他要和父亲和母亲重逢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印象中的一次考试 〉/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考试,并不是什么大考试,而是发生在我中四的其中一次小考。在这里容我娓娓道来。

中三升中四后,我们开始要上多一门数学课,除了普通数学之外,要多上一门高级数学。所谓人如其名,科也如其名,高级数学真的很高级。我刚上的时候觉得有点世界末日的感觉,怎么那么难啊?!

第一次考试,晴天霹雳啊!!高级数学刚刚及格,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十几分(编按:马来西亚公立中小学的及格标准为四十分,台湾海峡两岸的学渣们还请看开点。)。我自认数学是不错的,这个分数对我来说有点惨不忍睹。好,没关系,第一次考嘛,这是可以原谅的。于是,我开始找补习老师,也真的让我找到一个非常好的高级数学老师。她的教导也让我开始可以掌握高级数学了。

然后,第二次考试到了。还好,比之前进步,考了个七十五分。我有一个同学,由于他生病的缘故,并没有参加那次的考试。他总觉得如果他有考的话,应该会比我好很多,当然我也觉得当时的我年少气盛,就告诉他,那么下次考试看谁考得比较好(当时真的好幼稚)。他不甘示弱,竟然说要让我两分(哈哈,更幼稚)。年少气盛的我怎么可能咽下那口气,当然就答应了啦(不可能那么笨有人让分还不比)。

光阴似箭,转眼间第三次考试到了。成绩出来后,他竟然考了个九十三分,我想,完蛋了。当我拿到成绩时,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各位乡亲好友,不好意思啦,小弟考了个九十四点五分。请不要问我那个点五分是怎么来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关键的是,我险胜了。我承认,当时的我真的好臭屁,感觉一股怨气终于吐出来了。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小激动,也觉得当时的我们都好幼稚,好可笑!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