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者和摄取者》/正月雪(马来西亚)


简单来说,朋友可以分为两大类:给予者(giver)和摄取者(taker)。在形形色色的朋友圈中,普遍来说,给予者会比摄取者来得更受欢迎。

朋友,不论是良朋知己,或猪朋狗友,说穿了就是一种利害关系,彼此互相依靠,似乎想从对方身上寻求某种东西。这句话并不一定带贬义,利害关系不是只有金钱上的瓜葛或纯享乐的酒肉朋友,也可能是刚好在你身上我找到了归宿感和安慰,而你在我身上感受到你要的陪伴。猪朋加上狗友是天作之合,这是公平的双赢的局面。

但,并不是每一对朋友都坐在平衡点上互相依靠。有一些摄取者只是一味地需求,希望你在他/她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在身边陪他/她度过难熬的时刻,永远把自身的需要摆在第一位。而你或许只能继续扮演给予者,默默地把自己的心声埋在阴暗处。小心,这可能成为给予者往后情绪火山爆发的引爆点。

给予者通常人缘会比较好,懂人情世故,而且情绪方面比较稳定。他永远是个后盾,当你需要情绪出口时,一通电话,几个短讯就让你莫名其妙的想通了,不烦了。

然而,摄取者好比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大小孩,要全世界把他当中心点,理所当然的觉得你应该对他好。我,永远排在前头。

朋友A和朋友B是一对好朋友,风平浪静时,日子过得挺好的。朋友A总是在朋友B心情不好需要人开导时,默默陪在身边给予心灵上的安慰。而朋友A难过的时候,B却不一定付出同等的陪伴。而当摄取者B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时,那就是给予者A的错。惯性的给予让一个人给宠坏了……被宠坏的猪朋狗友吃惯了山珍海味,哪肯去啃臭酸的猪馊?

给予者不可能永远坚强付出,摄取者也不可能永远耍赖需索。一面倒的友情,老实说,我不确定还算友情吗?猪朋,你了解吗?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寒暄信》/咯特佩(马来西亚)


亲爱的阿猪:

看见面书上你当上文化部长的消息,特来函贺喜。

久别多年,近日可好?还记得最后一次你联系我,说你正想搞一个什么文学类的网站,那时我正忙着打点我新店开张,无暇顾及其他事,所以无法提供些什么实质上的帮助。但我可是时时关注那个网站,还经常转发链接给亲朋戚友,让他们也能感染些许的文学气息。现在可好,以你的能耐,绝对可以继续支持此类文化事业,我可以看到孩子们的未来是一片光明。

今夜繁星点点,不禁想起十年前,我们还是单身狗时,晚上无聊或遇事不顺心便去印度阿伯开的茶餐档喝茶吹水,“吹”到三更半夜还不尽兴就买几罐黑啤到那个XYZ篮球场续摊。记得那些一起把酒问歌的日子吗?唱那首:我哋呢班打工仔通街走籴直头系坏肠胃揾嗰些少到月底点够洗(奀过鬼)……还有那首《爱拼才会赢》,每唱一回立马击退沮丧失落的情绪,明早醒来再次斗志满满的!

当然我们也有吵架互怂对方的时候,但这不就是我俩感情深厚的表征吗?记得有一阵子我兴致勃勃地一直向你推介ABC传销公司多么地容易赚钱,可你却坚决不相信也不参与,还三番四次劝我说那是个金钱游戏,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陷阱!我们还因此冷战了一段时间,事实证明你是对的,后来那家ABC公司因违法被吊销执照,幸好我只是投资几百块,权当破财买教训。

我还看到你衣锦还乡的报道,说来惭愧,自从我爸爸过世后,已经几年没回乡了。听闻你提呈了家乡旅游发展的计划书,以促进农业观光活动及当地饮食业。一想到旺嫂卖的星星大饼,又香又甜又好吃,我都快流口水了!再者,对城市人而言,农业观光景点的确有其卖点,一来可亲身体验农耕生活;二则也富有教育意义,让大家实地了解乡下农业发展;三也能促进当地经济成长,人人皆大欢喜!

说了那么多,我都没正式向你说声:恭喜!阿猪文化部长!祝你仕途得意,步步高升!我现在阿基街开了一家蒙古鸡饭档,欢迎你有空来吃饭叙旧啊!我请客!

阿狗 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猪朋狗友》/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猪朋狗友”这句话是出自于一名已故中国文豪欧阳山,意思大概就是指一群不务正业的损友。

我个人觉得其实交朋友真的不用分得太细腻,只要那位朋友没有害你,没有在你的背后耍手段,无论这位朋友是什么出身、什么身份,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区别只是这位朋友会成为我们的生死之交还是点头之交而已。如果一个和你深交数年的好朋友在你落难时对你袖手旁观,但是一个普通的点头之交却在这个时刻对你伸出援手,那么谁才算是真正的朋友呢?

但是在现代社会,所谓的猪朋狗友的定义也很广,有时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聚集在一起也可以归类成猪朋狗友,比如妻子会说:“我的老公整天和一班猪朋狗友喝酒。”妈妈会说:“我儿子整天和一班猪朋狗友打球。”而你自己也可能会说:“我去和一班猪朋狗友聚会。”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通常猪朋狗友这句话只会用于形容一大群的男性朋友,鲜少有女人会形容自己的女性朋友群为猪朋狗友,不是吗?通常女性形容自己的朋友是“好姐妹”、“闺蜜” 。

这就是文字的可爱之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编按:毫无疑问,这是《学文集》创办以来最精彩的笔名!感谢来稿。

《糖衣与毒舌》/正月雪(马来西亚)


在我的认知里,所谓的“猪朋狗友”是贬义词,暗喻不正经的朋友群,就好比酒肉朋友,有福可共享,大难临头就各自飞的自私鬼。所以选择对的人当朋友很重要。

遇上对的人让你人生更加美满,有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更是你的福气;但是遇上错的人轻则伤身伤神,重则家破人亡。择友应如择偶,选择同样频率和价值观,才能长久。

有个友人,一直不擅交际所以朋友不多。他喜欢说话但却不懂说话的艺术,又不懂看别人眼色,渐渐地身边的朋友都离开了。内心深处,他很渴望能够找到跟他同样频率、谈得来的朋友,寻寻觅觅的结果总是一次次的失望。

后来,他遇上了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群有目的接近他的人。这群“朋友”利用他对友情的渴望,不停地招呼他,要他加入他们这一群“生意人”,一起为直销事业打拼。久旱逢甘露,终于让寂寞的他遇到一群认可他接受他的朋友。

然而这个友情是附带条件的,他必须为这直销事业奉献所有,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投资下去,那是一条不归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骗局,用花言巧语铸成的白象,并不适合他。不顾身边亲人劝阻的下场是,要背负一堆银行借贷和伤痕累累的钱包,然后没有利用价值后的他,犹如破娃娃般的被人丢弃。终身的积蓄换来猪朋狗友的背叛,值得吗?

了解你的朋友,可以很毒舌。在你轻飘飘飞上天之际,狠狠地给你一巴掌把你拉回现实。老实且不加修饰的话语,给你来个冷水浇头,让你抖嗦着醒过来。这类朋友需要默契而且要很好交情,才不会两败俱伤躺在口舌之战里。毕竟,刀子口豆腐心的毒舌朋友,是需要时间的洗涤才会露出真面目。

相比之下,我倒情愿你是个外头呛辣内里酥软的辣子鸡毒舌朋友,也不愿你是裹着糖衣的毒苹果——猪朋狗友……

摄影:Nick Wu(台湾)

《孔子的同行》/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站在学生面前,我不会自认为是在宣读圣旨,学生大可以放心质疑、提问、讨论。自己只是一名先行者,距离孔子的道行还差得远,可能得在佛前再诚心修炼个五百年,才勉强够格往路过的学子身上撒下一把知识的花朵。可是,我并没有五百年的生命期,我只能战战兢兢稍尽一名先行者引路的责任。

站在老师面前,不论对方是谁,我都尝试牢记他们是孔子的同行,不看僧面看佛面,“老师”的职位是一定要尊重的。过去在学校混了这么多年,我也不能昧着良心向所有老师膜拜,那也未免太虚伪。可恨在学生时代没有学好文字的驾驭能力,以致对于某些优秀不足,生锈颇有余的老师,我发现今天自己其实是无法用脏话以外的文字来描述双方过去的互动的。说不出好话,不说话总可以吧?如果冤家路窄,笑笑带过就好,我真的无话可说。尊重教师这一门职业,不代表每一位从事这一门职业的人都值得尊重。

过去曾经一度既天真又傻,总想找机会向老师们交流阅读经验,人家毕竟都是知识分子嘛!岂料有不少于百分之八十的老师完全愿意坦然相告:“我是不看书的。”也许,获得教师证的那一天大家就同时打通了任督二脉,天下无敌了还看什么书?知识的有效期有三、四十年那么长吗?我怀疑。孔子也很怀疑。人家说他老人家“子不语,怪力乱神”,相信背后原因是他也不喜欢说脏话。知识有那么持久的神奇力量,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不信的。

尊师重道的时代是不是真的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不知道。而且,只怕也不是每一位教师都会过于看重孔子这位同行,人各有志也无可厚非。不过,至少站在讲台上时,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也别太不把学生当一回事,估计能够做到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受学生欢迎的老师》/林高树(马来西亚)


以前在大学选修过一门会计课。某天课上教授提及消费心理学,他开玩笑地表示,天底下所有的消费者都希望找到“便宜又大碗”的好东西,唯有“学生”是一个例外;老师提供的知识越少,学生这一种消费者会越高兴。教授的说法固然有漏洞,譬如把学生视为消费者就颇值得商榷,不过这个玩笑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在学校里,哪种老师最受学生欢迎?一般来说,人缘好、万事好商量、上课幽默、考试打分宽松、考题容易应付、功课少,这些条件绝对逃不掉。当然,男老师相貌堂堂,或女老师长得美后似的,更是要加分。上这种老师的课,让人如沐春风,绝对不会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缘好,那是天赋,没办法的事,我们不用去妒忌。不过,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就代表是好老师吗?恐怕未必。主要还关系到老师个人的原则是否依然存在。好比大学里某些知名的“大补丸”课,只要证明买了教授的著作就算过关,其他一切随缘,都没关系。这种行径像推销员多过像老师吧?

现代教师都承受着一定的“业绩压力”,学生成绩不好除了自己脸上不光彩,还得面对上头的质问。怎么办好呢?最皆大欢喜的办法就是“泄题”,甚至发生过老师去偷考卷以便在自己班上泄题的事。这种行径可以考虑是否称得上“侠盗”?但作为老师嘛……,那就算了吧!

曾经认识一位在职上大学的朋友,她的“御用枪手”是名成绩顶多只能说是“中上”的中学生。你的眼睛没看错,就是中学生当大学生的枪手,千真万确。有了家庭孩子,还当个在职学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们虽然应该体谅,但再怎么体谅总该有个底线吧?这位朋友靠着自己的毅力和枪手护航一路过关斩将,如今已是大学毕业生。在一些行业里,具备一纸文凭就能保证升职加薪,至于学到什么倒是其次。我没去打听,不过除了老师受欢迎,相信这一家大学极有可能也会被选为最受欢迎的大学吧?

我方认为,受欢迎的老师不一定就是一名好老师。受欢迎可能是因为天生人缘好,也可能是因为毫无原则地去迎合学生,但这些实在不是作为好老师的条件啊!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以网为师》/野子(马来西亚)


以前唐太宗李世民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换句话说,铜、历史、人都可以作为让我们学习的对象,可以是我们的老师。到了今天,在这网络横行的时代,大家则流行拜网络为师。

有什么疑惑,不论是天文地理,过去未来,大至原子弹配方,小至煎荷包蛋食谱,只要问谷歌大神,或者百度娘娘,答案手到拈来,不费吹灰之力。如此强大的网络,几乎不可能找到讯息量更大的百科全书,或者知识储存量更大的牛人,再怎么博学强记,在网络的海量资讯面前都不得不举白旗。更何况,在这个时代,还去强记什么呢?按几个键就能找到答案,何必再虐待自己的脑细胞?大家把记忆力托付给电子产品的直接后果就是失忆吧?今天能够记得超过三组电话号码已经能够吸引人去要签名了。

白雪公主的后母有事没事就“魔镜啊!魔镜!”地念念有词,如今回想起来颇像是网络上瘾的先驱。现在的人只是把台词换成了“谷歌啊!谷歌!”或者“百度啊!百度!”,诸如此类而已。当局者就是迷,还迷得爱不释手机、电脑,或者更直接一点,爱不释网络。

孟子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现在相应的警句则应该是:“尽信网络,不如无网络。”网络塞满未经筛选的讯息,本不应该随意相信得那么无条件,可是多少人的抬杠习惯已经从过去的“人家说”、“他们说”过渡到今天的“网络说”,而且不知道究竟是经过谁的授权,“网络说”居然貌似比“人家说”、“他们说”更具有权威性,常常能够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直接把抬杠对手的气焰瞬间压倒。估计这也是由于网络毕竟是高科技产品吧?在这年头,不信高科技,还信什么呢?

如果拿唐太宗的话来狗尾续貂,我们可以加上“以网为镜”的部分吗?我的逻辑认为不行。见过网吗?网有网眼,我们可以透过网眼看见另一边的景物;这样的东西,可做不成镜子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