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谎言》/耿艺维(马来西亚)


孩提时代,父母工作忙,我就一直寄住在祖母家。那时我经常问祖母:“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妈妈什么时候回来?”若是祖母给我解释说父母工作忙,得等一阵子才能回来,我必是嚎啕大哭。无可奈何的祖母只好说:“爸爸妈妈晚上就回来了。”那时,听到这句话的我就如同看见父母已经回家了一般,停止了哭泣。

贝多芬说过“无论谁只要说一句谎话,他就失去了纯洁的心”。其实不然,我们怎能武断地说,一个老人在无可奈何之下与自己的孙儿说了谎,而说她没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呢?我们无法判断。

当然“谎言是根浮木,早晚会被冲向海岸”。晚上没见到父母的我,最后必是嚎啕大哭。然而,我们可以说这是丑陋邪恶的谎言吗?或许不能。

我个人认为,谎言也分好坏。当你为了个人利益,或为了伤害他人所说出的假话,那就是我们所谓的骗话;而当你为了安慰他人,或者为了帮助他人而说出的谎话,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善意谎言。

我之前看过一则新闻,有一位心理学家做了一个“谎言之下的印证”实验。试验中,当局随即选出了十个大学生,对他们进行智力测验,并对其中五个人说,经过测验后,证实他们是天才。之后这十个大学生被送回学校继续学习。学期末,专家看了一下每个人的成绩单,被告知是天才的大学生成绩都名列前茅,进步飞快;而没有被告知的学生学习成绩依旧没变。

那五位被告知是天才的大学生真的是天才吗?并不是。其实他们接受的测验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身体检查罢了。一切,都是一个谎言。但是为什么那五位大学生的成绩进步飞快呢?这是因为,从心理上来说,或许他们相信了这个谎言,从而改变了心态。以此而言,谎言并不是坏东西。

老子云:“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美妙”的谎言,若是善意的谎言,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超越画饼和画皮》/林高树(马来西亚)


大多数时候,生活总是让人感觉很无奈,大家都在指望着诗和远方。政客于是把诗和远方包装成一块饼,而政治家则除了画饼,也很努力尝试去把饼做出来给大家吃。

要区分政治家和政客不是那么简单,至少那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办到的事。读过《聊斋》的人都知道妖精画皮的故事,平时大家都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普通老百姓其实不具备条件去看穿哪件西装原来只是画的。不论是自己骗自己也好,或大家骗大家也罢,这情景实际上就是世界的真实写照。

本来就这样继续下去也就算了,不料我国前首相决心豁出去,理直气壮问大家:“有什么好羞耻的?”如果真心诚意的不要脸,你真的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让人再也分不清楚究竟你是不要脸,或者不要脸就是你。

这是继敦马哈迪以九十三岁的破纪录高龄再次拜相以来,我国又一道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奇景。

真是无言以对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谎言》/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谎言无处不在,就好像空气一样。

谎言有分善意的、恶意的、心怀不轨的、心虚的,但是它却一直存在着。

谎言的范围很广,可以用在职场上、商业上、爱情上、网络上、友情上,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人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被骗过吧?呵呵。

在社会上,商场上就充满着无数谎言,竞争对手会在外面以谎言来打击你,打击你的客户,毁坏你的名声;职场上,有些同事为了博取升职或老板的好感会以谎言来诬赖你,非常可怕。

爱情上,无数单纯的女生会被爱情骗子欺骗感情,一些渣男甚至会欺骗女生的金钱,浪费女孩的青春,有些已经有女朋友或妻子的男人也会一脚踏两船,享齐人之福,可恶也。

至于现在最流行的,就是网络诈骗案,你通过面子书或微信下单买东西,付了钱后,很多网络骗子就会把你拉黑,让你永远找他不着,你可以拿他怎样?

外面的金钱游戏公司、传销组织,我不敢说全部,但诈骗集团真是不少。尤其是金钱游戏公司,叫你投资一笔钱,以丰厚的利润回酬引诱你,可能刚开始时会给你一些甜头,但是多一阵子就会以种种借口来拖延发回酬的时间,最后公司就会连夜关门大吉,等到受害者上门时才看见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多年存下来的血汗钱化为乌有,真是欲哭无泪!但是,讽刺的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很多人上当。

在这个信息发达、网络消息灵通的时代,如果遇见一些看起来很容易赚钱的公司或计划,最好自己调查一下,上网寻找有关公司的数据再来定夺。

而最难查的,就是人为的谎言了,所谓人心难测,要知道一个人有没有骗你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骗局》/咯特佩(马来西亚)

edf


莉莉脸色煞白,手脚发抖,实在走不下去了,只好扶着店屋前的柱子,就地坐在五脚基处。她双手环抱着头,只觉脑袋一片混乱,努力回想着三天前发生的事……

“喂?喂?”来电显示是一位久没联系的朋友——小玉的声音,但听起来讯号不是很清晰,对方似乎正在一个很嘈杂的地方。“是小玉吗?”莉莉紧张地问道,“是我…我现在B市,急需一笔钱,呜呜……你一定要救救我呀!”小玉说话断断续续,还夹杂着抽泣声。“小玉?你在哪儿?你怎么了?”莉莉追问道。电话断线了,发来一封短信,有银行帐号及名字,名字正是小玉的全名,没写要多少钱。

尚在疑惑中的莉莉再次接到小玉的电话,“你可以先借我五千块吗?我一定会还你的!”,还是那个带点呜咽的声音,“我哪有那么多钱啊?”莉莉急回应道。如此一来一回的,莉莉已经被说服赶紧上网汇款“救命”。她点开自己银行帐号,只有三千多一点,小玉说有多少就汇多少,她明天即可如数偿还。

汇款后,莉莉先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待她要拿钱买饭菜日用品时才发现自己钱包所剩无几,她只好自我安慰:过了明天,她的钱就会回来了。因此,第一天,她还能安然度过,第二天一早,她即发了封短信“提醒”小玉还钱,但迟迟没有回应,拨打电话却无法接通了。她这时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却不知找谁帮忙,她不敢跟家人说这件事,想必一定招来一阵嘲讽。

三天了,莉莉真希望小玉只是一时失联,但这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她受骗了,出于一时的善念,亲手把自己几年的积蓄“借”给一位自称受难的朋友。她懊恼自己的愚蠢,更是后悔自己轻易相信人,但一切已经太迟了,她已经被恶意或意图不轨的谎言拉下马。

摄影:黄艺畅(中国)

《难忘的眼神》/吴淑雯(已故)(马来西亚)


在我短短的十六年中,我不时注意着身边的人投向我的不同眼神。当我考试独占鳌头,父母和老师都向我投来称赞的眼神;考试名落孙山,他们以失望的眼神看着我。每天我都在学校与同学打成一片,他们眼中投出的是兴奋的眼神;如果我们因为小事而不和,眼神隐藏着愤怒与不耐烦的危机。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已对这些“普通”的眼神习以为常。但是在我的脑海中,却深深烙印着一道难忘的眼神。那难忘的眼神,一直挥之不去,也一直鞭策着我。

一直以来,我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我很爱撒谎。二年级时,我不小心打碎了妈妈心爱的花瓶。那时,妈妈问我这是谁干的,而我撒谎说是我们家的小狗——小黑干的。听了我所说的话后,当时她的眼充满的是信任的眼神。花瓶的碎片被扫起来了,而妈妈只是轻轻地责骂了小黑一下,我则逃过了一劫。从那天起,每当我一犯错,我不是推卸责任,就是说谎。虽然我那时年纪小,可是我比一般孩子聪慧得多,也狡猾得多。因此,我开始养成了说谎的习惯。

当我升上初中一时,我已经是个说谎高手了。经过多年的“训练”,我的谎言如真话一般,没有底线,也完全可信。我已经完全掌握了说谎的“技巧”,也能运用我这种“能力” 去说服别人、欺骗他人。我已经陷入了谎言的陷阱,无法自拔。可是所谓:“上得山多终遇虎”,我织出来的完美谎言也有被揭穿的时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到一周的时间,整个学校都知道我的真面目,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不管我走到学校的哪一个角落,众人都向我投出厌恶的眼光,好似我是个带菌者。对于他们投来的眼神,我置之不理,依然我行我素。

那天正下着毛毛细雨,地上的水坑被雨水溅起了涟漪,树上的叶子也被雨水打得发出了 “沙沙”声。我走在湿漉漉的道路上,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我拐了个弯,就看见一个小女孩蹲在路边抽泣。她的小脸蛋被雨水和泪水溅湿了,雨水无情地打在她的身上。我急忙地跑了过去,把手中撑着的雨伞放进小女孩的手里。我蹲下身子,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为什么你在这哭呢?”“呜呜,我找不到妈妈……妈妈抛弃我了……”她哭着说。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会陪她等妈妈,听后她马上破涕为笑。

我花了一个早上在滂沱大雨中等着小女孩的母亲。为了等她的母亲,那天我翘课了。我们在等着的当儿,我不时安慰着她,对她说,妈妈一定会来找她。我为了安慰她,又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一直到下午,学校放学了,我们连她母亲的影子也没看见。这时,小女孩转向我,冲着我喊:“姐姐骗人!妈妈没来!你说妈妈会回来,可是她没有!姐姐是个大骗子!大骗子!”我完全被吓倒了,她的眼睛不只是透露出伤心与愤怒的眼神,间中更带着失望的眼神。她失望,因为她的妈妈没来找她;她失望,因为我向她撒谎;她失望,因为她之前完全信任我,而我却打碎了她对我的信任。

我不记得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只记得小女孩的阿姨来接她,我遗忘了雨伞,在倾盆大雨中茫茫然地走回家,被父母骂得狗血淋头。我的脑海,深深地烙印着那个小女孩的眼神。那充满遭受背叛与失望的眼神。那天,我的脑袋昏沉沉的,我愣在书桌前,一直想着那个小女孩的眼神。

如今,事隔多年,我不再说谎了,那个小女孩的眼神在我的记忆中不断回荡着,时时刻刻提醒着我,鞭策着我。有时,我的眼泪会不禁地从眼眶中流出,一想到她的眼神就会让我想起以往我的谎言,曾经让多少人失望过。当年小女孩失望的眼神刺穿了我的心窝。虽然现在我的心已经痊愈了,但在心的最深处永远会留下一道疤痕。那难忘的眼神,永远会提醒着我、责骂我与鞭策我,要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再说谎。那眼神,我永远不会忘记。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后记:作者吴淑雯在上个月底因车祸过世,她中学的华文老师找出以前的作文代为向《学文集》投稿,希望以这样的方式缅怀故人。愿逝者安息!

《理财》/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理财,以前的时代可能叫做存钱,理财这个字如今已经变成了很普遍了,甚至有点被滥用的感觉。

很多信托基金顾问、保险经纪,投资业、金融业,甚至一些非法外汇业的业务员都会在名片上写着理财顾问、理财规划师之类的称号。

问题是,他们真的很会理财吗?

其实很多人都把理财看的太复杂了,其实简单的说,理财祇不过是,有规划性的处理你的财务。

基本上,每个月的入息,分成几个部分使用就算是理财了;比如说一个单身汉薪水五千块,一千是供房子的,七百供车子,三百是汽油,一百是电话费,两百是保险,一千块是每月的定期存款。这里三千三是每个月必须的花费,那剩下的千七块是自己平时的开销,我觉得这也是理财的一种。

当然,如今现代社会的理财已经相当的专业化,有真正的理财顾问会从遗嘱、房产、股票、信托基金,甚至到保险为止,帮你做一份详细的计划,然后以他们的专业知识为你规划你要怎样花你的钱,要存多少,投资多少,到了退休年龄过后就会有多少财产等等。

我觉得,理财最重要的是量力而为和自律,花费要符合薪水收入,要有储蓄的习惯,不要才五六千块的薪水就去买一辆三四十万的车,或是买超过一百万的房子,通常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朋友生活会过得很苦。

理财嘛,每个月一定要存一笔钱,如果环境不错的话就买一些房产和信托基金投资,自认为眼光好的话可以买一些股票,懂得钱生钱,那就算会理财了。

有一句话是对的,那就是你不理财,财不理你。

摄影:Nick Wu(台湾)

《一家5口3破产》/博瑞(马来西亚)


家里经营多年的餐馆,终于在今年结业了。原因除了身为主要管理人的母亲年纪渐大健康渐坏之外,也因为餐馆连续赔钱赔了几年,现在连最后一间产业也变卖了,才能勉强付钱给供应商。

我看在眼里,不胜唏嘘。在最风光的时候,母亲买了产业给自己和合伙人,车子也换更好的。那时候说话意气风发,大家都说母亲很本事。但是说实话,我不认为母亲是个真正的生意人,因为在那个年代,即使是在菜市场里卖蕹菜的没念过书的大婶,随便动一根手指,买进卖出任何一个股票,都可以赚钱。所以,那个年代,大家都找到吃,那是个歌舞升平,人人“鱼翅捞饭”,脸上挂满笑容的年代。

但是后来经济风暴来了,家道也开始中落。母亲因为乱买产业,借margin(融资)买股票,还有做“会头”给跑了钱,结果欠下一大笔债。但是母亲性格刚烈,不肯认输,结果再去借更多的钱,尝试着要东山再起,但是事与愿违。到最后,家里5口,3口成为破产人士。

一开始我还跟亲戚朋友借钱,尝试帮着母亲过得好一点。可是后来,当我慢慢经历社会大学的磨练之后,我才发现,问题的根源,不在于社会大环境,而在于母亲。母亲爱面子,爱当老板,可是她对人不对事。而且时代在变,但是她的生意经营模式不变。所以,到后来,“财散人安乐”,终于手头上再没任何钱,也再没任何人愿意借钱给她,所以才不得不“安分守己”结业……

自己过去十数年都在欠钱借钱中过日子,这种日子真的很不好受。钱确实不是万能,但是没有钱却万万不能。我曾经很迷茫,钱到底是好还是坏?钱害得我家道中落,害得许多人受苦,所以我问一个常常陪他的母亲上佛堂的朋友,佛教怎么看钱?出乎我意料之外,他说一位得道高僧对他们说,有钱很好啊!我傻了,我说钱怎么可能好呢?钱是万恶的根源,难道法师没听说过吗?他说别傻了,有钱是好事,因为有钱,可以做很多善事,帮助很多人!

那一刻,我仿佛开窍了。钱不是万恶的根源。是善是恶,端看你怎么运用它。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