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吴颖慈(新加坡)


你在看我吗?

是的,你在看我。

不管你多么不愿意承认

此刻

你正在看我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

你也许会说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你误会了

我没在看你

我真的没在看你

尽管如此

我仍然清楚的知道

你在看我

也许

更准确一点的说

你在看我的文字

看我的思想

看我的价值观

看我的角度

你不一定看得到我的人

透过文字

你也许谩骂

也许掩嘴偷笑

也许嗤之以鼻

也许毫不在意

没关系

我全都不知道

关于如何解读文字

你有绝对的自由

你也许不知道

创作其实无关对象

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抒发

抒发的是情感

不是内容

如此

我也才能有绝对的自由

如果我很在意你

我也许只字不提

你可能跟我相同或相异

但那不是我最在意的

我希望

透过文字

和你

产生微妙的联系

那就是作者和读者之间

最美的距离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追剧》/吴颖慈(新加坡)


我在卧蚕上妆

一层灰加一层紫蓝

连颧骨都被晕染

带着熊猫妆上班

同事还拼命说好看

不管是时装古装还是民初装

剧情追又赶

他的人生暗淡无光

她依然紧抓不放

一起走进人生下半场

童话爱情还不是曲终人散

医生下班都要去酒廊

帅哥美女把酒言欢

最红那个叫陈慧珊

警察早上也要吃早餐

吃饱才有力气去查案

帅哥当然要演神探

颜值不能输潘安

婆媳吵架不煮饭

夹心老公最神伤

犀利人妻打小三

打女婿还是岳母最强

后宫争宠掀起惊涛骇浪

杀婴嫁祸藏情郎

一群美人绕着一个昏庸皇上

深宫生活都在学计算

豪门争产不能不看

正宫小三齐聚一堂

鲍鱼月饼房地产

主角年龄超过三百三

温馨小品最耐看

家庭温暖尝一尝

小人物心里都有个小愿望

一家大小吃顿团圆饭

神话故事封神榜

群妖起哄吃和尚

悟空抢走了金箍棒

始终打输给二郎

追剧也在追时尚

听说韩剧更好看

除了oppa还有欧吉桑

好像有一个叫郑灿

剧情百变还是围着人生转

计划赶不上世间变幻

看尽所有离合悲欢

记得回到自己小小的心房

静心安躺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寂寞乐园》/吴颖慈(新加坡)


这是一个寂寞人的乐园
一个人的寂寞
还有一大群人的寂寞
滑手机是一件相当耗时的事情
手指由下往上
美颜自拍閉月羞花
稚嫩的童顏笑容灿烂
旅游风景照
诱人的食物照
还有爆炸的咨询
新闻、趣闻、丑闻、奇闻
各式各样新奇的产品
号称七天瘦三天换肤
一个人孤独的滑手机
手机却伸出八万多只爪
抓住每一个可以引起兴趣的瞬间
如果
两个寂寞的人刚好在一起
各自滑着手机
还会针对共同认识的朋友
来一点交集
谁谁谁生了
谁谁谁过世了
谁谁谁结婚了
谁谁谁入院了
哇!谁谁谁又升职得奖了
谁谁谁又出国旅行了
谁谁谁换了车换了包
换了男友换了老公换了小孩
我们都太寂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跟朋友见面仍不放弃滑手机
对着眼前的人不说话
却对着机器留言按赞
宁愿关注短片内容看直播
也不愿意关心身边的人
社交网络扭曲了人与人之间的交际
有事不打电话
先拍照放上网
等待留言等待赞
害怕没人懂的心情
担心没人爱的失落
能从手机画面滑回来?
是不是应该
放下手机
重新学习如何去爱?
才不会坠入寂寞乐园
祝福你
找回自己

摄影:林明辉(瑞典)

《逝去日子》/吴颖慈(新加坡)


那些笔下的岁月都成追忆

挥一挥手

便落入时间的河流里

销声匿迹

过去是一场模糊的梦境

只选择喜欢的去记

或许

也留下一些痛苦的片段

但那又何偿不是自己选择去痛苦

那一段日子

来自同侪竞争的压力

默默锻炼未来勾心斗角的能力

谈不上尔虞我诈

但友谊的失落

静静埋下孤独的种子

那一段时光

把男孩偷偷写进日记

浅尝牵挂的滋味

慢慢体会要爱一个人不容易

除了外貌成绩

还要看星座及默契

那一段往事

离不开声音的刺激

一起唱过的那首歌

竞技场上响彻云霄的欢呼

四面八方传来的吵杂声

还有令人怀念的上下课钟声

那些逝去的青春

那些在生命的河流中

载浮载沉

也难以磨灭的记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诗二首》/吴颖慈(新加坡)


之一:
《迷惑》

这是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霓虹灯闪烁不断
音乐震耳欲聋
一旦沉沦
就只能埋首其中
欲罢不能
离不开声光刺激
贪恋感官迷惑
沉溺烟圈朦胧
寻不回浓妆艳抹之下
最初的自己
有多少灵魂正在等待救赎
有多少身不由己
找不到出口
就如蛊惑就如魅影
千丝万缕
纠缠不休

之二:
《童趣》

爸爸,我從哪里来?
你從山中来
一天风和日暖
你乘着风撐着蒲公英的伞
来到我们家窗台

爸爸,我從哪里来?
你從天上来
一日濛濛细雨
你骑着水珠一串一串
落到我们家露台

爸爸,我從哪里来?
你从土里来
一夜月明如画
院子長出一株昙花
你便是那昙花仙子

妈妈,我从哪里来?
你从一颗小小的细胞
就住在妈妈温暖的子宮里
吸取养分慢慢长大
等到你可以自己呼吸的时候
妈妈便把你生出来
妈妈 谢谢你
把我带到这美丽的世界来
我爱你

摄影:李嘉永(台湾)

《兜售同情心》 / 吴颖慈(寄自新加坡)

070615 Clement 148
大部份人应该都有过类似的经验,或在路边摊进食、或在喝茶、或在等车等巴士等人的时候,有陌生人走向你,点头微笑过后会出示他的证件,然后便摊开一个活页夹,活页夹里头有营业执照、照片、剪报、官方文件等,图文并茂,但通常翻阅速度之快,即便一目十行也难有概念。 伴随翻阅的是非常流畅地解说,语调沈稳而平静,内容通常是孤儿院、老人院等慈善机构,或是一些贫穷久病个案,走向您,当然就是希望您能慷慨解囊,仗义相助,而且往往还有“最低消费”!

还有另外一种陌生人,他们手上会多一些布偶、文具或日用品,目的其实都一样,通过兜售物品得到的款项帮助有需要的人,想也知道这些物品的价格至少比市场高出十倍。 当内心那一丝恻隐点燃,准备掏出腰包之际,可曾怀疑眼前人不是义工而是在打工? 他们当然不能领工资,但是他们会得到交通费用津贴。 掏出二十大元一心为善,却不知当中是否有百分之一能够到达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中? 付出了怜悯之心,该得到帮助的人却没有得到帮助,反而便宜了这些四肢健全却不务正业兜售同情心的所谓义工。

最近常在社交媒体上看见一些转贴,第一张是孩子患病前可爱照片,第二张是病房卧床全身插管照片,再一张医生证明,一篇令人动容文字叙述,一个亲人的名字,最后是一组银行账号。 内容大同小异,小朋友得病,需要手术费用,父母无法支付,求助十方。 我一开始只是好奇,怎么同类型的贴文屡见不鲜。 于是,就试着追踪,发现三百多个留言里面竟然有超过一半是转账单的照片,每张照片捐款五十一百不等,都是小小心意。 粗略计算光是留言里的捐款就已经四五千元,还有隐形匿名捐款不计其数,短短三四天便见小孩父母发表声明六万手术费已经筹足,可见网络号召力量多么的强大,手指轻轻颤动就以百传千! 也许有人认为,怎么忍心剥夺让一个小生命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就算对方有可能是招摇撞骗,仍然选择自投罗网。

为了满足人皆有之的悲天悯人,于是就有人贩卖同情,做起无本生意。 我们自以为帮助他人,却只是误入商家的做生意手段,那我们从小就被培养的恻隐之心、助人为乐,到底是正确还是不正确?

(摄影:Cl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