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者和摄取者》/正月雪(马来西亚)


简单来说,朋友可以分为两大类:给予者(giver)和摄取者(taker)。在形形色色的朋友圈中,普遍来说,给予者会比摄取者来得更受欢迎。

朋友,不论是良朋知己,或猪朋狗友,说穿了就是一种利害关系,彼此互相依靠,似乎想从对方身上寻求某种东西。这句话并不一定带贬义,利害关系不是只有金钱上的瓜葛或纯享乐的酒肉朋友,也可能是刚好在你身上我找到了归宿感和安慰,而你在我身上感受到你要的陪伴。猪朋加上狗友是天作之合,这是公平的双赢的局面。

但,并不是每一对朋友都坐在平衡点上互相依靠。有一些摄取者只是一味地需求,希望你在他/她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在身边陪他/她度过难熬的时刻,永远把自身的需要摆在第一位。而你或许只能继续扮演给予者,默默地把自己的心声埋在阴暗处。小心,这可能成为给予者往后情绪火山爆发的引爆点。

给予者通常人缘会比较好,懂人情世故,而且情绪方面比较稳定。他永远是个后盾,当你需要情绪出口时,一通电话,几个短讯就让你莫名其妙的想通了,不烦了。

然而,摄取者好比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大小孩,要全世界把他当中心点,理所当然的觉得你应该对他好。我,永远排在前头。

朋友A和朋友B是一对好朋友,风平浪静时,日子过得挺好的。朋友A总是在朋友B心情不好需要人开导时,默默陪在身边给予心灵上的安慰。而朋友A难过的时候,B却不一定付出同等的陪伴。而当摄取者B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时,那就是给予者A的错。惯性的给予让一个人给宠坏了……被宠坏的猪朋狗友吃惯了山珍海味,哪肯去啃臭酸的猪馊?

给予者不可能永远坚强付出,摄取者也不可能永远耍赖需索。一面倒的友情,老实说,我不确定还算友情吗?猪朋,你了解吗?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糖衣与毒舌》/正月雪(马来西亚)


在我的认知里,所谓的“猪朋狗友”是贬义词,暗喻不正经的朋友群,就好比酒肉朋友,有福可共享,大难临头就各自飞的自私鬼。所以选择对的人当朋友很重要。

遇上对的人让你人生更加美满,有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更是你的福气;但是遇上错的人轻则伤身伤神,重则家破人亡。择友应如择偶,选择同样频率和价值观,才能长久。

有个友人,一直不擅交际所以朋友不多。他喜欢说话但却不懂说话的艺术,又不懂看别人眼色,渐渐地身边的朋友都离开了。内心深处,他很渴望能够找到跟他同样频率、谈得来的朋友,寻寻觅觅的结果总是一次次的失望。

后来,他遇上了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群有目的接近他的人。这群“朋友”利用他对友情的渴望,不停地招呼他,要他加入他们这一群“生意人”,一起为直销事业打拼。久旱逢甘露,终于让寂寞的他遇到一群认可他接受他的朋友。

然而这个友情是附带条件的,他必须为这直销事业奉献所有,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投资下去,那是一条不归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骗局,用花言巧语铸成的白象,并不适合他。不顾身边亲人劝阻的下场是,要背负一堆银行借贷和伤痕累累的钱包,然后没有利用价值后的他,犹如破娃娃般的被人丢弃。终身的积蓄换来猪朋狗友的背叛,值得吗?

了解你的朋友,可以很毒舌。在你轻飘飘飞上天之际,狠狠地给你一巴掌把你拉回现实。老实且不加修饰的话语,给你来个冷水浇头,让你抖嗦着醒过来。这类朋友需要默契而且要很好交情,才不会两败俱伤躺在口舌之战里。毕竟,刀子口豆腐心的毒舌朋友,是需要时间的洗涤才会露出真面目。

相比之下,我倒情愿你是个外头呛辣内里酥软的辣子鸡毒舌朋友,也不愿你是裹着糖衣的毒苹果——猪朋狗友……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