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坏老太太抛下我走了》/张竹林(寄自中国)

相信一般人都会从生老病死的过程看本月主题“健康”,所幸至今收到的稿件针对的都是“病”的环节,其实还真担心有人会针对人生最后的环节来谈长生不老。不过,今天的文章就是谈死亡的。说它完全不切题吗?好像也不完全如此,至少也可以视为对心理健康的一种提醒。文字流露出作者深深的怀念与懊悔,情真意切。在此也请作者节哀!(周嘉惠)
090515 Clement 149
那个坏老太太就在今早抛下我永远的走了。

早上五点闹钟还没响,我就醒来了,我躺着静静等着闹铃响起来,接着我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叠被子、洗脸刷牙,然后出门了。眼睛酸酸的,向着一个方向着魔了一样一路小跑,因为今早我要去送那个坏老太太最后一程,从此我和她就阴阳相隔了。

我总是以为她还像以前那样坚强,我总是以为她还同过去那样硬气,所以在她任性了一番后我跑去义正言辞的指责了她一顿,我忘了其实她早已不是我过往年少岁月里的那个的老太太了,她已经老了,她就是个老小孩,一个需要人哄着的老小孩,就算她做出多么离奇不合理的事情,我也应该无条件的宽容袒护她,就如当年她对我的宽容袒护一样。小时候的我那么喜欢哭,总是喜欢在奶奶家闯一些稀奇古怪的祸,她会骂我,甚至打我,可是她从来没有嫌弃我。现在轮到我来这样照顾她了,可是我这个读了二十几年书的,却没有学会包容,只是自以为是的以为用钱给她买这买那就是对她好了,我没有在她任性完后,跑去安慰她,就像小孩和别人闹别扭了,她知道自己错可她还是希望有人向着她,为她说话话,其实就算她错百分之九十,可还是百分之十肯定是有理的,我只看到了她的错,却不能用那百分之十的对来包容那百分之九十的错,所以她伤心了,她觉得大家都不要她了,她就任性的溜去她的神仙庙了,现在的我后悔的一塌糊涂,可是哪怕我哭得再稀里哗啦,都换不回那个曾经最疼我的老太太了。老太太,你就这样用最后的任性教会了我包容,可是我今后的岁月里再想起您的时候如何能悔过呢?可是我尊重您的任性,哪怕往后我会长长久久的后悔,可是既然您想让我这样,那我就接受吧,因为您是我的老奶奶,您的任性由我来守护。

可是就是这个任性的老太太在过去的八十年的岁月里,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人生路上的磨难就像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一样总是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变化出来,她艰难过、痛苦过,可是她最终还是用她单薄的身躯撑起了一个家,哪怕这个家再穷,可是只要是家的地方,就让人心觉得温暖、有希望。我读小学的时候,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我的奶奶家,每天放学回来,只要远远看到我家大门上挂着一把锁,我就一溜烟的跑向奶奶家,然后在她家做作业,和弟弟妹妹们一起玩,心满意足的吃好饭后就跑到她的炕上,听她讲故事,各种故事什么文革时家里有多穷,什么她小时候怎么在她舅妈还是姨妈家那个大院子里度过少年时光的故事,最喜欢的当然是妖魔鬼怪的故事了。后来上了初中,我一星期去一次,高中,我半个月一次,大学寒暑假才去几次,再后来,我就忙考研、考公,忙忙忙,去看她更少了。去年冬天,奶奶住在三娘家,我像以前一样,跑的比较多了,如果不是那时候我跑去和她聊天,给她讲单位里的趣事,和她一起馋嘴吃东西,给她买她想要的药,现在的我可能更后悔,因为往后我连一点点可堪回忆的资本都没有。今年年初,因为工作上被人算计,所以从那个泥潭中挣脱出来前前后后几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四月我就去看了她两次,有一次还责怪她不听话,谁能想到就那一次竟然成了最后一次,现在的我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呜呼哀哉,长痛不已!

老太太喜欢养花,喜欢吃肉,喜欢唠唠叨叨,但总能蹦出来一两句笑死人不偿命的怪话,可能世上所有的老太太在最后的夕阳岁月里都是这样一副平淡而又透着一丝寂然的样子。我初中时,奶奶住在我家,我拿着她的药问她放到哪个药箱里,老太太耳聋,问了几次都不回答,心里恼了,偷偷飘过一句“老阿奶,药放到哪?”没想到一不留神冒出来了,老太太这次可听清楚了,问我叫她什么,我一边心虚一边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是奶奶啊”;老太太乐不可支地笑我不老实,说她自己可清清楚楚听我叫她“老阿奶”,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可从此老太太只要想起来就逢人打趣我,老了的岁月里,身体的每况愈下可能让她的心里也更加寂寥,儿孙的陪伴,哪怕一句不经意间的笑话,都能让给她寂寞的岁月点缀一两点色彩。只是那时的我不懂,现在的我就懂了吗?不,我不懂,如果我懂的话,我会多去看看她,陪她多说说话,给她买喜欢吃的零食让她放肆的和自己一起胡吃海塞。就如同她当年让我放肆的在她那里说一切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放肆的胡吃海喝我喜欢的吃食,答应着我不切实际的许诺,默默听着我荒诞不经的想法。她是世间千千万万个老太太中的一个,平凡的就像这大西北路拐弯处悄悄挺立着的一株碧桃树,可是她用了她最大的力量去疼爱她的儿孙。这个五月是高原碧桃花盛开的时候,粉粉嫩嫩的、一树一树的,好像这春光怎么也不完似的,可是一不留神,只看见了一地的落花,所以碧桃花语留恨,这个坏老太太就像这个碧桃花一样,在我以为还有大把光阴陪她时,就悄悄跑去做了老神仙。

滴滴答的停停走,匆匆的人仿佛一瞬间,叽叽喳的忙忙乱,一转眼来不及想念,当我正想回头拉你的手时,你说你要变神仙,我说别走太远……

(摄影:Clemen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