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吴颖慈(新加坡)


之一:
《迷惑》

这是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霓虹灯闪烁不断
音乐震耳欲聋
一旦沉沦
就只能埋首其中
欲罢不能
离不开声光刺激
贪恋感官迷惑
沉溺烟圈朦胧
寻不回浓妆艳抹之下
最初的自己
有多少灵魂正在等待救赎
有多少身不由己
找不到出口
就如蛊惑就如魅影
千丝万缕
纠缠不休

之二:
《童趣》

爸爸,我從哪里来?
你從山中来
一天风和日暖
你乘着风撐着蒲公英的伞
来到我们家窗台

爸爸,我從哪里来?
你從天上来
一日濛濛细雨
你骑着水珠一串一串
落到我们家露台

爸爸,我從哪里来?
你从土里来
一夜月明如画
院子長出一株昙花
你便是那昙花仙子

妈妈,我从哪里来?
你从一颗小小的细胞
就住在妈妈温暖的子宮里
吸取养分慢慢长大
等到你可以自己呼吸的时候
妈妈便把你生出来
妈妈 谢谢你
把我带到这美丽的世界来
我爱你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兜售同情心》 / 吴颖慈(寄自新加坡)

070615 Clement 148
大部份人应该都有过类似的经验,或在路边摊进食、或在喝茶、或在等车等巴士等人的时候,有陌生人走向你,点头微笑过后会出示他的证件,然后便摊开一个活页夹,活页夹里头有营业执照、照片、剪报、官方文件等,图文并茂,但通常翻阅速度之快,即便一目十行也难有概念。 伴随翻阅的是非常流畅地解说,语调沈稳而平静,内容通常是孤儿院、老人院等慈善机构,或是一些贫穷久病个案,走向您,当然就是希望您能慷慨解囊,仗义相助,而且往往还有“最低消费”!

还有另外一种陌生人,他们手上会多一些布偶、文具或日用品,目的其实都一样,通过兜售物品得到的款项帮助有需要的人,想也知道这些物品的价格至少比市场高出十倍。 当内心那一丝恻隐点燃,准备掏出腰包之际,可曾怀疑眼前人不是义工而是在打工? 他们当然不能领工资,但是他们会得到交通费用津贴。 掏出二十大元一心为善,却不知当中是否有百分之一能够到达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中? 付出了怜悯之心,该得到帮助的人却没有得到帮助,反而便宜了这些四肢健全却不务正业兜售同情心的所谓义工。

最近常在社交媒体上看见一些转贴,第一张是孩子患病前可爱照片,第二张是病房卧床全身插管照片,再一张医生证明,一篇令人动容文字叙述,一个亲人的名字,最后是一组银行账号。 内容大同小异,小朋友得病,需要手术费用,父母无法支付,求助十方。 我一开始只是好奇,怎么同类型的贴文屡见不鲜。 于是,就试着追踪,发现三百多个留言里面竟然有超过一半是转账单的照片,每张照片捐款五十一百不等,都是小小心意。 粗略计算光是留言里的捐款就已经四五千元,还有隐形匿名捐款不计其数,短短三四天便见小孩父母发表声明六万手术费已经筹足,可见网络号召力量多么的强大,手指轻轻颤动就以百传千! 也许有人认为,怎么忍心剥夺让一个小生命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就算对方有可能是招摇撞骗,仍然选择自投罗网。

为了满足人皆有之的悲天悯人,于是就有人贩卖同情,做起无本生意。 我们自以为帮助他人,却只是误入商家的做生意手段,那我们从小就被培养的恻隐之心、助人为乐,到底是正确还是不正确?

(摄影:Clement)

《留一点空白》/吴颖慈

080814 淡水河边
第一次接触哲学是中学时期看《苏菲的世界》作者乔斯坦‧贾德写的另一本书:《纸牌的秘密》。实际上,那是我读过的唯一一本跟哲学能扯上关系的书,它的故事性强,吸引力十足,让人欲罢不能。后来,试过看同作者的其他著作,也试过看那时候很受同学推崇的尼采,却就是无法再翻完任何一本哲学书。那种感觉就像一个高大的哲学家身影,背着光,用极度轻蔑的口吻对着我说:“小朋友,你未够班!”

在侨大的九个月,发生许多难忘的事情。有一次导师时间,教英文的导师操着一口浓烈的美式腔调,艰难地用中文要求大家把自己最喜欢的一本书写在小纸张上交给她。一阵骚动过后,导师开始摊开一张张的小纸条,并且用那很不搭中文的美式腔调大声地读出内容,并且向同学发问,或问感想,或问原因。我写的当然就是那本我唯一读过的哲学书,而且早就想好了自我感觉良好的答案来应对导师的提问。

终于,导师读出我的名字,随即却停顿了一下,《纸牌的秘密》,她喃喃,大概是书名有些另类吧。我暗自清嗓子,抬下巴,蓄势待发,却见导师轻轻摇头微笑带过,接着拿起第二张纸条。我受打击了,黯然神伤,却不知此时有一双眼睛在课室的某个角落注视着我。

不久,导师喊了陈欣,这一次她真的惊讶了:怎么又是《纸牌的秘密》?

我立刻搜寻这个叫陈欣的人,瞬间,我的双眼就跟陈欣对上了,对!我们喜欢同一本书,而她,比我更早发现。

接下来导师语带责备:你们班上怎么那么多人喜欢打牌啊?

我和陈欣相视窃笑。原来,在不明就里的人眼中,哲学是可以被解读成很可笑的。

读完了《纸牌的秘密》多年,埋藏在我内心深处的丑角并没有因此而觉醒,它依然沉睡在我心灵某个无法碰触的地方。反而是被误认赌徒这件事,让我对所有的人事物都略为保留。从此以后,我认定了每一件事情都有阴暗面,就算亲眼所见,也不一定就是事实的全部,于是便对自己及身边的人都保留一些宽容,对所有事情都保留一些余地,不下定论,不做总结。

给自己留点空白,才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哲学。

(摄影:淡水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