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毁灭,是不是个问题?》/野子(马来西亚)


生存还是毁灭,在绝大多数时候,对绝大数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一般人更关心的问题是今晚吃饭还是吃面?开伙还是外食?点中餐还是西餐?诸如此类,虽然关心的层面明显不够高大上,但问题十分切身。

因为切身,所以这些选择终归都是一个心动不心动的问题而已。选择西餐不会是由于《黄历》指明今日“宜吃西餐”,而只是自己在刹那的心动,然后就这么顺水推舟地解决了。日常生活中多的是这种例子,依照“心之所欲”来作抉择,生活显得随兴、写意;生存还是毁灭的严苛选择,一辈子也不一定碰得上一次,我们凡夫俗子需要那么认真对待吗?谁想当伟人就交给谁负责去思考好了,我们继续过我们马照跑,舞照跳的日子。

日子一久,随心所欲已不见得还会触及心动,生活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淡然,甚至漠然,仿佛是隔壁邻居家的事。再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天觉得活得有点腻了。这个时候,生存还是毁灭,遂成了一个合理又适时的切身问题。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维持心动的能力是必要的。不时对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投入一点关切,凡事心如止水实在产生不了心动感觉,有心动的生活才算活着,而非仅仅还没死。随心所欲或漫不经心的生活方式可以用在一时,却不宜用在一世,它容易导致我们在生活中迷失自己。生活还是得多少花点心思,才容易看得见它的美好,才不至于腻得要去思考毁灭自己的问题。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心动随想》/林高树(马来西亚)


《三国演义》中有位武功高强的武将吕布,根据以前某电脑游戏的判断,其战斗力爆表,得满分100。吕布在《三国演义》中名声十分不好,被张飞大骂是“三姓家奴”,不忠不义,反复无常,绝对信不过。吕布一旦对老板心生不满,“心动马上行动”,另寻出路倒也算了,问题是他老兄还仗着武功高强顺手就把旧主丁原、董卓给杀了,有失敦厚。

心动和行动之间需要一定的缓冲,否则就显得有点过于赤裸裸、急吼吼,毫无美感可言。缓冲的目的在于让脑袋稍微冷静一下,不让心动完全主导行动,做事不是起码也该用上一点点理性吗?

如果说心动是感性的原动力,那么冷静则是理性的策划、执行能力,可能还可以加上判断力和持久力吧?即便如此双剑合璧,谁也无法保证凡事就一定都能够处理得妥妥当当、漂漂亮亮。倘若单凭一时兴起的心动,就当作是采取行动的号角响起,以后不后悔的几率有多高?你不妨猜一猜!

摄影:Nick Wu(台湾)

《心动女生》/王康亨(瑞典)


记得大概七、八年前各大卫视的晚间节目几乎都是大型婚恋交友节目,我印象深刻的是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具体流程是这样的,主持人入场(插入广告介绍)→女嘉宾入场→男嘉宾入场并自我介绍选择心动女生(男生全力)→女嘉宾对男嘉宾第一印象选择(女生全力)→男嘉宾简历短片→女生再次选择→男嘉宾心目中的理想女生→女嘉宾选择→采访男嘉宾的好友短片→女嘉宾选择→离场采访。

据说节目刚播出的时候,收视率仅次于央视频道,这个数据还是挺吓人的。男女老少都很喜欢的节目,当成一种综艺娱乐节目来看。起初一个女嘉宾在台上站了几个月,都没有男嘉宾能牵手成功,我都以为这个女嘉宾挺有意思的,魅力大,没有合适的菜,后来节目以女嘉宾有私人问题要处理,没能来为由,换个新人取而代之。这些台上站得比较久,颜值身材各方面也不错的女嘉宾,一般都能说会道,骂人不带脏字的那种,很多男嘉宾都会选为心动女生,但是人家会以各种不合适的理由拒绝,网上也有这些所谓的女嘉宾的很多舆论,说是推销自己的品牌,甚至推销自己,可以理解为想当网红,或者是节目找的拖,来吸引观众眼球。

对于我们这些忠实观众来说,这就是恶意中伤他人的行为!差不多我也观看一年后,节目还是那样,一点新鲜的感觉都没有。节目为了收视率,心动女生永远是白富美,能言善辩,一挑三没毛病,男嘉宾除了漂亮的心动女生,其他的都是摆设,可以说是一场相亲辩论赛,毫无真性情。

做真实的节目,才能使观众的心动起来!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曾子·羊枣》/伍家良(马来西亚)


晚饭后在前院小憩消食,抬头一看,树梢微露一弯新月。树影摇曳,淡淡的银光也随着舞动起来,似有若无,忽暗还明。猛然心里一动,惊觉仲秋已届……又一年了!

中秋节,月圆人圆,蕴涵了千百年来的浪漫情怀;月华灯笼,点亮了多少家庭的温馨和睦。小时候挺爱过中秋节。满桌的应节祭品,月饼、柚子、菱角、小芋头、云片糕、水煮花生,还有一壶爸爸平时不舍得泡的“白毛猴”香茶。如今回想,所谓祭月,其实是赏月,一家人坐在一起,有时左邻右舍也过来串门子,小孩有小孩的荧荧烛光,大人有大人的闲话家常。清夜无尘,蟾光漫天,屋沿满挂的灯笼,照出了一张张带笑的昏黄。

后来爸爸走了,妈妈又不幸患了失智症,离世前的几年,虽然桌上摆了同样的祭品,可她就想不起是哪个节日。陪着她坐在庭院,看着同样的一轮圆月,却默默地聊不起来。月光似乎也转换了颜色,灰灰白白的,带点哀伤。唯一不变的是妈妈的胃口,她爱吃金腿月饼,一口月饼一口茶,往往一吃就半个月饼。如今妈妈也走了好几年了,每年中秋,依然买上两盒金腿月饼,放在祖先灵位,祭如在。

清风徐徐,太太捧着一碟月饼出来,说道:“试一块吧,今年的金腿月饼。好吃的话,明天该去买了。”我咬了一口,心里倏然一阵刺痛。“今年的杏仁……唔,有点苦!”

摄影:伍家良(马来西亚)

注:如果不清楚曾子为什么不吃羊枣,请自行google,此不赘言。(周)

《为心痛干杯!》/林高树(马来西亚)


心痛不一定是因为失去什么,就像一般人以为的那样。心痛其实也可以是因为找到、遇到、得到了些什么,譬如癌症,譬如发现原来自己另有亲生父母,譬如真的遇到了那个恨不相逢未嫁时的人,认真想想的话,还会有很多例子,甚至数不胜数。

不论是失去还是得到都好,有些是难以预料的意外,也有些是无可避免的宿命。任何人都不具备针对心痛制定一个普世标准的资格,一个人心痛与否别人如何判断呢?旁观者最好还是继续当个旁观者,顶多做些端茶递纸巾的事,就别站在道德据高点说三道四了;在伤口撒盐,未免太过混蛋。

时间或许会减轻心痛的感觉,却不太可能冲淡心痛的记忆,如果痛是发自真心诚意,那么这很可能是要准备拎一辈子的行李。接受现实只是感到心痛时最无可奈何的方案,实际上根本无济于事。理解到这一点,也算是梦醒时分,人生本来就没那么开心。难怪曹操要说:“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短歌行》)

来来来,喝了这杯再说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心痛之根源》/嬕(英国)


记得有次看報紙,男人烂赌成性,父母卖了房子为他还债,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亲生儿子绝对能改过自新,直到最后他把父母的棺材本都给用了,才不认这个亲生儿子,让他自生自灭。我对此印象深刻。报道中写道,这对夫妇泪流满面与儿子断绝关系。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痛吧?可能你会说:“那当然,他们付出了心血!” 不是,是因为他们付出了爱,你即便用心血付出也未必会心痛。

我记得小学时候参加了一个用废弃物品搭建建筑物的比赛,在比赛中,我用尽了所有心血把这些废弃物品搭建成不输任何人的作品(厚脸皮),我那时真觉得相当满意。在比赛结束前的十分钟,我的作品不小心被人踢了一脚,整个心血作品就这样前功尽废。倒在我眼前的和一座垃圾山没两样,我弃赛,也离开了。我当时没有心痛,只是满脑子诅咒那个毁了我作品的小屁孩。

有一次我爸买了一个铁制圆珠笔,外观非常的精致且耐用。我非常喜欢这个圆珠笔,上课下课都携带这支圆珠笔,就在某一天,有个恶劣的同座男同学乘着下课午休时间夺走了我的圆珠笔,我追着他跑到了男厕所外。我当时就单纯的觉得只要他上完厕所后就会出来把圆珠笔还给我,最后他终于走出了男厕,并告诉我他把圆珠笔丢进了蹲式的马桶里面。我泪如雨下,右手下意识地抓紧左胸口。

“好痛……!”

一想到我永远失去这支圆珠笔,我心里就莫名的痛,啊,后来才知道这是心痛!显而易见,我并不“爱”我的作品,自然就不会心碎。不过以上提到的是对非生物的爱所致,本质不变,但是恋爱还是与其相差十万八千里。

接下来提到的,是家喻户晓的恋爱话题,我就长话短说:A女和B男相爱了四年,后来男方劈腿。好,我说完了。简而言之,心痛的当然是女方。女人是个心思细腻的动物,男人则是神经大条,木鱼脑袋比较缺这方面特长的生物。论女人心思细腻而言,一般来说女生付出的会比男性多。根据我的恋爱经历,我相信A女应该在分手后责怪自己说:“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了?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我?”简单来说,双方没有珍惜。再简单的说,分手劈腿总是因为双方没有珍惜彼此的优点,如果以双方都珍惜对方为前提而时间重来过,男方不会嫌女方的美貌不足,女方不会因为对方的缺点而只会责怪对方。

总结:如果有爱,就得珍惜。有珍惜就不会心痛。

也有不是因为爱而生成的心痛。我记得我曾经养过一只狗,特别粘我妈。即使它不会说人类的语言,我也知道它讨厌我,因为我小时候常欺负它。在它病逝的那天,悲伤涌上心头,随之而来的是心痛,我知道这不是出自于爱。它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很空虚无聊的日常,而且鲜少带它出门散步(怕染上跳蚤)。我觉得它的一生很可悲,即便它有我父母的爱,但是内心或许免不了空虚。心痛是因为同情,同情它孤独空虚地离开。我虽有考到驾照也想带它去兽医,但是我有驾车恐惧症。因此,我认为心痛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良心谴责,悔恨自己的无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宠物病逝。

把繁体字“愛“拆開來,就會發現裡面有 “心”這個字。心跳,心情,心思,当然心痛可以说都是取自于爱。但是心痛却不仅仅只有爱,人生的阅历、经历也是心痛的组成部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向前看吧!》/王康亨(瑞典)


爱情这东西勉强不了,好聚好散,没谈过恋爱的朋友们也都知道。

前段时间我一直和女朋友闹的很不愉快,不聊天到不视频,分手,哭泣,分了又和,周而复始的循环着。这期间怀疑着自己情商是不是太低,还是对方是心机婊?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吵过闹过,没那么严重,都能彼此体谅对方。一分开几个月,不是问题的事也变成了性质严重的问题;难道两个人交集少了,就成了陌生人?一直很不解,之前有长辈给过忠告,幼稚的女人会让你很头疼,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了,我就感觉没有过不去的坎,一直交往着,时间久了发现彼此之间想的事不在一个点上,就算事情从她个人观点认为是有矛盾的,我也以包容甚至感觉是纵容的心态去肯定她的观点,什么男友力爆棚,我都不会去在乎。

直到我发现自己这么做的方式一直被她借题利用了,心痛是什么感觉,我已经体会不到。一切都过去了,时间在走,人也会变,向前看吧!总会遇到更好的自己。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