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狗》/王康亨(瑞典)


自打小就喜欢狗,一直嚷嚷要家里人买,但是自己上学都是寄宿,家人工作也忙平时没多少时间,也没拒绝也不答应,就一直拖着。说起买狗,要从2016年说起,那是我大学刚毕业,从学校回海口工作,工作不算太忙,就自己上网查论坛查贴吧,在当地找到一家私人宠物联盟店,和我妈一起去店里验狗。我一直都喜欢中大型犬,像拉布拉多、金毛等等,但是我妈考虑到多方面因素就答应只买小型犬,挑来挑去,看上一只活泼乱跳的棕红色泰迪,就认定买她。

刚买回来才3个月,就是一头小奶狗,小白(详见: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0%8F%E7%99%BD/6251)一枚的我,上网搜各种攻略,认为按着人家说的去做就能搞定,后来发现没有那么容易,半夜肚子饿会叫,要起来泡羊奶,不懂上厕所,要教她多往厕所走几遍,但是还是不会,随地大小便,喂食驱虫药,打死就是不张开嘴巴,只能硬来扒开嘴巴塞进去,各种麻烦的问题来了,我妈后来说不好伺候,想送人领养,我肯定不愿意,刚到手的狗哪能轻易送出,但是我家泰迪又不争气,快一岁还教不会,各种调皮捣蛋,我们也家法暴力伺候,她性格也不好,一直和我们作对,我也一直咨询卖狗的店家,说狗岁数大了自己就会,我们就抱着这心态等着它慢慢长大。

后来我从瑞典回国,她一岁多了,半夜不叫了,会上厕所了,但是还是倔强不吃狗粮只吃肉。我刚回来一个月,又要分开,看她从机场嚎叫目送我离开,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或许会变得更聪明些。且行且珍惜吧!

附图:摘自《搜狐网》

Advertisements

《性别没问题》/王康亨(瑞典)


今年3月初坐飞机在荷兰转机回国,一上飞机全是亚洲面孔,不奇怪毕竟是回国航班,就坐几分钟后,旁边上来一名女子,看起来成熟,却缺少几分韵味。飞机飞行平稳后看到她掏出MacBook边敲打键盘边用手机翻译更改着文章,有时也切换到其它文章浏览参考着什么,闲来无事的我眼睛也多瞟几眼,大概是关于社会科学类的文章,和她几番交流后,了解她是一名赴德留学生,她在完成学期的论文作业,内容是关于德国女性就业实践调查的报告。

同为出生在中国的孩子,了解到她从初中开始就作为交流生赴新、加、美、英学习,基本是重要学习和生活的阶段都不在国内,大学留学也很少回国。我对于这种留学生的情况很感兴趣,他对我这种从国内应试教育走过来的也有很多想问的,求同存异吧。

20世纪之前国内基本男主外女主内,随着国家不断呼吁男女平等化,女性有了更多和男性一样的权利,但是还是避免不了各区域的大男子主义现象出现,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更多的还是属于所谓的弱势群体,一言不合就家暴,家庭矛盾频出,女性更多的是隐忍,选择退出的很少。女性在高层职业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比例还不算大。她和我说了,在欧洲发达国家男女平等现象很明显,就业方面,有些重活女性占比甚至超过男性,同一职位的工资男女没太大区别,生育福利政策,女人生孩子,男人也有相对应的产假休息等等。更多的方面可能与历史因素和国家政府政策有关系,一时半会解决不了社会的男女性别差异化问题。不管是微信朋友圈说的,泰国的男人,为了生存,把自己活成了女人!而中国的女人,为了生存,把自己活成了男人。这些体现男女不平等的问题的案例出现。

活在当下,学会尊重自己,去尊重他人,平等的心态对待社会现象,其实没有那么多问题。

摄影:Nick Wu(台湾)

《性别发展简史》/近乎妖精(马来西亚)


当造物者在造人时,可能出于一时贪玩,也可能有其他原因,老人家觉得除了高矮、美丑、胖瘦等差异之外,人类还应该再加上性别。后来出了个叫尼采的嫖客,他因为得了梅毒而生闷气,心想上帝既然全知全能,那梅毒很明显就是上帝对自己施放的生物武器,一气之下当众宣布:“上帝死了!”

上帝死了没,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整容医师出现了。从此,高矮、美丑、胖瘦的界限模糊了,甚至性别也变得可以商量了。在以前,性格上再怎么娘娘腔或男人婆的人,生理上的区别还是不容否认的,即便那少数去练“葵花宝典”神功的武林高手和入宫当公公的太监,“举刀成一快”之后,充其量也只是变得阴阳怪气,好像还不算是真的换了性别。然而,现代医术在“进步”和“变态”两头马车带领下迅速发展,如今变性好像已经不是随便拿菜刀一剁就了事那么干脆利落,具体详情坦白说我也不太清楚,据说重点是眼见已不足为凭了。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即使仅仅有细微的不同,性别差异最初总是有迹可寻的。今天,如果还对探讨女性主义兴致勃勃,那么,是不是也该有谁来关心一下变性人视角下的观点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可思议的女装》/林高树(马来西亚)


以前总觉得报纸上报道的欧洲时装秀很不可思议,虽然有时候还算正常,另一些时候那些穿在模特儿身上的所谓当季服装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又是水果,又是巧克力的,披挂一身,穿的到底是衣服,还是餐桌?

有一种东西叫leggings,中文翻译成打底裤。在网上可以看到西方人也不时为这玩艺争论不休,有人认为那是裤子,也有人认为不是。持反对意见者,觉得打底裤和内裤没什么两样,你会觉得穿内裤上街合适吗?你不觉得自己的大屁股有毁市容吗?打底裤拥趸则坚持认为,觉得不合适,就别盯着看,望别一边去!

上大学时曾经有一位女同学穿打底裤去学校。我们在此就不评论个人审美观的差异,当时我担心的是这么紧的打底裤就不怕瞬间爆开吗?厂家有提供“绝不爆炸”的担保吗?同样一位同学,她还有一件很让我崩溃的牛仔裤,紧得简直无法想象她到底是怎么挤进去的?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佩服同学穿衣服的特技,还是勇气?不过天地良心,真的十分佩服!

家里除了老婆还有两个女儿,算得上阴盛阳衰。这种情况对我个人其实是很涨见识的,特别是在服装方面。打从女儿还是婴儿时我就搞不懂那些衣服是怎么回事?老婆大人的衣服也一样,且不说好看不好看,每次晒衣服时就会发现,有好多衣服我居然连是正面还是反面、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翻来覆去都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女儿小时候为她们换衣服就会被考倒!我是真的搞不懂啊!哎!反正头和四肢总是得露在衣服外面的,那见到空隙就把手脚穿过去,应该错不到哪里去吧?嗯……,虽然逻辑基本正确,但其实还是可以错得很离谱的:好几次把女儿穿成美人鱼的模样,两只脚都挤进同一个裤管了。

女儿只顾哈哈哈狂笑!一点气质也没有,这副德性一定是从妈妈那里遗传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网友,真的是朋友吗?》/何春萍(马来西亚)


玩面子书,也有八九年了。

面子书最成功的地方,是让人觉得自己有很多(虚拟)朋友。

如果有人按赞或是留言,就觉得自己备受关注,是对方很注意的朋友,心中有受到重视的感觉,强烈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认同感与重要性。

自我感觉良好,像是吃了一颗迷幻药,以为自己在天堂,心情很快乐,这样的世界好棒。

面子书,越玩越假了。

以前会认真看待朋友和留言,渐渐的,开始觉得在面子书发文,根本不需要太认真,就是爽爽去按赞,得空就去留言,无聊就发几张图片或文字。

玩玩就好。

我看身边很多高手,都把面子书当做一条人脉或生意来经营,高手很少在这种平台去经营友情或亲情。

有些人是真的在面子书联络感情,我会为他们难过,因为他们花太多时间在面子书联络感情。如果在真实生活中活得很好,何必靠面子书得到认同感及打发时间?

我的面子书网友,80%没见过面,很多网友都是加爽,甚至也混了几个敌人也说不定,偏偏大家会被共同朋友所误导。

“原来你也认识他……”

“不,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的你加他好友?”

“我加爽的!这个是面子书,大多数都是不认识的!面子书的网友,不一定是我的朋友!”

明明知道面子书很假,为什么还会相信面子书?

现在,照常玩面子书。不过心态真的是玩玩而已,玩的意思是不在面子书透露我的隐私。所以,我的面子书没有家人照和朋友照,连自拍或人照都很少。

最常在面子书锻炼文字的速度和精简,抒发很多我对人生的思考、看法以及意见。

经常告诉自己,不要把一个人的面子书当做他的全部。真的要了解一个人,是需要时间和事情的经历,决对不是用想出来或推理出来的。认识一个人,你以为你真的那么容易就知道一个人的个性与心理吗?

摄影:Nick Wu(台湾)

《脸书毒》/小猪(马来西亚)


刚刚滑一下手机,通过脸书,和喜欢园艺的朋友们聊了一下。然后又到提倡零垃圾的团体里八卦一下,再看一看绿拿铁的组群有什么新心得。接着看看其他个人的帖子,远在英国的亲戚,刚吃了几个新鲜的生蚝。在香港的朋友,儿子就读中学了啊。在澳洲的朋友,带着3个孩子亲近大自然。在世界各地的朋友(除了中国吧),都可以通过脸书联系上。这是我最喜欢脸书的地方。

很多人大概都和我一样,基本上每一天都会看脸书,就像是吃喝拉撒一样平常不过的生活习惯。脸书好吗? 或者坏吗?可以说通过脸书,除了和朋友保持联络,用户也可以通过它来学习各种知识。例如我自己就认识了一班有共通兴趣的朋友,向他们学习园艺,后来终于踏出第一步在家种植一些蔬菜,才可以有现在的无农药新鲜蔬菜可以享用。又或者透过零垃圾团体,学习如何从根本上环保,我觉得这些都是有益的。

当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资讯泛滥,从脸书,再连载到其他管道,一个不小心,几个小时就耗尽了。有些人简直把脸书当成是日记,把每天发生的事,都记录在脸书。许多人也爱在社交媒体晒幸福、晒恩爱、晒财富,赚“Like”,但是有几个网友是会真正关心你的呢?有些人甚至因为朋友没有“Like”他的帖子,而友情生变。我觉得这真的是有违脸书的初衷啊。

突然想起,刚刚看过的贺年片“大大挞“,胖妹变正妹后,为了拼“全民女神”,所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脸书上Live自己的生活片段。为了拼Like, 拼人气,女神竭尽所能要满足每一个粉丝的要求。但是啊,岂能尽如人意? 批评接踵而来,压力也随之而来。女神终于都崩溃了。

话说脸书已经算是‘落后’的社交媒体了。它是属于90后的生活一部分。但是千禧年过后的宝贝们,手机里有的社交媒体多不胜数,但是就是没有脸书。所以如果你和别人说,“有脸书吗?”, 别人大概就能知道你的年龄了啊!

摄影:林明辉(瑞典)

《点击之际》/咯特佩(马来西亚)


晚餐后,七点正,他刚po文上面子书,不出五分钟就有友人甲乙丙三人回应,而他也很快回答,接着来了个友人丁加入讨论。如此一来一回,他瞥了一眼电脑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句多钟,哎呀!这不是正在赶一份作业,怎么就跑神了!他立马打开一份作业文档,刚打了几行字,面书显示又有新的信息。他很顺手的再次点开来看,这是友人甲上载的一张她刚理发的样子,他点了个“赞”,正要回到文档页面之际,却发现友人乙po了一个链接。出于好奇,他忙点击看看,是最新版本的狼狗游戏网站,他接着点击一下游戏介绍预览,全副先进武装的“狼狗”走进基地中,并以其敏锐的侦察力探测敌人的所在地,画面极其真实刺激,不错不错!他暗忖,等完成作业后再下载玩玩。如此想着,他也没忘了回应友人乙,岂知就游戏难度、新旧版本比较等彼此聊了一番……

电脑屏幕再次呈现文档的页面,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刚才跟乙聊了一阵,随后他浏览了一些他关注的公共主页的新闻及八卦,总算对作业的内容有了些想法,顺带“复制与粘贴”网络上的东西在作业文档中,把内容稍作修饰后,突然想到友人丙方才po的一系列她家乡的春节图片,于是他又打开面书页面,点击丙的头像,把那张他需要的照片下载剪贴进作业中。这下,作业总算完成了七成,他松了口气,看看面书上有什么更新吧!

晚上十点半,友人丁在其状态上写了一句沮丧的话语,还附上一首CBA的歌曲MV,他点击一看,却是一首动力十足的摇滚曲目。他忍不住调侃丁几句,而甲乙丙也跟着加入口水战,正当大家相互吐槽吐地挺起劲时,友人戊却找他私聊。原来戊跟他女友吵架了,心情糟透了,所以他就把关注力转而放在这位戊身上,听听他诉苦。在私聊的同时,他把作业的收尾整一整,补充几句,最后把名字学号科系填上,存档打印完成。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他打了个呵欠,感觉跟戊也聊得差不多了,该安慰该关心什么的话也说完,临关机前向戊道声晚安,明天会更好!

不知不觉,一个晚上的时间几乎在社交网络上消磨殆尽。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