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野子(马来西亚)


愿望归愿望,实现愿望的前提首先是愿意付出代价,不论这代价指的是金钱、时间、精力,或什么其他的。反正,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一般人也充分了解这个道理,乐意为理想付出一定代价,不过往往代价付出了,却不见愿望落实。好比先秦时期努力争鸣的诸子百家,结果呢?即使兢兢业业如孔子,在生前除了落下个“丧家之狗”的形象,距离实现其愿望似乎还差得远。

换言之,这世界不仅没有白吃的午餐,就连付了费也不保证一定有午餐吃。那么,我们该怎么看待“愿望”这回事?

我个人的想法是,有目标还是比没目标好。即便最后证明是白忙一场,这人生总算还曾经为某一个目标奋斗过,多少留下一点人生痕迹。先秦诸子瞎折腾了一辈子,似乎也没听说谁最后死不瞑目的,可见若不以成败论英雄,尝试本身就是一种慰藉。

再者,愿望不是天马行空。希望有如Superman超人一般不制造二氧化碳就能在天上飞来飞去,那不能归为愿望的范畴,可能比较需要尽早去看医生。愿望必须是可以实现的才行,哪怕几率不高,只要或然率不是“零”就还有尝试的条件。

如果能够适度抽离,保持头脑的冷静,但继续维持一贯的热情,那么为个人愿望付出的代价,在事后回想应当就不至于显得过于天真或傻。这样的愿望,成功与否都可以成为一种慰藉。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神啊!救救我吧!》/咯特佩(马来西亚)


阿梅急步跑向一个小巷,墙角有一堆杂物,她立即猫下身躲进一个丢弃的破柜子后,再拿一个破雨伞遮掩自己。隐隐约约她听见豹哥与几个兄弟急促的脚步声,以及他们细细碎碎的声音,她只能求神拜佛,心中默念:拜托拜托!可别让他们找到我!

“哟!黑夜茫茫的,小美女干嘛一身白色怪吓人的!”是豹哥的声音,“怎么?你是要找人陪吗?我们这儿就有几个猛男,或者就我先……”阿梅竖起耳朵想仔细听听是何方圣神在跟豹哥说话,紧接着“哎哟!”一声,豹哥满嘴脏话,像是在骂那“小美女”揍他,豹哥被揍?他那高个子,而且身手敏捷的还被揍?阿梅尚在疑惑中,只听见“碰!碰!啪!”打架的声音、还有豹哥与兄弟们落荒而逃的声音……一切似乎又恢复深夜的寂静,静寂的却又让人不安,阿梅屏息静听,试图听出一丝端倪。

一个月前,阿梅从猎人头网站获知一家海外公司高薪招聘行销人员,经过网络面试后她被录用了。因此,她收拾了行李就搭上四个小时车程的大巴去A都市上班。上班一星期后,她才知道原来公司进行的是网络赌博,而且同事间也有卖淫吸毒的。然而,当她发觉不对劲,正准备打包离开时,却被人打晕禁锢在一个房子。所幸,他们似乎低估了她的能耐,并没很严厉地看守她,她趁夜黑人静时听见外面的人打呼噜的声音,悄悄地爬窗逃了出来……

当夜幕降临,满天星斗,其中一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星辰,却像个眼睛似眨呀眨的,突然这星辰浮现出个小人儿,她头上顶着个小光环,一身白衣裳,手持着一个仙女棒,今天轮到她下凡转一圈,她虽然心里欢乐极了,但也没忘了临走前天父的叮咛:你在凡间转悠时必须实现至少一个愿望才算任务完成,然后方可回来交差。

小天使正停留在一户人家的屋顶时,就听见“啪嗒”一声,一名短发女子正从屋子窗口处跳出来,她一着地即刻爬起来,也不查看有无跌伤就赶紧往巷口外跑。不久,几名壮汉从门口处奔出屋子,追向那女子,小天使这下可好奇了,于是,她顺着壮汉们的方向继续追踪。“你这个蠢东西!就一个妞你都看不紧,要是给老板知道可不就打死你了!”为首的男子大声呵斥身后的一个矮个子,而矮个子也只有唯唯诺诺紧跟着。与此同时,她又听见破柜子处的另一个声音:神啊!救救我吧!

小天使抿嘴笑了笑,不消五分钟时间,她便把那帮调戏她的壮汉给吓跑了,怎么吓?这不是重点,她把自己隐身,看着短发女子从破柜子爬出来,她面容憔悴,但仍不忘左右察看,小心翼翼地步出巷口。小天使挥一挥仙女棒,一束手电筒的灯光指引着阿梅跑向大路,在手足无措的当下她选择相信那道光束,她只想尽快向外寻求援助,以脱离险境……这回算她幸运吧,让路经过的小天使听见她的祈求救了她!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我的愿望是当医生!》/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在马来西亚,成绩稍微好一点的学生,十之八九会把医生作为第一志愿。说实在,我一直很怀疑那真的是学生本身的愿望吗?还是长期被家长、社会洗脑的结果?

为什么选医生?如果不是想当然地认为这个职业的收入高,难道会是因为真心想救人?真心或假意其实很容易检测,如果愿意去穷乡僻壤行医,那有可能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否则不是自欺,就是欺人。

今天医生的收入很高吗?或许,但也不必然如此。那些月收入高达六位数的医生,赚的是黑心钱的可能性极高。所谓黑心钱,主要建立在罔顾病人的需要,不必用的药豪爽地开给病人,可以再观察的病情,却第一时间把病人送上手术台。这类丧失医德的医生时有所闻。如果高收入就是一个人当医生的“初心”,即使把病人当猪宰也在所不惜,只能说那种扭曲心理是很可怕的。这和一个从小立志当强盗的人没什么两样。

曾经有学生问我什么工作最赚钱?我按当时自己所知建议他去贩毒。不行吗?赚钱还必须兼顾道德,以及法律?那立志当医生,最起码也应该是以“收入高且又不忘医德的医生”为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了高收入。纯粹考虑收入而已的话,相信贩毒应该比行医赚更多。

我不是说当医生不好,只是希望学生在设定自己的愿望时,以及家长煽动/鼓励孩子去当医生时,能够更周全地去考虑其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考虑收入而已。没有医德的医生连一个也嫌太多,大家都有义务去杜绝这种社会败类的继续出现。

摄影:李嘉永(台湾)

《做鬼也不会大!》/林高树(马来西亚)


外公和外婆的父亲都是清朝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中榜的举人。据说在考场上两人一见如故,然后就像小说情节那样,讲好以后两家若生下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妇,若生的是两男或两女则义结金兰。外公和外婆的婚事就这样在他们出生前被决定了。

对今天的人来说,举人意味着什么?恐怕真的没太大感觉。根据以前一位教授的说法,考上举人,按规定就允许在家门前升一面旗,大家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老爷”。外公的父亲后来经营生意,大概算是一名乡绅吧?外婆的父亲不知怎么一回事,后来竟当上了蒋介石在大陆时期的私人秘书。顺便提一下,他们都是浙江奉化溪口镇的人,而蒋介石最信任的就是他的这些同乡们。

外婆小时候没有上过新式学堂,但家里请了老师来教导读书识字。母亲很早去世,父亲多数时候跟着总统南征北战,并不常在家。虽然如此,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外婆看事情的眼光还是具有一定的高度。

大约二十年前,马来西亚流行过一首福建歌《假如我有一百万》,歌词中有包括坐飞机、去夏威夷晒太阳、到日本吃寿司、远赴意大利喝咖啡和吃意大利面等等梦想。母亲对这首歌颇不以为然,说外婆如果听了,肯定要批评:“做鬼也不会大!”

那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人的梦想就不过如此,外婆会认定此君生成不了大人物,死了做鬼也大不了,充其量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喽喽鬼。

周星驰电影的经典对白说:“做人如果没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诚然,梦想是我们生活的动力,奄奄一息地活着确实跟咸鱼没多大差别。可是,既然要做梦,何不把梦做大一点?为什么是“假如我有一百万”?为什么不是一千万?或者二十六亿?假如我们有一个二十六亿或者更大数目的梦想,一旦现实上只获得一百万,虽然不免失望,但处理“区区”一百万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如果只准备一个一百万的计划,万一“不好彩”得到二十六亿的意外捐款,那问题可就大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搞不好甚至可能会疯掉!

结论是,要做梦就做大梦,不然就接受自己和咸鱼没大分别的事实,安安分分过一生就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大人物、大鬼物,平凡,也可以很幸福。(针对这种论调,只怕外婆在九泉之下要说:‘希匹!真没出息!’)

注:蒋介石有口头禅“娘希匹”,翻译成普通话即“X你娘”。“希匹”乃“文雅”版,就是“X”的意思。可见外婆气度非凡,有土匪气质。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时间与难题》/林高树(马来西亚)

rbsh


当我们面临一个难关,或者需要做出一个抉择时,由于前路的不明确,常常让人踌躇再三,难以爽快地下决心。在这种时候,如果摆一个钟在面前,不难发现不论你心中有多么焦虑都好,时间的步伐其实没有丝毫改变。一分一秒,一分一秒,然后,时间到!

也许,之前你还在犹豫这次考试要不要作弊,但是时间一到,考卷交上,问题已经不成问题。也许,之前你还在考虑出卖朋友是不是符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但是时间一到,人家已经远去,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也许,之前你还在怀疑就这样上了尼亚方舟,会不会显得不够义气,对不起没有船票的朋友?时间一到,洪水来了,船走了,而泡在水里的你已经没有权利选择了。

不能预知结局并不妨碍我们把握当下时机,尝试去解决问题,或者做出一个不违背自己心意的选择。如果不去尝试,时间自然也会代我们下决定,等于我们放弃选择权,任由问题来解决我们。

孰优孰劣,我不想妄下结论,还是请诸位按照自己的性格决定吧!

摄影:黄艺畅(中国)

《人生岔口》/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其实一辈子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经历的岔口还真的是不少。

中学或大学毕业后,面对的是第一个岔口。你会经历踏入社会大学的第一步,摆在自己面前的,往往有几个选择,学有所成的,可能会继续深造,在国内?还是在国外?还是选择工作?学业成绩马马虎虎的,可能就要工作?做哪一行呢?是做自己有兴趣的?还是工钱高的?要学一份由学徒做起的手艺?还是收入比较高的销售业务员?

到了三十岁,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龄,又是另一个人生岔口。你已经不再年轻,有伴侣的,是否考虑成家立业呢?结婚后计划要有多少个小孩?每个月的开支会有多少呢?

我觉得对于男人来说,人生的岔口往往和事业息息相关;你事业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岔口,有人步步高升,也有人一事无成。你出来社会工作是第一个岔口,然后可能过一个三四年之后,你跳槽去别一家公司,是另外一个岔口,因为你的收入会增加,生活素质会改善,如果你一直没有跳槽,你在这家公司升职了,地位提升了,也算一个岔口。再一个五年,可能你想自己创业了,要尝试当老板的滋味,无论最后成功或失败,也算是一个岔口。

其实我本身也一直在几个岔口前徘徊着,一直在找寻着适合自己的路,这个过程已经用了四五年的时间,但是我至少已经尝试过。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要往哪一条路走。

人生必定有岔口,有走过,就不会后悔,但是一定要找到出口。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你要拿奖吗?》/小猪(马来西亚)


前阵子,朋友说有人问他,要不要拿奖?这是个有关企业家的奖。我刚听到这话时,征了一下。拿奖?奖项不是应该颁给有资格的人的吗?如果真有资格,就直接通知你到时候准备领奖啊,为什么那人还要问你“要不要”拿奖?难不成这奖是拿来卖的?果然,朋友说,是的,只要公司符合某些资格,再加上当事人愿意付出某些“报名费、杂费”,就包你有奖拿。

你以为这只是某些渴望攀上富贵的人的玩意儿?我起初也这么认为。可是朋友说,大的奢侈品牌赞助商来了,VVIP也来了。这节目得到名牌奢侈品的赞助,赞助场地、广告、宣传费等等。当晚得奖者分几个不同的级别与分类,得奖者不下数十位。每个人穿戴隆重,有VVIP致词,更少不了香槟美酒。大家互相恭贺,气势高昂,气氛乐也融融。赞助商获得得奖人的注意,得奖者和各单位又可以见报,主办当局老板一晚赚个百万,笑得合不拢嘴,各得其利,“一举多得”。我看着新闻报道,看到那些拿了奖项的“青年才俊”,表情是那么的亢奋、激动,而且他们的团队反应比得奖人还要激烈!我在想或许脸书上已经刷爆他们老板“获奖”的照片了吧?

但是现实社会就是如此,佛也要靠金装吧?尤其是在民智未开的社会,如果你的行业是需要老板常常曝光,有高个人知名度的,而你的老板偏偏既不是“拿督”级人物,也未曾拿过任何奖项,那么这位老板要走的路,一定比别人更困难一些。要建立团队,也比别人辛苦得多。

但是我很庆幸,我的朋友没有接受这个建议。他的公司营业额是符合资格的,但是他不屑选择付钱去换得颁奖。要真的拿奖,就靠真的实力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