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说几句话 16/8/2019

“听说”读书会将在明天晚上开始读一本新书《仰望星空》,作者是前剑桥大学院长本森(Arthur Christopher Benson)。如有兴趣参与或询问,请电邮联络:xuewenji.my@gmail.com。

(周嘉惠)

Advertisements

就说几句话 10082019

“大言希声”出自《道德经》,代表着一种华人的传统思想和美学观念:最大的声音是没有声音的。换句话说,只有废话才会喋喋不休,八九不离十。大家不妨留心观察,从生活中找答案。

8月9号的〈有此一说〉单元,受访者寥寥几句心里话,却极具震撼力,直击人心。这就是“大言希声”的一种表现。

最近教育部准备在明年四年级的华小课程中加入爪夷文的“鉴赏”内容一事闹得很大。我个人并不反对这个内容,但对教育部的处理方式则非常不认同。几位政治人物“护主”的言论,显得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更是让人倒胃口。

去年5月9号大选的选择是为了倒国阵政府,这一点从未后悔。但是我们选出的新代表,实在也不合心意。有没有实现选前的诺言是一回事,罔顾民意是另一回事,一意孤行加废话连篇又是一回事。希盟政府,祝你下一届大选好运了。

去年9月12号在《星洲日报》发表了〈炒熟的种子不开花〉一文,表达个人对华小课本(KSSR Semakan)的不满。不论满意与否,现在爪夷文的事已告一段落,是时候发表个人对华小课本意见的续篇了,敬请期待。这里先“剧透”一点内容,两个字:吐血。

〈有此一说〉贴文的附图是一张华文小学的募捐卡,马来西亚华人都很熟悉。华文小学是公立学校,但是政府的拨款从来就不足够,以致华人社会已经认命似的出钱出力,并美其名为缴交“第二份所得税”。这是其他地方没有的奇景,恐怕外国读者不了解,在此稍作说明。

(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老二在幼儿园里惹上手足口症。回家后照常给老爸“大大的拥抱”,也一如往常的胶布般粘着我。结果,原本一直以为属于小儿科的手足口症,居然真的可以传染给成人。不常生病的我,终于被病毒打倒。昨天病发后昏昏沉沉,原本想学香港电影那样贴上“东主有喜,休息两天”的字条暂且应付,可是昏得连这个都忘了做。这是今天开天窗的主要原因。

有一件事斟酌良久,现在觉得实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决心豁出去了。本人最后两个学位得自位于杭州的浙江大学。杭州在宋朝时叫临安,是个美丽的城市,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说法。南宋皇帝来了这个美丽城市,乐不思蜀,把临安当久安,日子过得美美的,最后断送了大宋皇朝。

本人在九月十二号到十六号间将到杭州和导师与同门“团聚”(1.同门即同一位导师的同学,2.“团聚”是他们的说法,他们当我是在海外流浪的同学,3.《论语》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里的“朋”,指的是同学,不是现在一般意义上的朋友。),如果读者中有谁想在这一个时间段去杭州看看的,不妨一道出门。我到杭州的目的是团聚,但也会有足够时间向同行者解说杭州的旅游攻略(旅游团一般不会带去的“秘密花园”)和历史典故。作为读者福利,不另收口水费。有兴趣者,可邮件联络详谈:xuewenji.my@gmail.com

草草如此。

(周嘉惠)

〈就说几句话〉

本月的主题似乎成功勾起许多作者尘封的回忆,精彩的重磅文章陆续来了好几篇。所谓重磅,指的是内容比较震撼人心。3月18号的文章〈一家5口3破产〉也属于这类文章,单看题目已经足够引发读者的恻隐之心了。

在一般人的概念中“破产”是件不幸的事,同情心自然而然产生。不过,这里希望作一点补充。

在我个人的观念里,条件反射、理所当然的反应都是人文素养的大敌。为什么呢?因为事实或许有许多不同的面向,如果单凭条件反射只取其中一种可能,进而抹煞其他可能,那是不对的。

这又跟“破产”有什么关系?破产难道还能造假不成?诚然,破产应该不会有假,但是否听过某些人向银行贷款时,一开始就存心要破产的?在这里无意道德评判这种“策略性破产”,也不是在质疑作者家人破产的原因,只是希望点出事情可以有多种可能,而且不是所有可能都那么值得同情。

人文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不是任由感性泛滥,模糊我们的视线。

(周嘉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