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发展与人文》/刘伟伦(马来西亚)

几乎可说是在望穿秋水的情况下,学文集终于迎来了第一篇读者投稿。希望这篇文章能够鼓励更多的读者投稿给我们,让学文集呈现出更多元的视野。感谢刘伟伦的仗义助阵!

220214 clement7
在一个文化厚实的社会里,人懂得尊重自己──他不苟且,因为不苟且所以有品味;
人懂得尊重别人──他不霸道,因为不霸道所以有道德;
人懂得尊重自然──他不掠夺,因为不掠夺所以有永续的生命。
龙应台

我在台北断断续续的也住过有七八年的时间,如果你问我:吉隆坡和台北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坦白说,台北除了有较明显的四季变化之外,剩下的衣食住行这些事物,乍看之下也真的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要论文明程度的话,直觉告诉我,台北比吉隆坡文明多了。然而,我们应该怎么去判断一个城市文明程度呢?凭物价水平的高低?建筑的宏伟程度?还是交通系统的完善程度?

从外表看来,吉隆坡什么都有。论摩天大楼,我们有全世界最高的双塔;论机场,我们也有世界级的机场;论行政中心,我们有着国际罕见的政府行政中心。因此,若从这些硬体建设的部分去判断,我们甚至还比台北较好一些。

我一直觉得,判断一个城市发展的好坏不能单凭其硬体建设。因为只要政府肯砸钱,不用几年,建筑就可能达至国际水平了。相反的,我们应该从“国民的人文素养”及“城市中细部工作处理的完善程度”两方面去判断,我认为是较为妥当的,就好比:民众乱丢垃圾的情况、对弱势族群的照顾或重视文化及自然环境的程度等等。

先前,我执教的学校为了让学生学习回馈附近政府组屋,便带领学生进行了一场大扫除。过程中学生真的很努力的将该区打扫的很干净,然而,相隔一天之后,学生就很灰心的说:“不到一天就打回原形了”。这就是吉隆坡和台北最大的差异之处。有去过台北的人都清楚,在台北的街头,除了垃圾桶除外,找什么东西都很方便。确实,台北用了一套最不人性化的方式在处理垃圾的问题,但神奇的是,台北乱丢垃圾的情况并不严重,而且还是世界上资源回收率最高的城市之一。在当地,你会很容易看到民众手上一直拿着垃圾,一直到找到垃圾桶为止。相反的,我们在找垃圾桶不难的情况下,很多民众从屋子、从车子、从手上把垃圾随地乱丢,讽刺的是,他们有时却抱怨我们的城市很脏。我的一个朋友把这现象看成是件合情合理的事,他觉得这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习惯,觉得这已经很难改变。试想想,有哪个城市,一开始就非常干净的?如果到现在,还学不会尊重自己的居住环境(自然)的话,还有什么资格去谈什么高素质的生活呢?

最近这一个月,几乎整个西马久旱不雨,那天我开车经过隆市区的一些道路时,发现有很多路旁的植物早已枯萎;几天前,天空终于作美,下了场及时雨,结果这又造成多处的红绿灯失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怎么一个贵为一国之都的城市,连这些基本的细部工作都无法处理妥当呢?

我喜欢龙应台女士的一句话:“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我们目前所延伸的种种问题,很可能与“文化”被扭曲有所关联。试想想,当社会上大多数的人在采用“利己”的方式在对待自己;利用“侵犯了他人的自由”的方式而对待他人;以“掠夺”的方式对待自然环境,怎么可能会出现充斥着真善美的城市呢?若城市发展的最终结果只有在物质生活的提升,但却造成了人与人、人与环境疏离的话,那是我们当初想要的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