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代沟/土灰狼(马来西亚)

和母亲渐行渐远的日子,已经到了。

昨晚得知,继父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伯’)去世了。丧礼会在老家马六甲举行。当时我心里想,母亲不知道会不会出席丧礼?在正常情理上来说,她当然应该出席。丈夫的哥哥死了,没特别原因的话,当然是应该出席丧礼啊!顺便照顾老公,安抚他的情绪吧?那为什么我脑海会出现这个疑问呢?因为我母亲不是一般人。大伯的孩子们早知道患病的父亲将不久人世,本来就安排了在月尾让大伯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来个大合照。但是因为大伯的病情恶化的很快,所以叔叔阿姨们(包括继父和母亲)已经在一个星期前提前和大伯一家拍了全体照留念。

果然,今天母亲打电话给我,叫我不用出席丧礼。她自己也不会出席,因为“上个星期才见了他最后一面”。我听了她的话,无语。让我更加生气的是,她转头就跟我妹妹说,我也不会出席丧礼。自己无礼,还要拖别人下水?!

那边厢,继父打算明天就回马六甲。母亲却问他,为什么这么赶着回?过一天再回吧。大伯的出殡仪式,安排在大后天,继父已经归心似箭。大伯在他小时候,和许多家庭的长男一样,做工帮忙家计。而且是手足啊!我不知道这些话母亲是怎么说得出口的。

母亲的性格很怪。很多的行径,仿佛是要把自己表达的和别人不一样。她爱说什么“阎罗王要你三更死,谁人可留到五更”,“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她连自己的亲姐和亲妹的出殡仪式都缺席了。所以,在和她住同一屋檐下的妹妹一家3口确诊冠病,怕感染到她和继父而隔离在房间的时候,她大剌剌的打开他们的房门,不戴口罩,并且用他们的餐具吃他们的食物……

她仿佛放弃了生命,每天就是吃喝拉撒,看电视。最近这一年变本加厉,变得超级懒惰。退休在家却不煮饭,不动一根手指做家务。甚至继父从外打包食物回来,连垃圾都是继父倒的。溺爱,大概就是我继父对母亲的态度。

之前我还尝试过对她“晓以大义”,要她运动,要她多出外走动,见见朋友。无奈,这些话都如同针掉落大海。到最后我才发现,她压根儿不想改变。如果我坚持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她,受伤害的反而是我自己。罢了,这是她的人生。套她自己的话,她退休了,退了下来,就只是想悠闲一点过日子。但是“悠闲”和“懒惰”是有分别的。和她同住的我的妹妹,当然更无奈。每每向我投诉的时候,我只是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有一天,当大家不再关心你,不再主动和你说话的时候,那就不再只是“代沟”一词那么简单的原因了。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偶像代沟/公羊(马来西亚)

家有蛮母/土灰狼(马来西亚)

我的母亲不是一般的野蛮。怎么说?吃饭时为了卫生,大家都乐于用公筷,但是她就偏偏不用,把刚刚塞进嘴巴的一双筷子再去夹其他菜肴。让她为了出点汗,晚饭后邀她在家附近走走散步,她对着电视机,看也不看我,答道:“我很忙”。带她出外用餐,10餐里有9餐是把别人批评得一文不值。后来我们都不再带她去新的餐馆了,尝试新菜式了。因为她可以当着餐馆经理面前大声批评别人的菜肴,同桌的我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其他客户投来的奇异眼光……。

邀她一同出去走走,她不要。那好吧,你就留在家里吧。可偏偏在我们出外之后,她会一直“夺命追魂”似的打电话来问,你们在哪里?在干什么?在吃什么?几点回来?小孩要读书,早点回来。一次外出,她可以拨超过10通电话给我们,看到她的电话号码,我都麻痹了。

她常常说担心外孙书读不好。讲是很容易的,行动起来吧!有做些什么行动帮助他吗?没有。她自己大概好多年都不曾翻过一页书了吧?报纸也没看。天天就是对着电视,她的维他命就是垃圾电视剧。

最近和她住同一屋檐下的我的妹妹和孩子们中了冠病。母亲不愿意做测试,也不愿意接受家人的建议,搬出去酒店暂住几天以策安全。这还没关系。她仿佛忘了她的老公是糖尿病患者,如果传了给他,风险是高很多倍的。但是他两老都不愿意搬出去住。好吧!她的老公至少还乖乖戴上口罩,不接触隔离在房间的我的妹妹三口。但是我的母亲,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竟然不戴口罩进入他们的房间,看着我老妹的食物,竟然还用老妹的叉子吃了起来。

隔了一天后,预料之中她说自己感到不舒服了。那么就检测吧。每天只管看电视的她,不知道该怎么用测试剂,因为她一直以来都不屑用,不屑学。超重加上有三高,还曾经动过小的心脏手术,65岁的她竟然觉得自己抵抗力很好,让她用插鼻子的测试剂,她不会用,就不用了。

“家”的概念是什么?我明白以前的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至少他们会以行动表达他们的爱。但是今时今日的我的母亲,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整个农历新年,她连煲个汤都没有,一粒白米饭都没有。回到家是没有丝毫温暖可言的,就看电视吧。

对着这样的母亲,“野蛮”这词已经不足以形容她,我心灰意冷了。子女孝顺父母,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前提是,父母是值得孝顺的。不要再拿自己的热脸贴冷屁股了,不要再问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母亲是这个样子的”,不要再期许什么,不要再尝试改变她,不要再以为她会改变。因为她根本不觉得她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问题,她对人处事的方式有什么不妥。那就这样吧,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也知道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不要再让自己受伤害了。

后记:看到这篇文章,觉得我的母亲有心理病的人,请别劝了。我们都知道她有病,她自己也知道。但是你帮她邀约跟进看医生的时候,她一直爽约。三不五时的投诉这里痛那里痛,可是不愿意改变生活习惯,饮食习惯。那好吧,就这样吧。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人民的责任/驴子(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