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心愿》/吴颖慈(新加坡)


验孕棒出现神奇的第二条线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健康成长

我知道

血肉毛发都来自一个单细胞

我小心翼翼地吃

想要助你一臂之力

我不疾不徐地动

生怕惊扰你的分裂

两个月的患得患失

期待看见你一闪一闪的心跳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平安降临

不要太迟不要太早

时间要算得刚刚好

每天都在祈祷

期待看见你的第一眼

该有的都不能少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吃得饱睡得好

半夜不要起来又哭又闹

翻身坐稳爬行走路

慢慢学就好

不必跟时间赛跑

我会在你身旁陪你跌倒

妈妈许下了心愿

希望不要变老

陪着你跑陪着你跳

陪着你疯陪着你笑

失败挫折陪你熬

直到你找到生命中的最重要

妈妈许下了心愿

祝福你的未来平安健康就好

幸福是一把金钥

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

常保持微笑

跟自己和好

人生难免忽低忽高

成功没办法绕道

简单平凡也不一定不好

你的人生

只有你自己能体会到

什么才是最重要

妈妈许下了心愿

不必天天去医院报到

也不要安老院养老

平时身体好

一觉醒不来就什么都不知道

身后事你不必烦恼

一切我都安排好

不管你变成怎样都好

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骄傲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选择》/吴颖慈(新加坡)


镜子前
你红了双眼
冰冷的镜面
映出你深锁的眉头
你气这世界待你太薄
怨那命运造化弄人
你的眼泪
刷不去你眼前的迷雾
其实
是你模糊了自己视线
你在眼前涂上触摸不到的色彩
赶着脚步拼命追寻
那遥不可及的未来
却忽略了当下这一刻
你可以笑出声音
可以转个弯
找另一条出路
人生无时无刻不在选择
你若选择了悲伤
便失去快乐的理由
你若继续怨怼
就失去了改变的勇气
祝福你
镜子前的自 己

摄影:李嘉永(台湾)

《人生岔“口”》/吴颖慈(新加坡)


维持生命需要能量
而人类的能量来自进食
在活着的时候
进食是重复次数最多的事
你可以一天洗几次澡
但肯定不会比进食的次数多
从早餐午餐点心晚餐宵夜
到蛋糕饼干零食饮料
把东西送进嘴巴这件事
绝对是人生大事

在那个我不曾经历的年代
食物匮乏、朝不保夕
人们经常得忍受饥饿
米饭算是奢侈
番薯才是日常
不必啃树皮大概就很幸运
别提大口鱼大口肉
为了延续生命
即使个个面黄肌瘦
仍互相道喜活着就好

战争少了
经济起飞
食物多了
这个年代
面对进食这回事
不再只是为了生存
而是
需要选择

进食成为一种欲望
追求的不只是填饱肚子
还有色香味的极致享受
有多少次进食是真的需要食物?
還是单纯为了想吃?
我们不止吃进食物
還吃进欲望
吃进了疾病

油炸食物香脆可口
可是一旦超过身体能够消耗的分量
就会毫無无上限的囤积
塞满皮下的所有缝隙
脂肪就像张了一双脚
没有它去不了的地方
最可恶的
還有反式脂肪
随着高温产生的有害物质
会提高冠状动脉心脏病的机率

精致甜点色彩缤纷造型绚丽
能轻易掳获女性的芳心
仿佛一口甜品
就可以扫走一腔烦恼
可是
美味的点心
是让血糖瞬间飙升的凶手
使用不完的多余糖分
一样转化成脂肪无限量储存
长期超时加班的胰岛素
一旦罢工
就是慢性疾病的开始
除了终身服药
还要对抗各种并发症
眼睛病变
肾脏病变
神经病变
血管病变
足病变
像排队拿号码牌一样
一个接一个上身

加工食品方便快捷
三分钟简单加热
美食就出现在眼前
饱餐一顿之后
除了食材本身
还同时吃进香精色素调味料
稳定剂防腐剂凝固剂
标签上
一堆看不懂的化学成分
牛肉丸没有牛肉
蟹肉棒没有螃蟹
鱼肉豆腐没有鱼
到底吃进去的
还能算食物么?

下一次进食
想一想
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还是
吃进身体必要的营养素
如果连你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还有谁能帮助你呢?

摄影:林明辉(瑞典)

《谢谢你来看我》/吴颖慈(新加坡)


有一种朋友

可以好久好久不联络

不交换近况

也不利用节日互相祝贺

不仅不问候

甚至连对方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段不闻不问的日子

可以很长

一年两年

或是十年

时间长得彷佛这个人都不存在了

可是

不管再多的空白页

也无法掏空真实的存在

虽然

不相见

但只要知道你过得好

我便心满意足

那种满足

可以温暖人心

好久好久

也不会轻易退去

分离的日子再遥远

也隔不开相见那一刻

事过境迁却恍如昨日

相聚的时间虽短暂

也化不开由衷的关怀

没诉尽千言万语

但求平安健康

朋友

祝福你

摄影:Nick Wu(台湾)

《非关爱情故事》/吴颖慈(新加坡)

edf


老猪姓朱

因为朱的谐音

老猪很讨厌自己的姓

痴呆、笨重、体臭

好像这一辈子都如影随形

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改变

只是跟他的姓氏一样

一切都是注定的

不由得他作出选择

老猪忠厚、老实、讲义气

勤奋向上少抱怨

这种个性

钱多、朋友多、女人也多

让他愿意步入爱情坟墓的女人

自然一枝独秀

婚后无所出虽遗憾

但新婚燕尔总是甜蜜

九妹排行第九

上有八个姐姐下有一个香炉趸

九妹的排行跟她的人生一样

都没有选择权

从小

家里九个女儿

都为了供养一个弟弟而努力

父母省吃俭用只养肥一条懒惰虫

为了摆脱这个家

九妹十七岁就匆匆嫁了人

一点嫁妆都没带就带起了娃娃

有儿有女生了三四个

老公只不过是工厂保安人员

日子还算可以

只要没有重男轻女便行

老猪和九妹认识

是在一场葬礼上

二十五岁那年

九妹的老公心脏病发作

丢下她和四个孩子

老猪给奠仪的时候

多看了未亡人两眼

两人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九妹没有掉眼泪

生活把她逼成泪腺闭塞

老猪也没安慰

这个时候说什么好像都很多余

话题聊开了

九妹嘴角微微上扬

仿佛阴暗的天空多了一线光芒

同年

老猪跑了老婆

除了珠宝首饰名牌包

没什么损失

老猪的生活

也没什么改变

老婆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也不至于世界末日

一个星期有三次

老猪会到九妹的家

买些吃的玩的给孩子

帮忙换灯泡修水管

他们聊着家常

孩子、工作、社会新闻

自然得像风吹云动

有人说老猪觊觎九妹年轻貌美

也有人说

九妹想要分老猪一半财产

流言蜚语满天飞

老猪还是每逢一三五报到

九妹会准备好绿茶

那是老猪唯一喜欢的味道

老猪说话的时候

九妹总是微笑

而九妹说话的时候

老猪却认真得像在面试

他们彼此分忧解愁

相互陪伴

年复一年

老猪还是那个老猪

九妹还是那个九妹

只是

孩子们都长大了

老猪和九妹都老了

又是一场葬礼

两人的友谊才终于结束了

九妹敌不过癌细胞

先说了再见

老猪在棺木旁碎碎念了一天一夜

好像这辈子还有许多话没说完

躺在棺木里的九妹

却再也无法嘴角上扬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微妙

即使我们再怎么珍惜拥有

也会有不再相见的时候

有些人

就只能活在回忆里

活在十八九岁的青春里

活在二十一岁的夏天里

活在三十一岁的那场暴风雨里

活在四十一岁的那场音乐会里

然而

即使没有阴阳相隔

却是从此不再相见

敬我生命中

那些像老猪一样守候的朋友

九妹在此拜别

摄影:黄艺畅(中国)

《生命导师》/吴颖慈(新加坡)


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师
是妈妈
在毫无选择之下
我承受了她的所有
从零岁开始
便臣服于她的乳房
美食当前
作为一个无法独立思考
又急于填饱肚子的初生婴儿
我只能用哭泣
来引起她对我的注意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
哭泣
同时也会唤起厌烦、躁郁等情绪
我拼命哭
只因为我眷恋乳汁滑过喉咙的舒畅
而妈妈
她并不知道
是她让我学会
用哭泣来换取欲望
我从妈妈身上学会了许多事情
学会了微笑
学会了歌唱
学会了比手画脚
也学会了翻白眼
我并不知道
这些动作都隐藏了妈妈的心情
而我就这样
一板一眼的复制
来自妈妈的所有
而妈妈
她并不知道
我知道她并不知道
因为每当我学她翻白眼
她就会说我没礼貌
妈妈能言善道
这我也学会了
可是我学得太像
有点青出于蓝
于是
我就变成了爱顶嘴爱狡辩
妈妈并不知道
我只是跟她一样
说话跟吃饭的时候都不必思考
作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师
妈妈自己并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
顺着她的脚步
就可以不必挨骂
跟着她的步伐
就可以不必挨打
我因此学会了顺从
把自我丢掉
妈妈永远都不会知道
是她教会了我掩饰错误
为了不触发她的愤怒
我学会了说谎
我偷偷藏起了日记
也偷偷藏起了心事
妈妈并不知道
我的初吻
在月光下开出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
这些原本应该母女共享的甜蜜
妈妈无法知道
因为从小
她就教会了我隐藏
小孩子做了大人无法接受的事
就要接受处罚
然而
妈妈你并不知道
我只是跟你一样
接受了那个男孩
你是不是也一样
在月光下接受了爸爸
你的初吻开出一朵什么花?
是否也跟我的一样灿烂?
你隐藏的秘密
是不是也跟我一样?
亲爱的妈妈
你教了我多少
我就学会了多少
为何你从来不为我感到骄傲?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读者》/吴颖慈(新加坡)


你在看我吗?

是的,你在看我。

不管你多么不愿意承认

此刻

你正在看我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

你也许会说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你误会了

我没在看你

我真的没在看你

尽管如此

我仍然清楚的知道

你在看我

也许

更准确一点的说

你在看我的文字

看我的思想

看我的价值观

看我的角度

你不一定看得到我的人

透过文字

你也许谩骂

也许掩嘴偷笑

也许嗤之以鼻

也许毫不在意

没关系

我全都不知道

关于如何解读文字

你有绝对的自由

你也许不知道

创作其实无关对象

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抒发

抒发的是情感

不是内容

如此

我也才能有绝对的自由

如果我很在意你

我也许只字不提

你可能跟我相同或相异

但那不是我最在意的

我希望

透过文字

和你

产生微妙的联系

那就是作者和读者之间

最美的距离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