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已了——华海鹤与我/#周燕燕(台湾)

华老爸,华英雄,华外公,老华

他是我的帅哥(其实他本人没那么帅啦)

我和他是在文化大学他们物理系办的舞会中认识的,我对他一见钟情:

外表温文儒雅,头发长到耳根,当年穿着米色的喇叭裤,他来邀请我跳舞!

我们爱听国语歌曲、西洋歌曲,甚至黄梅调!

有一次,我俩从永康街走路回到三张犁,一路唱完整出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从头到尾的每一首黄梅调!

从此他就认定我了~

我们相知相爱而结婚

生下了女儿小芸

又生下儿子小飞

今年小芸42岁,小飞38岁,他们是我们的宝贝!

小芸的儿子阿泰(国二)

小芸的女儿小热(国一)

这两个小外孙,从小,每个星期五傍晚,会来华外公外婆家吃晚餐,住一晚

好奇怪,每个星期进到外公外婆家,桌上都会有“小天使”送他们的礼物

现在这位小天使真的到天上去做天使了!(每个星期的礼物都不一样,小天使是很辛苦的)

我们家住基隆路的忠驼社区,也就是在信义路光复南路口灿坤的后方

华外公会陪我到光复市场买菜,或到吴兴街菜市场买菜

小朋友最爱吃我煮的炸酱面、榨菜肉丝面、素十锦、鲑鱼茶泡饭、醉鸡、醉猪蹄……

华外公最喜欢周末的到来,他负责吸尘拖地、打扫厕所;我负责厨房烧菜,切切弄弄忙着做菜时,他总会学小朋友问我:外婆,今天吃什么?

夏天的饭后,华外公会刨芒果冰给大家吃!

他特地买了一台小剉冰机,将两三颗芒果 部分切成块、部分打成泥后,铺在碎刨冰上,再淋上炼乳!

阿泰曾在作文中提到这段,写下:

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华外公是个有个性、爱打抱不平的侠士

大学时他带我去看电影,若买票人群中有人插队或黄牛,他一定大声揪出来,甚至跑到最前面维持秩序

我常说:你应该去当警察

他热心公务、支持环保、他会骑着脚踏车,到处去撕路边墙上张贴的广告贴纸,我称那个动作叫:撕榜单

他对政治的不满,会上街参加游行;对小区的不满,会大声疾呼

邻居给他取个绰号叫:华英雄!甚至路上偶遇,直接喊他:英雄

他的兴趣很广,所以工作经历很多:

唱片制作人,也会作词作曲

织带贸易的业务员,因此学了一口流利的台语

自己组装电脑,开过电脑外销公司

汽车修护,还经营过专卖二手汽车

退休后喜欢上电脑动画,就自己买书自学

最让他津津乐道的是:

他的一位好友袁兄,找他共同装设与维修气象的装备,他们出差过台澎金马,甚至到过南沙群岛的太平岛

架设了九座探空的设备恩和几十座探空任务的成功

他喜欢海洋!

他最喜欢那段多次坐“中”字号的军舰,去太平岛工作兼旅游的时光!

最近袁兄还告诉我:有一次因为海浪太大,浪打到船上甲板的钢板都裂开,老华还帮忙修补焊接!

他自认为是:蓝波(电影第一滴血的男主角)

他认为没有什么事能打倒他击败他

他是半夜在家里往生的,有人问我:他怎么没有跟你求救?

我说:他是个强者,他绝对不会半夜来吵我睡觉,他一定认为他自己按摩一下,或睡一觉起来,隔天就会好的

他的才艺太广泛了,琴棋书画样样都会

大同初中弦乐队,师大附中管乐团,文化大学还组过吉他团担任主唱

我们退休后,他在淘宝买了各式各样的乐器

他说他老的时候要吹奏,我问他:你现在还不够老吗?

我在想,可能他认为我身体比较差,他会先送我走,然后当他孤独时,才会拿出这些乐器来把玩

他很喜欢跳舞,尤其是慢四步BLUES

他会耍浪漫地拥我入怀,在我耳边轻声说:跑不掉了吧~

当舞池没人的时候,他一定硬拉着我下场独秀,像在宣示主权:这女人是我的

他唱歌很好听,所以各路朋友都喜欢找我们去唱KTV,他很会带动现场。甚至我和他两个人也会去KTV玩一个下午。

我喜欢听他唱歌:<驿动的心>,<张三之歌>,<一翦梅>,<晚安曲>,<舞女>,<神话>,<花心>,<后来>,<旧梦>,<情难枕>,<你怎么说>,<我最亲爱的>……

他唱西洋歌曲更吸引人,因为他英文发音很正,腔调及韵味都好好听

我常跟他说:如果我先离开人世,你还是要一直唱歌给我听唷!

他很节省,什么东西都舍不得丢掉,什么东西也都会修理:水、电、瓦斯、厨具、马桶、小孩的玩具、我的雨伞、项链、耳环、眼镜、皮带、皮包、鞋子、水泥、木工……

我家的墙壁是他自己粉刷,地板是他自己买材料铺的,甚至房间顶上的壁柜他都自己做过

他的头发都自己剪,我也没看过他是怎么剪的

反正还剪得不错,小外孙的头发也是他剪的

他老了,牙齿掉了,萎缩了,但就是不肯看牙医(可能是他曾经有一次抽神经痛得半死的阴影)他就自己买材料磨假牙,还制作了多副假牙呢

他是个大胆的老顽童!我们带着两个小外孙去大安森林公园学直排轮,他自己也闷不吭声的去买了一双直排轮,暗中学习,径自穿梭在公园的隐密小路中;后来他还买个大滑板,在偷偷自我练习!

民国106年冬天,我们去北海道,他虽然67高龄,却跟着女婿、女儿、2小外孙一起学着滑雪,看他开心的驰骋在白雪癫皤中,我也服了他!

我不太去管他,因为他是说不得的,一说他就会生气,我们就会吵架

他会使用缝纫机修补衣裤,还会刺绣做美劳,用肥皂刻图章

他会包豆沙粽(从头到尾),还会和面做馒头、包子……

所有我不会的他都会,唯独他不会烧菜

因为他说我烧的比他好吃

他也会画画

在我们结婚(67 01 29)(编按:即29/1/1978)的前两天,他完成了一幅油画:《爱在夕阳下》

有海洋,有太阳,有绚烂的天空,有两只鸟:意谓着他引领着我,在浪漫的夕阳余晖中,翱翔玩乐

他离世后,我过70岁生日,小飞以这两只鸟的形状比例,设计了一款项链坠子:正反两面,居然分别是画中的这两只鸟!

我惊讶!我泪崩!我挂在心头~

他很照顾我,这40多年来,只有他出国,我才会倒垃圾,我没使用过吸尘器,我没洗过马桶、浴缸、纱门、纱窗、抽油烟机,全都是他在做,我连录影机都不会使用!

他走后,我常常站在阳台(我家住九楼)对着天问他:华海鹤,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你为什么不入我梦中?我不贪心,我只希望你回来亲亲我,跟我挥挥手说声bye-bye!

后来有位朋友告诉我:他不敢回来!我问为什么?

朋友说:他不敢回来,因为他怕他回来看到你,他会舍不得走……

我听完大哭!然后,我就放下了~

从此我都对着天,感谢老天爷,感谢华老爸,感谢一切的一切!

他不止一次的跟我聊过,活到这把年纪,什么好吃的都吃过了,出国也玩了好几个国家,两个小外孙也长大上中学了。就算现在离开人世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他在10年前就跟我说过他要器官捐赠,还要大体捐赠,我说我舍不得,我不想帮他完成

有一次他生气了:为什么我的最后一件事情,都不能自己决定!

我人都走了,只剩一个臭皮囊,能够奉献给医学院的学生,不是很有意义吗?

为了这桩事,我还到北医社工室请教过社工人员两次;更特地去北医第三大楼听器官捐赠的演讲

虽然我心里是抗拒的,但当我和小芸、小飞共同签下大体捐赠同意书时,我们是骄傲的!

因为我们在疫情期间,困难重重的环境下,终于完成了他的心愿!

他师大附中的陈同学写了一段:

清晨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到华班长,他说他因为要改名字重考,所以假借死亡改头换面。 我一时不知所措就醒了,难以解释梦境

华老爸,华外公,

现在你算是改头换面到北医去当华老师了吗?

后记:

我的好友阿莲昵称他为:华杯杯

所以阿莲的老妈妈看到他也叫:华杯杯

前阵子,阿莲的姨孙女小裴住到她家时做了一个梦,起床后问阿莲:你是不是有认识一位华杯杯?

阿莲吓一跳:你为什么这么问?

(小裴根本不知道有华杯杯这号人物呀!)

原来小裴在梦中听见阿莲的妈妈高喊着:阿莲啊,快点快点,华杯杯住院了,住在北医,我们赶快去看他!!

又有一天,阿莲问我:华杯杯会跳舞吗? 我说他才爱跳舞呢!

居然阿莲的女儿也梦到:华杯杯和一群朋友在唱歌跳舞!

我听了又哭又笑又叫:为什么他不来我们的梦中?为什么他都跑去找你的家人?是因为他知道我和你最好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