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归田园兮》/ 修 静(寄自中国)

300715 Li Jia Yong 37
自从有了小孩,周末出游成了我家的固定节目。每当临近周末,我这个当妈的总要关心收集各种出游信息,哪里的花开了,哪里的果熟了,哪里有好玩儿的活动,又或者春天去哪里踏青,夏天去哪里玩水,秋天去哪里喝茶赏桂,冬天到哪里打牙祭。周末一到,放下繁忙的工作,带上老人小孩,和老公一起四处游玩,全家出动其乐融融,而这时候我娃总是特别兴奋,嘴里呼喊“哦,今天爸爸妈妈不用上班,可以陪我玩咯”,对他而言,我俩不用上班是最最开心的事情了,既能玩好玩儿的,又能吃好吃的。除了周末游,暑期出游也是我家一年一度的happy time。去年,娃两周岁多,带他去了趟海岛游,自此念念不忘一整年,言必提三亚,按他的话说:“三亚可以玩沙子、游泳,还能吃哈根达斯”,经常还会说出游玩中的小细节,比如所住酒店有水滑梯、摩托艇,其实他小并没有玩到,他也记得清楚。这才意识别人所谓的“孩子太小带出去玩没用,等大了再带出去”是无稽之谈,别看孩子小,经历的事他都记得呢,而暑期旅游也成了一家老小都很期待的事。

中国父母很宠爱孩子,愿意为孩子付出很多,稍有闲暇就带着孩子四处游玩,希望孩子能更早地认识世界,更多地体验生活。不过我发现除了这个显性因素外,旅游也是当下年轻父母解压的方式。在中国,绝大多数年轻父母会参加工作,现代社会高节奏的生活方式,大家都忙成狗(流行语)。周末假期一到,带娃出游的同时,也是舒缓自身工作生活压力,放松身心的绝佳方式。而且当了父母之后,会发现很多生活乐趣是娃给带来的。当这两者毫无违和感地结合在一起,就难怪亲子游这么流行了。

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们,平日里在钢筋水泥的空间里呆多了,特别渴望山林原野的自然气息,亲近大自然,给疲惫的身心找点时间、空间,使自己处于放空状态,同时犒劳自己的胃,哪怕只是短暂的一日游、二日游,也能使整个人焕然一新,带回满满的正能量投身工作。也因此,短途旅游,即城市周边游很受欢迎,当田园山林与文化、与美食结合在一起,萌生出各种农家乐、民宿、文化创意园,也就号召了一大批或文艺或饕餮的拥趸,奔竞不息。

这让我想到:古有陶渊明《归园田居》、谢灵运《山居赋》,历朝历代归居山林田园的贤人雅士数不胜数,中国人好山乐水的文化基因原来未曾消失,且在当代年轻人身上得到了映射。

(摄影:李嘉永)

Advertisements

《“败家娘们”的消费修炼》/修静(寄自中国)

240315 Lin Yun Yun
作为我们家的财务总管,家里的吃穿用度基本由我购买,从每天吃的粮油副食,到小孩的奶粉尿布,再到一家老小的衣服鞋帽,外出用餐,以及每年的外出旅游计划,大部分由我来操办。我自觉比较推崇少而精,买好用好,不贪便宜不求多的理性消费理念,不过手握大权,有时候会自律不够,尤其是在买衣服打扮自己方面,绝对够得上“败家娘们”的光荣称号。可见,理念这东西,要做到引导个人行为,扼杀购物小恶魔还是有难度的。

现如今网络购物尤其是手机购物的便捷性,催生了中国全民的消费热情,购物成为时时刻刻都能发生的行为。电商们疯狂地制造一个又一个的消费狂欢节,某猫每年的“双十一”、“双十二”,某狗每年店庆月,以及中国一年大大小小的节假日,都成为商家们争夺城池之战,硝烟弥漫,战火四起,上战场的却是广大冲着优惠狂奔而去的消费者们。去年“双十一”某猫又创佳绩,老总犀利地总结了一句话:感谢我背后的败家娘们。这话如此一针见血,估计戳痛了不少“持家有道”的财务总管们。这庞大的败家娘们队伍中,少不了我的冲锋陷阵啊。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老百姓的腰包慢慢鼓起来了,不同于以前岁月物资匮乏的窘迫、厉行节俭,现在大家喜欢消费、敢于消费,而且有钱消费。大家都有一股子消费热情,拽着大把钱,吃喝玩乐起来,四处出国旅游,成为外国人的金主,颇有“人傻钱多”的样子。但是过于放纵个人的消费欲望,造成了不少浪费,比如食物购买过多而造成腐败,冲动购买的衣物始终穿不上身,冲着打折优惠而大量囤积的商品用不完而处理扔掉等,甚至是跟风购买的物品从搬回家就没使用过。这种种的浪费,往小处说是浪费个人钱财,往大处说是浪费地球资源。因此,盲目而无节制的消费,真的不应该被鼓动和引导。

从日本刮来的“断舍离”之风,从书店刮到时尚杂志上,刮到网络和微信上,再刮到败家娘们的脑子里,那种崇尚品质,宣扬少而精,极简而又富有秩序,人主宰物质的生活成为了我心中向往的那片海,成为了我修炼自身消费行为与品味的方向。

(摄影:Lin Yun 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