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风光明媚/练鱼(马来西亚)

从小养成抄小抄这一好习惯。每每读到一些有趣的东西,譬如一阙词、一段优美的散文、一些好笑的段子、一闪而逝的灵感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拿起纸笔把它抄录下来。

要知道,在照相手机发明之前的那个年代,要记录一些不期而遇的东西,手抄是唯一的办法,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如果不能当场记录下来,很可能你眼前的东西就会一闪而逝,从此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被淹没在在茫茫人海中,无从找起。

长大一点,为了不留遗憾,看到喜欢的书,能力范围内,都会整本买下;CD也是一样,常常为了一首喜欢的歌,把整张CD:一首好听的歌加其余九首不那么好听的歌,一起买下。买一送九。

*****

有些东西不能等。就好像最近上映的电影《沙丘》,为配合宣传,书商把一套六本的《沙丘》,重新包装上市。当时就在想,该不该买下?考虑点是,家里的书橱放不放得下这六大本书?因此决定先回家把书橱整理整理,从那拥挤的书堆里,千辛万苦的挪出大约六寸半的位置。

然后又叽叽咕咕的一两天,才兴致勃勃的回书店买书,结果发现书没了,卖了。

*****

月初得知本月的主题为“诗和远方”,阅题的那一刹那,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每当有这种感觉,表示曾经有过小抄。于是,便翻箱倒柜,把一叠叠的小抄拿出来慢慢翻阅。很享受这种边找东西边回忆的时刻,你会发现某年某月的某一刻,你曾经抄过这些那些有趣、好笑又无聊的东西。看到喜欢的,还会找回当初看的那本书,翻半天;静静的读完那个章节,然后掩卷叹息,叹息时光飞逝。

“诗和远方”这一句,是我在《亚洲周刊》杂志2021年第一期,总编辑邱立本先生在<封面笔记>里写的那一篇文章内抄录的。抄的那一段是:“他们不会满足于眼前生活的苟且,而是追求‘诗和远方’”。文章题目是<党外Ÿ理想主义Ÿ言论自由>。

《亚洲周刊》在台湾的政治光谱里,是属于中间偏蓝的一支。看了文章的题目和了解了杂志的政治立场,不难猜测内容是什么,所以,不蓝的同学请慎入。

*****

虽然说,“如果一个人没有理想,同一条咸鱼有乜区别?”请相信我,理想如红萝卜,是鞭策人们前进的动力;眼前并不只有苟且,沿途还风光明媚呢!我们更应该珍惜路过的一切,努力活在当下,不必太过强调“诗和远方”。

就如当初,如果不那么犹豫不决,那一套六本的《沙丘》,已经摆在我的书架上了。

小伙子,前面真的没有什么诗,远方也不会有什么田野,如果你现在不够努力的话。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远方的诗/甘思明(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