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村故事/客家妹(马来西亚)

新村茶餐室是个有趣的地方,你若认识几个关键人物就能得知村里的大小事。

住在第五巷的大叔是个老实人,问他关于“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他说: “退一步?年轻的我就会退,现在要我退一步,别想得那么美!以前的人讲信用,有德有义气。现在的人价值观不如从前,是非不分,对错轻重也不会分。人情世故是什么?他们眼中只有自己。你退一步,他向前十步,把你吃了你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对别人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做人要戴眼视人,不要轻信于人,这社会只会越来越糟糕。”

一位老爷爷喝着他最喜欢的teh接着说:“希盟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是退一步求乞的例子,这群政客收起了自己反对的声音,模糊了自己的反对立场,让选民摸不着头看不明白这群人的智慧光环都跑去哪里了。当初为了反跳槽法令而退一步的希盟,如今被忽悠,法令一拖再拖都没能如期通过。退一步换来什么?你的妥协换来了民主退步,马来西亚政治退步了十年!”

那卖马票的安娣又在大声地说她侄女离婚的事,我的注意力瞬间转了频道。安娣说:“她前夫劝她面对现实放弃争取抚养权,孩子跟着爸爸会比较好。可怜的侄女每天都在哭说自己没在孩子的身旁陪他们长大,她不算是个母亲。她也不相信前夫会比她更适合成为孩子的监护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那么轻易放弃抚养权的,即使她知道她的赢面比较小。若退一步,她最怕是孩子不理解,孩子会觉得妈妈不爱他不要他。不管结果如何,即使倾家荡产,问人借钱打官司,她就是要尽全力去争取。”

我突然想起多年前遇到一个很奇怪的同事,特别喜欢批评我的专业。我不是听不下批评的人,但这家伙的论点是鸡蛋里挑骨头,听得多就知道她是纯粹不喜欢你而找茬的。其他同事问我得罪她什么,我想应该是我拒绝了她送的礼物,一份传说中“我送你礼物,你不帮我咩?”的礼物。我自认没有处理得让她难堪,也觉得自己处理得很专业。她一开始是以电邮方式评论我的工作,我都会很专业地回应她的问题,甚至也请了决定方出来应付和解答她的疑惑。

或许邮件攻击对我毫无伤害,她把战场搬上whatsapp群里,群里的同事也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和他们不同部门的我会成了她的箭靶。可惜她又选错战场了,她每次在群里发表的意见都无人回应,我更加不回应,无视她的存在是我的战略,就算我心里气到半死也要显得无动于衷。她要发癫就让她癫个够吧,有些战场是可以不用进退的。

爸常说处事遇到该进的时候还是要全力以赴,不要怠慢也不要放弃。凡事以和为贵,退一步海阔天空。很多事都需要找个平衡点,我们也不能时常妥协,一旦被欺负被伤害的时候还是要勇敢站出来反抗。

我问:“有例外吗?”

爸毫不犹豫地说:“有,我老婆。Your mum is always right!”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最好的和最合适的/林高树(马来西亚)

大马之光/客家妹(马来西亚)

最近“大马之光”的字眼出现得太频繁了,多得有点像大马的拿督头衔,总在你左右。

在辩论的世界里,词汇的定义决定课题的内容和论点方向。“大马之光”的大马无疑被定义成马来西亚。而“光”可以是光荣或光芒。前者可谓是马来西亚的骄傲,后者可比喻为光芒四射,一个有如星星般耀眼的马国代表。

以大马之光为关键词,谷歌搜索第一页就能搜出不同主题的文章。能被关注的,无疑都是星星。可是如果要说这些星星都是大马的光荣与骄傲,你认同吗?

我们来看看以下搜索结果: 1.大马之光!NASA副首席技术专家来自麻坡。2.大马之光!Serene林宣妤、Alvin钟瑾桦入围全球百大美女。 3.大马之光!原来这10位世界级的‘成功人士’都来自大马!而且还扬名海外各地!4.(金马奖2020)大马之光!张吉安获“最佳新导演”。5.凭瓦煲鸡饭红豆冰大马之光膺英顶级厨师。

这些文章主要是想让我们知道谁是大马的星星,有些也有在引导读者为这些明亮之星而感到骄傲。我是想不明白,有些所谓大马之光的成就和我有什么关系?试想想别人家的孩子考第一名的时候,身为同班同学的你或其家长会感到光荣和骄傲吗?有些人不做比较不羡慕都难了,更何况这些跟我们素未谋面而且上榜国际舞台的星星。我们干什么和别人扯上关系,好像很熟的样子?所谓的荣耀应该只属于他和他的家人,毕竟人家光宗耀祖跟你压根儿一点关系都没有。

同样的,人家姑娘入围全球百大美女,怎么又是件大马人应该光荣的事呢? 难道这证明了马来西亚靓女多? 虽然这是事实,但哪出没美女? 躲在山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美女多得是你不知道也不认识的。

第三和第四项的搜索结果说的是海外成功的大马人。这里面还提到一位七岁就跟着家人移民到澳洲的导演。生于大马,自小就受外国教育,也在国外发展。我努力地链接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我们要觉得光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吃nasi lemak 长大的,不管他七岁以后去到哪里,他的成就和nasi lemak脱不了关系。

朋友们,是不是觉得这些文章越来越扯淡了?这些都是虚荣心作祟。就是要占人便宜,往自己的脸贴金。

仔细想想,其实这些海外成功人士的故事揭开了事实的另一面。本地的确有人才和精英,但我国政府只忙着权力分配,无暇文化建设。教育制度糊里糊涂,不思进取,每况愈下。有能力的人为求更好的教育水平和事业发展,都跑去国外给人家贡献GDP了。

在影视业里,本国有许多有潜质的电影和艺人。能够扬名海外的无疑是大马之光,可是也有许多并没有被国家肯定的作品。有些本土作品甚至是国外投资,国外取景的,用的也是国外艺人。对于在本地无法展示拳脚,也未能更好地传播国家文化的作品,即使导演生于马来西亚又如何?或许他们的成就能鼓励新一代的年轻人追梦。同时,他们也看到了现实的残酷;在这里前途坎坷。

让我觉得实至名归的大马之光,其实应该要像第五项的模样:“凭瓦煲鸡饭红豆冰大马之光膺英顶级厨师 。”

能让大马美食传播到国外,让更多人认识还被肯定。这道光,我觉得合理。

国家培养的运动员取得好成绩,我觉得这也是名副其实的大马之光。毕竟这是国家与人民培养出来的精英。而且是国家非常重视的事业,赢了个冠军还会有个公假。

讽刺了那么多项的大马之光,其实只希望内容企划者可以更有内涵,大马之光的标准不要设得那么低,真正的荣耀是有正面的影响力的。一个人或一个团队的成功是否带动了国家的文化与经济发展才是更应该让我们去反思的, 不要过度地渲染一个课题去滋养那不值钱而容易被利用的虚荣心。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好好色恶恶臭/刘明星(马来西亚)

鸿沟/客家妹(马来西亚)

我很庆幸自己生于80年代,虽然没有像父母那样拥有攀山涉水多姿多彩的童年,至少我也住过板屋,用过井水,由于交通不发达得要步行和乘搭那迟迟不来的公交。比较现在的孩子,他们有多幸福呀!可他们会说:“我们也很辛苦!”我想长辈的脑里应该会出现“你的辛苦算得了什么?”这一行字。

除了晚辈与长辈之间有代沟之说,当我无法和某人沟通,无法理解和接受对方思想和价值观的时候,对我来说,那也是代沟,而且是鸿沟。

比如那些打着“没有拆散不了的家庭”口号,光明正大开“小三培训班”的人是怎么一回事?以前的小三大多数都是被藏的,现在的小三会自己走出来明抢明呛。理直气壮地说男人出轨不是因为她们的出现,而是作为妻子的失责。她们挽救了男人的灵魂,她们才是最应该留在男人身旁,原配请让步。说真的,我真的不能理解她们那毫无罪恶感的逻辑。

也许我眼红人家生活得太好,我就是瞧不起那些“过度”有意和不小心炫富的人。古人说财不外露,但有些人就是怕你不知道,仿佛这些都是衡量他成就的证明。对了,的确有些人会用这段子让你觉得他们的事业红红火火,你若想和他们一样成功,欢迎加入他们的团队,包你赚!

现代的人应该不善于面对面沟通,有事情就往社交媒体上Po:“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很累。”“我的心就如天空的乌云般黑。”等,简单一句子没阐述来龙去脉自然会有人在下方留言:“你怎么啦?”“你还好吗?”等等。当事人有没有私信回复我不知道,但这种方式得来的安慰很疗愈吗?或许我还能理解有些人确实需要这种方式来强化存在感,但我肯定受不了“图不达意”的内容。对,就是那些图片是美美或性感的自拍照,图文却写着“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虽然我懂她们的用意,但我不理解其中的意义。

我曾经看过有人把死者的照片Po在社交媒体上阐述自己对死者的爱与不舍。我说的是死者的照片,不是死者生前的照片,也不是灵堂的照片。我并不是要对死者无礼,但我看了一眼那照片就心里不舒服。要分享心情故事也不需要那么大尺度吧,就算是在真正的葬礼里,至少我是那个需要心理准备才有勇气走近棺木瞻仰逝者遗容的人。

代沟这事不管是对谁或在哪个时候都存在的,但它所引起的冲突,矛盾和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大家都是互相学习的对象,只要你意识到差异和对错,肯改肯调整自己就没问题了。最怕是遇上不自知及秉持着you only live once座右铭任性做自己的人。我们是群体生活的生物,做自己不是不行,但还是要顾虑下大环境里的人,公共意识还是很重要的。

时下的服务质量/客家妹(马来西亚)

如今一机在手,找个帮手很容易,上网搜一搜就有多个平台可供用户选择做比较。点击客户评论,看看此商家是否可靠。

嗯,这家似乎不错。大多数的客户都给5颗星,而且也留下好评。好吧,就这家!

他们的服务还算不错。让我刮目想看的是他们的领队,竟然在收工前花了五分钟时间,坚持要我在他家公司的留言板上打5星写好评。我尝试打4星的时候,他还给我一幅“给5个吧!”的样子,确保我留下的都是好的。我还笑他公司“家教”很严,分内事办完了还要确保用户给一流的回馈。

事毕,一股荒凉的感觉扫进心里。“原来他家那么多好评是这样来的!我怎么觉得有点被点评骗的感觉?”可是我能怎么办呢?客户点评是唯一的参考,可以说服客户留言,他们的服务应该是大众可接受的。只是过多的5星和好评会让我怀疑人生,是大众的要求变低了,还是自己变挑剔了?

我身边的长辈常抱怨一代不如一代,比起他们那一代人的处事态度和工作质量,那是天渊之别。偷工减料,里外不一的服务比比皆是。时下有许多让人生气的打工仔,只管上班打卡,工作有做就好,做得好不好看心情。要不然就是知少少扮代表,不够技术又不够经验,只求客户收货付钱,搞定这次交易就好,有没有回头光顾的客户,他们不在乎。事后会不会自修改进?谁知道当下那么自爱和积极的人还有多少?让你遇到不负责任的他们,你会气吗?

我们对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可是城市人的闲暇时间也越来越少。有多少人成为了生活白痴?多的是不动手的大忙人和有钱人,“请专业的人来弄就好啦!”一个简单的修理,起码也要一蓝二红的大钞票,而且还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带刀来“砍”。

我觉得有些基本的修理工作还是学起来的好,毕竟钱难赚,浑水摸鱼的“专家”多的是。我们既然生活在通讯发达的时代里,只要花点时间做功课,就算不动手或许也能减少遇到不负责任的商家,避免被忽悠做了猪头也不知道的情况,知多点才能保障自己多一点。

好久不见/客家妹(马来西亚)

社交软件弹出一则信息:“嗨,你好吗?好久不见。”真的好久不见了,自从毕业以后就没联络,朋友你是否别来无恙呀?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看到类似的信息,我第一反应往往是想对方的户口是不是被黑了?发信息的是不是本人?我虽然很开心失联多年后的“相遇”,但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念头始终挥散不去。

可能人长大了,单纯和简单也远离了。同样的事放在十多年前的话,我想我会很感谢科技把我们的距离拉近。现在大家都忙碌着生活,如果不是以前交情有点分量或彼此非常投契的话,日后的友谊何以继续,何以永固?

当然扩大社交圈子,多结交朋友,交流生活经验是有益的。有缘的话,说不定这次的重逢彼此可以成为一直到老的好朋友。可惜现实是残酷的,理想的老朋友是少之又少,有些“老朋友”的出现可能会让我们为难尴尬。

“我结婚了,想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当然替你高兴,但参加你婚礼的朋友有我认识熟悉的吗?宴会两三个小时,我不想尬坐在那里,也不想人不到利是到这样来表示我给新人的祝贺。老实说,你若没想起我也没关系。我觉得我在你脸书里点个赞或寄上congratulations的祝语可能更真诚些。

“我遇到困难……,你是否方便……? ”这是我最为难的对话。不接下去问“你怎么了?”又觉得自己无情无义,接下去问你大概也知道诉求的内容和对话的发展。我知道大家都为了生活,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想成为那个“有事”才会想起老朋友的那种人?

要是没有一定交情和基础,在你有事的时候我怎么会挺身而出?朋友有事,我不会袖手旁观。但老同学/老朋友,咱们多年没联系,有的就只有社交媒体的friend list,和那随机显示的朋友状态。我们可能连你我最基本的从事行业也只是一知半解。其实你的诉求对我来说有点像慈善机构筹款活动的提案,内涵身份、目标和方案。还有最关键的问题:“请问你愿意贡献一点吗?”

做慈善汇款前,我习惯做点功课了解受款机构的背景,看看是否可靠。感谢科技的发达简化了收集资料的工作,也让某些事原形毕露。有些老朋友的诉求是有内幕的,越是发掘,你会发现人到山穷水尽时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我想我的确对失联再联又有诉求的老朋友是冷漠无情高度戒备的。说我太计较也好,现实也罢,在我对对方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我不想好心做坏事。

说到底,个人信誉是非常重要的。我相信如果事情是真的,失联已久的朋友仍然会出点力帮忙。毕竟相识一场,我也希望你过得好。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转机
  • 上一篇文章链接:转机/耳东风(马来西亚)

爸爸的避风港/客家妹(马来西亚)

“我女儿不理我了。”因为在外地日夜颠倒地工作,大哥有几天没和女儿通视频电话了。终于联络上,几岁大的小女儿对爸爸却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大哥的心情如何,连还没当妈的我也觉得难过。

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小朋友的不理不睬,撒娇和发小脾气的举动还真像打情骂悄的小情人。我记得自己也有这些小动作;某年我“刻意”生气我老爸没和我过生日。

为什么说“刻意”?大人说:“小孩子不要看那么多电视,会看坏人的(会学坏)。”我这一幕“生气”正是有样学样的,其实心里也没有觉得很难过,很失望或受伤害,就只是觉得我好像应该要这么反应。别问我后来怎么了,我忘了。但回想那一天,感觉很好笑。那是戏精上身,演了一整天臭脸。

《给爸爸的信》这电影我很喜欢,因为我也爱给爸妈写信。除了肉麻的“情信”,我写过投诉和批评信,因为太长篇大论了,不能用说的方式。那我的投诉和批评受理了吗?好像没有。我爸妈不善于写字,所以绝对没有回信也没提起过,我的投诉和批评信只是一个让我发泄的工具而已。我这些小动作是让爸爸妈妈笑话了,还是受伤了?或许我还小童颜无忌,他们应该会不当一回事。

当时的我还真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所面对的压力,更不懂得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情。现在长大了,回顾这些点滴,才理解长辈以前的心情,努力和心酸。

爸爸以前也在外地打工,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两三天后又要出门了。知道爸爸回家,我们有时候会准备小礼物放在客厅,等他一回家就可以看到。爸爸要回去工作岗位的时候,我们会一起送他到火车总站,看他那天买的铺位好不好。Kiss Hug Goodbye是我们的习惯,因为不舍,哪怕大庭广众也要多点拥抱送温暖。

前几天我问爸,在他决定回国打拼的时候会不舍得在国外的工作吗?爸说没有,在那里他一点都不快乐。

我突然想起那几年他周末一放工就会搭长途巴士回家,三更半夜拖着疲惫的身子越过大马路旁的草场,背着行李一步一步地走回家的日子。那时候我看不到爸爸那思念家的心情有多么的深,也不知道在外地打工的他心有多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日子,辛苦以外伴着许多对家人的思念。回家成了他的动力,我们就是他的充电宝,多远多累也要回家。

有人问我,公司要你去外地工作两三年,你去吗?

如果我是刚出茅庐的小伙子,也许会。现在到了适婚年龄,加上我爸妈这个年纪……,不了。让你拥有了你想要的财富和理想,你真的会快乐吗?至少对我来说,和家人共处的时间更珍贵。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一起生活的时间是随着我们的年龄一天比一天少的,时间过去就追不回来,今天能聚就很美好了。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字链接:不能靠牙仙子发达/周嘉惠(马来西亚)

遗憾记事本/客家妹(马来西亚)

写文章前好像没什么特别遗憾的事,满脑子还是工作上的deadline,明晚煮什么,这个周末干什么等等。现在因为这篇文章,我翻出装在脑袋里头的陈年旧事,看看有没有不满意、不甘心、后悔、无法改变的遗憾事件,突然心头好像冒出了遗憾泡泡。看来,遗憾这事是自找的烦恼。

首先回想的是我的念书时代。

我最近和中学生聊天的时候很喜欢问这个问题:“你试过逃学吗?”乖乖说没有的话,我就会说:“好学生也要试一下,不然会后悔哦!”

我虽然不是逃学威龙,但我念书的时候也皮过。老师课堂前面讲课,我在后面磕瓜子,还溜去食堂买炸鸡(有时还带头团购),趁老师面向白板的时候就快嚼两口。这些破事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趣,我的学生时期确实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事。唯一,可能是念书时候太认真了,错过了自己那部“那些年”的偶像剧。我看同学的“偶像剧”,一部接一部地上演,而自己却像演了少林皮和尚传。虽然偶像剧看太多无益,但能为生活带来些色彩。可惜了……。

毕业后踏入社会打工的十多年前vs今天。

老实说,工作的事可以不记得不回想就尽量不提不想。除了摄取到的经验和教训,烦心的事能不冒出来,就让它一直沉底吧!我确实遗憾这么多年来没给自己管好时间,给自己更多时间做工作以外的事。或许我今天的小成是这个遗憾换来的,可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应该到头了,健康和快乐应该是我更需要追求的。

接下来,谈家人。

最近搬出来住以后才开始体会什么叫想家。因为不在同个屋檐下,能聚的时间变得格外珍贵。以前周末陪男友,现在周末想陪家人。大小姐的脾气也好像比之前好了,耐心也更多了。因为时间过得真的真的很快,爸妈的脸要多看几眼。不管自己年纪多大,我都要成为爸妈的小棉袄,尽量把可能遗憾的时刻变成幸福的回忆。

我想无论如何,我们总会有遗憾。尤其得空的时候回想起当年的懵懂和无知而错失的事,遗憾某个时间点没尽完最大的努力和坚持,遗憾当时不够勇气去改变等等。除了对家人的感情,我觉得其他事可以让它在脑里闪过不加追亿,尤其伤感伤肝的事。反正事实改变不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要是活在当下够忙够充实的话,遗憾这感觉是不会冒出来的。与其花时间遗憾过去点滴,不如现在行动把事情做好减少未来回顾这一刻而叹息。

突然觉得,有时候记性不好也是件好事。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说遗憾/周丽雯(澳洲)

猪队友很笨吗?/客家妹(马来西亚)

人一般会用“猪”作为形容词,和懒,脏,笨划上等号。那猪队友自然就符合了以上的特征。

猪队友这封号通常是吃瓜群众或猪队友的队友给起的。团队里出现了没有付出努力又不认真配合的人,被封“猪队友”当然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只怕对方确实努力过却没能成功,最后被迫成为作战队友抒通心中不快和失落感的可怜猪。试问有谁会立志要当那坨老鼠屎,让人白眼的猪队友?谁也不想任务失败,一旦事与愿违,他们应该才是最伤心的。大家何必雪上加霜?

如果生在这个可怜没人爱的团队里,你的努力没被看见,得不到谅解,没有安慰也没有鼓励的话……,朋友,真的没办法,这世界就是如此残忍。人总需要有抒发不愉快的出口,“猪队友”这名称扛一下没关系,不要一直认为自己“猪”打击自己就好了。

我们一般会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事物,有些有心人会把行迹古怪的人称为怪胎,把认真的人看成“破坏市场”的敌人,把自信的人说成傲慢。这种歧视像个烟雾弹,似乎有强化自己华丽存在的意义。客观一点,这种猪队友的存在只是让你不舒服,不代表对事情没帮助,对世界没贡献。

其实在一个健康的团队里需要不一样的元素,大家经过碰撞和磨和才会有创新和突破。可能团队里会出现不能互相配合,很难沟通,很难迎领的人。在大伙的嘴里,他可能是大家说的猪队友,但有没有想过,或许真正的猪就是那个领头羊呢?

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个人都各有所长,而且性格各不相同。所谓无法调动,无法差遣的猪队员,他们的脾气可能很不一般。是否因为队长还没掌握应付这些队员的技巧,才得如此一盘散沙呢?

有没有听过这种对白:“我谁都不服,只服你!”,“我谁都不听,只听你的!”

不要说人家没贡献,有专家指出猪是高智商的动物,甚至高于狗堪比大猩猩。你以为猪很笨吗?猪队友可能就像游戏机里的boss,有本事,打赢我啊!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谁才是猪队友?/零会穷(马来西亚)

7月31日贴文二之二:At least I tried/客家妹(马来西亚)

记得刚升上中六的几周,学校辅导室派了两个代表给我们上了一节“升学说明会”。内容大纲:“你们应该也看过报纸或听说即使成绩很好的考生也没能如愿升进自己想要的大学,甚至想修的科系。升中六考取马来西亚高等教育文凭,意味着你买了一张未知能到达目的地的车票。即使你能力很强,结果也需要靠运气。没选择乘搭这班车的人可能在你半途被迫下车的时候,已经在目的地走上一段路了。而不幸的你被迫要在他们的后头开启新的旅程,一个你今天其实就可以决定直通目的地的旅程。要知道考进本地大学是场你不能主宰的战事,趁现在还有时间,你们是否考虑清楚要花两年的时间去争取这张可能会是一场空或不如意的车票。”

辅导会完毕,我看到同学头上出现了朵朵的乌云。他们不是辅导员吗?怎么说的内容让人那么沮丧?我和同学交换了眼神,大剌剌地说:“即使上不了本地大学,这两年也不是白过的。总会有收获。”面对经济的现实,我愿意赌上这两年的时间。成功与否交给命运,至少我拼过,尝试过。

“至少我尝试过就不后悔”一直是推动我去突破障碍的动力。觉得对就行动吧,即使可能被他人否定或面对失败,至少我尝试过,尽力了就对得起自己。我相信凡事无绝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也许因为这个尝试我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呢?

最近看的一部剧里有这么一段情景:一个患了极恶脑瘤的脑科医生拒绝就医,因为经验和专业告诉他种种续命方案都是危险和徒劳的。而他身边的好友却倾尽所能,为他找出种种的方案。脑科医生不断地拒绝和推翻所有提案,其中有段很有意思的对话:“虽然你已经接受自己很快就死的事实,但你身边有人还没有准备好。”

尤其是面对生命,就算机会是多么渺茫,我们仍然希望奇迹会发生。或许在生活某些时刻里,不仅要给自己打气,我们也需要给予他人能够尽力和尝试的机会。不分你我,让他们为我们的事也能说“at least i tried”这句话,让心过得去,无憾无悔。

摄影:周丽雯(澳洲)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光阴似箭/练鱼(马来西亚)

爱拼才会赢/客家妹(马来西亚)

“我老板很懒,又什么都不会,最会就是把事情丢给我做。”做臣子的心难免会唠叨地在想,大老板是不是盲的,他的主管有那么好吗?还是这小老板太会做戏了,完美掩盖了自己的不足?

“他又固执,脾气又暴躁,只有他老婆制得了他!”我想这主人公和他老婆是最强搭档,有真爱呀!有些燥得连老婆都跑了。

同是人但不同命,这些人的好事为什么没给我遇上?是他们命生得比较好吗?还是我没看到他们闪光发亮的地方?

有句歌词是这样写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说的是行动,拼才是关键!有谁会否认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甚至有句潮语这样说:“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

可事实告诉我们有时候穷拼也是没用的,需要方法,方法对了才能事半功倍。当然还是会有人说:“我也用一样的方法啊!但没用。”看来“爱拼才会赢”不灵验,对症下药也未必可以,那剩下的“人为”可能才是关键。

我们都爱往舒适圈里去,结交臭味相投的朋友,穿我们喜欢的衣服饰物,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自己喜欢的地方……。总之我们的兴趣和性格间接地决定了我们的气质、人缘、机遇和运气。要知道气质可以培养,人缘可以改善,机遇和运气会随之而来。

很多事情的发生不是命运的安排,而是我们自己在生活里的选择堆砌而成。虽然有人说天性难改,我不否认,但不代表我们不能做与自己性格不符的事。我们的信仰、知识和欲望可以促使我们改变自己的行为。

市面上每年都有不同的出版社、专家和达人发表许多励志和软技能的参考书籍,教我们怎么跳出舒适圈、克服困难、战胜自己等等。看来除了要增加技能,也有许多要和本性对着抗的读者,试图从这些书籍里找些启示来克服生活中的难题,让自己和生活越来越美丽和舒适。

“我没那种命啊,遇不上那种人那种事,我没那机会。”这是给气馁和绝望的人说的。我们改不了性格,但我们可以调整心态,也可以学习要怎么做才能改善人缘,制造机会。跳出舒适圈并不是要埋没自己的天性,有些条件还是必须要学起来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在生命还没结束前,我们都还能选择。

也许所谓的“拼”,不是只有劳力和毅力,也包括了个人的蜕变。即使真有命中注定一说,我也要拼一拼才甘心。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跌落神壇/杨晓红(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