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同鸭讲/咯特佩(马来西亚)


阿鸡:叽叽叽,我说你呀,干嘛那么坚持要学鸭语,从小跟着我学鸡语不就得了!

阿鸭:嘎嘎嘎,不行不行,鸭语是我的母语,我不能因为生活在农舍就忘了自己是鸭!况且我既学鸡语又学鸟语,一举三得,跟你们及外界都方便沟通。

阿鸡:反正你们自行出钱授课,我们也不会帮补多少!只是你们那鸭中统考承不承认有那么重要吗?

阿鸭:这鸭中统考很多农舍已经认可,只不知本农舍还在纠结于什么?

阿鸡:叽叽叽,我们要仔细研究,看看你们的程度是否达标。

阿鸭:嘎嘎嘎,研究了大半年还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阿鸡:这你就继续耐心等着,别一直催!还有,为何最近我们提倡的“凤爪书法”你们却那么敏感啊?纯当认识我们的鸡文化不好吗?

阿鸭:我们鸭仔是很愿意接受他群文化的,但干嘛硬把你的“凤爪书法”印在学校课本上?你要有空,派只老鸡教教鸭仔写写凤爪书法,开开心心上堂课就好了呀!

阿鸡:叽叽叽,也不想想你们鸭群是什么身份?有地方让你住就该感恩载德,怎么这么多话!

阿鸭:嘎嘎嘎,别说得这农舍就只有你们撑起一片天,想当初我们鸡鸭齐心齐力,哦!也别忘了阿牛阿羊们的贡献,我们才有今天!现在可不能仗着鸡多势众,就想把我们轰回乡下!

阿鸡:叽叽叽,我的“凤爪书法”硬是要印到课本里,你爱学不学我懒得理你,总之别给我啰里啰唆一大堆!

阿鸭:你赶紧专心研究我们的鸭中统考啊,别有事没事一会儿“凤爪书法”,一会儿重启“宏源学校”、“鸟语教数理”……

阿鸡:再吵就把你关大牢去!

阿鸭:嘎嘎嘎……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一次让人崩溃的粤语经验/林高树(马来西亚)


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港剧热潮所赐,我们这一代华人即使不会说广东话,起码听别人说广东话是一点也不成问题的。我基本也算是“华语人”一名,但是粤语听力自认为应该有九十分以上功底,连周星驰电影中的道地粤语对白都听得懂,还有什么情况可以难倒我呢?到了香港逛女人街,商贩们的粤语也听得清清楚楚,还有谁可以难倒我吗?

答案是:有的。

话说当年学驾车,那位教练一见面就开始跟我说广东话,这在吉隆坡也是平常事。平时用广东话闲话家常还可以应付,不过车子一旦开上马路,马上发现手忙脚乱起来大脑会赶不及翻译教练的指示,特别是那些用广东话说出来的开车“术语”。“suk滴摇!suk滴摇!”虽然这辈子没听过这样的语句,但估计是要我油门别踩得太猛。“白锅汇!白锅汇!”这句听是听懂的,不过大脑处理过程拖延了半分钟,足够为原本已经忙得人仰马翻的我添乱,哪还来得及转弯?没撞树已经万幸了!

十五分钟后我就受不了折磨举手投降,问教练会不会说华语?教练一拍胸膛,充满信心地说:“没问题!”继续开车。不久后教练用华语发出指示:“缩点油!缩点油!”、“摆过去!摆过去!”哇!这种华语跟广东话有什么区别?一时感觉就像被几十颗迫击炮弹连环炸到似的,五雷轰顶啊!恨不得一头往墙撞过去。

才刚要求教练转用华语,如果又再要求他改用英语,未免不太好意思,至少当时是这么想的。更何况,他的英语会不会是“Suk some oil! Suk some oil!”、“白that side! 白that side!”的马式英语亦未可知,想想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罢了。

那十堂课结果是怎么熬过去的已经没印象,我只记得后来真正上阵考驾照时,五分钟不到考官就判我出局!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香蕉人的外语/Suki(马来西亚)


多年前,我有个不谙中文的“香蕉人”屋友,完全不会写,不会看,也不会说中文。其他人都用广东话或英语和他沟通,而我这个热爱中文的固执鬼却偏偏不。一方面是自己的广东话实在太差了,另一方面看他常常一头雾水的样子真的很乐。所以,我和他便有了个独特的沟通方式,就是我说中文,他回我广东话;他说广东话,我用中文回他。虽然偶尔会闹出一些笑话,偶而需要用我的破广东话跟他解释一番,但这样也蛮有趣的。

某天,我坐在书桌前赶着功课,眼角余光瞄到这家伙全神贯注地在看报章,看清楚一点,竟然是中!文!报!这个货真价实的“香蕉人”怎么可能会看得懂中文啊?我一脸狐疑地转过头问他,“你会看吗?”他一手指着报章里的字,用一贯的广东话回我说:“唔识嘎,净系识呢个字啫。”(翻译:不会,只会这个字。)我好奇地探头看个究竟,他接着说:“三个女,jiān(姦)”。我噗了一声,和这家伙一起狂笑了起来。

后来的后来,这家伙慢慢学了一些简单的中文,也慢慢会说一些简单的华语。

我不知道他会学中文是不是受我影响,但从他口中说出的第一个中文字,让我想起很多人都说的,学外语通常都是先从一些“搞怪”的字眼(或粗话)开始。想想好像是这样耶!但,这也没什么不好,对吧?哈哈!

摄影:Suki(马来西亚)

9月27号贴文二之一: 最后的智慧/婾儿(马来西亚)


在这十六年的婚姻岁月中,曾经多次与外子讨论住处,如果我们在城市不能生存,就搬到老家工作,至少花少些时间在塞车中。多年过去,在城市二十公里外扎了根。

生存以后才能谈生活,解决一餐可以用一碗清淡如麦片或上百元来填饱,当一个人的工资解决了基本生活需求,吃稍微有摆盘的一餐已不是上等人的权利,而是一种选择。

慢活对我而言,是一种智慧结合,如何让金钱运转,甚至心灵健康,在人生最终点带着基本尊严离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蜗牛的慢活/ Suki (马来西亚)


今早在刚买回来的蔬菜里发现了一只小蜗牛
就这样 被我抓来当小小模特儿

回想起来 发现自己对蜗牛还真的有一点点迷恋
小时候常蹲在屋前的院子 观看蜗牛
喜欢看它超级缓慢的动作
一个前进 一个转身 一个抬头
甚至细嚼慢咽着叶子
很慢 很慢 但 很可爱

喜欢看它的触角 被碰触后快速收缩
然后很缓慢地又伸出来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继续前进 不管重复多少次

也许生活本该像蜗牛
慢一点 简单一点 勇敢一点
嗯 小小蜗牛的慢活

摄影:Suki (马来西亚)

赖活比慢活更真实/林高树(马来西亚)


慢活是一种生活态度也好,一种生活步伐也罢,在我看来还是云里雾里的让人难以把握,也因此感觉不太真实。生在马来西亚,且不论是苦命还是歹运,反正前世干过什么坏事现在也无从考究了,重点是我们今天的生活就像人家说的一步一脚印,很真实,很接地气。

在经济上,我们越来越常处于一种吃不饱饿不死的状态。在外用餐,价格上涨分量减少是常见的生意手段,老板要维持生活素质无可厚非,但那是要逼消费者吃双份吗?我们吃得起吗?尝试回忆一下,上一回吃饱的印象是在什么年代?我个人是真的不记得了。近来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次吃板面见到碗里那一颗直径一公分的樱桃小丸子,啊!不!是猪肉小丸子才对!我总是情不自禁对这种手艺赞叹一番,这么小的猪肉丸该多难制作啊!如此鬼斧神工的作品,我也不确定老板的本意是要我们好好欣赏,还是要我们分几口慢慢吃?或者根本就是误会一场,只是不小心掉进碗里的一个异物而已?

那些超级贵,却又超级多人排队等着入场的餐厅,据说也是吃不饱的。不过我想,“少吃多滋味”毕竟是另一个阶层的境界,和付不起吃双份饭钱的阶层岂可相提并论?英文世界有谚曰:A hungry man is an angry man。如今社会暴戾之气弥漫,可能正是跟大家都吃不饱有关。人吃饱几小时后也就饿了,可是吃不饱则长期心烦意乱,虽不爽,但胜在够真实。

在政治上,我们熬了六十年终于推翻暴政,岂料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以前正义秉然的人,如今接二连三纷纷露出真面目。幻灭事小,但对于未来还能指望什么?三个月后就是2020年,再不要脸的人也不敢说我们已达到先进国的目标。飞行车你信吗?公平对待全民你信吗?承认统考你信吗?平反赵明福冤死案件你信吗?谁信谁白痴!六十年的烂摊子当然不能指望在一年里纠正过来,但问题是你看见了有几分要纠正的意愿?政府好像也懒得费工夫去画饼了,就这样混下去吧!相信只要赶在下一届大选前夕给前首相一个类似古装剧里满门抄斩的判决,应该还是可以顺利继续执政的。

幻灭就像一时失禁把屎拉在裤子里,正常反应除了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也巴不得尽快把噩梦从记忆中抹干净、洗干净,最好还包括消毒。我觉得现今的情况是人人裤子里都拉了一泡屎,不过我们一时半刻内不容处理,只好继续假装羽扇纶巾,谈笑风生,表面上无论说什么都是言不由衷的,最真实的始终还是念兹在兹的那泡屎而已。仔细想想,我们的未来等于一泡屎,似乎事情也蛮大条。

人生有千万种可能,千变万化,难以预料,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家终将一死。或许不是在此时,也不知在何时,但绝对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那一天保证会到来,童叟无欺。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而在马来西亚,人人实践着一种非常真实的生活态度:赖活。赖活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真的比慢活更真实。

呼吸着从印尼远道飘过来的烟霾,我尝试暂时停止呼吸,但很快还是决定表现大爱,继续用自己的肺来提高空气素质。担心什么呢?我很乐观的认为,未来死于呼吸道问题只是一种可能而已,难道就不可能饿死、气死吗?这样的生活虽然不算美好,但你能说它不真实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们的教育没有慢慢来/咯特佩(马来西亚)


读研期间,有次导师与我们说起一位法国人单单研究国画的梅花就研究了十多年,那时心里不住嘀咕:这法国人家一定很有米,不然怎么可能啥事不干就只专心研究一个东西?导师接着一句:他的研究经费是由一个文化艺术之类的团体赞助的,当下即解答了我的疑惑。当然本文的重点不在于有无经费问题,而是我们已经忘了专心致志地做好一件事的难能可贵。

几年前,在一个研讨会上听了一项有关多元任务技能(Multi-task skills)的培养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强调了运用科技呈现(如动画),即包含视觉、听觉与动感(这里指的是手写或肢体动作)三感一起并用的教材的重要性,非但提升教学的趣味性,也能让学习最优化,更重申不要小觑我们大脑的无限可能。现在想起这个词,感觉就是让自己很忙碌似的,一心二用能更快把事情做好。比如:在听电话的当儿,眼睛在浏览网页,“顺手”也在整理作业的内容大纲;或者边走路,边戴着耳机与同学做线上讨论功课……

值得一提的是,马来西亚教育部宣布明年小学开始提供免费早餐。如此一来,
既解决了学生没用(或没来得及)早餐的问题,还可以让师生一起用餐,学习用餐礼仪。孰不知学校食堂空间有限,校方已经开始烦恼空间与时间安排的问题,而一些家长甚至担心食堂提供的餐点会不会都是煎煎炸炸不太营养的东西。此外,每个学生用餐的速度不一,在规定的时间一起吃完早餐会不会造成学生吃不完浪费,或吃太慢耽误了下一节课的时间?

由此可见,我们所处的教育体系,教育一直在强调速度、快而准、有效学习,
我们不能也无法慢慢来,因为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也越来越多!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后在职场上,若硬要把“慢活”套在教育里的话,应可理解为在一个时间点“专心”地学一类知识/技能,其中包括用餐(的技能/礼仪)。而这种情况的发生估计也不可能是绝大多数人可以办到,只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