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吴颖慈(新加坡)


有一种朋友

可以好久好久不联络

不交换近况

也不利用节日互相祝贺

不仅不问候

甚至连对方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段不闻不问的日子

可以很长

一年两年

或是十年

时间长得彷佛这个人都不存在了

可是

不管再多的空白页

也无法掏空真实的存在

虽然

不相见

但只要知道你过得好

我便心满意足

那种满足

可以温暖人心

好久好久

也不会轻易退去

分离的日子再遥远

也隔不开相见那一刻

事过境迁却恍如昨日

相聚的时间虽短暂

也化不开由衷的关怀

没诉尽千言万语

但求平安健康

朋友

祝福你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非关爱情故事》/吴颖慈(新加坡)

edf


老猪姓朱

因为朱的谐音

老猪很讨厌自己的姓

痴呆、笨重、体臭

好像这一辈子都如影随形

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改变

只是跟他的姓氏一样

一切都是注定的

不由得他作出选择

老猪忠厚、老实、讲义气

勤奋向上少抱怨

这种个性

钱多、朋友多、女人也多

让他愿意步入爱情坟墓的女人

自然一枝独秀

婚后无所出虽遗憾

但新婚燕尔总是甜蜜

九妹排行第九

上有八个姐姐下有一个香炉趸

九妹的排行跟她的人生一样

都没有选择权

从小

家里九个女儿

都为了供养一个弟弟而努力

父母省吃俭用只养肥一条懒惰虫

为了摆脱这个家

九妹十七岁就匆匆嫁了人

一点嫁妆都没带就带起了娃娃

有儿有女生了三四个

老公只不过是工厂保安人员

日子还算可以

只要没有重男轻女便行

老猪和九妹认识

是在一场葬礼上

二十五岁那年

九妹的老公心脏病发作

丢下她和四个孩子

老猪给奠仪的时候

多看了未亡人两眼

两人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九妹没有掉眼泪

生活把她逼成泪腺闭塞

老猪也没安慰

这个时候说什么好像都很多余

话题聊开了

九妹嘴角微微上扬

仿佛阴暗的天空多了一线光芒

同年

老猪跑了老婆

除了珠宝首饰名牌包

没什么损失

老猪的生活

也没什么改变

老婆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也不至于世界末日

一个星期有三次

老猪会到九妹的家

买些吃的玩的给孩子

帮忙换灯泡修水管

他们聊着家常

孩子、工作、社会新闻

自然得像风吹云动

有人说老猪觊觎九妹年轻貌美

也有人说

九妹想要分老猪一半财产

流言蜚语满天飞

老猪还是每逢一三五报到

九妹会准备好绿茶

那是老猪唯一喜欢的味道

老猪说话的时候

九妹总是微笑

而九妹说话的时候

老猪却认真得像在面试

他们彼此分忧解愁

相互陪伴

年复一年

老猪还是那个老猪

九妹还是那个九妹

只是

孩子们都长大了

老猪和九妹都老了

又是一场葬礼

两人的友谊才终于结束了

九妹敌不过癌细胞

先说了再见

老猪在棺木旁碎碎念了一天一夜

好像这辈子还有许多话没说完

躺在棺木里的九妹

却再也无法嘴角上扬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微妙

即使我们再怎么珍惜拥有

也会有不再相见的时候

有些人

就只能活在回忆里

活在十八九岁的青春里

活在二十一岁的夏天里

活在三十一岁的那场暴风雨里

活在四十一岁的那场音乐会里

然而

即使没有阴阳相隔

却是从此不再相见

敬我生命中

那些像老猪一样守候的朋友

九妹在此拜别

摄影:黄艺畅(中国)

《生命导师》/吴颖慈(新加坡)


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师
是妈妈
在毫无选择之下
我承受了她的所有
从零岁开始
便臣服于她的乳房
美食当前
作为一个无法独立思考
又急于填饱肚子的初生婴儿
我只能用哭泣
来引起她对我的注意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
哭泣
同时也会唤起厌烦、躁郁等情绪
我拼命哭
只因为我眷恋乳汁滑过喉咙的舒畅
而妈妈
她并不知道
是她让我学会
用哭泣来换取欲望
我从妈妈身上学会了许多事情
学会了微笑
学会了歌唱
学会了比手画脚
也学会了翻白眼
我并不知道
这些动作都隐藏了妈妈的心情
而我就这样
一板一眼的复制
来自妈妈的所有
而妈妈
她并不知道
我知道她并不知道
因为每当我学她翻白眼
她就会说我没礼貌
妈妈能言善道
这我也学会了
可是我学得太像
有点青出于蓝
于是
我就变成了爱顶嘴爱狡辩
妈妈并不知道
我只是跟她一样
说话跟吃饭的时候都不必思考
作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师
妈妈自己并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
顺着她的脚步
就可以不必挨骂
跟着她的步伐
就可以不必挨打
我因此学会了顺从
把自我丢掉
妈妈永远都不会知道
是她教会了我掩饰错误
为了不触发她的愤怒
我学会了说谎
我偷偷藏起了日记
也偷偷藏起了心事
妈妈并不知道
我的初吻
在月光下开出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
这些原本应该母女共享的甜蜜
妈妈无法知道
因为从小
她就教会了我隐藏
小孩子做了大人无法接受的事
就要接受处罚
然而
妈妈你并不知道
我只是跟你一样
接受了那个男孩
你是不是也一样
在月光下接受了爸爸
你的初吻开出一朵什么花?
是否也跟我的一样灿烂?
你隐藏的秘密
是不是也跟我一样?
亲爱的妈妈
你教了我多少
我就学会了多少
为何你从来不为我感到骄傲?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读者》/吴颖慈(新加坡)


你在看我吗?

是的,你在看我。

不管你多么不愿意承认

此刻

你正在看我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

你也许会说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你误会了

我没在看你

我真的没在看你

尽管如此

我仍然清楚的知道

你在看我

也许

更准确一点的说

你在看我的文字

看我的思想

看我的价值观

看我的角度

你不一定看得到我的人

透过文字

你也许谩骂

也许掩嘴偷笑

也许嗤之以鼻

也许毫不在意

没关系

我全都不知道

关于如何解读文字

你有绝对的自由

你也许不知道

创作其实无关对象

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抒发

抒发的是情感

不是内容

如此

我也才能有绝对的自由

如果我很在意你

我也许只字不提

你可能跟我相同或相异

但那不是我最在意的

我希望

透过文字

和你

产生微妙的联系

那就是作者和读者之间

最美的距离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追剧》/吴颖慈(新加坡)


我在卧蚕上妆

一层灰加一层紫蓝

连颧骨都被晕染

带着熊猫妆上班

同事还拼命说好看

不管是时装古装还是民初装

剧情追又赶

他的人生暗淡无光

她依然紧抓不放

一起走进人生下半场

童话爱情还不是曲终人散

医生下班都要去酒廊

帅哥美女把酒言欢

最红那个叫陈慧珊

警察早上也要吃早餐

吃饱才有力气去查案

帅哥当然要演神探

颜值不能输潘安

婆媳吵架不煮饭

夹心老公最神伤

犀利人妻打小三

打女婿还是岳母最强

后宫争宠掀起惊涛骇浪

杀婴嫁祸藏情郎

一群美人绕着一个昏庸皇上

深宫生活都在学计算

豪门争产不能不看

正宫小三齐聚一堂

鲍鱼月饼房地产

主角年龄超过三百三

温馨小品最耐看

家庭温暖尝一尝

小人物心里都有个小愿望

一家大小吃顿团圆饭

神话故事封神榜

群妖起哄吃和尚

悟空抢走了金箍棒

始终打输给二郎

追剧也在追时尚

听说韩剧更好看

除了oppa还有欧吉桑

好像有一个叫郑灿

剧情百变还是围着人生转

计划赶不上世间变幻

看尽所有离合悲欢

记得回到自己小小的心房

静心安躺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寂寞乐园》/吴颖慈(新加坡)


这是一个寂寞人的乐园
一个人的寂寞
还有一大群人的寂寞
滑手机是一件相当耗时的事情
手指由下往上
美颜自拍閉月羞花
稚嫩的童顏笑容灿烂
旅游风景照
诱人的食物照
还有爆炸的咨询
新闻、趣闻、丑闻、奇闻
各式各样新奇的产品
号称七天瘦三天换肤
一个人孤独的滑手机
手机却伸出八万多只爪
抓住每一个可以引起兴趣的瞬间
如果
两个寂寞的人刚好在一起
各自滑着手机
还会针对共同认识的朋友
来一点交集
谁谁谁生了
谁谁谁过世了
谁谁谁结婚了
谁谁谁入院了
哇!谁谁谁又升职得奖了
谁谁谁又出国旅行了
谁谁谁换了车换了包
换了男友换了老公换了小孩
我们都太寂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跟朋友见面仍不放弃滑手机
对着眼前的人不说话
却对着机器留言按赞
宁愿关注短片内容看直播
也不愿意关心身边的人
社交网络扭曲了人与人之间的交际
有事不打电话
先拍照放上网
等待留言等待赞
害怕没人懂的心情
担心没人爱的失落
能从手机画面滑回来?
是不是应该
放下手机
重新学习如何去爱?
才不会坠入寂寞乐园
祝福你
找回自己

摄影:林明辉(瑞典)

《逝去日子》/吴颖慈(新加坡)


那些笔下的岁月都成追忆

挥一挥手

便落入时间的河流里

销声匿迹

过去是一场模糊的梦境

只选择喜欢的去记

或许

也留下一些痛苦的片段

但那又何偿不是自己选择去痛苦

那一段日子

来自同侪竞争的压力

默默锻炼未来勾心斗角的能力

谈不上尔虞我诈

但友谊的失落

静静埋下孤独的种子

那一段时光

把男孩偷偷写进日记

浅尝牵挂的滋味

慢慢体会要爱一个人不容易

除了外貌成绩

还要看星座及默契

那一段往事

离不开声音的刺激

一起唱过的那首歌

竞技场上响彻云霄的欢呼

四面八方传来的吵杂声

还有令人怀念的上下课钟声

那些逝去的青春

那些在生命的河流中

载浮载沉

也难以磨灭的记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