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单身必定要跟父母同住?/小猪(马来西亚)


我以为这只是传说。所以当我决定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没想到母亲会有那么大反应——我把珍贵的、重要的东西,暂时用大垃圾袋装着,放在床底下——后来回头再找的时候,两大袋的东西都不见了!原来是母亲把它们都丢掉了!她那时候大概是气上头了,应该没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就统统给扔了!那里头啊,可包括大学时期和朋友之间往来的书信,在国外拍的照片,甚至是我的中学、大学文凭和律师文凭!文凭可以花钱,要学校再发过。但是那些珍贵的书信、明信片、照片,则是花再多钱也找不回来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那么生气。或许,华人的传统,喜欢多代同堂。这多代“同堂”代表从爷爷到孙子、曾孙都得要住在同一屋檐下?已出嫁的女儿没关系,但是凡是男丁,或者是未嫁的女儿都得要一起住?有经济能力的,或许甚至要女婿外孙都和自己一起住?

话说我搬出去的时候,已经是30岁的成年人了。父母亲为什么还要已成年的子女和他们一起住呢?这多没隐私啊!而且“相见好,同住难”这句话是我是举手举脚赞成的!大家的生活习惯不一样,天天见着,多难受啊。母亲有洁癖,一天要吸尘好几次。喜欢清洁本是好事,但是很“醒睡”的我,晚上难得睡着了,半夜却被吸尘机响亮的马达声给吵醒——原来是母亲又看不顺眼哪里多灰尘,所以又在做清洁了。或者是半夜三更突然传来饭香——原来母亲在做饭!那是半夜2、3点!洗衣机不用,却坚持用人手洗一家6口的衣物;明明嘴巴上常常在投诉手指关节有“风”了,却坚持这无谓的“优良传统”。

在东方社会,“孩子”仿佛是属于父母的,是父母的“资产”(或负资产也不一定),所以才会有这种多代同一屋檐下的想法吧? 听说西方的孩子在18岁的时候,很多都会被父母要求搬出去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都这样呢?

摄影:李嘉永(台湾)

我的英语进步史/小猪(马来西亚)


正如其他许多马来西亚人,我会说华语、英语、马来语、广东话,一点点福建话,一点点客家话,但是没有任何一种语言是我敢称之为精通的。这大概是广东话俗语里的‘周身刀,没把利’,即是说身上很多把刀,但没一把是利的。

小学时就读城中一间蛮有名的小学,尤以其语文程度之好而备受家长推崇,大概也是全市其中一间最早实行全日制精英班的小学(长大了才明白,这全日制根本就是懒惰家长要摆脱屁孩的最佳借口)。我是四年级的时候才跳班,进入精英班。本来一天要从早上7点半念书到下午5点,已经是人类的极限了。跳班之后,还要开始用邻国的课本。基本上在上午时段,因为要符合国情,所以用的课本都是本国课本。没记错的话应该大部分课本都是用华语做媒介语,然后一本国文课本,一本英文课本。下午呢,则用邻国课本,都以英语为媒介语,而且用的英语深很多。老师偶尔还会在班上播放英语节目的录影带,说着一些英语笑话。但是那时候的我,因为文化上的差异,还有程度上的巨大差距,一直都领略不到其中的意义。每次听着同学们和老师一起大声笑的时候,就很自然的感觉自己像个傻瓜,很落寞。家里也都没有说英语的习惯,所以英语的程度,就一直局限在考试的合理要求范围之内。日常的英语,可是烂到不行的。

上中学时,通过入学试,竟然也进入精英班的第一班。我不知道是自己真的厉害,还是应试的童鞋们大都很普通,反正就是进了第一班。同样的全日制,说实话很多时候,到下午的时候已经是不省人事了,老师在发言,脑袋都已经无法吸收了。那时候,因为有“优良的传统”,我的英语在班上还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本人是数理白痴,也没有美术或运动细胞,所以考试时都靠语文课来拉高成绩!但是究竟有多厉害?SPM的时候,华文考A,英文则只考了个C3,拿不到A,那时候是感觉很气馁的。因为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英语很不错。后来因为不想在高中统考时再重蹈覆辙,所以就决定去补习英语。补习后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英语还是很烂。

后来高统时,终于英语科顺利拿了个A。5A的成绩,靠的都是语文科,华文、国文、英文都拿A。但是这A到底有多好呢?升上大学时就知道了。因为那时候本地学院开始所谓的双联课程,我觉得他们为了要凑人数,所以要求放得很低。我凭着高统5A的成绩,顺利进入大学一年级,也就是说“省时间,省金钱”,避开了很多人会上的A Level或者是其他国家的大学先修班。说实在这让我很后悔,因为第一个学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简直是白痴。看着课文,欲哭无泪。第一个学期的成绩,当然就是如想象中的很糟糕。幸好后来慢慢比较习惯了,所以成绩也进步了。然后大学第二年,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国的时候。那时候第一次正式面对面,听着教授授课,我连他们说的是什么口音都分不出来!所以,再次的感觉,自己很白痴。当然,在国外的第一个学期的成绩,也是很糟糕。其中一科,考完后还以为会“肥佬”(编按:fail,不及格),回到宿舍大哭了一场。一直到现在偶尔还会发噩梦,梦见自己考试不及格。后来,总算也习惯了教授们的口音,甚至是教学的方式,所以成绩总算还过得去了。

那现在的英语又如何呢?吉隆坡也算是跟国际蛮接轨的,所以大部分时候都需要用英语沟通。一般的口头交谈,书面沟通是没有问题的,看电影时没有中文翻译也没有问题。但是就是一直停留在这一个表面,还没有机会真正看一本莎士比亚写的作品,或者其他英文作者的诗集。

这就是我的英文/英语进步史。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一日两餐》/小猪(马来西亚)


是的,现在的我,一天吃两餐,有时候忙起来,甚至只吃一餐。通常第一餐是在中午12点到2点之间,第二餐则是晚上6点到7点之间。对,我是不吃早餐的。这时候,很多人会跳出来说:“怎么可以不吃早餐?一日之计在于晨,早餐是最重要的!”

各位看官且慢,请先听听我的减肥故事。小女子身高5尺2寸,40岁出头,以一般国际指标而言,我的理想体重应该是50-52公斤。我一直都不大吃零食,也不大爱汽水或有糖饮料。最多是每个星期一片蛋糕或雪糕。但是几年前,体重就持续在增加。我也试过很多种所谓的减肥方法,其中包括吃全食或是没有加工的食品、少吃多餐、准时用餐、多吃水果、早餐吃燕麦“增加饱足感”,甚至上健身房运动。但是这些都无阻我的体重约来越重,去年甚至破纪录,体重最高达60公斤。

千万种减肥方法,可以归类为两大类,其一,改变饮食习惯,其二,运动。但是这其中常常都有很多迷思。在饮食方面,其中最大的一个迷思,是要少吃多餐,并且减少每餐吃的份量。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要知道现代人之所以那么胖,就是因为科技发达,美食随手随时可得,所以大家都吃太多餐了。在美国,一日十餐的人多得是!当然这些也都是严重痴肥的人。 据说因为商家要人们消费,所以不断灌输错误资讯,甚至赞助科学家或医药从业员的“研究”,让人们相信少吃多餐是好的,而且要一直吃,以“让身体的新陈代谢率保持活跃”。

试过了种种的减肥方法之后,我很庆幸,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最佳减肥方法——不需要买什么昂贵的代餐,不需要计算卡路里,甚至可以让你“省钱”!很简单,就像文章开头就告知的,一天两餐。而且这两餐,通常在6-8个小时内用餐。这个概念,英文称为time restricting diet,也有人称之为intermittent fasting。一天24小时,您乐意选择吃1,2,3餐,基本上最重要的是,要限制着1-3餐必定要在6-8个小时内用完。一天24小时,24-6 = 18 小时,就是说让身体可以有18个小时不用(为了消化食物)工作。比如说,昨天我的最后一餐是7点,假设我是18/6(18个小时休息,6个小时用完两餐),那么,我今天的第一餐就落在今天中午1点,第二餐则会落在晚上7点。

这个饮食习惯,让我成功在2个月内减了9公斤。少吃,让头脑常保清醒。少吃,让荷包省下不少。而且,这种饮食习惯,并不需要你一直去计算到底吃进了多少卡路里,基本上你可以每餐都吃到饱(当然,最好还是避开糖和精制食品,因为这些食物只会增加身体的负担)。 而且它很有伸缩性,遇上节庆,我还是会和家人朋友吃喝。节庆过后,我就恢复这种饮食习惯,体重依然可以保持在理想的范围内。

除了饮食外,大多就要靠运动,也就是所谓的增加输出的卡路里。运动固然是好,但是如果要靠运动来减肥的话,那么必须要每天都大量的运动,至少3-4个小时。这对99%的人类来说是一大奢侈活动!

所以到最后最有效的,还是管住自己的口,管住用餐的时间。肥胖不是罪,但是肥胖以后,就会带来种种的慢性病。所以,还是别让自己胖啊!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搜寻Dr Jason Fung,或dietdoctor.com.

摄影:李嘉永(台湾)

《断舍离》/小猪(马来西亚)


趁着周末匆匆搬了家,从一个单身公寓搬到去另一个单身公寓。本来以为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搞定了,结果从决定要搬什么,要丢什么,要留下什么,要留在哪里,到了新的地方又要找适当的地方放置各项带过来的东西,找不到适当地方可以放的则还在想是不是应该丢掉……这过程肯定没广告所说的“拎个包包就入住!”那么简单,简直还真的累坏了。想一想生而为人,在人世间匆匆那么走一回,结果连搬一个小小的公寓,都那么多难舍离。那其他更重要的人事物,就更加不用说了。难怪佛教说,贪嗔痴是三大罪恶。说实在的,还真的感觉自己被这些难断舍离的事物缠身,太不潇洒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年过30以后,终于了解‘光阴似箭’是怎么样的一个滋味。感觉是才刚刚庆祝农历新年,噼里啪啦响彻云霄的烟花才刚升起,然后不知觉地商场里的圣诞歌就来提醒你,一年又到尽头啦!一年,恍如一眨眼。孙悟空翻个筋斗,就十万八千里了,但也不过是佛陀动一动一根手指的距离而已。所以,人间的一年,就那么轻微而已吧?

那么说人生在世几十年,其实也不需要在乎太多吧?问题是,自己还活不到那么潇洒的境界。很多时候还是会为了小事动肝火,为了家事烦心,为了钱财操心。想起看过的一个网红,长着有气质的一张脸,家在山里乡下,有着自己的菜园和小小的农场。山里的生活,煮食依然沿用传统的柴火,用清澈的山水烹调自家种的菜,用山里的竹子做家具,甚至用自家种的棉花来做棉被棉衣!冬天时山里烟雾缭绕,看起来就是仙境,那网红看起来真像神仙姐姐……

我不是神仙姐姐,每天还得为人间的琐事操心烦心。偶尔有个周末可以轻松一下,感觉就很好了。那一天我不再需要为这些事所烦的时候,大概真的是去“做仙”了。想一想,好像也不是什么大的损失,或许还是一种解脱呢。有说道“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凡夫俗子如我,怎么可能重于泰山呢? 但求在世时,比“得过且过”稍微好一点,就心满意足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你要拿奖吗?》/小猪(马来西亚)


前阵子,朋友说有人问他,要不要拿奖?这是个有关企业家的奖。我刚听到这话时,征了一下。拿奖?奖项不是应该颁给有资格的人的吗?如果真有资格,就直接通知你到时候准备领奖啊,为什么那人还要问你“要不要”拿奖?难不成这奖是拿来卖的?果然,朋友说,是的,只要公司符合某些资格,再加上当事人愿意付出某些“报名费、杂费”,就包你有奖拿。

你以为这只是某些渴望攀上富贵的人的玩意儿?我起初也这么认为。可是朋友说,大的奢侈品牌赞助商来了,VVIP也来了。这节目得到名牌奢侈品的赞助,赞助场地、广告、宣传费等等。当晚得奖者分几个不同的级别与分类,得奖者不下数十位。每个人穿戴隆重,有VVIP致词,更少不了香槟美酒。大家互相恭贺,气势高昂,气氛乐也融融。赞助商获得得奖人的注意,得奖者和各单位又可以见报,主办当局老板一晚赚个百万,笑得合不拢嘴,各得其利,“一举多得”。我看着新闻报道,看到那些拿了奖项的“青年才俊”,表情是那么的亢奋、激动,而且他们的团队反应比得奖人还要激烈!我在想或许脸书上已经刷爆他们老板“获奖”的照片了吧?

但是现实社会就是如此,佛也要靠金装吧?尤其是在民智未开的社会,如果你的行业是需要老板常常曝光,有高个人知名度的,而你的老板偏偏既不是“拿督”级人物,也未曾拿过任何奖项,那么这位老板要走的路,一定比别人更困难一些。要建立团队,也比别人辛苦得多。

但是我很庆幸,我的朋友没有接受这个建议。他的公司营业额是符合资格的,但是他不屑选择付钱去换得颁奖。要真的拿奖,就靠真的实力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生命中的良师》/小猪(马来西亚)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机会出现良师。幸运的人,可能遇上几个。

此话怎么说?因为我觉得,父母亲应该可以说是每个人生命中第一位良师。所以大部分人(当然除了很不幸的孤儿)都有机会遇上良师。一般父母亲由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孩子长大成人甚至到孩子都老了,无时无刻都扮演良师这个角色。无他,身为父母亲,教育孩子本来就责无旁贷。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父母,意味着总有人会失去了生命中第一个良师的契机。

假如一个幸运的人,从小就有父母亲的细心教导,套现在的说法,是比很多人都“赢在起跑点”了。再幸运一点的,当学生的时候,会遇上好的老师。

中学时我念文科班。班导师是个我不会怀念的老师。那时候学校有个规矩,要每个学生写日记,每个星期交给班导师批阅一次。碰上父母亲极度不和的时候,我尝试过将心事写在日记里。那时候盼望的是那一点点关心吧?但是老师一点反应都没有。之后我都没有再写过些什么真实的事了,就只是风花雪月,乱编故事敷衍了事。老师批下来的,永远是那个不会改变的红色的勾……

所以那时候特别羡慕理科班的同学。他们比我们叛逆上千倍,但是偏偏很幸运,让他们碰上了好的老师们。循循善诱,爱心满满,看着他们的班导师,再看看自己的,那大概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好不公平啊!

到为生活打拼的阶段,如果不被人陷害已经是好事。如果出现愿意无私教导你的上司同事,那真的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庆幸我在高中时,还是遇上了一位好的临教。一直到今天他还是我的良师甚至益友。在创业的阶段,也遇上很好的伙伴,避开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有没有可能,某个人的生命里从来都不曾出现过良师?有幸运的人,就自然有不幸运的。话说回头,有没有良师出现,也要看自己有没有付出,或者愿不愿意乖乖受教。有些人,不管你多愿意帮忙,他们就是有那个能耐,让人最终退避三舍。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脸书毒》/小猪(马来西亚)


刚刚滑一下手机,通过脸书,和喜欢园艺的朋友们聊了一下。然后又到提倡零垃圾的团体里八卦一下,再看一看绿拿铁的组群有什么新心得。接着看看其他个人的帖子,远在英国的亲戚,刚吃了几个新鲜的生蚝。在香港的朋友,儿子就读中学了啊。在澳洲的朋友,带着3个孩子亲近大自然。在世界各地的朋友(除了中国吧),都可以通过脸书联系上。这是我最喜欢脸书的地方。

很多人大概都和我一样,基本上每一天都会看脸书,就像是吃喝拉撒一样平常不过的生活习惯。脸书好吗? 或者坏吗?可以说通过脸书,除了和朋友保持联络,用户也可以通过它来学习各种知识。例如我自己就认识了一班有共通兴趣的朋友,向他们学习园艺,后来终于踏出第一步在家种植一些蔬菜,才可以有现在的无农药新鲜蔬菜可以享用。又或者透过零垃圾团体,学习如何从根本上环保,我觉得这些都是有益的。

当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资讯泛滥,从脸书,再连载到其他管道,一个不小心,几个小时就耗尽了。有些人简直把脸书当成是日记,把每天发生的事,都记录在脸书。许多人也爱在社交媒体晒幸福、晒恩爱、晒财富,赚“Like”,但是有几个网友是会真正关心你的呢?有些人甚至因为朋友没有“Like”他的帖子,而友情生变。我觉得这真的是有违脸书的初衷啊。

突然想起,刚刚看过的贺年片“大大挞“,胖妹变正妹后,为了拼“全民女神”,所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脸书上Live自己的生活片段。为了拼Like, 拼人气,女神竭尽所能要满足每一个粉丝的要求。但是啊,岂能尽如人意? 批评接踵而来,压力也随之而来。女神终于都崩溃了。

话说脸书已经算是‘落后’的社交媒体了。它是属于90后的生活一部分。但是千禧年过后的宝贝们,手机里有的社交媒体多不胜数,但是就是没有脸书。所以如果你和别人说,“有脸书吗?”, 别人大概就能知道你的年龄了啊!

摄影:林明辉(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