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发展简史》/近乎妖精(马来西亚)


当造物者在造人时,可能出于一时贪玩,也可能有其他原因,老人家觉得除了高矮、美丑、胖瘦等差异之外,人类还应该再加上性别。后来出了个叫尼采的嫖客,他因为得了梅毒而生闷气,心想上帝既然全知全能,那梅毒很明显就是上帝对自己施放的生物武器,一气之下当众宣布:“上帝死了!”

上帝死了没,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整容医师出现了。从此,高矮、美丑、胖瘦的界限模糊了,甚至性别也变得可以商量了。在以前,性格上再怎么娘娘腔或男人婆的人,生理上的区别还是不容否认的,即便那少数去练“葵花宝典”神功的武林高手和入宫当公公的太监,“举刀成一快”之后,充其量也只是变得阴阳怪气,好像还不算是真的换了性别。然而,现代医术在“进步”和“变态”两头马车带领下迅速发展,如今变性好像已经不是随便拿菜刀一剁就了事那么干脆利落,具体详情坦白说我也不太清楚,据说重点是眼见已不足为凭了。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即使仅仅有细微的不同,性别差异最初总是有迹可寻的。今天,如果还对探讨女性主义兴致勃勃,那么,是不是也该有谁来关心一下变性人视角下的观点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冻龄美人》/近乎妖精(马来西亚)


有一种得天独厚的美人,仿佛掌握了把年龄冻结的能力,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过去,同年人早就被岁月摧残得惨不忍睹,而她却像才悠悠睡了个美美的午觉。冻龄者唯有美人,你可听说过有哪一位冻龄小鲜肉的?没有,一位也没有。有些人可以帅一辈子,有魅力一辈子,就好比第一位出演007的苏格兰演员肖恩·康纳利(Sean Connery)那样,可是没人会说他冻龄。再了不得的小鲜肉,三十年后也必定化为一块硬邦邦的冻肉,当然你可以自欺欺人地连续二十五年庆祝二十五岁生日,人家只是不忍心送你一面镜子,千万别误会全世界人都瞎了眼。

可是冻龄美人确实存在。被误认为是女儿的姐姐这种事,在冻龄美人界来说已经显得有点逊色了,至少在照片上看确是如此,就有冻龄美人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女儿的小妹妹。人怎么可以越活越年轻?如此违反天理,简直就是近乎妖精了。保养过头、整容过度都很容易变成妖精(或妖怪!),至于天生丽质到这种地步嘛,就算你一口咬定是因为羡慕妒忌恨,我还是觉得即使不是妖精,那道行也非常非常接近了。不信的话,找《西游记》出来对照一下,什么蜘蛛精、白骨精的,哪个不是冻龄美人?

外表拒绝成长,是否代表心灵也同样可以拒绝成长?绝对不是!一个五十岁的冻龄大美人,如果还学人作小女子状,不吐死人才怪!演艺圈出现大美人的几率比较大,而且不难发现其中部分美人也颇有冻龄之感,不过,身为公众人物几十年来的经历只消按几个键即一目了然,她们其实活得一点也不比你我轻松。

经过生活洗练的冻龄美人,总该懂得一些基本的大自然规律,应当不会欢迎再继续冻龄三十年。果真成功冻龄六十年的话,即使不遭天谴,虽然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相信还是随时随地会被人在额头贴上一张符的吧?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