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过敏症联想》/ Kim(寄自美国)

240515 PL Tan 9
今年美国东北部的春天来得特别晚,四月底天气才暖和起来。对很多人来说,等了这么久的暖天气其实等到的是花粉过敏症的季节。植物冬眠了一个季节,現在争着开始吐放,所以空气里飘着无数的种子和花粉,当这些外来的东西一直刺激着你的呼吸系统,久而久之,你就会对这些东西敏感。有些人会流鼻涕咳嗽、头昏脑胀、眼睛痒或肿,甚至整个脸肿的情况也有。所以,春天其实是一个令很多人又爱又恨的季节。

在美国估计有百分之三十的成人与百分之四十的儿童有花粉过敏症。从外面移居美国的人一般开始时没有这种症状,但五年八年之后很多人也都开始和本土人一样被花粉症干忧了。

其实花粉症就是身体对一类或多类花粉过度敏感。那什么是过敏?过敏就是身体的免疫系统调整不宜,过度活跃。在花粉症的例子里,免疫细胞把花粉当作是威胁,於是武装殺敵,这武装的结果就是花粉症的所有症状。

近来社会出現了各种形式的敏感症,比如说哮喘、皮肤敏感、食物敏感,而且患者的数量在快速的增长。很多美国小孩对花生敏感,严重的嗅到花生就得上急诊室,所以在托儿所与学校所有坚果类的食物都是严格禁止的。你以前可能没有听说过有人对麸质(gluten)敏感,麸质是麦穀类里的一种成份。对它敏感的人,不能吃麵食,在超市里卖的东西基本上你都不能吃。現在被发现对麸质敏感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在美国超市通常都有一个特别的部门卖“无麸质”的食品。

根据敏感的严重程度可分为两大类:真过敏与不容忍。高度过敏很危险,会死人的,就像之前提到的花生过敏。相对之下,“不容忍”好多了,就像对麸质不容忍,你可能会不舒服,但一般不需要十万火急的那种医疗服务。

为什么现代人有什么多敏感症呢?虽然还没有铁证,但很多专家都认为这与我们的现代环境与现代食品有关。隨着社会的文明,卫生设备的提高,是不是我们的免疫系统並没有得到适宜的挑战和运用,所以开始闹革命?環境的破坏和加工的食品,是不是让我们每天都在吸取很多不自然的毒素?这些毒素对我们的免疫系统又造成了怎么样的影响?

过敏其实还好,只要把过敏物去掉,身体就能恢复。严重的免疫系统病统称为自身免疫病(autoimmune disease) 。例如类风湿、红斑性狼疮(lupus)、 炎症性肠病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多发性硬化症 (multiple sclerosis), 和一些糖尿病。追根究底的原因是免疫系统出了差错,把自身一些好的细胞視做敌人,所以伤了自己。近来自身免疫病也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虽然这类病与基因有连系,环境也是个大因素。

人类在文明之前和之后一样能活着,就是我们的免疫系统让我们能在这个复杂的生态环境里不马上死亡。若你有一个健康的免疫系统,你健康長寿的机会就大多了。最近癌症研究有大突破,医学界发现人们本身的免疫系统是最好的抗癌药。immuno-oncology是一种新的癌症治疗研究,轴心方向是利用人们身体自己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细胞。科学研究者現在对人类的免疫系统有更深的了解,发觉癌症的发生是因为人身体的免疫系统没有办法去掉这些坏细胞,很多时候是因为这些癌细胞很聪明地调低了或避开免疫系统的辙查和攻击。当我们能把这些欺骗或压抑免疫系统的伎俩除掉,身体內的免疫系统就能把癌细胞去除。最近已经有一些immuno-oncology 的新抗癌药物上市,临床实验已经证明immuno therapy 对皮肤癌、肺癌和肾癌有效,因为这一些让人振奋的结果,医学界开始相信人类已经进入能治愈癌症的新时代。医学硏究界也相信这种治疗对其他癌症也会有效。在这之前的癌症药都是毒素,目的在於把癌细胞毒死,问题是很多时候,好细胞也一起毒坏了。用人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的好处,在于免疫系统对目标是非常精准的。

怎么样才能提高和保护我们的免疫能力?这个大家都知道:不吸烟、多运动、吃健康食物、充足睡眠。朋友们,加油吧!夏天快到了,大多数花粉过敏症群终于解放。我还没有对花粉过敏,但因为長在马来西亚,夏天终究是我的最爱。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