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嘛/练鱼(马来西亚)

对三岁以前的自己,基本没什么记忆。

直至那天,老妈整理了一堆小时候的照片,点滴往事才如泉水般的涌上心头。

*****

都是黑白照。

第一张,大约岁半,坐在一堆橘子间,张大嘴,哭得梨花带雨。

我在干吗?

你爬上椅子,再上桌子,想拿你爸的发膏玩,结果脚滑,摔了个人仰马翻。老妈如是说。你看看你的额头。她指了指照片中我的额头,瘀青乌黑一大片,肿成个包。

那些橘子是什么一回事?我问。知道你嘴馋,为了避免你摔倒而嚎啕大哭,所以给了你一堆橘子,分散你的注意力。老妈说。

可是,我皱着眉头问,在照片里,我还是在哭呀?

那是因为你哥拿了你的橘子,抢不回又打不赢,所以哭了。

第二张,同样岁半左右,坐在阳台的地板上画画。左手执毛笔,右手拿画纸;图画纸里的图画,笔力遒劲,一大笔浓墨从上劲力划下,如飞泉从三千尺高处涌出,然后奔流下海,大气磅礴。

妳有留下我这副图画吗?我问老妈。

没有。你画到这儿,下一秒就把画纸从16楼往外丢,墨汁往下倒。

咁犀利?我大吃一惊,问道,楼下没人complain咩?

有啊。楼下的auntie拿着她儿子的白校服上来吵,还指着你来骂呢!

啊!可怜的我,当时一定是被吓得半死吧?

老妈递过来第三张照片,照片应该是接着上一张拍的,当时我站着,双手沾到一些墨汁,擦在小长裤上,双肩耸起来,眼睛一大一小,对着镜头,笑容如花般灿烂。

喏,这是你被骂时的照片。

我哈哈大笑,那个auntie一定是被气得跳脚。

我才是那个被气得跳脚的人好不好!老妈说。那件白校服,花几天时间,洗了又洗,才把别人的衣服洗成白色,还给人家。

你这小混蛋。老妈看着照片说。

那些照片,老爸是用什么相机拍的?

你都记不起来了?老妈问。

Nope。我对那台相机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你爸那台海鸥牌相机,在当时可神气呢。拿出去,就像现在年轻人的爱疯13酱,很吸引路人眼球呢。可惜,老妈摇摇头接着说,转底片的那个把手,后来给你掰断了。

如此神力?我目瞪口呆,然后弱弱问老妈,没有被打?

没有啦!你爸比较疼你。她说。

兄弟姐妹中,老爸真的没什么管我。这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性格所致。从小精力旺盛,古灵精怪、倔强、吃软不吃硬、诡计多端;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和人对着干是生活乐趣之一。对这个小魔怪,老爸深感无奈,最后选择放弃,让我自由成长。

疫情期间,他要连续几个月忍受我的蚝油青菜,加炒鸡蛋,偶尔放点午餐肉。没有新年聚餐、没有双亲节聚餐、没有生日聚餐,孙子外孙们只能送上远视频祝福。最后他实在受不了,吵着冬至一定要吃上汤圆,只可惜立秋刚过,老爸就离世。

所以孝顺要早啊。

*****

如果是你哥,保证会被你爸绑起双手,用藤条狠狠得打屁股。老妈说。

老妈,如果是现在,那是虐待儿童呀!警察叔叔会上门捉人的!替老哥打抱不平。

可你呀,老妈指着照片上那个小不点说,掰断你爸的相机把手,被你爸追了几条街,木制的羽球拍也打断了,就是不哭,打完后仍然大口吃饭、大声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们俩当时就决定,不能再打了,反正打了也不怕,教了也不听,我行我素的;干脆让你自由发挥,爱怎样就怎样。你看你现在,活得人模人样的,还可以。老妈微笑的看着我。

听老妈如此说,让我想起老爸,一脸无可奈何的吃了几个月的青菜鸡蛋午餐肉;想起可怜的老哥,乖巧听话……

有时候,叛逆倔强也不是件坏事吧。

  •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耶诞老公公你在哪?/杨晓红(台湾)https://xuewenji-my.net/2021/12/27/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