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新时尚?/#林高树(马来西亚)


小时候脑筋不好,常常忘这忘那,老妈骂:“吃饭会不会忘记?”吃饭倒不至于忘记,因为吃饭时间一到,老妈就会喊“饭煮好了!”我们兄妹很快就会发现,其实饭真是煮好了,但其他的一切还没有。觉悟到只是空欢喜一场之后,接着我们就要开演苦情戏,要不模仿粤语残片的对白:“有饭吃咯!”,或者忘了是《星星知我心》还是《苦心莲》的:“哦!白米饭!”当然表情必须是万分惊喜的。

后来脑袋发奋图强,记忆力变得非常强大,譬如我可以重复半年前别人说过的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可是,如今“忘记吃饭”这件事反而经常发生。仔细想了想,觉得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我不是那种认定少吃一顿饭就会死掉的人。其次,工作的关系经常会路过人烟稀少的地方,想吃也没东西可吃。我不像孔子专吃切得方方正正的肉那么龟毛,但最近由于年纪渐大的缘故,吃东西还是有点讲究的。在该吃东西的时候却没有适合的食物,头脑会自动选择调整到“遗忘”模式。我认为事情的经过就这么一回事。

这让我联想起四十年前巴生地区的名医“头疯林”。林医生医术高明,但就是习惯性的口不择言。当时病人喜欢请教林医生依自己的病情是否需要戒口?医生会回答:“什么都可以吃,只有一样东西不可以吃。”病人必然追问:“什么不可以吃?”医生坦然相告:“屎不可以吃。”头疯林,果真名不虚传!

偶尔担心少吃一顿会不会把自己饿成血糖低?因为感觉上手脚都软了,但这很可能只是幻觉,毕竟都是靠自己亲自把车开到那种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过去预先囤积了不少战备能量,估计即使绝食两星期也饿不死,少吃区区一顿午餐应该没那么严重。营养师朋友建议我不妨吃些种子类的食物,除了瓜子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是适合人类吃的种子类食物。

要我把车停在树荫下慢慢嗑瓜子,可实在没那个闲情。不过,一边开车一边吃瓜子行吗?在这方面,坦白说我确实有过人之处。想当年在国外自驾旅行期间,曾经为了不妨碍赶路同时为了提神的目的,表演过双手不离方向盘吃鸭掌的绝技,而且吐出来的骨头一干二净,毫不含糊。多伦多唐人街鸿发饭店(现改名为新鸿发美食轩)卖的鸭掌确实美味呀!同车的朋友看得目瞪口呆,钦佩得当场向我要了签名!

话说回来,吃瓜子难度要比吃鸭掌来得高。首先瓜子在本质上不属于吃一颗两颗就拉倒的食物,少说也得吃它十颗二十颗吧?否则还不如不吃。那就无法要求双手不离方向盘了,比较取巧的办法是一手握紧方向盘,另一手偶尔抽空往嘴送瓜子。瓜子有壳怎么办?这非常考技术,牙齿必须轻轻把瓜子壳咬开,然后凭感觉靠舌头把瓜子仁分离出来吃掉。万一瓜子壳碎成四分五裂的就难以成事了,必须放弃任务。吃完后,拇指和食指把瓜子壳拿下,换上食指和中指夹的新瓜子,动作一气呵成,前后用不了三秒。

边开车边吃东西很常见,但吃的是鸭掌、瓜子就不同了,隐隐然已经上升到艺术的境界。有时候会有从旁超车而过的司机瞪我一眼,哼!妒忌啊?如果前面有警察,看看警察叔叔是抓你玩手机,还是抓我吃瓜子!虽然艺术总是曲高和寡,但民以食为天,我的绝技成为未来新时尚的可能性应该还是存在的吧?

照片说明:1. 最前方的就是鸿发饭店。2. 鸿发卖的卤鸭掌。
照片摘自网络。

上一篇文章链接:四轮驱动车/廖天才(马来西亚)

潮流兴/野子(马来西亚)


曾几何时,潮流一度是推卸责任的最佳借口,如今则演化成不言自明的共识。当人家责问你为何做某一件事时,一句“潮流兴”似乎就足以全身而退,不带走一片云彩飘然离去。法不责众的道理还好懂,从众就不需要对道德负责的概念则有点让人不太容易消化。不过,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古已有之,于今尤烈!

近年来最潮的社会风气莫过于乱丢垃圾了。国民已经彻底接受了把公共场所当垃圾桶的思维,小至把纸巾、矿泉水瓶、汽水罐随意丢弃,大至把用过的卫生棉、坏掉的电器、未婚生产的婴儿照样往窗外一丢,反正眼不见心不烦,至于别人烦不烦关我什么事?不服气你也可以丢啊!潮流兴嘛!就有如前首相说的名言:apa malu?有什么好丢脸的呢?做人不要脸,哪还怕丢脸,对不对?

潮流正旺时,确实看不出事情有什么问题。譬如当年丘丘合唱团红极一时,那首《就在今夜》多让人激动啊!今天试试去YouTube翻出当年《就在今夜》的MTV再看一次,小心别被自己的假牙呛死!天啊!丘丘团员一直都穿得像Ultraman的吗?

所有问题都会在退潮流时水落石出,只是没人有兴趣继续去关心那码事,好像只是发了一场连自己也记不清楚详情的噩梦。过去排队买葡式蛋挞的盛况还记得吗?今天想想蠢不蠢?当然,正常人不会为葡式蛋挞重犯同样错误,我们只会为其他商品排队,好比新款手机之类。

重复历史只让人怀疑人类的智商。十七世纪荷兰人追捧郁金香,和今天的股民追捧手套股票到底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有时候我也会猜想现代酒鬼、瘾君子,是不是在效法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大概这是效法不来的吧?人家竹林七贤到底还有点内涵。

潮流的最主要问题除了盲目,应该就数不具备内涵。不具内涵的潮流,有如海水般潮起潮落,就算一度拍出浪花,最后却什么也没留下。印象再好的记忆中的浪花也经不起退潮流后重新审视,了不起只是引起后人好奇,扮Ultraman真的很好玩吗?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谈潮流/小不点(马来西亚)

谈潮流/小不点(马来西亚)


潮流,在我的认知里,就是大家趋之若鹜的一时兴起的跟风吧。不过,一旦拥有了它,整个人似乎多了一层优越感,成功拔头筹的感觉。比如说,拥有潮牌手机苹果,每每有新机型出售时,看看那漏夜排队去买的人龙,果真是“爱疯”呀。你说那是因为价格廉宜,相反!潮流的价格往往不菲,想得到它,平凡的小资打工一族,预备荷包大出血吧!人或许都是这么“爱疯”吧?永远都不满足,永远都在追逐,其实追逐着什么,自己是否清楚那是适合自己的呢?潮流仿佛就代表你跟上这个时代,可是都不是长久的。所有的潮流都会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时间飘逝,潮流也会跟着慢慢褪去,由另一个潮流替上。今天这个新鲜,转眼间另一个新鲜又会崛起。

自小不是一个酷爱追随潮流的人。或者,是会选择性挑选吧?对于“潮流”一词有点概念,是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那时,大家开始步入青春期,每天都在长高。彼此的身高似乎开始在追逐般的你追我,我追你。好,身高这里我没什么话可说,因为我由始至终都是稳坐在班上第一排的矮冬瓜同学。没什么和小学同班长得高高的女生参一起玩儿,最大原因是她们话题都围绕在追星,帅哥美女等明星。单纯的我在那时的判断:嗯,长得高的女同学的“潮流”话题不适合我,觉得无聊和无趣。

不过这世界的精彩在于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你的无聊和无趣,可能是别人的好聊和有趣。比方说我家的二哥,他可是潮流盛行者。他年长于我6年,我小学时他已是中学生。他的潮流在于衣着打扮和造型,还有,听的流行歌曲。我还记得那几乎天天在客厅播放的周杰伦和S.H.E.、王力宏和陶喆,在耳濡目染之下我和朋友去唱k之时不需看字幕也可以朗朗上口,皆拜老哥们所赐。还有,我老哥的“潮流”(爱美)程度是非常有纪律的,可以每天特地起早半个小时来梳头发做造型。有时是刺猬头,有时是完全遮盖印堂的长刘海造型,说是像唐禹哲的头发。还有服装方面,出街时他沾沾自喜买回来的“潮流”服装更让我看到不禁搔搔头,最有印象是很多条绳子的喇叭牛仔裤子(会想像:过马路时会被太近的摩托车勾到吗?)我老哥是像了我妈爱美这点。自己也看过妈妈的年轻照片,她年轻时可是走在潮流尖端呢!不过记得有次妈一起逛街时,看到有条不错的裙子,问妈:“妈这条美吧!”“嗯,不错!”“喜欢,我买给你穿吧!”“才不要,你以为我像你这个岁数,十八二十二(广东话)吗?” 我就不解,觉得好看就穿啊,穿衣服不就自我感觉良好,需要在乎年纪吗?难道说,大家认知的潮流是年轻人的专利吗?其实不是呀。曾经看过一个激励人心的报道,一名70岁的大爷,留着一撮长长的白胡子,头发也是银白的,也留长可以绑成个马尾。乍看之下,很像武林小说隐居的高人。这位大爷虽然已经70岁,却是一名模特儿,身材健壮,六块腹肌,那气质可不输年轻人呢。看看这大爷,报道中的照片他可是走在T型舞台,潇洒阔步的走猫步呢!模特儿,总算和“潮流”在一阵线上吧,那么请问潮流真的只属于年轻人?

后来开始上中学了,更常听到朋友们“潮流”的话题了。在这个时期,大家都会特别的在意自己的外貌形象,所以追逐潮流在中学时非常盛行的。还记得,有人会一班一班的售卖《学海》,只要其中一位朋友买了,一大班的同学就挤在一块儿。一开始我还好奇他们在看啥?后来挤过去一看……原来争先恐后在看封面后面的“明星专栏”,每期专门介绍现在最潮的明星等。如果有谁说不认识这个明星,一定有人义务和你科普这明星是谁,最近演的戏等。我漫不经心的聆听朋友对于她的“潮流”的热心解说,一刹那我注意到她无比闪烁,崇拜充满的眼神。这就是潮流的威力?

最近我似乎也赴上其中一个潮流,追看了《三十而已》这部据说现代女性必看的醒觉戏。真是一看不可收拾啊!最近正好适逢在养病,必须乖乖待着不能到处活动,所以看戏变成一大乐趣咯。透过这个戏,认识到广告的强大,和现在女权主义的厉害,和朋友也多了个话题聊。适时应应潮流,也不错嘛。其实我觉得适宜追随潮流,是没有怎样的;因为它也可能为你带来无限可能,比如开拓新爱好,认识新的圈子等。重要的是不要盲目的为了打动或吸引别人,为了讨喜而坠入名为“潮流”的无底洞。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哈韩故事/闪闪(马来西亚)

我的哈韩故事/闪闪(马来西亚)


我是个哈韩族。故事发生在2004年,我住在北京的日子里。这故事有点长,你有时间、耐心和啤酒吗?

那时候的我可是完全没有接触过任何韩剧、韩食,更别谈哈韩,连当时红遍全世界席卷世界的《冬季恋歌》裴勇俊、《蓝色生死恋》宋承宪,都完全没有听说过!其实没有听说过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可是在当时,在北京蜗居的我问一位认识了22年的老友,谁是宋承宪时,哪怕我们是隔了一万九千里的遥远距离,对着电脑屏幕,看着她在msn的回复,深深凸显了我的无知,和感觉问了白痴问题!

她的回复让我印象深刻,她说:“你连宋承宪都不认识啊?!!!他就是演《蓝色生死恋》的……(省略接下去她不能置信自己竟然认识了我这个笨蛋的感觉的回答),她的回答好像一把机关枪企图射杀我,把我吓得目瞪口呆,立马去搜寻这个宋承宪是何方人士。

话说回来,为什么会问她谁是宋承宪?在北京过的是陪读妈妈生活,孩子们上学后,我就学习用电脑做事、阅读和联系。有一天,浏览网闻时被这个标题吸引了:我欺骗了我的良知,我欺骗了我的上帝。

就这样,开启了我哈韩之路……

韩国艺人宋承宪先生因为服役事情得罪了全韩国人民。虽然他已经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承认错误和道歉,仍然被舆论攻击得体无完肤。对于他的勇气和担当,我除了敬佩,更想深入去了解这个国家。

当时在孩子的学校认识了一位韩国妈妈,她在韩国是大学法语教授,先生是法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先生在北京读国际法律,他们的中英文都很好。我和这位妈妈很投缘,无所不谈,几乎每天送孩子上学后,我们就一起上菜市或者逛街,不然就在她家听她说故事,看她做菜,向她学韩语,当然也享用了不少美味的韩式料理。我特别喜爱听她说她们国家的事情,这个单一民族,单一语言,单一文化的国家,于我这个从小就习惯了三大民族多元文化的土包子,感觉好新奇啊!

所以当我问她关于宋承宪的事情时,当她和我分享许许多多她国家的事情时,我更加明白了这个民族的特性与优越感。从此,我骨子里的韩国魂苏醒了。从那时候起,我就无来由的爱上韩国的一切,特别是食物。当时的我还不曾去过韩国,可是我好像是一个把灵魂留了在韩国的人,深深地疯狂地盲目地爱上韩国所有的一切。一点也没夸张,真的是所有的一切!

这17年里,我对韩国的爱没有减少过,平均2年会去一次,逗留个10天左右。如果经济许可,我希望在那里工作或者念个短期课程,在我喜欢的地方体验生活。这个想法在踏入人生下半场后我越来越没有勇气踏出目前的舒适圈,作出改变。年纪渐渐老去,其实也明白,如果真在韩国生活,搞不好会对韩国改观。

但是这次的疫情,我体会到一个听了几十年的道理,那就是:人可以有后悔的事情,但是请不要有遗憾的时候。疫情过后,能出国时,怎样都要实现这事情,潮流就是这样,敢敢去做自己这辈子想做的事情。最糟糕的结果就只是不再喜欢这个地方而已。这就是我的哈韩之路。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潮流于我/周丽雯(澳洲)

家·兄弟姐妹/小猪(马来西亚)


“我发达了,难道会看着自己的姐妹们吃苦吗?”这是三舅最近说的,让我很感动的一句话。

话说外公去世后,遗产主要归三个儿子,每人分得三分一,而五个女儿呢,则平分剩下来的10%,也就是每人仅分得2%。以前的人总是重男轻女,没办法。听说这笔遗产,在外公去世后不久,儿子们曾经分得了一点钱,女儿们因为所可以分的价值不高,所以就一次过都分完了。剩下大笔仅属于儿子们的,则在近期内变卖了,换得了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本来这些钱,都是属于舅舅们的。但是老天爷给了一位很好的弟弟给母亲和各位阿姨们,因为三舅竟然把他所得的一大部分,都分了给五位姐姐。三舅甚至尝试说服他的哥哥们,也把他们所分得的,分一点给姐姐们。但是听说这话说出去如石沉大海,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不可强求。

家,对每个人而言,都不尽相同。母亲总共有10个兄弟姐妹。其中一个送人了。二舅和三舅,可以说是由姐姐们拉扯着带大的。三舅的人很脚踏实地,每天都在辛勤工作,理财也算精明。即使是有一点身家了,依然辛勤工作,每个星期只休息一天,最爱坐着他的摩多,找老朋友喝茶踢球。二舅则恰恰相反。他是外公最疼爱的儿子,但是也是三个儿子中最懒惰的。每个月的董事费用袋袋平安,但是不工作,最爱和朋友们碰杯。

这让我想起几个月前,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四姑找我。说她的遗嘱里,想让我当她的孩子们的监护人。话说我爸是被公公领养的。然后婆婆连续生了大姑、二姑和三姑。因为家贫,所以把三姑送给当时生活不错的一个家庭。婆婆后来终于生下了叔叔,但是却因为血崩,而不幸逝世。后来公公再娶,第二任婆婆生了四姑和五姑。

我问四姑为什么不让五姑当呢? 毕竟他们比较亲近,应该五姑会比较熟悉孩子们的生活习惯和喜好。四姑顾左右而言他,我就不多问,想她应该有不可说的理由,所以也就答应了。不久后,在某亲戚的丧礼,碰见五姑。她竟然问我,当监护人的责任是什么?是不是包括要供养孩子们的生活费等等。我听了顿时傻眼,心里冷了一大半。

以前家里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从中国漂洋过海到大马的公公辛勤劳碌一生,养大儿子女儿们,去世之后,留下一间房子和一点钱。后来五姑要出国念书,靠的除了是自己得到贷学金,也因为他的亲姐姐(四姑)提供生活费。后来学成归来,嫁了人生了孩子,生活总算安定小康。反而是四姑则命运坎坷。丈夫脾气暴躁,和家里人关系不好。连生四个女儿,想当然她的丈夫家里不会很高心。大女儿还有一点内向,在学校不能和同学相处。然后丈夫发现患上癌症,所以四姑的样貌比真实年龄苍老的多。我不能想象,当她辛苦供养的亲妹妹,犹豫要当她的监管人的时候,四姑的内心有多伤心。

家,兄弟姐妹,对你而言,是什么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他竟然闪!/宝棋(马来西亚)

天下有不是的父母/林高树(马来西亚)


许许多多有问题的个人,不论是行为偏差,或是心理不平衡,如果追究起来,往往都可以归咎其原生家庭。这么说其实有点避重就轻,单刀直入的话,根本就得直接怪罪到其父母身上去了。

这怎么可能?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啊!这句话出自《幼学琼林》,是明朝人用的幼稚园课本。根据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孝敬父母,恪守孝道原是我们的本分。但如果有谁在小学毕业后仍抱着“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的观念不放,那么智商显然是出了问题。

人无完人,一旦升格为父母怎么就突然无端端变成圣人了呢?这种想法未免太过一厢情愿。就算普通人变好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这世界上混蛋多得是,他们会在成为父母的瞬间转化为天使?别傻了!

混蛋的产生关系到三观不正。三观者,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也。不正,其实就是和社会普遍认同的标准不同。最近被抓到强迫自己妻女卖淫的家伙就是最好的例证,他不是神经失常,而是三观不正。三观不正说起来轻松,实际上可以表现得非常非常变态。

在一个父母三观不正的家庭中成长,如果天可怜见,孩子不受污染,但这童年阴影只怕在往后还要陪伴纠缠很长一段日子。如果最后终于摆脱了阴影,那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可喜可贺!

比较不幸的情况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孩子同样培养成了具有不正的三观的人。这可能有助于在这样的家庭生存下来,但是可以预见这“家族的幽灵”誓将继续为虐下去。

面对这样的家庭、父母、孩子,我们爱莫能助,唯有一声浩叹!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家族的幽灵2.0/周嘉惠(马来西亚)

家庭中的憾/小不点(马来西亚)


家庭啊家庭,乍听之下,相信给大家第一感觉就是最温暖,温馨的避风港,亲人的默默支持吧?不同人不同感受,有些人对家庭的感受,是支离破碎、漠不关心、冰冷的空间。

一个人生下来,就注定和家庭有着断不了的羁绊吧?分别只在于你出生自一个怎样的家庭。

那说说我和家庭的故事吧。小女生于一个小康之家。由于家里经商,家庭经济稍微宽松,小女成长道路上衣食无忧,童年基本没什么物质上的缺陷。当开始升上中学,家道中落,经常担忧家里经济状况。不过一个孩子还能做什么?所以父母也常说:你专心读好你的书就好了。话是这么说,不过生性敏感特质的我,还是可以从父母的言行举止中探讨个究竟。家里的情况深深影响我的情绪,担心和不安经常笼罩在我的心情里。不知每个孩子都这样的吗?作为家里一份子,可以做到不闻不问?可是关心也帮不了什么。因此,学业成为我最大的使命。小女在学业上十分奋力,中学时期放学后的日子大部分时光在补习班度过。中五的大考的确相等于: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成绩颇不错。

家庭始终深深的影响着我的升学决定。后来,我决定上中六,因为那是对家里负担最轻的选择。我打算也是凭着毅力和汗水去拼个好成绩上本地大学。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的成绩最后并不理想,家庭当时情况也鸡犬不宁,无法专心读书。我曾经非常不解,家里有个要考大学的孩子,为什么不能支持她,至少别让她精神上有家庭的负担。后来关键的中六成绩差强人意,让小女沮丧和心灰意冷的是,最后所分配的大学科系非自己想要的。虽然知道自己想要的科系,可是学费负担不起。母亲虽然一直说想读什么科系,家里会尽量支持的。虽然她没说出口,可实际上我知道家里经济情况不允许我那样任性娇纵。如果我的任性会继续让家里负担,我宁愿不念大学了。几经商量,最后选择修读私人学府一个不太贵的科系。毕业出来后,目前做一份稳定的工作。

现在进入社会了,偶尔还是会想如果当年可以进本地大学理想科系毕业出来,我会做同一份工作,今天会是一样的光景吗?不知道,一切都过去了。

我十分感激父母给我的一切,我明白,他们已经尽量给孩子们最好的。虽然还是会淡淡的想,凡事还是靠自己比较好,你的父母不太可能给你所要的一切,自己长大后去争取吧。可能你会说你是在怨天尤人吗?我说没有,不过谈起家庭,这段经历还是有点难忘怀,不禁浮现在我脑海里。谈起家庭,感受到一丝丝的遗憾和儿时的无力感,那种没法改变的过去;不过也感受到家里的唠叨叮咛和温暖的饭菜。又爱又恨吗?家庭的关系,一辈子的羁绊啊。血浓于水,改变不了的事实。过往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现在奋力存钱,有望将来可以报读自己想要的科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家会伤人/吴颖慈(新加坡)

童年的回忆/咯特佩(马来西亚)


不知哪一本小说,还是哪一部电影情节——某杀人犯在即将第n次行凶的一霎那,突然有一段小叮当的片头曲响起,他突然一愣,随即陶醉于那段音乐的回忆中。也就在那几十秒的时间,被挟持的人质费尽最后的一点力气,一脚踢向他的要害,终于逃出生天……

一段小叮当的曲子为何会让一个杀人犯陶醉其中呢?原来,这段曲让他想起小时候有妈妈陪在身边一起看小叮当的时刻,那时他是幸福快乐、有着满满地家庭温暖,那记忆一直刻录在内心深处,而后来当然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他深仇重怨、精神分裂,成了杀人魔!

美好的童年回忆会让杀人魔有一瞬间的暖意,相对而言,不好的童年回忆,即所谓的童年阴影,就像个无形的遥控器,随时左右你的情绪或决定。最近有自称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侄女”的作者出书“爆料”,说特朗普现下自恋狂妄的言行举止,全拜他父母(尤其是父亲)在他小时候对待他及兄弟姐妹们所赐,他父亲经常辱骂孩子,还虐待哥哥,母亲则因身体欠佳鲜少看管他们……

尽管特朗普事后否认上述作者的说辞,并声称不认识该“侄女”,但毋庸置疑的是,童年回忆里记载着与亲人的生活、家庭教育、甜酸苦辣点点滴滴,对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心里及人格塑造等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在慢慢认识到“儿童为一个个体”(而非父母的‘隶属品’)的现代社会,希望为人父母者可以尽可能赋予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回忆。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由/林明辉(瑞典)

超值/林高树(马来西亚)


买菜的时候,顺手拿了一根葱或两根辣椒,老板没算钱,心中顿时产生一丝暖意。这是在超市不会发生的事,不论门面如何堂皇、店员如何有礼貌,谈起钱来超市就是一板一眼,冰冰冷冷,没什么人情可说。想不给两根辣椒的钱?马上启动“关窗落闸放狗”的SOP,休想逃走!

从这个角度来看,温暖的感觉实际上是来自自己心理的变化。即使在物价高涨的今天,一根葱或两根辣椒也不会值很多钱,但那是一种意想不到的人情味,或者也可以说是像刚进行了一次超值的交易,心情难免有点小小的暗爽。

如果希望三不五时有这种温暖的感觉发生,最可行的办法应该是降低对各种人事物的期望。如果一早认为卖菜老板就是欠你两根辣椒,那么老板没算钱你也会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何温暖之有?但是如果你预备老板会用计算机算出小数两位的辣椒价钱,而现实上老板却没去计较,正常人谁能够不喜出望外呢?

所以,我们不妨把孩子当成白眼狼看待,一旦他们竟然自动自发端了一杯水来,你能够不感叹这票白眼狼养得很超值吗?我们也不妨把雇主假设为奴隶主,有一天老板居然自动加薪水,心中能够不充满温暖、充满爱吗?我们还可以把邻居、同事、政府都想象得不堪一点,而他们又实在没那么坏,那他们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随时都会让人感觉好温暖、好贴心?

无欲不仅仅则刚,它也协助产生超值的感觉。难怪古代智者总是劝人要克制欲望,那是为了让我们生命时时充满小确幸的温暖呀!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到处都有温暖的花絮,就看你摘不摘/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经典·家暴/小猪(马来西亚)


中国的经典古籍,以四书五经为首。从前我总以为,这些经典不外乎是要我们做好人、做好事、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等等高风亮节,反正就是电影里的好人的样子!但是最近听了一些关于这些经典的解说,很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些经典是这么的“接地气”!

比方说易经,原来不谈道德,而是教我们要“趋吉避凶”,让事情往好的方面发展,避开让凶险的事情发生,要“明哲保身”,不让自己受伤害,同时不让坏人有机会做坏事,也等于是在做着好事!要与时并进,换了位置/地位,做事方式就要跟着改变!这些论调,不管是套在商场上、政治上甚至是家庭伦理关系上都适用。这从根本颠覆了我对中国经典的刻板印象,简直就是现代《厚黑学》的祖师爷!

这些为什么和“温暖”有关?因为这些经典教会我,做人要知分寸——当你面对顾客的时候,该用多大的温度?当你面对老板/下属的时候,又应该用怎样的态度?父母和孩子之间,又该如何相处?太殷勤或太冰冷,都会坏了事情。与时并进、知分寸,说易行难。

大马有一对印裔网红夫妇,在行管期间拍摄住家烹煮印度菜肴而爆红。妻子负责烹煮,为夫者负责拍摄。太太很有礼貌,是印度裔但是马来语说的很好,用普通的材料,最简单的厨具,分享住家食谱。因为家境清贫,所以也只用一般的手机拍摄,两人面对镜头时甚至有点腼腆羞涩。起初没想过会爆红,结果却因着种种因素,虏获了大批粉丝;甚至首相也特意献上礼物,给予关注,结果其他的官员啊,传媒啊,都争相报道采访他们。短短的3个月,以妻子为名的户头在YouTube突然间爆红了,有接近70万追随者。这个数据,对于毫无背景的普通人,和小小的大马市场,是很好的成绩。为夫者接着就辞职,然后举家搬离了老家,买了舒适一点的新家,都获网民给予祝福。但是前几天妻子报案,爆出为夫者家暴妻子,为夫者也因为持有66公分长的镰刀而遭逮捕。后来妻子选择销案,小两口甚至一起发布,妻子选择原谅丈夫,而丈夫不带一份歉意,没有道歉,只说他们选择继续做普通人。

当然对于普通人,突然间铺天盖地的关注,很少人能够在短时间适应。换了位置,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着更换思考和行为模式。但是为夫者家暴,然后出席发布会发言不带歉意,这是最坏的示范。不需要读任何经典,都知道这么做是错的。有人说这不会是第一次家暴,更不会是最后一次。我八卦地认同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杀、温暖与理性/江扬(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