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生活/刘明星(马来西亚)

日子过得淡漠,半点水也不见得会溢出心头,那是不是平凡到了极致,以致趋同于理想平衡状态,再不会泛起涟漪的心如止水?我想,《庄子·齐物论》里的心如死灰大概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然而,那大概绝不平凡吧?南郭子綦说起的天籁,“怒者其谁也邪”又岂是常用的“天籁之音”能搭上的。

可是,那种形如槁木的寓言,毕竟是杜撰的比喻吧?又或许如今的我们对那种绝对幸福的感受已经失去觉体,再也不能看到绝对灰心作为高人境界有什么好处了。也难说,也许只是我的个人感觉,这世上无奇不有,不平凡的人说不定多的是呢!

想来凡人也并非褒义词。宝岛歌手李宗盛不是唱过“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吗?可是我的世界难道不是凡间,我面对的难道是人间仙境吗?放眼望去,灯光灿烂的城市遮挡了漫天的星空,说是仙境,怕是自欺欺人的罢。凡人在凡间,天经地义,半点不含糊。

仙人的概念,我翻《道德经》没遇到,所谓的仙风道骨,也许是道家人士给自家戴的高帽?当然不能用老子五千言给道家作概括,这黄老之术,还要从炎帝黄帝的故事开头哩。可是,我怎么看,都看不到归隐山林就是修仙的青云梯。这当然是我个人的局限,我自己甘于平凡,可怨不得别人呢。

我也不会仿效魏晋各风骨来服用五石散,妄想从迷幻物质暂时进入追龙状态,那欲仙欲死的境界,不必药物刺激,也能从他处得来。但是,短暂的天外飞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在梦里,谁又不能是具备任何超能力的天仙?

然而,平凡自有平凡的妙处。不必仰望藐姑射之山来想象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用意志来获得胜利,也许是周树人先生笔下的阿Q最自鸣得意的平凡人消遣了。

脚踏实地也不是坏事。否则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终究免不了要失望的。譬如涅槃,那又岂是随便坐在树下冥想就可以去到的大彻大悟?要从芸芸众生中得到真谛,一星半点的歪念,足以破坏一生的修行。

至于为什么有玉兔捣药,有月上广寒宫的人在,不必多疑,是拿来过过臆想乐子瘾的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