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责任/驴子(马来西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新冠疫情肆虐下,我们的日子过得极不容易--很多人不幸患上冠病去世,幸存者也面对一些后遗症;以为幸运没患上冠病的却被心理病盯上,患上抑郁症、精神病者大有人在,想来没有一个家庭不受影响的。我引颈长盼疫情结束,还我以往的静好岁月。

  当我还来不及为压抑的生活喘口气,就从报章的头条获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新闻。俄罗斯举兵入侵乌克兰已有数日,乌克兰人开始举家逃往邻国。这场战争会持续多久,尚是个未知数。

  我向来对国际新闻冷感,却开始关注起这场战争的演变。听闻乌克兰已禁止该国18至60岁的男人出国,他们随时被征召当兵,保卫国家。

  刚好我在podcast听到新闻记者对三个乌克兰男人的访谈。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他们对于该国政府禁止他们出国的感想。第一个男子说,他是一个辛勤工作大半生的乐观人,战争爆发前几天,他正打算烘焙巧克力香蕉派带给公司的同事分享,没想到战争来得突然,他准备去当兵了,但他从没杀害过人;第二个男子说,他根本不想去打战,他的家庭热爱和平反对暴力,他曾跟着妇孺们逃到国家边界准备跨境入波兰,但他遭到旁人的嘲笑说他不知羞耻,官员也不允许他通关,他唯有回来;第三个男子说,他是在乌克兰首都基辅(Kyiv)军事基地服务的兵士,战事开始时跟俄军枪战了一回,随着战争局势升级,他的军队中已有两人阵亡,他将继续留在前线作战。有句话说“男人有泪不轻弹”,然而在聆听这三个男子的访谈时,隐隐听出他们哽咽的声音。第二个男子甚至绝望地说:“惟有死去,才能得到自由。”

  从前,我观看关于战争的电影时,对于剧中人物誓死保卫国土,我十分敬佩和仰慕。这些爱国电影,灌输人民爱国精神,即便是为国牺牲也在所不惜。我想,爱国精神是一种崇高的情操。如今,我鲜少观看有关战争的电影。我不怕见血,可是害怕看见有人被残酷杀害的场景。

  近年来我阅读了一些以战争为背景的书籍,譬如香港战地记者张翠容著的《行过烽火大地》、改编版的《The Diary of Anne Frank》(编按:即《安妮日记》)和《偷书贼》。这三本书都是以平民百姓的视角去审视战争--书中的人物没有人赞美战争,亦没有人提起自愿去为国打战;他们有的只是对未来的忐忑不安,他们活在担惊受怕、恐惧、饥饿、无助中。

  一向来翻阅报章,发现在战争一触即发的国家,该国的首脑都是以国家利益为前提来进行谈判,而所谓的“国家利益”,往往只是国与国的财富之争、权利之争、领地之争、资源之争,而人民的利益甚少在谈判的范畴内。何谓人民的利益?极其简单又卑微的要求--安居乐业而已。

  一旦谈判破裂,战争就是“唯一”的出路。围坐在谈判桌上的各国首脑领袖大概不会去在乎,到时为国上战场的士兵的性命--他们的父母随时会失去他们的孩子;战争即将毁掉多个用人民几代人的岁月建立起来的事业;数以百万的难民潮,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纵观历史,一场战争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兴亡,一场持续十几二三十年的战争甚至影响几代人的命运。

  话说回头,为什么国家首脑领袖们的谈判破裂,却要人民来买单呢?要人民爱国没有错,为国出力、保卫家国是人民的责任;但若要人民为自私自利的国家领袖典当自己性命、自己的人生,这个责任还需要扛在身上吗?

对我而言,人民的责任是做好自己的本分,遵守防疫的SOP,不偷不抢,不伤害别人;若有余力,出钱出力帮助弱势群体,多关怀周围的人。若要我为国去打战,恕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我不愿意也扛不起这个责任。

  •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权力!/林高树(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