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是放下,或是执迷/李黎(中国)

最近重看(听)金庸小说《白马啸西风》,感触不少,并且破除了我对于“远方”的执念。

这本书区别于金庸的其他小说,讲得更多的是“爱情”,而不是“侠义”。“虽然过得颠沛流离,但仍然很幸福”的金银小剑三娘子,等了十年仍然没有等来师妹回心转意的史仲骏,得不到就要毁掉的瓦耳拉齐,虽然“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的李文秀。每个人都执迷在爱情里,放不下,舍不掉。他们的诗和远方,最后可能都是悲剧一场。

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如果获得了所谓的爱情和远方,那又怎么样?过得也不过是寻常日子,每天都是无数的鸡毛蒜皮,争执和拌嘴,把远方变成了此时。

诗和远方,不过是理想中的生活,和幻想中的美丽乌托邦。

不过站在读者的角度上,我领悟到的是放下;李文秀所执念的那个儿童时期对自己友好过的少年,不过是她自己幻想中的样子,她执迷的是未选择到的另一种生活,不一定是这个少年本身。那么,有着杨柳、桃花、燕子、金鱼和英俊勇武的少年的江南,何尝不是更好的选择?

我在很久以前,很喜欢过一首诗,是戴望舒的《寻梦者》。

诗人要去寻梦,寻求“无价的珍宝”,过程很是艰辛,攀九年的冰山,航九年的瀚海,寻到一枚金色的贝,又在海水里养九年,在天水里养九年,历尽辛苦和磨难,最终

  •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 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
  •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寻求一生,在垂垂老矣时,得到了追求的结果。

这首诗是作者写给爱人的情诗,表达在爱情中的苦苦追求,以及希望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能和爱人在一起的美好愿望。

以前觉得这首诗很美,给人生赋予了一层追求的意义,毕竟任何容易获得的东西,都不容易被珍惜,有个可以长期追求的目标,也是非常好的。

不过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苦苦追求一辈子,去寻找一个结果,有意义吗?

当下的我更在意此时、此刻的感受,不想再去苦追远方和未来的某个结果。可能之前(甚至现在)我会特别特别想逃开当下的生活,去远方,去高山、去草原,去《呼啸山庄》里的苏格兰北部看荒原,去边疆金色的深秋看黄叶,去大草原上骑马。但当下,我想珍惜,珍惜和父母、孩子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小区里掉落的红叶,西湖边的残荷,琐碎的家务时间和慵懒的午后片刻。

珍惜当下,才能寻常心看待远方。不然到了远方,发现不过又是失望一场。寻来寻去,究竟寻的是什么呢?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诗与远方/江扬(中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