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让人崩溃的粤语经验/林高树(马来西亚)


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港剧热潮所赐,我们这一代华人即使不会说广东话,起码听别人说广东话是一点也不成问题的。我基本也算是“华语人”一名,但是粤语听力自认为应该有九十分以上功底,连周星驰电影中的道地粤语对白都听得懂,还有什么情况可以难倒我呢?到了香港逛女人街,商贩们的粤语也听得清清楚楚,还有谁可以难倒我吗?

答案是:有的。

话说当年学驾车,那位教练一见面就开始跟我说广东话,这在吉隆坡也是平常事。平时用广东话闲话家常还可以应付,不过车子一旦开上马路,马上发现手忙脚乱起来大脑会赶不及翻译教练的指示,特别是那些用广东话说出来的开车“术语”。“suk滴摇!suk滴摇!”虽然这辈子没听过这样的语句,但估计是要我油门别踩得太猛。“白锅汇!白锅汇!”这句听是听懂的,不过大脑处理过程拖延了半分钟,足够为原本已经忙得人仰马翻的我添乱,哪还来得及转弯?没撞树已经万幸了!

十五分钟后我就受不了折磨举手投降,问教练会不会说华语?教练一拍胸膛,充满信心地说:“没问题!”继续开车。不久后教练用华语发出指示:“缩点油!缩点油!”、“摆过去!摆过去!”哇!这种华语跟广东话有什么区别?一时感觉就像被几十颗迫击炮弹连环炸到似的,五雷轰顶啊!恨不得一头往墙撞过去。

才刚要求教练转用华语,如果又再要求他改用英语,未免不太好意思,至少当时是这么想的。更何况,他的英语会不会是“Suk some oil! Suk some oil!”、“白that side! 白that side!”的马式英语亦未可知,想想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罢了。

那十堂课结果是怎么熬过去的已经没印象,我只记得后来真正上阵考驾照时,五分钟不到考官就判我出局!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赖活比慢活更真实/林高树(马来西亚)


慢活是一种生活态度也好,一种生活步伐也罢,在我看来还是云里雾里的让人难以把握,也因此感觉不太真实。生在马来西亚,且不论是苦命还是歹运,反正前世干过什么坏事现在也无从考究了,重点是我们今天的生活就像人家说的一步一脚印,很真实,很接地气。

在经济上,我们越来越常处于一种吃不饱饿不死的状态。在外用餐,价格上涨分量减少是常见的生意手段,老板要维持生活素质无可厚非,但那是要逼消费者吃双份吗?我们吃得起吗?尝试回忆一下,上一回吃饱的印象是在什么年代?我个人是真的不记得了。近来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次吃板面见到碗里那一颗直径一公分的樱桃小丸子,啊!不!是猪肉小丸子才对!我总是情不自禁对这种手艺赞叹一番,这么小的猪肉丸该多难制作啊!如此鬼斧神工的作品,我也不确定老板的本意是要我们好好欣赏,还是要我们分几口慢慢吃?或者根本就是误会一场,只是不小心掉进碗里的一个异物而已?

那些超级贵,却又超级多人排队等着入场的餐厅,据说也是吃不饱的。不过我想,“少吃多滋味”毕竟是另一个阶层的境界,和付不起吃双份饭钱的阶层岂可相提并论?英文世界有谚曰:A hungry man is an angry man。如今社会暴戾之气弥漫,可能正是跟大家都吃不饱有关。人吃饱几小时后也就饿了,可是吃不饱则长期心烦意乱,虽不爽,但胜在够真实。

在政治上,我们熬了六十年终于推翻暴政,岂料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以前正义秉然的人,如今接二连三纷纷露出真面目。幻灭事小,但对于未来还能指望什么?三个月后就是2020年,再不要脸的人也不敢说我们已达到先进国的目标。飞行车你信吗?公平对待全民你信吗?承认统考你信吗?平反赵明福冤死案件你信吗?谁信谁白痴!六十年的烂摊子当然不能指望在一年里纠正过来,但问题是你看见了有几分要纠正的意愿?政府好像也懒得费工夫去画饼了,就这样混下去吧!相信只要赶在下一届大选前夕给前首相一个类似古装剧里满门抄斩的判决,应该还是可以顺利继续执政的。

幻灭就像一时失禁把屎拉在裤子里,正常反应除了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也巴不得尽快把噩梦从记忆中抹干净、洗干净,最好还包括消毒。我觉得现今的情况是人人裤子里都拉了一泡屎,不过我们一时半刻内不容处理,只好继续假装羽扇纶巾,谈笑风生,表面上无论说什么都是言不由衷的,最真实的始终还是念兹在兹的那泡屎而已。仔细想想,我们的未来等于一泡屎,似乎事情也蛮大条。

人生有千万种可能,千变万化,难以预料,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家终将一死。或许不是在此时,也不知在何时,但绝对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那一天保证会到来,童叟无欺。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而在马来西亚,人人实践着一种非常真实的生活态度:赖活。赖活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真的比慢活更真实。

呼吸着从印尼远道飘过来的烟霾,我尝试暂时停止呼吸,但很快还是决定表现大爱,继续用自己的肺来提高空气素质。担心什么呢?我很乐观的认为,未来死于呼吸道问题只是一种可能而已,难道就不可能饿死、气死吗?这样的生活虽然不算美好,但你能说它不真实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何日君再来——致七十/林高树(马来西亚)

ozedf_vivid


七十兄:

当年一别,匆匆三十载就这么过去了。甚念!别来无恙?

虽然经常思念,却不知该如何与你再续前缘?人海茫茫,兄在何方?请别误会,这其中绝对不存在着什么基情,纯粹怀念过去在一起的美好日子而已。虽然当时偶尔也会在你面前提起五十、六十他们,不过那只是白发宫女话天宝,随便说说,没什么其他意思。现在事过境迁再看回去,感觉还是老兄你和我才是最佳拍档,咱们双剑合璧,当真足以迷倒一片无知少女,谁与争锋?

只恨当时年少无知,不识打铁趁热的道理,错失了多少大好缘分!唉!不过,往好的一方面想,我俩合作,至少让广大女性朋友见识一下,并不是所有好男人都是人家老公或者同性恋。这世界还是有天理的,我们的存在就是证明!这种慰藉曾经带给多少人希望啊!我相信那时候一定有某位伤透心的女性,在见到我们后,重新振作起来,现在可能已经当上婆婆了也说不定。她会偶尔想起我们吗?或许吧?

其实我们既没吵架,也没打架,更没有暴饮暴食,至少印象中是没有。可是不知怎的,却渐行渐远,后来你更决定远走他方,音讯全无。再然后,我误入歧途,交上损友,老是跟八十、九十他们周旋,其实我真的没那么欣赏他们两位,可就是摔不掉。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心不够狠吧?赶走一个,另一个又找上门,没完没了,真讨厌!

真的,不管内服还是外敷,只要不出人命的方法大概都尝试过了,没一个见效。当然,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能动刀子会更釜底抽薪,去韩国找个专业的,三两下就解决问题,大家都这么说。但是,真的需要走到那一步吗?是我心太软?还是我太没种?你怎么看?

说到底,不管是想当年的五十、六十,曾经的你,还是现在的无赖八十、九十,毕竟你们都是一个家族的。我知道,背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一百,TMD只要这家伙敢出现在我面前,老子绝对跟他同归于尽,不信就试试看!虽然嘴上不说,我当然记得你们都姓kg。

我会怀念你的,希望哪一天你也会想起我,回来找我聚一聚。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老地方等,来找我。记得,我等着。

思念你的朋友 林高树敬上

摄影:黄艺畅(中国)

在贼船上战斗/林高树(马来西亚)


一个二十岁的人说他没上过贼船,我会相信。一个三十岁的人说他没上过贼船,我半信半疑;他可能走运,也说不定人家是天性乐观,把吃亏当成长见识。一个四十岁以上的人说他没上过贼船,我则会和这个人保持距离,而且是很远很远的距离;个人觉得在生活上我们对虚伪、弱智、人精,或穴居人一律没必要太亲近。

曾经有好朋友以交情为诱饵,撒了个大谎,占了便宜还卖乖,说是为我好。见我没如计划般踏进陷阱,他转身又先下手为强,发动周边的人进行人身攻击。这时候已经看清楚对方的为人,过去再好的交情也不需再留恋了,当你不再在乎,人身攻击的伤害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很多年过去后,有次在无意间听到他在工作上耍手段攻击同事的故事,同样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出下三滥手段,看来人的本性真是不容易改变啊。

一旦发现自己身陷贼船,首先要保持脑袋瓜清醒;千万不能感情用事,自欺欺人地以为一切都只是误会,也不能被情绪牵着走,不论是试图拼个鱼死网破或同归于尽都诚属没必要。此刻最重要的是马上计划该如何全身而退,或者把伤害减到最低。找到机会还击的话,不用客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流弹不伤及无辜路人,再狠的招数你也只是让对方尝尝自己开的药方而已。退出台风眼之后,再不要有任何牵扯,一定要退得彻底,不存任何幻想。

这只是一个曾经被蛇咬过的人的经验谈,也许并不全面,但应该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能够理智一点的话,我们是犯不着“十年怕井绳”的,就算你真的倒霉到“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总不至于还有狮子、豺狼等轮着上场吧?

不管是谁也好,就像古龙说的,只有死人你才可以完全相信。既然如此,用95%的精力去交新朋友吧!保留个5%防人也就差不多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反败为胜有条件》/林高树(马来西亚)

警告:本文内容有《冰与火之歌》第八季第三集的剧透,慎入!

反败为胜总是特别振奋人心。不过,也有反败为胜得过于出乎意料,反而让人感觉有点儿戏,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的例子。

就像《冰与火之歌》(GOT)中活人联军明明输定了,不料艾莉雅却不知道是一早设计好的,还是纯粹瞎猫碰上死老鼠,左手握的刀一松手,右手一接住,刀子再往前一推就结果了夜王,然后战争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由于这种胜利来得过于突然、过于简单,结果连美国影片中高举双手大声欢呼的经典镜头也缺席了,恐怕实在是太不好意思吧?

虽然经历苦战后的胜利感觉会比较甜美,譬如乒乓赛从落后十分,追到平手,然后反超,最后打赢对手,这场赛事不论当事人还是旁观者肯定都会大呼过瘾。

可是,GOT中联军的胜利未免来得太过容易,以致戏里戏外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有点类似和棋王对弈时棋王突然瞎了,那赛事赢是赢了,不过实在难以让人心服口服,yeah不起来。

或许我们应该这么看,艾莉雅飞身杀夜王,这种胆量就不是阿猫阿狗具备的。而换手握刀的身手更是台下十年功的反映,不输以前乔丹凌空换手灌篮,不要不服气。而瞎猫碰上死老鼠的运气顶多只能应付一般情况,碰上夜王、棋王这类顶尖高手,没一点真材实料恐怕运气是帮不了你的。

人家取胜貌似不费吹灰之力,实际上我们只是没看见背后流的血、泪、汗而已。所以,反败为胜都是值得我们鼓掌的,不论那是否经历过苦战,都理应得到我们的敬佩。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超越画饼和画皮》/林高树(马来西亚)


大多数时候,生活总是让人感觉很无奈,大家都在指望着诗和远方。政客于是把诗和远方包装成一块饼,而政治家则除了画饼,也很努力尝试去把饼做出来给大家吃。

要区分政治家和政客不是那么简单,至少那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办到的事。读过《聊斋》的人都知道妖精画皮的故事,平时大家都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普通老百姓其实不具备条件去看穿哪件西装原来只是画的。不论是自己骗自己也好,或大家骗大家也罢,这情景实际上就是世界的真实写照。

本来就这样继续下去也就算了,不料我国前首相决心豁出去,理直气壮问大家:“有什么好羞耻的?”如果真心诚意的不要脸,你真的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让人再也分不清楚究竟你是不要脸,或者不要脸就是你。

这是继敦马哈迪以九十三岁的破纪录高龄再次拜相以来,我国又一道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奇景。

真是无言以对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投资未来》/林高树(马来西亚)


本人对投资这件事,说好听是颇有天分,说难听则是狗屎运比较好,且不管它好不好听,事实是至今已有累积六个零的回酬。这纯粹是乱拳打死老师父的经历,没什么大道理可言,就是低买高卖而已,大家都懂的招数。七位数的金钱对一般人来说可不算小数目,即使除以30年,也还是一笔可观的年终花红。然而,或许年纪渐渐大了,心态也随着转变,现在说实在考虑得比较多的已经不再是金钱游戏。

我并非刻意装清高,但金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现实,事到如今难道还看不破吗?虽然生活确实需要钱,但生活的目的不是钱。那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呢?工作吗?除了少数为兴趣而工作的幸运儿以外,多数人工作说到底还是为了钱。工作迟早有退休的一天,试问那些宣称工作就是生活目的的伪工作狂,从职场退下来意味着他们就准备自杀了吗?当然不是!我经常观察那些无所事事,在购物商场呆坐等太阳下山,或者在咖啡店点一杯饮料就坐上大半天观望路人的老人家,生活对他们来说究竟是什么呢?我恐怕无法代表他们表达什么意见,但我知道只要还有行动能力,那就无论如何不会是自己想要的退休生活。

对于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我是不会呆等的。太阳一定会下山,即使真的那么有闲情,也不需要什么都不做,就痴痴地干等吧?我一直觉得,等待本来就是一件既无聊又无趣的事,等待一件必定要发生的事更是无聊、无趣,再加无谓。譬如死亡,人类的宿命说穿就是“死定了”,这是毫无疑义的现实,该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来,有什么好等的?生怕会错过死亡之车吗?不必那么杞人忧天吧?

今后我的投资目标是,先衡量一下自己还有什么“成本”,可以做什么就做什么,总之退休生活绝对不是等太阳下山、等死神找上门。那么,我的投资策略是什么呢?第一,多结交孩子辈的年轻人。首先别去摆长辈的臭架子,老本身不算什么值得骄傲的成就。多花点心思,看看有什么更恰当的方法把自己的经验、知识传承给年轻一代,借自己的肩膀给他们踩上去看更遥远的风景,应该比带进坟墓有意思吧?苏格拉底身边总有一堆年轻人围着,说明这不是天方夜谭,需要把握的原则就是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以及别太不把别人当一回事。第二,和自己同辈的朋友多来往。年纪越大,同辈朋友就越少,物以稀为贵,而且到了那一把年纪,大概不会再有人来找你买保险、传销产品,或招募你去当下线了吧?

这样的退休生活不至于太无聊,而且还可以从年轻朋友处多了解一些当下的社会脉动,避免脱节。投资的最终目的不就是改善生活吗?如此退休生活,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看来,是时候开始布局作最后的投资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