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娱乐/小黄猪(马来西亚)

儿时唯一娱乐是养鱼。记得当时养的第一条鱼是多曼,一块钱买回来,养在别人用来酿酒的小玻璃罐里;因为怕父母亲知道,所以把它藏在楼梯下。

这种环境下生存,自然很快它就变咸鱼。

不久后,弄来了猪鱼。用同样的缸养它,同样是把它藏在楼梯下,它却奇迹般活了下来。后来父亲也发现了这条鱼,不单没骂,也很支持我这个嗜好。

话说回来,猪鱼可是我最喜欢的鱼!自我接触养鱼以来,我就对它情有独钟。觉得它很有“鱼性”吧!一天到晚吃饱就睡,睡饱又吃。呵呵!满可爱的。

当时养的是最原始的猪鱼,头部深黑色,身体两旁红色。我们都叫它红猪。由于那时刚刚学会养鱼,而它又奇迹不死的情况下,我为它换了一个两尺的缸,是不是觉得它很幸福呢?才不呢!其实后来里头还加了很多鲤鱼、金鱼、老虎鱼等等,压迫感可想而知。当时的它孤独得很,一直藏在打氧机下,对其它“邻居”可是爱理不理的。不久,缸里的鱼都死了,只剩下它仍然陪着我。有时看它慢慢游向我,两颗大眼睛东张西望的,仿佛是很想看我,却又不敢正视(我想太多了)。无聊的时候我也会把手指放在水面,它会游上来轻轻咬几口,又无聊地自个儿游走了。

这条红猪陪了我5年,最后也不知是病死还是老死,心里自然很痛。

不久后,又买了一条橙猪,头部是白色,身体两旁是橙色。这只橙猪可是精力充沛,一天到晚游来游去,仿佛不知道累字怎么写(想一想,它真的不会写)。而且它的食量满大,总是把自己挤到腹部胖胖的。咋看之下,发现它真的有点象猪,呵呵!

和这条橙猪的感情也是满好的。每每远行,每一天牵挂的不是我的家人,反而是它。自己有没有吃也无所谓,却频频致电提醒家人记得帮我喂饱它。可惜在后来换水时疏忽,它大概中毒死了。死的时候,它才四岁呢(鱼儿四岁古来稀,它大概也活够了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保持着养鱼的习惯。现在家里有好几个四尺大缸,养了乌龟、螃蟹和一些其它的鱼,却总觉得缸里永远都少一条鱼,就像女人的衣柜里永远都少一件衣服。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舅妈家/奉化.山人(中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