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曾洁敏

060715 PL Tan 9
这题目对我有点陌生,但它却让我想起了两个老人。

我来自一个华人新村,不太了解城市的老人怎么过活。虽然人在城市,但此刻的我却想到在老家的阿婆(我阿嫲),此刻是如此孤单的在消磨时间。

自从有了小孩,要兼顾家庭的我就没有每星期去探望她老人家了。但令我哭笑不得的就是她那永不妥协,和隔壁邻居斗来斗去的不败精神。斗不是打架,而是斗谁的儿孙比较本事,收入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名车!虽然不喜欢听她投诉隔壁邻居这样那样,但我还是乖乖的坐着听,因为明白除了我这个孙女,阿婆已经没有更忠实的诉苦对象了。我想她现在最渴望的就是每次我带着女儿去探望她的时刻了吧?

阿公还在世时,我最疼的就是他了。由于他比较安静又温顺,所以我比较爱逗他谈天,当他坐着静静看印度电影时,我会去拨他头发。除了看电视,他还会到外面种花拔草,削藤自己做烟斗,厉害吧?还有,每个中秋节最期待的就是阿公亲手弄的“菱角”!可能阿公耳朵有点失聪,所以他对所有人都不多说也不多问,但是他却对我特别多话。可能我可以不顾仪态的把声音提高,动手动脚的和他谈天吧?

以上这一切都停留在我和妹妹俩在阿婆照顾时发生,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大的。虽然说我阿婆比较爱骂我阿公,但却不显得他们是真的讨厌彼此,可能大家明白能相处的时刻已不多吧?

其实回想以前,记忆中的阿公阿婆是很闷的,但他们都很健康,生活都很有规律。最佩服的就是他们从不投诉会闷,也不像现代人那样动不动就说闷死了。

其实我想,是现代人不会利用时间而感觉闷,还是时间太多所以无所事事?但是我们也常听到人家说“不得空”, “做工做到得空死,不得空病”。到底哪句才是真的呢? 我也很矛盾。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