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李淑娴(马来西亚)

如果母亲看到我在写遗产,她一定说:“大吉利是!”

上一代的老人家对遗嘱、遗产都有禁忌,好像是说到,或甚至看到了这两个字,厄运将会降临。

二十多前的一个情人节 (为什么是情人节? 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刚好,恰巧,在对的时间遇到应该做的事而已),我签了张死后捐赠器官卡。是的,不是白金卡 ,不是无上限 unlimited credit的黑卡,只是张器官捐献卡。当时除了我和姐姐外,身边的朋友都对这举动有恐惧,有意见。而对我们来说,这只不过是生前没有意义,死后有点意思的事情罢了。 (当然,如果到时候我的器官还有运作功能的话!)

再过了不久,这捐献器官好像开始“流行”了起来,很多人对这一举动都不再有恐惧感了。(对中国人来说,死无全尸是不吉祥的。相信我,人死后,看到的都是魂,很不容易才给你看到全身,所以是不是全尸是不重要的)

那时,我已经在写遗嘱了。工作需要,常要出国,写遗嘱只是不想有意外时会带给身边的人麻烦,有个“指示”会省事很多。有朋友说“你才几岁,写什么遗嘱?”“死亡是不分年龄的。”

有时在想,会不会是自己想得太多,想得太快? 性格使然,没有办法。

那是不是现在会想遗产的问题?没有,我还不知道有没有遗产留下呢!死后再来托梦吧!

老人与小孩/咯特佩(马来西亚)

随着人类寿命延长,人口年龄老化的趋势,加之很多是不婚或选择单身的年长者,退休之后,尤其(幸或不幸?)活到七老八十时,既没有家人,也不想一个人过,或许住进养老院或福利院是其中的选项之一。

读过一篇报道,德国有一所社区幼儿园安排每周一次到访附近的一所养老院,让老人和孩子们共进早餐,或者一起做一些简单的手工或烘培等活动。有时,碰上佳节期间,孩子们也会到养老院表演节目,或由老人表演,娱乐大家。活动后,老人与小孩都乐开怀!

与此同时,结合老人院和幼儿园的跨年龄设施的照护中心(Intergenerational Care Home),其实最早出现于1976年的日本,后来欧美一些国家也纷纷效仿。这类照护中心每日会安排特定时间让老人与小孩聚在一起,一起唱歌、跳舞、运动,一来能激发老人的运动热情,二则也填补了老人的心灵空虚。

研究显示,在招护中心与小孩有亲密互动的年长者(elderly residents),比较少忧郁倾向,通常身体比较健康、过得比较快乐,对未来也充满希望。另一方面,每天跟年长者相处的小孩,在语言发展、阅读和社交技巧方面,也有明显的进步。“老幼同养”(老幼共融/老幼共学)提倡的不仅是敬老爱幼,更重要是让双方互相学习、交换资源和分享经验。

社会上普遍认为,孩子是我们的未来,老人嘛,不需要有什么大作为,只要照顾好三餐,安享晚年就得了。因此,“老幼同养”的概念与实施依然面临许多挑战,毕竟照顾老人与小孩是不同的,需要分别由两支专业团队——老人看护及幼儿教育团队去执行,经费相对庞大,除非有政府政策上的加持,否则难以持久。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休/耳东风(马来西亚)

虾面安娣的营业模式/客家妹(马来西亚)

某日和同事在公司附近的茶室吃午餐,无聊的我们在等餐的时候,偷偷地观察三间庄猪肉粉那档口有多少订单,粗糙地估计这档猪肉粉一个月的营业额和净利。现在什么都贵,安哥辛苦赚来的盈利好像也不是很多。我们不禁感叹老板若靠这早市档口来养家糊口,那生活可真不容易呀。

几天后,我们去了另一间茶室用餐。发现其中一档口写着,一天只限50碗大头虾面。这面档很有性格!看来不试不行。

后来我们发现安娣原来请了两个帮手,虽然一档口请两帮手非新鲜事,可是对这安娣的档口来说好像有点多了。当我们还怀疑安娣的营业模式时,安娣经过我们的座位,却没给我们送上虾面,反而和她小孙女上了的士扬长而去。

我顿时明白为什么安娣要请两个人了。她志不在赚大钱,只要生活有寄托。反正档口就养她一人和两个工人,自己赚到的零用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小贩的生活很辛苦,我也不想爸妈退休后还要那么奔波劳碌。可是虾面安娣就是那么潇洒,说下班就下班,剩下的交给档口的帮手。或许当天她还会回来督工结账,或许她还是会累,可是她弹性地经营这小生意,不仅满足了经济要求,也满足了她的自我。这样的退休生活好像也不错。

老人家最怕的应该是年纪到了必须退下来,既没有收入,又没有生产力,更怕麻烦到孩子成为累赘。如果能像虾面安娣那样,在还能走动的时候做点简单的小买卖,赚点外快,认识多一些人,退休生活才不会那么枯燥,人会更有自信和有底气。

我希望爸妈的退休生活可以活跃点,不要时常坐在家里滑手机看电视。动一动对身体好,如果能多动脑那更好,听说打麻将能预防老人痴呆症。看来我应该把麻将学上来,得空和爸妈打几圈锻炼一下大家的脑袋瓜。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五十而欠债/佚名(马来西亚)

五十而欠债/佚名(马来西亚)

他的世界一夜之间崩塌。生意失败,欠下一屁股债,而且更甚的是,他的债主,不止是一般的供应商和银行,还包括高利贷。

即使愿意面对,但是高利贷不肯给时间,不可能让你分开好几年还债。而且他们的工作,当债主欠债不还,当然就百般恐吓羞辱。没办法还高额利息,便处处躲避着高利贷。怎么知道高利贷设局,以自己是银行贷款部为诱饵,邀约见面。结果把他的车子,手表都拿走了。不仅如此,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顿时成了大问题。找某政党帮忙,得到的回答是,需要准备所欠债务的一半金额,他们才可以帮忙。

无奈,就像电影,为了人身安全,他被逼仓促的离开了国家。临走时,一位知道他的状况的好朋友特意约他见面,并且主动给他一些钱。一直忙生意而冷落朋友的他,不禁红了眼眶,感叹原来自己还有朋友啊!还有个在国外的好朋友愿意收留他。怕他想太多,常常把他带出户外走走,甚至为了怕他会胡思乱想,所以连安排好的旅行都取消了,一家人留下来陪着他。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大概不过如此。真的到这么低潮的时候,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即将年届五十,但是不止没车子没房子没银子,还欠下一大笔债。退休?想都别想。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另一种退而不休/徐嘉亮(马来西亚)

退休之“灵感”/李淑娴(马来西亚)

第一次见到他们,应该是我3-5岁时。

那段时间,经常生病,一生病起来连续好几天都不会痊愈。一次发着高烧,整天躲在床底下。母亲要拉我出来吃药,无论怎样我都不肯出来。

“他们来捉我了!”每次我都恐惧的喊道。

“谁?”吓到母亲了。“他们!从窗口爬进来了!有波浪!”我语无伦次,有一句没一句的说。

那时,住的是组屋,谁可以从窗口爬进来?当时妈妈以为我发高烧,把脑子烧坏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这件事情,但是“他们”长什么样子,我已经没有印象了。

9-10岁时,也是发着高烧。家人都去夜市逛了,我一个人在家。不久,恍恍惚惚的看见有个人影“浮”在沙发上。是的,一个长得像弥勒佛的“人”浮在沙发上对着我笑。“浮”,是因为我看不到他的下半身。我害怕得拿起了身边的一把尺丢了过去。神奇的是,那把尺竟然很诡异的转了个90度,跌落在另一边,而他还是在那儿对着我笑。

家人回到时,只看见我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

“他们又来了!”这一次,我看得很清楚,也记得很清楚。

第二天,我的高烧竟然退了。

后来,陆陆续续的见到影子上下楼梯,有的蹲在路旁的油棕园/橡胶园里、停车场,我都视而不见,不那么害怕了。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都不靠近,尽量避开。

再后来,我嗅到花香了。独特的,难以形容,让人神往的花香。当然,嗅到香味,也不能避免的嗅到恶臭,腐臭味。对这些只有我,而身边的人都嗅不到的味道,我也都处之泰然,不露声色。(某一次的尸臭味,忍不住想吐,结果生病了3天)

再后来,我的“灵感”再升级了,他们入梦了。

他们有话要说时,都会在梦里告诉我。有时是一对幽怨的眼神,有时是无奈,有时是要我传达一些话。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帮不上忙,我没有法力啊!

我害怕吗?当我半夜惊醒,发觉床边站着个影子看着我睡,我还是怕得不敢睁开眼睛的,只能对他说:“你走吧,我帮不了你!”

下次应该说:“我退休了,你走吧!”

  • 摄影:李淑娴(马来西亚)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而不休/李黎(中国)

半退休的挑战/公鱼(马来西亚)

我一直认为我是没办法完全退休的,半退休还有点希望。

所以很多年前我就和太太计划,只要年年有加薪,epf发出的利息维持在每年5%或以上,而且还要有幸一对儿女可以顺利完成大学学业,也不一直向我们伸手要钱,那我们倆大概50多岁就可以开始半退休生活。

那半退休后要做什么呢?出国打打散工赚取旅费然后旅行。毕竟以前试过,未来再试也不会有难度。最主要是,到时身体还健健康康,走得跑得。如果没旅行,就到附近打打半天工,洗个碗赚微薄生活费也好,打发无聊的日子也好,反正那段时候“应该”不会太愁柴盐米油酱醋茶。

慢慢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太太的公司好几年没加薪,花红也给得不干不愿。而我本身的工作也变得不稳定,身边同部门的同事经过几年都被裁完了就只剩我,因为我像牛那么勤劳和听话。

再来就是疫情,以及疫情后的通膨,保险起,房贷起,各种生活成本除了空气都在起,让人透不过气(空气免费也没用)。看着荷包里的钱越来越少,我告诉太太,以目前的情况,只怕70岁还得工作。这是大胆和无奈的假设。但实际情况来看,只有两脚伸直,我们俩才可以退休。半退休生活?还是面对现实吧!

太太说,买买ToTo(编按:彩票)吧!不买怎么会有机会中?说不定真的中了,以上的问题还是问题吗?

说得也是。看来还真的要和它(ToTo)拼了!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休的简单规划版/郑嘉诚(新加坡)

退休/李淑娴(马来西亚)

12岁时在想,等我18岁时我一定要自己搭车去旅行。从小妈妈管制很严,甚至别人家小孩在玩耍时,我们都被锁在屋里,只有看的份儿。

18岁时在想,30岁时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结果30岁时,还是跌跌撞撞的在拼生活。

30岁时在想,我50岁时会在那里呢? 50,仿佛是一个离我很远很远的数目……远得近乎眨一眨眼就到了。

50岁时有想过几时退休吗?没有,真的没有。

反而50岁时还在想着要开始好好锻炼身体,要work-out, 要减肥,要吃多点好吃的……这些都应该是30岁时想的吧?

发觉自己都不会活在当下,18岁时应该要多交几个男友,才不辜负青春,真蠢!(当然,只有在50岁时才敢这样想,这叫马后炮)

所以现在都不会去想什么时侯要退休,退休后要怎样,都不去想。喜欢现在的工作,感恩现在的生活,希望可以保持现有的魄力,吃想吃的,见想见的人,已足矣。

退休,希望那是很遥远的事……(可是,很多时候,遥远就在一瞬间)

(发梦ing……如果在英国生活,有能力的话,我会提早退休,天天泡在酒吧喝酒看书。为什么是英国?因为喜欢那里酒吧的装修佈置,而且人家的酒便宜很多呢!)

  • 摄影:李淑娴(马来西亚)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年生活不宅在家/驴子(马来西亚)

作茧自缚/野子(马来西亚)

刻板印象有如形成一个框框,限制了我们对事物的进一步认识,束缚了我们的认知空间。有什么比这个更不利的情况吗?有,就是对自己塑造一个刻板印象。

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身旁很多人都深信自己做不了某些事,譬如写作、学数学、唱歌,什么都可能,举不完的例子。这就是我所谓的对自己塑造了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一旦构成,每逢碰上“罩门”就未战先败,而且这种情况很可能终其一生也不改变。作茧自缚除了是一个问题,我总是很好奇这到底有什么道理可言?因为小时候写了一篇烂作文被老师骂,从此再也无法写作文?因为小学二年级数学作业不会做,就此注定再也学不了数学?为什么人会有接受自己一坏到底的勇气,却没有隔一段时间后再尝试一次的意愿?

以前有政党组织“口才训练班”(现在可能还在继续,不清楚),其实主要是在训练勇气。结业时他们会有一个公开演出,让参与者表演才艺,展示成效。有一回,在巴生某民众礼堂的结业礼中有人表演唱歌,一首歌唱得真是慌腔走板,观众只得默默忍耐,好不容易挨完一首歌,表演者学演唱会的歌星问:“要不要再来一首?”全场几百名观众异口同声坚定拒绝:“不要!”空有勇气,不见实力,问题已经不在束缚自己,而是应该避免祸害社会,这是做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公德心。

所以,在不危害社会的前提下,我们不妨重新挑战过去没做好的一些事,譬如写作,譬如学数学,譬如烹饪,或者其他任何事。自从上次的失败后,也许经过高人指点开窍了?或者经历过生活的洗礼,进步了?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再次尝试,也许会获得和想象不一样的结果。最坏的情况,顶多就是没改变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人生的各种束缚已经够多了,我们没必要再为自己多添束缚。平时对自己多用心,人总应该随着时间多少进步一点,那就是在解放自己身上、心理的枷锁啊!

刻板印象中的刻板印象/鸥然(马来西亚)

一听见“刻板”这两个字,自然就想起死板、古板。这个自然反应本身莫非不是刻板印象使然?

查看中英字典发现它就是stereotype的意思。然而stereotype除了弊还有利。其弊相信我们都知道,所以不必多说了。其利呢,据心理学说,它能简化我们的日常生活或社交,或说减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脑力能量消耗。举个例——洋人喜欢喝酒。有了这个印象,接待洋人到家里,先买好红酒备用,可避免临时抱佛脚的忙乱与尴尬。

公路上,你正准备超车,却看到前面的车子里是个女驾驶——女生是糟糕的驾驶员——这刻板印象可以令你提高警惕,以防范意外的发生。当然,当这刻板印象被过度使用时,就生出歧视,例如父亲不让女儿学开车,甚至有些国家以法律禁止女性开车。

简言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能够善用刻板印象,未必不能将它翻转成一件好事。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刻板印象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选咯!/客家妹(马来西亚)

大选咯!/客家妹(马来西亚)

铺路了,大选要来咯!据说人民是健忘的,要表现就要在最后一分钟。所以政府部门在大选之年可不能马虎,主要的大道管它有没有大小坑洞,该补的就补,没坑洞的也要铺上漆黑亮丽的沥青。

终于,第十五届大选日子在这星期定下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2013年的大选,我是首投族,当年大选的氛围可真不一般。在在野党的烈火莫熄和净选联盟运动的宣传和造势下,让人不但有乌吧(ubah换,意指换政府)的心情,更有一股义不容辞要推进改革的热血。

第十三届大选可谓是有史以来最刺激也是最戏剧化的,有传“大马停电”是句新成语,外国人可能不理解,但这句话是大马人对计算选票时的预想和印象。

是次大选结果在野党普选得票达50.8%,却输了席位进不了布城。结果虽然让人失望,但进不了布城是预料之中的事。我还记得大选后那场选后汇报会,民众着装黑衣裳,明知会场人山人海,就连高速公路都变成大型停车场,也阻止不了大家抗议大选不公的心情。哪一次在道路上堵车也比不上这次挤到真的水泄不通的心情,几个小时不动仍然兴致高昂,就是看到人多才觉得更有力量。

虽然改革失败,但是次大选让我觉得是人民觉醒的开始,马来西亚未来二十年改革有望,毕竟想改变的不只是23%的族群(编按:马来西亚华裔的百分比)。

没想到在野党于第十四界大选实现了多年以来的奋斗,终于推翻了掌权大半世纪的政权,迎来大马政治第一次大洗牌。这天的到来比我预想中要早,真多得一马丑闻和消费税的民怨。而变天的滋味蒙蔽了我对老马的偏见,我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守着新闻直播见证老马再次任相。

新政府新作风,执政期间的确推行了许多改革事项。虽然有些红人当官以后好像换了脑一样,可是这群新手看起来都很专业和可靠,这新气象对我来说是好的。可惜新政府寿命只两年就因内讧、出卖、跳槽等事件失去多数议席被推翻了。接着又面临世纪疫情,期间党与党之间的矛盾与竞争不断,民主退步不在话下,十年前那改革的风气也变味了。这两年来我闻到的都是gila kuasa的气息,在野党是一盘散沙,有人渔翁得利,害群之马被正法,有党重振雄风。问我是哪方的支持者都不好说,我们手上有好的棋子吗?

我只希望当选的,当官的,不是那些会呼吁大家喝温水来消毒的部长,也不是那些口无遮拦毫无智慧的代表。马来西亚有很多丢人的事是一些没素质的政客搞出来的,脸皮厚成这个样子真的让人唏嘘。

大选要来咯,这届的看点真的马马虎虎。但对于老马高龄97还要出来参选这件事我觉得蛮有讨论点的。有人说他为了儿子,也有人说他是最gila kuasa的代表人物。我看,他老人家是创世界纪录上瘾了。他已经是全球史上最强的首相了,我看他是想创下宇宙之最,名流千史。

心系在野党的支持者想再一度乌吧可能还需要十多年之久,但你手上那一票仍然很重要。不要让他人或幽灵帮你选择,不管谁当政,你的一票仍然重要。

以上是我对我国政治的个人意见,可能含有不正确的刻板印象,千万不要作为参考。大家看看,回忆和娱乐一下就好。对了,我对大马这番茶余饭后的言论应该不会被爷爷式“怀念”吧。

  • 摄影:客家妹(马来西亚)
  • 主题:刻板印象
  • 上一篇文章链接:高材生/李淑娴(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