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珍稀物种》/ 无 名

130815 ckh 27 (1024x683)
有时候我会突发奇想,怀疑我们对一些比较稀有动植物的保育措施,是不是果真抱着一视同仁的态度?

打个比方,假设黑斑蚊和熊猫都是濒临绝种的物种,同样需要人类的保护才能继续繁衍,你认为它们存活的机会是一样的吗?我猜想,不太可能一样吧?黑白相间的黑斑蚊虽然长得有点像蚊子界的熊猫,不过早被定义为害虫,万一绝种恐怕大家庆祝都嫌来不及,谁关心黑斑蚊谁神经病,没错吧?

这里表面之下的意思是,我们的好恶、审美、意识形态等等非常私人的感性准绳,其实都在左右我们的理性判断。据网上资料,目前地球上的情况是平均每小时就有一种物种灭绝。在资源有限的现实中,长得不够好看,至少也要长得足够吸引眼球,否则绝种了恐怕环保团体都还没察觉。这应该无关公平、公正,僧多粥少是不争的事实,在自然界求生存本来就很残酷。

目前地球最不缺的物种就是人类,做人因而跟那些濒临绝种的物种应该要采取完全相反的策略,保持低调才是做人的正途。我想说的是,不论是为公还是为私,7亿美元实在数目太大,绝对违反“低调”原则,在今天的时代是不太可能把这笔钱吞下去而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人以为自己有特异功能可以把巨款消化,那实在也算是相当稀有的物种;我们既然找到了这种活宝,难道不是很应该放在笼子里好好加以保护吗?

(摄影:周嘉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