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友的善意/谢国权(马来西亚)

日前阅报,有记者把俩华人于曼哈顿的事迹撰文报导,观之甚为感触,兹简介如下:

老林在大陆言论捋了虎须,落草逃难到美。由于无处藏身,也不是刘晓波一类,能烧根烟就熏人一眼迷离的脚色;他的难民身份,只能让他每天游荡在曼哈顿的街头,夜里就到流民庇护所过夜。在那里,他遇见了老秦。

老秦,生于香港,后来在美国入籍当了移民官,可谓鲤鱼跃龙门。可惜一时失足,因贪被革了职。祸不单行,不久后被身后一股无名势力网织的罪名,连坐成了国际人贩走私头目,遂锒铛入狱。

老林一个英文单词不懂,一脸疲态,每日挣扎在城市的边缘,求取温饱,还得挣钱寄回老家。身体状况日下,牙齿问题尤其困扰。老秦说第一次他自己放出来后,才发现这街道的风景逥异。如今憔悴,才发现街风刺骨,天色黑的尤快。他走进流民庇护所,发现了唯一的华人。老秦跟老林寒暄两句,发现老林沉默寡言——讨生活都掏尽了老林所有生命的热情了。

俩人作伴,实际上老林除了华人身份予以老秦慰藉,他也什么都拿不出了。倒是老秦,许是动了恻隐之心,自己每月尚有二百美元的福利津贴,领着老林就上水族馆,看他瞠目结舌,老秦想起当年自己小时旅行到水族馆也这般模样,又想起初初与太太相约于此,如烟往事。也许这次老秦想自己也让别人幸福一下吧?平日若经济情况许可,老秦就给他买相对柔软的麦当当鱼柳包,让他容易啃食。有年,他们俩半百的流浪汉鹤立在众小孩之中,排队与圣诞老人合照。那次老林填的愿望是:一张绿卡。

后来,通过老秦过去当移民官对法律的理解,老秦终于替老林弄到了绿卡,还把三十几年没见的乡下老婆给接美国去了。地方上的人都为这俩人的友谊感到无比欣慰。

然后世纪之疫来了。老林那晚因不适送院,给他视频通过话,不日就没了。

老秦搬进了一间小居室,一屋子都是杂物,当中许多都是老林的遗物。老秦每每看回替他争取绿卡的那些法庭记录,总在想:怎么就这么造化弄人?苦日子熬到头了,却就遇上这凶疫。每逢忌日,老秦还会回到昔时旧地,给老林祭一个麦当当的鱼柳包。一个人,遥忆他们过去在街头流浪的时日。

在苦难的时候予以伸出援手的是朋友。这种关系无臭无味,来去无踪,不明所以,至为珍贵。朋友之间最难得的并非什么益友良友,世间的良和益往往只是针对某种标准而言。五十年代大陆为了庄稼丰收,动员全国人民敲锣打鼓,把害鸟麻雀都赶飞在天,无枝可栖,直至力竭落地而亡。结果,那年的全国虫害肆虐,造成了大饥荒。

我们对事物倾于分个子丑寅卯,觉得这样安心。然而,价值判断却往往也让我们陷入自己设下的迷宫。久之,我们的假设成了习性,与我们形影不离。影子罔两都觉得自己无比珍贵。可见,热衷于这种价值判断,往往只让我们见叶忘林。

老秦老林只是难友,大家依偎着过日子,取把暖。老秦固然难得,用尽心思帮老林圆梦。这当然同时老秦亦得以感受他自己亦已遗忘了光辉的一面。若老秦还是坐在海关,对人颐指气使的官老爷,他断也不会发这份心。这当然不贬低老秦的善意。人还是有一定的自由意志的。他对老林,相守不相知,替他拿到绿卡,能看他人好,存的才是最珍贵的善意。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做个不吸血的朋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2 thoughts on “难友的善意/谢国权(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