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先父–卓太阳》/卓振郎(马来西亚)

在清朝没落和列强进入中国的时代,老百姓活在水深火热,生不如死的悲惨日子,常常被卖猪仔到异国。这情况和今日叙利亚或北非难民离乡背井到欧洲想找个居安之所雷同。祖父卓潘水当时搬迁的目的地是南洋。来到这里,除了养活自己,大伙们各自努力赚更多钱寄回乡,希望家里过得比较宽裕。日子久了,新房也有能力建了!正所谓树大招风,新屋招人眼红,邻村人借口说风水给新屋挡了而要来找麻烦。由于男丁大都下了南洋,与邻村频频发生械斗都吃大亏!父亲说有一次,祖母抱着二姑要参加对抗,幸好,大姑拉着不放,祖母才出不了门–如果拉不住,很可能祖母就回不来了,也就没有机会下南洋。如此一来,就不会有父亲,更不会有我们了!械斗消息很快传到南洋,大伙们马上放下工作,赶回家乡声援,一到大陆,买了好多好多的枪!当赶到家园时,邻村的人早已收到大枪队快杀到的风声,逃离得一干二净,不知去向。几年后,祖父带着祖母、九岁的大姑、五岁的二姑举家搬迁到南洋定居。祖父活到六十多岁于公元一九三九年逝世。

祖母黄荔娘生于公元一八八二年。这一年,清朝光绪皇帝当政。祖母一共生下三男四女(根据中国族谱是四男四女),父亲是老幺。祖母活到八十四岁于一九六六年过逝。祖母那一代人应该是最后一代缠脚的女性。

 

父亲卓太阳生于公元一九二八年十月七日,是福建云头卓氏第十七世辈份。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星期二,下午四时二十九分,父亲走完了他绚丽的一生。祖父过世那年,父亲大约十一岁,当时祖母已年迈,两名伯父已婚,负担又重,父亲唯有替人砍柴养活自己。三年后,日本南侵,占领马来亚三年零八个月。只有他们那一代人才明了当时生活有多苦,日本鬼子有多残忍,有多可怕!

二战后,父亲结婚了。母亲杜爱玉来自麻坡峇吉里二南口,新南香饼家对面。据说,新娘车是辆三轮车!父亲和母亲生了八个孩子,二女六男。由于贫穷,两位姐姐都没有机会踏进校门。大哥、二哥和三哥最多只上到初中。至于五哥,他读到高中。四哥和我比较幸运,有机会到马来亚大学完成学业。

 

据母亲说,父亲年轻时晚间常常到二南十字路口一带小赌一把,每次赌完回到家已是清晨时分,小休一下就出门做工!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把这坏习惯给改了。父亲为人谦和忠厚,工作勤奋肯干。父亲一生为了家庭劳作奔走,为子女成人成材操劳,经受许多辛酸。父亲一生节俭,钱挣了都舍不得花。他常说,把孩子给的每一分钱都记录下来,将来他不在了,他要谁给多少,就退还多少!我说孩子都过得不错,给您的,需要花的就花,想要花的也花,毋庸这么认真。但是,父亲还是一如往昔地节俭过着每一天。十一岁开始用双手养活自己和后来的家人,他非常清楚挣钱幸苦,赚钱不容易啊!父亲的人生准则简单:“清清白白做人、诚诚恳恳做事”,而这也正是他一生的写照。无论对待工作还是家庭,父亲总是把自己看得很轻。

记得小时候放学回家,看到家里的脚车停放在外婆家门口,我就知道母亲来看外婆。于是家也不回了,过马路找妈妈,看外婆去。平日,都是到二姐家取脚车,踏回家。每每学校分发成绩单当天,二姐总是站在门口问这次考第几名啊?二姐反应大都一般,因为成绩总是一般。还好,六年级第三学期(那年代,一年有三学期),也是她最后一次问(中学就读的学校在市中心,脚车不再停放她家),我终于不负所望,击败所有人,考试全班第一。这次,二姐好像中彩票,高兴得不得了!二姐离世已二十载,此情此景只可待成追忆。
 

跟祖母一样,父亲一生看医生的次数屈指可算。祖母过世前有些不舒服,父亲请中医来家里,医师说没有什么问题。祖母说要回房休息一下,进房没多久就仙游了,走得潇洒,安详。大哥说他永远记得,因为他正好六年级读完书放学回家。父亲对中医的知识和经验相当不错,我们很多的病痛都由他自己医治。记得很多年前,二哥卧病在居銮医院好一段日子,病情没有进展。首先,父亲要求院方让病人转到麻坡医院。到麻坡以后,父亲又要求这里的医院让二哥待在家里修养,因为家里靠近医院,容易照顾,万一有什么事也可以马上送回医院。原来父亲知道住在医院越久对病人越不利,决定带二哥回家用中医治疗。在父母细心照料下,父亲倒大便,母亲煮饭洗衣等,二哥的病终于痊愈了!后来,二哥又病重,父亲又用同样方式再来一次。二十年前,二姐病重期间,她也曾和父母同住过一段日子。父母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从不曾要求回报!父亲晚年,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幸亏有堂哥为邻,二姐四个孩子不辞劳苦细心照料,让两老生活过得还不错。

父亲从生病到过世,前后只有三星期左右。在父亲生病住院期间,众多亲朋好友的关怀,多次探望、慰问,给予父亲人生最后路程上莫大的慰藉!虽然父亲一直嚷着要回家,孩子们还是继续和医生探索医治的方案。最后,私人医院的医生说没了希望,就连夜让父亲转入政府医院。这里的医生说多做一样就是对病人多一样伤害,还是顺其自然和希望奇迹出现。家人在医生同意下,我们决定顺着父亲的心愿……带他回家!说白点就是回家等死。人生不曾如此无助,如此无奈!

五月十日一早安顿好母亲和其他事宜,独自一人赶往医院办理出院手续。或许是上天的怜惜,病房一片宁静,一切都非常顺利。下午两点,救护车到了,我告诉父亲我们回家了,他点点头。父亲被推入车内,我人生第一次坐上救护车带路,每一刻心中都万千焦急。到达家门口,母亲、侄儿侄女们,左邻右舍一大群人已等候多时。回到家,我告诉父亲到家了,他也点点头。父亲状况还不错,可以笑!看到这情景,我也放心回医院取车,顺便到市中心买流动冷气。不久,侄儿来电说父亲非常虚弱,要我尽快赶回家。心中闪过第一个念头:刚才是回光返照,这次父亲真的要走了!我二话不说,驰车飞奔回家。一踏入客厅,护士告知父亲已离世!时间是下午四时二十九分。双脚一跪,眼泪直流,口中念着阿弥陀佛,心中悲喜交集。悲的是父亲走了,喜的是西方三圣很快就来接引父亲去西方极乐世界享福,离开六道轮回,离开这娑婆世界。

 

功德期间看到丰盛的祭品,脑海中浮起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墓志铭《泷冈阡表》: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文章用意是警惕世人趁老人活著时要好好敬养,要用真心去关爱父母。莫待“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那就悔恨莫及了。

 
写于17.8.2016
父亲百日忌
麻坡市 登雅乡

 

(照片说明:作者父亲生前与母亲合照)

011216a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