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极了爱情的潮流/亮亮(马来西亚)


行动管制令期间,我从一个只是享受吃喝玩乐肤浅存在着,过简单日子的人,慢慢不知不觉地陷入比较想要过有一点深度,有思维的日子。

接触一些新人事,过着新日常。

敢敢加入一個讀書會,读《大学》。我可是从来没有上过大学的,而此《大学》非彼大学,感恩,至少知道这一点,其他的,真是丁点儿都不知道了。

当初STPM成绩马马虎虎,只申请到北部的大学,我是个想快快毕业去赚钱的人,所以借口说,北部太远了,不想去,就踏出社会大学了。转眼三十多年过去,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我想把简约生活过的有深度和意义。

不晓得应否感谢疫情,这段期间,思想上真的改变很多。领悟到了简单过日子,其实一点也不简单。体会了在简单中提升自己,每天进步一点点,所以学习投稿,报读韩语,买了跑步机,加入读书会。在忙碌工作之余,尽量抽出时间学习。

启动了的文言文世界,看着都是中文字,应该都会读,可是却那么痛苦,都不明白。每个单字大概上明白意思,放在同一个句子时,就头大了。跟着导读老师提议,从基本上恶补一下,才发现自己有许多不知与不足。

坦白说,无数次涌上放弃的想法,我告诉自己,如果真的辛苦,可以放弃,但是绝对不是此刻,因为现在只是累了,只要让脑袋休息一下下,看看韩剧,充充电,就可以了。

现在潮流有这么一句话: 像极了爱情。

路途虽然长远艰辛,只要迈开步伐,我深深相信终会抵达文言文世界,一个已经存在超过三千年的美丽世界。这段旅程,像极了爱情。

当中有许多的酸甜苦辣,美好与痛苦并存者。

摄影:亮亮(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直播这回事/陈保伶(马来西亚)

家/亮亮(马来西亚)


龙应台在她的《寒色》里第一句如是:

“当场被读者问倒的情况不多,但是不久以前,一个问题使我在一千多人面前,突然支吾,不知所云。

问题是:家是什么?”

———————————————

看到八月份主题时,我的确也楞了一下。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有记忆以来,我都是家里最听话最乖最不会带给家人麻烦的一个存在。爸爸妈妈每天忙工作,妈妈更是回到家还要不断不断地做那没完没了的家务。身为家里最大的孩子,自然而然我每天必须不断不断地帮忙妈妈做这做那的。

我的记忆里,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带我们去逛街,更别说看电影了。我的玩乐就是每天傍晚蹲在家门前的沙地上玩泥沙,也不记得拥有过什么玩具或者洋娃娃。爸爸连一辆破破烂烂的车都买不起。

儿时日子过得很苦,搬家是家常便饭,渐渐长大,会羡慕同学好幸福,可以学钢琴,学芭蕾,学画画,上补习,开生日会,去饭馆吃饭。而我们,能有三餐温饱有瓦遮头已经很好了,压根儿不会去想其他。

再大一点时,恨不得马上毕业工作,减轻家里负担,就这样,中一时,晚上到一间鞋店工作。每天走路上下班。放工时爸爸都会在店附近等我,和我一起走。

我们会谈很多,虽然我已经忘记我们谈过些什么。但是,当我变懂事后,我才明白,他不放心我一个人走夜路,哪怕他白天工作已经很累了,仍然走四十分钟的路,准时十点出现在我的面前。

妈妈是卖椰浆饭的,常常饭锅底有锅巴,她都是锅巴加水,再看卖剩什么的随便就一餐了。难得在过年过节才有的白斩鸡,永远她都是吃头吃尾吃没有肉的骨头。

写到这,我想我应该明白,家是个怎样的存在了。

(本想就此打住,朋友说,太悲了,可以再写点什么愉快的收尾吗?)

再次回忆这些片段时,带来满满的温暖,感恩过去的日子成就了现在的我,虽然我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家的故事/周丽雯(澳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