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不吸血的朋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认识从古晋逃来吉隆坡隐居的沈观仰老师是千禧年时的事。追随了几年他的西方哲学课,后来也顺理成章成为他老人家晚年在吉隆坡的最后一批铁粉之一。

沈先生有民间学者之称,学问很好,同学们都从他身上学到一些正确的读书方法和求知态度。熟悉之后,常常与同学找沈先生喝茶聊天,严格说通常只有我喝茶,他们喝酒。酒喝到酣时,沈先生常会埋怨我们学问不够,一天到晚就像在吸他的血般。

喝到微醺时刻,很难分辨那究竟是肺腑之言,还是玩笑话?或许两者兼备吧?

平心而论,当年大家若非书读得不够多,就是读得不够透,想跟沈先生平起平坐地讨论问题,程度上还差得远。当时沈先生和我们喝茶瞎扯,大概就和今天我跟家里两个女儿闲聊的心情一样——期望哪天你们长大,我就不用再哈着腰说话了。

所谓益友,或许就是那不介意让我们从他身上吸取养分的朋友。然而,朋友也真的没这个义务永远作为我们的“血库”存在着。益友是大方允许我们踩在他肩膀上的巨人,而我们的责任就是超越自我,成为另一个提供肩膀让后进踩的人。提升自我,是对自己,同时也是对平生所遇益友应尽的责任。

是这样吗,沈先生?有可能的话,从天上发个邮件告知好吗?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好友即益友/郑嘉诚(新加坡)

1 thought on “做个不吸血的朋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